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寺子屋物语上其三
    “天子酱……?”白诧异地看着我那空空如也的衣袖。

    她捏了捏我的衣袖,不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到底……到底发生了什么……?!”

    白捏着自己的心房,一脸都是担心。

    “稍微,被妖怪袭击了。”

    差不多就是这样,嗯,没错。

    “没事的了,白酱,我是妖精来着,很快手又会再生的。”

    我挥着自己的左手,那只还很好的手,

    “你看!一点问题也没有哦!”

    白忧虑地看着我,她伸出手来摸着我的头。好像安慰我的样子。

    “已经没有事情了哦,”

    看来她以为我在故作坚强,实际上我确实是觉得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这孩子确实很温柔,嗯……继承慧音老师的衣钵以后做个老师或许不错呢。

    “我没事啦!话说起来,你应该去看看慧音老师才对的。”

    “她为了救我,和妖怪搏斗了不久呢!现在还没有醒。”

    白张着自己的嘴巴,她此时应该很是在意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吧?

    “天子酱,老师呢?”

    白忧虑地看着我,看来也很担心慧音老师的情况,

    “在这边,”

    我带着白到教室里面,慧音老师在那里打着被铺,她的脸上带着些许痛苦的表情,而且脸上很脏。

    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也是拼了命才把慧音老师拖到这里,妖精如此羸弱,而且我一只手还给扯掉了,别指望我能干多少事情。

    “老师!”

    慧音老师听到呼唤,她张开了眼睑,

    “啊……是白吗?”

    “天子酱呢?”

    慧音老师醒来之后,最在意的还是我吗……也难怪,昨晚发生了这种事情,不可能不在意我呢。

    “我很好呢,”

    没等白回答,我就抢先一步说了,我坐了下来,在慧音老师的左侧,慧音老师往我身上砍去,看着我的手臂,脸色变得很难看。

    “那个……白酱,这里没什么事情的了,慧音老师现在很虚弱,还是少让她说话比较好。”

    “但、但是……!”

    “没事的啦,相信我,啊!~白酱!”

    我用回那种矫揉造作的语气。

    “同学们很快就会来的啦,现在慧音老师不是状态呢!拜托一下你去门口和过来的同学说今天因为慧音老师病了,休息一天。”

    白还想说些什么,但是我捏起自己右边那空空如也的衣袖。

    “我去的话,会吓到大家的吧,所以拜托了~”

    “……我知道了。天子酱不要逞能呢!”

    白看着我这副模样,也只好同意了,啪嗒啪嗒地小跑着出去了。

    “真是好孩子呢。”

    我苦笑道。

    “对不起……”

    在被子里的慧音老师用被子半掩着脸,声音细细地和我道歉。

    “看来慧音老师还保留着昨天的记忆呢。”

    慧音愣了一下,不过我知道她在意的,其实是我的称谓,我称呼她作“慧音老师”

    “多多少少吧……我想不清太仔细的事情,当时只是感觉忽然全是就拥有了力量,然后做出很不得了的事情。”

    慧音老师别过眼,不敢正视我,看来对于伤害我的事情带着一些负罪感。

    “没事的啦,就算杀掉我,我也会很快复活回来的。所以不用在意。”

    说罢,我抵着嘴唇,想了一下,

    “之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吗?就是突然感觉拥有力量,自己不受控制什么的。”

    慧音想了想。

    “倒是有呢,那是不久前开始的,有时候在晚上会那样,但是也不会做出那总无礼行动,不过写出来的东西很是……”

    “不堪入目呢……”

    我看着慧音,有点五味杂陈的感觉。

    毫无疑问,这是后天性兽化的一种典型症状,半兽人的话,我没有非常深入的认识,但是这种最起码的兽化前奏,还是知道的。

    而兽化最明显的一个特征之一就是理智的丧失,或者说一直以来压抑着人类本性的那种理智丧失,接着就是作出好像妖怪那样的行为。

    不过不是说每个半兽人都是这样,事实上,也存在即是兽化,也能够保持一定理性的半兽人,全部丧失理智的半兽人,也一样会遭到半兽人群体的驱逐。

    而慧音老师的兽化,明显还保持着一定理性,但是无可否认,她攻击了我……

    我也不知道是否能够通过一些手段来保持半兽人的理性,但毋庸置疑,好像昨夜那样的慧音老师,是无法运行自己的寺子屋的。

    因为……不知道她什么时候,会伤害到自己心爱的学生……

    “慧音老师,你也大概大概明白了吧?这样下去,寺子屋会……”

