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5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十四)
    ,!

    “叮咚叮咚……”

    洛行知的手机响了,洛行知接起电话, 是俞流川。

    “喂?”

    “洛行知, 你没事吧?刚才你离开的太快, 我没帮上什么忙。”

    “我没事。”

    “额……那你现在在那里?跟洛释在一起吗?我去接你吧。”

    “不麻烦你了, 一会儿我让周姐来就行了。”

    “接你只是顺便,这次音乐节你一战成名,作为你的制作人,一起吃个饭庆祝一下, 不过分吧?”

    “明天吧,今天太晚了,到时地点你订, 我请客。”

    “再怎么说我也是前辈, 怎么可能让你请,那明天下班, 我到你公司接你怎么样?”

    “好。”

    洛行知挂了电话, 一转过头发现洛释一动不动的盯着他。

    “俞流川?你们交往了?”

    洛行知笑了起来。

    “一段时间不见,洛总还是有长进的, 至少认为我和别人是平等关系,而不是我又爬上了谁的床。”

    洛释被噎了一下。

    “上次是我不会说话, 我向你道歉。”

    “不用,洛总只要让司机把我放下去就行了。”

    “你晚上没怎么吃东西,我知道附近一家味道不错的餐馆, 我带你去, 就当是为你赔罪。”

    “不用了, 我回家吃。”

    洛释沉默了片刻,对着司机摆摆手,去明双公寓。

    不一会儿,公寓到了,洛行知下车,洛释也跟着下了车。

    “再见。”

    目送洛行知进了电梯,洛释靠在车上抽了一支烟,黑夜中一点猩红明明灭灭,映着他的表情落寞又诡谲。

    ……

    第二天,洛行知是被夺命连环call叫醒的,周姐用一种仿佛世界末日的语调让他赶紧上网,洛行知莫名其妙的打开社交平台,没错,自上次绯闻事件,音乐节爆红之后,他第三次刷屏了,这次的关键词是:包养,潜规则,暗箱操作。

    洛行知默默关掉手机,回了周姐的电话。

    “调走廊的监控,我是后面才进房间的。”

    “监控全部丢失了,而且对方有实锤。”

    “这不可能。”

    “就是在……在浴室里……那一段。”

    “……好,我知道了。”

    洛行知关掉手机,周姐有把柄在他手里,他相信周姐不会有胆量背叛他第二次,那么这个人选最有可能是洛释了。

    而且浴室里的监控……这个不可能是酒店的,那家酒店在业内名声一向很好,就算安了也不可能自己爆出来,那么只能是有人事先准备好,就等着自己入套的,除了洛释还能有谁。

    刚想完,洛释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小知,这件事不是我做的,你相信我。”

    “洛总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也不是第一次了,那来的自信让我相信你?”

    “这次爆出消息的并不是媒体,而是一个酒店内部人员,我已经让人去查了。”

    “靠着自己一个人,能在洛总打招呼之后还闹的天下皆知,也不是等闲之辈了。”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故意放水?”

    “谁知道呢,娱乐圈的那一套,洛总比我熟悉。”

    “洛行知!你怎么敢这么想我!”

    洛释捏着手机的手发白,脸色铁青,但洛行知显然并不在乎他的愤怒,直接把电话挂了。

    洛释怒火中烧,直接叫了顾文舒进来。

    “去把那个人给我找出来,我要知道谁给他的胆子。”

    “好的。”

    顾文舒离开后,洛释揉了揉眉心坐回椅子上,面前的电脑界面还停留在视频上。视频里,洛释的脸被打上了马赛克,但洛行知的却清晰无比,连那被他身上水打湿的衬衣纹路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他被男人压在墙壁上亲吻,整洁的衬衣被胡乱拉扯着,虽然没露出什么,但仅靠着那张脸和禁欲的神情就足够人热血沸腾了,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场景,洛释怎么能容忍这样的视频流出去!

    但他确实流出去了,通过个人平台放出去,几十秒之内转载上万,像是有预谋的曝光。等到洛释发觉,这个消息已经以诡异的速度闹的天下皆知了。

    事到如今,只能找替死鬼了。

    “去把祝西给我叫进来。”

    “是”

    ……

    洛行知正在家看着系统搜索原始ip,突然发现网络上又炸开了。起因是半个小时前,有知名大v出来辟谣,说当时在酒店里的是祝西,洛行知纯粹遭了有心人的陷害。为了证明自己所说的,该大v放出了当时祝西和一个男人进房间的监控,至于浴室那一段,该大v又放出了所谓的“没p过”的版本,里面的主人公的脸赫然换成了祝西。

