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远野的河童上其一
    零.遥远的回忆

    “给我走开!”一个高大的男青年脱开上衣,然后挥动起来,把那个女孩子身边的妖怪鸦赶走。

    在明媚的阳光之下,女孩子抬起头,一只温暖的大手向她伸来。

    “没事吧?”

    在阳光之下,她看不清那个男子的样貌,但是她温暖的大手让她永生难忘。

    ……

    …

    “河里小姐,这是我的孩子哦。”

    “啊,这是远野三四先生的孩子吗?哇!好可爱!叫什么名字呢?”

    “嗯……你说,叫什么好呢,老实说我完全想不到呢。”

    “既然远野三四先生名字叫做三四,那么……就叫一二三怎么样?”

    “好奇怪的名字呢,不过我回去问一下孩子他妈吧,或许她会喜欢也说不定。”

    “嗯!去问一下吧。”

    ……

    …

    “来抱一下吧,河里小姐。”

    “啊,好啊!”

    “名字确定下来就叫一二三。”

    “啊,居然认同了,那么这个小可爱就叫一二三咯,你好~一二三君”

    ……

    …

    “火鸟!”

    “怎么了,一二三君?”

    “抱抱!”

    “哎呀哎呀,一二三君怎么好像女孩子那样那么喜欢撒娇啊~”

    一二三用肥胖的小手搂着河里火鸟的脖子。

    “火鸟身上有种好香的味道。”

    他把头埋入河里的胸里。

    “哎呀哎呀,一二三君这么小就那么好色啊,”

    火鸟捏着一二三的脸,两人都笑得很欢。

    “吱吱吱……”

    远处,蝉开始忘我的鸣叫,一切的景色开始远去,一阵强光闪过。

    那一切都变成了悠久的过去……

    ————————

    一.河童的孩子与悲伤的河童

    “远野家的河童孩子!”

    “丑八怪!快死吧!”

    “爱哭虫!弱病鬼!”

    在地面上,有一个看起来很娇气的男孩子浑身颤抖着。他抱着头,流着眼泪。默默地忍受着身边那群孩子的辱骂。

    一口痰呸出,刚好就溅在男孩子的脸上,男孩子想要挣扎着起来,但是被一个胖小孩一脚踩在头上,接着,那刚刚抬起的头就被踩在脚下,被欺负的男孩子吃了一口的泥。

    “为什么……为什么……”

    男孩子长长的披肩头发遮住了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脸庞上划过眼泪,他不只是一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都是那个河童的错”

    最后男孩子总是把错误归咎在那个河童身上。

    男孩子发出嘤嘤的啜泣。

    “哈哈哈!你看你看!这简直就是女孩子嘛!你别做什么男人了,去做个婆娘吧!”

    一个瘦高的孩子嘲笑着,然后伸出手一下就要脱开男孩的裤子。

    “你去穿裙子去吧!哈哈哈!”

    那些欺负人的男孩子们一起哈哈哈大笑。

    被欺负的男孩子蜷缩在一团,

    “去死,给我去死!我要……”

    心中憎恨开始扩散,他内心很想杀掉这几个讨厌的人,这些人……从世界上消失不就好了吗?

    “喂!!给我滚开!!”

    一个穿着技工服的女孩子从一边跳出来,

    “哇啊!!!他妈妈来了~快走啊!!!”

    “喂!你说谁是他妈妈啊!!!”少女生气地追了几步才停下。

    “你们才是胆小鬼!”少女生气地抓着自己的袖子胡乱挥舞,她背着硕大的背包,长长的红色秀发扎成马尾,然后马尾一直下到臀部的位置。那是一眼看起来就感觉是很活泼的少女。

    “一二三君,没事吧?”

    女孩子向被欺负的男孩子伸出手。就如同那个悠久过去那个向着她伸出的大手一般。她的手充满温暖和爱意。

    一二三抬起头,看着红发的少女,红发的少女露着如同阳光一般灿烂的微笑,

    这是温柔而带有鼓励气息的微笑。

    但是……

    “啪!”

