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岁月香霖堂其一
    有时候,穿过大结界,来到幻想乡的人,我们称之为外来人。

    大部分外来人都是无意之间落入幻想乡的,

    当然,这些人,大部分在进入幻想乡不久就给妖怪吃掉了,所以在经常出现外来人的地方,就是那个最靠近冥界的地方同时也是幻想乡的边界,被称之为“无缘者之墓”。

    我有个好友,他是个半妖,半妖也就是半人半妖的意思,而半妖的他经常在那里捡破烂,然后拿回去变成道具再卖,生意虽然不怎么样,不过这些破烂里面也不少珍奇之物。

    而捡破烂的他有一次居然捡到了一个少女!

    围绕着他身边,有着什么样的物语呢?

    接下来,

    请·慢·用~

    ————————————————————————

    梅雨季节过后,无缘冢旁的彼岸花再次绽放,比起往年,彼岸花的花粉飘扬得更厉害,而毒性也更猛,自然对于人类来说这里更加危险。

    一个少女跌跌撞撞地走在这个危险的地方,在彼岸花的毒素之下想必也撑不了多久了吧。

    如果她在此倒下,那么她就永远地化作了无缘者之墓里的彼岸花,而其之怨念或者悲伤所流下的眼泪则化作有毒的花粉和绚丽的花瓣漫天飞舞着。

    在她走向这样的命运之前,一张温暖的大手扶住了她。

    “你没事吧?!”

    这是少女在意识完全沉下去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

    森近霖之助,我的一个老朋友,在这个时候正在无缘冢上捡破烂,他是一个道具店的老板,而他所经营的道具大多数都是从这里捡来的。

    无缘冢作为幻想乡的一个边界,这里流落了很多外面的东西,当然,也有很多无名之人穿越了大结界,然后死在这里。而他们的遗物也是这位道具店老板的目标。

    可是霖之助万万没想到,居然这次他撞到了一个穿越过来的未死之人。

    虽然霖之助很想她死掉,然后去拾她的遗物。

    或许是因为他作为“人”那部分的心在作祟,他选择了救助。

    纤弱单薄的少女几乎没有什么重量,让扶着少女的霖之助感到少许的惊讶。

    霖之助无奈地耸了耸背,将她抱了起来,

    “真是的,这样我就没有办法捡破烂了。”

    霖之助又长叹一口气。

    “先送到永琳那里吧……”

    永远亭

    在送走病人之后,爱恶作剧的兔子装作一脸严肃地看着霖之助。

    这让霖之助有点紧张,因为在最近流入的书上面看到这种东西:医院不愿意对需要急救患者先进行救助,而是先对送患者进来的人进行勒索。

    霖之助很是担心出现这样的状况,因为他真的是身无分文。

    “病人是你带过来的?”

    “是。”

    “哪里诱拐的?”

    “无缘冢……不对!才不是诱拐!”

    “谁信这个?八成是**不成……”

    “我像这么坏的一个人么?!”

    “算了,先不说这个,想要救人先给六十文!”

    霖之助的心一下子就掉到了冰点以下,果然书上那些如此没公德的敲诈勒索还真是有的啊!

    就在霖之助十分苦恼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蓝相间护士装的人从后面给了兔子头上一巴掌。

    “别乱作恶作剧,这里救人不要钱的。”护士装打扮的人如此说道,

    “八意大人!”霖之助好像看到救星一样,此人就是八意永琳,是不久前出现在迷途竹林的月球人,现在在这里开着可疑但是又挺可靠的诊所。

    “这种毒很容易解的,一个解毒剂下去她就没事了。”

    霖之助点点头:“这就好,那么我回去了。”

    “森近先生!不看看那个女孩么?”