    “我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慧音老师说道。

    “既然出现这样的问题,我就要迎面解决它,我不会放弃的。”

    慧音老师艰难地坐了起来。

    “天子酱,我知道你会说我蠢,但是,就这么放弃的话……”

    我摆摆手,

    “够了,够了,真的够了。”

    “幻想乡里面,人与妖共存,只不过是如同肥皂泡沫一样,易碎的美梦罢了……”

    “而你,则是想保护着这份美梦,让这份美梦不变成谎言……”

    慧音老师攥着被子。

    “我没说错吧,”我托着下巴,叹了口气。慧音的脸色很难堪,她无法否认我的话,因为这确实是事实。

    我看着她那矛盾的表情,不免有点心疼。

    “你真是个大笨蛋呢……为什么要这么继续下去?”

    “我……”

    慧音低下头,她那一袭黑色的长发遮住了自己的脸,好像想起什么不愿意想起的事情那样。

    “……”

    “……我的父母,给妖怪吃掉了。”

    我愣了一下。

    “我的父母也是相信着幻想乡里面人妖共存的美梦,在他们眼中,无论是哪个独立存在,在本质上,都是希望和人建起羁绊的。”

    “有一天,一只负伤的妖怪,闯入了我们家。”

    “他说,驱魔人势力发起了最后的总攻击,他们的部族被剿灭了,他是拼死才逃出来的。我的父母虽然看他是妖怪,但是对他的救助是毫不吝啬,妖怪得到了很好的救助,就连过来搜索的驱魔人也被父亲吼退了。妖怪非常感谢我们,虽然负伤,他也开始给我们做很多他力所能及的事情。”

    “真的好开心,那个时候好像多了个哥哥一样,年幼的我,完全没有在意到妖怪所存在的隐患。”

    “我们在一起生活了差不多两年左右,而我们把那个妖怪当做了自己的家人,直到有一天,父亲把他背了回来,他全身都是血,背后还插着驱魔人的武器,我很担心他,妖怪和我说,‘没关系的,身上的血不是他的。’没错,这些血液怎么看,都是人类的血液,但是妖怪也伤得很厉害,回到家之后,不久就进入了沉睡。”

    “虽然他在沉睡前,千叮万嘱我们不要留在他的身边,把他丢到一个洞穴什么的地方都好,绝对不要管他。但是我们还是没有这么做,我们觉得就是这种困难时期,才需要陪伴。妖怪几乎三天都没有动弹过,然而我们可以知道妖怪他在恢复着,因为他身上的伤害一天天地减少,我们都相信,我们的家人,那只妖怪会很快没事的。”

    慧音那攥着床单的手,攥得更紧了。”

    “那天,是阴暗的阴天,我代替着妖怪去拾柴,回来之后,我看着妖怪蹲在地面上,而房间全部都是飞溅的血迹和粉碎的内脏,我吓得不能动弹,一下子就坐倒在地上,妖怪听到响声,回头就发现了我,他口里叼着的是我父亲半只头颅。妖怪眼上带着眼泪,他在哭泣,但是怎么也停不下口,我那个时候,只是感觉到恐惧,就连站起来逃走的力气都没有。”

    “妖怪那溺满眼泪的眼睛和我直视着,他看着我,伸出手来,似乎是只是想要去抚摸我,但是我没有让他碰我,因为我后退了,我惊恐万分地后退了,妖怪低下了头,他终于明白自己的罪孽,在我的眼前,他把自己的利爪插入自己的下颚,然后……把自己的头扯飞……”

    “妖怪在最后选择了自杀,为了补偿他的罪孽。”

    慧音说到最后,已经带着哭腔,在我眼中,这个美丽的老师,变得如此软弱,如此地让人爱怜,

    我握住了她的手。

    这确实是让人痛苦的回忆,一天之内失去了三个亲人,无论是谁,都难以忍受。

    慧音的家人没有罪孽,甚至妖怪都没有罪孽,但是最后,他们都死去了。

    “虽然你们知道确实妖怪需要羁绊,但是……你们都不知道,有一些妖怪,特别是那种能够自我治愈的妖怪,在重伤恢复之后,会失去理智,由于过于饥饿,他们会抓住一切能吃的东西来吃。所以才造成这样的……”

    我说不出最后的话语,我不想把这件事,归结为“惨剧”。

    “所以我决定了,要让人类认识妖怪,让那些人知道我们和妖怪是可以共存的,但是……我们需要和妖怪共处的技巧。为了不再发生那些事情,而导致相互误会。”

    慧音老师微微抬起头。她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看到她眼中那份狂热的火焰。

    “天子酱,你能理解我吗?”