    一二三一手拍开了少女伸出的手,少女露出难过的神色。

    “走开!”

    一二三挣扎着站了起来。他走到一边拾起被脱开的裤子穿上,在旁边的河水上洗了把脸。

    少女悄悄地靠近一二三。

    “那个……一二三君?”

    少女递出好像手帕一样的布条。

    一二三瞥了一眼布条,他那全是水珠的脸挂上了衣服愤怒的表情。

    他胡乱地用手抹了一下脸,然后站起来,“我不需要你的东西!”

    少女的内心好像被什么扎了一下,一瞬间露出痛苦的表情。

    “果、果然,我做事有点多余了呢……!”少女后退了几步,带着勉强的,让人疼心的笑容,

    “那、那火鸟我就先走了。”说完,她就跳入丛林之中。

    “慢、慢着!”一二三看着少女,也就是火鸟露出那种面容后内心就软了下来,他有某种愧疚的心情,但是在他想说些什么的时候火鸟的身影已经完全消失了。

    一二三看了看脚下那块小小的石头,他咬了咬牙然后踢飞了石子,咕噜咕噜,小石子一下就滚入了河里,发出噗通的一声。

    看着小石子落入河中,感觉到自己的内心也好像掉入了河中一种,一种失落的情感让他心情低落。

    虽然一二三一直以来都把自己被欺负的原因都归咎于火鸟,但是他也知道,火鸟并不是存心想要害他,而真正痛恨的应该是那群欺负自己的人。

    一二三蹲在河边,一边把身边的小石子丢到河里,他心情很复杂,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我真的是火鸟的孩子?”

    如果这么想的话,火鸟对于自己的温柔就能解释……而且火鸟对于家里的“进贡”也能解释了。

    不过……自己也没有一点地方像妖怪啊……

    一二三叹了一口气。

    他选择了不再思考,而被欺负的时候,那阵愤怒已经消去,于是就这样,选择了回家。

    春光明媚,阳光甚至有点炫目,轻风划过一二三的面庞,微风那细语传入他的耳朵里面,带来了“呼呼”的声音。心情已经变好的一二三开始哼起歌子来,似乎刚才受到的侮辱,刚才受到的欺负,还有自己对于火鸟的愧疚都是很久以前发生的事情。

    一二三拾起一条树枝,然后把它当做剑挥舞着,他把自己想象成无所畏惧的将军,手持利剑,面对千军万马,持剑挥杀,所向披靡。

    一二三没有朋友,所以他喜欢自己一个人玩,他比起同龄人更显得聪明和明白事理,因为他经常读书,然后自我思考,但是,他始终也就是十岁,思想上显得幼稚也是无可厚非。

    所以才会这样自娱自乐,把一枝短短的树枝想象成神剑,然后再把干巴巴的山路,想象成无比壮观的战场。

    “呀~哈!”一二三挥舞着树枝,玩得正欢,他走过岔口,那里有着一棵粗壮的柳树,留下下是个少了一边脸的地藏,一二三把那个身上缠满藤蔓的地藏想象成敌人,然后做着蟹型步拐入通往自己的的道路,接着他远离了“敌人”后就恢复了平常的步伐。他抬起头,在小山岗的一半,那里又块平地,而那里就是自己的家,现在他都能看到自己家的屋檐了。

    不知不觉,就已经来到了自家的小院子前,一二三看了看自家的门牌上面写着“远野”,也对呢,怎么可能写着其他姓氏,这是自己的家啊,这么想着,他丢掉树枝然后蹑手蹑脚地靠近家门,这时候他听到里面有人在争吵。一二三把耳朵贴在墙边,窥听着里面的对话:

    “我已经受够了!四五,我们卖掉这里,搬到人间之里吧!”

