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27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一)
    ,!

    系统空间。

    洛行知在沙发上瘫了快一个小时了, 保持着无语望天的姿势,又一个被毁掉的度假世界啊, 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很倒霉。再想到离开世界前洛释的样子,洛行知有点头疼。

    “系统,下个世界亲戚也不要给我安排, 最好是无父无母, 孤独终老那种, 我不想跟任何人扯上关系。”

    “无所谓,我喜欢高处不胜寒的感觉。”

    ……

    宽阔的八角大殿中经布飘飞,正前方立着一尊青石石像,雕刻的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者,石像前设有香案, 案上放着香炉画卷玉座等物,香案两边燃着长明灯,幽冷的烛火将这大殿映的肃穆而神秘。

    此时,身着白色繁复长袍的青年跪在殿中, 面对着石像,垂眉低首,神色庄严, 口中默念着无名经文。

    不知跪了多久, 一名身着相似长袍的男子从旁边的寒池中抽出一根常年浸泡其中的青色长鞭, 行至青年身后, 重重的甩出一鞭打在青年背上。

    “嘶——”

    青年一瞬间白了脸色, 身体晃动了几下,但他咬着牙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男子紧接着甩出了第二鞭,劲力破坏了皮肉,寒气侵入骨髓,青年咬破了嘴唇,身体摇摇欲坠,那始终挺的笔直的后背有了几分力不足心。

    但是酷刑还没有结束,男子又甩出了第三鞭,这一鞭力道更重,被寒气摧残的身体彻底没了抵抗力,青年忍不住吐出一口血来,身体一软摔到了地上。

    “国师大人,国师大人,你没事吧?”年轻的弟子奔到青年身边,焦急的询问,但没有收到只言片语的回答。

    见状,身着明黄衣袍,一直站在角落里的男子终于走了出来,看了眼人事不知的国师,面无表情的对着门口唤了一句。

    “传太医。”

    年迈的太医麻利的跑进来,先是试了试国师的鼻息,又把了把脉,这才斟酌了字眼说到:

    “回皇上,国师性命无忧,只是伤重晕过去了。”

    “既然如此,送国师回去休息吧。”

    留下一句轻飘飘的话,男子转身离开了祭司宫,门外候着的人立刻跟了上去,大队人马浩浩荡荡的来,又浩浩荡荡的走,祭司宫很快恢复了往日的冷清。

    年轻弟子将昏迷的国师扶到床上,让太医开了药,一边抹泪一边煎药去了。

    ……

    “嘶——”

    洛行知一醒过来就感觉自己的后背像被撕开了一般,火辣辣的疼,偏偏四肢百骸又冷的打哆嗦,这冰火两重天还伴随着剧痛的感觉,不要更酸爽。

    “系统,什么情况啊?我这是被凌迟了吗?”

    “受刑……”

    洛行知有种不祥的预感。

    “现在把资料传给我。”

    以下为word文档内容:

    性命:xxx(不管以前叫什么,现在都叫洛行知了)

    年龄:29

    身高:180

    性格:清冷禁欲,目下无尘

    身份:姬国国师

    家庭关系:父(无名氏,已亡。),母(无名氏,已亡。)。

    其他重要关系:师(清舟子,已亡。),君(姬封),近侍弟子(远星)

    附件:清舟子肖像.jpg,姬封肖像.jpg,远星肖像.jpg,姬封身份资料.txy,国师地位说明.,姬国现状说明.。

    备注:姬国有令,历任国师在位期间,不得论及儿女私情。

    洛行知看完资料,总算明白原主为什么身份那么高还会会受刑了。

    这是一个君权和神权并立的世界,国师有天赐的神力,既能占卜吉凶祸福,也能做法祈祷风调雨顺,在普通百姓眼里,国师的身份比皇帝还要好用,很多地方甚至家家户户供奉有国师的画像。

    因为这超高的号召力,历任的国师都是被皇帝奉若上宾的人物,地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是此项殊荣到了姬封这一代皇帝就没了。

    姬封的生母只是一个宫女,在宫里受尽冷眼,但他硬生生在战场上杀出了一条血路,年仅十七岁就靠着战功封了王爷。

    老皇帝死了之后,几位皇子吵得不可开交,长的不是嫡出,嫡的不是长子,谁都有资格继承皇位。姬封不跟他们争什么名正言顺,直接带着军队杀进了皇城,杀了所有兄弟,杀的大臣都闭了嘴,就这么自然而然的继承了皇位。

    做了皇帝还不满足,姬封又将目光对准了地位超然的国师。姬封不相信神神叨叨的那一套,在他看来,说的再多都不如手里的长-枪有效。国师说好听了叫国师,说难听了就叫神棍,他九死一生换回来的天下,为什么要跟神棍共享。

    于是原主倒霉了,三天两头受到姬封的刁难不说,地位也一落千丈,但是国师毕竟身份摆在哪里,姬封也不能直接拉去砍了,所以他一直在找机会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置国师,没想到,这机会还真被他找到了。

    不食人间烟火的国师竟然喜欢上了一个小宫女,姬封知道后,小宫女就出事了,原主为了救心爱的女人甘愿受罚,那三鞭寒骨鞭就是祭司宫用来惩罚犯戒的弟子的。

    这寒骨鞭是终年浸在寒潭中,吸收了寒潭的寒气,抽在身上血肉会立刻坏死,那种痛感绝非一般人能忍受,多挨上两鞭寒气就会入体,以后每逢雨天,都会痛不欲生。

    所以说,姬封这次虽然没有直接废掉原主,但其实也差不到那去了,何况只要那个小宫女一日还握在姬封手里,原主就会一日受制于姬封,洛行知如果不来,原主死在姬封手里只是迟早的事。

    这那里是高处不胜寒,这简直是到处都会冰渣子。

    “系统,你确定这个身份是用来度假的?”