    “……”

    霖之助脸色一变,好像不太舒服的样子,在八意永琳露出疑惑之前,他猛地扶了扶眼镜,变得有点儿严肃起来。

    “不了,我可是很忙的。”

    霖之助说罢,提起今日捡来的战利品往门外走去。

    走出来的时候,霖之助看着竹林上空的月亮,感到丝丝寒意,他不由地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害怕和那个少女相见,或许是自己的妖性所致。

    在凉凉夜晚,或许最适合做的不是救人,而是自己一个人窝在被窝里提灯看书。

    霖之助起得很晚,虽然他经营着一个道具屋,但是他并不会起早摸黑地苦心经营,或者在什么时候就把经营当作了乐趣,结果也就很随意了:到差不多中午才打着颤去洗漱,准备开店诸事。

    滴答滴答,水珠划过霖之助的脸庞,他双手撑在洗手盘上,然后看着镜中倒映的自己。

    霖之助一直以来都有那么一个观点:作为半妖的自己有两个部分,一种是人,一种便是妖。

    作为人的部分,霖之助渴望与人交流,同时也有着无止境的**,比如他开这个道具店,还有写一本能流传世界的关于幻想乡历史的史书。

    而作为妖的部分,霖之助也喜欢清心寡欲地生活着,害怕和人交流,比如他不会做生意,不习惯和人类交流。

    非常矛盾的心理组成。

    霖之助早就发现自己这个矛盾,每天早上洗漱的时候,他都要看着水面上倒映的自己,心里问:“你到底是人,还是妖?或者说……人妖?”

    在霖之助对着镜中人做着例行提问的时候,门被什么人敲响了。

    “来了来了!”霖之助无奈地一边穿好衣服,一边往门外走去。

    他一打开门,就愣了一下。

    昨天被他救助的少女和铃仙(八意医师的弟子)站在了门外。

    霖之助很快就反应回来,

    “在外面还是很冷的,进来再说吧。”

    霖之助马上生起他店里的火炉。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幻想乡的天气越来越反常,本来梅雨过后就会回暖,然而现在还是有点冷。”

    霖之助说着没有意义的话,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种话。

    “我叫爱丽!请问您、您是森近霖之助先生么?”

    霖之助点点头“是的,你就不用来感谢我了,举手之劳而已。”

    “今、今天我来是感谢你的!”爱丽语气有点僵。

    “不,我都说了不用感谢了……”

    “呃……”爱丽的站姿看起来也很僵硬,不知所措的样子。霖之助忍不住心里偷偷发笑:这孩子还拘谨得很可爱呢!

    “所、所以!请让我来这里打工吧!”

    听罢,霖之助的眼镜差点没掉下来。

    “喂喂!这话题的顺序不对吧!怎么突然就说来这里打工?!这完全不符合逻辑吧?!”

    “呜……”娇小柔弱的少女突然就缩在了铃仙的后面。

    铃仙有点看不下去了,终于也开口了。

    “这是爱丽酱的意志呢,我们只是随便地说了一下森近先生您的店和经营状况,她就说要来这里打工,这边也完全弄不清楚为什么她会想这么做。”

    霖之助感觉头有点疼,“我很穷的,甚至都不能支付你的工钱。”

    “没有问题……等、等有钱再发工资也行……”躲在铃仙后面的爱丽弱弱地说道。

    “我说过不用感谢我,你不需要报恩啊。”

    “我是来打工,不是来报恩的……”

    爱丽说到这份上了,霖之助也没有理由拒绝,他为难地搔了搔头,经过一段简单的思想斗争后也只得最后只得同意让爱丽在他的道具店打工。

    铃仙走了之后,霖之助坐在他的王座上,有点无奈地看着爱丽。

    “别、别这么看着我……我、我会害羞的……”

    “别躲在书架后面啊。客人进来看见你躲在书架后面……感觉会很怪的。”

    爱丽愣了一下,接着就换躲在了那个大坛子的后面,而且还蹲着。霖之助看着大坛子后面躲着的爱丽,突然觉得她和某个魔法使女孩的身影重叠了,不由地在一瞬间感觉到惆怅。

    霖之助干咳了一声,推推自己的眼睛,他总是觉得这么做可以掩盖自己的内心。

    “不,别躲起来……”

    爱丽这才走出来,“那么,爱丽,我有问题要问你。”

    “您、您说吧……”

    “不需要那么拘谨。来,坐这边。”霖之助指了指面前的凳子,爱丽马上就坐了上去,绷直着身子,可惜还是不敢直视霖之助的目光。

    “我就直接问了,为什么你不回到外界?”