    我别过脸去,我不忍看着慧音老师的脸。

    “我选择的是继续走下去,我发过誓了,我一定要走下去。”

    “我不知道你走下去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我松开了手站了起来,我遥望着窗外那晨曦的色彩。

    “天子酱?”

    “我有我需要做的事情,我需要记下各种各样的物语,而你,看起来是不错的题材。”

    我笑着说道,啊……怎么这话说起来就好像什么表白那样……

    慧音老师马上就听出了其中的含义,

    她笑了,好像小孩子那样笑了,她抹掉眼角的泪水。

    “谢谢,谢谢你。”

    这下,有够忙的了。不过我此时相信,这一定是个很好的物语。

    无论是怎么样的结局,我都会看下去,因为,我是足够愚蠢的笨蛋。

    我在慧音老师使用的桌子上,画上带有灵力的符咒,我打算做一个能够安神的结界,或许这样能够让慧音老师的兽化几率变少,

    “妖精。”

    瓶中之鬼呼唤着我。

    “什么。”

    “那是一个错误的决定。在我看来,慧音那家伙会步入绝望深渊。”

    “是吗?那我要做的事情就是别让她走到那个地步呢。”

    “慧音会兽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伤害到你。”

    “伤害到我不重要,问题是,如果伤害到人类怎么办?”

    “明明平定了驱魔人之乱才这么短短几十年,现在一个半兽人如果伤害到那些人类的孩子,我觉得那些驱魔人残余的势力又会兴风作浪。”

    我捏了一下衣袖,我想起了非常不好的回忆。

    “我可不想再看到那个乌烟瘴气的幻想乡。”

    瓶中之鬼没有发话,和我一起经历了驱魔人之乱的她,也不想再提起那段短短的战争吧?

    “但是,你没有那种压抑半兽人兽化的能力吧。”

    “是的,不过我不会放弃,我会试着用各种方法减少她兽化的几率吧。”

    “那有用吗?”

    “不知道。”

    我笑着,一边手给手中的毛笔沾上墨水。

    “不试试怎么知道。”

    话毕,屋子外传来白的声音。

    “天子酱~我们来玩花绳吧!”

    我大大地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呢~白酱,我有老师拜托的任务,现在抽不起身子啊~等下我再玩啦~”

    真是的,我这态度的转换还快过变脸,我真是一个罪孽深重的家伙啊。

    “真会骗人呢,妖精。”

    “习惯了,不骗人不舒服,再说~妖精不做骗人啊,恶作剧啊,那还能叫妖精吗~”

    我到后面用着娇柔造作的语气,

    “真是服了你。”

    啪嗒啪嗒,那是白在寺子屋里面跑动发出的有趣声音。

    “天子酱!我来帮忙了!”

    白扎起了小马尾,看起来非常活泼可爱。

    我带着苦笑,看来白很无聊呢,不过,白可帮不了我什么忙,一个普通的人类小女孩能写出符咒这种东西吗?那是不能简单模仿写出来的东西,必须在写的时候慢慢灌注灵力进去,符咒才有效。

    “谢谢~但是这是我的责任呢,嗯……简单来说,是妖精才能做的东西呢,人类不能做的~”

    白鼓起小脸,有点不服气的感觉。

    “是什么这么奇怪,一定要妖精做呢?”

    “嗯~不知道呢~不过被拜托就要好好做就是啦!”

    “也对,慧音老师说做事情要善始善终。那么我不打扰你了。”

    啪嗒啪嗒,白跑了出去,真是的,记得住慧音老师说的善始善终记不住她所讲的不能再走廊里面跑动吗?

    我摇摇头,不过确实也很可爱,慧音老师就算批评,也不会真的责怪她吧。

    啪嗒啪嗒,

    我把头转向门口,看见白眨巴着大眼睛在盯着我。

    “那个……白酱有什么事情吗?”

    “没有!”

    “……”

    “是~这样吗~”

    我干笑着,汗如雨下,这样子弄得我都画不下去了。看来得想点办法才行呢,这样给这孩子骚扰不是办法来着。

    “那个……白酱,嗯~不介意的话,我介绍个朋友给你。”

    我把挂在胸口的小瓶子拿下。

    “喂!妖精你干嘛?!”