    “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那种只要自己过得好,不管别人死活的人吗?”

    “……”

    ……

    洛行知决定不搭理01x,自己小心翼翼的坐起来开始打量这房间的布置。

    虽然已经被姬封削减了开支,但祭司宫的底蕴在那里,只是一个简单的卧室,就随处可见珍品,由此看出,原主在吃穿用度方面还是不错的。

    生活有了保障,洛行知一下放心了,剩下的问题就是姬封了。

    之前的事先不论,只要姬封不找他麻烦,洛行知是不喜欢主动挑起事端的,权力这东西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如果可以,他完全可以把国师的职位让出来,谁爱做谁做,所以,洛行知觉得有必要找姬封谈谈。

    正在洛行知考虑着卸任的操作性时,远星煎好药回来了,推开门就看到坐在床上的洛行知。

    “国师大人,您终于醒了,太好了。”

    “嗯”

    “大人您没事吧,弟子给您煎了药,你先喝药。”

    “好。”

    洛行知接过药碗,舀了一勺试试温度,然后直接一口闷了,挺苦的,但还在接受范围内。

    “感觉怎样?”

    洛行知露出一丝笑容。

    “好些了,谢谢你。”

    远星愣住了,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洛行知。

    “怎么?我脸上有东西?”

    “不是,弟子只是觉得大人笑起来真好看,以前从来没看见您笑过。”

    “……”

    洛行知若无其事的用白水漱了漱口,又用手巾擦了水迹。

    “好了,没有事的话,你先下去吧。”

    “对了,大夫还留下了外敷的药,大人需要弟子帮忙吗?”

    “不了,我自己来就行了。”

    “好,那弟子先告退了。”

    远星带上门出去了,过了一会儿,洛行知穿上鞋下床,背对着镜子褪下自己的衣襟,这才看到自己背上到底是什么情况。

    只见三条两指宽的深紫发黑的鞭痕交错在白皙的皮肤上,触目惊心,洛行知抹了一点药膏在刮片上,稍微一碰,就疼的不行,这下连上药都是折磨了。

    “嘶……这姬封下手真狠,我突然有点不想顺他意了。”

    “闭嘴。”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给自己上好了药,洛行知疼出了一层惫,突然就想到外面吹吹风,然后,洛行知就真的换了衣服出去了。

    国师是个很仙的职业,连常服都是清一色的白色,洛行知随便拿了一件套在身上就出了门,托他高颜值的福,那怕是再简单的款式穿在他身上,都能穿出遗世独立的感觉。

    洛行知独自出了祭司宫,他也不认识路,就这么随意走着,不自觉到了湖边,本打算休息一下,突然一道鹅黄色身影从假山后撞了过来,洛行知有伤在身,避开不及,两人硬生生撞在一起,拉扯到伤口,疼的洛行知脸都白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撞到他的小宫女连忙道歉,声音中带着难以掩饰的惊慌失措。

    “无妨。”

    洛行知绕过小宫女就准备离开,却看那小宫女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洛行知熟悉的脸。

    桐灵……原主的心上人。

    之前桐灵不小心冲撞了姬封,姬封要处死她,原主当时在场,忍不住求了情,这才叫姬封发现了原主的心思。

    然后姬封顺理成章的关押了桐灵,原主为了救她主动受罚,本以为桐灵还要过段时间才出来,没想到这么快就又在外面活蹦乱跳了,洛行知突然有点心情复杂。

    “啊……国师大人,参见国师大人。”

    桐灵歪歪扭扭的给洛行知行了一个不怎么标准的礼。

    “起来吧。”

    洛行知冷淡的应了一声,抬脚就要离去。

    桐灵见状,立刻叫住了洛行知。

    “国师大人等一下。”

    “你还有什么事吗?”

    “我还没谢过上次国师大人给灵儿求情呢,要不是你,灵儿现在不知道会怎么样呢。”

    “换做他人我也会开口的,你不用在意,给你一个忠告,在宫里做事切忌莽撞,下次可就没那么好运了。”

    “我——”

    “无事的话就先退下吧,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

    说完,洛行知转过身去,明显是不想再说了,桐灵看他这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跺了跺脚,走了。

    等人走远了,洛行知望着湖面悠悠开口。

    “偷听他人说话可不是君子所为,人都走了你还不出来吗?”

    话落,假山后响起窸窣的脚步声,有人走到了洛行知背后却迟迟没有开口,洛行知疑惑的转过身,看见了面前一身明黄的姬封,立刻鞠了一躬。

    “微臣参见皇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