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地藏与新娘
    “真是奇遇呢!四季大人也喜欢这里的团子吗?”

    寅丸星,一个升格的老虎妖兽,命莲寺供奉的毘沙门天代表,此时正在我面前。

    我吞掉了手中的丸子。冷冷地看着她。

    “我说过不要叫我大人,还有我叫妖精不叫四季。”

    星苦笑着搔搔头。

    “再说,你这个家伙,作为毘沙门天的化身,应该多点自豪才对的。”

    星带着苦笑坐在我身边。

    “但是……我只能说和地藏差不多啊。而且论佛道,我远远不如四季大……”

    我放下手中的竹签。星马上就住了嘴。虽然这家伙经常不知所以,但是还是知道不该说的话不能说。

    “我和佛教一点关系都没有,真是的,你们这群家伙总是歪门邪道,不务正业的……”

    忽然我想起一点东西。

    “说起来,你的话让我想起我最近记录的物语。”

    “啊?我说了什么?”

    “没什么,歪门邪道,地藏,不务正业……”

    说罢,星挂着两条面条泪,一副异常失落的样子。哎呀,她知道我在含沙射影呢!

    我忍不住就笑了。真是有趣的家伙。

    轻轻地召唤出卷轴,然后摊开。

    “这是一个无意的举动,却想不到,有着这样的故事。

    世界真是充满偶然。

    无论怎么说,这个世界上,人类的爱是最难触摸的。

    我至今也搞不清楚那种喜爱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爱总是来得突然,爱神偶尔也开了一个玩笑,捉弄似地,把爱降临在他们身上。

    这次是一个少年地藏和一个人类少女的物语。一个忧伤的物语,一个让人舒心的物语,一个悠久的物语。”

    星微微抬起头,这次她的泪脸带上了疑惑。

    “爱情故事?”

    我点点头,露出狡黠的笑容

    “差不多吧,接下来还是这句话:

    请·慢·用~~”~

    ————————

    我在森林的小径上面散步,正思考着物语的我根本就没有知道脚下有个罐子,笨手笨脚的我理所当然地踩到了那个玩意,然后理所当然地跌了个底朝天。

    从泥路上爬起来的我怒冲冲地拿起让我跌跤的罐子,本来是想发泄一翻,但是当我举起那个塑料罐子的时候,里面发出了好像是纸片撞击的声音。

    我吃力地扭开罐子的口,从罐子里面掉出了一封信。

    我搔了搔头,这个应该是有着一点历史的信。纸片都有点发黄了。到底是什么人,出于什么目的,把这样的一封信丢在这里呢?

    我也想不清楚,不过,既然这么扔在这里……拆开信也怪不了我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我拆开了这封信,里面只有那么一点字:

    “月圆之夜,你在裸岩后面,我穿着白色的衣服,梳着发髻,如同出嫁一般走过来,这样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我仔细看了下信封还有信件,完全没有收信人和发信人的名字。

    这封信……无论怎么看,都是很重要的东西吧,我觉得还是找一下失主比较好。

    这不单止是出于我的好心,更重要的是,或许这个信件传承着一段很好的物语。

    一般来说,普通人根本没有办法在如此单薄的线索之中找回失主,但是,对于于我来说只要稍微发动一下能力,就可以知道失主的情况,甚至是如何丢失的。

    我捧起信件,闭上了眼睛,然后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时间的河流之中了,

    过去的碎片,涌入我的躯体,然后在我的身后流逝消散。

    我伸出了右手摸索着什么,而脑袋里也就只有那发黄信件

    看到了!那个碎片!

    我抓住了这马上就消逝的碎片。

    在它完全消失之前,我的脑海之中出现了过去的信息,而现实的手则把把它留在了纸上:

    青葱浓郁的大树。

    树的旁边有着一个奇怪的地藏。

    爱在一个树旁写诗的少女。

    总是喜欢在树上出现的奇异少年。

    少年和少女每天都快乐地谈天说地。

    突然一天少年不再出现,

    少女每天都在期盼少年。

    而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少女变得憔悴。

    少年终于出现,告诉少女自己要去一个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悲伤的少女写下了这封信放在地藏的旁边。