    瓶中之鬼抗议着。白也听到瓶中之鬼的声音,接着一副很有兴趣的样子。

    “就当认识个新朋友啦!拜托拜托……!”

    我低声下气地请求着。

    “……哎。你这个家伙啊……只是拿我出来当挡箭牌吧,而且还是在这小女孩手上……”

    “等你从瓶子出来之后请你喝河童秘酒。就帮下我好吗?”

    “……真是闹不过你。不过不能让我离开这个房间哦。”

    看来瓶中之鬼妥协了。我也不好和她说太多,我示意白过来。

    白好像小猫一样,一点点靠近,她拿出手碰了碰瓶子,她已经看到了我和瓶中之鬼的对话,知道了我手中的瓶子是能够说话的。

    “这个家伙可是一个鬼哦,”听到我的话白缩了缩,

    “别怕,虽然说是个鬼,但是不会伤害人的啦。”

    “真的?”

    “对~她可是是善良的鬼哦~”

    这是我真心的评价。

    “你好小姑娘,我们又见面了。”

    瓶中之鬼说道,我把瓶中之鬼放在白的手心上,

    “和她聊聊吧,瓶中之鬼有很多故事呢~”

    “不过记住咯~别拿出这个房间。”

    白端详着瓶中之鬼,然后捏了捏,接着似乎对于瓶中之鬼所在的瓶子很有趣的样子。

    瓶子是好像乳白色的,但是实际上,瓶子是透明的,外界有一种很类似的物质,叫做玻璃,但是瓶中之鬼的瓶子绝对不是那种物质,瓶子可是无比坚硬,我折腾了瓶子这么久,都没见有什么划痕,更别说破坏了。

    而这么看着,是看不到瓶子对面的东西,因为有一层好像雾气一样的东西遮住了。

    白捧在手心上,不可思议地细细打量,看了很久很久。

    “哇~好厉害!”

    这是白看来看去之后得出来的结论。

    “是吧,这是我最为信任的朋友哦~”

    白忽地站起来

    “慧音老师!这里有很有趣的东西!~”还没等我反应过来,她就啪嗒啪嗒地跑了出去。

    “喂?!我不是说过别拿出房间的……”

    “……的啊。”我沮丧地低下头,无力状。

    哎呀……完全无法制止白把瓶中之鬼拿出去啊……

    对不起,瓶中之鬼。

    算了,就让白乱玩一下吧,就算弄丢也没关系,以我的能力,随便就能找回来的。

    我叹了口气,继续开始作业。

    等大概二十分钟之后,我又感觉到门外有什么人了。

    我举起头,白好像刚才那样,眨巴着大眼睛在看着我。

    “那个……白酱,还有什么事情吗?”

    白带着恶作剧的神色,摇摇头,

    “我可以进来吗?”

    “这个嘛……”

    就算反对,她也会这么一直看着我玩吧,

    “进来吧。”

    然后白好像很听话地进来,她马上来了个很端正的坐姿。

    “瓶中之鬼小姐说,如果我能进来,就给我说天子酱的糗事。”

    噗……!

    什、什么?!

    这个鬼……!

    “没事的啦,我只是说着玩玩,”

    瓶中之鬼笑道。

    真是的,没事别吓我啊,我可是有正经事要做的。

    我深呼吸一口气,继续作业。

    “那个呐~白酱,你知道嘛?上一次我和妖精在九天之瀑布那边找东西的时候,妖精被鸟屎砸到头呢。”

    噗……!

    “瓶中之鬼!你这个混蛋!!”

    我一跃而起,用着剩余的左臂愤怒地挥动着,

    “都给我出去!!!烦死了!”

    “哈哈哈”

    她们带着银铃般的笑声,跑了出去。

    我气冲冲地坐回去,继续作业,但是感觉那视线又来了,我抬起头,带着恼怒的目光看着白还有她手中的瓶中之鬼。

    “那个~天子酱,别生气,我们还是朋友好不好?”

