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寺子屋物语中其一
    寺子屋终于开课了。

    慧音老师神采奕奕地在讲台上,给同学们讲述着知识。

    我并不担心慧音老师会兽化,因为按照慧音老师的说法,在白天她不会丧失理智,所以,就算和大家授课也没有什么关系。当然,晚上就不好说了。

    而今日我缺席了,而且因为预定要见很多妖怪,瓶中之鬼并不想见到其中的一些人,我把瓶中之鬼寄放在白的手上,同时,也算是一种保护吧,总觉得瓶中之鬼在寺子屋,就好像我也在那边的感觉。寺子屋那边就不会那么让我操心了。

    我现在走在去香霖堂的路上,而我觉得霖之助已经把道具制作好了,现在我过去,也不过是拿他制作好的道具。

    我敲了敲门,

    “开着哦!”

    里面传来霖之助的声音,我推开门,看到霖之助正休闲地坐着翘着二郎腿看着手中的书籍。

    “哦,你来了,你要的东西放在这里哦,”

    霖之助指了指台面上那个勾玉。

    “哦~!居然是勾玉!好厉害的感觉!”

    毕竟勾玉不是随便就能拿到的东西。

    “大出血哦,肯定有用的。”霖之助从他的办公桌上走了出来,他拿起勾玉,然后在我面前半跪下来,半跪的他才和我差不多高度。

    “拿着。”

    霖之助把勾玉放在我的手心上,我捧着勾玉,不可思议地感觉到有种平静的感觉。

    “能够让人稳定心情的能力呢!”

    霖之助推了推眼镜,不怀好意地笑了笑。

    “这个确实能够安定心情。不过,我霖之助根据分析,你要帮助的半兽人可能拥有一旦兽化就难以阻止的特性,所以特意另外给这个道具增加了新的功能。”

    霖之助拿出另外一个比起我手中小很多的勾玉。

    “只要灌输灵力进去,那么……”

    霖之助说罢,就往他手中的勾玉灌注微小的灵力。

    “来了!”

    霖之助说罢,我眼前的勾玉突然爆出力量,

    接着巨大的电流瞬间从勾玉里发出!一瞬间,电流就遍布了我全身!

    “呜啊啊啊啊!!!”

    被……被电了?!!!!

    我手中的勾玉滑落,勾玉在地面上滚了滚,然后停下来,我则一把坐倒在地,张着的口露出丝丝青烟。

    “哈哈哈!很厉害吧!”

    “你、你搞什么啊!!!”

    我怒叱着,咬着牙看着一脸坏笑的霖之助。

    “哎呀,普通人类的话,这一下子就会气绝了哦。”

    霖之助拾起勾玉。

    “如果在暴走的时候用这个电昏的话,那么就可以把被害范围减到最小吧。”

    霖之助把两个勾玉交给我,

    “不过,在能源充足的情况下也只能使用三次,我已经使用一次了,那么还有两次,”

    “……既然用的次数这么少,为什么还要对我用啊。”

    我顿时感觉到霖之助这个家伙真的有点脑子秀逗。

    霖之助推推眼镜。

    “这是给你的惩罚,你这家伙完全就不听我的劝告嘛。”

    霖之助这么一说,我也只能苦笑以报。

    不过唯独关心我这一点让我确实是有那么一点开心呢。

    “……我已经深陷泥潭之中了。”

    我摸着头,不好意思地说道,

    “哎,真是的,你就不能长点头脑嘛……”

    “啊……我是笨蛋来着。”

    霖之助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哪里有承认自己是笨蛋的笨蛋啊。”

    今日的天气非常干燥,而且非常热,在我的视觉里,就连阳光都被炎热扭曲。

    我尽量走在树荫之间,这有效地抵挡了炎热阳光的伤害。

    我拐入树林的一侧,使用为数不多的灵力切开了别人难以察觉的结界,在我面前出现的是与身后完全不同的景色。

    当我进入之后,眼前豁然开朗。

    这里是一个别有洞天的地方,天空泛着幽冥之光,幽怨的紫色带着尘世的哀思一直从身后延伸到天边,最后在天际留下了微妙的橘红。

    这里是连接着现界和冥界的交界,同时也是幻想乡的边境。

    虽然说边境,进入的入口却是幻想乡的中部地区,不得不说,一般人还真的想不到。

    “啊拉,这不是四季大人吗?”

