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3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七)
    ,!

    几天后, 洛行知找到祭司宫的一本手书。手书上有记载,寒骨鞭是由寒蛟筋制成, 又在寒潭中浸泡数百年,用寒骨鞭施刑, 受刑之人会寒气入体, 要想缓解寒气有两个办法。

    第一个相对而言比较容易,就是找内力在六十年以上的人, 用内力化解寒气。

    第二个很难办到,这个需要找到三阳之体,这种体质极为少见,是天生的练武奇才,并且能自动吸收寒气。祭司宫这么多任国师, 还从未找到了三阳之体, 一直以来,这个方法都是被放弃考虑,没想到洛行知身边就潜伏了一个。

    洛行知合上手书,抬头看向姬封。

    “三阳之体比内力管用, 更何况远星对臣忠心不二,要臣选的话, 臣自然选远星。”

    “洛行知,你就这么信任这弟子?”

    “臣如今被皇上软禁宫中,不信任他, 臣又能信任谁呢?总不能信任皇上吧。”

    “为什么不能?朕有那点比不上他?”

    洛行知混不在意的笑了笑。

    “皇上日理万机, 还是不要在臣这里耽搁时间的好。”

    姬封腾的站起身, 走到洛行知面前,目光锐利的盯着他。

    “你真的不知道朕的心意?”

    “臣会占卜却不会读心,又如何知晓皇上心意。”

    “那朕现在就告诉你,朕——”

    “皇上什么心意臣不用知道也不想知道,皇上,请回吧。”

    “洛行知!”

    任凭姬封火冒千丈,洛行知垂下头不说话了。

    “好,既然国师这么看重那个弟子,可好好好教他规矩,别犯了宫里的忌讳,下一次,朕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姬封甩了甩袖子,走了。

    姬封离开后,远星从门外走了进来,手里端着新给洛行知泡的茶。

    “大人,如此惹怒皇上,真的不会有问题吗?”

    “他若是想降罪与我,当场就下旨了,既然人都走了,多半没问题了。”

    “……”

    ……

    洛行知悠闲了两个月,京城开始进入梅雨季节了,这可要了洛行知的老命,不要说姬封给他下了禁足令,即便没下,他也不会出门就是了,连上朝都称病推了。

    远星在宫殿的四角没日没夜的烧着火炉,可洛行知还是被身体里时常窜出的寒气冻的打哆嗦,虽说可以抽离意识,但这绵绵雨一下好几天,他总不能一直睡着吧,清醒的时候洛行知就缩在被子里发抖。

    远星拨了炭火回来,看洛行知嘴唇都白了,又是难受又是心疼了,就走到床边跪下。

    “国师大人,让弟子帮你吧,弟子知道自己身份卑微,但实在不忍心看大人受此折磨。”

    洛行知的目光在他身上绕了一圈,迟疑了许久,终是点了点头。

    远星立刻高兴的站起身来,小跑向门口,洛行知叫住他。

    “你去哪儿?”

    “大人稍等片刻,弟子去沐浴更衣,很快就来。”

    “……”这万恶的等级观念啊……

    不一会儿,远星回来了,羞涩的爬上了洛行知的床,然后直挺挺的躺在床上,一副等着洛行知去宠幸的样子,洛行知心头上飘过六个点,默默的靠在远星身边。

    远星就像一个火炉,当洛行知靠上去的时候,冻的快要没有知觉的手脚立刻回复了温暖,洛行知感受到了三阳之体的好处,就再也不愿意去蒙着被子发抖了。接下来几天,洛行知都把远星当抱枕用。

    这一天,姬封得了空,一下朝就急急赶了过来,没想到亲眼目睹了洛行知抱着远星睡觉的样子,眼睛一下红了。

    “你们在做什么?”

    姬封怒意满满的质问声传进洛行知耳中,洛行知睁开眼,有心想要起来行个礼,但一放开远星就觉得冷,索性算了。

    “微臣身体不适,不便与皇上行礼,请皇上恕罪。”

    姬封冷笑一声。

    “国师身体不适,连这奴才也身体不适吗?见到朕不跪,可是死罪!”

    “远星他不过是为了照顾臣才未给皇上行礼,若皇上因此便要降死罪与他,只怕寒了宫中上下的心啊。”

    “寒心?国师以为朕会在乎这些?”