    其实我也没太生气,只是觉得这两家伙神烦。

    “没事啦,只要别烦着我画东西就可以了。”

    我带着不耐烦的语气说道,然后白蹑手蹑脚地走进来,接着正坐。

    我看到那副好像“奸计得逞”的样子,无奈地笑了笑,就算她赢了吧。

    我看她手中捧着瓶中之鬼,却没有说任何话。

    只是静静地看着我在作业。

    我很享受这平静的一刻,因为我没有感觉到她们有不高兴的情绪。其实如果弄到她们不高兴,我也会感觉到不高兴的。

    窗外,将近中午的阳光开始变得猛烈。翠绿的竹竿反射着强光,进入了房间,那菱形的阳光正好照在我那空空如也的袖子上。

    “那个天子酱。”

    “嗯?”

    我一边作画一边回应。

    “为什么……要用那种语气?”

    我愣了一下,手中的笔停了下来。

    “明明天子酱本性不是那种傻乎乎的,为什么要用那种傻乎乎的语气和别人说话?”

    我没有说话,也没有继续作业,我看了看白的表情,她皱着眉头,刚才那种恶作剧的表情一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有点让人心疼的表情。

    我感觉到一种心虚的感觉,或许搞不好,白察觉了我这个带着虚假面具才能活下去的“坏习惯”。

    而且,我也很害怕她知道我在心中并没有真正把她当做自己的好朋友。

    不对……并不是这样的,就算我畏惧那种关系,但是我并没有否认我和白是朋友关系。

    就如同白不高兴,我也会不高兴,我只是在畏惧承认,或者说是面对那种关系。

    “每一个朋友都是区别与自己的存在。”

    我的左手轻轻动了,手中的笔随着我的手继续作业,我一边继续画着符咒,一边回答道。

    “不是说每一个朋友都是和你一样有着同样的想法,同样所作所为。”

    “不过,正因为如此,所以朋友才来得宝贵,所以才会感觉到与朋友交往,这个世界才显得色彩缤纷。”

    我画上最后一笔,换了新的纸,继续作业,虽然我现在没有什么很厉害的技能,但是唯独忽悠人我还是很厉害的,我转移了话题,对小孩子来说,这个话题要么就是太高深不想知道,要么就是自己沉溺在自我解释之中。

    “这样啊。”

    白露出笑容,我不知道她有没有明白我话内的含义,但是她的反应超出了我的预料,在乎呢?还是不在乎?不知道,不过也就算了,苦恼也是一种成长,虽然我看着白,她表现一副释然的表情,感觉她不会因此而苦恼。但是,她真正的想法是怎么样呢?

    怀着一点不释怀,我继续了作业,

    就这样,我慢慢地,把结界需要的符咒都画好了。

    时间已经到了中午,因为白的原因,完成符咒的时间比起预定的时间长了一点,不过这不要紧。

    “白去做饭了呢,”

    “是啊。反正我也不会做饭,也不需要那种东西。”

    “所以,我们就来贴这些符咒?”

    “总不能让白去贴吧?今天她要做的事情还是很多的,虽然早上一直缠着我……”

    我在墙上涂上浆糊,然后把符文贴上。

    看着很怪,但是就这样算了,

    “下一个。”

    我举起篮子,走到房间的另外一角,放下,拿出浆糊,涂上,黏上。

    “好,下一个。”

    于是我放好符文和浆糊走出房间。

    “一只手做这么多东西,真是辛苦你了。”

    瓶中之鬼带着调侃的语气。

    “也是呢,我也觉得累呢,”

    后来,做完饭菜之后的白也过来帮忙了,本身我并不想让她去做的,不过我也感觉到自己真的是很累了,也就只好接受了她的好意。

    不过这真是帮了大忙,如果我一个人做的话,果然会累倒呢,虽然她贴的地方总是不是很准确,那方面浪费了不少时间就是了。

    等我们把七十二张符咒贴完之后,已经接近黄昏。

    老实说,我都累到快昏的了。

    真想一头倒下爆睡一场,但是,我不能这样子,我还有要干的事情。

    我把篮子放好之后,就拐入了慧音老师所在的房间,这是慧音老师工作的房间,不过现在已经变成了病房。

    进入之后,慧音老师躺在被褥上,呼吸很均匀,

    而她的身边是中午的饭菜,看来一直都没有吃的样子。

    “很好,在结界发挥出能力之前,我们还需要使用一点法术。”

    我走过去,伸出左手,汇聚灵力构成术式,绿色的光芒闪过后,我特意留意了一下,慧音老师的气质变得更平稳了,如同无风的湖面那样平静。

    “如果在我不在的时候,醒来袭击白就不好了。”

    “真是周到呢。”

