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微光
    久违地偷偷地走到人间之里这个日渐变得不熟悉的村庄里。

    无所事事的我决定恶作剧一番。

    很快我就打听到最近有一对盲人在结婚,而且就在摆着酒。

    于是带着恶作剧的心态我就去参加了酒席,盲人知道我是谁吗?只要轻轻发动能力就可以找到我适合假装的人,反正他们看不到我。

    于是我就这么做了,然而很快就被识穿了。

    “你和她的声音不相同,而且语气上面也有很大的区别。”

    “你不生气吗?”

    “没有啊,我很开心。”、

    我看着他那紧闭着的双眼,心里很不是滋味。

    “为什么会开心?明明有人来欺负你们的看不见东西了。”、

    “这不过是一点亏罢了,算什么啊。”

    我尴尬地笑了笑,搔了搔后脑勺。

    这位新郎扶着自己的肚子哈哈大笑了起来。

    “……为什么要笑啊?”

    新郎笑够了之后给了我这样的答案:

    “我看不到这个世界,但是我很快乐,问我为什么快乐?就是因为简单,而简单就是不简单。而这,也是我生活的信念。”

    ——————————————————

    q:你是谁?

    我的名字叫做新一,男,三十三岁。

    q:在我六岁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然后醒来的时候就看不见东西了。

    不过眼瞎并不代表我活的不快乐,而现在我在这个人间之里从事按摩工作。

    q:盲人?按摩?

    你其实是想问瞎子都看不了东西就这么按摩靠不靠谱?

    结果来看是挺靠谱的。

    起码我的客人都很喜欢我的手艺,而我的客人在我的技艺下放松,身体也变得更为健康。

    我的按摩店价钱公道,而且手艺精湛,不用我说你都明白的,客人自然是络绎不绝的。

    而在我的门下还有几个弟子呢,都是盲人来着。

    q:手艺?

    哦,我的手艺是师承一位中国的按摩师,他是弱视,然后来到日本开盲人按摩店,不知道是什么回事就落入了幻想乡,没死成就决定留在了人间之里,而我的手艺就是在他那边学的。

    q:师傅?

    是的,确实是我的师傅,我很感激他,要不是他,或许我就只能是在落魄的盲人乐师了。

    师傅好些年前就死了,他来到幻想乡的时候已经是耳顺之人,在传授我一身按摩技巧之后就离开了人世,而我就遵循他的遗愿开了那家盲人按摩店。

    q:盲人按摩师的生活?

    过得很简朴吧,我还记得一开始开店的时候简直就是无人问津,大家对于按摩都没有一个观念呢,那时候就难受了,甚至做起了没有收入的生意。

    其实没收入我倒不是太在乎,但是积蓄完了就糟糕了,开店子也要钱是吧。

    好在自己本身就是瞎子,看不清东西,虽然生活就比起正常人要麻烦,但是比起常人生活要来得简单,我不能看报纸也不用在意太多名声,自己就在店门口登登登地弹三味线就可以过了一天。

    q:这么单调且穷苦的生活怎么熬得下去?

    熬得下去啊!我之前也说了,简单,就是简单二字。简朴地生活,也不追求着什么,按着自己的意愿去生活那样,不过这也得感谢我的妻子呢,以前我们穷,也没办过什么婚礼,就是开业那几年这么苦,她就跟着我一起熬。

    q:你的妻子是很早就认识了吗?

    是很早就认识的,那还不如说是我父母包办婚姻吧,早就在我家做童养媳,我出来就一直跟着我。当然很不幸的就是她也是瞎子。

    q:两个盲人怎么过活?