    至于祝西还在跟影帝方禾交往的事,都不用解释了,典型的脚踏两只船啊,一边是影帝,一边是无名富豪,祝西这操作堪称年度之最啊,足以媲美洛行知被包养的消息,于是网上开始换风向,即便有坚持“包养”阵地的人,也很快被大量水军淹没。

    皇天看到这情况,赶紧发了官方说明,说当时洛行知是和俞流川在一起,网上的视频纯属恶意中伤,已经考虑走法律道路维护旗下艺人名声云云……

    俞流川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也转载了这条消息,还配上了自己的说明。俞流川在业内的名声可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能被他出手维护的艺人绝对不坏,吃瓜群众们更加相信洛行知是被有心人陷害的了,至于那个有心人,自然就是视频里的真正主角祝西了。

    紧接着,辉城官方也发出了申明,称旗下艺人祝西有违约行为,辉城自今日起正式和祝西解约……

    该申明无疑坐实祝西行为不端,于是连最后一丝怀疑也不存在了,先前谩骂洛行知的粉丝开始道歉,而祝西的账号成了被炮轰的主要地方。

    当然,辉城官方也没少挨骂,这种一出事就把艺人推出来挡枪的行为实在让人不耻,辉城的名声在这件事上受了不大不小的影响。

    ……

    洛行知看了一场闹剧,难得有一次,他没出手问题就解决了,轻松是轻松了,就是有些无聊,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已经下午五点了,该吃饭了。

    “喂,俞老师……是,我现在在家呢……那好,我随后把地址发给你……”

    挂了电话之后,洛行知发了一条短信给俞流川,然后开始换衣服,二十分钟后,俞流川到了,洛行知下楼,上车。

    “想吃什么?”

    “俞老师你决定吧,我不挑食,什么都吃。”

    “呵……第一次见到这么随便的大少爷。”

    “我现在可不是大少爷了,以后还是称呼我为无产阶级吧。”

    “……”

    然后,俞流川把洛行知带到一家火锅店。洛行知望着翻滚的红油汤锅,有点发愣。

    “怎么,不喜欢?”

    “没有,只是没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俞大才子会喜欢这么……重口的东西。”

    “我平时当然不重口了,这不跟你在一起吗,我是听说你喜欢吃火锅。”

    “行行行,我的锅,我自己背。”

    说完,洛行知对着柜台喊了一声。

    “老板,三号桌的变态辣。”

    俞流川:“……”

    不一会儿,锅底上来了,洛行知往里面加了好些牛肉,然后给俞流川挑了一大半。俞流川确实没撒谎,他不怎么吃辣,刚吃了两口就被辣的吸气,三四口之后,汗就出来了,等到第十口,眼泪汪汪的,别提多凄惨了。

    洛行知看着俞流川一边吃一边擦眼泪,忍不住笑了出来。

    见状,俞流川搁下筷子,喝了一大口水。

    “你还好意思笑,也不看是谁把我害成这个样子的。”

    “没办法,你这个样子跟失恋了似的,实在太好笑了。”

    “……你这样就没法愉快的玩耍了。”

    “好好好,我让服务员换个鸳鸯锅来。”

    “不用了,还别说,这个虽然辣,但是挺好吃的。”

    洛行知双手垫在下巴下面,盯着俞流川。

    “俞老师,你知道不作不死怎么写吗?”

    “……”

    俞流川决定不跟洛行知交流,继续怒吃火锅,等到吃完的时候,他的嘴已经红的不成样子了,洛行知笑了一声,说他这像刚失恋就被强吻了。

    两人出了火锅店,在河边散了会儿步,夜风一吹,俞流川感觉没那么辣了。

    “今天的事谢谢你。”

    突然的,洛行知说了这样一句话,俞流川转过头看着他。

    “我只是把该说的都说出来了,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人。”

    “嗯,还是谢谢你。”

    俞流川沉默了片刻,迟疑的开了口。

    “冒昧问一句,你跟洛释……”

    “我跟他没有关系。”

    “但是洛释貌似不这样想。”

    “什么意思?”

    “如果可以的话,你最好离他远点,洛释这种人不适合你,跟他纠缠下去,受伤害的只会是你。”

    所以你到底是误会了什么啊……

    为什么有种全世界都觉得自己跟洛释有一腿的即视感……

    洛行知默默的双手插兜,45°悲伤望天。

    “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了,你家跟我反方向,送我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去,太麻烦了,我打个车就行了。”

    其实是洛行知不想再听俞流川扒拉他和洛释的关系了,创作者的脑洞他是服的。

    “不行,我送你——”

    俞流川话还没说完,洛行知已经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然后对着俞流川挥了挥手就上车走了。

    “……”

    上车之后,洛行知报了一串地址,就靠在后座上休息了。

    走了一段时间,洛行知始终发现有人在看自己,就睁开眼,正好从后视镜里对上司机的眼睛。

    “你是洛行知?”

