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2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六)
    ,!

    仿若没听见姬封的调笑, 洛行知面无表情合拢衣襟, 开始收拾桌上的药瓶。

    “皇上, 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

    此刻万籁俱寂,烛火摇曳的照在洛行知的侧脸上, 明明暗暗,煞是好看, 姬封一动不动的盯着他,越发觉得国师的容貌出色,他以前竟然没发现他的国师竟然这般俊美。

    “听闻国师自幼在宫中长大,可曾想念自己的父母?”

    洛行知手下动作顿了一下, 低垂的睫羽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

    “微臣没有父母,只有师父。”

    “那——”

    “师父已经死了。”

    “……”

    姬封脸上的笑容僵了一下, 他轻咳了一声。

    “时候确实不早了, 国师随朕歇息吧。”

    “是”

    洛行知梳洗之后,脱掉外衣躺上了床,随即, 姬封吹灭烛火, 躺在了洛行知的旁边。因为是军营的床,空间并不大, 两人靠的很近,近到姬封的手臂都能感受到洛行知身上的体温。

    黑夜中响起绵绵的呼吸声, 又安稳又躁动, 不知过了多久, 就在姬封以为洛行知已经睡着了的时候,洛行知的声音轻轻响了起来。

    “皇上是否有什么不适?”

    “国师为何有此一问?”

    “微臣天赋异禀,耳力惊人,从方才起,皇上的心跳就一直很快。”

    “……”

    “朕气血旺盛,心跳一直都快。”

    “原来如此,是微臣多虑了。”

    洛行知翻了个身,面对着墙壁准备睡了。

    姬封不露痕迹的往洛行知的方向挪了挪,嗅着洛行知发间的香味,内心的躁动总算平复了些。

    “朕听闻历任国师都葬在天泽山,等此间事了,朕陪你一起去祭拜你师父可好?”

    “皇上日理万机,不敢劳烦皇上。”

    “国师为国为民,朕理应祭拜,就这么定了,等朕回宫把事务处理了,我们就去。”

    姬封又想做什么?洛行知心里划过一丝怪异,但也不想在小事上惹了姬封不快,恭声应下了。

    “……谢主隆恩。”

    得了洛行知的回复,姬封勾了勾唇,心满意足的睡觉了。

    一夜无话。

    ……

    第二天早上,洛行知醒的时候姬封已经不见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的。洛行知拿起托盘上放着的衣物开始穿衣,穿戴完毕,洛行知习惯性的叫了一声:

    “远星。”

    有人从门口进来了,洛行知头也不回的束着头发。

    “给我打些水来,我要梳洗。”

    身后的人走近,自然的拿起桌上的梳子,帮洛行知梳起头发来,既然有人代劳,洛行知就放松身体任由对方侍候。

    “皇上何时起的?”

    “辰时。”

    身后的人应了一声,洛行知嗯了一声,嗯完发现不对劲,猛然转过头,身后站着的那里是远星,明明是姬封。

    洛行知顾不得自己头发还披散着,站起身给姬封行了一礼。

    “微臣参加皇上。”

    “免礼。”

    洛行知立起身,依旧垂着头。

    “微臣不知是皇上,方才多有得罪,请皇上恕罪。”

    姬封伸手撩起洛行知耳际的发丝,细腻的触感如同上好的丝绸。

    “无妨,离开一月,祭司宫中想必有众多需要打理的地方,朕一早就让远星先回宫了,国师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朕可以代劳。”

    闻言,洛行知心底那怪异的感觉更甚了,不自觉对姬封更戒备了。他退开一步,再次对着姬封躬身一拜。

    “臣不敢,臣自己来就好。”

    “国师如今也是与朕同塌而眠过的人了,怎么待朕还是这般疏离?”

    姬封再次逼近洛行知,伸手欲碰触洛行知的脸颊,洛行知猛然偏开头。

    “皇上,君臣有别,还请皇上自重。”

    “自重?朕已经好久没听到过这个词语,怎么,国师觉得朕不够自重吗?”

    洛行知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答,却听姬封轻笑了一声,伸手拿起桌上的一支玉簪。

    “国师天姿国色,朕心生爱慕很正常,怎么就叫不自重呢?”

    “皇上慎言!”