    该怎么说呢,是很困难呢,不过我们都迎刃而解了,其实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你越是在意就越是无法超越,反而你放松开来,那就很多事情都能解决。

    又说回开业那几年那些事情吧。我不是说过吗?我们的按摩店无人问津。

    不过那并不是什么太难受的事情,其实我也在教妻子按摩,现在她也是个优秀的按摩师。

    我们两个经常互相让对方按摩自己,这样可以锻炼自己的手艺,也探索了几套新的手法,当然那些手法都是经过我和妻子相互推敲的,如果按得自己都喊疼了,那肯定不能给客人做。

    我不是自夸,我是个谨慎的人,人体很多穴位都是不能乱来的,我自然不敢创新手法到开发新的穴位。

    q:这么看来开业那几年好像很浪漫?

    该怎么说呢……这个回想起来有点儿羞羞的感觉。我对文艺的东西不太懂,就懂得怎么按摩还有盲人生活的基本技巧,不过就这么说的话好像也挺浪漫的。

    很简单,很快乐,有她,有店,一天又一天。

    q:怎么后面又开始来客人了?

    那个的话就归功于那些客人呢,我不是说了吗?一开始很多人都对于按摩没有什么概念,更加搞不懂按摩对他们有什么好处。然后我就做起了没有收入的活。

    具体就是请一些街坊邻居来我们的按摩店按摩,不收钱,然后喜欢的话就继续过来,不喜欢的话就算了。然后就这么做了几年时间呢。中间也有弄过收费,不过伤了一些感情,毕竟很多人都免费惯了,突然要钱有点儿接受不了,当然也有好心的人给钱不用找,因为觉得舒服想要支持我,其实那也是我能够经营下去的动力之一。再到后面就试着半收费半免费那样,到最后就是说了,“客人觉得不舒服我就不收费。”,那时候是挺有趣的,因为很多人都喊不舒服,然后第二次又来,一来二往就感觉不好意思就慢慢地给钱了。

    后面就慢慢形成了自己的熟客圈了,而且按摩的效果有时候也是有目共睹的,比如说太劳累了,肩膀酸痛,按摩一下很快就好了,有时候觉得容易累按摩一下脚,就感觉脚底抹油那样走起路来哗啦哗啦的。

    q:就这么把按摩店做起来了?

    也没有,虽然说有了熟客,但是只是勉强维持生活的地步,如果只是那样的话,我也不会养得起弟子吧?其实我是无所谓的,但是我的妻子叫我看远一点,这个事业或许能过成为幻想乡盲人的新出路,我和她打趣地说“我都看不见东西你还叫我看远一点?”

    q:那怎么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做按摩师之前我是学三味线的,在刚开业的几年没事就在店门口玩一下,于是妻子就叫我不如在店门口用三味线招揽客人,一边拉弹一边唱,最后请大家多多关照我们的按摩店。

    一开始挺好笑的,因为其实在那边都是熟客居多,然后我一弹起三味线那群家伙就涌上来了,有时候不明真相的人看到这边围起来了也凑过来一起看热闹,见到我弹着三味线就丢几块小钱那样。

    有点儿像那些流浪音乐家吧?我觉得也是,不过我还是很关注正业的,每次一首下来我就会吆喝“欢迎光临我们的盲人按摩店!”接着就吧唧吧唧地响起了掌声。

    我本来就对这个没有什么期待,反正也就是弹三味线罢了,平常也是这么弹,现在也只不过是换在人前弹而已,再说我也看不到人群,就这么弹着也不会有什么好怕的。

    不过我可没有想到啊,那些被吸引过来不知真相的客人会问起熟客问题来,起初就是问这在干什么,后面就会慢慢地和熟客发展到谈论起按摩的话题来了。闲聊嘛,反正都是闲着闲着聊一下,然后就这样就把名声传出去了,而那之后客人也就多了起来。

    日子变得好起来不得不感谢妻子呢。

    是啊,没有她的建议或许现在这日子会过得很艰难呢,不过我也不强求什么就这样就好了,她开心就已经足够了。

    q:你很喜欢自己的妻子吗?