    司机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长着一张大众脸,不知道大众脸是不是容易记混的缘故,洛行知隐隐觉得有些眼熟。

    “我们认识吗?”

    “不是啊,我是你的粉丝啊,我喜欢你好久了,你的歌唱的真是太好听了,为了你我还买了音乐节的门票呢,没想到有机会近距离见到真人。”

    “谢谢。”

    “抱歉,我太兴奋了,那个……你能给我签个名吗?”

    司机激动的拿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支笔递给洛行知。

    “好的。”

    洛行知接过笔,翻开笔记本,当他把笔尖摁在纸张上时,突然感觉拇指被扎了一下,洛行知摊开手,发现拇指上浸出一滴血珠,而他刚才握着的笔身上的有一个小孔,里面藏着一根细针。

    洛行知的神色冷下来,眼神锐利的盯着司机,他终于想起在哪里见过这个人了,就是在慈善晚宴上,那个跑过来告诉顾文舒找到祝西了的侍者。

    “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什么目的?”

    许是因为计谋得逞了,青年在路边停下车,表情不再憨厚,取而代之的是病态的笑容。

    “你别怕,我真的是你的粉丝,我最喜欢你了,不,我爱你,为了你我什么事都愿意做,真的,我什么事都可以做的。”

    青年想伸手拉洛行知,洛行知避开了,这时候身体里的药开始起作用了,洛行知感觉到一阵阵无力感。

    洛行知避开的动作激怒了青年,他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那么爱你,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你去跟别的男人吃饭,去跟别的男人上床,我都知道,我亲眼看见的,你骗不了我的,你骗不了我的!”

    “……”

    “我不会让你跑了,你是我一个人的,我一个人的……”

    青年抢走洛行知手里的手机,再次发动车子,不过不是去明双公寓,而是一个洛行知陌生的方向。

    洛行知无力的靠在后座上,有点无语。

    “我总感觉事情没这么简单。”

    当日洛释和祝西在房间里的事不像是情不自禁,倒像是有心设计,之后他的出现也像是故意引导的结果,还有那个流出去的视频,拍摄的是谁?曝光的是谁?洛行知本以为是洛释,可是洛释后来把他摘出来了,他没必要多此一举,排除洛释的话,就只剩下两个人了……

    如果再加上周姐做的事,顾文舒的嫌疑无疑比祝西大,他能动用的资源也比祝西大,但洛行知之所以没深究,是因为他不知道顾文舒这么做的理由。

    顾文舒功成名就,根本没必要冒险,即便是为了祝西,那也不该对他出手啊,他都不是辉城的艺人了,能跟祝西有什么交集?

    “去看看吧,你看着点我的身体,我睡一觉。”

    然后洛行知就放任自己晕过去了。

    在洛行知被带走后不久,俞流川觉得不放心,又打了洛行知的电话,这一打就关机了,俞流川感觉不对劲,立刻联系了文昊,让文昊派人找人。想想不够保险,俞流川又打给了洛释。虽然洛释这个人他不喜欢,但能力还是肯定的。

    “什么!你说小知失踪了?”

    “现在还不肯定,只是联系不上。”

    “我立刻派人去找。”

    洛释挂了电话,感觉心跳有点快,他不敢想象要是洛行知出了什么事他会怎么样。

    即便是现在,他都要崩溃了。

    随后,洛释迫不及待的拨了一个不常用的电话。

    “小知联系不上了,在xxx大道上的出租车,司机是个年轻男人,二十岁左右,穿的白t加黑色夹克。把这个路段的监控调出来,所有人去给我找!”

    “是”

    洛释刚挂断电话,顾文舒就走了进来,手里拿着祝西的解约文件。

    “洛总,这个你过目一下。”

    “不用了,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公司的事就交给你了。”

    “发生什么事了?”

    “联系不上小知了,我得去找他,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外界知道,你处理一下。”

    “好的,洛总放心。”

    洛释急匆匆的走了,没有看到身后顾文舒缓缓勾了勾唇。

    等到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人,顾文舒走到属于辉城老总的椅子上坐下,手搭在江边扶手上,轻声笑了起来。

    本打算让洛行知和洛释自相残杀的,可惜洛行知不按套路来,那他只能自己出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