    洛行知脸色冷了下来,姬封说出这般轻浮的话,摆明了羞辱他,他也不必恪守君臣之礼。

    “看那皇上的样子想必还没清醒,微臣先告退了。”

    洛行知转身离开了帐篷,姬封见状,直接摔断了手里的玉簪。

    ……

    两刻钟后,军队开始朝着京城行进,洛行知坐在马车里下棋,远星不在,洛行知就肆无忌惮和01x聊起了天。

    “系统,你选世界的时候带脑子了吗?”

    “等着吧,姬封迟早会弄死我。”

    “呵……你真是天真,姬封这般六亲不认的人,你真信他会陷在儿女私情里?”

    “他现在无法明目张胆杀了我,给我添些堵也是好的。”

    “你以为这样姬封就会放过我了吗?他想要除掉的可不止我这个人,还有国师这种存在,不把我打的无法翻身,他是不会收手的。”

    “走一步看一步吧,我这个人比较随遇而安。”

    “哎呀,这都被你发现了。”

    ……

    马车晃晃悠悠的,像个摇篮似得,洛行知上车没多久就困了,将就在马车睡了一觉,这一觉就睡到了傍晚。

    洛行知撩开车帘,看向两边的将士。

    “到哪里了?”

    “回国师,马上就要进城了。”

    洛行知点了点头,忽然觉得天色挺暗的,就往天边看了一眼,只见整个西边都被厚重的乌云占领了,看样子最少半个时辰,最多两个时辰,京城就要下雨了。

    他这运气……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放下轿帘躺回马车,将定下祭司宫戒条的前前前前前任国师骂了一遍,完了之后又骂了一遍姬封,这人简直恶毒,杀不了他就使劲折磨他,最好不要落到他手上。

    ……

    两刻钟后,军队进了城,半个时辰后,皇宫到了,姬封处理事务去了,洛行知的马车直接向着祭司宫走了,到的时候,远星已经在门前候了一会儿了。

    “国师大人,你总算回来了,弟子还担心皇上会为难你呢。”

    “这种话以后不可再说,被皇上听见,你性命难保。”

    “弟子明白的,弟子只是为您不值,您对皇上忠心耿耿,可皇上呢,这些年来他没少打压祭司宫,连带着宫里的人对祭司宫都不尊重了。”

    洛行知顿住脚,看向远星。

    “有人为难你了?”

    “还不是那碧姑姑欺人太甚,仗着自己是太后身边的红人,趁我们离开这段时间将大人那盆翠雪要走了,我回来之后去要,宫女却说已经被太后服用了,还说只是一盆莲花,怎么比得过太后凤体重要。”

    翠雪……洛行知记得是原主养的一盆雪莲,原主亲自从雪岭挖回来的,珍稀品种,很受原主喜欢,现在竟然被人要去煮了,看来自己在宫里的地位确实岌岌可危。

    “我知道了。”

    “大人需要弟子做什么吗?”

    “先给我准备衣物,我要沐浴。”

    “是”

    洛行知径直走进内室,祭司宫里有一处天然温泉,这是祭司宫刚建立的时候,始皇赏赐的,整个皇宫除了姬封宫里,就只有这里有一处。

    这么多年来,祭司宫受尽荣宠,什么都是享受的最好的,也难怪遭了姬封不满,这是权力斗争的必然结果,洛行知不想强行改变什么,只要他能全身而退。

    叹了一口气,洛行知褪掉衣衫迈入水池里,被温暖的池水包裹着,多日来风餐露宿的疲倦一扫而空。

    “大人,衣物我送来了。”

    “放在地上吧。”

    “是,弟子告退。”

    远星抬头看了一眼池中的洛行知,又猛然低下头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洛行知穿好衣服回到了房间里,远星看他只穿了中衣就走出来,立刻拿了一个厚披风给他披上。

    “天气转凉了,大人勿要着凉了。”

    “多谢。”

    “晚膳准备好了,需要弟子现在送上来吗?”

