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树林兄弟下
    眼泪流出,带着愤怒,流出。

    这是一种受到背叛的感觉,

    一种从来没有如此失望的感觉。

    虽然很残忍,但是一郎已经长大了。

    他抬起头,眼泪不停地流下。

    划过自己的下巴,流到自己的脖子都没有关系。

    一郎此时此刻,多么地想有谁能够拥抱住自己。

    给自己来个又大又温暖的怀抱。

    但是这已经是不可能了,

    因为一郎已经一无所有。就连那个妖精都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

    一郎抓住自己的双臂,曲着身子,蜷缩在床上。

    不行,这样可不行。

    一郎憎恨他的无知,憎恨他的无能。

    他下了床,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随即一脚踢开门,往外跑去。

    趁着太阳最后的余光,奋力跑出这让人伤心的地方。

    他不回头,不回头地跑,他不知道自己将要走向哪里。

    但是,他知道,至少这里不是他应该存在的地方。

    一郎的身影最后没入了黑暗之中。

    -————————

    我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着昏暗且脏乱的房间。

    曾经这里住着一对兄弟。

    或者说不久前,弟弟一郎还在这里。

    如今,已经谁也都不在了。

    我靠着那破烂的门,颓然坐下。

    刚刚发动完能力,那并不遥远,深沉的过去让我感觉到不适。

    我用拇指捂着发疼的太阳穴。

    “来迟了一步了么。”

    我回去换了身衣服,只是换了身衣服而已,现在错过了一郎离开树屋的时刻。

    外面的弯月挂在天空,好像笑着的嘴,好像是在嘲笑我的嘴。

    逃出外面之后,我就更难找到一郎了。

    一郎是个好孩子,但是很危险。

    天生且不能自我控制的半兽人。

    我开始明白大哥的为什么会说“担心一郎”了。

    如果现在这个时候跑出去突然兽化那怎么办啊。

    不过抛开这些来说,我还是有点庆幸的。

    与他不相见也是有好处的,毕竟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一郎

    我现在该用何种话语,何种面孔来面对一郎?

    我陷入两难之中。

    “趁着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就赶紧收手吧。”

    紫的劝告在我脑海中回响。

    我知道啊,如果是平常,我就要收手了,但是……

    但是我不能到此就止步不前。

    这样子,叫我抛弃过去有什么区别。

    难道叫我只记住与他们美好快乐的时光而忘记这些忧伤痛苦的过去吗?

    不,我最讨厌抛弃过去的人。无论如何,我都不愿意这么做的。

    物语戛然而止,这样的不完整的物语,就不是物语。

    我有理由,我有责任,我有意志,去继续这份物语。

    我连滚带爬地站起身,一边再次召唤出纸和笔。

    “千万别做傻事啊!一郎!!!”

    心里默默祈祷。

    接着,我在纸上写下“一郎走出森林”的字样。

    接着发动了能力。

    一郎带着发泄的心情跑出了森林。

    走出森林的时候,天空已经变得黑暗。

    接下来到哪里?

    一郎毫无头绪,对了,去人间之里吧。

    慧音那个地方吧。

    我还认得路!

    想着,一郎撒腿就跑,

    为什么今夜,我跑步会变得好像大哥一样快?

    不,是比大哥快多了?

    可能是我想快一点吧。

    真的和大哥说的那样,长大就知道很多了。

    我现在终于可以和大哥一样独立面对很多事情了。

    大脑发出疼痛,身躯有点分崩离析的感觉。

    不行,看来这个身体恢复得不太好,在加上连续使用能力,

    很糟糕的事态。

    如果再鲁莽行动,说不定自己会在找到一郎之前,这副身体就已经完蛋了。

    我看了看在无意识之间,留下的字迹,

    虽然身体很糟糕,但是至少现在还是知道了一郎在哪里。

    我张开自己的小蝴蝶翅膀,

    飞上天空,树屋就在我的脚下。

    我有点怀念地看了看树屋,随即坚决地别过头,望向人间之里的方向。

    “慧音!”

