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4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十三)
    ,!

    顾文舒刚在休息室换了新的衣服, 手机就响了, 顾文舒看了一眼因为洛行知大出风头而在沙发上生闷气的祝西,拿着手机去了阳台。

    “喂?”

    “顾先生,洛行知他知道了, 现在怎么办?”

    顾文舒眉头一皱。

    “他怎么知道的?”

    “我不知道。”

    “那他什么反应?”

    “没什么反应,他警告了我, 但他没把这件事告诉文总。”

    竟然什么都没有做?这可不像洛行知的作风啊, 顾文舒的手指点了点栏杆, 立刻有了决断。

    “你先按兵不动,这段时间不要联系我了。”

    “好, 那我老公怎么样了?”

    “你放心,他没事, 只要你一个月内把他欠下的钱还上就行了。”

    顾文舒挂了电话,脑中回想起洛行知干脆利落的身手, 神色凝重。

    与此同时,另一间休息室里, 洛行知听完系统传过来监控周姐电话的录音, 打了一个哈欠, 他很好奇, 到底是什么人在对付他, 所以给了周姐求助的机会。

    本以为是洛释或者祝西, 没想到竟然是最不相关的顾文舒, 顾文舒为什么这么做, 为了祝西还是为了……自己?

    ……

    顾文舒打完电话回到房间, 祝西一脸愤愤不平的扔开了手机。

    “不过是沾了俞流川的光,竟然拿来和我相比,这群听众什么脑子!”

    顾文舒瞥了一眼,手机界面上播放的正是《理想国度》的演唱视频,视频一放到网上就引起了剧烈反响,如今网上百分之八十是在讨论《理想国度》的,百分之二十是在讨论其他的,而祝西唱的歌显然被归为其他里面,这也难怪他这么生气了。

    祝西一直觉得洛行知除了权势一无是处,可现在的事却告诉他,那怕洛行知没了权势,也能压他一头,祝西心里能平衡才怪了。

    “如果把这首歌给我唱,我一定比他唱的好。”

    顾文舒点了点头。

    “不过是一次成败,无需在意。”

    虽然顾文舒这么说,祝西还是不甘心。

    “顾大哥,能不能把俞流川请来给我写一首歌?”

    “我会跟洛总请示的。”

    “洛释就是个无情无义的混蛋,他怎么可能同意!”

    祝西虽然说着愤怒的话,但那眼底的失落没有逃过顾文舒眼睛,果然,祝西是喜欢洛释的。

    “不总是这样吧,你能有今天成就也有洛总功劳,我从未见过洛总对新人如此慷慨,或许,在洛总心里你还是不同的。”

    祝西眼睛一下亮了。

    “你真的这么觉得?”

    “嗯”

    祝西咬了咬嘴唇,心里突然产生一个大胆的想法。

    “顾大哥,你帮我一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

    祝西凑到顾文舒耳边低语了几句,顾文舒听完脸色立刻变了。

    “不行!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

    “顾大哥,娱乐圈的事你比我清楚,我不出手别人也会出手,我求你帮帮我。”

    “可是——”

    “事成之后,我一定不会忘记顾大哥你的大恩大德的,求你了,就这么一次。”

    顾文舒抿着唇,沉默不语,祝西见他这个样子,迟疑了片刻,突然站起身抱住了顾文舒,头埋在顾文舒肩上。

    “在我心里,顾大哥是天底下最好的人,你不会因为我的身份看不起我,反而一直很照顾我,我很感谢你,但我实在没有办法,请你原谅我……”

    祝西哭了,泪水浸湿了顾文舒的衬衣,顾文舒愣了一下,拍了拍祝西的背。

    “好,我帮你。”

    祝西抬起头,擦了擦泪水,对顾文舒露出一抹灿烂的笑容。

    “谢谢你,顾大哥。”

    顾文舒突然就想起洛行知来,洛行知经常笑,开心的时候,愤怒的时候,不屑一顾的时候,但他的笑和祝西有着天壤之别,里面从来不会有感动和脆弱这两种东西,洛行知像个永远高高在上的王,漫不经心对待这世界上的一切。

    “顾大哥?顾大哥?你在想什么呢?”

    顾文舒回过神来,温柔的摸了摸祝西的头发。

    “晚上还有个慈善晚宴,你好好休息,我先去准备准备。”

    “好,那顾大哥别忘了答应我的事。”

    “嗯,不会忘的。”

    得了顾文舒保证,祝西喜滋滋的去睡觉了,却不知道顾文舒在他转身瞬间眼神流露出的轻蔑。

    ……

    晚上,慈善晚宴,洛行知在音乐节上的惊艳表现使得他受到了不少关注,前半场宴会几乎都是在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中度过的,好不容易俞流川过来了,洛行知找到了短暂休息的机会。

    “周姐,我和俞老师说会话,你先去忙吧。”

    周姐看了看俞流川,点头离开了。

    俞流川目送周姐背影离开,忍不住调侃了一句。

    “你这经纪人倒是一点都不烦人,我见过好多经纪人,不准艺人这样,不准艺人那样,比老妈子还管的多。”

    “俞老师这么说,那是因为你没听过一句话。”

    “什么话?”