    我转过头,看到了九尾的天狐正在一边,她叫做八云蓝,是八云紫的式神。而今日我是来找八云紫的。

    “别叫我四季大人,叫我妖精就好了。”

    “是的四季大人,我明白了四季大人。”一边说着,一边掩着嘴在笑,这个家伙开的玩笑真恶劣。不对,根本上来说,八云蓝不是那种喜欢嘲笑人的家伙,或者说,她在心底里根本就不欢迎我的到来。

    那也是当然的,我属于那种不请自来的人,蓝感觉到厌烦或者讨厌是很正常。

    “我有急事,要找紫。”

    “哎呀呀,四季大人,请你就这么回去好不好?紫大人现在可没空去理你们这些小事情。”

    我砸了下舌,虽然蓝对着我是用着营业性的笑容,但是我已经嗅到那话语里面厚厚的火药味。

    如果是以前估计我会在这里大打出手,不过,现在的我没有这种力量,单纯地比力量的话,别说八云蓝,我就连一些妖精都打不过。

    不过,我不会就此离开。

    “紫!你听到的吧?给我出来!有事情和你商量商量!”

    说罢,八云蓝的身边展开了一道间隙。八云紫带着戏谑的笑容从间隙里探出一般的身子。

    “很有趣的说法呢,妖精,我倒要看看你给有什么和我能商量的。”

    比老狐狸还要老狐狸的恶劣妖怪终于出现了呢。

    “是驱魔人。”

    八云紫听到我的话语,一点反应都没有,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那个妖精酱,你觉得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妖怪?”

    八云紫用扇子遮住自己一半的嘴。

    “你觉得我是一个维护幻想乡秩序的妖怪吗?”

    “我可是这个幻想乡的管理者,我要保护的,是幻想乡的存在,其他的闲杂之事……”

    八云紫那眼睛发出了警告意味的目光。

    “一·概·和·我·无·关。”

    紫在骗人,虽然我无法看到她的过去,但是我知道她心底里面是衷心希望人与妖怪共存的,不只是人与妖怪之间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事情她都是在意的。她总是喜欢做一些讨人厌的事情来保持自己和别人是距离,不过,这也是这个大妖怪贤者的温柔。

    “我知道,不过,我希望你还能记住在几十年前那场战争。”

    八云紫的面容马上就阴了下来,

    “我明白了,你是想拿那个时候的事情来和我说是吧。”

    “那么,我明白了,但是我这边不愿意过去帮忙,毕竟和驱魔人干上都不会发生什么好事情。”

    就算是这个活了千年以上的老妖怪也不愿提起那年发生的事情。

    “我只是想要一些灵力,足够我做各种法术陷阱的灵力。”

    我想这么点程度紫不会不帮忙。

    八云紫满意地点点头,她挥了挥扇子,我面前掉下一颗鹅卵石。我接住了鹅卵石,感觉到里面充裕的灵力。

    “紫大人……为什么?……”

    八云紫挥了挥手中的扇子制止蓝继续说下去,很明显蓝还想发表一些对我不利的言论。

    “你没看见妖精的右臂吗?那是最近再生的右臂,看来她为了某些事情极尽全力了呢。”

    八云紫看着我,用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就这么拿去吧,不用还哦。就算是我的礼物就好了。”

    我给八云紫鞠了个躬以表谢意,然后转身离开了。

    我捏了捏鹅卵石,那里的分量真是足啊。我感受到紫的心意了。

    那么,接下来还有找更多的妖怪呢。

    虽然我知道他们基本不会出身帮忙,但是我相信一定会在其他地方给予我一定帮助。

    “前途堪忧”,就是这么回事。

    等我走出了八云紫的居所,身后的间隙一下就关了下来,我捧着这个充满灵力的鹅卵石石仔细地端详起来。

    泛着紫色和蓝色的灵力在石头里面翻腾,就算拿在手心,都能感觉到里面那份充裕的灵力。

    有了这块灵力石,够我做一大堆东西了。

    我会心一笑,八云紫那个老妖婆,虽然表现的很冷淡,但是绝对是关心我的安危吧,不然也不会把这玩意交给我。

    那么,不能不辜负紫的好意,赶紧把事情做完回去吧。

    我迈开了步伐,这是重要的一步,比我之前的千步万步都要有意义的一步。

    这大概是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了。

    我还没跨出第二步,忽然觉得一阵剧痛,我往下体看去,那里多出了一把锋利的太刀,刀身从我的左腰边突出来,突如其来地出现的一把刀发着让人窒息的杀气。

    “什、什么?!”