    “由乃……不,我不能这么做,这里是祖宗留下来的房子,我们……”

    “不!今、今天那个河童又来了!”

    “这不是很好吗?河里小姐又带来了好东西……”

    “不!这一点也不好!自从一二三出生之后,她就经常有事没事就带来各种东西放在我们门口……别人都以为一二三是那个河童的孩子!不对……一二三是不是你和那个河里火鸟的儿子?!”

    “你发什么疯啊!一二三不是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吗!”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

    一二三已经听不下去了,家里的母亲已经开始有点精神失常,然后他瞥了一眼在门边放着的油纸,那里放着几条鲜美的鱼,这不用想都知道是河里火鸟送过来的,他不知道为什么火鸟要做这种事情,虽然看起来这是值得大家开心的事情,但是现在看来,这种送礼物的行为对于他们家来讲是个灾难,

    远野家的厄运也随着火鸟的礼物到来。

    由于火鸟定期的礼物,人类们都认为,远野家和河童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时是这个时点,远野一二三的出生开始,这就让人更觉得奇怪,那么理所当然,好事之人就开始说了,那个孩子并不是远野由乃生出来的,是那个远野四五和河童私通生出来的孽种。

    于是不知不觉,这种说法就传开了。在书塾里面,一二三认为也因为这种说法,所以被大家看不起,然后把他的缺点扩大化,所以……

    这么想着的时候,门吱呀地打开了,一二三看到他的母亲满脸怒容地冲了出来然后一手托起那油纸,把上面鲜美的鱼一举丢出了门外,在空中,鱼的鳞片在阳光之下发出七彩的色泽,然后一二三就这么看着鱼在空中划出一条美丽的抛物线跌在了干瘪的泥路上,看着跃动的鱼,一二三并不觉得可惜,因为他们家庭虽然贫穷,但是并不需要这种东西。

    追出来的父亲连忙抱住了母亲,不让她再做出过分的事情来。

    “我们不需要这种东西!那只该死的河童是在偷取我们的福气!在偷取我们的福气!”

    父亲看了一眼在一边坐着在地面上一二三,面露难色,好像在拜托着“等一下在回来的”的样子。一二三默默地拐到后门离开了,而在他离开的时候,他的母亲由此至终都没有正视过他一眼,甚至说,他的母亲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一二三就在自己的旁边。

    一二三心里闹得慌,所以他在树下坐了一会之后,拐回大道,看看有什么好玩的,刚走到泥路上,就发现了那个穿着技工服的红发马尾少女,他皱了皱眉头,因为他感觉有点难堪,他并不是很想和那个少女——河里火鸟说话,这更多是因为不久前那个不愉快的事情。

    一二三在一边,悄悄地看着火鸟在干什么,她背着硕大的背包蹲在路边,因为她低着头,所以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可以看得见,她在默默地拾取什么东西。

    火鸟沉默得如同幻影一般,如同幻影一般的不存在与这个世界之上,她那身躯显得渺小,脆弱,似乎只要对她叫一声,她就会化作烟雾消去。

    一二三莫名地心疼起来,他踏出一步,想要呼唤那个熟悉的名字,然而他一脚踩在了小小的树枝上,发出“啪”地一声,虽然很小声,但是在一二三的耳中却显得异常响亮,微风吹过身后的树木,嫩绿的新枝轻轻抖动,火鸟缓缓地转过头,恍如隔世。

    “啊……”

    火鸟的脸上带着豆大的泪珠。

    这是一二三第一次看到火鸟在哭泣,就算自己恶言相向,都只会一时间难过,火鸟一般很快就能摆脱难过变回之前那样活泼的姿态。

    但是……如今的火鸟,哭泣的火鸟,抱着身上满是沙土的鱼,那份身影是如此地脆弱,一二三看着火鸟,心中的疼痛扩散开来,他顿时明白,一直以来自己都把自己当做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然而他不知道,更悲惨的人还是存在的,就在他的面前。

