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你为什么非要弄死我 第46章 那个大逆不道的徒弟(一)
    ,!

    一望无际的黑暗中漂浮着一具玉色巨棺, 棺体透出莹莹白光,照亮四周一小片区域。

    某一时刻,一点红光从天边乍现, 随即朝着玉棺坠落, 在传出一阵呼啸风声后,红光稳稳的悬浮在玉棺旁边。一名红衣男子从光中现身出来,他的手按在棺盖上,稍稍用力就将棺盖推了开, 露出棺中沉睡的青年。

    这青年一袭白衣,容貌秀美, 明明已经沉睡了数千年, 面容还红润如昨日。

    “师父……”

    看到这样的洛行知, 熠然忍不住伸手碰了碰他的脸颊,用指腹细细的描绘记忆中的模样,眼底满是深情。

    不知过了多久, 熠然叹了一口气, 收回手来,重新合上棺盖,对着黑暗中吩咐了一声。

    “重新开始吧。”

    “你已经失败了十八次了, 还打算要试吗?”黑暗中的声音回答到。

    这话像是戳到了熠然敏感神经,熠然的面孔有些微扭曲。

    “要试, 我一定要得到他, 否则绝不罢休。”

    “你的灵魂已经承受不住空间之力, 再轮回一次就会魂飞魄散。”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在师父接受我之前,我不会消失的。”

    黑暗中的声音沉默了片刻,继续说到。

    “即便是我拥有遮蔽气机的能力,将他困住几千年已是极限,冥族的人很快就会找到他,到时不仅你,连我也会遭大难。”

    “你是说‘顾文舒’?”

    “这个人身上确实有冥族特有的波动,还有之后的‘远星’、‘盛昊’也有类似波动,应该是同一个人,是冥族派来找洛行知的。”

    想到顾文舒这人自从遇见洛行知后甩也甩不掉,熠然的脸色有些难看。

    “下次,我会杀了他。”

    黑暗中终于没有话传出来,熠然的周围出现了一圈圈水纹,这是传送的前奏,在即将传送离开的一瞬间,熠然袖中一把匕首悄无声息的没入黑暗中。

    遮天画卷或许没有说谎,冥族的人确实在找洛行知,但他却隐藏了最重要的一部分——冥族的人极有可能是它引来的,因为熠然发现那个‘顾文舒’不像是要找洛行知,反而更像是要除掉他,看来遮天已经迫不及待要摆脱他这个主人了……

    ……

    洛行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身体弯曲在一个狭窄黑暗的空间里,耳边是嘈杂的雨声,鼻尖嗅到的是泥土和树木腐烂的味道。

    这是……

    轰隆——

    天边炸开一声响雷,随之而生的闪电照亮了天地,让洛行知看清楚了他目前所处的境地。

    这是一片并不平坦的草地,他现在藏身的地方应该是一个树洞,这个树洞仅仅能放下他幼小的身体,但他却不是这方圆十米唯一活着的人,一个比他大几岁的孩子站在树洞口,正在用身体帮他挡雨。

    洛行知的记忆还停留在他和两个孩子拼杀的时候,系统突然传出类似病毒入侵的声音,然后他就晕了过去,没想到在这个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岛上,他竟然会被人救了。

    许是感觉到洛行知醒了,树洞前面的少年转过身来,明明已经冻的牙齿发抖,脸上却满是激动。

    “你终于醒了,你没——”

    洛行知给的回应是一把匕首,在他看来,这岛上除了自己都是敌人,少年似是没想到洛行知这么心狠,险之又险的避开,虽然没有性命之忧,手臂却受伤了。

    “竟然没死……”

    洛行知眼底划过一丝杀意,提着匕首决定一不做二不休,这一举动也彻底让少年对他死心了,捂着手臂转身就跑了。

    直到见不到对方的身影了,洛行知才把匕首收了起来,转身回了树洞猫着。

    “这个世界的任务应该快结束了吧?”

    “你先前是什么情况?”

