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玹主〕〔抗联薪火传〕〔万古第一狂帝〕〔热力学主宰〕〔绝代枭神〕〔亲爹系统我是谁〕〔我在创造炼金术〕〔有系统就是任性〕〔帝道为王〕〔临神传〕〔穿越异界邪帝〕〔HP之达力的逆袭〕〔战天道〕〔鳯归兮〕〔第一神婿〕〔都市王牌高手归来〕〔我真的重生了〕〔电竞之时拿九稳〕〔快穿攻略男神指南〕〔白少你家老婆又露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亿万老婆,你好甜陆迟墨 第30章 五百万,我替你付
    他知道?

    难道,他是知道了这件事,才马上从国外回来,找她算账的?

    黎漾的一颗心仿佛放在油锅里,被人翻来覆去的,煎了又炸、炸了又煎……

    陆迟墨拿上餐盘里的三明治,慢条斯理的吃着,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也没有再看她一眼。

    如果不是话里的内容,黎漾都甚至怀疑,他不是在跟她讲话。

    陆迟墨虽不再开口,但黎漾的一颗心,始终煎熬着,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她不明白陆迟墨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图,也不敢问。

    她心里很害怕,一双手紧紧捏着手里的碗,不敢动分毫。

    周遭的气压低到了极致。

    陆迟墨吃完早餐,站起身,往楼上走去。

    黎漾想了又想,终于还是放下了粥碗,跟了上去。

    陆迟墨在衣帽间,黎漾走进去时,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正在扣着袖口的纽扣。

    今天的天气不热,窗外吹来阵阵清爽的风。

    纱帘微微扬起,半飘在空中……

    将他的眉目衬得愈发清峻……

    黎漾拉开玻璃橱柜,替他挑选了一条深蓝色领带,主动走到他跟前。

    陆迟墨没有搭理她,继续扣上了另一边衣袖的纽扣,才淡淡瞥了她一眼,“愣着做什么?”

    黎漾“哦”了一声,往前又走了一步,这才踮起了脚尖,耐心的替他系领带。

    她和他隔得很近,他只要稍稍往前一点,嘴唇就能碰到她白皙光洁的额头。

    黎漾感觉到他滚烫的气息,手里的动作不由紧张起来,直到脚尖都发麻了,才终于将领带帮他系好。

    自从上次他让她学以后,她都有在网上搜索视频出来,对着反反复复练习了好久。

    只是,似乎系的,还是不大好。

    果然,陆迟墨对着镜子看了一眼,嫌恶的皱起了眉,冷冰冰的道,“再学。”

    黎漾微微垂着头,低声道,“我会继续学的。”

    陆迟墨将西装穿上,取出了一旁的手表,黎漾一眼就认了出来,tourllon,瑞士钟表大师花了几年时间,呕心沥血之作,全世界仅此一块,独一无二。

    他穿戴整齐,便准备离开。

    黎漾实在猜不透,陆迟墨先前的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已经好一会儿时间了,他也没有再次提起。

    黎漾更加觉得心慌,伸手就拉住了他的衣袖,“陆先生……”

    陆迟墨回过头,厌烦的瞥了一眼他拉住她衣袖的手。

    他的眼神,看她就像在看垃圾。

    黎漾连忙放了手,低低哑哑的道,“陆先生,我已经签约了……”

    陆迟墨冰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解约。”

    “可是……”黎漾犹犹豫豫的开口,“我……我没那么多钱……”

    而且,她的确也需要赚钱,她的妈妈出院后,身体还是大不如以前了,身边得一直得有人照顾。

    在b市这座经济大都市,租房子和找保姆的花费特别大,上次接戏的钱,经济公司抽大头,分到她手里的本来就少得可怜,再加上开销,现在她已经捉襟见肘了,傅雅又不肯让她接别的戏,接下《少爷》也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如果她不接,不但没有收入不,还意味着将赔付巨额违约金。

    她哪里来的钱?

    难道要她伸手向陆迟墨要?

    她是他花了天价买来的,是秦希儿的替身。

    她本来在他面前,就失去了尊严,难道还要让自己变得更加卑贱?

    她不愿意。

    陆迟墨半响没有开口,室内一片寂静。

    黎漾紧张得只听得见她心脏跳动的声音,咚咚——咚咚——

    一下一下地重击着她——

    正当她被折磨得几近崩溃时,陆迟墨冷声道,“违约金,五百万,我替你付。”

    “不……”黎漾条件反射般拒绝。

    陆迟墨却丝毫不理会,一个字一个字的从牙缝里挤出,“一万块,一夜。”

    “我该让你长长记性了,别没事惹我。”

    一万块,一夜?

    也就是……

    黎漾惊得连连后退,“不——”

    陆迟墨大手看似随意的一伸,却一把扯过了她的身子,让她无处可逃。

    “你在反抗我?”他的眼眸,带着森森的暗色,唇畔,凛冽着不声不响的寒芒、

    黎漾低垂着眼,睫毛微微颤抖,“我求你了,别这么对我……”

    陆迟墨冷笑,“你有什么资格求我?”

    “反正你早就卖给我了。”他唇角慢慢透出冷漠残酷的味道,“我以为,再多卖几次对你来,也无所谓。”

    “陆先生。”黎漾不敢看他,苍白的嘴唇惨淡的蠕动,“以后,我不会再自作主张了。”

    陆迟墨纤长的手指穿过她浓密的长发,固执的将她的脑袋扳向自己,逼得她只能看他,“还敢有以后?”