    火鸟低着头,含着眼泪,带着哭腔,发出哽咽的低语,手中那些沾满泥土的鱼一下子又掉落在泥路上,

    火鸟一下子就跪了下来,她那红色的头发在泥路上盘了一圈,一滴滴眼泪滴落在泥土上,落下湿润的泪圈。

    “火鸟……”一二三靠近,

    “一二三君……告诉我……”

    火鸟仰起头,太阳把充满生机的阳光铺在她那了无生机的面上,红彤彤的鼻子在一扇一扇地动着,她的嘴巴也在抖动,似乎就算说话也很勉强的样子。

    一二三看着火鸟的样貌,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觉得自己有种无力的感觉,他停下了脚步抱持着好像要走过去的姿势。

    “……告诉我,我对你们远野家的好意……是坏事吗?”

    “……”

    “……明明我就是想要和你们友好相处……我只是想要报答远野四五先生的恩情,这……这是坏事吗?”

    一二三无法回答,他知道火鸟本意并不坏,甚至非常单纯,但是因为她的身份,从结果而言,确实是一种伤害,一种“坏事”。

    火鸟看着一二三别过头,她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接着,她又低下头,默默地拾起那些沾满泥土的鱼。

    “我帮你。”

    “……”

    如果是正常的时候,一二三这么说的话,火鸟会高兴得不得了,但是一二三发觉现在这么说,火鸟依然还是面无表情,这样一二三很是不舒服。

    等把鱼全部拾起来,火鸟抱着那些鱼在怀中,衣服被弄得脏兮兮的也毫不在乎。

    “火鸟……?”

    火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面无表情地,好像踏着云彩一般,步履蹒跚,摇摇晃晃,那样子走开了,

    “慢着……火鸟!”

    一二三叫唤了一声,火鸟并没有理会,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跟在火鸟的身后,看着她那不自然的步伐,内心那种恐惧越来越大。

    “火鸟!”一二三又冲着河里火鸟喊了一句,但是河里火鸟并没有理睬他。

    一二三很想上去拉住她,但是一靠近又觉得有一种难以忍受的感觉,一种厌恶感。

    一二三非常矛盾,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些什么好,明明自己是在意火鸟的,但是靠近的时候又会有种莫名的厌恶感,这种矛盾的心理促使着他一直跟着火鸟的身后,而不知不觉,他们就走入了妖怪之山。

    虽然是个人类,但是走上妖怪山的时候他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已经身在妖怪之山,他的眼中,也就只有那只河童——河里火鸟。

    走在颠簸的山路上,身边是悬崖峭壁眼前一条壮观的瀑布挂着断崖前。

    一二三并不知道,这是叫做九天瀑布的地方,是天狗们的要塞,而与此同时,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堆吃人的妖怪,在等待着时机。

    “火鸟……”

    河里火鸟仰望了一下天空,眼睛无神,她怀中的鱼儿跌落,然后她看了看一二三,再看了看山路下面,那是非常非常高的地方,就算是河童,跌下去也必死无疑吧。

    火鸟带着惨然的微笑。然后继续走,接着她就来到了这个山路的最高点,那里对着九天瀑布,火鸟就在悬崖边看着九天瀑布。

    “火鸟!”

    一二三靠近火鸟。

    “好疼哦,一二三君……”

    “诶?”

    火鸟终于发话了。

    “我的心好疼哦,为什么会这样?”

    “……”

    一二三无言以对,

    “我只是想要报恩……和大家开开心心地……”

    “为什么……为什么……心里好疼……”

    火鸟看着下面那汹涌的河流还有一边满是石头的河岸,她心中想到了什么的样子。

    “难道……我有错吗?……”

    “难道就是因为我想让大家开心,所以才会变成这个样子吗?”

    “不对!”一二三喊着,他挥了挥手,一副极力反对的样子。

    “哪里不对?我做的事情不是让大家都很不开心吗?”