    “不用了,我没什么胃口。”

    “弟子还准备了桂圆莲子羹,大人多少用些。”

    “好”

    远星一下高兴起来。

    “弟子这就去给大人端。”

    话落,急匆匆的出门了,洛行知看着他的背影,想起这些日子他的表现,再结合资料的描述,得出此人可用的结论。那怕祭司宫不复荣宠,至少还有一两个忠心的弟子,这样的处境已经比洛行知以前好了太多了。

    洛行知估计的没错,吃了晚饭没多久,窗外就下起了细雨,当时洛行知正靠在窗边看书,雨一下下来,体内的寒气就像是猫见了耗子似得,一下蹿了出来,洛行知手抖了一下,手中的书掉在了桌子上,他怎么感觉体内的寒气越来越重了呢?

    强忍着痛苦立起身,洛行知走到床边裹进被子里,再次让系统抽离了自己的意识。

    ……

    另一边的姬封正在处理堆积的奏折,突然听到门外传来细碎的声音。

    “小德子。”

    “奴才在。”

    “是不是下雨了?”

    “是的,皇上有什么吩咐吗?”

    “立刻给朕备辇,朕要去祭司宫。”

    “是”

    小德子退了出去,姬封放下手里的奏折急匆匆朝外走去。

    ……

    远星本来正在处理堆积的事务,突然听见太监唱喏皇上来了,立刻带领宫众迎了出去。

    “参见皇上。”

    “国师呢?”

    “请皇上恕罪,国师舟车劳顿,身体不适,诶,皇上——”

    远星话还没说完,姬封已经往里面闯了。怎么每次都这样,这个皇上也太霸道了,远星对姬封真是越来越不满了。

    “立刻带朕去,朕要见他。”

    “皇上,国师他——”

    “给朕带路,不然朕立刻杀了你。”

    “……是”

    远星将姬封带到了洛行知房门前,姬封留下去“外面候着”就推门进去了。祭司宫的房间要大上许多,姬封走到最深处才看到床上的洛行知,他还在缩在被子里,身体发着抖。

    姬封脱掉鞋子躺上床,主动将洛行知搂进怀里,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感觉洛行知身上更凉了。

    和之前一样,洛行知一沾到他身体就不怎么发抖了,平日里冷漠的人此时乖巧的不像话,主动抱着他,他碰他脸颊也不躲了。姬封觉得,为了这一刻,那怕付出内力也值了。

    姬封搂着洛行知的腰,满心希望洛行知醒的时候也能这么乖巧,就算不这么乖巧,也不要整日把君君臣臣挂在嘴上,明明天仙似的人,为什么非要学那些顽固不化的老臣。

    怀揣着美好愿望,姬封进了梦乡,殊不知正有一场狂风暴雨等着他。

    ……

    洛行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又和姬封睡在一起,姿势一言难尽,一次可以说偶然,两次说姬封不是故意的他都不信,姬封这般愚弄他真的有意思吗?洛行知突然有些生气。

    “你为什么在这里?”

    姬封刚醒就听到了这样一句话,他睁开眼,对上洛行知冰冷的眼神,洛行知从来没有用这种眼神看过他,姬封一机灵,彻底醒了。

    “朕知晓国师身体有恙,特地前来探望。”

    “皇上九五之尊,身份尊贵,臣受不起。”

    “你什么意思?朕耗费内力帮你,难道你就这般不识好歹?”姬封满心欢喜落空,还遭到洛行知的指责,也有些不悦了。

    “臣这一身伤皆皇上所赐,皇上如今又何必惺惺作态?即便是臣不识好歹,那皇上可曾问过臣是否愿意领皇上的‘好意’?”

    “洛行知!你竟然敢这么跟朕说话,不怕朕杀了你吗?”

    “难道臣说话好听些,皇上就会放过臣吗?”

    “你——”

    洛行知对着姬封躬身一拜。

    “还请皇上以后不要做多余的事,皇上的怜悯臣不需要,也不想要。”

    话落,洛行知直接离开了,刚出了门就听到房内传出瓷器碎裂的声音,看来姬封气的不轻。洛行知嘲弄的笑了笑,原主受了那么多气还没怎么样,他不过听了几句不中听的话,摔什么东西啊,矫情!

