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6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十)
    ,!

    洛行知在房间里坐了一会儿, 小文就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端着饭菜。

    “公子,晚饭时间都过了,小的给你挑了些菜, 你好歹吃些。”

    熟悉感更浓了, 洛行知盯着小文眼底的关切,突然有种远星海跟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好”

    小文笑起来, 将手上的饭菜摆在桌上。

    “那公子慢用,小的先告退了。”

    “这么多我也吃不完, 一起吧。”

    “公子,这于礼不合。”

    “你们掌柜那里我会去给他说的。”

    “不是担心这个, 小的身份卑微,不敢跟公子同桌而食。”    “无妨, 我也只是一介布衣,没什么身份高低的。”

    “公子说笑了, 小的看了走南闯北这么多人, 公子一身气度就不像是寻常人,小的觉得,公子跟那天仙似的国师大人相比也是不差的。”

    “你真觉得我比得上国师?”

    “当然, 小的不敢诓骗公子。”

    洛行知突然有些惆怅。

    “坐下吃吧,就当陪我。”

    “……好。”

    小文擦了擦手坐在洛行知旁边,先是给洛行知盛了一碗汤。

    “小地方, 没什么好东西, 但是这菌汤是小的亲自从山上挖回来的, 公子你尝尝。”

    洛行知喝了一口,原汁原味的汤夹杂着山菌的清香,确实很鲜。

    “好喝。”

    小文一下高兴起来。

    “公子若是喜欢,明日小的再去山上挖些。”

    “不用了,明日我就要走了。”

    “这么快?公子不多住几日吗?”

    “我的身份不适合在此地久留。”

    “那公子要去何处?”

    “塞北。”

    “塞北……那里不是离开姬国边界了吗?公子去这么远的地方做什么?”

    “去看看。”

    洛行知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轻描淡写的模样。小文却突然失落下来。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到以后再也见不到公子了有些难受,小的长这么大,公子是对小的最好的人。”

    洛行知的动作顿了一下,却依旧什么话都没说。

    “好了,公子你慢用吧,小的还有事先走了。”

    “嗯”

    小文退出去了,洛行知看着这满桌的饭菜突然没了胃口。

    ……

    第二日,洛行知早早的起了床,在房间里穿戴整齐,下了楼,掌柜的迎上来。

    “公子这是要走了?”

    “嗯,让人给我备辆马车还有干粮。”

    “好,鄙人这就去办。”

    掌柜转过身对着在大堂里偷看洛行知的小文招了招手。

    “小文,你过来。”

    “来了。”

    小文放下酒壶走了过来。

    “去给公子叫辆马车来,再备些干粮。”

    “哦……”

    小文慢吞吞的往外走。

    “走快点,你磨蹭什么?又皮痒了是不是?”

    “小的这就去!”

    小文一溜烟跑出去了,洛行知捡了一根凳子坐下来,想起昨日大堂里发生的事,突然有些好奇。

    “掌柜的,昨日那些人说起长明宫,长明宫到底是个什么地方?”

    “不知道,鄙人不知道什么长明宫短明宫的,公子还是去别处问吧。”

    “那打扰了。”

    “不碍事,不碍事。”

    掌柜急匆匆的走了,深怕洛行知又冒出一个问题来。

    不一会儿,马车到了,洛行知在小文依依不舍的眼神中上了马车,然后让车夫驾车走了,远远的,洛行知还看见小文在站在门口看着他,活像被抛弃了似的。

    “他不是远星。”

    “我没钱,养不起。”

    洛行知笑了笑,不说话。马车慢悠悠的上了官道,洛行知撩开车帘,欣赏起沿途的风景来。

    突然看到一队穿着红衣的江湖人士从身边走过,中间抬着一顶红轿,轻纱飘起,洛行知看到了轿中妖艳的女子。

    这群人行进速度极快,身带杀气,方向还是奔着乌江镇去的,洛行知觉得有些不安。

    “回去。”

    “公子,你说什么?”

    “立刻回去,回客栈。”

    车夫于是调转车头,朝着乌江镇奔去,明明刚离开一会儿,可是热闹的街道上已经一个人都没有,满地都是打翻的货物。

    “这是……”

    洛行知跳下马车朝着客栈赶去,远远的就看见客栈门口一片狼藉,走到近处,洛行知看见店中躺了好些尸体,都是刚才那些食客。

    “小文?”

    “公子,公子,我在这里……”

    柜台后面传来微弱的声音,洛行知急忙走过去,看见小文缩在柜台后面,旁边是掌柜的血肉模糊的尸体。

    洛行知脸色一变。

    “你受伤了?”