    一到寺子屋,我就闯入一间教室。

    我知道这个时候慧音还没有离开寺子屋,

    “前辈?”

    在寺子屋的一角传出慧音的声音。

    哒哒哒的脚步声,

    我快步走去那个声源处。

    到走廊的尽头,我看到唯一一间亮着灯的房。

    我推开房间,

    慧音正在坐在窗口的一边,而她的旁边是散乱的书卷,看样子刚才还在批改作业来着。

    “慧音!!你有见到一郎吗?”

    慧音的闭上眼睛,随即明白了我在说什么。

    “一郎的话,刚刚走了。”

    听罢,一阵无力,我再次跪倒。

    该死,身体已经虚弱到这种地步了么?!

    “前辈!”

    慧音马上过来扶了我一下。

    我贴在她那舒服的胸部里,女性特有的温柔的味道传入我的鼻腔,这是非常舒服的感觉。

    好想在慧音的胸口里面睡着,然后什么也不管,但是我不能这样。

    我必须要找到一郎。

    “慧音,你知道一郎在哪里吗?”

    慧音一脸不愿意的样子。

    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

    “我无意中把一郎的大哥的事情透露出来了。”

    我抬起头,一脸惊讶的样子。

    “到底怎么回事?”

    “一郎突然就过来,那时。我在批改作业。”

    “一郎的样子非常奇怪,而且很落魄的样子,一语不发。”

    “看到这么没有精神的一郎,我就想说点新闻来鼓励鼓励他的。”

    “我说了不少东西,直到把今天找到凶手的事情告诉给一郎的时候……”

    头有着一阵疼痛。不用慧音说下去我都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为什么不拦着他?!”

    “我怎么想到那件事情和一郎有关系?!”

    一个不小心我就迁怒给了慧音,不知道为什么慧音突然也对着我生气了。

    “不好意思,”

    我扶额。

    “今天有点混乱。”

    慧音低下头,她意识到自己的无礼也感觉道歉。

    “对不起,我也有过失的地方。”

    我们面对面,不知道说什么好,直到慧音突然发话:

    “话说回来,一郎到底是什么人?”

    我呼出一口气。有点烦躁地回答道:

    “和你一样,是个半兽人,不过是那种不能控制自己兽性的那种。”

    慧音愣了一下。她托了托下巴作思考状。

    “怪不得跑出去一下子就不见了踪影。”

    “对了前辈,你知道那个孩子什么时候开始兽化的吗?”

    慧音似乎觉得我一定知道。不过也确实我也知道。

    虽然慧音不知道我能力的具体,不过她相信我有能够知道很多东西的能力。

    “大概是傍晚开始就兽化呢。”

    慧音捏了捏鼻梁。衣服非常头疼的样子。

    “怎么了?”

    “前辈,很危险呢。一郎在见到我的时候,还没有完成兽化。”

    “什么意思?”

    虽然我知道半兽人大概大概的知识,但是比起慧音我可是逊色多了,

    “大概那是过激型的兽人,只有稍微有一点刺激,就会进行兽化,而且会完全丧失理性的那种。”

    “因为这种半兽人一旦觉醒兽化,他就会围绕一个刺激点,不断行动,期间就会持续兽化,最后就会完全失去理性,变成单纯为某种目的而行动的狂兽。”

    “非常危险,比野兽还要危险。”

    慧音看着我,有点可怜的味道。

    “在半兽人里面那也是被驱逐的类型呢。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会突然袭击自己的家人。”

    慧音说罢。我别过脸。

    “真是糟糕透了。真不敢想象他的大哥是如何和他相处这么久的。”

    说完,我似乎想到什么。

    “慧音,我们赶紧去找一郎吧。不能让他到雾雨家那边!”

    慧音也似乎读懂了我的意思。

    “如果是为了救大哥,我想他会不择手段,其他人我想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处境,但是对于守着大哥那群人,估计稍有反抗就会把他们撕得粉碎吧。”

    “可是,从我刚才看到他那敏捷的身影,我不能保证……”

    居然是这样吗?真是糟糕透顶了。

    “慧音,赶紧去雾雨家!”