    ……

    姬封来祭司宫的时候急匆匆的,走的时候又怒气冲冲的,不少人因此怀疑国师惹怒了皇上,祭司宫只怕又要遭殃了。

    果然,没多久姬封就下令了,国师言行不当,软禁祭司宫一月。

    国师这次求雨立了这么大的功,没有赏赐就罢了,竟然一回来就被处罚了,由此看见皇上有多不待见国师了,宫中之人开始对祭司宫的人避如蛇蝎,就担心如果跟祭司宫扯上关系,到时会被皇上一起清理了。

    祭司宫的地位更尴尬了。

    曾经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混到了这个境地,也是够凄凉的,换做常人可能要伤春悲秋,甚至于写几首诗抒发被贬和才华无处施展的愤懑,但是洛行知显然不是常人,他该吃吃该喝喝,生活的不要更滋润。

    他不能离开祭司宫,远星可以啊,宫里一有什么消息,远星都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也算是打发无聊时间了。

    今天,远星就给洛行知讲了一个很有意思的事情——太后给姬封选妃了。

    当今太后并非姬封生母,虽然做到了先皇的皇后,太后却没有自己的子嗣,姬封当初血洗皇宫的时候,她是唯一一个没有站出来阻拦姬封的,于是姬封就留着她颐养天年了。

    两人平日里也算母慈子孝,所以太后在这后宫的地位还挺高的,先前一直有老臣催促姬封选妃,姬封不理他们,这群老臣就求到了太后那里。太后有一侄女,年华正好,也颇得太后心意。

    太后有心想让侄女入宫,就趁着姬封离京这段时间张罗了选秀,一共选了十位秀女,现在已经全部住进了姬封的后宫,就等着姬封去宠幸了。

    “那皇上先去的谁那里?”

    “皇上还没宠幸任何一位秀女。”

    “然后呢?”

    “现在那些秀女每天都挖空了心思在皇上下朝的路上堵他了,弟子曾经远远见过一次,一个秀女摔倒在了皇上面前,皇上看都没看一眼,冷着脸走了。”

    “……”

    这也太不怜香惜玉了……

    “皇上为何不喜欢这些女子?”

    “弟子不敢说,怕污了国师的耳朵。”

    “但说无妨。”

    “就是我听宫里有人说啊,说皇上……不举。”

    “咳咳……咳……”

    洛行知一口茶水呛进了喉咙里,但他没顾上管。

    “真的假的?”

    “弟子那知道啊,这件事只有皇上自己知道吧。”

    “呵……这个倒挺有意思的。”

    要是这话传进姬封耳朵里,姬封怕不是要气死,洛行知想起姬封铁青的表情,就觉得身心愉悦。

    此时另一边的,姬封正面对着第n个在他面前刷存在感的秀女,这秀女一袭白纱坐在凉亭内,正在弹琴,无论容貌还是身段都属上乘,看起来倒有那么几分出尘味道。

    “此人是谁?”

    这可是姬封这么多天第一次问起名字啊,德公公一阵激动。

    “回皇上,此女名叫初云,需要奴才唤她过来吗?”

    “不用了,以后都不准她出现在朕的面前。”

    姬封的声音不大不小,初云也听见了,立刻就站了起来。

    “敢问皇上,云儿有何处惹了您不喜?面对姐姐们您都是不理会,为何独对云儿这般不近人情?”

    “你不配穿这个颜色。”

    在姬封看来,除了洛行知,其他人穿一身白那都是癞□□装天鹅,简直玷污了这个颜色,所以初云算是犯了他忌讳了。

    很快,一个秀女因为穿白色裙子被直接打进冷宫的消息传了出来,多经过几个人之后就变成了秀女被打进冷宫是因为姬封不喜欢白色,于是宫里有白色衣服的人都默默把衣服扔了,而全是白色衣服的洛行知大概只能呵呵了。

    皇上为什么讨厌白色衣服?众人不自觉又联想到了国师身上,原来皇上不仅讨厌国师,还讨厌和国师相似的一切,国师怕是要凉了。

    洛行知:“……”

    ……

    一周后。

    姬封刚处理了奏折,准备歇息了,窗外突然炸开一丝响雷,姬封条件反射的叫了一声。

    “来人。”

    “皇上有什么吩咐?”

    “立刻给朕备一辆辇——”姬封说到一半,自己顿住了。

    “皇上是要去那位娘娘那里吗?”