    是啊,这个是必须的。从小到大也没有让她有什么好日子过。该怎么说呢,我六岁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然后好了之后眼睛就瞎了,那时候父母就很着急,因为他们觉得如果他们老了就无法照顾我这个瞎子,于是就找了一个女孩子做童养媳。

    可是谁知道啊,后来这个女孩子,也就是现在我的妻子也得病瞎了。真是天意弄人。

    虽然她一直都和我说不用在意因为她从小时候开始就是我的人了,但是我总觉得这样子是不对的,人嘛,总要有自己的选择。

    我和她说过这些话题,她的回答让我感动了很久,她和我说,“那样的话,我的选择就是你了。”

    我说我是瞎子啊,她就回敬我,“我也是瞎子,现在出去的话别人还不想要我呢。你这个瞎子当然也没人要,两个没人要的家伙只能相依为命了。”

    其实我妻子也不是完全瞎的那种,按照她的说法是非常严重的弱视,所有有些时候一些东西是要靠她去做才行的,当然很多时候我们都相互帮助吧,也没说什么你的我的,能用就用,活在世上嘛,有个你帮助我我帮助你相互依靠,那么很多事情都没有想象之中那么辛苦。

    q:两人就没有什么不愉快的地方吗?

    争吵倒是难免的,不过很快就和好的了,反正彼此都离不开对方。

    如果说不愉快的话,或许来源于我这里比较多呢,因为我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她,所以总是有意无意地说一些妄自菲薄的话语,这常常让她不开心呢,而她有些时候说话也很刺耳的,我也算是个执拗的人,要是一时间脑子转不过来就会骂回去,一来二往就会变成争吵了。

    不过没有她的鼓励和刺激我想我也不会继续做下去。

    而且本来我想做这个盲人按摩师就是想要自己独立,想要肩负起责任来着。

    不过现在想想,或许这是个不好的地方吧。

    你想想吧,其实我单方面地想要改变两人的处境,本来是相互依靠的,现在却是我想负责,这样子的话或许会变成我们关系决裂的诱因。

    q:所以她就和你一起成为了盲人按摩师?

    你真聪明,确实是这样,她和我学了手艺也成为一个盲人按摩师的话,我们就能够和以往那样相互依靠了,然后一起研究新的手法。

    q:按照你的说法,你们两人不是早就是夫妻了吗?为什么现在才办婚礼?

    那个啊,因为我觉得那是欠着她的,女人嘛,总会有幻想自己成为新年子穿上美丽婚服的那一天。我可以理解。

    本来嘛……我是没想法的,不办那种玩意也没关系,简简单单地生活就好了。也不奢求什么,反正眼睛看不到这个世界,也不会羡慕别人的东西,再说了,结婚也没什么用,她也看不到自己的衣服,我也看不到自己的媳妇,这样的婚礼太悲哀了吧。

    那是一年前吧,她怀上了孩子,这个真的是让人始料不及的事情呢,那真的是难受啊,两个瞎子本来互相照顾的,现在有一个倒下了。而且生意也开始有很大的起色了,要求加入的弟子们也不放心,老实说那段时候真是要命,一天有时候要来几十个客人,这边要管着工作而那边又要惦记着妻子。

    虽然我什么也没说,但是她很理解我的难处,于是就开始回到按摩室。

    我一开始还抱怨着,这里地方不大,你一个大肚子的在这里碍事。

    她就和我说她在后面的屋里憋着难受,如果可以的话就帮她按摩一下。

    好吧,其实她在这里我挺开心的,于是就经常帮她按摩咯。

    不过按摩也只是舒服一会,怀孕的她经常就是吐,然后又是这里抽筋那里抽筋。我敢说,身体健壮的人也觉得难受,更何况哦我们这些身体有残疾的人呢?我们起码难受十倍啊!

    我知道自己不应该心中怀有抱怨的,因为她也是一点儿都不容易,怀着孩子身体难受得很还有到店里守护着我……

    有一次她深夜抽筋,我吸着鼻涕给她按摩。

    她问我是不是受风寒了。我说我没有,反正她也看不到我的脸,我是不是发烧她都不知道。

    我问她难受吗?

    她说不难受,因为这是一个女人一生之中必经的,

    我笑着问她,女人一生要经历什么啊?

