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8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十二)
    ,!

    一天后,洛行知醒了, 睁开眼首先看到的就是白纱帐顶, 帐上绣着云纹,针脚细密,是上等绣品, 姬封行军打仗绝对不可能带这种东西, 难道他已经换世界了?

    吱呀——

    门开了, 洛行知转过头, 看到了形容憔悴的姬封,明明只是睡了一觉, 姬封却像是老了好几岁,现在两人站在一起,指不定人说谁年纪大。

    “你醒了……”

    当看到床上的洛行知时, 姬封露出一抹喜色,立刻大步走到洛行知床上, 伸手便欲握住洛行知的手。

    洛行知条件反射往后挪了一步,抬手朝姬封后颈砍去,却因为身体里有化功散, 手刚抬起来,身体就软了下去。

    “别动,小心伤口。”姬封及时扶住洛行知,往洛行知身后垫了两个枕头。

    “你想做什么?”

    对上洛行知戒备的眼神, 姬封心底苦涩, 明明是他心念之人, 却视他如洪水猛兽。

    “你不要怕我,我不会再强迫你了。”

    洛行知惊疑不定的盯着姬封,不知道他为何说出这话,这话中又有几分真假。

    “你不信我?那要如何你才能信我?”

    “我要见小文。”

    “不行。”

    洛行知的眼神立刻冷下来。

    “你是不是对他做了什么?”远星已经死在了姬封手里,洛行知绝不想再搭上小文。

    似是知晓洛行知心中所想,姬封赶紧解释起来。

    “你放心,他没事,等你身体好些了,我就带你去见他。”

    “当真?”

    “当真。”

    “好。”

    “先把药喝了,这是太医特地为你开的,调养身体的方子。”

    姬封端起桌子上的药,舀了一勺喂到洛行知嘴边,洛行知迟疑了片刻,张开嘴喝了。

    “这是何处?”

    “沙城城主府,我特地让人收拾出来给你养伤的。”

    洛行知疑惑的看着姬封,随即抬起手摸向自己的脸颊,果然不见了。

    “你……”

    姬封伸手握住洛行知的手。

    “行知,好不容易等到你,做我的皇后吧。”

    洛行知抽回手。

    “皇上,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这些年我一直在找你,为了你我后宫一个女人都没有,你是个聪明人,难道真的看不出我对你的心意吗?”

    “你我皆是男子——”

    “我不管什么伦理纲常,我只要你。”

    洛行知转过头,声音平淡的不含丝毫情绪。

    “那好,我就告诉你:我不会接受你,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死心吧。”

    姬封心里一痛,腾的站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不能接受我?”

    洛行知勾了勾唇。

    “讨厌一个人,还需要理由吗?”

    嘭——

    姬封手边的药碗被震碎了,姬封狰狞着脸盯着洛行知,三年了,他的疯魔和这个人的轻描淡写比起来,像个傻子。

    “我在你眼里就这么不堪?我也曾讨好过你,也曾保护过你,你没有一点感动吗?”

    “感动?”

    洛行知转过头目光凛凛的盯着姬封。

    “皇上毁了我的身体,夺了我的道统,杀了我的侍从,皇恩浩荡如斯,草民受之不起。”

    “我——”

    姬封满腔愤怒一下消了,竟有些不敢直视洛行知的眼睛。

    “皇上不必多说,你是天子,自然无人敢逼你认错,不过这感情之事,强求不得。我为国师时,不能动情,我为布衣时,不会动情,皇上于我,不是陌路,就是仇人。”

    “这么说你不会原谅我了?”

    “皇上不需要我的原谅。”

    “哈哈哈,我找了你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获得你的原谅然后和你在一起吗?你竟然说不需要!”

    “……”

    “罢了,你好生休息,我先走了。”

    姬封转身走了,明明不过二十五岁,眼底却满是沧桑。他想责怪老天捉弄,错却是自己犯下的,他想逼洛行知就范,却逼不了死神,到头来,只是徒增煎熬罢了。

    ……

    姬封离开后,有侍女进来收拾了碎碗,然后给洛行知端来饭菜,洛行知吃了之后再撤下去,全程一句话不说。

    洛行知就这样在城主府住了下来,姬封除了那日再也没出现过,也不知道是不是想通了不打算纠缠洛行知了。洛行知一个人百无聊赖的看书打发时间,日子平淡而平静。

    这一夜,洛行知早早的睡下了,因为化功散还没消的缘故,这些日子他睡的都很沉,一道黑影从窗口跃了进来,如一道青烟般飘到洛行知床边,指尖撒下一点白色粉末落在洛行知鼻尖,让洛行知彻底睡死了过去。