    慧音果断坚决地否决。

    “不行!前辈你的身体……”

    我看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崩坏,左手的手指已经开始呈现半透明。我赶紧收起那只开始崩坏的手。

    “我去吧!起码前辈在这里好好休养——”

    我拉住慧音的衣襟。

    “不行!慧音!我在场的话,或许还能唤起一郎一点理性!让他不要伤害他人!”

    “但是前辈的身体!!……”

    “我可以!!!”

    慧音还想说什么,但是看着我,那有点激动的脸渐渐变得缓和下来。

    “我明白了,前辈是认真的。”

    慧音抱起我,一脚踏出窗口。

    我看到,在月下,慧音那有点怀念的笑容。

    “呐……前辈……”

    “什么……”

    “前辈还是和当年一样,一副死脑筋呢。”

    我苦笑了一下。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

    慧音看着怀中的我,摇了摇头。

    “真不愧是……前辈呢。”

    “笨蛋,这个时候要叫我……”

    “……抓稳我,不要掉下去了。”

    接着,一阵爆风,我看到身后的纸张乱舞,接着,寺子屋就远去了。

    “好快!”

    我加大了抓紧慧音衣服的力度,随即,我看到慧音的衣服开始变色。

    “慧音?”

    我抬起头,慧音头上渐渐长出角,

    “稍微使用了一点能力呢。”

    慧音笑着。

    “毕竟兽化的时候我才有更强的灵力。这样飞得才更快。”

    “你不是满月才……”

    我还没说完,我就看到在山的那边,出现的满月。

    “开、开什么玩笑?!”明明今天就不是满月,为什么?!为什么?!

    “只要我把历史掩盖一下,就能看到满月的。”

    慧音笑着说道,她的语气有点变化,似乎有一些人性被剥离了,这就是半兽人独特的地方,兽化会伴随人性剥离。

    大概才几句话的时间,我们就到达了雾雨的本家住宅。

    我们往下一看。

    “还是一如既往地豪华呢。”

    我感叹道,慧音听罢,也接了下去。

    “豪华得让人厌恶。”

    我想平常的慧音是绝对不会这样说的,不过现在有点兽化,也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接着,慧音的衣服开始变回深蓝色。

    “吞噬掉刚才我掩盖的历史了。”

    慧音笑着说道,恢复到平时那个状态。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慧音可以在两个形态之中自由变化。或许,只在圆月下变化,只是她想要宣传人类和半兽人能够共处的嚎头而已。

    “虽然来到了,但是哪里是囚禁大哥的地方呢……?”

    “那就交给我吧。”

    我召唤出纸和笔。

    接着,写上一行小字:

    “大哥被雾雨家带走了。”

    随即我发动能力!名为过去的碎片随着时间的洪流开始游走,那些碎片在我脑海中出现。

    我在意念之中伸出手,抓住那关键的碎片,正想开始读取。

    接着,意念之中,周围开始分崩离析。

    我的意识给拉回了现实之中,

    突然就有种想要呕吐的感觉,真是可笑,妖精居然想要呕吐,简直就是天大的笑话。笔不自然地滑落,我已经没有力气去抓住这么一个小小的灵力笔。

    但是那种感觉……,我捂了一下腹部,那里好像布丁一样柔软,柔软得不像是身体。

    居然是这里也不行了么,

    “前辈!”

    慧音马上降下。她放下我,让我平躺在雾雨家那奢华的草地上,然而之后她不知所措。

    她完全无法阻止我身体的崩坏,而事实上,我知道,我身体的崩坏是无法阻止的,谁也都不能。

    “坚持一下!我很快就找到那个地方的!坚持一下!!!”

    慧音的声音带着哭腔。

    笨蛋呢,我不想看到任何人为我哭泣啊。

    我是很狡猾的妖精,我宁愿为他人哭泣,但是绝对不愿意别人因为我而哭泣。

    我几乎说不着话,但是我还是抓住慧音的手。

    我知道,虽然无法阻止我崩坏的步伐,但是我不能在这里倒下。

    “什么人!”