    “不是,算了,你退下吧。”

    “是”

    上次洛行知已经把话说得那般明显了,他干什么还要凑上去自取其辱?既然不领朕的情,你便自己受着吧,姬封坐回御案后,拿起一本奏折看起来,看了一会儿,怎么也看不进去,脑子里全是洛行知缩成一团的样子。

    姬封扔开奏折,开始写字。都说写字是静心最好的方式,姬封以前没少用过这法子,可是这次却不怎么管用,等到收笔了,满纸的鬼画符,姬封自己都不知道写的什么。

    窗外的雨更大了,杂乱的雨声扰的姬封更加心烦意乱,既然干不进去正事,干脆睡觉吧。姬封在房间里来来回回走了几圈,就是没有上床睡觉的意思。

    “皇上,时候不早了,该歇息了。”

    “朕知道了,你退下吧。”

    “皇上是有什么烦心事?奴才愿意为皇上分忧。”

    “没什么事。”

    “那奴才侍候皇上就寝吧。”

    姬封沉默了片刻,点头了,德公公招呼侍女进来给姬封宽衣梳洗,然后只留下一盏灯就退出去了。

    姬封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洛行知的样子越来越痛苦,忍了半个时辰后,姬封实在忍不住了。

    “小德子,给朕备辇车,去祭司宫?”

    “皇上,这个时辰了去祭司宫——”

    德公公对上姬封杀气腾腾的视线,立刻闭嘴了,不一会儿,辇车准备好了,姬封坐上了车径直前往祭司宫。

    他只是去看看,确认了洛行知没事他就会走,求个心安而已,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对,他只是去看看,不看的话他今晚都睡不着了。

    在自我催眠与重复自我催眠中,祭司宫到了,姬封迟疑了一下才下车,祭司宫门外只剩下两个守门人,看见皇上来了诚惶诚恐的行礼,姬封对他们摆了摆手,进去之后就朝着上次远星带的路前往洛行知的房间。

    洛行知的居处就只有一个远星会在,可是今晚远星也不在,大概是睡觉了吧,毕竟已经快半夜了。

    姬封走到洛行知房门前,听了听,一点声音都没有,只是这样也判断不出什么,姬封还是推开门进去了,一直走到最里面。当姬封看见床上的情形时,脑子里的一根弦突然断了。

    轰——

    此时,洛行知双眼紧闭的睡在床上,依旧是意识不清的样子,可是他的身边却躺着一个男人,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近侍弟子远星。

    此时洛行知的手抱着远星的手臂,腿压在远星身上,像个树袋熊一样挂在远星身上,别提多亲密了。

    远星本来只是想在睡觉之前检查一下洛行知房中的灯烛,没想到进来发现洛行知蜷缩着,远星觉得不对,就摇了洛行知一下,这一碰就被洛行知缠住了。

    第一次和人如此亲密,对象还是他敬重的国师大人,远星的脸红的像煮熟的虾子似的,就那么一动不动的躺着,任由洛行知往自己身上蹭。

    本来都想这么挨到天亮了,没想到姬封突然出现了,远星的脸色变了一下,立刻就想起身,但是等他注意到身边的洛行知,又硬生生的顿住了。

    “皇,皇上。”

    “你在做什么!”姬封真的要气炸了,若不是现在洛行知还躺在远星身边,远星已经去见阎王了。他心念之人,怎容他人染指。

    姬封又愤怒又嫉妒,同时还有深深的悔恨,他为什么不早点来,明明知道洛行知寒气发作的时候意识全无,只知道取暖,他怎么没想到会被人趁虚而入呢!

    还有远星这个混蛋,是不是忘了洛行知是他主子?怎么能做出此等欺主之事?他定不会轻饶了他。

    被姬封狰狞的表情吓的不轻,远星不自觉护住洛行知。

    “皇上恕罪,国师大人他身体不适,草民,草民只是——”

    “给朕让开!”姬封伸手握住洛行知的手臂,欲将洛行知抢回来,谁知刚刚将他和远星分开一点,洛行知立刻挣扎起来,死活要往远星身上凑。

    “朕在这里,朕给你抱好不好,你先放开他。”

    姬封一边柔声劝说一边靠近洛行知,他知道洛行知只待在最暖和的地方,凭他的深厚内力,他不信骗不过来。

    没想到真的骗不过来,洛行知好像认定了远星一般,将远星抱的紧紧的,姬封怕伤了他又不敢用力,扒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把洛行知从远星身上拉开,反而因为外力刺激,让洛行知抱的更紧了。

    自己心爱的人却躺在别人怀里,这样的场景何等刺眼,姬封心脏被一只手拽的紧紧的,又闷又疼。

    姬封急红了眼,一把掐住了远星的脖子。

    “你会武功?朕要你立刻把武功废了,不然朕杀了你。”

    “回皇上,草,草民不会武功。”

    “那他怎么会缠着你,告诉朕!”

