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6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兄长(完)
    ,!

    一夜过去, 洛释没有找到洛行知,洛行知的手机依旧是关机状态,人也没有回家,已经可以确定洛行知被绑架了。

    洛释心急如焚,又折腾了一夜,眼睛都布满了红血丝。

    “洛总, 你先回去休息, 有消息了我通知你。”

    “不用了,那辆车找到了吗?”

    “没有,这辆车一天前被盗了, 失主虽然报案了,但没有引起注意。”

    正当洛释准备再问的时候, 助理跑了进来, 说有嫌疑人的消息了。

    “说。”

    “是这样的,五分钟前,有人打来电话说在直于高速上见过嫌疑人的车辆,因为嫌疑人突然变道两人差点发生碰撞,所以多看了一眼,今早看到悬赏之后,立刻就打电话过来了。”

    “那他知不知道车子往哪个方向去了?”

    “知情者说他在快到于城的前两个路口下了高速,双方差点发生车祸就是在那个路口。”

    洛释腾的站了起来。

    “走,去直于高速。”

    ……

    洛行知睡了一晚上, 快到中午的时候终于悠悠转醒, 床有点硬, 洛行知醒了才感觉到腰酸背疼,本来准备自己揉揉的,一抬手才发觉手腕上套着东西,那是一串黑漆漆的手铐。

    洛行知心里一惊,猛然坐起身,然后在下一秒被手铐上连着的锁链拽了回去,震的床板嘎吱响了一声,洛行知的后背更痛了。

    “你醒了啊,你终于醒了。”

    阴森的声音从床边传来,洛行知转过头,看见昨晚那个冒充司机的青年立在床边,用如同看下饭菜一般的眼神看着他。

    洛行知调整了一下睡姿,开始在脑子里呼唤01x。

    “昨晚有发生什么吗?”

    “还有呢?”

    “你可以闭嘴了。”

    洛行知将目光移向青年,从穿着来看,这个青年的经济条件并不算好,那他是从哪里得到消息自己会出现在火锅店的就成了突破点了。

    明星出行向来都是保密的,尤其是在这个敏感时期,洛行知的住处知道的人不多,就算有狗仔想要蹲守也找不到地方,而知道他和俞流川约定吃饭的事的人就更少了,排除皇天的人就只剩下洛释和顾文舒,然后问题又回到了原点——顾文舒为什么要这么做?

    “你怎么不说话?”

    洛行知的沉默让青年不满了,他走到床边,俯下身阴冷的盯着洛行知。洛行知坦然回视,俊美的面孔流淌出温柔的笑容。

    “我在想早饭吃什么,我睡了这么久,肚子有些饿了。”

    “你饿了吗?那我去给你买吃的。”

    青年兴高采烈的立起身,还不等洛行知松口气,他突然扭曲了脸颊。

    “你肯定希望我这么说吧?”

    “额……”

    “你以为你能骗到我吗?你根本不饿,你只是想逃跑,你只是想离开我,我不会让你如愿的!”

    “……”

    “就算你跑了,我也会抓住你,打断你的腿!哈哈哈,你跑不掉的,你要一直跟我在一起。”

    “……”

    青年得意的笑了起来,笑着笑着又哭了起来。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想这样的,但我受不了了,我不想看见你和其他男人在一起,这都是你逼我的!”

    “……”

    “对,是你逼我的,我那么喜欢你,你怎么可以跟男人上床,你怎么可以为了钱就跟男人上床,你这个贱人!”

    “……”

    “啊——你这个贱人,你怎么可以这么贱,你背叛了我,你不配我喜欢!”