    虽然知道火鸟说的东西是不对的,但是一二三不知道如何去反驳,因为某种程度上,火鸟也是对的。

    “一二三君,你不太很讨厌我吗?为什么还要跟过来?”

    面对火鸟的提问,一二三别过脸去,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跟过来,或许是因为自己对于火鸟带着某种愧疚的心情,又或许是看到火鸟这不正常的样子,很是担心……当然可能双方都有,

    最后一二三君得出这样的结论。

    “我在意你。”

    一二三好像挽留的样子伸手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只是隐隐地觉得,火鸟在邀请着他,邀请着他去做些什么的样子。

    “那样的话……”火鸟伸出手,忽然就抓住了一二三的手,拉着一二三,似乎时间一瞬间也停止了一般,等一二三注意到的时候,两人已经往悬崖倒去。

    “如果一二三君在意我的话,就永远和我在一起吧,在那个世界……”

    一二三过于惊讶,无法发出声音,他就这么被火鸟抱住,两人就这么往下掉。

    “不要……!”

    强烈的求生愿望涌出。艰难地,似乎受到了什么冲击一般,喉咙就吐出了什么话语出来。

    “火鸟!不要这样……!”

    此时的一二三已经完全清醒,但是火鸟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无论一二三怎么摇她,她都没有反应,她只是露出非常虚无的微笑。

    “一起去吧……”

    “火鸟……!!!”

    一二三死命摇着火鸟的肩膀。

    然而身后那呼啸的风让一二三感觉到内心慢慢变得冰冷。

    “火鸟!!!”

    再次对着火鸟呼喊,但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要怎么才能……”

    一二三内心想到了奇怪的东西,但是时间已经由不得他去思考,飞坠而下的景色让他失去了最后的思考能力。

    “啵”

    不知觉地,一二三重重地吻在了火鸟的脸颊上,

    “啊……!”火鸟好像想起什么的样子她的眼神迅速恢复,

    “一二三君……!”

    来不及了,一瞬间,短短的一瞬间,一二三已经能够感受到身后的地面,那是全部都是碎石的河岸,从这么几百米的高空中跌落,无疑。自己已经死了。

    时间瞬间停止了,一二三看到火鸟脸上那副焦急的色彩,为什么自己会把时间停止呢?

    一二三开始考虑这个问题。

    然后,下一瞬间,眼睛一黑,接着,身后爆起了飓风,

    一二三意识就此中断了。

    ——————————————

    天色变得昏黄,天空一大半都被染成了深深的蓝色,看不到月亮,但是天际开始挂起了繁星。

    一二三睁开了眼睛,他发现自己身体浸泡在带着凉意的河流里,头好像被什么人小心地放在了一块圆圆的石头上。

    他坐了起来,动了动自己的身体,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而自己则在熟悉的河岸边,这里只要走不到十几分钟就会回到自己的家。

    一二三打了个冷颤,然后结实地打了个喷嚏。他站了起来,打量自己的身体,然后看了看周围,他发现了刚才枕着自己石头旁边放着一些布条,布条上放着水果。

    一二三拿起水果,然后摸摸自己的肚子,似乎感觉到饿了,他想也没想,就直接拿起上面的水果狼吞虎咽地吃下去,接着坐在河岸边,他看着满天的星辰,脑海中开始浮现了那个红发少女的身姿。

    看来在最后,火鸟并没有让自己和一二三共度黄泉。

    起码,石头边的水果,就是最大的证明,吃掉水果的一二三,拍了拍手,然后就开始回家了。

    似乎没有什么感触,也没有什么特别难受的感觉,只是在这个时候一二三感觉自己就如同那些伟大的冒险者经历了一次冒险之后归家那样,内心意外地平静、

    披星带月,一二三开始想着并不是其他而是该用什么借口去说自己这么晚才回来。

    他此时并没有在意火鸟的事情,因为他觉得火鸟会如同以前一样,要到了明天就会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如同自然规律一般,不需要考虑,那是理所当然的。