    “没…没有,我躲在这里不敢出去。”

    “这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知道,只听见说是长明宫的人,来清理叛徒的,问掌柜的人在那里,掌柜的答不上来,他们就把掌柜——”

    小文脸色发白,说不下去了。

    洛行知想起昨日那人干净利落的杀人手法,难道长明宫众找的就是他?江湖恩怨洛行知不想管,只是眼下掌柜已经死了,小文该何去何从,万一那长明宫的人再来,小文岂不是凶多吉少?

    看出洛行知的迟疑,小文噗通一声跪在了洛行知面前。

    “公子……小的自幼无父无母,无处可去,恳请公子带上小的,小的什么都会做,一定不会给公子添麻烦的。”

    “这……此处不可久留,你先随我离去,等到了下个镇子再做打算,如何?”

    “好,多谢公子。”

    小文麻溜的站起来,跟着洛行知出了客栈,到门口的时候,小文回头看了一眼掌柜的。

    “你的功劳,本座会给你记着的。”

    随即转身离去,身后是掌柜的死不瞑目的样子。

    ……

    马车还留在镇口,只是车夫已经跑了,小文主动揽下了驾车的活,两人再次出发。

    路上,洛行知向小文问起了长明宫的情况。

    “你可知道那红衣女子是何人?”

    “听说是长明宫什么圣女。”

    “圣女……何种叛徒,需要圣女亲自出手?”

    “不知道……”

    ……

    洛行知最后还是没抗住小文的软磨硬泡,将人留了下来,塞北之行于是从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因为小文在身边,洛行知很多东西就不能用了,但是小文手脚麻利,做事体贴,确实很会照顾人,洛行知也就忽略那一点不自在了。

    ……

    三年后。

    洛行知在塞北一座边陲小镇定了居,听说这边是长明宫的老巢,但是洛行知住了大半年了,长明宫的人没等到,却等来了姬封破城的消息。

    自从男妃……现在是男后身亡后,姬封就变成了报社的疯子,看全天下的人都不顺眼,这些年南征北战,铁蹄踏破了几个小国了。

    半年前,姬封瞄上了塞北的胡怒国,三个月连破六城,眼看就打到了洛行知所在的沙城了。胡怒国国主下了誓死守城的命令,不准任何人弃城逃走,城门早在一周前就封了。

    小文上下打点了一番,总算换到两个名额离开沙城,但是名额还没用,姬国的军队就以摧枯拉朽的速度破城而入了。一大队军队涌进城门,将几个出口全部把手了起来,凡是想要逃走的,都被当场斩杀。

    街道上的百姓惊慌四措,四处乱窜,洛行知在这混乱的情况下和小文走散了。

    很快,越来越多的军队进入城中,身上的血腥气远远就能闻见,姬封一身铠甲骑马走在军队中央,面无表情。虽然只是过去了三年,洛行知却快要认不出他来了,他的脸上添了一道疤,从额头到眼角,容貌趋于硬朗,气质更见深沉。

    百姓从最开始惊慌变成了恐惧,全都战战兢兢的跪在街道两边。洛行知混在人群中,身上披了件灰色披风,头上戴着兜帽,并不惹人注意。

    本来可以不起波澜,但是老天见不得人好过,当姬封从洛行知身边走过的时候,洛行知身旁女人抱着的孩子突然哭了起来,在这安静如鸡的人群中,这效果就如同在洛行知周围画了一个红圈。

    果然,姬封锐利的目光立刻扫了过来,那女人吓的脸色苍白,连连道歉。姬封对着身旁的士兵看了一下,士兵立刻朝着女人走去,女人吓的不行,转身就想跑,结果撞到了洛行知,让洛行知披风下的白衣露了出来。

    如同灰色天空中突然窥见一抹亮色,姬封的目光立刻转向洛行知,蹭的一声后,一把长戟指在洛行知头顶。

    “抬起头来。”

    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说话的缘故,姬封的声音很是嘶哑。洛行知缓缓抬起头来。

    “把兜帽取了。”

    洛行知只得伸手把兜帽取下来。

    当姬封看到洛行知容貌那一刻,眼底溢满失望,这人眉眼虽然和国师相似,容貌却只能算是清秀,根本不是他要找的人,果然他的一厢情愿只是妄想,世间根本就不会再有洛行知。

    看到姬封的表情,洛行知就知道自己蒙混过关了,还好小文有先见之明,让他先易了容。正当洛行知准备松口气的时候,却听姬封不带丝毫情绪的吐出两个字:

    “带走。”

    “……”

    洛行知被带回了军营,士兵也不知道自家皇上带这个人回来干啥,不知如何安置,干脆就将洛行知送到了姬封帐中。

    洛行知在营帐中坐了大半天了,终于等到姬封肃清了沙城的士兵回来,远远的洛行知就闻到了浓郁的血腥味,等到姬封进来,洛行知看见他铠甲上都淌着血。

    姬封自顾自的解开铠甲,到屏风后冲了个澡,换上一身便衣出来。然后坐在几案后,看起了信件,完全当洛行知是个空气。

    就在洛行知以为姬封会无视到底的时候,姬封合上信件,开口了。

    “你不是胡怒国的人?”

