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5章 那个画风突变的兄弟(完)
    ,!

    易疆只觉得眼前光华一闪就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房间不大, 无论结构还是摆设都充满古色古香的韵味。

    “这是那里?”

    “芥子空间。”

    “空间?异能?”

    “不是, 只是一个具有特殊功能的小玩意儿。”

    洛行知说话间走到衣柜边, 从衣柜最下面拿了一个木盒子出来, 里面装着些止血膏, 麻沸散,纱布之类的东西。

    “过来把衣服脱了,我给你处理伤口。”

    易疆依言走到洛行知旁边坐下, 脱掉背心, 露出血肉模糊的后背,洛行知用止血膏止了血, 又用酒精消了毒, 撒上生筋活血的药, 用纱布缠了一圈又一圈。

    易疆看洛行知轻车熟路的动作,心里那股疯狂劲过去, 理智又回来了。

    “你到底是谁?”

    “重要吗?如今你的队伍散了,你救的人也死了,我是谁又有什么区别呢?”

    易疆想起自己先前种种行为, 忍不住苦笑一声。

    “若不是知道你没有异能,我都要怀疑你和解陵一样是精神系,控制了我的思想,让我短短时间完全变了样。”

    洛行知将木盒盖子合上, 撑着头看向易疆。

    “这些人都是以前你救的吧。”

    “嗯”

    “后悔吗?为了我死了那么多人, 如果你当时把我交出去——”

    “我不会把你交出去!”

    洛行知的话像是触到了易疆某根敏感神经, 易疆的神色一下疯狂起来。

    洛行知诧异的看着他,直到易疆的脸慢慢垮了下来,似懊恼又似疑惑。

    “抱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冲动,只要面对你,我就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甚至行为。”

    易疆甩了甩头,觉得自己多半疯了,放在以前,他绝对想不到自己有一天会意气用事不顾全大局,可是他现在不仅做了,还无所不用其极。

    洛行知的目光在易疆身上绕了一圈,从衣柜里取了一套长衫给他。

    “换上休息一会儿吧,这里有冷却时间不能久留。”

    说完,洛行知径直跨上床睡了,易疆拽着手中的长衫看了许久,又环顾这古色古香的屋子,脸憋的通红。

    “虽然很得罪人,但我还是想问,你…是不是……狐狸精?”

    洛行知侧过身,以为自己幻听了。

    “你说什么?”

    “就是小说里那种修炼成人,可以迷惑心智的狐狸精?不过你怎么是男的?”

    “……”我竟无言以对……

    沉默许久后,洛行知从床上坐起来,一动不动的看着易疆,竟然把易疆看紧张了,心脏噗通噗通跳。

    “易疆……”

    “怎么了?”

    “你这想象力不写小说可惜了,真的。”

    说完洛行知倒头就睡,留下易疆在桌边凌乱。

    ……

    休息了几个小时,洛行知带着易疆出了空间,两人还停留在翻车的地方,不过那两只六阶丧尸倒是不见了。

    “先上车,离开这里再说。”

    两人上了车,易疆带着洛行知往市外开,他们原本打算去s市的安全基地才需要穿过d市,如今队伍里死的死,散的散,却是没必要去了。

    因为洛行知会吸引丧尸,易疆只能往人少的地方走,免得殃及池鱼,至于抛下洛行知不管,这事他从来没想过,在他心里似乎把洛行知看的比自己命还重要。

    车里还有一些食物,想到洛行知已经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易疆拆了一袋牛肉干和一瓶水递给洛行知,自己却随便拿了一个压缩饼干吃。

    “我们去那里?”