    我不好意思地摸摸头,

    “也不是啦,接着就是找那个很通晓道具的家伙呢。”

    “那个雾……”

    “不对,现在改名成森近霖之助了。”

    我离开房间,去找灯笼,

    “那样的话,不如把白也带出去吧,与狼共处一室不如让她远离狼。”

    “真是的,笨蛋鬼,如果带白出去的话我更不能保证她的安全啊,与其让她在路上和我们一起碰到饿狼,不如让她在一头睡狼身边。”

    鬼没有说话,不过她也觉得既然我这么决定,那就随我去吧。

    “霖之助开了个道具店,就在不远的地方吧,靠近魔法森林和人间之里的边界,去委托他弄个能够安神的道具就回来了。”

    “不能用灵力弄点什么法术去委托吗?不一定要自己去的吧?”

    “别把我想成什么的大妖怪随便就能捏出个法术来,当然,也不是没有那类型的法术,只不过我现在没有那种灵力。今天写符咒,都快超支我的灵力了。”

    “那也不用急着去吧,明天去不行吗?”

    “我想一次把该做的事情做完,反正过去就说一声,也不会用太多时间。”

    我提起灯笼,点火,

    灯笼那橘黄的灯光就照亮了寺子屋的一角,很好,没有问题,接着,我吹灭了灯笼,我回头喊道

    “白!我出去一下,很快就回来,给我看好家咯。~”

    “是~”

    白在里屋回应了一句,那么至今看来,还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的样子呢。

    我走了出去,顺便我看了看天色,夏天的白天是很长的,如果顺利的话那么手中的灯笼也用不上了。

    我希望是用不上。

    我敲开了简陋的门,霖之助打开了门,他看见我之后先是一副兴奋的样子,然后注意到我那空空如也的右袖子之后,脸上布满了阴霾。

    “进去再说吧。”

    我走了进去,里面非常空旷,除了一个大的桌子,还有一个放着少量商品的柜子,整体看来都是空旷得要命。

    “这次来,我是想买东西的。”

    霖之助尽量把视线从我的右袖子上挪开,但是他还是非常在意。

    “啊,稍微被妖怪袭击了,没关系的,反正很快就再生的。”

    我尽量用轻松的语气说道,但是霖之助还是没有释怀。

    “你这个家伙有时候做出的事情太过火了,一个不小心就陷入泥潭里。”

    霖之助扶了扶眼睛,

    “啊,这个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谢谢你的提醒。”

    霖之助叹了口气。他摇了摇头。

    “真拿你没办法,那么,客人您想买什么东西呢?”

    霖之助从刚才的朋友模式转换为对客模式了,

    “有没有什么能抑制半兽人兽化的道具?”

    霖之助皱了皱眉头。

    “抑制半兽人兽化?如果有这样的道具的话就不存在兽人之里了。”

    “说得也对呢,那么请您制作吧。”

    我转过身回答道。

    霖之助看着我,他的目光带着忧虑。

    “这次是和半兽人有关的事情吗?既然需要那种东西,那么说是个比较危险的半兽人……你这次又卷入什么奇怪的事情了啊?”

    “你知道我喜欢多管闲事。”

    霖之助叹了口。

    “真是服了你,但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半兽人兽化的原理,所以不好意思。”

    我直视着霖之助,霖之助与我目光交接的下一刻,选择了回避我的目光。

    霖之助在撒谎,他会制作那样的东西,但是不愿意制作。

    我知道他作为朋友,并不想我在这个他所不知道的事件之中越陷越深,但是已经迟了,我已经无法自拔。

    “霖之助先生,虽然我也不知道半兽人兽化的原理,但是我知道抑制的方法,大概就是制作那种能够让人心平气和的道具就好了,也就是让人气质趋向缓和的道具。”

    霖之助喃喃道。

    “已经陷进去了吗……”

    “……好吧,我明白了,那我就制作吧,请明天过来拿。当然,还有报酬……”

    我挥挥手。

    “当然,我会带来相应的报酬。”

    当然,对于我并不会带来所谓的“报酬”就让他先记着吧。

    说完,我就转身离开,拿起放在门外的灯笼,霖之助这时叫停了我。

    “妖精。”

    我转回头。霖之助用中指扶着他的眼镜,那个放光的眼睛让我看不到他的眼睛。

    “心灵可是比**更容易崩坏哦。”