    随后黑影抱起洛行知,避开了层层守卫,身法巧妙的离开了城主府。等到天色稍亮,黑影就带着洛行知直奔城外,去了荒原上一座被埋没的古城中。

    这里是长明宫的老巢,没有特殊的法子根本找不到,黑影带着洛行知回来后,守门的弟子立刻迎了上来。

    “参见宫主,恭迎宫主回宫。”

    “嗯”

    黑影取下头上的兜帽,看面容赫然是小文,或许也可以称他为远星。

    当初他为了国师的神术潜进祭司宫,做了洛行知的贴身弟子,没想到神术没弄到,却把洛行知弄到手了。

    远星抱着洛行知进了长明宫,一个身穿红衣的女子立在走廊上,正是洛行知在乌江镇见过的那人,女子见到远星后行了一礼。

    “红殃见过宫主。”

    随即看向远星怀里的洛行知,露出一丝不解。

    “这就是让宫主煞费苦心的人?我也没看出他有什么不同啊?”

    “他是姬国国师。”

    “国师?难不成他真能呼风唤雨?”

    “此事本座自会了解清楚,这里没你的事了,下去吧。”

    “是,红殃告退。”

    圣女红殃风情万种的走了,等到远星抱着洛行知进了门,红殃顿住了脚,眼底划过一抹暗色。她能感觉到宫主对这个男人并不全是利用,如此宫主的态度就值得推敲了,只希望不要坏了她的好事才好。

    ……

    洛行知这一觉睡的尤其沉,以至于醒的时候头都有些痛了,洛行知揉了揉头坐起来,突然觉得周围的场景有点不对,入目之处皆是一片红色,这不像是给他养伤的地方,倒像是成亲的。

    正中央贴着的大红喜字确定了洛行知的猜想,洛行知低头一看,自己身上也穿着喜服,不远处还站着一个男人,同样一身喜服,背对着他。

    这姬封还真是不死心,明明说了不会再逼迫他,转头又搞这一出,洛行知有些恼怒。

    “你到底想怎样?”

    闻言,男子转过身来,露出令洛行知大感意外的容貌来。

    “小文?你怎么会在这里?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远星笑了笑,走到洛行知面前,握住洛行知的手。

    “公子,我们成亲好不好?”

    “小文,你在说什么?”

    “我仰慕公子,想跟公子在一起。”

    “你我皆是男子,怎么能成亲呢?”

    “公子都能和姬封成亲,为什么不能和我?”

    “那只是——等等,你为什么会知道这件事?”

    洛行知震惊的看着小文,猛然发现一向唯唯诺诺的小文竟然气势变了,而且这房间的构造也完全不是城主府的样子。

    “这是那里?你怎么把我带出来的?”

    “公子还没回答我方才的问题……”

    远星扣住洛行知的肩,意味深长的说道。

    洛行知身体疲软无力,动弹不得,根本挣脱不开远星的钳制。

    “你不是小文,你到底是谁?”

    “公子真的认不出我来了?我有些不太高兴,要怎么惩罚你呢?”

    话落,远星一把将洛行知推在床上,俯身压了上去。

    洛行知的脸色一下冷了。

    “你做什么!”

    远星凑到洛行知颈边嗅了嗅,露出陶醉的神情。

    “洛行知,我不是姬封那个窝囊废,守着美食却不敢享用,春宵一刻值千金,你还是配合点好。”

    说话间,远星伸手解开洛行知的腰带,手掌顺着衣缝就进去了。

    士可杀不可辱,洛行知抬手就朝着远星面门打去,被远星抓住,这一行为彻底惹恼了他,远星用腰带捆住洛行知的手,捏开洛行知的嘴,喂了一颗药进去。

    洛行知咳了两下没咳出来,眼泪倒呛出来了。

    “你给我吃的什么?”

    “合欢散。”

    “……”

    “吃了合欢散者欲念横生,再坚定的人也会沉沦,一会儿你一定会感谢我对你做的事的。”

    到这时候洛行知反而平静了,他仔细的端详面前这个人,和远星太像了,像的像是一个人。

    “为什么?”

    “因为弟子爱慕您啊,国师大人,你知道每次看到你一身洁白跪在殿中,弟子脑子里都在想什么吗?”

    “……”

    “我在想怎么撕开你的衣裳,把你压在地上,直到你那无欲无求的模样彻底破碎。”

    “你果然是远星,你没死。”

    “死了又怎么有机会对你做这些事呢?”

    洛行知偏过头,留下冷漠的侧脸。

    “我自问从未亏待过你。”

    “你就是对我太好了,让我忍不住想得到更多。”

    远星俯下身凑到洛行知面颊边,想要亲吻他,这时候门口突然发出一声大响——

    门被踹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