    “草民也不知道,草民一碰到国师大人就这样了。”

    “既然如此,那朕就杀了你!”

    远星看着姬封疯狂的样子,突然一下明白过来,难怪之前姬封会在国师大人房里待那般久,竟然是对大人存了这般龌龊的心思。

    “皇上可以杀了草民,只要草民的死能让国师大人远离皇上,草民死的心甘情愿。”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皇上看不出来吗?国师大人并不喜欢你,皇上何必纠缠不放?”

    “闭嘴,朕和国师的事轮不到你说三道四,若不是你趁虚而入,朕何需与你多费口舌。”

    “乘虚而入的是皇上你吧……明明知道大人身体有恙,却还三番两次不怀好意的接近他,卑鄙!”

    姬封的脸色沉下来。

    “看来你真的想找死……”

    “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会把大人交给你的。”

    “好,好,好。”姬封连说了三个好字,可见是气急了,但是正如远星所言,他现在不能杀了他,一来会加深洛行知对他的疏离,二来他也想知道远星身上有什么秘密。

    为了解决洛行知身上的寒气,这段时间姬封没少研究这个,他自己的内力已经是天下少有,他不信远星这么年轻能比他功力还高,如果不是因为功力,那是因为什么?

    姬封在房间里瞪着眼坐了一夜,远星睁着眼睛在床上躺了一夜,两人都熬出了黑眼圈,终于等到洛行知醒来。

    “额……”

    一睁开眼就对上两双炯炯有神的眼神,洛行知表示有点懵。

    “大人你醒了?有没有感觉不舒服?”

    远星关切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洛行知转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和远星竟然隔的这般近,洛行知赶紧收回自己万恶的爪子,尴尬的往床内侧挪了挪。

    “远星,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在这里?”

    “大人昨夜睡着后一直在发抖,弟子进来察看之时,就被……就被大人留下来了。”

    “……”这用词真够委婉的,不过洛行知大概还是知道了事情真相,这具身体受寒气折磨,会自动寻找热源,人体也是热源之一。

    不过昨晚洛行知明明感觉寒气又加重了,今天身体却没有以往那种虚弱的感觉,难道是因为远星?

    发觉洛行知不说话了,远星以为是自己语气太重了,赶紧补充到。

    “弟子没有不满的意思,不管国师大人要弟子做什么,弟子都是愿意的。”

    “哦?暖床也愿意?”

    明明知道洛行知说的暖床就是字面上的暖床,远星还是忍不住脸红了。

    “弟子愿意。”

    “朕不愿意!”

    从开始到现在,洛行知竟然一个眼神都没分给他,还当着他的面跟一个男人说说笑笑,姬封能忍?那必须不能啊,这一开口,总算将洛行知的目光吸引了过来。

    洛行知收敛脸上的笑容,面无表情的看着姬封。

    “皇上恕罪,臣久睡刚醒,没注意到皇上在此,不知皇上有何吩咐?”

    姬封冷笑一声。

    “国师眼里容不下朕,却能容下一个奴才,既然如此,来人!”

    门外立刻闯进两名侍卫。

    “把这奴才给朕带下去,押入天牢。”

    两名侍卫立刻抓住了远星就要往外走。

    “慢着,不知臣的弟子何处做错了,竟然被皇上如此对待。”

    “对主子不敬便是大错,既然国师不会管教弟子,朕帮你管教!”

    姬封摆了摆手,让人把远星带走。

    要是让远星落在姬封手里,那里还有活路,洛行知再次开了口。

    “远星有什么错也是臣疏于管教之错,臣愿意代远星受罚,请皇上放过远星。”

    姬封不可置信的看着洛行知。

    “你给一个奴才求情?”