    “嗯……”

    看洛行知一言不发的蹲着,01x有些不解的飞到洛行知面前。

    “他也是这岛上的人,为什么不能杀?”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他现在救了我,不代表以后不会杀我,我不会留一个不信任的人在身边。”

    ……

    费城又到冬天了,天上飘着好大的雪,洛行知一袭飘逸白衣,打着一把青色油纸伞走在人烟稀少的街头。

    他内力深厚,不惧这点寒冷,可是这满街的小乞丐却不一样,一个二个冻的脸色发紫,缩成一团,费城每天冬天都要冻死不少人,街上这些都在其中。

    本来洛行知已经做好漠不关心过去的打算了,一个人却吸引了洛行知的注意。

    这是一个不足八岁的孩子,小小的一团缩在角落里,身体已经冻僵了,可那双眼睛却明亮的让这方天地都失色了。洛行知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明明已经不幸到这种地步,对这世界还是怀着善意。

    想到自己短短时间就从青葱少年变成杀人如麻的魔头,洛行知突然对这孩子充满怜惜,希望他能一直保持这纯真的模样。

    “你愿意跟我走吗?”

    柔和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已经冻僵了的小乞丐缓缓抬起头,看到了他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场景:

    白衣美人撑着一把青伞,目光如水的看着他,朝着他伸出的手掌像玉石一样漂亮,他的发丝被风吹乱了一缕,轻轻在背后浮动,而他的背后是满天飘飞的雪花……

    小乞丐从来没想过费城的雪会这么美,美到他失了神,竟然忘了回答洛行知的话。

    见对方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洛行知皱了皱眉,这孩子该不会冻傻了吧,还是智力有问题?但他还是耐心的又问了一遍:

    “你愿意跟我走吗?”

    小乞丐似乎终于听清楚了洛行知的意思,他瞪大了眼睛,整个人透露出难以置信,似乎没想到这样的好运会落到自己头上。

    洛行知被他傻气的反应取悦了,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这撩人的笑声合着含笑的眉眼让小乞丐再次愣住了,随后就跟着洛行知傻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公子高兴我就高兴了。”

    闻言,洛行知感叹了一声,这孩子果然是冻傻了。

    “跟我走吧,以后就不用过苦日子了,我会给你想要的一切。”

    小乞丐仰着头,一本正经的询问。

    “真的吗?”

    洛行知点了点头。

    “真的。”

    “太好了,那我要公子天天都能笑……”

    洛行知摸了摸小乞丐的头,也不管他身上脏兮兮的,将人抱了起来朝客栈走去。

    那一段路是熠然记忆中最温暖的路,那个时候的洛行知是熠然心里最温暖的存在,他用最温柔的声音说:

    “君子浩荡,似光熠然。以后你就叫熠然吧。”

    于是熠然知道了洛行知喜欢君子,喜欢为善,只要是洛行知喜欢的,他都会去做,只是为了让洛行知的目光能在他身上多停留一瞬。

    江湖上渐渐传出了邪医仙的徒弟医术精湛,青胜于蓝的传言,却没人知道熠然的武功其实比医术还厉害。

    ……

    十年后。

    今天又下雪了,洛行知披着雪白的披风穿梭在积雪的树林,有人看见只会感觉一道风吹过,却不知道有人从面前经过了。

    这些年来医仙谷中的事务都是熠然在打理,洛行知懒散惯了,不是游山就是玩水,一年到头人影都见不到,他已经很久没有这般匆忙了,可现在却急着往医仙谷赶,究其原因是因为今天熠然生辰。

    洛行知这个师父很不靠谱,这些年来见徒弟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今天是个很特别的日子,所以洛行知早早的准备好礼物准备回去给熠然庆生,只是在去取的路上救了一个人,耽搁了点时间,这才只得用轻功赶路了。

    洛行知紧赶慢赶,总算赶在天黑之时到了医仙谷。

    ……

    在熠然掌事之后,医仙谷就没有收过新弟子,成年的女弟子又全部被熠然嫁了出去,剩下的就是些老实巴交的男弟子,所以谷中长年都很冷清,只有洛行知回来的时候会热闹些。

    今年见洛行知迟迟未到,熠然就知道他不回来了,毕竟以往洛行知也有不回来的时候,把给洛行知接风的弟子全部打发走以后,熠然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喝酒。

    他还记得小的时候,洛行知经常陪着他,那个时候洛行知长年都待在医仙谷里。可是在他长大后,洛行知就开始神出鬼没了,只要洛行知不愿意,没人能找到,连他这个徒弟也联系不上,如果他想见洛行知,只能在这医仙谷中等候,所以他从来没离开过医仙谷。到现在,洛行知连医仙谷也不愿回了,他连见洛行知最后一点机会也要失去了。

    不知道喝了多少酒,熠然感觉自己头都晕了,突然客厅的门被推开了,风夹着雪花吹进来,一下把熠然吹清醒了。

    “怎么喝这么多酒?”