    “我记得d市外面有一家食品加工厂,我们车上的食物不多了,先过去看看。”

    “嗯”

    易疆花了一个小时开车到食品加工厂,却发现这里的东西已经被洗劫一空,要么就已经变质,没办法,他只能另找出路。

    这个时候天也黑了,易疆将车停在了一块巨石后面,末世的天气温差极大,室内还好,在室外风都能吹的人发抖,有了这巨石的遮挡,洛行知在车里应该能睡的安稳些。

    “你快睡吧,最多三个小时我们就得离开,否则丧尸会找过来。”

    白天睡了一会儿,洛行知现在并不困,他看着灯下易疆冷硬的面孔,突然想起自己以往的任务来,这还是第一次有人不杀他,而是不遗余力保护他。

    “易疆……”

    洛行知没有问易疆为什么要保护他,因为他有预感,问出这个问题可能会打破现状,他不想打破。

    接下来的一年都在易疆带着洛行知不断辗转各地中度过,他们从来没在一个地方停留超过两天,很多时候只是多停留了一个小时,他们都会陷入恶战中,所以易疆很谨慎。

    即便如此,随着丧尸进化越来越厉害,洛行知的自保能力越来越低,对丧尸的吸引力却越来越高,好多次易疆都没能及时避开,好在易疆的能力也在进化,洛行知暂时没有性命之忧。

    这一天,易疆解决了被洛行知吸引来的丧尸后,带着洛行知住进一幢小楼房,这楼房在末世前被主人精心打理,每一件装饰品都倾注了主人的心血,可是在现在的易疆看来,只是一个落脚的地方而已。

    易疆的身上又添了不少新伤,有一个血洞甚至贯穿了肩膀,是白天帮洛行知挡丧尸时受的伤,洛行知坐在床边拿着药给他包扎,烛火下,一张俊美的脸庞明明灭灭,十分好看,仿佛真的是那狐精鬼魅变化而成。

    易疆看着看着不自觉有些痴了,身体里好似起了一团火,将他烤的口干舌燥,却又不给他止渴。

    实际上易疆这种状态已经持续好久了,但他之前不曾接触过男女之事,竟然就这么忍了下来。今天洛行知照常给他上药,见他脖子上有伤口,上药的时候就凑的近了些,这可要了易疆的老命,洛行知身上的香味一传进鼻子,他满脑子只剩下洛行知的身体。

    这一年来一直是两人独处,洛行知没什么男色的观念,换衣服的时候,睡觉的时候都没避着他,易疆因此享受了不少福利,只是这看得见吃不着始终难受,何况洛行知还对此一无所知,易疆憋的久了也有憋不住的时候。

    洛行知还不知道面对的男人已经饥-渴难-耐,给易疆上了药之后就顺口叮嘱了两句,谁知在下一秒就被扑倒了,阴影罩顶,男性荷尔蒙扑面而来。

    易疆的手按住洛行知的肩膀,嘴唇覆盖在洛行知唇上,他没什么吻技可言,只是循着男性的本能去掠夺。

    如同在沙漠里长途跋涉的人一般,迫切的想要寻找水源,易疆的吻热烈而疯狂,恨不得将洛行知整个人吞进去,他的身体里烧着一团火,只有洛行知能浇灭。

    洛行知被他的突然袭击震惊了,震惊过后就是愤怒,直接一脚踹在了易疆肚子上。

    “你疯了吗?”

    易疆退开了一步,有些发怔,似乎没想到自己竟然真的做了这种事,但是等他看到洛行知红肿的嘴唇以及凌乱的衣服,这份迷茫立刻就被更深的欲-望取代。

    “洛行知,我爱上你了。”

    在易疆沙哑着嗓子吐出这句话的时候,洛行知就知道要遭,他立刻抬手朝一旁的唐刀抓去,可是这刀却先一步落入了易疆手里。随后洛行知听到了门口传来的轰隆声,一张铁栅栏拦在了原本门所在的位置,易疆打算把他困在这里!

    洛行知拔腿就朝楼上跑,刚跑了几步,四条铁链就从不同方向飞出来,缠住了洛行知的手脚。这些日子虽然洛行知尽心尽力寻找药材,但一无所获,现在的他根本不是七阶的易疆的对手。

    洛行知被铁链缠的动弹不得,看着易疆踩着楼梯一步步上来,心里的危机感越来越重。

    “易疆,你先冷静一下,我——”

    洛行知话还没说完,易疆拽着铁链一拉,洛行知就从楼上摔了下来,直接摔入了他怀中。

    “洛行知,洛行知,洛行知……”

    易疆呢喃着洛行知的名字,像救命的人抓着最后一根稻草,洛行知被他抱的呼吸不畅,身体很清晰的感觉到易疆身体的变化。

    “你——”

