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2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十一)
    ,!

    皇天娱乐公司总部,文昊的办公室。洛行知坐在沙发上,面前是刚签好的合同。

    “洛先生,这位就是你的经纪人周凉。”

    一位身穿黑色套裙,三十余岁的妇人从人后走了出来,对着洛行知伸出一只手。

    “洛先生,你好。”

    洛行知站起身,伸出手握了一下周凉的指尖。

    “周姐好。”

    周姐是个话不多的女人,说完必要的话就退到了一边,洛行知坐会沙发上,文昊继续说话。

    “距离音乐节还有一个月,公司准备在音乐节之前帮你出一张单曲,曲子就用你创作的那首,歌词方面已经让人在创作了,制作人想跟你约个时间,现场听你唱一下,你看什么时间有空?”

    “下午就行。”

    “那好,周凉,你一会儿就去安排一下。”

    “好的,文总。”

    周姐离开了,文昊端起桌上的茶杯抿了一口,看洛行知的眼神欲言又止。

    “文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我比你长不少,不介意我叫你行知吧。”

    “不介意,文总请说。”

    “行知啊,《冬楼》这部电影你也是参演过的,知道皇天在上面花了多少心血。”

    “我知道。”

    “可是《冬楼》却没有取得它预计的效果,皇天因此损失严重,不瞒你说,皇天近几年的投资大多成了赔本买卖,而辉城却势头凶猛,再这么下去,我担心,皇天会成为洛释囊中之物。”

    “洛释已经和我断绝兄弟关系了,文总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我一定尽力。”

    “是这样的,据我所知,目前新秀的歌手中,辉城的祝西势头最猛,祝西是你的队员,你应该很清楚他的实力,但我相信,你的能力不比他低,皇天希望此次音乐节你能压过他,为我们皇天争口气。”

    “我明白了。”

    ……

    下午的时候,周姐将洛行知带到了录音棚,洛行知看见一个身穿开衫毛衣的男人站在录音设备前跟其他人说着什么,周姐解释了一句那个就是负责洛行知单曲的制作人俞流川。

    俞流川是中央音乐学院的高材生,在校期间靠着一首《雪山上》爆红网络,后来参加歌手选秀节目出道,人气一直高居不下,更有几首歌成为了这个时代的经典。

    就是这样一个堪比乐坛神话般的存在,在最红的时候突然宣布要退居幕后,这在当时引起了很大的轰动,但俞流川并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之后俞流川就一直从事词曲创作,再也没有登台演出过。

    虽然俞流川没有出现在观众面前了,但他名气不降反升,有多少歌手为了求一首他创作的歌曲而费尽心思,那怕只是让他指导一下,都能引来不少关注,可以说,俞流川这个人就代表着精品。

    “俞老师,洛先生到了。”

    闻言,俞流川转过身,洛行知发现他竟然很年轻,大概三十岁有余,长的不算特别帅,但很耐看,属于那种学术气质型的男人。

    “这位就是那首曲子的创作者?”

    “是的。”

    洛行知伸出一只手,对俞流川露出一丝微笑。

    “俞老师你好,我是洛行知,以后请多多指教。”

    俞流川伸手回握。

    “你好,俞流川,指教谈不上,能作出那种曲子的人都是音乐天才,你还这么年轻,以后指不定要指教我呢。”

    “俞老师言重了,不管过多久,您都是我的前辈。”

    “好了,废话不多说,今天下午你先试试音,我看看你唱的怎么样。”

    “随便唱什么?”

    “唱你最擅长的一首。”

    “那就《流沙》吧。”

    洛行知走到麦克风前面,清了一下嗓子,一开口就是一段高音……

    这具身体的嗓子不说独一无二,也算是得天独厚了,洛行知从系统那里学了点技巧,一般的歌驾驭起来不是问题。

    一曲完毕,俞流川率先鼓起了掌。

    “很不错,很不错,真应了那句老话:后生可畏啊。”

    “谢谢俞老师。”

    周姐保险的又问了一句。

    “俞老师,洛先生的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无论音准还是音色都堪称年轻人中的翘楚,好好训练的话,假以时日,一定可以成就非凡。”

    “既然如此,我就先告诉文总这个好消息了。”

    周姐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俞流川看着洛行知,越看越满意。

    “这样吧,一会儿你先试试其他类型的歌,我找找你的风格。”

    “好”

    ……

    不知不觉,洛行知的一下午就在练歌中度过了,下班之后,周姐找到洛行知,要带洛行知去吃饭。

    “俞老师也一起吧,今天你也辛苦了。”

    “这……方便吗?”

    俞流川看向洛行知,周姐也看向洛行知,洛行知笑了笑。

    “那有什么不方便,只是随便吃顿饭而已。”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三人走出皇天娱乐公司,周姐开车,洛行知和俞流川坐在后桌。

    “行知,我听说你以前是lieme的队长。”

    “俞老师竟然知道这个组合?”

    “辉城力捧的年轻组合,有过耳闻,后来文昊找到我,要我为你写歌的时候,我就买了一张lieme专辑。”

    “……”

    “是实话,听专辑的时候,你的表现并没有这么出色,反而是你们组合里那个祝西声很特别,我差点都要失望了,幸好听到了你的现场。”

    “谢谢俞老师。”

    ……

    目的地就在两人谈话中到了,周姐率先下车,之后是洛行知和俞流川。

    “因为要保护嗓子,今天我们吃粤菜,没意见吧?”