    “远星他不是奴才,是祭司宫的弟子。”

    姬封都被气笑了。

    “洛行知,你真以为朕不敢动你?”

    “臣不敢有此想法,只是希望皇上念在臣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放远星一条活路。”

    远星此时听见洛行知要代他受罚,如何肯答应,立刻噗通一声跪在姬封面前。

    “是草民做错了,皇上责罚便是,与国师无关。”

    姬封看着洛行知和远星这副主仆情深的样子,气的肝都疼了。

    “什么时候朕杀谁放谁也轮到你们做主了?”

    “臣不敢。”

    “你还有什么不敢的!既然国师舍不得弟子,那就先去祠堂跪着吧,没准什么时候朕就改变想法了。”

    “……”

    “怎么?不愿意?”

    “臣……遵旨。”

    洛行知立起身往祠堂走,刚走了两步,突然身体一软倒了下去。

    “国师大人!”

    远星立刻推开两边的侍卫奔向洛行知。

    “大人?大人你怎么样了?”

    姬封脸色一变,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洛行知身边,将人抱了起来。

    “宣太医!”

    “宣太医,快宣太医……”

    祭司宫里手慢脚乱了好一阵,太医总算到了。

    姬封脸沉似水的站在床前看着年过半百的太医给洛行知号脉,太医刚收回手,姬封就迫不及待的问了起来。

    “如何?”

    “国师这是中毒了。”

    “中毒!那国师他怎么样了?”

    “皇上放心,臣已经给国师服用过解毒丸了,国师性命无碍,只是醒来需要些时日。”

    “退下吧。”

    “是”

    太医一离开,姬封锐利的目光就扫向远星。

    “国师的起居一直是你在打理,怎么会中毒?”

    “草民该死,国师用的饭菜一直都是御膳房送来的,除了草民只有御膳房的人能接触到。”

    “来人,给朕查!朕要知道是谁这么大胆,敢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给国师下毒。”

    “是。”

    侍卫退出去了,姬封走到床边,伸手握住洛行知的手,到这会,他气也消了,只是不想放过远星。

    “你现在还有什么好说的?”

    “是草民没有照顾好国师,草民难辞其咎,只是皇上就没有错了吗?”

    “你敢指责朕?”

    远星抬起头来直视姬封,那眼底的怒意竟然不输姬封。

    “若不是皇上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国师,让宫里的人看了笑话,又怎么会有人轻视国师大人,甚至敢给大人下毒。”

    “什么意思?”

    “祭司殿那盆翠雪,是大人心头好,却被太后宫里强行要去了,还有上次我去内侍宫取香料,这香料是祭司宫特供,内侍宫却说被取走了,要给我别的香料……若是放在以前,何人敢截祭司宫的东西,现在却连一个宫女都敢对大人不敬,这些不都是拜皇上所赐吗?”

    “朕……并不知晓这些事。”

    “皇上高高在上惯了,自然不知您随意一句话会对这宫中内外造成多大影响,现在还是下毒,以后指不定会对大人做出什么,自上次大人受伤后身体就虚弱了不少,草民真担心大人会遇到不测……”

    闻言,姬封腾的站起身往外走。

    “你好好照看国师,去慈宁宫。”

    “摆驾慈宁宫——”

    姬封坐着辇车走了,远星从地上站起来,看着他的背影勾起了唇。

    ……

    太后这么多年来在后宫享清福,保养的相当好,虽说已经是四十来岁的人了,面容看起来却和三十来岁的妇人差不多。

    今天,太后正在宫里做蔻丹,突然听到皇上来了,立刻让人将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换上姬封最爱的龙井茶。

    “皇上今天怎么有空当哀家这里来?”

    “那盆翠雪呢?”

    “什么翠雪?”

    “母后从国师那里取来的莲花。”

    “皇上说的是那个呀,前些日子哀家身体有些不适,太医说要着翠雪入药,这才去跟国师讨了来。”

    “讨?你那是抢吧!”

    太后立起身,不知道姬封今天抽了什么疯。

    “皇上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一盆莲花,也值得皇上大动干戈?”

    “若是普通莲花母后又怎么看的上?母后这身体既然隔三差五就要不适上一回,不如就搬去帝陵吃斋念佛,调养身体?”