    青年眼睛通红的盯着洛行知,显然是愤怒到了极致,下一秒,青年突然扑了上来,按着洛行知的肩膀又撕又咬,洛行知双手被缚不方便行动,一时竟然没有推开他。

    这一瞬间,洛行知终于明白以前说秦照是神经病有多么不妥了,秦照明显比这个人好那么一丢丢。

    洛行知一边想着有的没有,一边巧妙的避开青年的接触,终于被他抓会,一脚将对方踹下了床。

    可惜这时候洛行知的衬衣已经光荣牺牲了,一片片的挂在身上,完全失去了蔽体的作用。额头上因为刚才一番动作浸出了汗水,打湿了几缕发丝,双唇则是因为吃了火锅没喝水,都干裂了,再加上手腕被粗糙手铐勒出的血痕和洛行知那饿的苍白的脸颊,怎么看怎么像被狠狠□□了一番。

    这时候,门口突然传来一声大响,洛释一脚踹开木门,急匆匆从门外进来,然后一眼就看到了床上的洛行知,并且在一瞬间脑补出了洛行知身上遭遇的事。

    洛释瞳孔剧烈收缩,立刻脱下外套朝床边走去,离床边还有两步的时候,青年从地上站了起来,挡在床边。

    “不准动。”

    洛释杀气腾腾的看向青年,眼底的暴虐竟然让他瑟缩了一下,但他还是哆哆嗦嗦从口袋里掏出一把手-枪指着洛释。

    “你别动,你再过来我就,我就杀了你!”

    见状,洛释愤怒的头脑终于冷静了下来,抬手丢开外套,表示自己不会再动了。

    “要赎金的话我们好商量,多少钱我都给,只要你放了小知。”

    “钱?你很有钱?有多少?”

    青年看着洛释的身形,脑中突然划过一丝亮光,心里那点意动立刻被愤怒取代。

    “你就是那个包养洛行知的男人,是不是?”

    “你说什么?”

    “我问你是不是?你跟洛行知上床了,我知道你,你化成灰我也认的你,好啊,你们这对狗男男,竟然联起手来欺骗我。”

    青年拿枪的手激动颤抖起来,恰逢这时其他人也到了,门口涌进来一大堆保镖。

    “洛总!”

    助理看到青年手里有枪,惊叫了一声,立刻招呼保镖拦在了洛释面前,本来准备让洛释先撤的,但是他一转头看到保镖齐刷刷的掏出了枪,默默闭嘴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本国好像是禁制携带枪-支的……

    洛释推开挡在面前的保镖,从人群中走出来,面对青年。

    “现在你还不放人吗?”

    被这么多支枪指着,青年有点心慌,但是等他目光落到床上的洛行知时,突然镇定下来。

    “洛总是吧?我现在命令你,立刻让这些人从这里滚出去。”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你认为你能杀了我吗?”

    “我不杀你,我杀他。”

    青年退后两步,坐在床上,将枪口抵在洛行知额头上。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我宁愿跟他一起死,也不会成全你们这对狗男男。”

    说话间,青年扣着扳机的手动了一下,洛释吓的脸色立刻变了。

    “慢着,我听你的,你们都出去。”

    “洛总——”

    “没听见吗?都出去!”

    保镖们互相看了一眼,开始朝门外退去,等到最后一人离开,青年脸上浮现一抹得意。

    洛释朝前走了一步,脸色阴沉。

    “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做了,你要如何才肯放了他?”

    “不急,你是不是很有钱?还是什么公司的老总?”

    “是”

    “那你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

    “你——”

    青年将枪口往洛行知额头上顶了顶,洛行知的皮肤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红印。

    见状,洛释立刻开了口。

    “好,我答应你。”

    “快点!”

    洛释上前一步,双膝跪在青年面前,开始给青年磕头,青年立刻笑了起来,像一个拿到糖的孩子向洛行知炫耀。

    “看到没有,你的金主都要跪下给我磕头,你跟他上床的时候有想到他是这种窝囊废吗?哈哈哈……”

    洛行知浑不在意的撇了撇嘴。

    “是吗?虽然我不喜欢他,但我觉得你比他更窝囊。”

    “你说什么!你这个有钱就可以上的贱人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青年怒不可遏,抬起手朝着洛行知脸颊扇去,却在即将碰到洛行知脸颊之时被旁边伸出的手掌抓住。

