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1章 那个画风突变的兄弟
    ,!

    洛行知在系统空间瘫了三天后, 018才慢吞吞的从总部飘回来。

    “又要开工了?”

    洛行知想到自己那愈来愈艰难的任务,叹了口气。

    “走吧。”

    ……

    洛行知的任务是在一个世界存活一定的时间,系统不能给与帮助。

    以往的任务, 洛行知都是刚到任务世界就面临必死之局,要么就是被满世界追杀, 本以为这次也差不多, 所以洛行知已经做好了落地成盒的准备, 没想到他这次竟然不是鲜血淋漓的趴在地上或者牢房里, 而是躺在柔软的床上, 而且……

    一丝不挂!

    “额……”

    洛行知裹着被子坐起身, 环顾四周, 陶瓷的墙面,水晶的吊灯,还有各种现代装饰品, 都说明了这是一个现代位面。

    只是这位面似乎有一些不同,洛行知注意到窗棱生了铁锈,应该是很长时间没人打理了,看这房间的面积和摆设分明只有有钱人才会住的地方, 有钱人的房间会没有人打扫吗?

    正当洛行知继续观察之时, 房门被人推开了, 进来了一个身穿迷彩服的男人, 男人足有一米九几, 剃着板寸, 容貌硬朗,看起来是个雷厉风行的人物。

    男人看见洛行知坐在床上,诧异了一瞬,随后大步朝着洛行知走来。

    “你怎么在这里?”

    洛行知还没来得及看资料,他那里知道原主为什么在这里,而且看这男人的样子,多半对方才是房间主人,那原主一丝不挂的出现在别人床上就值得深思了。

    见洛行知没有立刻回话,易疆不悦的皱起了眉。

    “我很忙,没空陪你胡闹,现在出去。”

    “出去是可以,你能不能先回避一下?”

    “你又在搞什么,不是告诉你我很忙吗,出去!”

    易疆没了耐心,伸手就来拽洛行知的被子,想把洛行知拖出去。

    习惯了见面就打个你死我活的洛行知显然误会了他的意思,看到他的动作脑中立刻警铃大作,侧过身避开,同时一把拽住了他的手,眼底滑过一丝杀意。

    “你做什么?”

    易疆愕然了一下,手腕用上了力欲挣脱洛行知的钳制,洛行知捏着他的手腕纹丝不动。

    洛行知什么时候有了这么大的力气?易疆更惊愕了,不信邪再次加大了力道,洛行知终于蹙起了眉,猛然甩开易疆的手,一个翻滚裹着被子落在地上,和易疆面对而立。

    易疆低头看了一眼被洛行知捏住手指印的手臂,神情若有所思,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想,易疆再次朝着洛行知攻来,这次不是随手为之,而是实打实的肉搏。

    正面杠洛行知就没有怕了的,洛行知一只手拽着被子,一只手和易疆交手。他身法灵活,易疆竟然一丝奈何不了他,可易疆不觉气馁,反而打出了棋逢对手的兴奋感。

    而洛行知则越打越心惊,不依靠外力,仅仅是依靠肉体的能力,这个男人却能跟他打成平手,迟早是个威胁,不如一不做二不休,趁机把他除掉算了。

    但是洛行知显然忘了他现在裹的是薄被而不是衣服,在闪避易疆的扫腿时,他的被角被易疆踩住了,洛行知身体被扯住,立刻摔向床上。

    在倒下的瞬间,洛行知猛然抽出了被子,于是易疆脚下一滑,跟着洛行知摔了下来,还好死不死压在洛行知身上。

    “……失策了。”

    虽然出了一点意外,洛行知杀意却没有减少,抬手就朝易疆面门袭去,易疆抬手抓住洛行知的手按回床上,锐利的目光落在洛行知脸上。

    洛行知挣脱了两下,没挣开,平静的回视易疆。

    “你想做什么?”

    “你何时有了这般好的身手?”

