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3章 那个画风突变的兄弟(三)
    ,!

    易疆愕然的看着洛行知,不知该作何回答。洛行知也没有要等他的意思, 拂开他的手, 直接跳下了车。

    “小知, 快过来。”

    此次一行人落脚的地方是一处加油站,空地上还游荡着不上丧尸,其他人都忙着清理丧尸, 根本没空管洛行知,于是欧岩习惯性的叫洛行知去躲在他身后。

    洛行知快步走到欧岩身边,然后默默从背包里掏出一把大砍刀,朝着最近的丧尸一刀砍去,直接劈掉了半边脑袋。

    “额……”

    欧岩愣愣的看着洛行知砍丧尸, 显然还没从洛行知弱鸡的印象中转换过来。

    “小心!”

    欧岩的走神让一个丧尸近了身, 这声提醒就是一名队友发出的, 然而并没有什么用,欧岩根本反应不过来。

    眼看就要被丧尸抓破脑袋, 洛行知直接将刀插进了丧尸的后脑勺,于此同时一块金属板凝结挡在了欧岩面前,是易疆的异能。

    有惊无险, 欧岩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 感激的看向洛行知。

    “谢谢你啊小知。”

    “无妨。”

    “啊?”

    “……我的意思是说没事,你小心点。”

    “那必须的, 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我可不想再经历一遍。”

    耽搁这么一会儿, 外面的丧尸清理的差不多了, 只有加油站旁边的住宿区里可能还有,洛行知抽出大砍刀,直接进了小区大门。

    花了一点时间将三层楼都清理一遍,在洛行知解决掉最后一只丧尸后,他把丧尸扔出窗口,又在房间里转了一圈,决定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了。

    正当洛行知准备去关门的时候,一只手按住了洛行知的门,是易疆,也不知道他在外面站了多久了。

    洛行知疑惑的挑了挑眉。

    “有事?”

    “进去说。”

    洛行知于是转身回到屋里,易疆跟着进了房间,随手合上了门。

    “有什么事就说吧。”

    “我看你一直在用刀杀丧尸,你喜欢使刀?这把刀不好,用这把吧。”

    易疆解下随身佩戴的唐刀递给洛行知。

    “这不是你们家传宝物吗?给我用了你用什么?”

    “只要我需要,随时都有刀。”

    话落的一瞬间,一把尖刀凭空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洛行知的眼睛刺来,洛行知面无表情的看着易疆,表情一丝变化都没有。

    果然,那刀尖停在了洛行知眼球一厘米之外。

    “你怎么不躲?不怕我杀了你?”

    “你不是说要代替我爸妈照顾我吗?玩这一套算什么?”

    “我是答应了伯父伯母,但你不是洛行知,你到底是谁?”

    洛行知轻笑了一声,笑声像把小勾子勾在了易疆心里。

    “你凭什么说我不是洛行知?”

    “洛行知没有你这么好的身手,更没有你这么大的胆子。”

    “那是你不了解我。”

    尖刀又逼近了一点,近到洛行知都能感觉到刀上的寒气了。

    “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是谁?你把洛行知弄那里去了?”

    “不是就在你面前吗?”

    “你骗不了我。”

    “那好,你应该知道洛行知胸口一块红色水滴状胎记,不如我给你验验?”

    说话间,洛行知伸手解开了衬衣一颗纽扣,露出了形状突出的锁骨,易疆脑中不由自主又想起了昨日洛行知在他房中的模样,立刻转过身去,语气中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你做什么?”

    “不脱衣服你怎么看?还是说你觉得胎记也是假的?”

    “不用了,暂且放你一马,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不是洛行知。”

    易疆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洛行知看着他匆忙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恰逢欧岩从窗下路过,就叫了洛行知一声。

    “小知,你是要住那个房间吗?那我马上把东西搬上来。”

    “好,我已经清理完了。”

    一是为了安全,二是房间有限,这段时间,易疆的小队都是两个人住一间房,而欧岩就是洛行知固定的室友。

    还没走远的易疆听到这句话,脚步顿了一下,最终还是走了,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面对洛行知的时候会那么失态,还是避开点好。

    不一会儿,欧岩来了,他是水系异能,洛行知让他放了些水,两人把房间简单打扫了一番,又铺上了自己带的床单和被子。今天不该两人值班,两人随便吃了一点面包应付肚子,就准备睡觉了。

    洛行知想到白天杀的那些丧尸,浑身不自在,干脆叫欧岩再放些水给他洗澡。

    不是夏天却只能洗冷水澡,洛行知已经好久没有过的这么凄惨了,奈何两人都不是火系异能,只能将就了。

    等到洛行知洗完澡出来,房间里却多了一个不速之客,正是白天见过的异能者——盛昊。

    此时欧岩正被盛昊像个小鸡仔一样提在手里,看着别提多可怜了,但他愣是屁都不敢放一个,盖因盛昊在队里已经恶名昭著了。

    如果说易疆是靠实力和手腕征服的众人,那盛昊就完全是靠他的暴脾气,偏偏他的火系异能厉害,队里的人都不愿招惹他,洛行知是第一个。

    白天的事情让盛昊丢了脸,所以晚上就过来找洛行知算账了。

    “你做什么?”

