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0章 那个心狠手辣的帝王(完)
    ,!

    半个月后, 祭司宫。

    洛行知百无聊赖的躺在院子里的躺椅上晒太阳, 他保持这个模样已经好多天了, 自从那日姬封留下那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 就将他遣送回宫了,还恢复了他国师的职位。

    这些年姬封一直隐瞒了洛行知死亡的消息,国师以闭关的由头没有出现在朝堂上,他这一回来,可以顺理成章的继续当他的国师。

    除了少了一个近侍弟子, 祭司宫和三年前没什么区别。

    姬封则继续留在沙城围剿长明宫余孽, 这长明宫盘踞在塞北数十年,势力之大甚至超过国家, 若不是远星死了群龙无首,姬封想拔除它还需要费些手段。

    姬封似乎对长明宫的人很厌恶,尤其是对圣女红殃,宫众一个都没有放过, 全部赶尽杀绝, 红殃则被他亲手毙命,可怜她一腔野心还没施展,就死在了姬封手上。

    长明宫覆灭后,姬封没有继续对胡怒国出兵, 而是接受了胡怒国和谈的提议,在胡怒国付出了大量财宝和土地的情况下, 双方握手言和了。

    言和的两天后, 姬封班师回朝。洛行知以为按照军队的行军速度, 再怎么也要一个月才见到姬封,没想到时间刚过半,姬封就一身风尘出现在他院子中。

    “卑职参见皇上!”

    门口的侍卫行礼的声音惊动了洛行知,他起身一看,姬封已经站在他面前了,铠甲都还没脱。

    “微臣参见——”

    “不用了。”

    姬封扣住洛行知的肩膀,制止了洛行知的动作,洛行知立起身,面无表情的站在姬封面前。

    姬封的目光在洛行知低垂的眉眼上顿了片刻,随即自然的下移,落到洛行知红润的唇瓣上,经过这些时日的调养,洛行知的气色好了很多,至少不是那副风都要吹倒的样子了。

    “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姬封低沉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洛行知疑惑的抬起头。

    “嗯?”

    姬封也不与他解释,直接拿起洛行知的手腕,洛行知条件反射的想退,无奈姬封抓的太紧了。

    “……”

    姬封的手指搭在洛行知脉搏上,仔细感受了片刻,虽然气色好了,这脉搏却依旧是破败之相,洛行知的身体到底还是伤了根基,如今只能让他多活些时日了。

    姬封放开洛行知,从怀里取出一个红色的瓷瓶,倒出唯一的一粒丹药,递到洛行知面前。

    “吃了。”

    “这是什么?”

    “救你命的东西。”

    洛行知笑了一声,抬手抚平被姬封弄皱的袖口。

    “那就不必了,世间之事,早有定数,何必强求。”

    姬封目光深沉的盯着洛行知,自相识以来,这个人一直是这幅云淡风轻的模样,看似温柔,实际什么事都不放在心上。

    就像远星,倾心待过他,也背叛过他,却连一丝涟漪都没在他心里起过。

    “难道这么多年,就没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东西?”

    “皇上指的什么?”

    “人,难道你就没有在乎的人?”

    “微臣无父无母,无妻无子,又有什么人来在乎呢?”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

    “皇上,你事务繁忙,还是不要在微臣这里停留太久的好。”

    被人如此明显的赶了,姬封再留下去也没意思,姬封抿紧唇,转身走了。

    洛行知坐回躺椅上,端起茶喝了一口,想起姬封的问题,脑中突然浮现了一张执拗的面孔。

    那是洛行知第二次任务,虽然只是经历了一个任务,但他的心态完全变了,当时的他自己都不相信会如此冷漠看待生死。

    在那个世界,洛行知被人畏称为邪医仙,盖因他拥有谪仙般的容貌,医术独步天下,却很少用来救人,反而一个不顺心就给人下毒,惹了不少仇家。

    有一年冬天,天上下着好大的雪,洛行知独自走在街上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小乞丐,对方的眼睛干净无比,闪着纯真的光,明明已经冻僵了,对这个血腥的世界却没有厌恶,只有害怕,那样美好的样子打动了他。