    她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却被她努力强压着,不肯流出来一滴,那种心烦意乱的感觉又开始席卷着他的全身,他的手指一紧,她的头皮被扯得生疼。

    一双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泛着晶莹剔透的液体,看起来既无辜又可怜。

    他冷冷的道,“要拍,就给我拍到最好,别给我丢人,否则,我剥了你一层皮。”

    罢,他放了手,头也不回的大步离开。

    黎漾就那样愣在了原地,好一会儿都没有回过神来。

    等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屋里早已没有了陆迟墨的身影。

    陆迟墨竟然就这么轻易放过了她,这是在她意料之外的,而且,他话里的意思,好像是允许了她拍这部戏?

    为什么呢?他不是,一向最讨厌她和秦希儿做一样的事吗?甚至这次,她还要和她同演一部电视剧……

    黎漾眨了眨眼,眼底的眼泪终于顺着她白皙的脸颊流了下来……

    她已经管不了是什么原因让陆迟墨同意这件事了,至少,这是最好的结果,不是吗?

    陆迟墨的心,她猜不透,那就不要去猜就好了。

    她现在就按照他的,把这部戏尽最大的努力演好,不给他丢人。

    黎漾突然想起来《少爷》今天开机,可傅雅居然没有给她打电话,她摸了摸身上,才发现她没有带手机。

    黎漾在陆迟墨的房间里找到了自己的手机,按了几下,屏幕依然黑着。

    应该是没电了。

    她把手机拿回自己的房间,插上了充电线。

    过了没多久,手机亮屏,自动开机。

    界面上显示了无数的未接来电,除了一个傅雅外,几乎全是唐果儿的。

    想到昨天晚上的事,黎漾心里一阵暖意,一直以来,她都知道唐果儿是真心拿她当朋友看的,可万万没想到,她在唐果儿心里的位置,竟比自己想象中还重要。

    昨晚,那种情况下,她都被陆迟墨吓哭了,也因为担心自己,宁愿一直哭着也不肯走。

    陆迟墨,连她都怕得要命,一点不敢惹他。

    手机上还显示着一条短信和无数条微信。

    短信是傅雅发的,所以她还是选择了先打开看。

    傅雅告诉她,今天没有她的戏份,她可以不用过去,但明天安排了几场戏,她必须得去。

    微信几乎都是唐果儿的,密密麻麻的,全是语音。

    但黎漾还是打开,一条一条的耐心听完后,给她回了电话。

    电话嘟声才响了两下,就被对方迅速接起。

    唐果儿一接电话,便像爆豆子一般噼里啪啦,

    “漾漾!你现在在哪儿啊,怎么才给我回电话,我要担心死你了!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害怕死了,那个陆总没打你吧?昨晚你喝了那么多久,难不难受啊?你都……”

    “果儿!”黎漾哭笑不得打断了她的话,“你一下子问我这么多问题,我该回答哪一个呢?”

    “漾漾……”唐果儿的声音带上了哭腔,“我真的好担心你……”

    “你放心吧,我没事的。”黎漾眼眶都红了,却还是笑着安慰,“昨晚我喝多了,就直接回了家,忘了给你一声,让你担心了……”

    “漾漾,你没事就好!”唐果儿明显松了一口气,开始喋喋不休的骂着陆迟墨,她似乎并不知道陆迟墨的身份,要不然,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再骂。

    唐果儿完全解气后,又和黎漾东拉西扯的聊了一会儿,才不舍的挂断了电话。

    黎漾躺在床上,拿出抽屉的避孕药吃了两颗,开始继续看剧本,这是她看的第十遍了。

    世纪皇庭某豪华包厢。

    里面大约坐了二十多个人。

    陆迟墨靠在一个角落里抽烟,他浑身散发着闲人勿近的冰冷气息。

    大家都很了解他的性子,所以他身边,都没有人敢靠近。

    顾夜白陪大家喝了一轮后,端着酒杯坐到了他身边,似笑非笑的道,“最近烟瘾很大啊……”

    陆迟墨冷冷看了他一眼,“不关你的事。”

    顾夜白弯起了嘴角,声线慵慵懒懒,“黎大姐,你昨晚没把她搞定?”

    一道凌厉的视线射到了他身上,顾夜白倒也不害怕,慢悠悠的继续,“陆大少,你你到底是在想什么啊?明明心里关心得要死,却不让她知道,还老是对人家凶……”

    “对人家凶,就算了,又在暗中悄悄帮忙,你怎么就这么别扭呢,我看着都难受……”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从就对这丫头有意思,我可是看到过你偷偷看人家……”

    “关键,我就是想不通了,你当初喜欢她,就追呗,干嘛要去找一个像她的秦希儿……”

    “以你陆家的权势,难道还怕搞不定一个黄毛丫头,非得等这么多年,又逼到人家走投无路了,才出手……”

    陆迟墨深深吸了一口烟,眸色冰冷骇人,“你今天话有点多。”

    顾夜白懒懒的靠在真皮沙发上,笑得十分随意,“要不是看在多年交情的份上,我才懒得管你这点破烂事儿。”

    陆迟墨满脑子都是顾夜白的话,眉头心烦的蹙到了一起。

    是的,陆夜白的,一点都没错。

    他为什么这么做?

    大抵是因为,黎漾是他这辈子,唯一不能爱的人。快来看 “hongcha866“ 微鑫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亿万老婆,你好甜陆迟墨》,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楼主大人求放过〕〔精灵之虫王崛起〕〔我的心脏是太阳〕〔我就是这般好命〕〔万界包工头〕〔还好我能登录仙界〕〔众神塔〕〔都市之仙武全球〕〔生命法典〕〔混在柯南世界做警〕〔上门龙婿〕〔狂凤逆天:废物七〕〔孤女登仙〕〔南宗最后一个弟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