    在少女离开后,少年拿起这封信,

    把它放在一个罐子里,埋在了地下。

    岁月蹉跎。伴随着日月交替,罐子最终从泥土里裸露了出来。

    而又不知道多久,一个妖精踩了上去,跌了一跤。

    我睁开眼睛,

    看了下被我捕捉到纸上了碎片。

    原来如此,大概我懂了。

    把信放在了裙子的口袋里,虽然知道这样做是多此一举,不过,我还是要把这封信交给当时那个少年,就算什么理由都好,我觉得,这个少年都不能不正视自己的过去,我是非常讨厌那种不正视自己过去,抛弃过去的人。

    再说了,这封写着寥寥数语却满是怀爱恋之情的信,他似乎一点内容都没有看呢。

    虽说如此,我也大概想到了,为什么少年没有和少女在一起。——这个少年大概不是人类吧。

    而有着奇怪地藏的大树,我还是知道在哪里,而那个家伙——应该也还在那个地方。

    我去到那个旁边有着奇怪地藏的大树那里。我一脚就踩在了地藏的头上,

    “这里有什么在吧?”才刚说完,树上就跳下一个少年。他一脸不爽的样子

    “这是叫人出来的态度吗?妖精。”

    “果然你还在这里呢。没猜错的话,是树妖吧?”

    “说话小心点,妖精,我是地藏,你现在这种亵渎神明的行为,我完全可以把你杀掉。”

    这家伙是地藏……?不过如果这个家伙是地藏的话,论辈分的话我就是大前辈了。

    “地藏么……只有阎魔化的地藏才可以说的上是神明吧?”

    而且很矛盾的一点,就算拥有意识的地藏也不可能有这样来去自如的身体。这个家伙……或许已经变成了不是地藏却又是地藏的东西了。

    “你这种在偏僻地方的地藏,怎么阎魔化?说自己是神明的话,也太自不量力了。”

    少年皱了下眉头“你不是普通的妖精吧?普通的妖精不可能有这种知识。”

    我叹了口气,“我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妖精而已,”我从口袋里掏出那封信。

    “无论怎么说,如果是地藏,而且还想阎魔化的话,你都不能逃避自己的过去。”他肯定是带着那种逃避的心情才把信埋了的,我的能力发动的时候能感觉到那份心情,所以我可以肯定。我抖了抖递过去的那封信。“特别是自己的过去,没有完整的过去的地藏,是不可能阎魔化的,就算它之前攒取了多大的信仰。”

    少年愣了一下,他接过那封信。

    “……怎么在你手上?”

    “拾的。”

    少年点点头,他把信收到怀里。

    “不看么?”我问他。

    “不需要看,我知道里面写什么。”

    “之后……你想怎么样?还是把信埋了吗?”

    少年地藏不出声,可能给我说中了。

    “当初你把信埋了,就是想要忘记那段过去。现在还是要像以前那样选择忘记吗?”

    少年地藏摇了摇头。

    “谢谢你的好意,我不知道你是什么来头,但是你绝对是个好心的妖精。”

    他望向远方,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而且,无论你未来怎么样,有些过去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就忘记的。”

    “……”

    少年低下头,有点自嘲似地笑了笑。很可怜的笑容,这种笑容,我可不喜欢。

    “妖精,要不要去看看雏田呢?”

    雏田大概就是那个少女。“你问我要不要去看,实际上是你想看而已吧。”

    少年惨然地笑了笑,“确实如此。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这么做,不过你能陪下我吗?”

    好人就做到底吧,或许,还有什么我所不知道的物语在里面呢。

    我们一语不发,直到来到村头,少年地藏才突然之间停下。

    “我们很愚蠢呢,”

    少年地藏似乎怀念起什么东西来。

    我看了看村头,还是一如既往地奇怪,有点破口的村门突兀竖立在精致的围墙中间,他们述说着幻想乡妖怪和人类曾经势不两立的历史。

    而这样一个村门面前却只有那么一条简陋的小桥,潺潺的河水在简陋的小桥下流过,带走了岁月,却留下了诗意。

    门口已经没有了自警队或者驱魔人的守护,这也意味着我们可以随便进入这个不大不小的人间之里。

    “对不起,我想起一些东西来了。”

    “你愿意听吗?好心的妖精?”