    爱丽愣了愣,她低下了头,看不到脸。

    “我……不想回去……。”

    “是这样么……那么就先留下来,等你想回去的时候,你可以找博丽的巫女,她会带你出去的。”

    “呜……”爱丽有点沮丧的样子。

    “怎么了,有什么地方不懂么?”霖之助皱了下眉头问道。

    “没……”

    “那么好了,我也没什么要问的了。你还有什么想问的么?”

    “那么……我有什么工作要做的么?”

    在这个破旧的道具店里,根本就没有什么可以做的,有的只有一大堆垃圾一般的商品积压在店面上,不过霖之助并不愿意爱丽帮他去整理这些杂物,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这些杂物给整理了,他就会感觉非常不舒服。不知道是习惯了杂物积压的店门所营造的拥挤感,还是自己心中有什么东西让他觉得这种积压感会让他感觉安全一点。

    霖之助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桌面上的迷你八卦炉。他不由自主地想到了扫把。

    “那么,你去扫一下门口吧。记得别用杂物堆上面那把扫把,用门前的那把。”

    爱丽歪了下头“为什么……不能用……?”

    霖之助想了一下,

    “那个是某个很厉害的魔女的扫把,可能有什么奇怪的诅咒在上面,人类最好不要碰。”

    其实那个扫把根本什么诅咒都没有,只是霖之助不想让人去碰它而已。

    “……我明白了。”

    在霖之助的眼光下,爱丽很拘谨地站起身子,拘谨地放好椅子,拘谨地鞠了个躬,接着就去拿门口那个扫把扫地。

    其实对于爱丽来说,她是不太敢直视他人的目光。

    “真是奇怪的孩子呢……为什么……不愿意出去呢。”霖之助带着疑问,望向窗外,那棵吐出新芽的樱花树正在风中摇曳着它那秃枝。

    “人类……真的是很难懂……”

    第二天,天气变得稍微暖和了,霖之助起身后马上换好了衣服,接着去洗漱。平常,霖之助一般都是穿着内裤去洗漱,然后再回来穿衣服,开店。

    但是从昨天开始,爱丽就住进这家店里,霖之助觉得,让人家看到自己的**是不太好的一件事情,所以他就改了这个习惯,除此之外,他还去了人间之里买菜,之前的几十年,霖之助已经很少再进食,而为了爱丽他去了人间之里买了很多食材,就昨天晚上,久违地把人类的食物塞入除了说话以外几乎没用过的嘴巴。

    霖之助觉得,人类真的是很奇怪,总是让半妖的自己为其而改变。

    霖之助洗漱完了之后正打算开店,却看到爱丽正在整理他店门口那群杂物堆。而她手上拿着一顶大大的魔女帽。

    “喂!!你在干什么?!”霖之助突然发起火来冲着爱丽喊了出来,吓得爱丽一下跌到在地上,手中的魔女帽也掉在地上,霖之助一个跨步,跨过这些杂物堆一把捡起魔女帽,拍了几下,还端详了一下还有什么地方脏了没有,等确认没事了才把魔女帽放回原处。

    “对、对不起……我、我只是想……”坐在地上的爱丽说话有点儿带着哭腔。霖之助知道自己的反应有点过大了,爱丽确实是受了委屈,他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带着歉意说了声“对不起。”想到了自己作为店长,他扶了扶眼镜:

    “但是呢,别乱动这些东西,首先这是很重要的商品,第二,这些商品里面,有一些是很危险的,如果你因为我的商品而受到什么伤害,作为店长的我心里会很过不去的。”

    “可、可是,只是让人家扫地,做饭。我根本没有工作到什么啊!……”

    “有这份心就不错了。如果你真的很闲,你可以看书,你看,那个书柜里的书够你看很久了。”

    爱丽含着泪点点头。

    霖之助也点点头,“那么,我们开店吧。”

    霖之助拉起了坐在地上的爱丽,勉强地挤出一丝笑容,他知道他刚才真的是糟透了。

    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爬上了苍穹的顶端。

    这一天,似乎也和往常一样,没有人来光顾他这个杂乱不堪的道具店,这个道具店选择开在这个魔法森林,迷途竹林,人间之里的边界上,就是为了能同时接待人和妖作为自己的顾客,但是结果上……两边都没有什么顾客。

    霖之助环视着杂乱无章的店面,突然之间有了一阵感慨,记得很多很多年前,自己开这个道具店的时候,还是很整洁的,慢慢地,让人很怀念的,很舍不得卖出去的商品就堆积了起来,最后,就变成了这个样子,现在这个杂乱无章的店面是自己存在的一个证明吧。名为岁月与羁绊的东西,就在这些商品堆里沉淀着。

    就在霖之助胡思乱想的时候,他的门居然被什么人推开了。

    霖之助有点反应不过来他结结巴巴地喊了一句:“欢、欢迎关顾!”而接着,他发现原来是爱丽。

    爱丽愣了一下,接着露出一副好像很想笑得样子。

    “……别笑!”霖之助感觉脸居然有点发烫,或许他是在害羞吧。

    而这个时候,门又被打开了,这次真的是有客人来了。

    “欢迎光临!”霖之助歪了下头,看了下爱丽身后的“客人”,樱色的小小声影,穿着可爱的洋装,孩子一样的身体后有着一对小小的蝙蝠翅膀。身边跟着一个女仆装打扮的长发少女。

    霖之助笑了,这个可是大客户啊!那个孩子摸样却盛气凌人的叫做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是个吸血鬼。而旁边那个则是她的仆人,叫做十六夜咲夜。

    “你好,霖之助。啊拉,看来有先客呢。”小小的吸血鬼大小姐饶有趣味地说道。

    “不,这个是新的店员,是个人类,可不要因为是人类就抓走她哦。”霖之助一边说道,一边示意爱丽走开一点,别挡着客人。

    “放心,这个孩子不是大小姐喜欢的b型血,我不会去抓走她。”旁边的女仆发话了,虽说是女仆,但是她有时候还是敢做一些大胆的事情,比如……主人在和别人说话的时候,也加入谈话。

    爱丽听到他们的对话感到有点害怕,虽然她已经见过妖怪——在永远亭那里,不过要她面对这些没有见过的妖怪,仍然是一个项挑战。

    “别抓走哦。那么,我亲爱的小姐,你要什么呢?”霖之助从他的“王座”上站了起来,恭恭敬敬地走到。小小的恶魔眼前。

    “呵……?这次要买的东西有点难找呢,不过一定还在你的‘垃圾堆’里。”蕾米莉亚嘲笑般地说道,露出她那小小的长长的犬牙。

    “某个夏日……那个被魔理沙摔坏的杯子。”

    霖之助听到了蕾米莉亚的话,脸一沉,眉毛也忍不住跳了跳。他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算我多嘴了,您要那破烂玩意干什么?”

    “那个东西好歹也算是个商品吧?”

    “……那种已经不能用的东西我还会拿去做商品吗?”