    我回过头,看向天空,此时天边虽然还有那么明亮的光线,但是大半天空已经变得深蓝,星星也隐隐约约地出现了。

    我拿出火柴,点起灯笼里面的灯芯,温暖的光出现。

    “我知道的啦,你也是,别把自己的心灵给弄坏了。”

    说罢,我提着灯笼离开了香霖堂,风吹过,门静静地关上,霖之助那难以释怀的目光就这么被门盖上。我继续前进,就好像那份关注我的目光不存在那样。

    就让我的身影伴随着昏暗的烛光消失在树海的一角吧。

    回到了寺子屋,天空已经出现了月亮,

    我推开了寺子屋的门,里面昏暗无比,没有烛火,没有人气。

    “白!在吗?”

    ……没人回应。

    顿时一种不祥的预感占据内心。

    “……喂,这难道是?!”

    “白!给我回句声啊!”

    我提着灯笼,没有脱鞋就直接跳上地板。

    “切!”我咂了舌,奔跑在走道上,然后在慧音老师的房间门前,我感觉到异样的气息。

    “该死!”我丢掉灯笼,一把推开拖门,

    一个漆黑的女性人影已经在床上坐起来。

    那个漆黑的女性人影似乎看向我,我能够感受到那是带着血腥味道的眼神,那眼神正是看着我。

    “妖精!”

    我咬着牙,看来慧音老师已经醒过来了,我不知道慧音老师现在是怎么样的一个状态,或者说,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出来,从之前慧音老师的表现,我觉得心里没有一个底。

    “嘘……”慧音老师用手指抵着嘴,发出让人心里发毛的声音。

    “小声点,白睡着了呢。”

    慧音老师的话让我感觉阴森森的,我仔细地看过去,确实慧音老师的身边有个孩子的人影。慧音老师一边手抵着嘴,一边手抚摸着那个人影。

    “妖精,灯笼!”我这时候才发现灯笼的边沿似乎给火烧着了,不快点拿起来的话!

    一阵妖力划过我身体,然后直接把灯笼边沿的划掉,飞出来的带火灯笼纸被燃尽成灰了。

    我没想太多,直接就把灯笼提起,灯笼其他地方没有给烧着,如果这么放任下去,可能整个寺子屋都会烧起来吧,

    “天子酱,不小心点用灯笼不行呢,不然的话会烧着整个寺子屋的哦。”

    “我可不能让任何人或者任何事把这个寺子屋……”

    我看到的是泛着血光的眼睛,那是捕猎者一般的眼神,没错,现在的慧音老师……是兽化状态!

    那么……白……!

    我举起灯笼,让烛光布满整个房间,慧音老师带着诡异的微笑,而她的一旁,毫无疑问,是白。

    而白正美美地睡着,那副安详的面孔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经身处非常危险的境地。

    “哎呀,真是可爱的孩子,”慧音把视线转向白,她伸出自己的手,她的手变大了,而且指甲的地方开始非人化,我可以看出,那里应该会变成爪子之类的东西。

    她用手掌轻轻摸着白,一边把脸靠近。

    “多么可爱啊,多么纯洁啊,我的学生真是太棒了。”

    慧音把鼻子凑向白,在她的身体上嗅着,就好像野兽在食用猎物前会嗅着猎物的味道一样。

    “太棒了,我的学生太棒了。”

    “慧音!!!”

    我故意扯着喉咙喊,我想弄醒白。

    但是白只是动了一下,梦呓了一句,然后又进入了睡眠。

    这时候我才想起,结界的效果。

    我的结界能够安神,在我离开之后,估计结界发挥了效果,而没有防备的白,估计是忽然就感觉很内心很平静,而这种时候出现想要睡觉的想法也一点都不奇怪,于是……白就选择了睡觉……

    当然由于结界的缘故,睡得特别沉也就能够解释了。我的声音不会简单地弄醒白的。

    但是为什么慧音老师会醒来呢?

    啊……!难不成白刚好就睡在慧音老师的身边,已经因为兽化而嗅觉上升……

    就如同在一个在睡够的人身边,放上香气诱人的食物,那个人就会自动醒来……

    不……这个可说不通啊……!

    到底是……?!