    “洗耳恭听。”

    我从来不会拒绝任何物语。

    “当年我和雏田堕入爱河,我们都很愚蠢地感觉到我们的爱可以沧海桑田都不会变化。”

    “爱情真是如同毒物一样,侵蚀我们的理智。”

    “我明明知道的,我们是不可以相爱,但是都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对方。”

    “那个时候,雏田的家人要雏田去相亲,她是非常不愿意的。她的家人也无法理解,为什么在村子里寡言少语,没什么朋友的雏田会这么抗拒婚姻。”

    “当然,因为那个时候雏田是爱着我的。所以才不愿意。”

    “人类是很容易变化的呢,再刻骨铭心的爱情到最后还是会变化。啊不好意思,我有点跑题了。”

    “那个时候逼得雏田受不了了,”

    “她和我说,她要从这里跑出来,我们一起跑到外面亡命天涯。”

    “我还记得她怎么说的‘月圆之夜,你在裸岩后面,我穿着白色的衣服,梳着发髻,如同出嫁一般走过来,这样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这是信中的内容。

    少年地藏笑了一笑,那是多么失望,多么哀伤的笑容。

    我闭上了眼睛,听着我已经想到的结果。

    “结果我等到天亮她都没有出来。”

    “而第三天。她嫁给了村子里面一个姓雾雨的人。”

    我皱了皱眉头。

    雾雨家。人间之里一个非常之重要的家族,他们财力雄厚,经营比如道具屋,杂货屋这类商店。他们势力也非常庞大,村中很多大小事务,雾雨家都可以说了算。

    可以说既是又欢喜却又可悲的事情呢。

    因为对于一个女孩来讲,嫁到雾雨家是一个非常好的事情,至少以后不需要忧愁吃饭住行的事情。

    但是对于爱着少年地藏的雏田来说,这又是一个非常悲哀的事情。因为雾雨家对于女人而言是出了名的严格的,我想,雏田一辈子都被囚禁在这个人间之里里面。

    想要找到少年地藏,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

    我拍了拍少年地藏的后背,想给他一点安慰。

    少年地藏愣愣地点点头,似乎对于他来说,这是很难接受的事实。

    “不过也好,给了我和她断绝缘分的机会,起码,我觉得……”

    少年地藏刚出口的话语就给咽了下去。

    不符合事宜的凉风打在他那有点扭曲的脸上,少年地藏低下了头,手捏成了拳头,他什么也没说,等着时间慢慢流逝。

    我听到远处那不知来自何处的蝉鸣,那声音掩盖了很多东西。

    比如,少年地藏那个隐藏已久的感情。那个似乎淡忘了很久的感情。

    对于地藏少年来说,有点残忍的语言从口中流出。

    “我觉得这样对于她来说比较好。”

    无论听了多少次,我都觉得很残忍的语言。

    地藏用手胡乱地搓了搓脸。

    “没事,我们继续吧。”

    强忍的感情波动任谁也能看出来,不过少年地藏可以隐瞒,我也不好揭露他的伤疤。

    我乖乖地跟在少年地藏后面,

    我们之间有一层不可逾越的薄膜,我感觉少年地藏的心灵是如此不可触及,就算已经近在眼前。

    我们来到了一家算是比较小的雾雨道具店前,少年地藏仰头,一会,他就兜入了道具店对面的一小巷里面。

    我不知道他的行动又什么意义,不过,跟着他没错。

    等我也转入了那个小巷之后,看不见任何人在那里,糟了,难不成我跟丢了?

    “妖精,我在这里,”

    少年地藏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我调过头,看到倚着小巷的墙壁的少年地藏,露着有点狡猾的笑容看着我。

    “我能消去自己的气息,不被人类发现。”

    “那个时候就靠这点本领溜进人间之里,然后经常就是在这里守着的。”

    “守着?”

