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1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五)
    ,!

    过了一会儿, 鱼烤熟了,姬封用随身携带的小刀挑了一块最嫩的肉递给洛行知, 洛行知张开嘴吃了。

    姬封一动不动注视着洛行知的表情, 试图从表情分辨洛行知的喜好,但他失败了, 洛行知根本就没有表情。

    没办法, 姬封只得问了出来。

    “如何?”

    “尚可。”

    这鱼肉质还算鲜美,只是原始的烹饪方法去不了腥味, 对于一贯挑嘴的洛行知来说,实在称不上美味。

    “朕亲自为你烤的鱼竟然只得了你一个尚可的评价?”

    “皇上恕罪,实不相瞒,这评价还有一部分是看在皇上的面子上给的。”

    换言之, 如果你不是皇帝, 这评价还会更低。

    姬封一听这话就恼了,满心期待化作怒火。

    “洛行知!”

    “微臣在, 皇上有什么吩咐?”

    瞧着洛行知清清淡淡的眉眼,姬封胸膛剧烈起伏了几下。

    “好,你竟然不喜欢朕烤的鱼, 那这些鱼朕要你全部吃掉。”

    “微臣遵命。”

    洛行知拿起架子上的烤鱼,晾了晾,撕了一块鱼肉放进嘴里,缓慢咀嚼, 虽然吃的只是乡野之物, 洛行知的动作却说不出的优雅好看。

    姬封看着看着竟然真的觉得那卖相丑陋的鱼不配入洛行知的口, 甚至于周围的一切都配不上洛行知停留,洛行知这般的人就应该待在一尘不染的宫殿里,用最精美的绸缎,吃最精致的菜肴,享受世间最好的一切,而不是跟着他风餐露宿。

    姬封怒气消了,心里却憋着一股更烦躁的气,他一把夺过洛行知手里的鱼扔在火堆里。

    “既然不想吃就别吃了!”

    然后站起身朝栓着马匹的地方走去。

    洛行知愣了一下,不明白姬封这反复无常的态度是怎么回事。

    顿了一下,洛行知决定以不变应万变,遂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朝着姬封走去。

    刚走了一步,洛行知突然感觉到不对,身体本能朝下弯曲,瞬息之间,一支箭擦着洛行知的肩膀过去了,如果他刚才不躲那一下,他现在已经一箭穿心了。

    “洛行知!”

    姬封发现了变故,立刻拿下马上的弓箭朝着箭羽射来的方向射了一箭,埋伏的人倒地。

    姬封翻身上马,朝着洛行知跑来,路过洛行知身边的时候,一把把人拽到身前,就马不停蹄朝着营地赶去。

    越来越多的箭从树林里飞出来,追击着远去姬封,姬封猛然挥了一下马鞭,马匹的速度又快了几分。

    好不容易躲开了弓箭手的伏击,眼看距离营地不远了,眼前突然出现了一道绊马绳,在马匹被绊倒的瞬间,姬封抱着洛行知落到了空地上。

    “你自己小心点。”

    叮嘱了洛行知一声,姬封抽出随身宝剑和冲出来的黑衣人交战到一起。

    洛行知看着层层包围的刺客,有点无语,他这到底是什么运气啊,怎么到处都是想杀他的?

    原主是丝毫武艺都不会的,在没有人保护的情况下遇到刺客多半只能gg,但是洛行知不一样,这些人想取他的命还不够格,不过洛行知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

    于是洛行知淡定的站在包围圈中央,看着姬封身手利落的解决刺客,只要对方有一点要绕过姬封接近他的意思,就会遭到无情绞杀。

    洛行知等了一会儿,依旧没有刺客突破姬封的封锁,他突然有些疑惑:难道不是姬封故意将他引到这里,再派刺客来杀的他?他之前也不是在做戏?

    额……

    洛行知看向包围圈中杀气腾腾的姬封,他宁愿相信姬封脑子进水了,也不愿相信姬封竟然这么好心保护他。

    在洛行知开始琢磨姬封是不是另有打算的时候,援军到了,本来已经被姬封杀退的刺客彻底团灭了,当最后一个刺客被解决,将领立刻走到姬封面前跪下。

    “属下救驾来迟,请皇上恕罪。”

    姬封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让他起来,大步走到洛行知面前。此时洛行知的肩头晕开了一丝血迹,方才那箭虽然擦着洛行知的肩膀过去了,却划破了血肉,因为穿的白衣,一眼就能看见。

    “受伤了?给朕看看。”

    说话间姬封就伸手拉开洛行知的衣襟,欲帮洛行知查看伤口,洛行知一把按住衣襟,退开一步。

    “只是一点小伤,不劳皇上费心了。”

    对上洛行知疏离的眼神,姬封猛然反应过来,洛行知不是他手下那群糙汉子,怎么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宽衣呢,再一想到他那粗鲁的行为,有些尴尬。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姬封干咳了两声,让人牵来自己的马。

    “立刻回营地。”

    姬封骑上马,又将洛行知拉上来,带着一群士兵回了营地。

    这次的刺客是那群剩余的乱军组织的,竟然异想天开想趁姬封松懈之时杀掉他,结果最后只是烧掉了几顶帐篷。

    一回到营地,姬封就差人去叫太医,同时跟着洛行知往帐篷走,结果就看到被烧了一半的帐篷,上面还冒着青烟呢。

    “皇上,国师大人的帐篷已经被损毁,今晚怕是不能用了。”

    “还有其他帐篷吗?立刻给国师腾一顶。”

    “不用了,太麻烦了,我今晚在马车里休息。”

    “不行,你这受了伤怎么能睡马车。”

    “只是小伤——”

    姬封冷笑一声。

    “国师莫不是想让朕落下慢待国师的名头,既然国师不想麻烦,今晚就在朕那里歇息吧。”

    “皇上这——”

    “太医呢?太医怎么还不来!”

    姬封转身朝自己帐篷走去,留下原地风中凌乱的洛行知,最后洛行知叹了一口气,认命的跟上了姬封。

    姬封的嘴角翘起来,突然心情大好。

    ……

    洛行知进了帐篷,太医已经在候着呢,看了一眼洛行知肩上的血迹就把药拿出来了。

    “国师中的箭无毒,只要用这酒精消了毒再敷上药膏就可以了。”

    “朕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是,臣告退。”

    太医离开了,帐篷里只剩下洛行知和姬封,姬封拿起酒精,似是不经意的说到:

    “国师既然是因为朕的失误受的伤,这上药之事,就让朕代劳了。”

    “……”

    “愣着做什么?伤口不疼吗?”

    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洛行知也没推拒的机会,反正姬封也不是第一次给他上药,忍忍就过去了。

    “谢皇上。”

    洛行知走到姬封身边坐下,褪下衣襟,将肩上的伤口露出来,姬封见过无数比这血肉模糊数倍的伤口,但他从来没这么生气过,以至于都没心思心神荡漾了。

    “等朕知道是谁挑唆了乱军,朕必定不会轻饶他!”

    姬封倒了一些酒精在棉布上,用棉布擦拭伤口,不得不说,姬封这一次细心了很多,洛行知本来都做好了疼痛的准备了,没想到姬封突然下手轻了,弄的洛行知都以为他换芯子了,这种想法在姬封问出“疼不疼”的时候更明显了。

    “多谢皇上关心,只是一点小伤,不碍事的。”

    “那什么才叫大事?”

    “皇上和姬国的事。”

    姬封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

    “朕真的很想知道,国师嘴里什么时候才能有一句实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