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远野的河童下其一
    八.胎动的希望与匆忙的绝望

    “……”

    永琳带着严肃的表情。她捏了捏自己的太阳穴,一副难为的表情。

    “怎、怎么了?”

    坐在永琳身边听诊的河里火鸟看到永琳的表情之后,心慌了。

    “难、难道我染上了什么很严重病……?”

    “不……那个……怎么说好呢,是病,又不是病来着……”

    永琳拿起旁边的一直烟杆,她吸了一口,然后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等一下,让我想想该怎么说好。对不起,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永琳用手捂住脸,一副在痛苦思考的样子。

    坐在不远处床上的一二三担心地看着这边,今天一二三和火鸟过来,本来是想复诊的,因为一二三的病情经过吃药,已经好了大半,这次主要还是给永琳看看还有什么问题。

    永琳表示,虽然表面上是已经好了差不多,但是不能大意,一二三的身体好需要很好的调理才行。不过这是好事情,起码表明药效发挥到作用了。

    倒是最近火鸟开始感觉有点不对劲,有时候会出现上吐下泻,而且症状时好时坏,这让火鸟感觉很糟糕。所以顺便也让永琳看看身体什么的,只是永琳摸了摸火鸟的脖子和肚子之后,就做出此等让人琢磨不透的行为,

    “八意先生!”

    火鸟下定决心,无论是什么病,都要克服,因为她已经和一二三约好了,要看很多很多幻想乡美丽的东西。

    “我决定了,无论什么样的病,我都要克服!所以!请告诉我吧!”

    永琳低着身子,捂着脸摇了摇头,然后把烟杆捏灭,她闭着眼睛,想了一会,接着她紧绷的脸,一下子松弛下来,她看了看火鸟,再看看一二三,然后她对着一二三挥挥手,示意要他过来,

    一二三拖着瘸腿,靠近了永琳和火鸟,他的表情也很严肃,但是他内心也决定了,就算是火鸟生了什么严重的病他也要决定留在她的身边,就如同火鸟一直以来那样,留在火鸟的身边。

    “不到让我混乱的时候,我是不会拿出这带着宁神作用的烟吸几口的,你们知道你们是多么让我难为吗?”

    “哎,算了,也不怪你们,你们是很有趣的一对,我说过了,你们会给我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果然如我所料,你们真的有趣,而且做出的事情让我变得如此不知所措。”

    永琳露出苦笑,

    “告诉我,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不要说谎,这很重要。”

    一二三和火鸟听到永琳这么一说,他们都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

    永琳带着神秘的语气,

    “你们……做过那些男女之事了?”

    话语一出,一二三和火鸟刷地就脸红了,

    “那、那个……!”

    “告诉我,是还是否?”

    两人低下头,脸全红了,他们彼此看了一眼,然后脸变得更红了。

    “是、是……”

    两人同时发出好像蚊子一样的声音。

    永琳带着苦笑摇了摇头,

    “真是的,用得着那么害羞嘛?又不是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一二三稍稍抬起头。

    “难、难不成……”

    “是啊,就是那个难不成。”

    “但、但是!河童和人类不是……”

    “难道你没听过半妖?”

    “……”

    一二三愧疚地低下头,火鸟听着一二三和永琳的对话,一头雾水。

    “一二三君……那是?”

    一二三忽然抱住了火鸟。

    “火鸟……!对不起!我会让你幸福的!!!”

    “诶?!”

    火鸟被一二三忽如其来的举动吓到了。

    “河里小姐,你还弄不懂吗?”

    永琳这次是真心露出快乐的表情。

    “恭喜你,”

    “诶诶诶?!”

    火鸟这下子完全被弄糊涂了,这有什么好恭喜的。

    “你……怀孕了。”

    “……”

    河里火鸟,气绝瘫软。

    ————————————————

    一二三摸着火鸟微微隆起的肚子,他的头靠在火鸟的肚子里面,耳朵贴着肚皮,他能够听到那份胎动,咕噜咕噜的,让人感觉到火鸟肚子里的小东西确实真实存在,抱着那份对于时间的希望,真实存在在火鸟的肚子里。

    “已经五个月了啊,再过半年就能看到了哦。”

    火鸟扶着自己的肚子,带着慈爱的笑容。

    “河童也是怀胎十个月生子嘛?”