    青年愕然的转过头,赫然发现洛释已经站在他面前,情急之下青年立刻朝着洛释开了一枪,子弹擦着洛释的腰侧过去了,但他已经没有机会开第二枪了。

    洛释夺下了枪,一脚踹中青年的心窝,青年摔到地上,立刻晕死了过去。

    见状,洛释这才捡起地上的外套,走到床边盖在洛行知身上,将人裹了起来。

    “别怕,没事了。”

    你那只眼睛看见我怕了……

    正当洛行知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地面突然震动起来,灰尘刷刷从房梁上往下落,紧接着房间里起了烟雾,助理慌张的冲了进来。

    “洛总快走,这房子被浇了火油又埋了□□,已经烧起来了。”

    就是说话这片刻的功夫,洛行知已经看到窗外有火苗了,本来就是郊区荒废的民居,又是木质结构,遇到大火简直没救了。

    “大火……”

    洛释看到周围的场景怔愣了一瞬,这熟悉的一幕让他仿佛又回到了上一世濒死之时,压抑的情绪开始复苏——那种想要全世界陪葬的绝望。

    “洛总?洛总?你没事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助理的声音让洛释回过神来,他低头对上了洛行知清冷的眼睛,突然就震了一下。

    他为什么要在乎上一世,现在已经不同了不是吗?

    “我这就带你走。”

    洛释掏出枪对着洛行知手铐上连着的锁链开枪,足足打了三枪才把粗壮的锁链打断,然后洛释一把抱起洛行知朝外走去。

    经过青年身边的时候,洛释在青年大腿上各打了一枪,如此即便他醒来也逃不出了,被活活烧死的感觉正好对得起他对洛行知做的事。

    助理看到这一幕,明明身在火海却生生打了一个寒颤。

    这时候大火已经烧起来了,房间里起了很重的浓烟,几乎遮住了视线,助理在前面引路,洛释抱着洛行知跟在后面。

    木制地板已经烧烫,皮鞋底一踩上去发出嘶嘶的声音,洛行知耳边全是木材被灼烧崩裂的声音,加上炙热的高温,让人心生烦躁。直到洛释担心他被烫到,将他裹紧了些,洛行知的耳边才清净下来,只剩下洛释的心跳声了。

    这是人类的心跳声,沉稳,有力,让洛行知感觉到新奇。

    洛行知愣了一下。

    “怎么这么快?”

    “这样啊……”

    “给我两分钟,我还有一个疑问。”

    洛行知扯了扯洛释胸前的衣服,洛释避开一根坍塌的房梁看向洛行知。

    “怎么了?”

    “我有一个问题想知道了很久了,希望你解答一下。”

    “什么问题?”

    “以前你对我很好,但你并不喜欢我,为什么?”

    洛释沉默了许久,就在洛行知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洛释开口了。

    “因为我比你多活了一辈子,多活了没有你的一辈子。”

    洛行知震惊的瞪着洛释。

    “你说你是重生的?”

    “是,很天方夜谭是吧,可那是真的。”

    “不,不是,你身上根本没有——”

    洛行知立刻失去了意识,他那未说完的话也没了机会传达给洛释,其实他想说的是:你身上根本没有重生者的灵魂波动。

    洛释不是重生者,01x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

    ……

    洛释一直在等洛行知把话说完,这时候他已经跑到门口了,当他跨出最后一步的时候,洛释迫不及待的低头去看洛行知,却看见洛行知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在他怀里。

    洛释突然有了不详的预感,他将洛行知放在车座上,摇了摇洛行知的肩膀。

    “小知,小知你醒醒,你别吓哥啊。”

    “……”

    洛行知注定不能回答他了,洛释颤抖着伸出手触到洛行知鼻尖,没有呼吸,一点都没有,洛行知安静的躺着,像睡着了一般,可他却没有呼吸了。

    身后的大火还在燃烧,噼里啪啦的,火光映在洛行知苍白的面颊上,仿佛在嘲笑着他重活一世还不如不活,洛释脑中的弦一下崩断了。

    啊——

    ……

    一个月后,顾文舒正在家整理资料,门铃突然响了,顾文舒打开门,看见了脸色憔悴的祝西。

    “小西,你怎么来了?”