    洛行知一进房间就被房间里的酒气冲了一下,再看地上七七八八散落的酒坛,不由的皱起了眉。

    “师父!”

    没想到洛行知竟然回来了,熠然一扫先前的颓丧,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猛然见到洛行知皱眉,知道他是被酒气熏到了,立刻几掌拍开房间的窗户,又对洛行知说到:

    “师父先到前厅休息,弟子去换身衣服就来。”

    “也好。”

    实际上熠然不仅去换了衣服,还洗了一个澡,确定自己身上一丝酒味都没有了才去见洛行知。

    此时洛行知解下了身上的披风,一袭白衣坐在客厅中喝茶,明明是最普通的动作,落在熠然眼里却怎么看怎么好看,时间没有在洛行知身上留下一点痕迹,他还是像十年前那般俊美。

    “弟子拜见师父。”

    熠然郑重的给洛行知行了一个礼,洛行知摆了摆手,让他起来了,随后从身上取出一个木盒子递给熠然。

    “这是……”

    “送给你的生辰礼物。”熠然今年十八,在洛行知原来的世界就是成年了,所以这礼物算是成年礼。

    洛行知送的礼物,这可是洛行知第一次给他送东西,熠然眼睛一下亮了,忙不矢把木盒打开,看到了一把浑身漆黑的匕首。

    “这是我偶然得到的一块陨铁,托神工铁匠打造的,用来给你防身。”

    天啊,竟然是给他防身的,说明什么?说明洛行知关心他,熠然一时心花怒放,但他强忍着不表现出来。

    “师父今天是去取这匕首了吗?”

    “嗯”

    难怪洛行知迟到了,他不是不回来见我,是去给我拿礼物了,好开心,好想在地上打滚。不行,不能表现出来,会被洛行知嫌弃的,于是熠然十分沉稳的鞠了一躬。

    “多谢师父。”

    “嗯”

    随后洛行知想起进门看到的一幕,再看面前成熟稳重的徒弟,突然有些感慨,这些年来,他对他的关心确实太少了。

    “为什么一个人喝闷酒?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闻言,熠然心里立刻跳了一下,如果被洛行知知道他只是想见他,洛行知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他不懂事?

    熠然的沉默在洛行知看来又是另一番意思了,他叹了一口气。

    “罢了,不愿说就不说了,去拿坛酒来,师父陪你喝。”

    “是,师父稍等,徒儿去去就来。”

    熠然立刻转身去酒窖拎了两坛桃花醉回来,这酒是他亲手酿的,因为洛行知喜欢喝,他每年都酿,却只有洛行知回来了才拿出来。

    提着酒往回走的时候,熠然很高兴,难得跟洛行知独处,即便是喝酒也会让他觉得很甜蜜,但是一想到明早洛行知就会走,熠然又忍不住失落,有没有办法能让洛行知多留几日?如果这酒再醉点就好了,最好让洛行知睡上好多天。

    等等……醉?

    熠然突然想起自己最近研究出来的新药“一梦千年”,“一梦千年”实际上就是升级版的蒙汗药,但是跟蒙汗药的区别就是无色无味不会被发现,重点是人中了药之后醒来不会觉得不妥,只会以为自己是睡过去了。

    洛行知内力高深,再好的酒也灌不醉他,但这“一梦千年”就不一样了,只需要一点,就会让洛行知睡上好多天。

    熠然心跳开始加快,心里两个小人开始打架,一个人说:“做吧,不会被洛行知发现的。”,另外一个人说:“不行,怎么能给自己师父下药呢。”。

    熠然内心挣扎许久,最后对洛行知的思念占了上风,他哆哆嗦嗦从怀里拿出药下在了酒里,但他不敢下多了,怕洛行知发现。下完之后,熠然取出解药自己吃了,才带着两坛酒去找洛行知。

    洛行知一点也不怀疑熠然别有用心,看到他回来就取出了两只酒杯。

    “怎么去了这么久?”