    “哎呀,天子酱,有什么事情吗?”慧音老师睡下去,用一边手枕着自己的头,一边手还在白的身上抚摸着白的身体。

    “有什么问题想问老师吗?”慧音老师的异化的手指伸入白的衣襟里面,轻轻一拨,白的衣服就松了很多,她的手从衣襟上拿出来之后,白的肩膀那粉嫩的肌肤就露了出来。

    慧音稍微抬起头,把鼻子凑向白的脖子,嗅够之后,轻轻地舔了一口。

    “多好的肌肤啊。呵呵。”

    慧音接着张开口,一口就要往白的脖子上狠狠咬去!

    不……不要!这不是我想要的!这……这故事不能在这里完结!我……我该怎么做好?!

    “不要!!!”

    在我的尖叫之下慧音忽然就停了下来,她那副带着阴森微笑的脸庞渐渐阴了下去,随即一副惊慌的样子。

    她看着自己的手,异化的手依旧还在,她一脸惊恐的样子,不知所措。

    “不对……!不对……!这、这不是我!!这不是我!!”

    慧音老师似乎恢复了理性,她掩着面,开始哭泣。

    我把灯笼挂在一侧,走过去,我没有推醒白,但是我抱住了慧音老师。

    “没事的,一切都会变好的,没事的。”

    我这么安慰着慧音老师,慧音老师的眼泪打湿了我的衣服,她不敢哭得很大声,害怕吵醒在一旁熟睡的白。

    我的安慰,其实也在安慰自己,我一味地麻醉自己,告诉自己这会是个好物语,但是事实上,我不看不清前方的道路。

    “没事的,一切会变好的,没事的。”

    我复述这一句。

    然后内心变得更加荒凉。

    抱住低声哭泣的慧音老师,我望向窗外,那翠绿的竹林上,天空挂着皎洁的明月。

    月亮总是让人迷惑,而在我迷惑的时候,我看到了一道漆黑的人影划过了明月。

    我瞪着眼睛,内心的不安似乎变成了现实。

    我咬着牙,脑海中出现了那个不愿再次提起的名词。

    “驱魔人”

    等安顿好慧音和白之后,我走到过道上,我抬头看了一下皎洁的月亮,然后低头看着胸口那披着银光的瓶子。

    瓶中之鬼已经察觉到我的不正常。在我开口之前,瓶中之鬼就率先问我了。

    “怎么回事了?”

    “这里被驱魔人监视了。”

    “什么!!!”

    我低声说出,瓶中之鬼震惊了。

    “不对!这里有什么好监视的?!……”

    还没说完,瓶中之鬼就知道自己的话是错的。

    这里可是“打破人与妖之间隔膜”的寺子屋,本来说,全部都是人类的寺子屋,那种“人与妖怪共存”的设定基本名存实亡。

    但是……现在这个说法,并不是无稽之谈。因为有我。

    我,是个妖精。

    这样,就有可能会引起已经很多年都没有上台说话的驱魔人组织的注意。

    现在的驱魔人组织开始变了味,不对……在几十年前那次战争之后,就开始变味了。

    驱魔人组织现在只不过是一群极端主义的人类组成的组织,每个驱魔人心中都憎恨着幻想乡的一切,无论是自己的同类,还是妖怪。

    这是理所当然的。

    在几十年前的那场战争之中,驱魔人们是势如破竹的,甚至只要战争继续下去,妖怪可能就被全歼。

    但驱魔人没有想到,在他们的后方,妖怪方面和人里方面达成了协议,以人里不再支援驱魔人组织和妖怪落下保护人类的誓言作为条款,之后,在战场之中失去了人里物资支援的驱魔人组织无力再进行战争,这场战争最终才得以完结。

    之后残留的驱魔人组织再也没有回到人里,因为他们知道,就算回去,也只有被驱逐的命运。

    但是他们的战争完全没有终结,到现在,依然断断续续地发生妖怪被驱魔人残杀的消息。

    而驱魔人……行动非常有组织性,他们现在或者在暗处只是观察,而很可能明天,就是一群驱魔人来此处“驱魔”。

    而且,慧音老师的兽化应该已经被发现了。那么……如果他们到来的话……!

    “混蛋……!混蛋……!怎么会这样!”

    瓶中之鬼带着强烈的怒意,我甚至感觉到瓶子有种被震击的感觉,

    那是鬼在打着瓶子,她在把自己的愤怒发泄在瓶子的内侧。

    “接下来会很麻烦,但是……”

    我捏紧瓶子。

    “我不会放弃……!”

    我抬着头,任由美丽的月光洒在我的身上。

    请原谅我,霖之助。

    我要……深陷泥潭之中了。

    (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