    “你会的。”蕾米莉亚的笑意更浓了,与其说她是想来买东西,不如说她更想来这里恶作剧。

    “虽然其他商品我不知道你会不会这样子做,但是……那个破杯子你一定会留着的。”蕾米莉亚很自信的样子,这样霖之助有点难堪地推了一下眼睛,接着说道。

    “就算我有……为什么要买那种东西?”爱丽听到霖之助这么说,她也可以确定这里确实有这个东西了,而且,居然破掉了还收藏着,肯定是什么非凡之物。

    “理由你不要再问了,我会买下来,而且还是花大价钱去买。”蕾米莉亚打了一个响指,十六夜咲夜心领神会地点了下头,接着,她行了一个标准的淑女礼,而眼前好像做魔术一般居然出现了一大包东西。

    “这包里的东西……够你一个人用很多年了吧。”蕾米莉亚低下了头,而眼神却变得更加深不可测。

    “霖之助,有些东西,该放手的时候还是要放……”

    “我知道了!”还没等蕾米莉亚说完,霖之助就打断了她,“那个东西虽然我确实有,但是在储物室里面,里面很乱,让我找找,你们过几天再过来吧,”

    “那么,我过几天就会再过来拿了。记得别爽约哦。”蕾米莉亚说完之后,樱色的身影刷地绕出了破烂的木制店门。

    霖之助愣愣地看着店门,他的思绪飞到了过去,飞到了那个到处都是烦人蝉鸣的夏天……那抹黑白色的倩影……那个青葱的魔女,还有那片纸……

    “店长……那个……你还好吗?”爱丽拉了拉霖之助的衣袖,霖之助这才反应过来,“对不起,让你担心了,”霖之助脸色凝重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那么,爱丽,劳烦你看一下店面,我去储物室里面找找那个东西。”

    爱丽点点头。霖之助也点了下头,转身就回里屋去了。

    爱丽坐在霖之助的书桌旁,拿起一本书就看着,可是还没看几页,她就看不下去了,因为确实看不懂里面的东西。

    她放下书,看了看书桌上的摆设,一本封面写着《幻想乡历史》的书映入她的眼帘。这是一本很有古风的书,就连装订的方式也是很有古代风味的线封,她捧起这本书翻了一下,她惊喜地发现,里面的字全是秀丽的毛笔字,还有一阵特别的墨香散发出来,爱丽对这本书喜欢极了!不过有点可惜的是,这本书在后面的一小半是什么也没有的,或许这本书的这部分遗失了,又或许其实这是一本没有抄完的手抄本。虽然这本书并没有完,但是前面的内容还是有的,爱丽津津有味地读了起来。

    可是还没有读一会,她的肩膀就给霖之助拍了一下。

    “店长……!”爱丽给霖之助吓了一跳,不是因为霖之助拍她的肩膀,而是霖之助现在满身都是灰尘地出现在她的面前,“您、您还好么……?!”

    “刚才在储物室里面摔了一跤,现在全是都是灰尘。”霖之助咳了一下,“那个,麻烦你去扫一下储物室外面的走廊,那里很脏,我……先去洗个澡。”

    爱丽马上放下书,往里屋跑去,

    “……慢着!”霖之助叫停了爱丽,他晃了晃爱丽刚才看的那本《幻想乡历史》“你对历史感兴趣么?”

    爱丽不明所以,但是想到自己确实喜欢于是就点头。

    “是这样么……没事了。”

    爱丽狐疑地看了看霖之助,完全搞不懂霖之助为什么要这样问她。

    “那我……工作去了。”

    “嗯,好好工作吧。”

    等爱丽把满是灰尘的走廊打扫干净之后,已经到了黄昏时刻,爱丽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洗了洗手就去准备饭菜。

    今天,爱丽打算做水煮萝卜,这是一种味增汤,同时也是她的拿手好菜。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霖之助心情可以看出来是比较郁闷的,她想霖之助吃了之后,心情会好一点。

    这么想着,她就做得更勤快啦:把萝卜洗得干干净净,用上鱼肉等等,不知什么时候,霖之助也进了厨房。“嗯~好香啊!在做什么?”

