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0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四)
    ,!

    大雨持续了三天, 再干涸的土地也受到了滋润,那些因为没有活路而起兵造反的农民们看到了希望,大多回了自己家乡继续种地,乱军的数量一下减少了大半, 剩下的都是些好吃懒做的乌合之众。

    这群空有野心没有实力的地痞跟姬封的精兵完全没办法比,姬封下了杀无赦的命令之后,不到半个月, 乱军就被清理了个干净,剩下几只小鱼小虾都在逃亡中惶惶不可终日,根本够不成威胁。

    情况发展到这样,已经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于是姬封在简单的修整军队过后, 就下达了班师回朝的命令。

    回去的阵仗和来时的相差无几,依旧是姬封骑马,洛行知窝在马车里。

    因为不像来时那般急迫,队伍行进速度慢了很多, 加上姬封又让人在马车里添了些缓冲之物, 洛行知这车坐的相当舒服,竟然有心情欣赏起沿途的风景来。

    就这样跟着队伍慢悠悠的在路上晃荡了近一个月,终于能够看到皇城了, 估计只剩下一天行程了。

    这时候天快黑了,姬封就吩咐在原地休整一夜, 明日一早起来赶路, 争取傍晚归京。

    将士们应了一声是, 开始安排士兵搭建帐篷,本来就是做了无数次的工作,几十座帐篷不一会儿就搭建好了,然后是生火做饭之类的工作。

    因为就快回家了,整个营地都陷在一种激动的氛围里,只除了洛行知和姬封两人。

    洛行知是因为性格如此,他对整个世界都没有归属感,又怎么会因为离开几个月就会有回家的感觉。

    而姬封则纯粹是被其他事情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没心思管是不是要回宫了,自从那日从和芷的手里看了那本春-宫图之后,姬封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第一次知道男子与男子也可以肌肤相亲,抵死缠绵,知道之后,姬封一方面觉得荒唐,一方面却又不自觉就将洛行知的脸带入到那书中的人物中去,然后做了酱酱酿酿的梦。

    到后来,只要一有空闲,姬封的脑子里就会出现梦里那些香艳的场景,想的多了,晚上就会做更香艳的梦,恶性循环,以至于姬封都不敢让自己太闲,强迫自己去找了很多事做,他这一忙,见洛行知的机会自然就少了。

    好不容易叛乱平息了,可以回去了,两人相处时间多了,却又风餐露宿,人多眼杂,姬封就是有心思也不好说出来,这就导致已经走了快一个月路了,姬封和洛行知除了日常见礼竟然一句私话都没说过。

    眼看快到京城了,入了宫只怕接触机会更少了,姬封有些坐不住了。

    今天,洛行知如同往常一般从马车上下来,路过姬封的时候给姬封行了一礼。

    姬封隐晦的扫了他一眼,眼底藏着一丝欲-念。

    “免礼”

    洛行知起身,看向姬封面前的将领,知道姬封应该是在吩咐什么事。

    “皇上和刘将军有事要谈,微臣就先告退了。”

    “慢着。”

    “皇上还有何吩咐?”

    “朕听说这附近有一个忘忧湖,湖中之鱼十分肥美,国师在马车里躺了一天了,就陪朕去抓几条鱼吧。”

    “臣遵旨。”

    姬封于是摆手让人牵了两条马过来,示意洛行知上马。

    “就皇上和臣两人?”

    “有问题吗?”

    “皇上,臣不会捉鱼,皇上还是再带上几名士兵的好。”

    “无妨,朕回,到时国师在一旁看着就行。”

    “……”所以你叫上我的意义何在……

    不管怎样,姬封是老大,洛行知翻身上了马,经过这段时间的休养,再加上洛行知的特制药膏,背上的伤已经快好了,骑马什么的完全不是问题。

    “走吧。”

    姬封率先挥动马鞭进了树林,洛行知见状立刻跟了上去。原主虽然会骑马,但是骑术实在不精,像姬封那样策马奔腾是不可能的,所以洛行知的速度并不快,不一会儿就和姬封拉开了距离。

    姬封走了一段时间发现洛行知没跟上来,只得放慢了速度。

    “听闻国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乃是天才人物,怎么在骑术上如此笨拙?”

    “人无完人,微臣久居深宫,自然比不得皇上千锤百炼的骑术。”

    “那忘忧湖距离此处还有些路程,以国师的速度,怕是天黑了都赶不到,到时又该如何捉鱼。”

    “那该怎么办?”

    “这就要问国师了?”

    洛行知沉吟了片刻。

    “既然皇上认为臣速度太慢,不妨就带臣一程,如此,既提升了速度,也不会让臣少受些苦。”

    姬封的眼神一下变得很奇怪。

    “你要与朕同骑?”

    “皇上答应吗?”

    “好”

    姬封朝着洛行知伸出一只手,洛行知抓着他手掌跃上了姬封的马。

    “国师大人可要抓紧了,若是一不小心掉了下去,朕可不会负责的。”

    “臣了解。”

    姬封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终于如愿以偿的扣住洛行知的腰,将洛行知往怀里压了压,心里喟叹了一声,然后抖动缰绳,朝着忘忧湖赶去。

    虽然之前两人连睡都一起睡过,但现在的心态跟那时完全不一样,感受当然也大不相同。

    明明心里已经开始想限制级的画面了,但姬封面上却是一副正经的不能更正经的样子,连洛行知都只当是姬封怕他掉下去才抱那么紧,而不是为了吃豆腐。

    一刻钟后,忘忧湖到了,姬封率先翻身下马,然后抓着洛行知的手掌洛行知扶下来,下到一般的时候,姬封突然撤掉了力道,洛行知一下跌进了姬封怀里。

    望着洛行知少有的失态的模样,姬封勾了勾嘴角。

    “国师光天化日都投怀送抱,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

    洛行知从姬封怀里退了出来,面无表情的看向一旁的忘忧湖,就是个普通的湖而已,他看不出有什么特点。

    “这种事皇上本不必亲自动手,只要吩咐一句,自有人捉了送来。”

    手下突然空了,姬封还有些失望,但他很快调整过来。

    “别人送的那有自己抓的有意思。”

    “……”反正都是吃,这么讲究干嘛……洛行知真是越来越不懂姬封这个人了。

    虽然脑回路奇怪了些,姬封捉鱼的本事真不是盖的,不消一会儿,洛行知脚边就躺了好几条肥美的大鱼了,姬封上岸将他们一一开膛破肚清洗了,然后就着岸边的枯枝就开始烤鱼了。

    “不赶回去吗?”

    “趁着新鲜赶紧吃掉。”

    洛行知在姬封对面蹲下,看姬封熟练的处理鲜鱼。

    “没想到皇上还会这些。”

    “国师向来养尊处优惯了,又如何知道朕带兵打仗的难处。”

    “哦……”洛行知一点都不感冒的发出一个音。

    “……”

    姬封被噎了一下,怎么也没想到洛行知是这个反应,以至于让他都接不下去了,于是接下来的时间就在沉默中度过。

    姬封算是明白了,洛行知这人,当他想跟你说话的时候,无论如何都能找到话为自己开脱,如果他不想说话的时候,他会让你也说不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