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5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九)
    ,!

    帝宫的大火烧了三天, 宫门就把守了三天, 姬封让人把皇宫内外翻了个底朝天,可是依旧没有见到洛行知的身影。

    三天过后, 帝宫的火灭了,侍卫冲进去,却只见到了满地废墟和废墟中央一抹晶蓝, 侍卫将这晶蓝捡起来,发现是一枚戒指, 立刻呈给了姬封。

    “皇上, 找到一枚戒指。”

    “拿过来。”

    当姬封从侍卫手里接过那枚蓝色戒指时, 久压的情绪突然就崩溃了,这戒指是国师的身份象征,洛行知视之重若生命,即便是睡觉洛行知也不会褪下, 可是如今它却出现在废墟里,昭示的结果不言而喻。

    “查!给朕彻查!找出那纵火之人,朕要将他碎尸万段, 诛灭九族!”

    姬封拽着戒指的手蓦地收紧,戒指的棱角刺破了血肉,鲜血流出来,和戒指混合到一起,将那抹透彻的蓝染上了邪气。

    “是”

    侍卫被姬封狰狞的模样吓到了, 立刻领命匆匆离去, 他有预感, 皇宫要流血了。

    姬封登基之时,皇宫的青石板上都是血,用血冲了三遍才洗干净,不知道这次有多少人要因此命丧黄泉。

    ……

    一个月后,乌江镇。

    洛行知坐在马车里昏昏欲睡,春日里暖暖的阳光从车帘缝隙里照进来,照在洛行知白皙的脸颊上,如同一枚金色的纹章。

    马车停在了镇上唯一一座客栈前面,车夫跳下车,走到车旁。

    “公子,乌江镇到了。”

    “我知道了。”

    柔和的男声从车厢里传出来,让街上叫卖的小贩们都停了下来,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轿帘,想要听听能有这般声音的人到底长的何种模样。

    首先出现的是一只修长的手掌,然后是一点白色的衣角,众人忍不住伸长了脖子,却听那男子轻笑了一声,随即一道白影闪过,男子已经落在了客栈门前,众人只看到了一个挺拔修长的背影。

    众人唏嘘了一声,各自干各自的了,街上恢复了常状。

    听到身后重新响起的叫卖声,洛行知笑了笑。

    “没想到古代人和现代人一样,喜欢凑热闹,你说我要是去百花楼挂个牌子,能不能混个明星当当?”

    “花魁这名字也不错,就是秀气了些。”

    “那倒是。”

    洛行知迈进店里,掌柜立刻迎了出来。

    “客官打尖还是住店?”

    “住店。”

    “好勒,小文,带这位客官上楼。”

    “来了。”

    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从后院走出来,身上穿着粗布短衣,看见洛行知后,用衣角擦了擦手,才朝着楼梯上伸出一只手。

    “公子请……”

    当看清少年容貌的那一瞬间,洛行知一直平静的表情突然变了。

    “远星……”

    眼前的少年有着和远星一模一样的容貌,连年纪都差不多大小,远星的死一直让洛行知心怀愧疚,没想到如今还有机会再见到他。

    洛行知立刻上前一步抓住少年的手臂。

    “公子?”

    “远星,你怎么会在此处?当日是怎么回事?”

    “公子,你在说什么?”

    小文疑惑的看向洛行知。

    “公子,小的叫小文,不叫远星。”

    “怎么会,你明明和他——”

    洛行知突然想起那日远星被一剑刺穿胸口,那样的伤怎么可能活下来,难道真的只是巧合?

    “公子你怎么了?那远星是公子的故人吗?”

    “嗯,走吧。”

    小文于是领着洛行知到了房间,小镇上的客栈条件算不得好,小文似乎是觉得寒碜了洛行知,拿着布给桌子擦了三遍才让洛行知坐下。

    “公子有什么需要跟小的打个招呼,小的立刻去给你办。”

    “不急,你先坐下,我有几个问题要问你。”

    “公子问就是了。”

    洛行知盯着小文的脸,直把小文盯的脸都红了。

    “公子,小的脸上是有什么东西吗?”

    “没有,我且问你,小文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

    “掌柜的。”

    “你在这待了多久了。”

    “两年。”

    “真的?”

    “公子若是不信,小的这就叫掌柜的来。”

    “不用了,我还有最后一个疑问。”

    “公子请说。”

    “这件事不好问,得我亲自确认了才行,得罪了……”

    洛行知走到小文面前,抓着小文的衣领拉开,露出白皙的胸膛来,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伤口,也没有疤痕。

    果然是一场误会……

    洛行知心里那丝侥幸消失,太阳穴突突的跳起来,他手撑在桌子上,按着头揉了两下。

    “公子,你没事吧?”