    爱丽对于霖之助的到来很是意外。总之,先回答问题吧“水、水煮萝卜……”

    “是么,好,这次我也来帮忙吧。”

    “……嗯。”不好拒绝店长的请求吧。

    霖之助于是卷起衣袖,开始洗米。

    “对了,刚才那本书……就是那本你看的《幻想乡历史》,”正在洗着米的霖之助突然说道。

    “其实是我写的。”爱丽停下了手中的活,虽然有点吃惊,但是也不是很让人诧异,是那种“虽然在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的感觉。

    “那么,现在到你了。”霖之助把盘子里面的水倒掉,把米倒入锅中。

    “……?”爱丽不是很明白霖之助在说什么,她把萝卜放入汤里,加入味增。

    “这是一种礼仪。人家说了自己的事情给你听,你也要把自己的事情说给人家听。”霖之助往杜里加干柴,开始生火。

    “这、这是什么理由……而且,不是应该先生火再放米么……”爱丽有点委屈地说道,确实霖之助这种理由很无赖。

    “也没差,总之,你也得说说自己的事情……比如……家庭什么的。”霖之助推了推眼睛,拿起一个竹筒,使劲地往杜里吹。

    “……”爱丽看着面前的味增汤,若有所思。她知道,到这种地步不说些什么事不行的。再说自己确实也是寄人篱下。

    “我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我一个人跟着我父亲住。”爱丽一副扭扭捏捏的样子,霖之助虽然有点看不惯,但是他也知道自己也挺为难爱丽的,所以也就不计较了。

    “母亲很快就和一个有钱的男人结婚,从别人的口里,好像是母亲出轨,然后闹离婚的。”

    “父亲是个很好的人,但是这仅限于他不喝酒的时候,由于母亲的离开,他变得酗酒起来。每天都喝得伶仃大醉,不过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如果不这样他根本就睡不下去,”爱丽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说这么多,本来还想只言片语地带过,却一下子说得那么详细,而且还想说下去。

    “他喝醉酒的时候经常打我……因为我长得太像我妈妈了。他总是一边打我一边哭道:‘铃子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霖之助推了推眼镜。“你还是很爱自己的父亲吧。”

    爱丽不说什么,她的视线移向外面。

    “应该吧……父亲本来是个很好的人,本来是……”

    “怎么了?”

    “有一次,他喝醉了酒,这次并不像往常那样,打我,而是想扯掉我的衣服,他想侵犯我……”爱丽顿了顿,她的样子非常难看,估计这对于她来是说是个非常不好的回忆吧。

    “估计他又是把我当成妈妈了吧,我挣脱了他的环抱,跌跌撞撞地逃了出去,给邻居救了下来。”

    “接下来父亲就给警察抓走了,抓走的时候酒也醒了,他哭着冲我喊道对不起。”

    爱丽长久没有支声,霖之助扶了扶眼镜,接下来的事情他已经猜到了大半。

    “母亲要我跟她走,我不愿意。”

    “之后她找人把我抓走,我在那些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了出去,却想不到自己居然在荒山野岭之中……”

    “接着就跌跌撞撞地闯过大结界,到达了幻想乡了吗?”霖之助若有所思地说道。爱丽点点头,

    “爱丽,我最后一次问你。你到底……恨不恨你的父母?”