    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太刀横切而去,我顿时觉得自己的下体与上半身分离,

    我的视野开始崩坏,景色迅速下坠,等我发觉我给人袭击的时候,我已经趴在地面上了,而我的旁边是被漂亮切掉的下体。

    我的左右手死死地护着鹅卵石,我明白自己已经被腰斩,但是只要有鹅卵石在的话,补充灵力还是能够重构身体的!

    但是这个事实永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美好,一阵黑影笼罩在我的上方,我抬起头,是个精壮的黑衣男子,他把太刀举过头。

    “不要……!”我内心一凉。

    黑衣男子眼中发出一种冷漠的光芒,然后太刀唰地一下,往我的双手砍去。

    手落刀下,我的双手就离开了我的身体。

    “啊啊啊啊!!!”

    混蛋!!!我的手!我的手!!!

    因为我的左右手都被同时切断,鹅卵石就这样咕噜咕噜地滚到一边。

    在近乎绝望的境地里,男子用手钳住了我的脖子,粗鲁地把我抓起,然后把我钉在在树干上,他带着冷峻的语气把头凑过来,撇着嘴,问我:

    “你们到底在谋划着什么?”

    黑衣的男子带着仇恨的目光问道。

    “你这个家伙……!”

    “嗡……”

    刀锋撕裂空气的声音。

    “啊……!呜……!”

    我只是稍微用言语反抗,我的左臂就被漂亮地削去。全身被切开的地方都开始疼痛起来,我的意识开始模糊。

    “你只能回答我的问题。”

    我咬着牙,用仇恨的目光对视着黑衣男子。

    “无论我说不说出来,我也就只有被杀掉的命运,不是吗?!”

    “只是个妖精而已,你和那个兽化的妖人,还有那个好像开玩笑一样的寺子屋,都不过是我们眼中的污秽。”

    他反手一刀,那锐利的刀锋瞬间出现在我眼前,在我眼中,太刀现在就像一条线,一条死亡之线。

    刀光闪过,但是我没有等到太刀削过我的头,我只听到砰的一声,然后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太刀已经飞到一边,黑衣男子丢下我,往后退了好几步。

    “啊拉,在我的门前杀人,也太看不起我了吧?”

    在我身边,一只温柔的手放在我的头上,我因为冲击带来的疼痛,一时没看清楚是谁救了我。

    我半睁着眼睛,然后从声音猜出了出手相助的人。

    “紫?”

    “妖精,稍微出来一下就受到袭击了呢。”

    那个救了我的人,是八云紫呢。

    “妖怪贤者八云紫吗……”

    男子喃喃道,他想了一会,感觉自己没有胜算,接着他扔出几个带着符文的苦无,苦无插在地下,随即爆开强大的风压。

    等我们回过神来,男子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紫……我不会感谢你的哦……”

    八云紫笑了笑,她手中忽然就变出了刚才滚落在一边的灵力石。

    “哎呀哎呀,差点就给削成妖精棍了呢,还说什么呢,应该大大地感谢我才对啊。”

    八云紫的手中浮现出绿色灵力,随即我的身体得到了治疗。

    “你还有要做的事情的吧,就在这里消亡的话,会很麻烦的吧?”

    “你欠我的人情更多吧?老妖婆。”

    八云紫面色抽搐了一下。

    “信不信我把你的手脚互换掉啊?”

    “还请别这样,我错了。”

    我吐了下舌头。八云紫短暂的治疗,我的手脚都获得了再生,我坐了起来,捏了个拳头,感觉有点不和谐,但是这也没关系,再生的肢体都有这样的感觉。

    “我就这么走了。”

    我拿起放在一边的鹅卵石。

    “感谢呢?”

    “感谢的话语,留在事情解决之后吧。”

    “那是死亡flag哦,妖精酱。”

    八云紫遮住半只嘴,

    “还有,现在你想就这么走了?你光着屁股哦。”

    我摸了摸屁股,果然是光着屁股呢……刚才给腰斩的时候,裙子的下摆基本都……我红着脸拾起那个丢在一边的裙子下摆,使用法术修复了衣服。

    “真是心急的小妖精呢。”

    “啰嗦!”