    “没有。”

    “我已经订了位置,那你们先吃,文总刚才给我发了信息,要我去拿个文件。”

    “这样啊,那周姐你早去早回。”

    “好,一会儿见。”

    周姐走了,洛行知和俞流川被服务员领进了包厢,一顿饭吃下来,俞流川对洛行知的观感更好了。洛行知身上有年轻人的朝气却没有年轻人的傲气,温和有礼,重点是十分有才,两人越聊越投机,相处久了,俞流川都想拉着洛行知结拜了。

    “我以前听说洛家二少爷飞扬跋扈,性格蛮横,如今看来,传言果然不可信。”

    “这一点俞老师你就抬举我了,我之前确实有一点不成器,现在成熟了些也当不起夸,你要是再夸我,我就要得意忘形了。”

    “是吗?那我倒想看看你得意忘形的样子。”

    “那俞老师你再夸夸?”

    “……”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的经纪人该来了,我们出去等吧,顺便吹吹风,散散步。”

    “好。”

    果然,两人没走多远,周姐就开车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俞流川的司机。

    俞流川直接跟洛行知道别走了,洛行知上了周姐的车。

    “跟俞老师聊的如何?”

    “挺好的,他人很随和。”

    周姐扯了扯嘴角。

    “你说他随和,那是因为你没看过他面对其他人的样子。”

    “啊?怎么了?”

    “这么说吧,连天王天后都被俞流川骂过,这样,你还觉得他随和吗?”

    “……”

    洛行知回到公寓,早早睡了,殊不知当晚的娱乐圈简直爆炸了。

    俞流川一直是神话一般的存在,加上其绯闻绝缘体的特质,不少人都关心他的择偶,可是这么多年了,俞流川身边不要说异性了,连个好的同性朋友都没有。

    可是就在昨晚,又狗仔突然拍到俞流川和某新人出入饭店,之后两人还散了一会儿步,素有冷面阎王之称的俞流川竟然频频露出笑容,于是有人猜测,该新人实际是俞流川的恋人,两人正在约会。

    此言一出,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那个新人,这才发现此人竟是前段时间话题热点,因为俞流川的神话光环,粉丝们还算冷静,没有第一时间开骂,但洛行知的热搜是不可避免了。

    第二天一早,还不知道自己又上热搜的洛行知,一大早连早饭都没吃就被周姐拖去了公司,依旧是文昊的办公室,不过今天多了一个俞流川。

    “俞老师早,文总早。”

    洛行知问完之后,自然的打了一个哈欠,就差把我很困三个字贴脑门上了。

    本来很生气的俞流川看见他这个没心没肺的样子,突然就气不起来了。

    “昨晚睡的很晚?”

    “没啊。”

    “那你怎么这个样子?”

    “睡觉这种事,怎么会有人嫌多呢?你要是睡不着,说明你老了。”

    “……”

    俞流川不想跟一个觉还没醒的人说话,他转头看向文昊。

    “无论如何,这件事我需要一个解释。”

    “俞先生,这件事他就是一个意外,谁能知道饭店外面有狗仔啊。”

    “意外?文总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新人了,怎么还会相信意外那一套。”

    “这……那俞先生觉得应该怎么办?”

    解释,狗仔,意外,几个字蹦进洛行知脑中,洛行知渐渐清醒了。当即掏出手机,点开搜索栏,果然铺天盖地都是他和俞流川的消息,比当初祝西还要闹的厉害,毕竟祝西只是抢走了他们爱豆,洛行知现在是把他们男神拽下神坛了。

    看完之后,洛行知语重心长的面对文昊。

    “文总,赶紧澄清吧,免得我出门被打死。”

    此话一出,本来还怀疑皇天故意炒作的俞流川感受到了深深的恶意,尤其是洛行知还用这种避之不及的语气说出来,太打击人了,这年头竟然有人不想跟他传绯闻!

    “那好吧,周凉,你安排人发一下公告,就说是在讨论歌曲,俞先生那边,就麻烦你的工作室了。”

    “谣言刚出来就发申请,只怕会引起反弹。”

    “那俞先生以为呢?”

    “先不管吧,谣言止于智者。”

    洛行知默默翻了一个白眼。

    “是,谣言止于智者,可网上大多数都是傻子。”

    俞流川突然看了过来。

    “你说什么?”

    “没什么,就按俞老师的意见办吧。”

    洛行知冲着俞流川灿烂一笑,因为年纪小,显得十分可爱。

    俞流川怔了一下,回了一个微笑。

    在这时,洛行知的手机突然响了,洛行知一看来电显示,挂了,过了三秒,铃声再次响了起来,没办法,洛行知对着所有人表示了歉意。

    “抱歉,我接个电话。”

    然后洛行知就离开办公室接电话了,刚一按下接听键,洛释强压怒气的声音就传了出来。

    “你竟然跟皇天签约了,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

    “洛总,有什么事吗?”

    “你问我什么事!那个俞流川是怎么回事?怎么?没男人你就活不下去是吗?面对我的时候一副不可侵犯的样子,遇到俞流川就主动送上门了,洛行知,你可真是——”

    “嘟嘟嘟——”

    料想洛释嘴里崩不出什么好词,洛行知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把洛释拉黑。

    另一边的洛释发现电话被挂断后简直气炸了,洛行知,竟然又背叛了他一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