    “对,守着。”

    ……我想到了,从对面那间历史有点长的雾雨道具店,可以看出来,这个家伙虽然说这和雏田断缘,但是在雏田婚后,还是一直在守护着那个深爱着的少女。

    “雏田嫁给雾雨家的人,当然那个姓雾雨的人并不是什么当家那样厉害的人物,所以说,她就和她的丈夫在这里经营这家店铺。”

    “我想,现在这家店铺还是雏田的孩子们经营的吧。”

    “怎么说呢,经常有一些小混混过来闹事,于是,刚好我就在这里,丢石子给那些小混混,”

    他的笑着,似乎有点来劲。

    “那些闹事的家伙,居然对雏田动手动脚的,怎么说我都和雏田是认识的,于是就出手相助。”

    “把那么大一块石子,扔去那些小混混的头上。”

    “那些笨蛋肯定会喊:‘什么家伙!给我出来!!’我的回答当然是,又一颗小石子。”

    “他们肯定会发火,这个时候,我就在这个巷子里面,故意弄出点动静,让那些笨蛋过来。”

    “他们哪是我的对手,又看不见我,于是给我几下就放倒了。”

    “后来那群笨蛋拿着封魔符到这边来,傻子,我可是地藏啊,封魔对我可没有一点用处。”

    “妖精你不知道,虽然不是说所有的小混混都会那么极端地拿着封魔符过来。”

    “不过,大概三年一次遇到那种笨蛋吧。把这个巷子贴满封魔符,那可是很搞笑又很壮观的场面啊!”

    我微笑着,托着下巴听着少年地藏的叙述,这确实是很好笑的事情。而且这个少年地藏不提起我也忘记了。

    这个小巷后来给人叫做踏那由夫之巷,意思就是守护着这一小块的区域的神明居住的小巷。

    原来那个所谓的神明其实是这个不成气候的地藏啊。

    “不好意思,跑题了。我每次收拾完这些混混,悄悄地看了看。”

    “雏田还在那边扫地。”

    “那个时候我就会拍着胸口,对自己说‘太好了。雏田没有发现我’。”

    少年地藏若有所思地看着地面,

    “啊,我想,看到雏田平平安安地活着,我想我就足够了吧……”

    少年地藏站了起来。

    “再走远点,就是雏田的家了。嗯,雏田就是在那里寿终正寝的。”

    我一语不发,跟着少年走在这条道路上。

    不一会,我就看见一个略微比较大的庭院。

    上面工整地写着“雾雨”。

    真正的雾雨主家更大,更夸张,不过雏田并不是嫁到宗家,那么在分家里面住很正常,再说,这个虽然是分家,相比起周围其他房子而言这个已经是很不错的了。

    “妖精,看到那棵树没有?”

    少年的表情的得微妙起来,

    “生儿育女,在她悲伤的时候一同悲伤,在她快乐的时候一起快乐。直到树苗变成了大树,年幼的孩子变成他人的丈夫或者妻子。”

    少年抬起头,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身姿笼着一阵苍白。

    “在雏田老到走不动的时候……”

    一阵哽咽过去,我轻轻地拍了拍他的后背。

    “谢谢……”

    “人真是脆弱啊,短短几十年,就这么没了。”

    “她是在儿女们簇拥之下,笑着死去的。”

    “这样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至少我可以知道,她是没有遗憾地死去的。”

    这是很残酷的事实,雏田最后如果是这么幸福地死去。

    幸福得真残忍。

    我一语不发,我能够理解这份痛苦。

    因为雏田已经忘记了少年地藏。

    或者少年地藏觉得这样其实很好,因为自己和雏田并不能有什么好的结果。

    但是虽然是地藏,始终还是拥有心灵的存在,被人遗忘,被自己最心爱的人遗忘,这是很痛苦的。

    看着少年地藏那种有点遥远的释然样子。

    我觉得他的内心某处在偷偷滴血。

    “我给雏田上一柱香吧。”

    少年地藏冷不然地说道。

    接着,就自个拿出一炷香,点上,插在围墙的一边。

    我可以看到,那一边,有很多香的余烬。

    这里并不是什么很特殊的地方,不过却有着这么多香的余烬,我觉得很可能都是他一个人点的。

    毕竟有很多人一起插香在这个不起眼的地方我觉得不太可能。

    “……那些都是你点的吗?”