    洛行知把小乞丐捡回去了,取名熠然,出自“有光熠然”,意思是光闪烁的样子。

    他教了熠然武功和医术,在他的庇佑下,熠然无忧无虑的长大了,乐善好施,心地善良,跟洛行知的人设完全是两个极端。

    到后来江湖上都知道邪医仙的徒弟医术不输于师父,而且为人良善,于是再也没有人来触洛行知霉头了,一个个都跑去找熠然,熠然成了江湖上人人称颂的圣医,追随者无数。

    洛行知悠闲的过了好几年,突然有一天魔教出世了,江湖上一片腥风血雨,洛行知晃荡着晃荡着就捡到了一个红衣女子,此人是魔教的圣女,洛行知按照任务要求救了她,并且对她生了情意。

    但是圣女喜欢他们教主啊,于是“邪恶”的洛行知就把圣女囚禁了起来,准备强逼她成婚。

    魔教知道这件事后,对洛行知下了追杀令,正道们早就看洛行知不顺眼了,跟着下了追杀令,洛行知的任务就是在全武林的追杀下活下来。

    洛行知武功极高,这任务对他难度不大,就这么毅然站在武林对立面,堂而皇之要娶魔教圣女。

    可是就在洛行知快要成亲的时候,熠然出现了。这些年洛行知经常玩消失,只有回医仙谷的时候两人才会相见,熠然就一直待在医仙谷里。

    洛行知对这徒弟称不上亲近,本来就是一时善心,熠然却很敬重将自己养大的洛行知,劝说不行就跪在门外,一定要洛行知放弃圣女。

    任务使然,洛行知如何会改变心意,熠然在门外跪了七天,就这么到了婚期。

    成亲当晚,魔教来袭,医仙谷天然屏障挡掉了大半人,但还是有不少人闯了起来。洛行知以一己之力对抗魔教教主和天下第一庄庄主,最后三败俱伤。

    洛行知拖着伤体回到新房,却发现圣女不见踪影,人竟然是熠然放走的,自己老巢里出现了叛徒,洛行知发了很大的火,一掌将熠然打成了重伤。

    “你可知错?”

    “弟子没错!那个妖女根本就不爱师父,师父不该和她成亲!”

    “混账!谁允许你这样称呼她?”

    “若不是妖女,又怎会将师父迷惑到如此地步?”

    “我的事轮不到你插手。”

    “弟子不敢,弟子只是——”

    “好了,从今往后,你不是我洛行知的弟子,你走吧。”

    熠然瞪大了眼,似是不相信洛行知会说出这样的话。

    “师父为了那妖女要驱逐弟子?”

    “看在师徒份上,我不废你武功,倘若以后再让我听见你对她不敬,别怪我心狠手辣。”

    洛行知冷哼一声,转身走了,留下熠然独自跪在夜里,很久之后,传出一声低不可闻的呢喃。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吗……”

    这夜过后,圣医熠然就此在江湖上消失了,洛行知忙的满世界找圣女,根本没空管他,等到再见面的时候,熠然已经完全变了样。

    几年后,洛行知看着面前一身暴虐气息,已经是武林至尊的红衣男子,完全想不到这是他养大的那个心思单纯的孩子。

    “你杀了魔教教主和天下第一庄的庄主?”

    “是啊,我给师父报仇了,师父高兴吗?”

    “熠然……你……为什么……”

    熠然走近洛行知,眼底流动着温柔又晦暗的光芒。

    “因为师父说过喜欢我干净的眼睛,我就一直与人慈悲,悬壶济世,哪怕心里喜欢师父也不敢说出来,怕你觉得我脏,可是师父却喜欢上了那个妖女……”

    “这几年,我把以前那些找我治过的武林人士都杀了,如今我满手血腥,声名狼藉,师父喜欢吗?”