    姬封这是要遣送她?太后一下惊慌起来,她享受了几十年荣华富贵,又怎么愿意去抱着青灯古佛受苦,何况她还年轻,不想去那鸟不拉屎的山上。

    “皇上勿怪,哀家这是老糊涂了,哀家确实不该将那莲花从祭司宫里拿来,随后,哀家就让宫女去跟国师大人赔罪。”

    “不用了。”

    太后笑的勉强。

    “既然国师喜欢花草,哀家那里有一盆紫玉兰,虽然比不得翠雪珍贵,也算难得一见的奇珍,就送与国师赏玩吧。”

    太后对着大宫女吩咐了一声,宫女立刻将那盆紫玉捧了出来。

    见状,姬封脸色终于缓和了些。

    “此事朕不再追究,以后朕要是听到谁再擅闯祭司宫,杀无赦!”

    宫女门抖了一下,答了一声是。

    姬封这才走了,回了宫之后,姬封赏赐了好几箱东西和太后那盆紫玉兰一起送给国师,同时让人去搜寻奇珍,不过三日,祭司宫里就多了十几盆花草。

    洛行知醒的时候,他的花架已经被摆满了。

    “这是……”

    恰逢此时姬封从门口走进来,洛行知顾不得疑惑,立刻穿上鞋子走下床,对着姬封躬身一拜。

    “臣参见皇上。”

    “快免礼。”

    姬封立刻将洛行知扶起来,目光落在他脸上。

    “感觉怎么样?”

    “好多了,谢皇上关心。”

    姬封将洛行知扶到床上躺下,面向其他人。

    “你们都退下吧。”

    宫女们于是都退了出去。

    等到房间只剩下洛行知和姬封两人,姬封在床边坐下。

    “远星呢?”

    “一醒来就问这个,你就这么关心你这弟子?”

    洛行知抬起头又问了一遍。

    “远星呢?”

    “你放心,他没事。”

    “我要见他。”

    “你不相信朕?”

    洛行知不说话,姬封掐了掐掌心,深吸一口气,对着门外吩咐了一声。

    “叫远星来。”

    “是”

    远星正煎了药进来,看见洛行知醒了,立刻高兴的扑了过来。

    “国师大人,你总算醒了,弟子都要担心死了。”

    “我睡了多久。”

    “三天,这段时间——”

    远星话还没说完就被姬封毫不留情的打断了。

    “人也见到了,你先退下吧,朕和国师有话要说。”

    远星看向洛行知,洛行知点了点头,他这才心不甘情不愿退下了。

    “朕听说太后把你的花拿走了,朕就让人给你送了其他的来。”

    洛行知垂着眼皮,面无表情。

    “皇上有心了。”

    依旧是这般疏离的模样,明明刚才面对远星都不是这样的,姬封心里很难受。

    “洛行知——”

    “皇上还是称呼臣国师吧。”

    “你一定要与朕这般疏离吗?”

    “皇上是君,我是臣,君臣有别。”

    姬封急了,一把抓住洛行知的手。

    “朕不管什么君臣之道,朕只想知道要朕怎么做你才会满意?”

    洛行知抽出自己的手,看也不看姬封。

    “皇上,请自重。”

    “自重!又是自重!朕是天子,朕什么做不得?”

    姬封按住洛行知的肩膀,直接将洛行知按回床上,吻住了洛行知的唇。

    数息之后,姬封抬起头看向惊疑不定的洛行知,沙哑着声音询问。

    “现在朕够自重了吗?”

    “你——唔——”

    姬封再次不管不顾的咬住洛行知的唇,疯狂的攻城略地,洛行知被这诡异的发展惊呆了,他怎么也没想到姬封竟然会对他做出这种事。

    “砰——”

    突然,拳头和肉碰撞的声音在两人之间响起,洛行知收回自己的手,姬封则擦了一把,看到竟然出血了的时候,嗤笑了一声。

    “一拳换一吻,值得!”

    完了以后姬封舔了舔嘴唇,色气十足的盯着洛行知被他咬肿的嘴唇。

    “国师的味道,比朕想象的还要好……”

    “……”

    “那国师就先休息,朕晚些时候再来看你。”

    “……”

    姬封笑了一声,大摇大摆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