    “……”

    “谁知道呢。”

    少年地藏的语气有点怪,我把握不准他的情感。

    不过,就算这样,对于我来说并无所谓。因为我的能力可以告诉我,这些香是不是他点的。

    我不用这么急着使用能力,一点也不需要。

    夕阳照在少年地藏的那弯着腰,默默祈祷的身体上。

    使得他的身影很渺小。

    我不知道他是否伟大,但是我可以肯定,他至今为止,都没有和这个叫做雏田的女人断绝关系。

    无论她变成了什么样子,少年地藏依然是爱着她。

    爱情是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东西。

    有一些人可以简单遗忘,有一些人却能够刻骨铭心至死不渝。

    对,对我而言……也是如此。

    等那夕阳的余辉开始变得微弱,天上开始出现日月同辉,而那炷香燃得差不多了,这时候,少年地藏才好像恍如隔世一般地站起来。

    如同鬼魅一般地转身。

    “我回去了。”

    “……再见。”

    我看着他那凄然的背影在灯光下飘忽,不禁感到一种怜悯。

    圆月之下莫名有种寒冷,这种寒冷让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我明白这种失去自己所在意的事物爱的痛楚,这确实是很让人难以忍受。

    莫大的痛苦可能笼罩这个奇异的地藏一生,而或许在某一天,这个地藏会因为这种内心痛苦而得病,最后消逝离开人间。

    这就可能是这个地藏的末路。

    或许就因为这种苦痛,很多人有时候会想要忘掉过去。

    但是忘记过去的话,那么他们失去了自己一个完整的人生,失去了自己完整人生的灵魂,是得不到轮回的,到最后,也就只有消逝的命运。

    柔和的灯光照到我娇小的身躯,我低下头,静静地看着那炷香慢慢燃烧殆尽,余烬终于承受不了重量掉了下来。

    我不知道我该如何形容这样的物语,不过,既然遇见,我就有把它写进书中的意义和义务。

    既然如此首先,我得弄清楚这些香是不是全是少年地藏他插的。

    “这些都是石藏他插的。”

    一阵有点虚幻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的身旁出现了一个白衣少女。

    “……”我转过身,看着这名白衣少女。

    “地缚灵……”我知道这是什么玩意。

    不过区区一个地缚灵也没有让她成佛吗?看来是时候要责骂一下命莲寺那群家伙了。

    “石藏他,每隔一段时间都有来看我。”

    我愣了一下。

    “你好,我叫雾雨雏田。”

    白衣少女笑了一下。

    “原名,雏田。”

    我惊讶地问道:“你就是雏田??”

    白衣少女点点头。接着,白衣少女低下了头。

    “石藏君又走掉了。”

    “石藏?”

    “对哦,刚才在这里祭拜我的就是石藏君。”

    看来那个石藏就是那个少年地藏,真是无聊的化名,毫无意义。

    白衣少女有点惋惜的样子。

    “我只能够在晚上走在这个人间之里里面,我每次都想和石藏君说一下自己的事情,但是……每次石藏君总是先走一步,根本就谈不上话。”

    白衣少女仰头看着圆月。

    “已经很多年了,我都抓不住石藏君,”

    少女闭上眼睛,接着,她把视线转回来看着我。

    “我真是没用呢,连做石藏君新娘的资格都没有。”

    “……怎么会说你没有资格!”

    白衣少女有点哀伤地摇了摇头。

    “说到底我只不过是个狡猾,自私的女人罢了。”

    白衣少女回头看着那颗树。

    “说到底我也是个女人,就算成为了人妻都无法丢掉浪漫情怀,心中还对那段和石藏君旧情念念不忘。”

    “我其实是看得到的哦,石藏君一直在这棵树上面守望着我。”

    “我很高兴,还以为他在等着我阳寿完了之后回来接我。”

    “但是,他没有来。”

    “因为,我没有那种资格。”

    白衣少女低下头,

    “因为很多很多事情……或者说造成这样的结果,都是我的软弱而造成的,”

    “石藏君并没有错。错的是我的软弱。”

    这话语中似乎蕴含着什么,我们不知道的事情。是物语中的物语也说不定。

    “到底怎么了?”