    忽然之间,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慧音转过头,那个男人看到慧音那不正常的快要哭出来的脸。马上就知道这里发生了一些不寻常的事情。

    “慧音老师?!”

    太好了,看来那个男人认识慧音。

    “有急事!快把当家找来!快!!!”

    慧音几乎是喊出来的。男人虽然不知道发生什么,但是麻利地跑去找当家了。

    “前辈,坚持一下,当家的很快就来了。”

    我用那个还算健全的手抓住慧音的臂膀,接着,撑着起来。

    “我还行……!”

    “这……”

    慧音十分担心地看着我,她的脸色好难堪。

    咚咚咚,急促的脚步声从那边的木质走道传来,

    接着,我看到那个穿着奢华衣服,笼着一头金发的男人。

    毫无疑问是雾雨的当家。

    而他的身后有个一身黑色的,似乎身手不凡的家伙。他一直带着警戒的眼神注视着我和慧音。

    “什么事情。”

    雾雨的当家并没有走过来,只是在隔着我们一段距离的地方发问了。

    他用那高高在上的语气问的,我讨厌这种人,但是没有办法,现在只能依靠这个家伙了。

    “赶紧放走你们今天囚禁的人,不然就会出更多的人命。”

    慧音抬起头,直视着雾雨的当家。她的语气有点重,感觉好像是威胁的气味。

    “不,为什么我要听你的话?”

    慧音抱着我,站了起来。

    “凶手不是那个人!”

    听到这句话,雾雨的当家的脸色一点也没有变。

    “说什么傻话。赶紧滚吧。”

    雾雨的当家转过身。

    似乎谈话结束了。雾雨的当家头也不回地走回去。

    “凶手是他的弟弟。”

    慧音喊道。

    这时候,雾雨的当家才转过头来,一副饶有兴趣的样子。

    慧音抱住我,好像抱住一个孩子一样抱住我,站了起来。

    我看到她的眼神无比坚定。

    “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吧,这样下去,大家也没有好处。”

    慧音的语气带着有点激动。

    “放了人,这么就算了。”

    雾雨的当家轻蔑地笑了笑。

    “凶手是他的弟弟又怎么了,这样能改变什么事情么?”

    “什、什么?!”

    雾雨的当家的神色很不正常,好像他一早就知道凶手是谁那样。

    “那个家伙是个了不得的人物,或者说,我尊敬这样的人。既然如此,我就成全他吧。”

    雾雨的当家转回头一边继续走着,一边说着他的话。

    “这是……?”

    慧音也疑惑了。

    她跟在雾雨的当家后面,迫切地想要问什么,只是她靠近到一定程度,那个黑衣的家伙就猛地切入,他拔出打着寒光的长刀指着慧音。

    “右兵介!”当家的严厉的一声,名为右兵介的黑衣人马上就把刀收回到刀鞘,动作行云流水一看就知道身手不凡。

    “你还有什么事吗?”当家的继续迈开他的脚步,随即慧音马上跟了上去。

    “你刚才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

    雾雨的当家继续走着他的路。

    “我无论如何都要给大家一个交代,也就是说,我需要一名‘凶手’。”

    “‘凶手’从来就是名义上的‘凶手’就足够了,名义上说得过去,我就能有个交代。”

    雾雨的当家说话有点不近人情。不过我大概懂是什么意思了。那是作为一个上位者的智慧。

    “大家都以为东条大爷是我的恩人,虽然和别人说的有点出入,不过我是敬佩东条大爷的,当然也确实受了东条大爷的恩泽。”

    “不给一个交代,我难以平众。而平众的交待也就只有一个,那就是处死凶手。”

    雾雨的当家推开了一扇木门,似乎是通向仓库的地方。

    “所以不管凶手是谁,我只要‘凶手’就行了,这是我们雾雨家,我们人间之里所需要的,作为人类这一方面需要的,并不是我个人需要。”

    我顿时明白了。

    现在想想,真的是很奇怪。

    没错,很奇怪,不单是雾雨当家的表现,还有这个事件从一开始就很奇怪,为什么雾雨的当家会那么容易找到大哥他们,为什么雾雨的当家就这么简单地认定大哥是杀死东条大爷的凶手,而为什么在抓捕大哥的时候,紫和灵梦会出现?