    “会叫的狗不咬人,咬人的狗不会叫。”

    “这么说自己的经纪人可就太不礼貌了。”

    洛行知淡笑不语。

    正当俞流川准备另起话题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出人的说话声,熟悉的声音一下引起洛行知的注意。

    “还没找到吗?真是的,他到底跑那去了。”

    “顾先生,别着急,我们已经派出了所有的人,一定会找到祝先生的。”

    “休息室呢?找了吗?”

    “除了登记了的,都找了,那些登记的都是其他休息的客人,我们不便打扰。”

    “既然如此,那就只好我去拜访一下了。”

    顾文舒朝洛行知所在方向走来,正好见到了洛行知和俞流川。

    “看顾先生这么着急,难道是祝西出什么事了?”

    “小西他不见了。”

    “那确实挺严重的,我就不耽搁顾先生找人了。”

    顾文舒点了点头,准备从洛行知身边走过,这时候一个酒店的侍者突然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找到了,祝先生找到了。”

    “人呢?”

    “我,我们不方便进去。”

    “怎么回事?”

    侍者看了一眼洛行知,语气有点奇怪。

    “祝先生在洛先生房间里。”

    闻言,顾文舒立刻朝洛释所在休息室走去。

    俞流川看了看洛行知,又看了看那明显话中有话的侍者。

    “不去看看吗?”

    “既然撞见了,就看看吧。”

    洛行知抬脚跟上顾文舒,俞流川也一起,三人加上助理和侍者,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赶往1103房。

    “咚咚咚……”

    顾文舒敲了敲门,没人应,只好从侍者手里拿了钥匙开门进去,一打开门众人就震惊了,从门口到卧室,地板上全是随意丢下的衣裤,虽然没有见到卧室的场景,但众人已经可以想象了。

    “你们留在外面,不准人进来。”

    顾文舒将助理和侍者留在了门外,但洛行知和俞流川他没管,一来没立场,二来管不着。

    三人走进房间,洛行知小心避开地上的衣物走到卧室门口,然后缓缓推开了门。

    本以为会见到香艳的场景,没想到只看见祝西一个人躺在床上,衣衫不整,昏迷不醒,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顾文舒立刻冲上去用被子把祝西裹了起来,然后打电话让自己的助理送衣服来。

    在此期间,他是没心思管洛行知了,洛行知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没发现什么问题,然后听到了浴室的水声,洛行知走到浴室门口,正打算握住门把手,门就从里面打开了,洛释一身衬衣加西裤,湿淋淋的出现在洛行知面前。

    “你——”

    洛行知话没说完,突然就被洛释一把拽进了浴室,啪嗒一声,浴室门从里面反锁了。

    好凉……

    当洛释贴近的瞬间,洛行知感觉到了他身上的凉意,所以刚才洛释是冲了一个冷水澡?

    “你怎么回事?先放开——”

    话还没说完,洛释突然将洛行知按在了浴室墙壁上,一边咬脖子,一边遵循的原始本能,撕扯洛行知身上的衣服。

    “你还真是不知悔改啊……”

    洛行知抬起一脚就朝洛释下面踢去,但洛释上了一次当又怎么会上第二次,立刻躲开洛行知的腿,扭住洛行知的胳膊将洛行知翻了个身,改而正面贴在墙壁上,背对着他。

    “咚!咚!咚!”

    这是砸门的声音,洛行知突然想起俞流川也在外面。

    “洛释,有人快进来了,你是要自己放开呢?还是我揍你一顿放开呢?”

    “你怎么会来找我?”

    洛释的声音听起来很嘶哑,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我是来找祝西的,他怎么会在你这?”

    “你觉得一个年轻貌美的小明星躺在我的床上,还能是因为什么?”

    “你潜规则?”

    “我有那个必要吗?只要我露出一点意思,就有大把的人自荐枕席。”

    “既然如此,洛总还能把自己搞的这么惨,那也是本事了。”

    “你——”

    洛释缓缓放开洛行知,洛行知抹了一把脖子上的水,骂了一声晦气,随即拉开浴室的门,当洛行知走出浴室时,突然发现卧室里出现了大量记者,有人看到了洛行知立刻涌了上来,对着身上沾湿不少和滴着水的洛释一阵猛拍。

    “洛先生,你为什么会在浴室?你跟身边这个男人什么关系?”

    “洛先生,你和祝西同时出现在这个房间里,是潜规则吗?”

    “洛先生,你能解释一下你现在的情况吗?”

    “洛先生——”

    “都给我滚!”

    洛释一把夺过最前面的摄像机,大力摔在地上,然后阴沉着脸将洛行知挡在身后,这一行为很大程度上震慑住了房间里的人,至少暂时安静下来了。

    “今天的事谁也不准发,否则我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话落,拽着洛行知从房间离开了,出门直接下了楼,然后上车,通知司机开车,前后不到两分钟。

    上车后,洛释扔了一张毛巾在洛行知头上。

    “自己擦一擦。”

    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今天这件事,说大也大,说小也小,不过洛释最不喜欢的就是有人设计他,敢给他下药,那就要有承担惨痛代价的觉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