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4章 那个画风突变的兄弟(四)
    ,!

    易疆不记得自己多晚才睡着, 但是不管睡多晚他的警觉性都在,于是当易疆听到身边的响动时,立刻鲤鱼打挺从床上坐了起来, 锐利的目光往床边扫去,正好对上洛行知投过来的戏谑目光。

    “我记得昨晚好像没对你做什么吧?这么紧张做什么?”

    “额……抱歉。”

    易疆讪讪的收回手上的尖锥, 忘了昨晚自己不是一个人睡的, 随即他又像想起什么一般,立刻低头看自己手上的手表。

    七点了……

    比他正常起床时间晚了两个小时……

    他竟然睡过头了……

    似是知晓易疆心中所想, 洛行知一边披上风衣外套,一边不怀好意的提醒到。

    “队里已经整装待发了,趁着还没人来敲门你赶紧起床吧, 否则要是被人看见他们的易大队长赖在我床上……”

    洛行知话还没说完, 易疆就像火烧屁股一般从床上跳了起来, 三下五除二穿好了衣服, 又奔进洗手间用储备的水简单的洗漱了。

    “我先走了。”

    易疆大步走到门口,一拉开大门就见到门外的人作敲门状。

    “队长, 原来你在这啊, 大伙都在等你了。”

    “嗯, 走吧。”

    “不过队长为什么会在洛行知的房间里?”

    “……我就过来看看。”

    易疆率先迈脚朝楼下走去,走了两步突然停下来, 回头看向洛行知。

    “跟上。”

    洛行知笑了笑,觉得这个易疆很有意思, 遂跟在了易疆身后, 等到三人下了楼, 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不少人,解陵被所有人包围在中间,易疆不在,他就是领头羊。

    “易大哥,你来了,早上怎么不见你?”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解陵从中走出来。

    “有点事耽搁了。”

    看出易疆不想在此事上多说,解陵没有再问,只是往易疆身后的洛行知看了一眼,他有预感,这件事跟洛行知有关。

    这两天易疆对待洛行知的态度很奇怪,以前都是无视的人好像突然在意了起来,而且洛行知的身手……

    “时候不早了,出发吧。”

    易疆吩咐之后,所有人都上了车,洛行知也准备上欧岩的车,却被易疆叫住了。

    “你跟我走。”

    洛行知立刻脚步一转走到易疆面前。

    “易大队长这是怕我有危险?”

    “没有发现你真实身份之前,我会一直监视你。”

    洛行知挑了挑眉。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是洛行知?”

    易疆冷笑一声。

    “洛行知绝不会叫我队长,所以你不是洛行知。”

    洛行知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竟然犯了这么低级的错误。

    易疆看他这个样子,心里更有底气。

    “所以你最好——”

    “易大哥。”

    “你说什么?”

    洛行知一动不动的盯着易疆,嘴角一点点翘起,出口的声音仿佛情人的告白。

    “我说以后请多多指教,易~大~哥~”

    被洛行知微笑的模样晃了眼睛,易疆一把捂住胸口,转身上了车。虽然面上面无表情,只有他自己知道心跳的有多快,他一定是中了洛行知的蛊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没有立场。

    见易疆这个样子,洛行知站在原地,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系统,我感觉这个易疆应该没有威胁。”

    “果然我这个世界的威胁是在丧尸吗……希望能尽快找到洗筋伐髓的药材吧。”

    洛行知叹了一口气,上了易疆所在的车,还十分没有眼力见的坐在了副驾驶座上,等到解陵安排完事务走过来,发现自己的专用宝座上竟然有人了,脸色一下沉了下来。

    队里的一个青年见状,深知自己表现机会来了,于是一把拉开车门,对着洛行知嚷嚷到。

    “下来,这是副队的位置。”

    “你说什么?”

    “难道你不知道吗?只有副队能坐这里,你一个异能都没觉醒的废物,凭什么坐在这里?”

    “废物……”好陌生的称呼,随着洛行知在任务世界越来越变态,已经多久没有人敢这么跟他说话了,洛行知的手按在唐刀上,觉得有必要逆转一下自己在队里的形象。

    嘭——

    不等洛行知手里的刀出鞘,青年已经被击飞了出去,倒地的时候吐了一口血,然后直接晕过去了,明显是被打成了重伤。

    洛行知诧异转过头,一眼看见了易疆杀气腾腾的表情,在原主的记忆中,易疆一直是寡言少语但是心地善良的人,要不然也不会在末世开始后救了这么多人,洛行知从来不知道易疆生气以后下手会这么狠。

    和洛行知同样诧异的还有站在车边的解陵,他自认为已经够了解易疆,这个男人虽然有着军人的铁血,但更多的却是继承了军人的责任,一般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对队里的人出手的,没想到就因为两句不敬的话下这么重的手,洛行知什么时候在他心里这么重要了?