    只不过那个理所当然的“自然规律”并没有出现,火鸟就如同不存在一般,没有出现在一二三的身边。

    一天不出现,

    两天不出现,

    三天……四天。

    似乎永远,永远不会出现的样子。

    二.与天子老师的对话

    夏天到来了,外面,传来了蝉的叫声,这是一二三第二次听到蝉的叫声,而第一次,就是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听的,幻想乡的蝉是每七年才出来一次的“奇迹之蝉”,所以老一辈的人都认为“奇迹之蝉”出来的这一年,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情。

    而对于远野一二三来说,奇迹之蝉给他带来的意想不到的事情,就是他的父亲把他送到了人间之里的姐姐家里,按照父亲的说法,就是希望一二三能够有更好的环境去学习,但是一二三知道,其实父亲只不过是想把自己送出去,然后好让接近疯狂的母亲好好养病。

    母亲的疯病越来越严重,她疯狂的认为一二三是火鸟的孩子,而自己的孩子被火鸟偷走了,她肆无忌惮地打骂一二三,叫一二三告诉给河里火鸟把她的孩子还回来,如果稍微有反抗,母亲就会发疯地到处乱砸。

    所以自己离开……是为了这个家好。

    而为了远野家好之外……那么自己呢?谁为自己好?

    一二三又想起了那个红发的河童少女,河里火鸟,自从那次之后,他再也没见过了河里火鸟,那抹火色倩影一直在他的脑中挥之不去。

    而想起火鸟,一二三总是带着一种又是苦恼,又是痛恨,又是可怜的感觉。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对着火鸟怀有什么样的感情,只是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一二三很想再次看到她,看到河里火鸟。

    现在的一二三正在人间之里的寺子屋里面读书。寺子屋的学费非常便宜,正适合家境不太好的远野家。

    一二三现在盖起了矮桌上面的书,他的思绪并不在讲台的天子老师身上,天子老师的课非常好,那些故事都非常出色动人,但是一二三却怎么都无法从对河里火鸟的思绪之中走出,尤其是天子老师说起人和妖怪的故事的时候。

    “一二三君!我的话你有听吗?”

    “诶!有、有啊!”

    一二三说着拙劣的谎话,他的表情非常明显,天子老师一眼就看出一二三在说谎。

    “真的?”

    “真的真的!”一二三极力地掩饰着。

    “啊,这样,那就好。”天子老师整了整她的和服,然后清了清嗓子,又继续她的故事。

    一二三大大地叹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自己太出众了。难得自己在来到这个新的书塾,一二三就决定要重新开始,尽量让大家都不讨厌自己。而天子老师就好像看透自己的心思一样,除了自己非常明显地不听课的时候她才会出声警告,而平常能够无视的时候就选择无视。

    就从她经常在自己交上去的作文上留下各种很中肯的提议甚至温和的威胁,一二三就明白天子老师对待自己真的是良苦用心。

    天子老师说完课之后,她说了一句,“远野君,过来一下,帮一下忙。”,一二三就愣头愣脑地跟了上去。

    在和慧音老师打了声招呼之后,天子老师把一二三请到了她的工作间,然后让他坐在天子老师的的对面。

    “怎么,害怕我吗?”

    天子老师笑着说道,天子老师是个非常不可思议的人,因为她看起来最多也就是十岁的摸样,但是说起话来老气横秋,而且态度之类都不像是那个年纪的人,实际上接触了天子老师的人都觉得天子老师的岁数实际很大,不知道她是用了什么方法让自己留在了十岁左右的年龄,当然,有些同学说天子老师实际上是个妖怪,但是人间之里现在并不允许妖怪在人间之里走动,那么说天子老师是妖怪的可能性并不大,或许是什么仙人之类的术者吧?