    “草民是姬国人。”

    “既然如此,为何会出现在沙城?”

    “草民是商贾,去沙城是为经商。”

    “商贾……”

    姬封将信件扔回桌上,走到洛行知面前,一把抓住洛行知的手掌。

    “商贾走南闯北,饱经风霜,你这手掌一丝薄茧都没有,竟然骗朕说是商贾!”

    洛行知立刻低下头。

    “草民不敢欺骗皇上,草民确实经商不久,只是事务都是下人在打理,故而很少受累。”

    姬封的目光在洛行知低垂的眉眼上划过,这人跟国师太像了,连狡辩的样子都像,姬封的目光突然变的幽深起来,洛行知有种被蛇盯上的感觉,下一秒,他就被扯进了姬封怀里。

    洛行知脸色微变,双手抵在姬封胸前。

    “皇…皇上……”

    “朕不喜欢看见人穿白衣,你不知道?”

    “草民这就去换。”

    洛行知欲拉开和姬封的距离,却被姬封抱得更紧了,一阵天旋地转后,洛行知被姬封压在了床上。姬封撕破了洛行知的衣领,灼热的吻落在洛行知肩头。

    洛行知心底一惊,手下不自觉用了暗劲,猛然推开了姬封。姬封退后了一步,眼中立刻盛满杀意。

    “你会武功?”

    “草民只会些粗浅功夫,防身用的。”

    “防身?朕看你根本就是他国派来的刺客,来人!”

    姬封这是要把自己言行逼供的意思啊,洛行知立刻从床上坐起来。

    “草民所言句句属实,请皇上明察。”

    姬封的回应是再次扑倒了洛行知,有了防备之后,洛行知不再轻易挣脱的开,而且三年不见,姬封的内力精进到了恐怖的地步,洛行知不动用系统的能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洛行知索性放弃挣扎,冷冷的看着姬封。

    “皇上身份尊贵,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何必强人所难?”

    “那好,朕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乖乖侍候朕,要么去死。”

    “草民宁愿——”

    “死之前你也得侍候了朕的那些士卒,军中不乏龙阳之好者,你又这般年轻貌美,养尊处优,只怕会很受欢迎。”

    “你——”

    “选吧,朕可没有什么耐心,正如你所言,朕什么样的美人得不到,怎么会在乎你一个?”

    “皇上就不能放过草民?”

    “你是刺客,朕为什么要放过你。”

    “……”

    洛行知沉默下来,似乎是答应了姬封的要求,姬封捏住洛行知的下巴,微微偏过头凑过去,在两人的嘴唇即将碰到一起之时,军帐外响起了通报的声音。

    “皇上,胡怒国使臣求见。”

    姬封放开了洛行知,洛行知手中的刀片也退回了衣袖。

    “让他进来。”

    很快,使臣就进来了,身后还跟着两个柔柔弱弱的……美少年。

    “姬皇,这是我王送来的美人,希望姬皇笑纳,另有宝石一箱,黄金十箱,白银……”

    “多谢胡怒王好意,朕会考虑的。”

    “姬皇,这——”

    “美人和财宝留下,刘将军,送使臣出去。”

    “使臣,请吧。”

    刘将军直接把使臣拎了出去,扔出了军营。

    “告诉你们王,美人和财宝我们要,这胡怒国我们皇上也要。”

    “你你你——”

    “你什么你,还不滚!”

    ……

    过了一会儿,刘将军回来了,汇报使臣已经离开了。

    “皇上,这都是第几回了,你说这些人是不是傻,这点东西就想保命……”

    “行了,出去,把这两个人也带走。”

    刘将军瞥了一眼旁边两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少年,大嗓门叫了起来。

    “送美女就是了,送啥美男啊,这男人那有女人软啊,看那胸平的——”

    说道一半突然觉得身上冷,转身一看,姬封正冷冷的盯着他,刘将军身体抖了一下,赶紧捂住了嘴,他怎么忘了他家皇上可不就是为了一个男的要死要活的吗……

    这些年,那些亡国之君没少送美男来,曾经有一个,那脸长的,刘将军一个钢管直男都觉得美,可皇上就是瞧不上,直接把那美人赏给下属了。

    “属下听说皇上今日从沙城带回来一个男人?”

    闻言,姬封不自觉的看了一眼床上裹着被子的洛行知,刘将军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好家伙,床上还有撕碎的衣裳了,感情他是打搅到皇上的好事了?不过这脸长得也没多好看啊……

    “眼睛不想要了?”

    姬封凉凉的声音传过来,刘将军立刻低下了头。

    “属下告退。”

    刘将军退了出去,经过这一番搅和,姬封也没了兴致,让人重新给洛行知送了一套衣裳来,自己看奏折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