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逐日者
    在这个世界之中,有很多事情对于我们来说是非常地无可奈何的。

    比如……天赋。

    没有天赋的人想追赶上有天赋的人,是非常困难,痛苦,但是让人赞赏的一件事。

    纵观那些年轻的灵力的上位者,比如博丽灵梦,雾雨魔理沙,东风谷早苗,她们都是极其含有天赋的人类。

    而以她们为目标,苦苦修炼的人和妖怪自然也不少。

    而本卷的主角:玛丽就是一个以这些年轻的灵力上位者为目标,不断修行,并挑战她们的魔法使。

    多次挑战,然后失败,之后修炼……再次挑战,然后再次失败,然后再次修炼……如此反复。

    在这挑战,失败,修炼的循环之中,玛丽会有什么样的体会,她会有什么收获?

    接下来,还是这么一句话:

    各位客官

    请·忙·用~~~

    ——————————————————

    这是玛丽人生之中第三十七次挑战雾雨魔理沙失败。

    但是她并没有埋怨什么,只是乖乖地把战斗记录记录下来,她那本记录着战斗记录的本子,已经写得满满都是字而她还需要在边沿找空的地方去写。

    她另外一本研究对策与战术的本子早已经是写了一本又一本。

    “擦弹已经很不错了!只不过你还是要注意一下你后面哦,底端弹幕是很危险da☆ze。”这个黑白相间的魔法使留下一句总结,就骑上扫把扬长而去。

    玛丽虽然表面很平静,不过心中却很不是滋味,

    作为大魔法师,格林瓦特最得意的弟子,自己本不可能输给魔法森林任何一个同年纪的魔法使,

    而这个雾雨魔理沙,不但不是什么名人的弟子,更没有正经地修行魔法,居然能打遍整个魔法森林,真的是让人不能接受。

    玛丽有点愤恨地回到了师傅留给自己的在魔法森林的魔法屋。魔法屋里面有着大量的时钟,滴滴答答的声音,特别地让人感到不能再浪费时间,玛丽连外出的衣服都不换,直接把头埋进实验室里,研究她的魔法。

    “混账!!!”玛丽踢了一下桌脚,她现在的心情非常地糟糕,由于早上再次输给了雾雨魔理沙,她的内心十分混乱,连实验都无法进行下去。

    “还是修整一下师傅留下来的钟吧……”玛丽想道。

    于是她走出实验室找到一个停下来时钟,她拍了拍钟上面的灰尘,然后运用魔法拆开这个古老的钟。

    她修理东西虽然还不能像其他大魔法师一样拿着魔杖随手一点就好了;不过她可以用魔法一点一点地把东西拆开,分析结构,最后重组。

    师傅也是说她除了各个方面能力都很好之外,尤其优秀的是分析和重组物质的能力。但是似乎在她修行的魔法里并没有什么魔法特别需求这两种能力。

    随着不规则的滴答滴答声,时间缓缓地流逝了。玛丽的心情也似乎变得平静了许多。

    她把最后的齿轮安好,扭了几下发条,这个古老的钟又滴答滴答地作响了。

    “这样一来,‘滴答滴答’声又多了个新成员了么。”玛丽有点挖苦地自言自语道,不过她的脸上却是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

    她拍掉身上的灰尘,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握着拳头,把拳头放在心脏的位置,轻轻地拍拍,这是她的一种自我鼓励的方式,接着,受到自我鼓励的玛丽又一头扎进了实验室。

    ——————————————————————

    “魔理沙,这次你要输了。”玛丽很神秘地说道。

    “这次我成功研究出了新的魔法弹道,我已经不是前天的我了!!!”

    “期待da☆ze。”魔理沙露出爽朗的笑容,一副奋奋欲试的样子。

    “魔符。”玛丽高呼出符卡的名字,让魔理沙感觉很有压力。

    “我说……你的符卡能不带有人身攻击么?”

    “问多无用!!!!”玛丽怒吼道。

    接着,大范围的弹幕出现在魔理沙的视野。魔理沙叹了口气。拿出迷你八卦炉。

    “好吧,我就试试你的新符卡的威力吧。”

    虽然玛丽的符卡一开始给了魔理沙不少压力,但是很快魔理沙就找到符卡的规律,很轻松地躲掉她的弹幕,然后非常轻松地,把玛丽击坠。

    “很厉害呢,弹道非常诡异,大弹幕混着很多小弹幕,还有各种不同大小的追踪弹,但是这个弹速是不是有点太慢了呢?”

    “吵死了,下次给我看着……”玛丽蓬头垢脸的样子,说起这话来一点威力都没有。

    “是~是~那么加油哦~”魔理沙抛下这一句,又挎上扫把飞走了,

    ——————————————————————

    玛丽坐在自家的某个大钟面前思索着。

    “奇怪,怎么又输了呢……没办法了,找一些这个派别以外的魔法书看看吧。”

    “适合我分析和重组能力魔法书……嗯~或许炼金术很不错呢!不过炼金术的书谁有呢?”