    “酒埋的太久了,挖出来费了点时间。”

    “酒越久越香,看来我有口福了。”

    熠然主动给洛行知倒上酒,洛行知抿了一口,赞叹了一声。

    “我走南闯北喝了那么多酒,还是熠然的桃花醉最好喝。”

    “师父喜欢就好,等桃花开了弟子再多酿些。”

    “嗯”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着酒,洛行知时不时问起熠然这些年发生的事,熠然就说自己救了那些人,用了那些药,师徒俩倒算和谐,如果忽略熠然僵硬的坐姿和手心里出的汗的话。

    一坛酒下肚,洛行知就倒了,当发觉洛行知趴在桌上的时候,熠然狠狠的松了一口气,但为了保险起见,熠然还是试探了一下。

    “师父?师父?”

    确认洛行知确实睡着了,而且一时半会儿醒不过来后,熠然起身走到了洛行知身边,看见洛行知无知无觉的睡颜,才后知后觉明白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心开始狂跳。

    “师父,你喝醉了,弟子送你去休息。”

    洛行知当然不可能回答,熠然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伸手将洛行知上身扶起来,另一只手穿过洛行知膝盖弯,就这样把洛行知抱了起来。

    咚咚咚——

    熠然心跳如雷,他已经有多久没和洛行知靠这么近了,近到他甚至能闻到洛行知身上的香味。每走一步,熠然就感觉自己沦陷了一分。

    终于把洛行知送到了房间,熠然弯腰把洛行知放下,当他低着头的时候,和洛行知的脸颊相聚不到一尺。许是喝了酒的缘故,洛行知的脸有些发红,嘴唇因为沾了酒液的缘故泛着光泽,这样近的距离,这样诱人的模样,熠然的脑中一下炸开了。

    欲望快速汇聚在下腹,熠然能感觉到自己从来没在别人身上使用过的那处前所未有的精神,他是个医师,自然不可能懵懂到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就算没体会过,熠然也知道男女结合才是正道,可他却对洛行知……

    此时的熠然并没有因为自己对洛行知的心思诧异,或许他早有察觉,只是一直不敢面对。他感觉到无地自容,对这样龌龊肮脏的自己无能为力,同时心里深深的恐惧,要是被洛行知发现了他的想法,他将被打落地狱永无翻身之地。

    “我该怎么办……”

    心里的痛苦混合着身体的异样让熠然十分难熬,洛行知却对此无知无觉,即便如此,熠然也不敢对洛行知做出什么不敬的事,甚至连在洛行知面前自渎也不敢。

    熠然忍着欲望给洛行知褪下外衣和鞋子,盖上被子,然后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直到回到了自己房间,熠然瘫坐在床上,痛苦的解开裤子,一边幻想着洛行知的模样,一边给自己纾解出来。

    ……

    洛行知一觉睡到了第二天傍晚,醒的时候一脸懵,我是谁?我在哪?我怎么睡了这么久?我是猪吗?

    “师父,你醒了。”

    熠然端着梳洗用品从门口进来,见到洛行知发呆的模样又被暴击了一下。

    “让弟子服侍你穿衣吧。”

    “不用了,东西放下吧,我自己来。”

    虽然很可惜,熠然还是依言做了。

    “师父,弟子给师父准备了师父爱吃的饭菜,弟子这就去端来。”

    “不用了,我马上就走了。”

    熠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走?”

    洛行知想到自己昨天救的那个圣女,有些头疼。

    “我谷外还有事没办完。”

    熠然感觉自己的心一下沉重无比。

    “可是今天已经这么晚了,师父不妨等明日一早——”

    “来不及了,我今天必须走,你给我准备一些上好的伤药,一会儿我要带走。”

    “……是”

    熠然慢吞吞的离开了,一想到洛行知这一走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内心就忍不住生出大逆不道的想法——要是能把洛行知一直留在谷中就好了。

    但最后熠然还是压下了想法,尽心尽力的给洛行知准备好东西,又依依不舍的把洛行知送走了,此时的熠然还不知道,洛行知再次回来的时候,就是他嫉妒成狂的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