    被一个发情的男人抱的这么紧,洛行知气的脸发红,他怎么也没想到一直正经的不成样子的易疆竟然也是个精虫上脑的混蛋。

    “放开!否则我——”

    回应洛行知的是易疆比先前还要疯狂的吻,易疆将洛行知压在墙上,一只手搂着洛行知的腰,一只手捏开洛行知的嘴,将这些日子积累的所有妄想一一实现。

    “嘶……”这男人属狗的吗,洛行知的嘴被舔咬的火辣辣的疼,偏偏他手脚都被绑缚着,连一点细微的动作都做不了。

    随着身体的变化,亲吻已经难以满足易疆了,易疆松开洛行知的嘴唇,喘着粗气低头看向洛行知,此时洛行知脸颊发红,汗水沾湿了一小绰头发,脖子上还出现了几条暧昧的痕迹,像极了被蹂-躏之后的样子,可他的眼睛里却满是怒火,让人忍不住想进一步蹂-躏他,直到那眼神也变的迷离。

    易疆喉结滚动了一下,从裤兜里摸出一盒润滑剂,盒子一打开满是草莓清香。

    当洛行知看到这盒草莓味的润滑剂的时候,脸一下绿了,他没想到易疆竟然准备的这么充分,亏他还对易疆的保护有了一丢丢感动!

    洛行知气的狠了,胸口剧烈起伏了好几下。

    “易疆,你敢对我用这东西,我一定会杀了你。”

    易疆沾着润滑剂的手一顿,然后直接将东西抹在了自己身上最精神的地方,抹完之后将洛行知翻了个身,又凑近了去亲洛行知,手掌却开始在洛行知身上摸索。

    当易疆的手指停留在洛行知身后的时候,洛行知能感觉到对方缓慢而坚决的分开他的身体,洛行知又羞又恼,却阻挡不了易疆靠近他。

    “易疆,你敢!”

    知道洛行知会生气,易疆喘着粗气安慰他,身下的动作却没有停,他忍的太久了,以前他下不了手,以后洛行知有防备没办法下手,机会就这一次,放过了就没有了。

    看来易疆是铁了心了,洛行知也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人,他咬紧了牙,让系统把那枚空间戒指取出来。

    经过一年的使用,这空间戒指已经进不去了,但毕竟是个灵器,还是有些威能的。

    “系统,给我引爆它,我要杀了这丫的。”洛行知满眼杀气。

    “用那张瞬移符,在我身上的东西被炸掉的瞬间,把我传走。”

    易疆看见洛行知脸上露出一抹凉薄的微笑,突然有不详的预感,这一瞬间有很多东西划过他脑海,他才后知后觉的想起,洛行知这人从来强迫不得的,更不是救他一命就会以生相许的人。

    洛行知,自私,冷酷,眼里只有自己。不管对他多好,一旦威胁到他,都能被他毫不犹豫杀掉。

    嘭——

    一道白光从小楼房里出现,瞬间震塌了楼房,白光消散,洛行知和易疆都不见了踪影。

    ……

    又是一年后。

    洛行知经过长时间的艰难跋涉,九死一生,总算寻到了灵药一丝丝影子,就在这泰山山顶。

    没有了易疆的保护,洛行知的日子过得很艰难,就像他以前被全世界追杀一样。如果他当日顺从了易疆,那怕是曲意迎合,以易疆对他的爱护,现在一定是另一番光景,但洛行知不后悔,他始终奉行靠人不如靠自己的原则。

    洛行知在泰山上搜寻了三天,总算寻到了一处山洞外,他有预感,他要的东西就在洞中。

    洛行知捏紧了手中的唐刀,小心的往洞中潜去,山洞的地形并不复杂,绕过一段曲折的裂缝之后就进了中空的腹地。腹地顶上有裂缝,日光透过裂缝照进来,在地上形成一道白光。

    洛行知将手电筒关了,往那白光中走去,走的近了才看到裂开的岩石上长着一株其貌不扬的绿草,不识货的人看见了只会当成路边的杂草,但洛行知的知道这就是他要的东西。

    洛行知心里一喜,抬手准备将灵草挖出来,说时迟那时快,一道身影竟然抢在他前面将灵草夺了去,洛行知脸色微变,手中唐刀出鞘,接连往后退了好几步。

    “竟然是你……”