    我红着脸气冲冲地跑掉了。紫苦笑着摇着头。

    “哎呀哎呀,真是笨蛋呢。”

    “就算修复了裙子,没内裤不是还光着吗?”

    八云紫带着微妙的眼神望向远方。

    “真的,是笨蛋呢。”

    多亏了紫的出手相助,我之后的拜访应该都不会遭到驱魔人的袭击。

    估计驱魔人那边认为有妖怪的帮忙,贸然出手有可能减少驱魔人组织的人口。

    之前已经提及过,驱魔人组织实际上遭到了流放,极端的种族主义使得他们几乎失去了补充人口的手段。

    而驱魔人现在靠着组织内各种配对产生子女,甚至掳掠一些外来者为他们产子。

    当然,这种让人不快的手段并不能使得驱魔人组织得到有效的人口补充,事实上,他们的人数每年都在减少。

    所以他们都尽量不会让驱魔人贸然送死。

    天色已经变得灰暗,我回到寺子屋的时候,天开始点点滴滴地掉下雨星。

    今日收获的东西并不是很多,

    除了勾玉和带有灵力的鹅卵石之外,之后还得到了大天狗天魔的狼哨,其实天魔派来了一个白狼天狗,她在大概十公里的地方对这边进行戒备,一旦她发现驱魔人入侵,就会发动法术,这个狼哨就会自己吹响。

    一开始我以为吹狼哨会直接有一堆白狼天狗来帮忙,结果天魔也是意料之中的慎重呢,只是给我派了个哨兵,这个只是充当一个警报器的东西而已。

    幻想乡各个势力都是对于驱魔人组织一种放任状态,反正都是迟早会自己灭亡的势力,不必要消灭他们,或许采取消灭行动的话,反而会削弱自己的力量,给其他势力抬头的机会。

    教室那边传来嘈杂的声音,看来是下课了。

    “天子酱!~”

    啪嗒啪嗒,白小跑着过来了。

    “啊……白酱~呜啊……!”

    白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

    “哇~天子酱~”

    白亲切地叫着我的化名,让我有点不好意思。

    “怎么了怎么了?”

    白松开了臂膀,她从胸口掏出瓶中之鬼,

    “和瓶中之鬼聊了很多事情呢。”

    白带着温暖的笑容,伸出手摸着我的脑袋。

    “真是辛苦你了。”

    我霎时间就变得脸红了。不会是瓶中之鬼说了什么不该说的东西吧?!

    “我只是说了一点无关紧要的小事情哦。”

    看白这个反应一点也不像!

    “真是的,这么说的话,白你上课开小差了吧?不好好听课怎么行呢?”

    “这句话天子酱说起来最没有说服力了。”

    唔……这确实,我上课都是睡觉和开小差为多……

    “白,瓶中之鬼还给我吧。”

    白点点头,把脖子上的挂着瓶中之鬼的绳子拿下交给我。

    “天子酱回来了吗?”

    身后,慧音老师走了过来。

    “慧音老师好~”

    我和白异口同声地打着招呼。慧音老师点点头。

    “真是辛苦你了。”

    我摇着手“没事没事。”

    “啊,对了,这个给你。能让人心平气和的道具,能够压抑那个症状的。”

    我递出勾玉,慧音老师半信半疑地接过勾玉,在她拿起勾玉的一刻,她大概就能明白这个勾玉的能力。

    “啊……这么一说,拿在手里确实感觉心平气和的感觉呢。”

    其实还有另外一种功能来着,不过我不打算给慧音老师说,那种功能,我希望用不着。

    “那么,我开始去准备一下其他东西了。”

    慧音老师似乎觉察到了什么。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没什么啦!不过要准备的东西比较多而已。”

    “那么,我先出去准备一下啦。”

    我知道我越是辩解可能就会给慧音老师知道得更多,于是我随便弄了个借口就跑了出来。

    这个时候天空下起了雨来,

    到了这个时期,幻想乡的天气就是这么多变,哗啦啦,雨越下越大。

    看样子,我所谓的‘准备’也无法去做了。虽然我大概可以想到驱魔人并不会短时间再次出现,不过毫无疑问,这里依然还在被驱魔人所注意,一旦他们发现紫并不在保护着我的话,或许就会出来做出一些很过分的事情,比如今天早上那种事情……

