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龙武战神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五毒宗 青云弟子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本还在谈笑风声的三人,此时闻言,顿时就止住了谈话,脸上的神色各异,五毒宗的宗主,五毒老人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微笑,苍老的容颜尽是褶皱。

    而青云宗的两名筑福境的强者则是大怒,其中一名中年男子模样的筑福境武者一排桌子,大声道:

    “走,出去看看就究竟是何方神圣!”

    说罢就大步而去,另一名筑福境武者自然是紧跟而上,五毒老人也是跟随在身后。

    “小子,你究竟是谁?冒充我青云宗弟子有何目的?乖乖从实招来,不然休怪某剑下无情!”

    这是另一名筑福境男子,修为在筑福境六重天,身形枯瘦,不知是原本就这般的还是因为修炼了某种功夫,瘦的有些不正常,但其身上的威势却是极为的强盛!

    说话见,那属于筑福境的浩瀚威压,猛然的散发出来,周围无风而动,骤然间,轰然压向林轩而去,要将林轩压垮,欲以势战胜林轩。

    众所周知,每个等级的威压都是不同的,而一般实力强大者,仅仅是以修为的威压就可以将一名低阶武者压垮,而不动用一丝一毫的力量,简单而快捷,这往往是高阶武者对弱者的轻视。

    所以轰出全身的威压的时候,这名瘦弱筑福境强者,是十分的自信,脸上也是挂着笑容,想着这人是嘴硬还是嘴软,等会要如何的逼供。

    另一名中年筑福境男子也是轻松的神情,毕竟眼前的这名青年只有灵轮境六重天的修为,不过尔。

    然而下一幕发生的画面,却让他们眼珠子一突,险些就要出来,脸上浮现出有不可思议的神色。

    只见那样貌颇为英俊的青年男子,此时仅仅是随意的单手一挥,那道无形的威压就骤然的溃散开来,其竟然没有丝毫的影响!

    此时只见他整理了整理身上的衣衫,傲慢的道:

    “我还要问你们呢,你们是谁?经验冒充青云宗的弟子,就算要冒充也要动动头脑,这么弱就来冒充我青云宗弟子,不是找死么!”

    闻言,那名瘦弱的筑福境男子,气得三尸神暴跳,七窍内生烟,险些吐血,自己冒充就罢了,竟然还如此的理直气壮的颠倒黑白,怒道:

    “小子,少逞口舌之利,今日我定要斩了你!”

    说罢,反手就是一口锋锐的长剑,呈现青铜色,有五尺长,观其灵光威压,赫然是一口上品灵器!

    “上品灵器,这冒牌货的宝物就是多啊,但是在我这名正宗的青云宗弟子面前,你们在如何武装,都是垃圾,我哪怕是用我青云宗最基本的武技亦可以镇压你等!”

    林轩青袍荡漾,张口闭口就是青云宗,神情傲慢至极,语气透露着慢慢的自负,看的两名筑福境强者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青云宗的弟子。

    “好啊,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是如何的嚣张,你可能不知道,玄刀三十六斩亦可以玄剑三十六斩,我就让你这冒牌货看看,什么才是青云宗的武技!”

    那瘦弱男子一声大喝,手中的长剑猛然的高举,浑身元气翻滚,长剑吞吐剑芒,刹那间间,就辟出了二十一剑,化作一道白蒙蒙的匹练,轰然劈向林轩!

    “青云宗的冒牌货们,看清楚了,这才是青云宗正确的使用玄刀三十六斩,青云宗的博大精深又岂是你们可以窥视的!”

    林轩骤然的一声大喝,吸引的另一名筑福境男子,与五毒老人都紧紧的看着林轩的动作,看的那瘦弱男子几欲喷血。

    “玄刀三十六斩,五斩!”

    只见林轩反手拿出一口宝刀,赫然是上品法器,宝刀一挥,一道紫色的火焰长刀猛然的劈向那道匹练。

    “竟然真的只是五斩!”

    瘦弱男子见状脸上有讥笑产生,这门尽出武技靠叠加之力,才能发挥威能,此时这小子竟然只是五斩,就想要对抗自己的二十一斩,岂不是笑话。

    遑论他使用的是上品灵器,而他本身更是一名筑福境六重重天的武者,怎么看,那小子都不可能有翻盘的机会。

    然而他的笑容在下一刻瞬间就凝固了,只见那紫色的火焰长刀看,斩在那白蒙蒙匹练上,一下的,竟然斩了过去,与其长剑的本体对撞在一起!

    “轰!”

    一瞬间,瘦弱男子就觉得有一股大力从中传递出来,震得他气血翻滚,甚至还有一道诡异的力量在体内,连连后退两步,这才站稳脚步。

    当即也来不及去体悟体内的那股诡异的力量,一张黑脸涨的通红,但转眼他就见到那小子的上品法器竟然碎了,但即就笑道:

    “小子你的法器都碎了,看你还有什么花招,看我玄刀三十六斩!”

    瘦弱男子本是想要以其他的大招对付这小贼,但是见其法器都碎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一般而言,武者兵器一碎,实力下降三成,宛如没有了牙齿的老虎,威胁大减。

    当即他就使出了玄刀三十六斩,刹那间就是三十六斩,三十六斩合而为一,一道粗大的剑光,直接劈向林轩,要将之一剑劈成两半!

    另一名青云宗筑福境强者见状,脸上也是有淡淡的笑容浮现,显然是认为林轩输定了。

    “怎么会智商这么低,谁叫你们出来冒充青云宗弟子的?法器没有了可以再拿,好好的玄刀三十六斩,怎么会被你们这些冒牌货使用成这样子,冒牌就冒牌。”

    林轩轻叹,神色依旧是极为的高傲,看得两名青云宗筑福境强者几欲吐血,就连那在一旁的五毒老人,嘴角都忍不住抽搐,这人是真当自己是青云宗弟子了?

