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39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十三)
    ,!

    砰——

    姬封杀气腾腾从门外走了进来, 看到屋中的模样时瞳孔剧缩,怒气冲上脑门,抬手就朝远星打了过去,远星反手一掌将他逼退。

    姬封落在地上, 惊疑不定的看向远星, 这个人的武功之高超出他预料。他因为修有吸功大法,武功已是世间少有,远星年纪比他小, 竟然还能胜过他?

    似是知道姬封所想,远星悠然的立起身来, 拨开洛行知脸上的头发, 露出一抹温柔的笑容。

    “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正好, 你不是一直想和洛行知成亲吗, 今天我就让你看看我是怎么从你手里夺走他的。”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姬封一声令下, 一队士兵涌进房中, 将远星和洛行知层层包围起来。

    远星环顾一圈,笑了起来。

    “你以为凭这些肉体凡胎就能对付我?”

    姬封冷着脸,抬着的手放下, 士兵们立刻朝着远星攻去。远星站起身一手捏住一名士兵的脖子,咔嚓一声直接扭断了,随后掌风一扫, 将近身的士兵全部打飞。

    砰——

    一圈的人倒在地上, 气都还没喘上一口, 直接毙命。

    姬封看到这一幕,脸色更阴沉。

    “继续上!”

    “呵……姬封,你还不明白吗?这些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无论来多少,都是送死。”

    闻言,姬封从副官手里抽出长剑朝着远星刺去,远星侧身避开,衣袖鼓动,和姬封击了一掌。

    内力激荡出的气浪将房间摧毁了大半,进来的士兵全部摔了出去,只有洛行知躺的那张床依旧完好。

    这合欢散实在厉害,体内的燥热一阵阵袭来,洛行知用了莫大毅力才防止自己做出伤风化的事来,就算如此,他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哪怕向系统要解药也没办法吃下去。

    洛行知转过头看向缠斗在一起的远星和姬封,虽然如今看来两人旗鼓相当,但是洛行知知道,姬封不是远星的对手,远星的武功已经踏入修真层次,而姬封还停留在武侠程度,姬封败只是迟早的事。

    果然,百招过后,远星一指震断姬封的剑,然后一掌拍在姬封腰间,将姬封击退了十几步。

    姬封半跪在地上,捂住胸口咳嗽了一声,嘴角留下一缕血迹,刚才那一掌看似平和,实际已经震伤了他的内脏。

    “现在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的皇权,你的军队,能帮你抢回所爱之人吗?你也不过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罢了。”

    远星抬手将地上的剑吸到自己手中,然后一步步朝着姬封走去,临到一步开外,一剑刺入了姬封胸口。

    “噗——”姬封终于忍不住喷出一口血,歪倒在地上,再不复往日的英姿。

    看到如此狼狈的姬封,远星大笑一声丢开剑。

    “这一剑是还你的。”

    随即转身朝洛行知走来。

    洛行知见到预料中的场景,叹了一口气,虽说远星和姬封于他都是仇人,但是至少姬封还信奉温水煮青蛙,给了他喘息的余地,如今他落在远星手里,只怕不会好过。

    远星在床边坐下,对上洛行知被欲-火折磨的燥红的脸颊,心有愧疚。

    “抱歉,我不知道会有人来搅局,让你难受了这般久,我这就亲自给你解药。”

    远星将手放在洛行知衣襟上,洛行知用尽所有力气按住他的手,眼神迷离,语气却坚决。

    “不行……”

    远星目光冷了一瞬,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一般四下看了一眼。

    “这新房都被弄乱了,还有这么多尸体,怕委屈了你,我们去别处。”

    远星抱起洛行知朝门口走去,经过姬封身边的时候,姬封手撑在地上立起身,声音虚弱的开了口。

    “既是为了杀我,为什么不放过洛行知?”

    “你已是自身难保,这会儿还有心思管别人?”

    “只要你放过他,我什么都可以给你,我立刻就可以拟一份圣旨,让你登基,你们长明宫在这塞北龟缩多年,为的不就是复立明国吗?”

    “你知道的比我想象的还多,不过如今我已经有了天下无敌的武功,这天下即便你不给,我也会收入囊中。而洛行知,今晚一过,我会给他下相思蛊,让他死心塌地跟着我。”

    “你不能这么对他,他本来就活不久了。”

    “那正好,趁着我对他还有兴趣,好好享受一番,等到兴趣没了,他就可以去死了。”

    “你——”

    “你看起来很愤怒?你做的事跟我做的不一样吗?都是为了留下他不择手段,你有什么好愤怒的?”