    爱丽看向霖之助,她的话里面带着哭腔:“店长……我不恨我的父亲,还不如说我还是爱着他,而我也不是恨我的母亲……只是……只是我感觉已经很累了,无论是家庭,学校,社会……我不想再在外面的世界里面呆着……或者说,我很害怕和人沟通……我害怕……害怕再受到伤害……”

    霖之助什么也没说,一把就把爱丽抱住。他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孤单的女孩,需要一点温暖,或者说,霖之助自己也需要一点温暖。

    霖之助感觉到衣服的边角变得湿润了起来,他开始有点后悔自己鲁莽地让爱丽去说自己的事,一会,味增汤发出些许焦味,爱丽才把霖之助推开,“谢谢你,店长。我已经好多了。”

    “是么,不要勉强自己。”

    “对不起,店长。味增汤做坏了。”霖之助试了一下味道。“还行,多亏你的味增汤,我的心情好多了。”霖之助揭开锅,看了看里面的米饭,接着,他故意用搞怪的语气呼喊道:

    “哟西!饭很香!我们就开饭吧,今天的晚餐很好哦!~有萝卜~有鱼肉~”

    第一次看到如此搞怪的爱丽抹了下眼泪,破涕为笑。

    黄昏下,小屋炊烟徐徐。这次的黄昏比昨天要暖了一点。

    爱丽到了香霖堂已经有三天的光景,今天,香霖堂还是那么冷清,霖之助也就拿着几份天狗的报纸翻来覆去地看,当然,爱丽也看了一点,可是感觉这些报纸实在是做得太差了。比如那个《文文。新闻》几乎全都是不能确定的小道消息,而《花果子日报》虽然看起来比较靠谱,但里面的内容却都过时的。而《大马士革报》则内容比较丰富,而且新闻还挺及时,就是感觉有点怪,虽然看起来很好,实际上却和刚才说的那些报纸一样,差得很。

    到了中午,霖之助也是没有什么大的动静,除了手上报纸变成了一些奇怪的书本之外。

    爱丽很是奇怪,昨天的委托还没有完成,为什么还那么悠闲的样子。最后终于忍不住,问了桌子对面的霖之助,

    霖之助听罢,推了推自己的眼镜,“其实,那个东西根本不用找。”霖之助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看起来很极致的盒子,然后他轻轻地打开这个盒子,爱丽往盒子内一瞧,发现里面只有一个破碎的杯子,另外还有一张歪歪扭扭地写着:“对不起”的发黄纸片。

    爱丽楞了一下,既然早已经收好了,那么昨天为何要去装着去储物室找呢?她搞不懂霖之助的做法与此同时她也开始搞不懂蕾米莉亚到底要这东西干什么,她偷偷地看了下霖之助的脸色,可以发现霖之助样子很难堪。

    “……店长?”爱丽关切地问道,霖之助有点慌张地干咳了一下,顺便也推了推眼镜。

    “爱丽,昨天……你说完自己的事情后,心情舒服了点了么?”

    爱丽点点头,先把自己真实的感受回答了吧。虽然搞不懂霖之助为什么要这么问她,而实际上,在爱丽的眼里很多事情她也搞不懂,她就是这种不懂察言那色的女孩。

    “我有一个……朋友”霖之助摸着那张发黄的纸片,开始述说起来。“她真的是非常不靠谱的家伙,又粗神经,又粗鲁,做事又粗糙。如果把人比作面条,她肯定就是属于那种粗糙难啃的那种。”霖之助感觉鼻子有点酸,这是他许久以来都没有过的感觉,他的手不由地颤抖了起来,然后那颤抖的手粗鲁地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今天的霖之助已经不知道推了多少次眼镜了。

    “我从她出生开始,就认识她了,之后更不用说,她也经常跑到我这里玩。”霖之助顿了顿,看向外面的樱花树,樱花树已经吐出了非常多新嫩的叶子。“当然她也给了我不少麻烦,比如这个杯子就是她摔坏的。”霖之助笑道,虽然笑得看起来有点凄凉。“本来这个杯子是要卖给那个吸血鬼大小姐,结果前一天就给她摔坏了,看她多会捣乱,每次都能害到我。而且,这个不靠谱的家伙居然只写了一句‘对不起’就想算了,除此之外,这个家伙欠我的到现在还没有还清呢——我还记在脑子里。”

