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1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十)
    ,!

    “叫什么叫?人还没死呢。”

    洛行知将刀片扔在办公桌上,松开洛释坐回了沙发上。

    见状,祝西立刻扑到洛释面前,用手巾去擦洛释脖子上的血。

    “洛总,你没事吧?”

    “没事。”

    洛释摸了一把自己脖子,只是破了点皮,洛行知想吓他,他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怎么可能被这点事吓到。

    “洛总,洛行知这个算故意伤人了,我们报警吧。”

    “报什么警,你想把我一起抓走吗?”

    “我,我这不是关心你嘛……”

    然后祝西就看到了对他凶神恶煞的洛释走到洛行知身边,面无表情的盯着洛行知。

    “不走了?”

    “我倒是想走,走的掉吗?”

    “我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在我身边保护我一个月,我就放你走。”

    “我保护你?没搞错吧?”

    “以你的身手应该做得到吧?”

    “做得到是做得到,我就是怕别人没把你杀了,我自己先动手了。毕竟,你可是我的杀父仇人啊……”

    “洛长海他死有余辜,柳红惠也不是什么好人,况且,他们也不是你父母。”

    “就算如此,我也不应该帮你吧?”

    “一个月后,我就放你走,解约书也会给你,到时你想找我报仇也罢,想自由生活也罢,随你。”

    “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交易,我能问为什么吗?”

    “不能。”

    洛释并不打算告诉洛行知,记忆中,他就是死在一个月后。

    “一个月吗……行,那我先回去了。”

    “不用回去了,现在开始上任吧。”

    “那晚上呢?”

    “住我那。”

    “不行!”

    洛行知还没说话,祝西突然开了口。

    在他的预测里,现在洛行知就应该像丧家之犬一样落魄,洛释怎么能把人捡回去呢。

    闻言,洛行知挑了挑眉看向洛释。

    “洛总,你这到底谁说了算啊?”

    “当然是我。”

    洛释随即将目光转向祝西。

    “祝西,我不记得有允许过你插手我的事。”

    “洛总,你忘了刚才洛行知做的事吗?何况,他已经是不是你弟弟了,你没必要事事护着他!”

    “这是我的家事,与你无关,你可以走了。”

    竟然说与自己无关?明明自己才是对洛释好的那个人,洛释为什么看不出来呢?祝西又委屈又愤怒,尤其是发现一边的洛行知还看得津津有味时,他简直要气炸了。

    “洛行知,你别得意,我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都不会让你得逞的!”

    丢下一句斗志昂扬的话,祝西这才转身走了。

    洛行知有点无语,他是不明白祝西又脑补出了什么,不过祝西既然这么喜欢跟他作对,那他不作妖都对不起祝西的想象力。

    于是前一秒还翘着二郎腿的洛行知下一秒就捂住了肚子。

    “哎哟,好疼。”

    见状,洛释立刻蹲下身去看洛行知,神色焦急。

    “怎么了?”

    “突然肚子好疼,可能是吃坏东西了。”

    “那我马上送你去医院,你先忍忍。”

    洛释一把抱起洛行知就往外走,保镖们都赶紧让开了道,路过祝西的时候,洛行知故意抱住了洛释的脖子,用口型对着祝西说了一句话。

    “你不是要阻止我吗?你来啊。”

    “你——”

    如果有人问祝西这辈子最讨厌的是谁,这一瞬间他会脱口而出洛行知。

    偏偏洛行知还嫌仇恨拉的不够,一路上不断哼哼唧唧说自己疼的不要不要的,洛释就不停安抚他,那体贴的样子看的祝西都要喷火了,为了防止自己冲上去把洛行知揍一顿,他把手心都掐破了。

    01x看见祝西这个样子,有点同情。

    “我突然发现当恶毒男配比当大反派有意思多了,你说我要不要申请一下把任务改一下。”

    洛释抱着洛行知进了电梯,电梯门刚关上,洛行知就挣扎着从洛释身上下去了。

    “怎么了?”

    “我没事了,你该干嘛干嘛去吧。”

    洛释愣了一下,突然明白过来。

    “你为什么要在祝西面前装病?”

    “没什么,就是逗他玩玩。”

    “好玩吗?”

    “还行吧,怎么?你心疼他了?”

    “不是心疼,是心急,我以为你真的吃坏肚子了。”

    “哦,那你以后多吃点猪脑子。”

    被洛行知这么轻描淡写的揭过去,洛释有点不甘心,手撑在电梯内壁上,凑近了洛行知。

    “你难道就不感动吗?”

    洛行知眨了眨眼。

    “感动什么?”

    “感动我对你这么上心啊……”最后一个字是贴着洛行知的耳廓吐出的,低沉的声音,温热的气息,在这狭窄的空间不断发酵,催生一种叫荷尔蒙的东西。

    “感动,当然感动了,为了感谢你,我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洛释眼睛一亮。

    “去那?”

    “到了你就知道了。”

    随后洛行知开车把洛释带到了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酒吧,虽然是大白天,酒吧里的人也不少,有宿醉还没醒的,也有刚来买醉的,男男女女,放浪形骸,总之就一个乱字可以形容。

    洛释一见到这乱糟糟的场景就皱起了眉。

    “你怎么知道这的?”

    “偶然找到的,很奇怪吗?”

    “你还未成年,怎么可以来这样的地方!”

    “我只是觉得洛总你有需要,带你来发泄一下。”

    洛释的脸一下黑了,拽起洛行知的手就朝外走。两人回到了停车的地方,洛释把洛行知塞进副驾驶座,自己坐在了驾驶座上,发动车子开向自己的住宅。

    到了之后,洛释又把洛行知拖下了车,拖回了自己卧室,然后咔嚓一声,反锁了房间。

    洛行知盯着洛释的动作,一张刀片悄无声息滑进洛行知手心。

    “你做什么?”

    “做什么?我准备废了你的手脚,让你趴在办公桌上,从后面强上了你。”

    闻言,洛行知捏着刀片的手暗暗使上了劲,脸色冷下来。

    “你认为你有那个本事吗!”

    “小知,你在床上睡了三天,我若真想对你做什么需要等到现在?”

    “那你什么意思?”

    “别给我找人,否则我不保证下次什么都不做。”

    “……”

    “今天叫厨师来家里做饭,你今天就别出去了。”

    “你不是要我保护你吗?”

    “那我也不出去了。”

    ……

    晚上的时候,洛释和洛行知睡在了一个房间,不过是两张床,洛行知觉得诧异,他竟然现在还没跟洛释斗的你死我亡的,难道洛释不打算对他出手了?

    看出洛行知在想什么,洛释主动解释起来。

    “你不是原来的洛行知,只要你不插手洛家的事或者主动与我为敌,我可以放你一马。”

    “那我若是插手呢?”

    洛释冷笑一声,脸上的温和顷刻间荡然无存。

    “那我会抓住你,然后按照我先前说的那样对待你,让你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我,绝不允许你第二次背叛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