    等洛行知看清远处的人,心情突然往下一沉。

    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站在天光下,硬朗的面孔上斜着一道伤疤,那幅面容赫然是洛行知熟悉的易疆。这个人竟然没死,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上了自己,洛行知后背窜死一股凉气,感觉自己要凉。

    “洛行知……”不知道是不是太久没说话的缘故,易疆的声音很不自然,而他看洛行知的目光让见识了各种变态杀人狂的洛行知都感觉到头皮发麻,如果易疆现在把他分尸煮开吃了,他都不会觉得奇怪。

    “你想要这个?”

    易疆抬手将药草举到洛行知面前,洛行知毫无反应。

    “我给你。”

    易疆摊开手,示意洛行知过去拿。

    洛行知似乎被说动了,抬脚朝着易疆走去,然而不等易疆表情缓和,洛行知突然转身往外狂奔。

    洛行知从来没有像这一刻一般咒骂过这个坑爹的世界,他现在恨不得自己肋生双翅,助他逃离神经病。

    但洛行知知道这种事想想就好了,他经历了这么多任务,遇到无数危险,没有那一次不是自己挺过来的,这一次也不会有人来帮他。

    眼看就要逃出山洞了,身后突然钻出无数铁链将洛行知绑成了粽子,然后一点点把他拖回了洞里。

    “我现在像不像被蜘蛛精抓住的唐僧?”

    “不然呢?”

    “……”

    “呵呵……”

    ……

    洛行知再次面对易疆的时候突然平静了,他至今觉得发生在这个男人身上的一切变化都很神奇,有时候他甚至怀疑对方壳子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但这显然不可能。

    “我好想你……”

    易疆从背后环住洛行知的腰,细碎的吻落在洛行知耳廓上。

    洛行知面沉如水,面对易疆的亲近一点反应都没有。

    “你难道没有想我吗?”

    “……”

    见状,易疆放柔了声音,下巴搁在洛行知肩膀上,眼底满是深情,远远看去,两人如同热恋的情侣。

    “洛行知,我错了,我不该逼迫你的,我只是太在乎你了,你原谅我好不好?”

    “既然如此,你就放了我。”

    易疆扯了扯嘴角,似乎觉得难过,又似乎真的想笑。

    “你爱我吗?”

    “……”

    “洛行知,我身上所有的伤都是为你所受,所有痛都是为你所赐,我为了出生入死,奋不顾身,你爱我吗?”

    “我所有心血为了你毁于一旦,我所有坚持为了你一刀两断,我为了你声名狼藉,满手血腥,你爱我吗?”

    “你爱我吗……”

    “爱我吗……”

    听着易疆一声声的询问,洛行知仿佛又想起了那个一夜之间性格突变的少年。

    “我把打伤你的人都杀了,如今我是武林至尊,无人敢伤你,师父你高兴吗?”

    “我把以前救过的人都杀了,如今我声名狼藉,满手血腥,师父你高兴吗?”

    “我把衣裳换成了你最喜欢的红色,师父你高兴吗?”

    高兴……吗?

    洛行知垂下眼眸,这有什么好高兴的,能让他高兴的只有他的任务而已,能让他爱的只有他自己而已。

    洛行知笑了,眉眼弯弯的模样,又温柔又动人。

    “易疆,难道你看不出来……我只是在利用你吗?”

    噗嗤——这是刀刃没入肉体的声音。

    易疆还保持着抱着洛行知的姿势,掌心的匕首却准确刺入了洛行知腹部,鲜血顺着易疆的指缝流出,易疆的手轻轻发着颤,他的心在滴血,只能将洛行知抱的更紧才不至于彻底崩溃。

    在洛行知陷入黑暗的前一秒,他听见易疆轻轻的呢喃从嘴间吐出,他说:

    “第十八次了……”

    洛行知死了,死在易疆手上,这算他的任务失败,实际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失败,在这之前他已经死了十七次了,可惜他都不记得,就如同他忘了熠然死的时候,也是足足刺了自己十八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