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4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八)
    ,!

    姬封这么多年一直未纳妃, 这好不容易纳妃,竟然还是一个男人, 朝中的老臣简直要炸了,但是炸飞了都没用,姬封执意如此,没人劝的住。

    有人到祭司宫拜访洛行知,想请国师出面劝告姬封,却被告知国师闭关了,短时间内不会出现。

    众位臣一心急如焚, 却不能阻止成婚之日临近。三月八日, 是大吉之日, 姬封将在今天迎娶他的男妃, 为了这位妃子,姬封大赦天下,降低税负一年, 以此普天同庆。

    老百姓不懂朝臣那一套三纲五常, 他们只是单纯觉得娶个男人伤风败俗,但是等姬封这降税令一下来,不少人就觉得男妃都不是个事, 反正不是他们自个娶,只要能少交税他们就高兴了,于是不仅不反对这男妃, 还对这位身份神秘的男人十分感激。

    关于这位男妃的身份, 外界猜测众多, 有说他是商贾之子,也有人说他是江湖儿女,还有人说他是隐世之人。众说纷纭,没有一个定论,外界之人绝对想不到,这人会是他们尊贵不染凡尘的国师大人。

    三月八日这天,京城之中十里红妆,从皇宫到郊外一路上重兵把守,盛况空前,全城的百姓都涌到了街上,等着看天子纳妃。

    洛行知坐在郊外一处行宫中,旁边放着姬封送来的喜服,他该感谢姬封,还没给他做成女式的,就算如此,他还是不想穿。

    外面匆忙杂乱的脚步声从木门传进来,洛行知有些不悦,他本以为姬封就是走个过场,没想到搞出这么大排场。现在全天下都知道他要嫁给姬封了,若不是国师的身份特殊让姬封不好直接强娶,姬封也不会绕这么大个弯子。若真是暴露了身份,到时他就是死遁,以后也有无穷的麻烦。

    “公子,时候不早了,迎亲队快到了,请快些更衣吧,免得耽误了吉时。”

    侍女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这已经是第三次催促洛行知了。

    “耽误了更好,反正不是什么好事。”

    “公子你说什么?奴婢没听见,请再说一次。”

    “无事,你退下吧。”

    “公子,要是皇上来了你还没换好喜服,奴婢就要受罚了,请公子你快些更衣吧。”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这婢女说的没错,若是他不按照姬封的意思来,受牵连的就是他周围这群人。

    “我知道了,我这就换。”

    “多谢公子。”

    洛行知站起身,开始解身上的衣服,刚脱掉外衣,就有人把喜服披在了他肩上。

    “我不是说过不要人侍候吗?”

    “连朕也不要吗?”

    姬封张开手臂,将洛行知抱进怀里。

    “你可让朕好等……”

    “皇上,你忘了答应臣的事了吗?”

    “你要朕恪守君子之礼,可是今日是你我成亲的日子。”

    洛行知不说话。

    “那好,只要你不叫朕皇上,朕就放开你。”

    “那该叫什么?”

    “夫君。”

    “……”

    洛行知捏住姬封横在他腰间的手臂,欲将其拿开,却被姬封抱的更紧了。

    “皇上若是不怕错过吉时,臣并不介意再耽搁一会儿。”

    “那好,我们先成亲,晚上再与你亲近。”

    “……”

    姬封退开一步,开始给洛行知穿衣裳,等到系上腰带,姬封将托盘里的盖头拿起来,给洛行知盖上,然后牵着洛行知出了房门。

    等洛行知坐进轿子,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回了皇宫,姬封本不必用此方式,但他还是想如同普通人一般和洛行知拜堂成亲。

    进了宫后,姬封将洛行知抱下了轿,然后一步步走上阶梯,接受百官朝拜。

    “臣可以自己走。”

    “你怎么这么瘦,往后多吃些,免得承受不住。”

    “承受不住什么?”

    “朕的体重。”

    “……”

    洛行知发现,姬封这个人,没撕破脸前不动声色,一旦撕破脸就没脸没皮的。

    到地方了,姬封放下洛行知,司礼监开始读圣旨,无非是说洛行知德才兼备,封为卿妃,地位仅次于皇后云云……

    然后开始拜堂,姬封硬是照着民间习俗跟洛行知来了一遍,拜完堂后,姬封牵着洛行知面向百官。

    “恭祝皇上与娘娘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恭祝皇上与娘娘百年好合,永结同心。”

    “恭祝……”

    群臣一排排的跪下,呼声一次比一次高。

    洛行知站在高台上,俯视众人,突然有些明白为什么姬封手足相残都要坐上皇位了,因为这个位置不需要跪来回去。

    “礼成,送娘娘回帝宫。”

    洛行知终于摆脱了姬封,跟着宫女走了,姬封则要留下来和百官宴饮。

    ……

    洛行知回了寝宫之后,挥退了宫女,在宫里绕了一圈,这宫原本是姬封的歇息处,现在又多了一个洛行知,偌大的宫殿今天全部挂满了红绸,这可方便了洛行知。

    洛行知将门口的侍卫支开之后,直接让系统给了他一些高度压缩的助燃剂,全部倒在了绸缎上,然后端起桌上的喜烛走到绸缎下面。

    点燃了一角后,洛行知直接将其他蜡烛抛向另外几处,做完这一切,洛行知回到桌边,将拇指上那枚属于国师身份象征的戒指取下来放在桌子上,然后就静静等着姬封赶过来。

    这助燃剂是洛行知以前偶然得到了,无风都能快速燃烧,如果有风,那扑都扑不灭,很快整个寝宫就被烈火包围……

    ……

    当姬封听到帝宫走水的消息时,他正在饮酒,满心畅想着过几天就带洛行知去南方的行宫,那地方天热少雨,适合给洛行知养身体……没想到洞房没等到,却等来噩耗,姬封当时就摔了酒杯朝帝宫奔去。

    “娘娘救出来了吗?”

    “回皇上,火势太大了,殿里全是烟雾,属下进去了一次但没有找到娘娘。”

    “废物!”

    姬封从侍卫手中拿过披风就要往里冲。

    “皇上,万万不可啊。”

    “给朕让开!”

    “皇上——”

    就是这耽搁的一嗅儿,帝宫的屋顶不堪灼烧,塌了,整个帝宫被埋在了火堆中,任凭武功再高,终是凡体,这种情况下都不可能还活着的。

    “皇上,娘娘多半凶多吉少,您不能为了娘娘再犯险啊……”

    凶多吉少……洛行知……

    姬封的瞳孔剧烈收缩了一下,眼前只剩下一片红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