    如果仔细想想,把这些要素串联起来,当做是这群上位者在演的戏,那整件事情就明了很多了。

    “是八云紫吗?”

    我严肃地问道。

    “是那个大人。”

    我恨不得马上去咬那个坏心眼的老妖怪一口。

    “紫那个家伙,居然把大哥的性命当做筹码……!”

    慧音恍然大悟,虽然慧音并没有和紫有太多的接触,不过她也知道紫是一个怎么的人物。

    这时候她的表情也变得憎恨,我拉住她的衣襟。

    “别痛恨她,这是管理者不得不做的一件事情。平等人与妖之间的矛盾,她也只能这样。”

    很残酷的词语,但是这是事实,没有办法,我虽然很痛恨这种行为,但是我不能憎恨八云紫。

    八云紫作为这个可悲的幻想乡的管理者,为了不知道哪里而来的念想苦苦支撑着整个幻想乡,八云紫是个可悲的妖怪,可怜的妖怪。

    我的话语很虚弱,但是我尽量希望要让慧音懂我的意思。

    “一郎……也就那个人的弟弟,他是个很危险的半兽人,现在他就在寻找着他的大哥。”

    “赶紧让人走开吧,不然一郎会伤及他人性命。”

    我告诫道。

    雾雨的当家走到一个仓库之前,拿出钥匙,解锁,接着一把推开。

    “我知道。”

    雾雨的当家转过身,

    “所以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设置任何的防线。因为我也不需要,那个人不会走的。”

    雾雨的当家示意让我们进去。

    我们走了进去之后,在这个硕大的仓库里面,我有点迷糊,看了一会才注意到躺在角落那个稻草堆上的大哥。

    他依旧满身鲜血。

    雾雨的当家别过脸,似乎不想看到这幅样子。躺在稻草上的大哥挣扎了一下,随即就醒来了。

    “右兵介,我已经叮嘱你不要下这么重手。”

    当家背后那个沉默的人沉重地点点。

    “当主,这个人本身就伤重,我的刀只是给了他皮肉之伤。”

    “……不是那个小哥弄的,大部分来说,都是一郎给抓伤的,只是和那个小哥打,裂开了不少。”

    虽然已经想到了大哥的最重的伤是一郎弄得,不过听到真是如此的时候,还是有点难以接受。

    他想要起来,但是当家马上就走上去,压住了勉强要起身的大哥。

    “别起来,你的伤很重。”

    大哥笑了一下。

    “我都是将死之人了,还对我温柔什么?”

    “……”大哥注意到我了。

    “妖精吗?还有这位是……”

    还没等他说完,我没声好气地打断他

    “行了,就这副德行,快躺下吧,她是准备要教一郎读书的老师哦,叫上白泽慧音,”

    大哥愣了一下。

    “她也是个半兽人就是了。你别担心,一郎能好好上学的。”

    真是天大的谎话,但是我也只能这么说了。

    “是的,一郎是个很聪明的孩子,经过我的教导之后,一定会变得非常出色的。”

    慧音也配合这我说话,慧音总是能在合适的时候说合适的话,这也是我喜欢这个孩子的原因之一。

    大哥仰起头,笑了。

    “哈哈哈。”

    “那真是好事情呢,你早点介绍这个老师给我,或许我就不会那样否定一郎的决定了。”

    大哥意味深长地叹了口气。

    “还有,那天不是我说了想要找个锅……”

    听到大哥的话,我也弄懂了为何一郎会杀掉在仓库的东条大爷。

    估计也就是大哥说想要个锅。刚好一郎兽化,不知道怎地找到这个地方,兽化的盗贼一郎刚好碰到年迈的仓库守护者东条大爷。

    结果可想而知。

    “哈哈……很难才让他冷静下来,一郎真的很强,强到我要受伤让他受到惊吓才恢复人性。”

    大哥抬起头,看向天窗外的夜空:“……真是天意弄人呢。”

    可悲的话语,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内心。

    “你休息吧。”

    雾雨的当家说罢,接着叹了一口气。

    “之后我不会追究一郎的过错的。”

    听到雾雨的当家这么说道,大哥也就心安理得地躺下。

    “就是这样。”

    “所以,你们懂的吧?”