    “妖精,怎么了,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瓶中之鬼看到我满脸愁云,大概也明白在早上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驱魔人确实盯住这里了,虽然一时半刻不会直接过来,不过他们会过来的。”

    我拿出灵力石,然后再从袋子里拿出一个小袋子,里面装满了我今天一边走一边收集的小鹅卵石。

    我从灵力石里面抽取出灵力,一点点按照一定的术式注入小鹅卵石里面。

    “这种浅色一点的就做成闪光弹,这种深色一点的,就做成喷射弹……”

    我把灵力石上的灵力分散在这些小鹅卵石上面,按照不同的充能方式构成不同的术式。

    而且,这些分散开去的鹅卵石实际是一堆保存了灵力的小灵力石。

    如果不是这副身体的话,我不必要去这么做,因为法术的使用除了必要的灵力,法力,妖力之外,还需要使用者的精神,如果精神不足的话,强硬使用法术就会导致法术的反噬,而且精神耗尽的话就会自动断掉意识。

    当然,我这么做的话,不但解决了全部依靠法术和敌人对抗时精神不足的问题,同时还有有两个好处:

    第一,这些小鹅卵石经过加工之后,使用起来非常方便,并不需要好像施放法术一般需求精神。

    第二,真的需要即使发动法术的时候,这些小鹅卵石也能提供必要的灵力。

    这样大大地提高了战术的灵活性。

    “……果然还是要过来吗?驱魔人什么的。”

    我一边灌入灵力在小鹅卵石里面,一边点头。

    “你知道那群人的习惯的,他们早上已经对我出手了。”

    “什么?!”

    “不是刚好紫在身边的话,估计最快也要好几天才看得见我了。”

    我的复生时间是五天到三个月不等,比起一般的妖精复生时间长很多。

    如果真的被杀掉的话,我想在我醒来的时候寺子屋已经面目全非了。

    “……真是辛苦你了。”

    瓶中之鬼叹道,

    “不要什么都一个人背负啊,你这个家伙就是有时候都把负担都往身上背。”

    一边苦笑,一边把继续作业。

    “没法子啦,我是笨蛋啦。”

    一个不小心,我把一颗小鹅卵石冲能冲爆了,爆开的鹅卵石炸开,爆开的碎片飞来,我闭上眼睛,碎石打在脸上有点发疼。

    “……玩脱了。”

    我干笑着摸着自己的脑袋。

    “……”

    瓶中之鬼没有回应我,也是呢,我这种态度,被讨厌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我静静地作业,满头大汗,做这种繁琐的事情真的很耗费精力的。

    但是我有不得不做的理由,我脑海中还计划着在寺子屋周围做一些灵能陷阱,虽然可能用处不大,但是现在这种时候,手中拥有的牌越多越好。

    越是制作这些鹅卵石,我就感觉自己的精神慢慢被抽干,我的头渐渐有点疼痛的感觉。

    渐渐,那份疼痛让我难以忍受,我选择了放弃继续充能,如果因为这点事情就导致身体奔溃那么就得不偿失了。

    我略带困意的眼睛看着外面,那里已经变得坑坑洼洼,但是雨完全没有一点要停的迹象。

    滴滴答答,那些雨的声音让我的困意渐渐变浓,我终究是忍不住倒头就睡了起来。

    这几天我到底积累了多少疲劳?我自己也不清楚,不过,那份深沉的睡意确实真实得让人心寒。

    “睡吧,你需要睡的。”

    胸前的瓶中之鬼和我说道,不知为何,内心就有种暖流涌上,最后我被睡魔勾引住了,沉入了梦乡之中。

    ————————

    “给我滚开!”

    蜷缩在一角的女子喊道,

    “……”

    这是一个好像牢房的地方只有那么一点点天窗在透着阳光。

    “给我滚开。”

    女子疯狂地踢着,那被血沾污的的大腿不停地踢着,她面上带着的是近乎绝望的表情,

    “你得把那个东西交出来。”

    黑影指了指女人怀中的那个好像小动物一般的东西。

    “不是生出来了吗?你好好地完成使命,在此我们感谢你。”

    女子流淌着眼泪。她那张开的大腿可以很明显看到子宫口那边现在还连着那肉色的胎盘,

    污秽的鲜血流在地面上,渗入泥土。

    这是个刚刚分娩完孩子的女人。

    而她怀中的孩子并没有哭泣在不停地好像在打嗝那样扭动,

    “不要靠近我!你们这群恶毒的魔鬼!”