    “不做什么,就是想跟他换个床位。”

    “不好意思,不换。”

    “不换也得换。”

    话落,盛昊当着洛行知的面把欧岩扔了出去,然后嘭的一声关上了门。

    洛行知皱了皱眉眉,抬脚就朝门口走去,却被盛昊拦了下来。

    “放心,他找的到地方住,你白天那么嚣张,现在就怕了?”

    “不是怕,只是不想跟你共处一室。”

    “这可由不得你。”

    盛昊脱下外衣甩在一边,抬手向洛行知抓来。

    “跟我打一架,输了以后不准出现在我面前。”

    洛行知摸了摸下巴,有点感兴趣。

    “那我要是赢了呢?”

    盛昊冷笑一声。

    “你未免太狂妄了。”

    “这不是狂妄,这叫自信。”

    “那好,赢了我就奉你为主。”

    “成交!”

    话落,两人在房间里就打了起来,盛昊拳头带风,力气极大,砸在墙壁上,墙面都剥落了,洛行知大多时候都在躲避,少有进攻,偏偏他身法灵活,像个泥鳅一样抓都抓不住,盛昊打的又憋屈又火大。

    “是男人就别跑。”

    “这可是你说的。”

    洛行知露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终于不再躲避,抬手接住了盛昊的拳头,在盛昊难以置信的目光中,一脚踹向盛昊胯下。

    啊——

    盛昊惨叫一声,立刻痛苦的弯下了腰,再抬起头来,看洛行知的眼神恨不得杀了他。

    “洛!行!知!你找死吗?”

    洛行知无辜的回视。

    “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你这叫不是故意的!”

    “就算是故意的,那也是迫不得已,你看你有异能,我只是普通人,不出奇,怎么制胜呢?”

    “洛!行!知!”

    “别这样生气啊,来,先叫一声主人听听,这可是你自己承诺的。”

    盛昊简直气炸了,怎么可能甘心奉洛行知为主,但话是他自己撂出来的,只得愤愤的转过头,眼不见心不烦。

    洛行知考虑了一番,蹲下身凑到盛昊面前。

    “你也不必不平,即便是正面对上你也不是我的对手,不过你的火系异能倒是好东西,这样吧,等你恢复了,我们再比一次,今天你就先当我的手下吧。”

    “哼!”

    “放心,我不会为难你,只是几件小事需要你帮忙罢了。”

    “什么事?”

    “帮我热个洗澡水,刚才冷水洗的我不太舒服。”

    “洛行知!你竟然让我去烧水!”

    洛行知退后了几步,揉了揉耳朵。

    “说话便说话了,这般大声做甚?”

    盛昊看洛行知那肆无忌惮抱怨的样子,又听他这奇怪的调调,觉得这人实在古怪也实在有趣,他以前竟然没发现。

    “行了,别浪费时间了,快去。”

    洛行知踹了地上的盛昊一脚,走回床上躺尸了,盛昊深吸了一口气,愤愤不平去浴室了。

    ……

    此时另一边,欧岩被盛昊扔出房门后,凄惨兮兮的去找盛昊的室友了,没想到撞到易疆在值班,因为洛行知的缘故,易疆现在对这个欧岩的印象可是尤其深,这么晚还看他在外面晃荡,自然得问一句。

    “去哪?”

    “老大,老大呜呜呜,我被盛昊大魔王赶出来了……”

    “……”

    易疆对欧岩这仿佛受了天大委屈的样子有点无语,但是事关洛行知,他又不得不问。

    “你不是跟洛行知住一起吗?跟盛昊有什么关系?”

    “就是啊,跟他有什么关系,非得把我赶出来。”

    “什么赶出来?”

    “盛昊说要跟洛行知一起睡,就把我赶出——诶,老大,你去哪?”

    “今晚换班,你跟周锐值班。”

    说完,易疆就急冲冲的走了,看方向正是洛行知的房间。

    “额……”

    欧岩吹着夜风,有点凌乱。

    ……

    洛行知正在床上坐着练功,突然听到房门嘭的一声被人砸开了,这已经是房门第二次被人这么粗暴的对待了。

    “易疆?”

    易疆一走进房间就扫视了房间一眼,没有看到盛昊的影子,心里那点冲动总算平缓了些,白天他就看到盛昊跟洛行知不对付,这么晚来找洛行知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你怎么来了?”

    对上洛行知诧异的眼神,易疆才发现自己冲动之下又做了莫名其妙的事。

    “盛昊呢?”

    “在浴室呢。”

    然后洛行知就看到易疆进了浴室,五分钟后,两个人都有些狼狈的出来了,盛昊眼神复杂的看了洛行知一眼,直接离开了房间,而易疆则是开始脱衣服。

    “你这是……”

    “盛昊今晚有事,我跟你一起住。”

    “……行”

    被易疆一搅和,浴室里的水估计也没用了,洛行知直接盖上被子睡了。

    洛行知这样平淡的态度让易疆准备的借口没了用武之地,他松口气的同时又有些失落。

    “你不问我为什么?”

    “你是老大,你说了算。”

    “……”

    “行了,时候不早了,睡了。”

    洛行知打了一个哈欠,就真的睡着了,易疆放好衣服在洛行知身边躺下,越是平静的夜里反而越是心烦意乱。

    他这是怎么了?怎么面对洛行知的时候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噗通,噗通,噗通,这样急促的心跳,倒像是一见钟情了一般,可是他从小就跟洛行知认识,就算真对洛行知有什么想法,也不该现在才有啊。

    易疆百思不得其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