    雾雨当家的话有着另外一层意思,

    他不会明摆出来,但是大家都明白。

    虽然不尽人意,但是无可奈何,这也是最好的方法。

    本来是的。

    本来是最好的方法才是的。

    不过,这些幻想乡的代表们,这些管理者,上位者们并没有意识到我们这些下位者,这些生活在幻想乡的住人的那种如同奇迹一般让这些管理者,上位者始料不及的力量。

    我轻蔑地笑了笑。

    “真是的,你们这群家伙还真是自大。”

    雾雨的当家愣了一下。

    “你说什么?”

    我直勾勾地看着雾雨的当家。带着嘲笑的色彩。

    “你们自以为是的约定,不能根本解决一切,或者说……”

    我的内心在滴血。虽然我在冷笑,但是我的内心在滴血。

    “前辈……”慧音担心地看着我。

    我没有看慧音,但是我抓住慧音的手边的更紧了。

    “或者说……在把一切变得更加糟糕。”

    “什、……”雾雨的当家有点恼羞成怒,不过这已经没有时间让他恼羞成怒了。

    忽然之间周围传来尖叫声。

    “嗷呜~~~!!!!!”

    月下咆哮。

    “一郎……”

    大哥忽然之间说道,他就算全是疼痛也要站起来。

    他带着呆滞的神色说道。

    “是……是一郎!”

    原来一郎的兽化形态是狼吗?

    呵呵,真的是很适合呢,狼,真的是很适合大哥和一郎。

    一郎一定在饮月咆哮,一定在痛苦地饮月咆哮。

    “嗷呜!!!!!”

    周围一切都慌乱起来了,

    骚动使得我们内心都变得急躁。

    “到底发生了什么!”雾雨的当家似乎慌乱了起来。

    轰隆!

    仓库的一面墙被什么推倒了,一团黑影如同旋风一般冲了进来,接着那如同旋风般的身影潜入了沙石的烟幕之中。

    “右兵介!!!”雾雨的当家高声喊道。

    接着,他身后黑衣人拔出他的太刀,向前踏上一步,做出护着雾雨的当家的阵势。

    “当主,请退后!”

    黑衣人的眼珠在转动,捕捉着烟幕之中那身影。

    黑衣人一跃而入那层烟幕之中。

    接着,一阵刀光闪过,一条什么东西飞了出来,

    我定睛一看,差点没有昏过去,那是一条满是黑毛的手臂。

    很短的手臂,大概是只有十岁左右的孩子才有的手臂,这条手臂自然不可能是来自与那个黑衣人的。

    那么,这个只能是……

    一郎的。

    “够了!!停下!!!一郎!!!”

    我不顾那快要奔溃的身体,奋力去呼喊,但是一点效果也没有。

    烟幕之中,那两道身影依然伴随的刀光在闪动。

    我的眼泪不自觉地渗出。但是我毫不在意。

    “快给我停下!!!”

    永远都到达不了的带着哭腔的声音,

    但我还是傻傻地传达。

    “前辈!!!”

    慧音搂紧我,我感觉到她的泪珠打在我的脸庞上。

    “……不要再喊了!”

    对不起,慧音,让你伤心了,让人搭上这种伤心事,对不起。

    烟幕之中突然发出不和谐的声响,一个黑影似乎被什么击中,随即,又有什么飞了出来,黑影狠狠地撞在墙壁上,接着滑下来,在墙壁上,留下一道猩红的血痕。

    “咳咳!”

    那是那个黑衣人右兵介的声音。他似乎给一郎击飞了。

    看样子完全失去战斗力。

    雾雨的当家下意识地退后几步,随后,另外一道黑影从烟幕之中冲出,

    那是一个狼人,它拥有着血红的眼,

    那个发着青光的牙齿让人感到不禁大颤。

    那半条手臂滴着鲜红的血液,

    如同狼人一般的一郎在低鸣,

    它那血红的眼球直视着雾雨的当家。

    “一郎!!!”