    “远野君,我就直接和你说了吧。我发觉你几乎都没有听进我说的东西呢。”

    “是……很对不起。”

    一二三低着头认错。

    “你觉得我说的关于妖怪的故事……很无聊吗?”

    “不……不!怎么可能!天子老师说得可好了!只是……!”

    “只是?”

    “只是……我总是听到那种东西,就会走神。”

    一二三说道最后几乎支支吾吾了。

    “这样。看来你曾经和妖怪有点关系呢。”

    天子老师带着难以琢磨的笑容,

    “不介意老师猜一下吗?”

    “请……”

    “嗯~老师认为呢,你很在意某个妖怪,那个妖怪还是个女性,我再之大胆地推测,那是一个河童妖怪。”

    “诶!”一二三君瞪着大眼,不可思议地看着天子老师,天子老师掩着嘴咯咯地笑,她胸口那个独特的瓶子泛着特异的光彩。

    “怎、怎么知道的?”

    “哎呀,如果我说是猜的,你当然不会相信啦,”

    天子老师和一二三对视着,

    “其实呢,我对你做了一些调查,我知道,你之前被人欺负,而且还被污蔑成河童的孩子呢。”

    一二三吞了一下口水。

    “哎呀,别紧张嘛,我也不是神通广大,不过好像这点程度的事情,我一下子就能查出来啦。又不是什么很难查的事情。”

    听着天子老师这么一说一二三也开始觉得是这么回事。

    “一二三,我知道的,我说的那些关于妖怪的东西的时候,你会想起那个河童,”

    “嗯……我想你一定在心里面痛恨那个河童吧,因为对于你来说,就是因为那个河童,才导致你被欺负。”

    “但是在老师眼里就不是这样哦,因为一二三君很温柔,温柔的另一面,是一种软弱,如果现在跳出一堆人出来踢打你,侮辱你,你也不会还手吧?正是因为你这副软弱,那些人才会得寸进尺地去欺负你。”

    一二三张着口,非常震惊,他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就是因为天子老师一语中的吧。

    “但是……火鸟她……”

    “啊,那个河童原来叫火鸟啊……”

    一二三连忙捂住嘴。

    “没事没事,说给老师听,也不是什么坏事情吧,不过居然叫火鸟吗……那么说……她就是河里氏族的大小姐呢。”

    一二三似乎听到什么很了不得的东西。

    “不要那么惊讶啦,毕竟对于河童来说,叫做‘火鸟’什么的,这种名字非常少见吧,因为是河童来着,大概名字就会和水那方面靠近,但是却叫‘火鸟’这么奇怪的名字,无论是‘火’还是‘鸟’都感觉和河童没有什么关系,反而就和‘凤凰’那种和河童风马不相干的物种……嘛,我能一下子记住也不是什么奇怪事情就是了。”

    天子老师说话总是很奇怪,但是却不难理解。天子老师说话最神奇的地方就是这里,而且有时候就算很跳跃也不至于完全听不懂。而且最厉害的是天子老师很容易就会吐出很让人惊讶的话语来,虽然她本人没有什么感觉,不过一二三感觉到在她面前自己就会暴露无遗。

    “其实你并没有真正地怨恨火鸟,只是你以前受到欺负的时候,根本就想不到有什么好抱怨的,而大家都说你是河童的孩子,你自然而然地就开始把自己的受罪的理由归根于火鸟身上,而且久而久之,使得你对于怨恨有种习惯,这种习惯的怨恨导致你面对火鸟的时候会有莫名的怨恨。”

    一二三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天子老师会一下子就去到了这种话题上,而且好像对自己和火鸟的事情非常熟悉的样子。

    “哎,我知道我这么一说,你也不会说立即能够原谅火鸟,毕竟你对火鸟的怨恨已经持续了这么多年。习惯可是一种很难改变的东西呢。”

    “是……我对于火鸟的怨恨确实……”