    祝西眼泪流了出来,立刻扑进了顾文舒怀里。

    “顾大哥,你帮帮我吧。”

    “别哭,发生什么事了?”

    顾文舒把抽抽搭搭的祝西带进屋,听祝西跟他讲这段时间发生的事。原来在和辉城解约后,祝西赔偿了一大笔违约金,这笔钱几乎耗尽了他的存款,其中还有部分是以前洛释给他的,紧接着他又被赶出了公寓。

    本来没钱了就没钱了,祝西相信凭自己的双手他也能生存下去,可是坏就坏在他已经不是以前的无名小卒了,现在他声名狼藉,那怕是最简单的工作也没有人要他,祝西卖了首饰才保障自己的生活。

    可是之后他又一而再再而三的收到恐吓信件,甚至有过激的朝他房子里扔垃圾,祝西不得不搬家,但是不久又会被人肉出来,周而复始,祝西的钱财耗的越来越快,逼得他去卖更多的东西,如此坚持了一个月之后,祝西实在坚持不下去了,这才来找顾文舒。

    “顾大哥,只要你肯帮我,让洛总原谅我,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祝西此刻已经快要崩溃了,顾文舒被他当成了救命稻草。

    “小西,你不要急,我会给你想办法的。”

    “我等不了了,我已经要疯了,顾大哥,你带我去见洛总吧。”

    “小西,你也知道,洛总不会见你的,何况……”

    “顾大哥,我知道,我知道的……”

    祝西咬了咬嘴唇,突然像是下定决心一般,开始脱衣服,虽然已经瘦了不少,但配上祝西那楚楚可怜的表情,别有一番病美人姿态。

    “小西,你这是做什么?”

    “顾大哥,我知道你的心意,我答应你,只要你帮我这一次,我就是你的了。”

    “……”

    顾文舒沉默了下来,祝西见状,主动的缠了上来,当他准备解开顾文舒皮带的时候,顾文舒突然抓住了他的手。

    祝西疑惑的抬起头,却看见顾文舒露出一抹满是恶意的笑容,这样的顾文舒是祝西从来没见过的,他印象中的顾文舒是只会温柔对他笑的谦谦君子。

    “你……”

    祝西不自觉后退了一步。

    “很奇怪?”

    顾文舒一粒粒扣上的自己衬衣,动作一如既往的优雅,却和他的表情大相径庭。

    “我也很奇怪啊,你以前不是倔强的吗?你的身体不是只会为了洛释展开吗?现在怎么如此猴急的勾引别的男人?”

    祝西突然很受伤,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顾大哥连你也要这样说我吗?”

    “你是不是觉得只要你愿意,我就可以为你所用?因为我喜欢你?”

    “顾大哥,你误会我了。”

    顾文舒理平身上最后一点褶皱,浑不在意的笑了笑。

    “实话告诉你吧,比起你,我对洛行知更有兴趣,那可是一朵真正的高岭之花啊,折到手的感觉一定很美妙。”

    顾文舒将手指凑到鼻尖,陶醉的嗅了一口,仿佛哪里真的有一朵馥郁芬芳的花。

    祝西震惊的瞪大了眼,然后开始不断麻痹自己。

    “不会的,不会的,你明明是喜欢我的,怎么会去喜欢洛行知,又是洛行知,啊——他怎么不去死!”

    “对了,他不是已经死了吗?哈哈哈,他已经死了,哈哈——”

    祝西的笑声在某一时刻戛然而止,他缓缓转过身,看到了顾文舒手里黑洞洞的枪口。

    “为,为什么?”

    “抱歉,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虽然是说着身不由己的话,顾文舒的表情却不是那回事。祝西最后只能不甘的倒下去了,临死都不知道为什么。

    眼看着祝西断气,顾文舒满意的收起枪,正准备离开一转身却对上了洛释冰冷的眼神,那样的绝望空洞,连顾文舒都叹为观止。

    “洛释,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我真是感到尤为满足。”

    “一会儿,我会让你更满足的,带走!”