    我问道。

    白衣少女看着我,表情并不好看,她勉强挤出笑容,但是那莫大的苦衷

    “我能看得见隐蔽了气息的石藏君。”

    “我也知道,石藏君并不是人类。”

    白衣少女开始飘动。

    我跟着上去。

    “你知道吗?喜欢一个妖怪为何会比喜欢一个人更难以让人接受。”

    我想了想。

    “那是因为喜欢一个人的话,可以一起老死,而喜欢一个妖怪的话,自己死去后,会留下那个妖怪,”

    “对,妖怪心里会为此痛苦上百上千年也说不定。”

    “这是雏田不想看到的。”

    “是的。对,我也和他断缘了。”

    白衣少女停了下来。她抬头,一副怀念的样子。

    我也抬起头,看到了下午看过的雾雨道具店。

    “只是没想到,他还是那么关注我,每次我有难的时候,都会在一边偷偷地帮我解决。守护我。”

    白衣少女调过头来,看着我。眯缝的眼里面流露出不可抑制的哀伤。

    “我没有那种资格成为石藏君的新娘,因为我配不上他。”

    “每次他来帮助我,守护我,我是多么地想钻入他的怀里,在他的怀里哭泣,告诉他,我爱他,我爱他!”

    “但是我都狠下心来,没有做这种事情。”

    “我假装扫着地,忍受着背后那些小混混发来的声音。我知道那是为了我的战斗。但是我狠下心来,假装扫地。”

    “好几次,我都悄然落泪,但是我不能让石藏君以后那么痛苦。”

    “所以我忍着。”

    “却想不到,我的死,依然对石藏君打击这么大。”

    “那么还不如当初,我成为石藏君的新娘好了。”

    “现在的我已经没有那种资格了,我、我……”

    “……我对不起石藏君。”

    白衣少女掩面哭泣。

    我过去,挽着她,希望给她一点安慰。

    只是这是我才发现,白衣少女是一个地缚灵,她是永远也感觉不到来自我的温暖。

    等白衣少女哭够之后,

    “我们走吧。去村头看看吧,”

    白衣少女继续在前面飘着。

    “石藏君真的是很有趣,很好的一个妖怪。”

    “那个时候,我还在写诗,他在一旁出现,说‘这烂透了,俳句应该这么写才是的。’”

    “一点也不在意人家感受的样子。”

    白衣少女偷偷地发笑。

    我苦笑了一下,这个女孩,刚才还在哭呢,现在就在笑了,果然如同石藏所说的,人类真是善变啊。

    “但是到最后,还是这么在意我啊。”

    “我真是幸福得罪孽深重呢。”

    “丈夫对我很好,但是我却偷偷喜欢的是石藏君。石藏君喜欢我,但是我却又刻意不去管他。”

    白衣少女低下了头。停了下来。

    “果然我是个贱女人。”

    “对不起,我走不下去了,我感觉到,村头,是我不能涉足的地方。而且,我也走不出这个人间之里。”

    她跪倒在地,

    “够了,已经足够了,我就这样看着石藏君走过,就够了。”

    她的话语已经有种放弃的味道。

    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本不该变成这样的。

    我看着她那失落的样子。

    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我觉得不去面对自己的罪责是不行的。

    没有自己的罪责,那么也构不成一个完整的人生,这样的人就也无法成佛。

    怪不得命莲寺那群家伙没有把她超度呢。

    “雏田,请直视自己的罪孽。”

    我点了点头。

    “我并不喜欢说教,不过我也只能说这些。”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接下去,不过,我会把我最真实的想法,告诉给白衣少女。

    “我不清楚你到底想怎么样,不过从我这边看来,你是有资格成为石藏的新娘的。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亦或者是未来。”

    “你是喜欢着石藏,而石藏也是喜欢着你。这就足够了,”

    “资格什么的,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

    “你们之间有了这么多的挫折,都没有消磨互相的爱意。我想,就算未来,再多的挫折也不会拥有作用。”

    “你们的爱是坚贞不渝的,所以……”

    我抱起白衣少女。

    她诧异地看着我。

    “够了,谢谢你。对于我来说足够了,”

    “不,不够,本来不该是这样的。”

    我否决。

    “至少,你要到村口,”

    我隐隐地感觉到了,村口有什么,有什么是白衣少女所惧怕的事物,恐怕,那就是少年地藏吧。

    “不要!”

    “哈哈哈哈!”

    对于我突然的大笑,白衣少女摸不清头脑。

    “妖精都是笨蛋来着,所以做事我行我素,自以为是。”

    我拉起白衣少女。

    “所以,就算硬拉我也要把你拉到村口。”

    “不行!我……额?”

    这个时候,白衣少女发现自己已经不自觉地被我拉住走了。

    “这、这到底是?”