    “实际上是一年左右啦。不过八意大人说半年后就能看到孩子了。”

    火鸟说完“嘻嘻”地笑了笑,虽然将为人母,但是火鸟那份如同少女般的童真还是保留着。

    一二三带着苦笑继续聆听着那份胎动的希望。

    “这个孩子以后会过得很不如意吧。就算是现在的幻想乡,半妖这种存在……”

    火鸟稍微有点落寞的样子。

    “火鸟,”

    一二三把头抬起来,然后他用着自己消瘦的脸直视着火鸟的双眼。

    “我们的孩子一定非常优秀。”

    “我看过一本书,里面说血统离得越远的话,出生的孩子就越优秀。我和火鸟差的也够远了,所以我们的孩子一定非常优秀。”

    一二三带着怀念的色彩。

    “或许这个孩子出生之后会被欺辱得很厉害,单纯是因为他是河童的孩子,就会被欺辱得很厉害。”

    “但是没关系的,我也是被欺辱过来,作为‘河童的孩子’,只要他被欺负,我就会告诉他‘改变世界从改变自己做起’,让他证明自己,他一定和我一样,获得大家的尊重和认可。”

    一二三抚摸着火鸟的肚子,他的话不单止是和火鸟说,同时也是对着尚未出世的宝宝说的。

    “一二三君……”

    火鸟睁大着眼睛,然后她的表情一瞬间变得温和,她明白一二三这些话都是发自真心,同时也是一二三切身的体会,火鸟的双手搭在一二三抚摸着火鸟肚子上的手上。

    而一二三也把手叠在火鸟的双手之上,无比的温柔充满了彼此的内心。

    ……

    四手相叠,双目互视。

    无言在千言万语之中。

    ……

    阳光非常温和,一二三抬起头,那份不暖的阳光打在他的连上,

    他大致可以推断出他的孩子将会在红叶纷飞的时期诞生,

    现在是动人的春季,而孩子第一眼看到的世界将会是美丽的秋季,

    “该叫什么好呢,无论是男孩还是女孩,既然是秋天出生,那么名字就带着个‘秋’吧。”

    “诶?名字里面要带着个‘秋’字吗?”

    忽然之间,身后传来了火鸟的声音。

    “呜啊!!”

    一二三本来是自言自语的,现在火鸟的突然出现吓了他一跳。

    “火、火鸟!我、我只是……!”

    “?”

    火鸟脸上浮现出带着恶作剧的表情。

    “我、我……!我只是觉得那样还……‘不错呢~’这样的感觉。”

    “是吗?我也觉得是呢,那就让这个孩子名字里带个‘秋’吧。”

    火鸟的微笑虽然带着恶作剧的气息,但是那份真挚的温柔还是流露了出来。

    “……”

    一二三的慌忙表情变成了释怀的表情。

    他也笑着,带着腼腆,就好像年轻的男孩子那样。

    “那……那我去砍柴了。回头见。”

    “赶快回去吧,别受凉了。”

    一二三说罢,就抱着斧子往树林的一端走去,当然他也偷偷地瞥了一眼火鸟,生怕她赖着不走。

    “是~”

    火鸟好像不满意似地回答道,但是还是转身回头了。

    “呼……”

    一二三终于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让火鸟看到自己砍柴的样子。

    自从火鸟怀孕了之后,基本上那些粗重的东西都由一二三去做,而他现在要去做的,就是去把那些木柴砍得短一点,好让它们能够塞进许久没有用过的灶子里。

    上一年的冬天已经把火鸟带过来的燃料烧完了,之前一二三和火鸟都是靠着这些燃料烧饭或者取暖的,现在火鸟这副模样,她不能回到自己的部族里带多一些燃料回来,所以,现在只能用回木柴了。

    一二三的身体并不是十分地好,不过他觉得自己必须要去承担,虽然难受,但是这是他作为这个温暖小家的男性,作为火鸟的丈夫,作为火鸟肚子里的父亲,他都要去承担这些责任,就算对于他来说非常困难,但是他也要跨过这些困难。

    来到木桩边,他把背上的木柴放下。

    “没事的。”

    一二三安慰着自己,然后他把木柴放在了木桩上,虽然说是木柴,但是实际上也就是干柴,特别细,如果是单纯用手,也能把它们折断,但是为何一二三不直接在门口折短他们呢?

    原因很简单,一二三把这次的行动当做了一次预演,一次练习,虽然现在还能使用这样的干柴,但是并不能保证什么时候都能找到这些干柴,如果是夏天,那该怎么办?那就不得不使用平常人家用的那些木柴了,结果还是需要去劈。

    现在的就当做是练习或者说锻炼,复健运动。

    一二三举起不大的斧子。

    他的身体还记得当年砍柴的要领。

    顺着呼吸……

    “哈!”

    干净利落地砍下,

    “哇~好厉害好厉害。”

    身后啪啪啪地发出掌声。

    一二三猛地回头,看到火鸟坐在不远处的木桩上。

    “火鸟……!你不是回去了吗?”