    洛行知怎么忘了,熠然的武功是他教的,除了他天下根本没有对手,这样的人放在外面不管就是大杀器。

    “熠然……其实我……”

    “师父,我已经和那个妖女一般无二了,你看我把衣裳都换成了红色,你喜欢吗?”

    “……”

    洛行知有种不祥的预感,果然。

    “师父,弟子倾心于您,恳求与师父结为连理,永世追随。”

    “……熠然,你我皆是男子——”

    “如今我已是武林之尊,又有谁敢说闲话!”

    看来熠然是疯了,洛行知知道说不通,干脆不说了。

    “我并不喜欢你。”

    “师父,你要是不喜欢我现在这个样子,我可以——”

    “无论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会喜欢的,此生此世,只会爱慕儿一人。”

    “你爱她!你竟然说你只爱她!”

    熠然所有期望都落空,彻底疯魔了,不顾一切想要留下洛行知,甚至用圣女逼迫洛行知跟他成亲,但洛行知还是离他而去了。

    最后眼看着洛行知一步步离开,熠然突然大笑起来,掏出洛行知送给他的第一份礼物——一把防身用的匕首,朝着自己胸口刺去。

    在洛行知惊骇的眼神中,熠然足够刺了自己十八刀,然后倒地身亡,那满地的鲜血混着红衣,把洛行知的眼睛都刺痛了。

    “既然你不爱我,那就永远别想忘了我。”

    ……

    自从这个任务结束后,洛行知的任务就开始变得艰难起来,从普通模式一下过渡到了地狱模式,每个世界都被人追杀,好似有一个人见不得他好过。

    经过这么久,洛行知都习惯了,对熠然的记忆也埋在了脑海深处,没想到今天又被姬封勾了出来,造孽哦。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抬起头,才发现不知不觉天色晚了。

    “大人,该用膳了。”

    “好”

    洛行知回到屋内,弟子把饭菜送了上来,自从回了皇宫,他的膳食品质直线上升,洛行知吃的挺满意的。

    饭后,洛行知散了一会儿步就上床睡觉了,另一边宫女跑去回报姬封。

    “药吃下去了?”

    “是,奴婢把皇上给的药丸混在了汤里,国师大人都喝了。”

    “行了,下去吧。”

    “奴婢告退。”

    第二天,天气晴朗,洛行知依旧摊在院子里晒太阳,却被告知皇上请他过去。

    洛行知上了马车,这马车没去姬封宫里,却离开了皇宫,本来洛行知都做好遇到危险的准备了,没想到下车的时候竟然看到了一身便装的姬封。

    “微臣参见——”

    “叫长兄。”

    “什么?”

    “现在我的身份是你兄长。”

    洛行知嘴角抽了抽,他是不懂一个比他忻几岁的人凭啥当兄长。

    洛行知也换了一身衣服,下车了,跟着姬封再京城转悠起来,转悠了一天,也不知道姬封想干什么,直到天色黑了,洛行知终于忍不住问了出来。

    “带你出来透透气。”

    “……”

    接下来半年,姬封得了空就把洛行知召到身边,然后出去游山玩水,洛行知不是很懂姬封的脑回路,但这玩的挺开心的,也就乐于跟着去了。

    半年后,国师逝世,举国同哀,国师下葬之后,姬封很快驾崩,因为姬封无子,皇位被传给了旁系,经过一段动荡期后,姬国恢复繁荣。

    后世关于姬封之死猜测众多,但是史学家统一认为他是死于皇权斗争,只有一个年轻学者认为姬封死于殉情,而他殉情的对象就是当时被封建迷信披上了神话色彩的国师。

    此番言论一出,引起社会剧烈反响,随后种种证据终于证明了这个猜测的真实性,这件事也将姬封这个人物得性格渲染的更加复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