    一郎这次抬了一下头,它看了看我,

    停滞了一下,接着,它又看向了雾雨的当家。

    “一郎!!!快醒醒!!!我是妖精啊!!!”

    一郎用它那剩下的手握住它的狼头。

    看来它很苦恼,

    他在斗争,人性与兽性在它的脑中斗争着。

    能行!我的呼唤能行!!!我有点喜悦。

    但是现实是很残酷的。

    不到两秒,它又放下手臂,它再次直勾勾地盯着雾雨的当家。

    雾雨的当家知道自己马上会被当做下一个攻击目标,他不知所措,只是在那边站着。

    “看来没有办法了,妖精。”

    “真是想不到啊,”

    雾雨的当家带着有点释然的语气。

    “果然自大是一个很重的罪孽。”

    自大是个罪孽深重的坏习惯,吃透自大带来的恶果的我自然知道自大的恐怖。

    “妖精,这次真是败给你了。”

    他仰起头,似乎已经放弃了抵抗。

    真是残酷的结果。

    “你叫慧音是吧。”

    慧音点了点头。

    “小女给你照顾了几次,谢谢你了。”

    雾雨的当家笑了笑。

    “请告诉魔理沙她,……请她原谅这么一个不及格的父亲。”

    说罢,一郎就冲锋而来。

    “不要!一郎!!”大哥呼喊道,他想阻止,可惜他那脆弱的身体才走一步就跌倒了。

    雾雨的当家无畏地看着一郎,样子似乎接受了自己的“命运”。

    我笑了下,虽然不太愿意,不过我知道我是能够让一郎返回人性的。

    我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能让大家都幸福的办法。

    “要道歉的话,就亲自找你女儿道歉去!”

    雾雨的当家睁着眼睛看向我,满是惊讶。

    我用着最后一丝力度,挣脱慧音的环抱,

    “前辈!”

    我拖着这副半残的身体。

    “不要!”

    慧音抓住我的左手,我那个几乎完全崩坏的左手。

    慧音,这次抓不住好的机会了呢,

    慧音顿时发现自己把什么给扯了下来。

    她扯掉的,是我的手臂。

    “啊……”

    慧音几乎愣住了。

    就趁这个机会!我无视那阵痛楚的,撞开了雾雨的当家。

    一郎收不住它的利爪,我并没有反抗,只是保持着撞开雾雨当家的姿势,

    我有点呆滞地看着这在半空中的利爪,感觉时间缓慢了。

    呵呵,就是这样。

    这样的话,大家就幸福了,

    这样的话……再糟糕的地步,也能化解了吧?

    “趁着还没到最糟糕的地步,就赶紧收手吧。”

    脑海中忽然响起八云紫的声音。

    呵呵,八云紫,不要小看我们这些在幻想乡的住人啊。

    再糟糕的地步,我都能够……

    我都能够……!

    都能够跨过!!!!!!!!!!!!!!!!!!!!!!!!

    利爪划下。我的身体几乎感觉不到疼痛,或者说已经崩坏到连一点疼痛都没有的地步了。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慧音那撕声裂肺的声音。

    回响在这个仓库之中。

    我倒下了。

    我的意识还没有完全消失。

    我感觉到自己被什么撕开了。

    “呜……”

    最后,我看到了一郎开始变回人形。

    “妖精……”

    “妖精!!!!”

    既然一郎是那种刺激型的半兽人的话,那么同样道理,只要有足够刺激他的点,就能够让他返回人形。

    既然大哥当时是靠着受伤来让一郎恢复过来的话,那么同样道理,我也可以做到,而事实确实如此。

    “妖精!!”

    “妖精!!!”