    “易大哥你……”

    被两道目光同时注视着,易疆突然回过神来,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心里有些愧疚。他刚才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听到有人说洛行知不好,满脑子都是杀意。

    “抱歉,是我冲动了,把他送下去疗伤。”

    说完易疆甩了甩头,感觉自己真的魔怔了。

    “那我呢?”

    解陵还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易疆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把事情揭过去了,王健是帮他说话,易疆打王健无异于打他的脸。

    易疆看了解陵一眼,以前挺欣赏的一个人,现在怎么越看越不顺眼,而以前很不耐烦的洛行知,在他眼里竟然越来越吸引人,甚至还起了不可言说的心思。

    “你去周锐车里,马上就要到s市了,你去看着另外一边我放心。”

    “易大哥!”

    “时候不早了,走吧。”

    然后易疆就开车走了,留下解陵站在原地怒火中烧,自出生以来,他一直都是被人捧着护着,何时受过这种冷遇,易疆简直欺人太甚!而这一幕落在一旁的盛昊眼里,只换来一声不大不小的嗤笑,仿佛在嘲笑他不自量力。

    不自量力?他解陵就没有怕输的时候!解陵紧了紧手指,转身去周锐的车上了。

    此时另一边的洛行知,自从易疆将解陵扔下之后,他就感觉到了满满的违和感,总感觉现在的易疆不是原主记忆中的易疆。

    易疆似乎也陷入某种自我怀疑中,车里的气氛很古怪,眼看着易疆越开越快,洛行知担忧自己的小命,只得幽幽的开了口。

    “你开这么快,他们追不上的。”

    已经神游天在的易疆这才发觉自己已经把车队远远的抛下了,这在以前根本不可能,他从来不会抛下其他人。

    回过神来的易疆一脚踩下了刹车,都忘了降速,而急刹的结果就是洛行知差点被扔出窗外,就算有安全带保护,也让他憋了一口气。

    “不想开车的话不妨换我来,我可不想死的不明不白。”要是他这次任务是出车祸死的,他一定会成为业界笑柄。

    “抱歉。”

    易疆双手搭在方向盘上,看起来十分懊恼,想来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冲动,但他没有机会想更多了,刹车那刺耳的声音已经吸引来了丧尸,而轮胎又敲卡在了路面裂缝里,要想重新发动车子,只能把周围的丧尸全解决了。

    “你在车里待着,我去解决。”

    易疆拉开车门下了手,手中出现一把砍刀,大开大合的朝着丧尸攻去,即便有丧尸近身,他也不闪不躲,在手臂上覆盖一层铁甲,和丧尸的指甲碰撞在一起,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

    这些丧尸都是低阶丧尸,不足为俱,洛行知乐的清闲,靠在车里看易疆表演。

    过了一会儿,洛行知发现周围的丧尸不减反增,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而接下来那一声丧尸的嘶叫,更是让洛行知和易疆同时变了脸。

    “在解陵那个方向!”

    “他们遇到高阶丧尸了!”

    易疆立刻跑回车边,将车推了出来,然后开车朝来时的方向赶去。

    因为距离拉的太远,回去花了一点时间,等易疆见到车队的时候,他们已经被丧尸包围了,解陵和盛昊被那只高阶丧尸牵制住,其他人根本抵抗不住丧尸潮,队中已经出现了不少伤亡。

    易疆看到这一幕,心里立刻急了,开着车就冲进了丧尸群。因为易疆的加入,暂时抵住了低阶丧尸的攻势,可是解陵和盛昊那里却有些抵不住了。

    这是一只六阶丧尸,而队伍中最强的易疆异能才五阶,这几乎是一个死局。

    “这边我来守着,你去帮盛昊他们。”

    洛行知抽出唐刀站在了队伍最前面,一刀一个跟砍瓜菜一样,他现在的实力相当于异能三阶,对付这些低阶丧尸并不困难。

    易疆见洛行知这个样子放心不少,此时盛昊因为一个破绽已经受了伤,易疆知道不能再拖,嘱托完欧岩看着洛行知之后就加入了战圈。

    有了易疆的加入后,三人不仅抵抗住了六阶丧尸的攻击,还有了反击之力,易疆的金属异能变幻莫测,可攻可守,又有精神系的解陵在一旁辅助,杀伤力大增,数百回合后,易疆将一刀劈下,几乎将六阶丧尸劈成两半。

    但丧尸的难缠就在于,只要不搅碎它脑中的晶核,它就会无限复活,果然很快,那六阶丧尸又嘶吼着朝易疆抓来。

    就在易疆三人准备一鼓作气把这只丧尸解决之时,人群后方突然冒出一声嘶吼,随即停着的卡车被直接掀翻上天。

    又一只六阶丧尸!!!