    火鸟托着下巴,看着一二三。

    “是啊,然后用隐形装置跟过来了。”

    “……”

    “一二三君继续啊,我想看多一点一二三君英姿呢。”

    一二三带着苦笑用鼻子叹出气息。

    “虽然我很想说,‘赶紧回家!’但是看样子,我是怎么说你都不会离开的呢。”

    火鸟爽快地点点头。

    一二三无奈地摇摇头,带着幸福的表情,继续自己的作业。

    “哈!”

    “嘿!”

    一二三每次挥下斧头都要喊一声,而几声过后,一二三就已经感觉上气不接下气了。

    但是一二三不能在自己妻子的面前表露出软态,他要做到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的姿态,或者说……最起码也要是可靠地砍柴的姿态……

    “呐,一二三君。”

    “嗯?”

    “你已经把孩子的名字的一个字给想出来了,那么我可不可以为孩子也想一个字啊?”

    “好。”

    一二三感觉自己头昏眼花,他知道自己需要休息,但是起码也是在把眼前这些干柴搞掂再说。他上气不接下气,所以他的回答也就是单字为多,而且他也不想多回答问题。

    火鸟没有注意到这些,她只是托着下巴,想了一会,然后好像想出什么好主意那样,脸上忽地就变得很兴奋。

    “啊,想到了,”

    “男的叫‘秋山’女的叫‘秋穗’怎么样?”

    火鸟一副兴奋的样子,然而在她抬头,希望看到一二三回应的时候,

    一二三却一下子坐了下来。一二三感觉全身无力头脑发昏,他已经无力去砍那些该死的干柴了。

    “一二三君!”火鸟一个跨步,就跳到了一二三的身边,她扶起一二三,一二三的头渗着油腻而大滴的汗液,呼吸非常急促,鼻子一扇一扇的,似乎很痛苦的样子。

    “一二三君!怎么了!一二三君!”

    一二三听着火鸟的呼唤,他重重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慢慢地,他的呼吸慢慢趋向平缓,等他意识回归的时候,他看到的,是火鸟那紧紧拽住自己不放的手,一二三感觉鼻子一酸,他这才想到,为何要勉强自己,如果勉强自己导致自己出了什么事,那么火鸟该怎么办。

    “……对不起,稍微有点过分了,”

    一二三慢慢感觉自己的夺回了身体的控制权,然后他挣扎着站了起来,

    “身体没问题吗?不要勉强自己。”

    火鸟那担心的眼神让一二三感觉到责任重大。

    “没事的,我很好,我们回去吧。”

    火鸟拾起在木桩上的干柴,

    “不好意思,火鸟,你就帮一下忙拿着干柴回去吧。”

    一二三略微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

    “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火鸟带着怜悯的笑容拿起箩子,然后扶着一二三一步一步地往他们温暖的小家走去。

    在春意盎然的小道上,他拖着自己的瘸腿,被火鸟扶着,一步又一步,沉重的步伐让他再次意识到自己身体的软弱。

    “或许不久,我会带着这副残缺弱小的身体离开这个世界,那时候,火鸟该怎么办,我始终是人类,而火鸟始终是妖怪,就算我没有生病,我也终将老去,撒手人寰;那个时候火鸟该怎么办?”

    无论一二三怎么想,都是悲惨的,不敢想象的情景,

    最后,他选择放弃思考,

    “无论如何,都好好地和火鸟过好现在再说吧。”

    这就是他的结论。

    ——————————————————

    小屋散发着暖洋洋的气息,在一二三面前的,是经过火鸟精心制作的料理。

    那是水煮萝卜味增汤和腌瓜,还有煮的香喷喷的米饭。

    虽然一二三感觉到非常不舒服,尤其是胸口,下午勉强地作业让这几天以来都有的胸闷感觉到更加明显。但是无论如何,眼前的料理都是用心制作,充满爱意的料理,一二三不能因为说自己不舒服而不吃下去,如果是这样的话,火鸟一定会很失望,他并不想看到那样的火鸟,他想看到的是,那个快快乐乐,开开心心的火鸟。

    于是,下了决心之后,

    一二三举起味增汤,啜了一小口,

    那份萝卜的清香和味增的醇意柔滑在口中。十分美味。

    不得不说,火鸟越来越会煮人类的料理了。

    “怎么?好喝吗?”

    火鸟在台面上,托着下巴,那亮闪闪的大眼睛充满了期待。

    “当然是满分啦……”

    “真的?”

    “真的。”

    火鸟不知道是不是一二三的门面话,不过既然一二三看起来不讨厌,她也不追究下去。

    就当做是“满点料理”那样的感觉。

    不过一二三自然是很感动就是了。

    他看着那份味增汤,感觉分类格外重,他能感觉到里面浓浓的爱意。

    “谢谢,火鸟,为了我,付出了那么多,为了我,改变了这么多。”

    “……这是哪里的客套话啊?”