    惊讶也没有办法的,灵魂的外在表现是气质的表现,只要是魂体,我就不需要害怕,驱使魂体其实和驱使气质差不多,我的气质比白衣气质强多了,影响她并不是什么难事。

    在我的驱使之下,我和白衣少女来到村口。

    果然,在月下,那个少年地藏在那裸岩旁背对着村口,仰起头看着那一漂亮的圆月。

    月光披撒着她银色的光彩到少年地藏的身上,很漂亮。

    月光也毫不吝啬地把她的银光洒在白衣少女的身上,她也很漂亮。

    “……”

    “……”

    少女面露难色。

    “妖精,谢谢你为我做到这份上了。”

    “但是……”

    “别说但是了,去吧。”

    “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我推了推白衣少女。

    “我想,如果你成为那个人的新娘的话,一切都会解决的。”

    白衣少女噗呲地一笑。

    “你怎么会这么想啊,这一点也不符合逻辑呢。”

    “果然你是笨蛋吗?”

    我从村口的围墙边,拔出一颗小花。

    “是啊,我是笨蛋。笨得不得了的大笨蛋。”

    我轻轻地把花儿插在白衣少女的头上。

    “不过。你们也是大笨蛋,居然这点事情都不知道,就是要把事情弄得这么麻烦。”

    我看了看这个月下的白衣少女雏田。泛着银光的白色和服,很是抢眼。

    有种独特的美感。

    “很漂亮哦,”

    “真的?”

    “嗯,走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

    我挥一挥手,使得门之间出现了一个灵魂无法逾越的结界。

    “你已经回不去了,前进吧。”

    “真是……为难呢。”

    白衣少女转过身去。她漂浮着,没有人能够注意她。

    至少,少年地藏不会注意到她。

    啊,原来是这样啊,或许还真是一种不错的方法呢。

    这是的,这个孩子啊……

    我笑着摇摇头,挥一挥手消失在村子的一角。

    风吹着草地簌簌地摆动,一切都在月下泛着银色的色彩。

    白衣的少女终于如同她的誓言所诉,

    月圆之夜,裸岩后面,穿着白色的衣服,梳着发髻,如同出嫁一般走过来,

    而地藏的少年握着那封发黄的信封,似乎在等什么的到来,

    等着那个不可能到来的人到来。

    然而,这次他愿望成真了。

    有什么就在地藏的少年的身后,用柔和的眼神望着他那可哀的背影。

    地藏的少年觉察后,转身望去,

    而这一刻,他却被什么抱住了。

    这是一份冰冷的触感,但是却又是悠久的温暖。

    “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话语流出,地藏的少年焕然大悟。

    “这样,我就是你的新娘了。”

    少年慌忙转过头。

    却只看到了一朵朴实的白色小花随着风飞去。

    地藏的少年看着白色的小花,

    他无力跪坐了下来。

    他可以感受到,那朝朝暮暮爱慕着的少女消失的痕迹。

    许久,他才说得出话来,带着叹气,笑着说:

    “……真是,让我等得太久了。”

    少年的笑容如此美丽,就如同那个悠久的夏天。

    那棵有着地藏的树下,他们相遇之时,他们相互流露的。

    那份无比珍贵,无比遥远的……

    舒心的笑容。

    ————————————————————

    “呜呜呜……!!!”

    星咬着小手帕,似乎被感动了的样子。

    真是的,哪里感动到了呢,明明就不是一个很好的物语来着。

    “太好了……!雏田和石藏最后终于化解心结了!”

    我搔了搔头。

    “或许吧。总之是个goodending”

    我再次露出狡猾的笑容。

    “再说,你们命莲寺也功不可没呢!”

    “嗯?我们什么也没做啊!”

    星还是不明白呢。我哈哈大笑:

    “哈哈哈哈!就是因为你们不作为,才让雏田这个地缚灵这么久都没有成佛啊!”

    说罢。星好像被箭刺穿的样子。

    张着大嘴,石化了。

    “哈哈哈哈!”

    我拍拍屁股,然后对着老板指了指星。

    “把钱都算在她头上好了。”

    “好的~!”

    啊……!我伸了伸懒腰。

    是妖精就要做恶作剧嘛!这就算是我的恶作剧好了。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