    我看到了一郎、大哥和雾雨当家的面。

    只是慢慢变得模糊。

    我知道的,自己给一郎撕开了,

    或者说,还算连在一起。

    妖精……

    不行了,

    脑子已经运作不了了。

    再见了,

    慧音

    再见了,

    大哥,

    再见了,

    一郎……

    漆黑笼罩了我。

    我的全身都崩坏了。

    化作光,

    回归到大结界之上。

    很快,我们就能重新见面的。

    没问题。

    请不要伤心。

    请不要……

    伤心。

    …………

    ………

    ……

    …

    ——————————————————————

    我睁开了眼睛,

    自己正在一片开满黄色小花的草地上。

    我是谁?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我撑起身子。

    我发现我有一双小蝴蝶翅膀。

    我很高兴,

    因为我知道,我能靠它飞起来。

    我飞了起来,

    接着,不知道到为什么,我又掉了下去,

    在草地上滚了几下,

    呜……好疼。

    忽然有一阵黑影笼罩这我,

    我抬起头,看到一个没有见过的人。

    “呜……”

    “不认识我了吗?”

    那个人把我搂了起来。

    我挣扎着。

    “哇哇唔啪呜……”

    我反抗着,但是没有作用。因为搂住我的人力气太大了。

    “大笨蛋。”

    搂住我的人,话里带着哭腔。

    那是非常温柔的声音但是带着哭腔,这不好。

    “前辈你这大笨蛋!”

    她的眼泪滴在我的肩膀上。

    她使劲摩挲我的脖子。

    好痒。

    “呜呵呵呵”

    我忍不住笑了。好痒。

    “人家都哭成那样了,还笑,真是坏心眼。”

    我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不过很好玩。

    我咯咯地笑着,

    搂住我的人,终于无可奈何地把我放下。

    这是我看到了,这是个美丽的女性,穿着深蓝色长连衣裙,带着好像盒子一样的帽子的女性。

    那个女性半跪下,用手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脑袋,

    这让我很舒服。我用我的脸蹭着她的手。

    “呜哇啊!”

    带着泪痕的女性噗呲地笑了笑。

    “真是生气不起来呢。这样的前辈太可爱了。”

    女性温柔地对着我说道,

    “前辈。”

    我愣愣地看着她,想着自己,随即,大脑有阵剧痛。

    接着,我就在时间的洪流之中了,

    各种过去的碎片在我面前浮动。

    它们划过我的身体,在我身体上,留下了种种回忆。

    啊,我记起来了……

    我一切都记起来了。

    ……

    是这样吗……?

    原来是这样吗?

    我睁开眼睛。

    我再次醒来。

    我看着慧音,

    不好意思地笑了出来。

    “慧音。”

    慧音笑着眼泪却不断涌出来。她再次搂住我,死死地搂住我。

    “欢迎回来。”

    “啊,我回来了。”

    我看了看天空,天空是如此明媚。

    慧音突然把我举起,让我骑在她的肩膀上。

    “喂喂!”

    慧音笑着。

    “怎么!不愿意吗?”

    我身上每一寸肌肤都沐浴在凉风之下,偶尔一次也不错。

    不过……

    “老实说,没有衣服,怪害羞的。”

    没错,我刚刚复生,连衣服也没有,光着屁股骑着慧音,还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于是,那件事情怎么了。”

    我指的当然是树林里面,那对兄弟的事情。

    “雾雨的当家在你的援护之下保住了性命,他很是感激你呢,”

    “所以想了点办法。就说真正的凶手在那天晚上已经给他的手下诛杀。”

    “……于是我变成了‘凶手’了么……”

    “对,一郎和大哥都没有事。”

    我吹着凉风,完全不觉得冷,反而感觉一阵舒爽。内心的结给打开了。这下子,我就舒服多了。

    一郎和大哥,能活着,就好了。

    或许前途还有很多事情要注意,不过,我想他们能够克服。

    慧音指了指不远处、那颗树。

    “快看。他们都在那呢。”

    我看了一下。

    树荫下,那个温柔和蔼的大哥还有那个一如既往带着点臭屁气味的一郎在树底下向我们招手。

    我抬头看着蓝天。

    看着那白云渐渐位移。

    不禁笑了出来。

    “真的,”

    这是是我的真心话。

    “真的是……太好了。”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