    一二三面露难色。

    “不过……我也不是没想到那些,如果说火鸟并不是妖怪,而是一个人类,我想我就不会受到这种对待,而且,大家也不会这么看待我的家人,还有我……错的不是我,也不是我的家人,更不是火鸟……其实是这个世界。”

    抬着头看着天子老师那稚嫩的脸,天子老师伸出手来,摸了摸一二三的头。

    这让一二三感觉有点害羞的感觉,

    “我的脑袋是平平的,想不到一二三的脑袋也是平平的呢~放上一本书在上面,我想只要不动,就会很稳的样子。”

    天子老师说着奇怪的玩笑,但是她的笑容在一二三眼中是这么温暖。

    “远野君,你听说过‘改变世界,从改变自己开始’这句话吗?”

    “虽然有点唯心主义,不过我觉得这句话的意思可以这么理解,就是当自己换一个眼光看待世界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世界就会变成完全不同了。”

    “当你觉得这个世界是值得怨恨的对象的时候,那么你也开始考虑一下自己呢?”

    “就如同我刚才说过,远野君你实际上是非常之软弱的,就算遭到欺负,也不会去反抗,而你想想,除了因为大家认为你是河童的孩子之外,你有什么值得欺负的地方?我看来看去,起码还有一个样貌吧,因为远野君看起来就像一个女孩子呢,所以遭到那些男孩子的欺负也可理解。而且,远野君你不是想着自己尽量低调一点吗?尽量低调的结果就是导致你好像不近人情的样子,所以你来到了寺子屋差不多两个月都没有一个朋友呢。当然久而久之,缺少朋友的你也会被那些坏心眼的孩子看上,然后欺负上来咯。”

    “远野君是个非常聪明的人,你应该知道我想要表达什么。”

    一二三好像梦也似地点了下头。

    “试着去改变一下自己吧,去做的积极一点,积极一点和多点人沟通,那么,很快远野君就能认识很多朋友,而自己不会再受到欺负的了,而当然的,对于火鸟,你也会有新的想法。或许之后你也就能更加理解火鸟了呢。毕竟火鸟这么关爱你,不要让火鸟伤心了哦。”

    天子老师说完就松开了手。

    她再次正坐了起来。窗外,凉爽的风吹来,一二三仰起头,看着窗外在风中摇晃着的树枝,发出莎啦啦的声音,意外的感觉到凉爽,一二三感觉到内心似乎有什么心结被解开的样子,内心有种莫名的舒服,似乎那和蔼的夏风吹入了心坎一样,那么舒服。

    “天子老师。”

    一二三想起了一些事情,自己内心困惑已久的事情。

    “我想再次看到火鸟,但是……自从之前一次事件之后,火鸟就再也没有再我的面前出现过,”

    一二三扶着心房,他的表情带着某种坚定。

    “我知道她有很多事情想和我说,我也是有好多好多事情想要问她……!但是……!但是……!但是她不出现,我……!”

    天子老师带着苦笑,她摸了摸自己的下襟。

    “远野君,这种事情可是急不来的,虽然我不知道你和火鸟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我能够猜到发生了不太愉快的事情,虽然这么说很不负责,但是我还是要这么说,现在还不是时候。”

    “有些东西,强求的话或许永远都得不到,反而放着一边,是时候了,它就悄然来到你的身边。”

    一片树叶跌落,悄悄地划过窗台,潜入了寺子屋,最后落在了天子老师的面前,天子老师拾起那片树叶,开始把玩起来。

    一二三看着天子老师,想不出有什么好问的,谈话就到此为止了,但是他心中还有很多疑惑,那时候的他只能默默地决定,有朝一日一定要问清楚天子老师。不过……事实上他再也没有机会了。

    在入冬的时候,寺子屋被人发现了其实是半妖开的书塾,寺子屋的人被人间之里驱逐了出去,而天子老师就此消失在一二三的眼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