    霖之助有点语塞,他吞了一口口水。

    “不过拜她所赐,我也认识不少的人就是了,比如博丽的巫女,奇怪的吸血鬼,不知所以的亡灵公主……”

    “虽然和她一起真的很快乐,但是……这不足以还她欠下我的债,她有小偷癖,有事无事总在我这里牵走什么东西,那个时候总是让我很苦恼,但是现在想起来真的是很怀念呢。啊……不好意思,跑题了。”

    “她偷了东西之后都是不还人的。她偷东西给人发现后,她总是说:‘等我死了才还给你!’,别人以为她是在开玩笑,实际上,这是一个承诺。”

    霖之助感觉嘴里苦涩的口感,眼框之中似乎有什么在荡漾,

    “她最后的最后……那个粗神经的混蛋……还真是信守了她的诺言。死之前,还真的让人到她家里去拿他们的东西。妖怪们在这种时候总是很……听从将死之人的请求的。几天之内,就把她家里的东西给搬完了。当然,那几天我都在那里帮忙,作为友人的身份。”

    爱丽捂着嘴,身子也似乎在颤抖,眼泪也不住地流了出来。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听着霖之助叙述,她感觉到非常悲苦,悲凉。

    “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了,除了她身上的被子,还有身下的床。最后,我走过去,告诉她,已经没有妖怪来索取财物了,只剩下我。”

    “她说,‘不好意思呢,香霖。’她一直只管叫我香霖。‘这床和被子你拿去吧。’我很郁闷,‘那点东西远远不够你欠下我的债啊。’她笑了笑,‘确实如此呢,那么没有办法了,’我这辈子都没有听过如此霸道的还债宣言,你知道她说什么吗?”

    霖之助看向爱丽。“她居然说:‘那么我就勉为其难地以身相许吧。’”

    霖之助摇摇头:“快死的老太太居然这么对我说,我都不知道怎么说好了,特别是一个一生都与我有关系的人,我怎么拒绝她呢。我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这个霸道的家伙就忽然抱住我,说了声‘谢谢’就在我的怀里咽气了。”

    “就是这样了。关于这个杯子的主人的故事。”

    霖之助说完,爱丽就突然放声大哭起来。

    “你哭什么呢,那个家伙是在幸福之中走向死亡的,应该高兴才对啊。”

    “我都没哭,你哭什……”霖之助还没说完,他就说不出话来了,他感觉他的脸庞划过一阵温暖的泪水。他趁爱丽没有注意,马上把眼泪擦掉。

    “好了好了,为了和自己无关的人而流泪并不值得。别哭别哭。”霖之助安慰道。

    “我还有一些东西没让你看呢。”爱丽这才把哭脸抬起来,霖之助把她一把拉起,牵着她,走到外面那个樱花树下。

    霖之助指了指樱花树下一个小土包,上面插着一块木牌,这是一个坟墓。还挂着泪痕的爱丽这才发现原来店外那个樱花树下有这么一个坟包,在店里看向樱花树,根本就注意不到这里有个坟包。爱丽走过去,看了看木牌上的字眼,“爱妻森近魔理沙之墓”爱丽这下又忍不住地哭了起来。

    “这个只是一个空坟。里面什么也没有,”霖之助有点惆怅地说道。“只是我把幻想的她葬在了里面,”

    “我想,她到最后可能有点糊涂了,所以才说出这些话来,于是我认为,或许她本意不一定如此,但她又这么说了,所以我就这么做了个坟墓……”

    “但是你是希望她成为你的妻子的吧?”爱丽突然插嘴打断了霖之助的“自言自语”

    “或许是如此,我说不准,只是这么做,我感觉舒服一点,而且……感觉她欠我的债还在那里。”霖之助闭上了眼睛。

    略有寒意的春风吹来,爱丽却一点也不觉得冷,或许是哭过的原因,又或许是其他原因。

    就如同霖之助那样。说不准。

    (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