    “我可不是会束手就擒的人啊,所以……”

    顾文舒拍了拍手掌,等着自己的人出来,可是他等来的却是两颗子弹,直接打烂了他的手掌,手中的枪掉在地上,被洛释一脚踢开了。

    助理看到这一幕,这时候已经麻木了,他有种感觉,全世界都有枪,就只有他没有。

    “带走。”

    洛释以故意杀人罪起诉顾文舒,顾文舒被关押,然后很快被判处死刑,可是死的却是其他人,顾文舒被换了出来,洛释将他关在洛家的地牢里,每天让人招呼着,直到顾文舒吐出他所知道的一切。

    原来白湘当年怀的是一对双胞胎,在生产之后,洛父直接丢弃掉了其中一个,顾文舒就是被丢掉的那一个。

    虽然是兄弟,命运却完全不同,顾文舒的成名之前的人生足以用坎坷形容,而洛释却享受尽了荣华富贵,换成任何一个人都会不平衡,这些年来,顾文舒潜伏在洛释身边,就是为了夺取他本该拥有的一切,洛行知不过是他的一颗棋子。

    “本来想让洛行知跟你反目成仇的,可惜洛行知像是发现了什么,一直没有动手对付你。你这么爱他,要是杀你的人是他,你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哈哈……咳咳……要是能看见就好了……咳咳……”

    顾文舒扯动了身上的伤口,剧烈咳嗽起来,洛释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突然转身离去。

    “继续!”

    “是”

    眼看洛释走到门口,顾文舒突然抬起头,脸上流露出轻松的笑容。

    “洛释,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杀了洛行知吗?”

    “……”

    “因为我想要你死,只要他死了,你也活不久了,所以归根结底,是你害死了他。”

    洛释走了,之后都没有再来,顾文舒在他离开后的第三天死了,但他死的很淡然,洛行知和洛释,无论谁先死,他都达到了目的。

    只有他顾文舒才是最后赢家,就像上一次。

    但是顾文舒没有得意多久,因为系统警告他了,无论上次的陈付舟,还是这次的顾文舒,他都有违反规则的操作。

    “小七你未免太不近人情了,我也不是单纯看戏,我也是出了力的,何况放着免费的大杀器不用,不是浪费吗?”

    “……这也不行的话,你大可让洛家的人自己去搞死男主。”

    “真是冷漠的世界啊……我听说洛家的人都是没有感情的机器,是真的吗?”

    顾文舒摇了摇头,自顾自的倒了一杯红酒喝起来,想起洛行知那副永远事不关己的样子,很感兴趣。

    ……

    洛释独自回到房间,床头柜上还摆放着洛行知的照片,是上次洛行知在赫尔岛照的,明快的笑容,充满活力的身体,令人怀念,那是洛行知最后亲近他的日子。

    如果可以,他真的想永远留在那个时候,不惜一切代价,虽然他曾经不惜一切代价想要毁掉洛行知。

    重生前,他虽然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不亲近,但也没有亏待过他,结果膨胀了他的野心,迎来他的报复,害他葬身火海,他因此充满仇恨,发誓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报仇。

    重生后,他故意宠坏了洛行知,将他养成了一无是处的少爷,又设计洛父洛母上了会出事故的飞机,借此除掉了洛父洛母,彻底掌控了洛氏集团。

    本以为他会有光明的未来,没想到就此爱上了全新的洛行知,难道真是太贪心的过?最后,他又和前世一样,一无所有。

    换做他人,或许会骂一句这操-蛋的人生,但是洛释连骂命运不公的心思都没有了,他现在只剩下万念俱灭,心如死灰。

    如同顾文舒预料的,洛释在处理完所有事的三个月后自杀了,洛氏集团就此易主,俞流川一跃成为辉城大股东。

    之后,俞流川用洛行知为原型创造了不少脍炙人口的歌曲,以至于后世人一想到洛行知就想到清风,想到朗月,想到这个昙花一现的少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