    女子是哭喊着咒骂的。

    然而黑影却毫不在乎她的话语。

    “快点交给我们吧,不然的话,那个孩子会死的,”

    女子听到孩子要死,一下就懵了,在她失神的一刻,黑影夺过了她怀抱中的孩子。

    “还给我!还给我!求求你了!还给我!”

    女子带着哀求的声调。她抱住黑影的大腿,

    “你让我怎么都行……快把孩子还给我,还给我……啊……”

    女子说到最后泣不成声。

    黑影没有发话,只是出神地看着在自己怀中的那个孩子,

    那是满身都是血迹和羊水的丑陋婴儿……

    ————————

    好像被什么扯住一样,我一瞬间就惊醒了。

    已经是第二次试过这种感觉了。

    那种感觉就如同在窥视着过去,某些人不愿意让你窥视,所以把你从过去之中扯出来的样子。

    我低着太阳穴,撑起身子,

    “啊,醒来了吗?”

    胸口的瓶中之鬼问道,而我想抓抓头来着,却发现自己的手被什么握住了,

    我呆滞地看着被握住的那只手,而它的主人正看着我。

    “白……”

    “天子酱的睡着的脸很可爱呢。”

    白带着恶作剧的笑容,

    “一直都在里守着我吗?”

    白摇摇头。

    “刚刚下课,就看到天子酱在这里睡觉。”

    “刚想把天子酱的手塞到天子酱的口里来着。”

    啊~所以才握住我的手啊?

    不对!

    “喂喂!这也太过分了吧!哪里有人会在人睡觉的时候干出这种事情啊!”

    白带着恶作剧的色彩在咯咯地笑着。

    “那是因为天子酱睡着之后看着好笨,忍不住要作弄啦!”

    真是混蛋,一直都是我抓弄人多,现在给别人抓弄起来感觉一点都不好!

    “嘿!”白一下子弹了我的额头一下。

    “天子酱大笨蛋!~”

    “哈?!”

    不知道为何,一团怒火在心中燃起。

    “你说谁是笨蛋呢!!”

    “喂喂妖精,别激动啊!你不是经常说自己是笨蛋吗?……”

    “这种情况叫我怎么忍啊!!!”

    我一跃而起。

    “给我站住!”

    我怒吼着,在同学们诧异的眼神之中,我光着脚丫跑在走道上,啪嗒啪嗒!

    “来追我呀~”

    我一直追着白到门口。我张开双臂。对着白擒抱而去。

    “要抓住了?”

    白惊呼,白被我结实地抓住了,这下逃不掉了吧?我露出胜利的微笑,

    “才怪!~”

    接着,白好像相扑选手那样,抓住我的腰,一下子和我一起往门外倒去,

    我们两人就这么互相抱着铲入满是泥泞的门前,

    忍受着疼痛,我抬起头,看着白那笑开了花的脸。在雨下,她的笑容一点也没有变化,还是这么美丽。天上笼罩的阴云无法遮蔽这份明媚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天子酱,你的脸全是污泥哦!”

    “你不也是!话说你搞什么啊!”

    白拉起我的手,直接拉起了我,她开始在泥泞的地面开始转圈。

    “你看你看!天子酱!雨天多好玩!”

    “哈?”

    白拉着我开始跑起来,我没有办法,也被拉着一起跑起来。

    “这样跑会跌跤的……呜啊!!”

    还没说完,我和白就滑了一跤,然后我们就滑了差不多一米,虽然跌倒,但是因为湿滑的泥土,实际上并不疼。

    “咯吱咯吱~”

    忽然白就骑在我上面,喂,难不成……白把手伸向我的胳膊下,接着不停地搔我的胳膊,

    “啊哈哈哈……给我住手!哈哈哈哈!喂~!哈哈哈”

    其实我特怕痒来着,这么搔着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哈哈哈住手!哈哈哈住手!求你了!!哈哈哈!!”

    “不要呢!~”

    我笑得眼泪都快出来了

    “我投降!我投降!哈哈哈,快住手。”

    听到我投降了,白才停住手,她咯咯地笑着。

    “怎么了?服了吧?!”

    “服了!服了!真的服了!!哈哈哈!!别、别再搔我了!”

    哎哟,都快断气了。

    “哈……!哈……!哈……!”