    洛行知眉眼弯弯的笑起来,声音轻柔似水。

    “想知道?凑近些我就告诉你。”

    易疆怔了一下,缓缓低下头凑近了洛行知,淡淡的香味从洛行知颈侧传出,好熟悉的味道,易疆恍惚了一瞬间,就是这一瞬间,洛行知猛然抬起头撞向易疆额头。

    嘶……

    易疆被撞的眼前发黑,不自觉放松了对洛行知的压制,洛行知趁机推开易疆站起身朝门口跑去。

    见状,易疆捂着额头坐起身,抬手一招,空中凭空出现一把餐刀朝着洛行知飞去,洛行知弯腰避开,刀刃划破了被面,易疆追上来,抓住洛行知的肩膀一拉。

    撕拉——

    薄被被撕开,满眼的鹅毛从空中落下,羽毛中央,是洛行知玉色的身体,修长的身形,白皙的皮肤,如同上帝完美的杰作。

    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两人都愣了一下,随即洛行知直接滚进了沙发里,将沙发上那件衬衣披在了身上,这才阻止了走光的囧境。

    “你……没穿衣服?”

    洛行知一边扣着衬衣纽扣,一边没好气的回了一句。

    “这不是明摆着吗?”

    “……”

    易疆脑子有点懵,直到门口突然响起敲门声。

    “易大哥,你在吗?”

    “什么事?”

    “我有点事想跟你商量,你把门打开吧。”

    打开门……易疆猛然回过头看向洛行知。

    “快,快藏起来。”

    然后拽着洛行知的手臂将洛行知拉到了窗边的衣柜里。

    “喂——”

    洛行知已经没机会抗议了,易疆直接关上了衣柜门。

    独自待在黑暗里,身上还穿着易疆的衬衣,洛行知突然有种被捉奸的既视感,话说这男人为什么要把他藏起来啊,他们有什么不可描述的关系吗?脑子有问题吧……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这什么乱七八糟的任务,还不如他之前打打杀杀呢,下身凉飕飕的,待在这里也不是办法。

    “系统,我是不是还有一个空间戒指?”

    “给我。”

    洛行知拿到空间戒指直接进了空间,而这时易疆打开了门,站在门外的是一名容貌俊美的青年,名叫解陵。

    “易大哥,怎么这么久?”

    “你找我什么事?”

    “不请我进去说?”

    “……行,进来吧。”

    易疆让开身,解陵踏进屋内,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破碎的被子和鹅毛。

    “这是……”

    “刚才练习的时候不小心弄破的。”

    “原来如此。”

    解陵浑不在意的笑了笑,心里却留了疑惑。

    易疆自觉的选了面对着衣柜的沙发坐下,让解陵背对着衣柜坐下。

    “你找我是什么事?”

    “是这样的,易大哥我们队伍里已经有了这么多人,我觉得与其去投奔s市,不如我们自己建立一个安全基地。”

    ……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了十几句话,看解陵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易疆想到衣柜里的洛行知,有点坐不住了。

    “这件事需要从长计议,我有点累了,明天再说吧。”

    “易大哥身体不舒服吗?”

    “不是,只是消耗了异能需要休息。”

    解陵心中的疑虑更重了,他不露痕迹的站起身朝衣柜走去。

    “既然易大哥被子破了,我重新给你拿一床出来。”

    易疆心里一跳,立刻按住解陵的肩膀。

    “这种小事我自己来就好。”

    “既然是小事,我代劳一下也没什么不可吧。”

    解陵猛的一下拉开了衣柜门,可是衣柜里除了衣服什么都没有,不应该啊,这房间只有这里能藏人,如果易疆房里有人,一定躲不过他眼睛,难道是他搞错了?

    “哎呀,我记错了,被子都放在我那呢,我这就去给你拿。”

    “嗯”

    解陵转身走了,易疆悬着的心脏落了地,同时又开始担心起来,洛行知刚才那个样子到底是怎么离开的?

    不一会儿,解陵把被子送了过来,易疆在床上坐了一会儿,觉得不放心,还是决定去看看洛行知。

    洛行知的房间在一楼,易疆径直下楼,敲门,开门的却是队里另外一个青年。

    易疆突然想起,除了他和解陵,其他人都是两个人一间房的,一想到这个人竟然跟洛行知睡在一起,易疆突然有些不高兴起来。

    “老大,有什么事吗?”

    “洛行知呢?”

    “不知道啊,下午出去了,现在还没回来,老大你找他有事?我正要出门,我去帮你找吧?”

    “不,不用了,不是什么大事。”

    易疆迅速回绝了,怀着复杂的心情回了房间。

    回房之后,易疆冲了个澡,躺回床上,睡着解陵新送来的被子,脑子里不自觉想起了洛行知方才的模样。

    本来大家都是男人,看了就看了,他怎么会这么失态?而且……易疆抬手放在胸口,他的心跳竟然会这么快,到底是怎么回事?

    脑子里塞满疑问和洛行知,这一夜,易疆破天荒的失眠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