    她说,起码要经历结婚和生子。

    我一时间没有什么话说,因为我和她没有经历过婚礼。

    我和她道歉,因为我觉得自己没有让她经历到女人一生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结婚。

    她倒不怪我,说这是命的话也就认了,现在生活得还很好,没什么怨言的。还和我说,反正结婚也是想自己最漂亮的一面让自己让丈夫看看,不过自己的丈夫也看不了,结婚仪式什么的一点意义都没有。

    怎么可能没有意义?我清楚得很,也知道那份遗憾并不是说说就能填补的。

    我摸了摸她的肚子,感受到里面所蕴含的期待和希望,忽然就想到了,我并不是天生残疾,而妻子当然也不是,那么生出来的宝宝一定是健康的,有着一眨一眨明亮的大眼睛。

    而她将会是我们的眼睛,把我们发生的一切美好都传递下去。

    我把这个想法告诉给妻子,她并不反对,我看不到她的脸,但是我能伸手去摸,然后我摸到了她的笑容。

    啊,对不起,一个不留神就说了很多呢。

    q:没关系的,于是就办了这场婚礼了?

    对,确实如此。很简单吧,也不不想搞得太隆重,而且我们也没有那么多的钱。

    不过也确实有一些人事想要欺负我们看不见东西来这里搓一顿厉害的,不过很可惜,我们也没有太多东西给他们吃,不过来了就是客人,其实我也很高兴能有那么多人来到这里。

    ——————————————————

    在新一说得起劲的时候,一个穿着白衣婚服的女人在她身后出现,她抱着一个看似有半岁左右的孩子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我打量了一下她,她有着姣好的脸蛋,这么一看是一个美人,只不过……

    她的兴致很高,笑容之中带着恶作剧的气味。

    她还没有走几步就被新一发现了。

    “嗯……今天有点儿喝高了吗?平常你不会这样在我身后出现的。”

    新一忽然笑着说道,

    “只是想让宝宝碰一下你的脖子啦。”

    “啊呜啊~”

    那个孩子眨巴着同样亮闪闪的眼眸看着新一,说着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啊,这是我的新认识的客人哦,不过我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呢。”

    “这样啊。”

    “你在笑吗?”

    “你摸摸看?”

    她并没有动弹,任凭新一伸出的手抚摸着她的脸蛋。

    “笑得开心就好了。”

    然后他的手指被女人怀中的孩子抓住。

    “啊呜啊……!”

    “力气很大,以后我想是个大力士。”

    接着他们都笑了起来。

    看来这个漂亮的女人就是新一的妻子。

    “你们都很好看哦,非常般配。”

    这是我真心的评价。

    “真的?不会是大话吧?毕竟我们两个都看不到彼此,也不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新一从她妻子的怀里抱过自己的孩子,然后冲着我说道:

    “对了,我又想到了一个东西。”

    “我不是说过吗?这个孩子是我们的眼睛。”

    “我们夫妻都是盲人,在盲人的世界里面,没有太多的攀比也没有太多的**,非常简单甚至单调。”

    “而这个孩子……”

    新一抚摸着那孩子的脸蛋弄得那孩子笑得很开心。

    “就是我们这黑暗之中的一道微光。”

    我闭上眼睛,感受着新一的话语,确实如同他所说的,如果说左边的他只能看到无边的黑暗,右边的她也看不到一丝光明,那么中间的他,那个睁开着明亮却动人的眼眸看待这这个世界的小小的他却为这个无边黑暗没有一丝光明的世界带来了一道光。

    充满希望的微小的光。

    我睁开了双眼,倒吸了一口气。

    我十分震惊。

    是的,我只能找到这个词来形容,震惊。

    她的妻子睁开了双眼真用着和那个孩子一样明亮的眼睛看着新一和她的孩子。

    她似乎发觉了我的视线,然后冲着我带着苦笑把食指抵在她的嘴唇上,示意我不要说话。

    我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微光,因为微光至少是一半的光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