    “呼~我也累了。”

    白不负责任地说道,明明是我这边被搔着的更难受吧!明明都快断气了都。

    “怎么了?要好好相处哦!”

    老师冲着我们喊道。看来听到学生的骚动出来看到这阵仗后以为我和白打架了。

    “回去吧。”

    白拉着我的手,再次把我拉起来。

    “别搞我了啊,我快累死了。”

    这句是真的。

    等我们踏着泥泞的道路回到寺子屋门前,慧音老师看着我们满是泥泞的脸,甩着食指气鼓鼓地教育道:

    “你们适可而止啊!都是好朋友,所以不能打架哦!”

    周围的同学在慧音老师身后偷笑着,

    “你们也不小了,要学会……”

    啪~

    白一脚踩在水坑上,那些泥水一下子就飞溅到慧音老师和同学们的身上。

    “……那个……?”

    慧音老师还不懂发生什么事情,那些调皮的男孩子相互看了彼此一眼。

    “老师一起来玩吧~”

    男孩子们一下把慧音推出门外,

    “额?怎么了?外面还下着雨……”

    “呀~”

    男孩子们把慧音老师推出来之后,开始互相玩着踩水坑了,那些飞溅的泥水打在他们的身上,但是他们一点也没有恼怒的样子,反而越玩越开心。

    “你们呀……”

    慧音老师叉着腰,叹了一口气,随即露出苦笑。

    “嘻!”慧音老师也一脚踩在泥水上,开始加入了泥水战争。

    “……”

    我看着慧音老师一边提着裙子,一边扭动着身躯,她那被泥水弄得黑乎乎的脸笑得多么让人舒心,

    “我们也一起玩~”白拉着我的手也跑了过去。

    “慢、慢着!”

    我反拉着白的手,“我们也要加入?”

    “难道你不想吗?”

    白反问道,我无法否定,但是总觉得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在我还想张口说些什么的时候,一滩泥水溅过来,我张着口吃了一大口泥水。

    “呸呸!!!”

    “哈哈哈哈哈!!!”

    我面前,慧音老师,白,还有那些男孩子都指着我笑着。

    “什么啊!没看我在……”

    我还没说完,白一脚踩在水坑里,飞溅的泥水直接打在我脸上,我又吃了一口泥水。

    “你们啊!!!”

    我举着手挥动着,装着一副生气的样子。

    “嘻!”

    慧音老师一脚,然后我又是一口泥水。

    “呸呸!!!怎么连慧音老师也?……”

    我还没说完,一个男孩子又泼了我一脸泥水。

    好吧……我认识到,这群人是无法对话的。

    我举起脚,对着面前的水坑狠狠地踩上一脚。

    四溅的泥水打在了我,还有面前那群无法无天的家伙身上,然后,我开始加入了疯狂的战争。

    在飞溅的泥水之中,我看着慧音老师和白,她们是如此地光亮,那幸福的表情深深地烙入了我的内心。

    ……此时,我看清了什么是人与妖的道路。

    慧音老师已经是个半兽人,那么算是妖,而白是个人类女孩,还有这些男孩子们,都是人类。

    他们在一起玩,并没有什么地方会感觉到不和谐的,不对,

    本来人与妖之间,就没有什么不和谐的地方,隔膜什么的,就算有又怎么样,有了隔膜,这样才表现出这个世界的多彩,这个世界就是各种不同的存在,相互交织才变成咋么多彩的。

    在飞溅的泥泞之间,我默默地许下了誓言,我一定要用尽我的力量,去保护着如同昙花一现的美好。或许之后是难以承受的痛苦,但是,与其在以后对此时的不作为后悔,不如现在放手一搏,去挽留这份美好。

    我捏紧了拳头,然后用尽全力踩在水坑上,飞溅的泥水越过了大家的头,混着雨水降落在大家的脸上。我高呼道:

    “本大人来也!”