    这丧尸来势凶猛,不知道在后方蛰伏了多久,一发现易疆等人全神贯注放在那只丧尸上后,立刻冲了出来,而他的目标俨然是——洛行知。

    “你不要告诉我,这具身体还有吸引丧尸的特质。”

    01x瞄了一眼六阶丧尸泛着红光的眼睛,那满眼的兴奋即便是隔着物种也能看出来。

    “……”

    一个不能觉醒异能的废材,还有着时不时吸引高阶丧尸的能力,果然,这才是任务的尿性。

    本来洛行知已经做好了遁进空间的准备,谁知道易疆见到这一幕,竟然不管不顾扔开了面前的丧尸,朝着洛行知奔来了。

    “小心!嘭——”

    易疆钢铁化的手臂和六阶丧尸的手掌撞击在一起,擦出一连串火花,随后六阶丧尸退了一步,而易疆抱着洛行知直接被撞飞了出去。

    吼——

    被激怒的两只丧尸朝着最近的人抓去,解陵和队伍中的一名青年因此受了重伤,一只六阶尚可以应付,两只就是天方夜谭了。解陵一边从地上爬起来,一边朝易疆喊到:

    “快把洛行知交出去,它们要的是洛行知。”

    以解陵的聪明发现这一点洛行知并不意外,只是他这一出口,队伍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对准了洛行知。

    “原来是你引来的丧尸,你害死了我的孩子,你这个魔鬼!”这是来自于一个母亲的控诉,巧合的是五分钟前,洛行知还帮她挡了丧尸一击。

    有人带头后,接下来的人七嘴八舌指责起洛行知来,将所有的罪责推到了他头上,甚至认为他是故意为之。

    “易大哥,难道你想为了一个洛行知让大家伙都陪葬吗?”解陵心痛不已的看着易疆,活像看着大好青年走向歧途。

    “易大哥,他已经害死了这么多人,你还想看他害死更多的人吗?”

    “易大哥……”

    面前是两只六阶丧尸越发凌厉的攻势,背后是队友不断歇的咒骂和哭喊,易疆头痛欲裂,理智告诉他,一个军人不能为了一个人牺牲所有人,但是手却怎么也放不开。

    等到群情激奋到一定程度,一些人甚至都想上来抓洛行知交给丧尸的时候,一直在处理伤口的盛昊暴脾气站了起来。

    “交什么交,要交自己去,自己没本事,死了活该!”

    然后就加入了易疆的战圈,易疆一方面要护着洛行知,一方面要应对强出自己不少的对手,已经受了不轻不重的伤,盛昊的加入让他轻松了一点点。

    解陵看着这一幕,眼底阴晴不定了好一阵,脚步开始往后退。

    “易疆,既然你想送死,我们不拦着你,我们撤。”

    其他人包括欧岩在内都跟着解陵开始后退,眼看着一行人慢慢退出了两只六阶丧尸的包围圈,解陵的目光落到洛行知面无表情的脸上,突然计上心头,一道精神力径直朝着洛行知的脑海过去——他想控制洛行知去送死。

    本来以原主的精神力是很容易受影响的,但是洛行知的精神力并不能用这个世界的评价标准,解陵自然也影响不了他。

    见精神力不起作用,解陵明显震惊了一瞬,随即产生的是对洛行知更大的杀意,于是他做了一个十分冒险的事,妄图用自己的精神力控制六阶丧尸,最后控制不成,反而把两只丧尸刺激的狂暴了,盛昊当场就被打晕了过去,易疆背上也被划了一条深深的伤口。

    弄巧成拙,解陵不敢再留,转身就准备跑,可是易疆已经发现了他的动作,面对狂暴的丧尸,仅仅靠着他的力量,根本不可能保护好洛行知,于是易疆做了一个他以前想都没想过的决定——无数铁栅栏从地上升起,将所有人都困在了丧尸圈中。

    “易疆,你疯了吗?”

    解陵不可置信的看向易疆,没想到易疆竟然要拉着他们所有人一起死。易疆不为所动,此时他的脑中除了洛行知什么都是可以舍弃的。

    “跟我一起对付这两只丧尸,否则,死!”

    这些人自然不依,但是等他们发现无论如何谩骂,如何哀求都无法改变易疆心意的时候,终于有人加入了战圈,易疆的压力小了一些。

    而这时候的洛行知已经不知道该做何感想了,前一秒根正苗红的三好青年突然就黑化了,可是他连黑化的原因都不知道。

    有了其他人的牵制,易疆终于有机会从战斗圈抽身出来,然后抱着洛行知转身就跑,同时四周的铁栅栏也撤掉了,所有人都一哄而散。

    因为任务给洛行知坑爹的设定,那两只六阶丧尸只是茫然了一会儿就坚定而准确的朝着易疆追来,即便易疆将车速开到最大,和那两只丧尸的距离还是越来越短,终于,丧尸的手抓住车尾,然后使劲一掀将车子掀翻过去,在摔出车子的瞬间,洛行知终于拖着易疆进了戒指空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