    “……”

    “怎么?现在想当正人君子,想要英雄救美了?你有那个能力吗?你还当自己是皇帝可以发号施令啊,现在的你什么都不是,连自己心爱的人都要落入他人之手了。”

    “……”

    “无话可说了?那好,今晚我就洞房花烛,明日再昭告天下,江山与美人皆得,实乃人生之幸事,快哉,快哉。”

    远星大笑着抱着洛行知走了,姬封看着他的背影,眼里渐渐爬满血丝。

    曾经他以为自己高高在上,无所不能,到现在才发现,他连自己最爱的人都保护不了,一想想到洛行知会受委屈,姬封就愤怒的牙都要咬碎了,指甲一根根陷入了血肉里也无知无觉。

    当愤怒积压到一定程度,姬封脑中轰的一声炸开了,无数陌生的记忆如决堤洪水般涌入脑海,快要将姬封的头撑爆了。

    啊——

    姬封仰天长啸一声,衣衫爆炸开,束发的玉冠也断掉了,长发飞舞,衣衫褴褛,状若疯魔。

    ……

    远星将洛行知抱到了偏殿里,此时洛行知已经神智不清了,汗水打湿了发丝,脸上飞着红霞,嘴里断断续续传出喘息声,此般模样,实在撩人,远星只是瞥了一眼就觉得喉头发紧,下腹发热。

    远星加快了脚步,将洛行知放在床上,一道掌风合上了门,脱掉外衣。

    “洛行知,方才的话你都听到了?别伤心,那都是气他的,我怎么舍得让你死……”

    远星躺在洛行知旁边,将洛行知的手指放在唇边吻了吻,轻声呢喃着洛行知的名字。

    “嗯……”

    洛行知低吟了一声,难受的缩回手。

    远星终于按捺不住欲-望,翻身压在洛行知身上,扯开洛行知衣裳。远星的碰触让合欢散的效力降低了一些,洛行知睁开朦胧的双眼,看向面前的远星,声音沙哑。

    “给我解药。”

    “我就是解药。”

    “我不喜欢男人。”

    “今夜过后,你就会喜欢了。”

    “我会杀了你。”

    “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洛行知偏开头,没多余的力气开口说话,远星笑了笑,放下了纱帐。

    砰——

    长明宫的木门再一次阵亡了,随后一道人影快速闪到床边,同样的场景,远星伸手去挡,这次被击退的却是他,远星落在了三步开外,立刻朝床上看去,却见洛行知已经被黑色的披风裹了起来,而床边站着的赫然是姬封。

    此时的姬封大不相同,不是说容貌,而是气质,如果说之前姬封是战场上磨砺出的凌厉,如今就是久居高位的高深莫测,凭远星的能力,竟然看不出他的深浅来。

    虽然心里疑问众多,远星面上却没有露出分毫。

    “你还真是个痴情种子,竟然还敢来送死,那我成全你!”

    远星飞身朝着姬封心脏抓去,姬封对此视若无睹,眼看就要得手了,姬封突然从眼前消失了,远星神色一僵落下身,转身回看,发现姬封站在他身后,手中捏着一块血淋淋的肉块。

    远星僵硬的低下头,发现自己的胸口已经空了,留下一个一掌大小的血洞,姬封手中握着的,赫然是他的心脏。

    “你——”

    远星只吐出的一个字,突然喷出一口血,随即倒地身亡,死不瞑目。

    “我说了,什么都可以给你,唯独洛行知不行!”

    姬封扔开手中的东西,掏出手巾擦了擦手,走向床边,揭开洛行知身上的披风,重见光明,见到的对象却换了一个,洛行知心里一惊,转头朝旁边看去,看见远星倒在一片血泊中。

    “你……”

    姬封取出一粒药丸喂到洛行知嘴边,洛行知赶紧闭紧嘴。

    “这是解药,你若不吃,我就亲自给你解。”

    说这话的时候,姬封垂着眼皮,面无表情,洛行知看不出他想法,未免他真的身体力行,只得张开嘴吃了。

    药入腹中,洛行知体内的燥热一下消了,连力气都恢复了,姬封竟然没骗他,真的是解药。

    见洛行知没事了,姬封站起身就往外走,等到他走到门口了,洛行知才反应过来,这人竟然是打算把自己扔这自己走了,这可是长明宫的老巢啊,他刚才还弄死了人家宫主。

    洛行知赶紧下床,披上披风跟上姬封的脚步,不知道是不是躺了太久的缘故,洛行知刚走下床,脚就软了,直接往地上摔去,姬封也不知道是不是后背长了眼睛,几十米的距离,一瞬间就出现在洛行知身边,扶住了洛行知。

    到这时,洛行知终于发现了不对,这人还是那个人,灵魂波动却有些些许不同,难道有人借了姬封的身体?

    “你不是姬封,你到底是谁!”

    姬封抬起头,神色复杂的看着洛行知。

    “你我相识数千年,你真的认不出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