    周围是大家的笑声,我看着带着笑容的慧音老师和白。

    啊,我一定要保护这份笑容。心中又立下了誓言,我这个愚蠢的妖精早就被羁绊所毒害,已经无法再回头了。

    今天可玩得够疯的了,后面不知不觉也认真了起来。

    现在的我已经洗完澡,穿着舒适的浴衣,坐在慧音老师平时工作用的矮桌上画着符咒。

    白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又是拉着我和慧音老师一起玩泥水战争,接着又是拉着我和慧音老师一起洗澡。哎呀……慧音老师真是有料啊,看着那身材,应该是个很好的生养的妻子吧,不对,我在乱想着什么……应该说白才对的,这个小淘气鬼,在我们洗澡的时候又来水战了,真是精力旺盛啊……不过搞得我有点疲劳了,虽然这么一下子让我紧张的脑筋舒缓了不少就是了。

    “妖精,快去休息吧,这样下去你身体会受不了的。”

    “写完十张我就去休息了。”

    我梳了一下头发,然后沾上墨水,在纸上画上符咒。

    “对不起。”

    “为什么要对不起啊?鬼你没做错任何事情啊。”

    “只可惜我困在瓶子里,不然我就能帮你忙了。”

    “你有这份心意就足够了呢,而且,也不是什么也都帮不上啊。”

    “我能有什么帮得上的?”

    我歪着脑袋,想了一下。

    “各种提醒吧……”

    “那和帮不上忙有什么区别……?”

    我笑了笑。

    “哎呀,你觉得帮不上忙,但是在我的角度上来看,就是帮得上了呀。”

    “……是吗?”

    之后瓶中之鬼就不再出声了,我不知道是不是她进入了睡眠,还是说思考着什么。

    窗边的烛火摇曳着,我已经画了不止十张符咒了,我并没有太多的睡意,或者说,由于某种逼迫感,我很难容忍自己就这么休息,感觉争取一秒就是一秒。

    幻想乡的月光远比那昏黄的烛火要明亮,银色的冷月光混着昏黄的热烛光,周围静的让人恐怖,只有那么一点点蟋蟀的声音若隐若现地从竹林深处漏出。

    等我把一百零八张符咒画完之后,我并没有停息自己的作业,掏出了今日收集的鹅卵石,

    接着对着鹅卵石开始充能。

    “咚咚。”

    门似乎被什么人敲响了。我抬起头,白睡眼蓬松地站在门边。她揉着稍微有点发红的眼睛,

    “天子酱,睡觉了啦。”

    “嗯,弄完这些小石子我就睡觉了。”

    白鼓起腮帮子。

    “就算天子酱这么说,其实弄完之后也不会睡觉的啦!”

    哎呀,给发现了。

    白气冲冲地走过来,然后睡下,

    “我在这边睡觉好了。”

    ……

    “难不成……白酱睡不着?”

    “……”

    白不说话,她抓住我的衣襟,把头凑向我的膝盖边。

    亲昵地嗅着。

    “有天子酱的气味,很香的味道……”

    白的话语渐渐弱了下去,哎呀,看来她都快要睡着了呢。

    “有一种……好像向日葵,好像清澈蓝天的味……道……。”

    “呼……”

    说道一半,就睡着了,这个孩子来找我干嘛啊?莫名其妙地过来说几句话,然后又自个睡在我的身边,说了几句有的没的就睡着了。

    小孩子有时候真的很难捉摸透呢。

    “看来是睡醒了,然后发现你不在,就来找你呢。”

    瓶中之鬼发话了,

    “啊,你醒着啊。”

    “一直没有睡,你这个家伙,不是说画完十张就睡了吗?以为我睡着了,就继续安心作业了吧。”

    “对不起咯。”

    我说罢,继续往那些小鹅卵石上面充能,因为白在身边,我要更加注意一点,别失手让白也跟着我受伤了。

    “这么拼命,不知道是有你的风格呢,还是说不像你的风格。”

    “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基本上是随心而动,”

    “和别人走得那么近……不害怕受到伤害吗?”

    瓶中之鬼似乎落入了某种伤感之中。我虽然还在充能,但是我在思索着该如何回答瓶中之鬼的问题。

    “害怕哦,真的很害怕,我害怕我会因为某些巨大的心理创伤而选择断念。”

    充好了能量的鹅卵石表面泛着一点点蓝色的光泽,

    “但是不能因为害怕伤害而止步不前,我是不想过多地和人有关系呢……不过,既然有了关系,我就没有想过去断绝。”

    我捻起新的小小的鹅卵石,让它对着月光,月光在它的表面滑过,打在我的脸庞上,带来一丝凉意和寂寥。

    “世界是彼此之间联系才出现的。而只有一个‘存在’的世界……那不是世界。”

    “……可惜我没有身体”

    瓶中之鬼带着遗憾的语气。

    “如果有,我想和你在这月下共饮一夜。”

    “谢谢。”

    (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