    “玄刀九斩!”

    林轩反手就将一口下品灵器拿出来,依旧是刀形,只见他瞬间就使出了九刀,九道刀光合而为一,疾驶向那粗大的剑光。

    见了林轩竟然随意见就能拿出一口下品灵器,看其神色似乎还不在意的样子,站在一旁掠阵的筑福境中年男子神色隐晦的盯着林轩手中佩戴的储物戒指。

    “轰!”

    又是一道轰鸣声响起,劲风席卷,那粗大的件剑光直接就化为了光点消散,紫色刀芒轰然的砸向那瘦弱男子的剑上,当即又是连连后退三四步。

    他察觉到又有一道诡异的力量在体内流走,要去查看又消失了,只得将之抛在脑后,瘦弱男子此时见那小贼的下品灵器竟然又碎了,心下又惊又喜:

    “再来,老子就不信你很多武器,有多少脑子毁掉多少!此时让你这冒牌货看看什青云宗高深的武技!玄金杀!”

    瘦弱男子此时感觉是脸上火辣辣,连续两次都没有将一名灵轮境的小子拿下,这让他简直要疯了,关键是使用同一种武技。

    让他有种感觉,莫非自己真是冒牌的?只是青云宗又作何解释?好在两次都毁了那小贼的武器,这让他好受些。

    只是这瘦弱筑福境强者,不知道的是,这武器的蹦碎真不是他打碎的,而是承受不起,林轩使出的强大力量,这才崩毁。

    此时瘦弱男子显然是修习金系武技的,瓷白的元气飞舞,锋锐之际,长剑简直像是活了一般,纵横交错,直斩林轩而去。

    林轩依旧是玄刀三十六斩,只不过现在还是一刀一刀的增加,使用的是刚拿出出来的一口中品灵器,即便是如此每次那瘦弱男子都处于下风,难以反击。

    恼羞成怒下的瘦弱男子不管不顾,将自己掌握的武技都使了出来,要将林轩斩杀,元气翻滚,好不激烈。

    只是每次与那小贼碰撞一招,总感觉有一股诡异的力量侵入体内,但是任他如何的查看都查找不出,这一点让他郁闷不已。

    最后在林轩使出玄刀二十七斩的时候,手中的长刀就轰然的蹦碎开来,碎片激射而出!

    “小贼,中品灵器都毁了,你还有上品灵器不成,乖乖受死,蒙在老子面前支撑这么久,你足以自豪了!”

    瘦弱男子森然的一笑,长剑疾驶而去,森白庚金之气席卷,空气都发出有‘嗤嗤’声,声势极为可怕,满天的收拾深白之气。

    “不过是一名冒牌货而已,青云宗的威严又岂是你能知道的?我青云宗这些年搜刮来的财富远超你的想象!”

    林轩一脸的不屑,神色高傲的简直要上天了,反手出现一口灵光闪闪的上品灵器,看的瘦弱男子心里一突。

    想到之前这小贼的威势,又想到这人储物戒指之中的源源不断的武器,心头不由得一阵火热,一咬舌尖,喷出一口心血到那五尺长剑之中!

    “嗡!”

    长剑顿时嗡鸣不断,周身光华大作,一颤的,那长剑竟然化作了两节,一节剑尖疾驶向林轩的丹田,另一节在其手中猛然的斩向林轩的头颅,同时的,他神识牢牢的将林轩锁定,让其逃脱不得!

    将依照简直是绝杀,用这招,瘦弱男子甚至还斩杀过一名筑福境七重天的存在,威势极为可怕,管管齐下,让人躲得过一,躲不过二,对于这一招瘦弱男子是很自信的。

    “自己急着找死!”

    林轩见状,那高傲神情露出一丝讥讽,道,以他现在的肉身坚硬程度,自然是不会将这刺向丹田的一剑放在眼里,但即便是如此,林轩也是不愿阴沟里翻船的。

    “爆!”

    当下就是一声的冷喝,同时手中的长刀放在丹田处,要抵挡那一剑,对于朝着脖颈而来的一剑不管不顾。

    一声下,那疾冲而来的瘦弱男子当即身子,猛地膨胀,而后承受不住其中的暴力,直接爆炸开来,满天的都是血肉,纷纷洒洒,就连那斩来的半截剑身都爆飞出去,稳稳的定在一旁的木柱之上!

    “钉!”

    那半截剑尖刺在林轩的长刀之上,清脆锐耳,却已经没有了实质的威胁,一名筑福境六重天的强者,就这般的殒落在众人的面前。

    五毒老人诡异的笑容收敛,有沉凝浮现,至于一旁的中年男子,青云宗的另一名筑福境的强者,陡然的大怒。

    之前两人大战,虽说瘦弱男子出于下风,但明显有扳回的希望,特别是最后一击,明显是有制胜的机会,但形势陡转,竟然瞬间就化为了血雾,连他手没有机会出手相救。

    这对于他来说是是耻辱,怎能容忍这种事情发生?如此一来,那怕是自己擒住这小贼,回去青云宗也是不好交差。

    若是没有拿下这小子,莫非回去跟宗门大人说,被灵轮境的小贼斩杀了?谁信?

    想到种种,这中年男子心底的惊恐化为了怒火,腾腾之上,简直要焚毁天灵盖:

    “小子,胆敢杀害我青云宗弟子,受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原来我生而不凡〕〔我来自缪星〕〔尊圣杀〕〔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