    火鸟带着羞涩别过脸去,然而一二三却伸出手,握着她的小手。

    “妖怪本来不用吃这些东西的吧,但是因为我一个人吃,看起来很寂寞,所以才特意煮了两人份。”

    “而且,为了我,学习了幻想乡料理的制作方法吧?调味什么的,越来越娴熟了。”

    “然后……这个腌瓜……是什么时候弄的?三天两头做不出这种程度的腌瓜吧?”

    “腌瓜是你姑妈给的……”

    “啊……”

    “忘记了……”

    一二三说的一时兴起,都忘记了上一年他姑妈送给他的那一壶东西。之前还记得是腌瓜的。

    “哈哈,一二三君这个大白痴。”

    火鸟带着小恶魔一般的笑容,用筷子指着一二三的鼻子。

    “那是……啊!你这家伙,开始学会岔开话题了呢。”

    “诶~你说什么我可不懂哦。”

    火鸟开始装傻来了。

    一二三叹了口气。

    “我是真心感谢你的。火鸟。喜欢上你太好了。”

    “……”

    火鸟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下去。那如同少女的姿态,让一二三更是感觉到对火鸟的喜爱之情。

    “今天下午那个话题……我想过了。”

    一二三微微地笑了笑。

    “就好像火鸟你说的那样吧,男的叫秋山,女的叫秋穗吧。”

    不过刚说完,一二三就捏了捏下巴,

    “但是……如果是双胞胎,然后是两兄弟或者两姐妹,那怎么办?”

    火鸟咯咯地笑着。

    “真是总喜欢想多事情呢,不用怕啦,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带着那份惊喜,为第二个孩子命名吧。”

    一二三点点头。

    “也是呢,我总是喜欢多虑。”

    才刚说完,一二三忽然之间就感觉到头昏脑花,呼吸明显急促,而且感觉自己的呼吸无法到达肺部。

    “哈……!哈……!”

    只有这样好像病态一样呼吸的声音吓坏了火鸟,

    “一二三君?一二三君你怎么了?!……”

    心脏好像停滞一样,感觉血液倒流,眼前的火鸟忽然就被黑暗所吞噬。

    “不要……!”

    虽然火鸟的声音还在耳边,但是渐渐就感觉她的声音在离去。

    “不要……我、我还没和火鸟……对、对不起……”

    一二三最后也就只能说出这种话语。

    明明就有这很多美好的事物,要和火鸟一起去看,但是……但是……

    一二三愤恨地闭上了眼睛,

    “一二三!不要!!!”

    火鸟咬着牙,她感觉到一二三的体温开始下降,那非常美好的温暖,来自一二三的温暖就要逝去,火鸟不愿意这样,她丢下自己背上的背包,背上了一二三,虽然感觉到背上一二三的时候,那阵冲击让自己的肚子很难受,但是她还是背起了一二三,

    一二三已经长得很高了,但是火鸟背起的一瞬间,还是觉得一二三和当年那个孩子没什么区别。

    不是怀念的那个时候,火鸟使劲地摇摇头,她跨着沉重的步子走了出去,她看着外面皎洁的月光,顿时感觉到那种恐怖的冰冷,还有背上那个渐渐失去温度的一二三,火鸟在踏出去的一瞬间,就感受到了那种急促的绝望。

    “不要……!”

    火鸟的脸上布满了对未来的恐惧,一份恶寒涌上,随之而来就是疯狂的呕吐感。

    “八意大人!”

    火鸟心中就只有那个大人了。那个大人神通广大,既然能够让一二三的病情变好,那么一定……!

    火鸟心中燃起了希望,那是不靠谱的希望,但是火鸟却好像抓到救命稻草那样抓住了那个不靠谱的希望,全身都好像拥有力量一样,她背着一二三飞了起来。

    虽然火鸟的灵力并不多,但是她也只能这么做。

    在月下,飞在天上的河童,她流着痛苦的眼泪。

    怀着的那份希望随着身后的温暖消逝而渐渐破碎,

    “不要……!”

    口中不断重复着这话语,却无法改变残酷的事实。

    渺小的希望渐渐被莫大的绝望所压垮,

    那份黑色的意志在天上笼罩着,如此的灰暗。就连透过它的月光,都变得如同利剑一般冰冷,

    脚下的树林变为竹林,那个奢华的庭院已经在眼前。

    降下庭院,妖兔出迎。

    放下爱人,却只有冰冷的躯体。

    温柔的兔子告诉火鸟。

    “他,已经死了。”

    圆月自古以来都是团聚的象徵,

    但是为何,在月圆下,却要使相爱之人生离死别?

    火鸟带着这个疑问,晕倒在奢华的庭院上。

    身上披着残酷的月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