    小文本来还被洛行知突如其来的动作弄的面红耳赤,这一转头就看见洛行知身体不适的样子。

    “我没事,你下去吧。”

    “公子需要什么饭菜?我好让厨房准备。”

    “暂时不用了,我有些累,想休息。”

    “那……好吧,小的先告退了。”

    小文带上门出去了,洛行知在凳子上坐了一会儿,想了想还是下楼了,虽然种种迹象表明远星跟小文没有关系,可洛行知就是觉得两人像,不仅是外貌,还有气质。

    掌柜的正在柜台后面算账,看到洛行知下来立刻迎了上来,脸笑的跟朵菊花似的。

    “公子有什么吩咐。”

    “向你打听个事。”

    “公子请说。”

    “你们店里的小二,那个叫小文的做多长时间了?”

    “回公子,两年多了,准确说是两年零三个月,公子,是不是这小文没办好事?鄙人随后就帮你教训他!”

    敲这时候小文端着饭菜从后院走出来,往桌边走的时候一个食客故意伸出一只脚来,小文被绊了一跤,不仅自己磕破了膝盖,连盘子带菜也摔地上了。几位食客看见,立马哄堂大笑起来。

    掌柜的一看,眉毛都立起来了。

    “好你个小兔崽子,这么点事都做不好,我要你何用!”

    掌柜拿起扫把就朝小文打去,洛行知见状,赶紧掷出一颗碎银,将那扫把打偏了。

    “掌柜且慢,这打碎的盘子和菜我来帮他赔吧,你看这些银子够吗?”

    洛行知拿出一锭银子递给掌柜的,方才还满脸怒容的掌柜的立刻笑逐颜开。

    “够了够了。”

    随即剜了一眼小文。

    “还不快谢谢公子。”

    小文立刻朝着洛行知感激一笑。

    “多谢公子。”

    “无妨,你没事吧?”

    洛行知伸手欲将小文扶起来,却见小文伸手伸了一半又缩回去了。

    “小的手上沾了灰,怕弄脏公子了。”

    随即自己站了起来,一瘸一拐朝厨房走去,想来是要重新端一盘菜来。

    洛行知注视着小文的背影,心里有些不痛快,既然不痛快那就要发泄出来,洛行知走向刚才整蛊小文那食客。

    “难道你不知道此般捉弄人会让人丢了饭碗吗?”

    “那里来的小白脸,爷喜欢你管得着吗?”

    “管不管的着你很快就知道了……”

    大汉立刻站了起来。

    “小子,你说什么呢?再说一遍!”

    “大哥,你有没有发现这小白脸长的挺俊的。”

    “连皇上都娶了一个男人,难不成这男人玩起来有何特别之处?”

    “这位公子,你不是想管我们吗?那就跟我们走一遭啊……”

    说完几人都哄笑起来。

    “几位爷,几位爷,公子他只是开玩笑,还请几位爷不要放在心里。”小文从人群里挤出来,一边给几人赔罪,一边把洛行知往边上拽。

    “那里来的不知死活的东西,爷今天要找乐子,你有多远滚多远。”

    大汉一把推开小文,就准备伸手来抓洛行知,洛行知衣袖下的手指一动,一粒碎银打在了大汉小腿上,大汉立刻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哈……”

    大堂里立刻哄笑起来,大汉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从地上爬起来。

    “谁?那个龟孙子敢安全本大爷?”

    话落,无人回答,大汉看向洛行知。

    “是不是你?”

    洛行知混不在意笑了笑。

    “你说呢?”

    “你敢戏弄老子!”

    大汉再次朝洛行知扑来,洛行知正准备动手,却看小文突然挡在了他面前。

    随后只看到大汉的动作突然僵了一下,然后头就咕噜噜的滚了下去,然后身体也碎成了几块,切口光滑。

    “啊——死人了!”

    “是长明宫的手法,这里有长明宫的人,快跑!”

    “天啊,长明宫?那个杀人不眨眼的长明宫?”

    “闭嘴吧你,想死别拖着我……”

    ……

    大堂里的人顷刻间跑了个干净,现场除了洛行知和小文,就只剩下躲在柜台后面的掌柜的,还有就是地上的尸体。

    长明宫……洛行知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有些好奇,看刚才那群人的样子,这长明宫多半不是什么好地方。

    “公…公子,你没事吧?”

    小文苍白着脸看向洛行知。

    “别担心,我没事。”

    “那公子先回房的,店里死人了,小的要去通知官老爷。”

    “好”

    洛行知站起身来朝楼上走去,等到他房门合上,小文脸上的惊恐顷刻间荡然无存,掌柜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对着小文行了一礼。

    “属下见过宫主。”

    “把这里收拾了,刚才插话那几个,一个都不准放过。”

    “是”

    ……

    祭司宫手书有记载:三阳之体,世所罕见,乃练武奇才,集大成者,功力之高,可臻至化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