    “皇上不在乎,自有人在乎,这防民之口,甚于防川,水能载舟,亦能覆舟,皇上总不想赣南州的乱军再找着理由吧。”

    “照国师所言,朕今天若是处置了这奴才就后患无穷了是吧?那朕倒要试试,这奴才是不是有那么大的作用。”

    姬封一把抽出柱子上挂的宝剑,朝着远星刺去,洛行知面色一变,立刻挡在了远星面前。

    姬封急忙收回手,此时剑尖距离洛行知后背只有一厘米。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皇上,得饶人处且饶人。”

    “朕若是饶了人也活不到现在了,既然你觉得这三阳之体比朕好,朕就毁了他,朕得不到的东西,也绝不让其他人得到!”

    姬封一把拽开洛行知,提着剑朝着远星心窝刺去,洛行知有心想阻止,却因为离开了远星,身体立刻被冻僵了。

    噗嗤——

    刀剑刺入肉体的声音,姬封手中的剑刺去了远星的胸口,鲜血立刻溅了出来,有两滴溅在姬封脸上,称着他那狰狞的面孔如恶鬼一般。

    远星瞪大了眼,他摸了摸胸口,似乎不相信自己快要死了,但温热的鲜血由不得他怀疑,他留恋的望向洛行知,伸出沾满鲜血的手想要碰触洛行知,却在即将要触到之时,被姬封拉开了洛行知。

    远星不甘心的闭上了眼,很快没了气息。

    洛行知愣愣的看着这一幕,怎么也无法相信远星就这样死在了他面前,随即他看向面前的姬封,却见姬封心满意足的抱着他笑了,好似终于落下了心里的石头。

    洛行知在这一刻无比清晰的体会到了姬封这个人的冷血,向来只有别人认为他冷血,洛行知还是第一次对别人也有这个感觉,当然,若不是这般冷血,姬封也坐不上这个位置。

    洛行知看见远星胸口血淋淋的剑,突然生了杀意,他一把推开姬封,提起剑朝着姬封咽喉划去,可是却在距离姬封一尺开外被姬封的手指钳制住。

    好强!姬封怎么会这么强!

    洛行知的武力在不同世界都有不同程度的削弱,在这个世界因为国师体内的寒气削弱的更多,但据他之前的观察,姬封应该不是他的对手才是,怎么此时……

    “朕的功法有些特殊,能够化用他人的内力,在知道三阳之体后,朕让人抓了不少江湖人士来提升内力,本想着超过那三阳之体,没想到国师竟然藏的这么深,最后倒用来防了国师了。”

    姬封曾经说过,自己一身深厚内力是得一老者所传,实际情况却是姬封偷袭了那个高人,然后将他的内力化为己用,再杀了他。

    姬封从来都不是什么好人,比起正大光明来,他更喜欢不择手段的掠夺。

    “朕确实心悦于你,原本不想用这手段对你,但你实在让朕失望了。”

    姬封手指一转,剑尖就断在了他指尖,然后姬封闪身出现在洛行知背后,手中的剑尖抵在了洛行知喉咙上。

    “朕若要你死,有无数方法可以办到,你若想要活,就只有一个选择。”

    “什么?”

    “臣服于朕。”

    “皇上要臣做男宠,还不如直接杀了臣。”

    “不,朕要娶你,娶你做朕的皇后,可好?”

    剑尖冰冷的触感抵在皮肤上,带着死亡的讯号,洛行知沉默了片刻,点了点头。

    “臣答应你。”

    “当真?”

    “只要皇上有那个本事把臣娶进宫。”

    “这个你不用担心。”

    “嗯”

    姬封放下手中的刀片,低下头看见洛行知白皙的侧脸和那小巧的耳垂,突然就想含入嘴中尝尝滋味,于是低下头,凑近了洛行知的脖子。

    洛行知偏开头,声音听不出丝毫情绪。

    “皇上与臣皆是男子,臣还没有准备好,在成亲前,请皇上恪守君子之礼。”

    姬封动作一顿,放开洛行知退后一步。

    “好,只要你乖乖跟朕成亲,朕不勉强你,来人,把床给国师大人收拾了,好生照看着。”

    ……

    姬封离开后,洛行知独自一人坐在房间内,系统飘在他的面前。

    “那只是权益之策。”

    “敌强我弱,姬封还有无数精兵,我即便解决了他,也冲不出重围,为今之计只能死一死了。”

    “你说呢?我真死了当阿飘吗?”

    “给我准备点东西吧,我要给姬封一个难忘的婚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