    “好像雾之湖那个恶魔之馆里面有个魔女是炼金师呢,而且她好像和魔理沙有点过节的样子。”

    “好吧,今日就去一下那个恶魔之馆看看。”

    “一不做二不休,一想到就去做吧!”

    玛丽是行动派,一旦想到就马上飞身出门,只在一眨眼的功夫就看到玛丽飞往“恶魔之馆”的身影。

    来到大门口,就看到那个好像叫做“中国”的门番倒在地上,身子变得好像焦炭那样。

    虽然很想帮助这个叫做“中国”的门番,不过一旦帮助了可能自己就不能进馆了。

    玛丽很想无视,不过她的眼睛还是不能从这个有困难的人的身上转移。

    然后,她真的是受不了良心的折磨,跑到门番那边,使用了治疗魔法。

    不一会,门番就清醒过来了。

    “阿勒?怎么身上不疼?”门番坐了起来,摸着自己的头不明所以地说道。

    “啊,你还是躺一下比较好,刚才我对你使用了治疗伤口的魔法。如果随便动的话,伤口可能会裂开的。”

    门番这时才发现玛丽就在她身边,她一副感激的样子双手抱拳

    “在下红美铃,感谢阁下的帮助。”

    “不用不用。”玛丽有点不解地回敬道,虽然她好像记得这个门番叫中国,而门番却自称红美铃,不过……人也会自己改名字吧,就不插嘴了。

    “这不是玛丽吗?来红魔馆也打算学我偷书?”

    美铃和玛丽抬头望去,黑白的雾雨魔理沙正抱着一袋好像是书的包袱,在空中得意洋洋地说道。

    “你这个黑白的老鼠!又偷书!!!!!!”美铃愤怒地吼道。

    “我是不偷书就会死星人啦~没办法。”

    玛丽拍了下美铃的肩膀,

    “红美铃小姐,请息怒,等我的新符卡魔符完成,就是这只黑白蟑螂的死期,她得意只是一时而已。”

    魔理沙听罢,又一副压力很大的样子

    “我已经吐槽很多遍了,你能不在符卡名里面添加有人身攻击的字眼的吗……?”

    魔理沙好像很头疼地摸了下额头,不顾两人,就径自飞走了。

    “我叫帕秋莉·诺蕾姬,如你所见,是个魔女。”穿着好像睡衣的少女头也不抬地自我介绍道。

    “我叫玛丽·格里,是个总打不过某黑白蟑螂的魔法使。”玛丽隔着书堆自我介绍道。

    听到“打不过某黑白蟑螂”的字眼,帕秋莉终于把视线从书本上移向面前的魔法使少女。

    “你是用什么理由进来的?怎么那个门番会给你带路?”

    “没有啊,门番给‘某黑白蟑螂’打败了,我帮助了那个门番,后来我说明了我过来这里的意图,她就带我过来了。”

    “目的。说出你来到这里的目的。”

    “关于炼金术的魔导书,打败那只‘黑白蟑螂’。”

    听罢,帕秋莉露出非常遗憾的样子。

    “很遗憾,即使是拥有贤者之石的我也打不过‘某黑白老鼠’。”

    “什么?!”玛丽的眼睛瞪得老大。

    “拥有贤者之石的你居然打不过那个人?!”

    “嗯,很不可思议吧,拥有贤者之石的我居然打不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普通魔法使。”帕秋莉一副坦然的样子,好像不是什么大事情那样。“所以就算你学会了这里秘藏的炼金术书,也打不过那只‘黑白老鼠’。”

    “怎么会这样……那么我该怎么办。”玛丽很快就从打击之中恢复过来,托起下巴思索着接下来的方法。

    “嗯,其实我觉得还是有办法让那只‘黑白老鼠’吃些苦头的。”帕秋莉微微一笑,看起来非常优雅,但是却吐出这么恐怖的话语。她在纸上写下一点东西,然后从案台拿掉一块水晶和一本书,

    她有点吃力地拿着这些东西走出她的书堆,然后交给玛丽,

    “这是魔法石,有了它就可以随意炼成很多东西,当然详细使用方法在这本书上面,而这个纸条,写着我认为能够帮助你的人的名字和地址。你可以找一下她们。”

    说完,帕秋莉自个就回到她的书堆里,

    玛丽很感激地看着这个少女,

    “谢谢!”

    帕秋莉坐回她的位置,突然她好像想到了一些东西。叫停了正打算离开的玛丽。

    “对了,玛丽小姐,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额??是!!!!”玛丽楞了一下。

    帕秋莉戴上她的小眼镜,微笑着,

    “能不能在你的符卡上,加上“毁灭老鼠”的字眼?”

    ——————————————

    走出红魔馆的玛丽,打开了帕秋莉给的纸条,她一字一顿地读出接下来她要找的人的名字

    “人偶师,爱丽丝·马格洛伊特。河童工程师,河城荷取”

    接下来是够麻烦的,不过玛丽还是把纸上的两个人都找了一次,不但获得两人的支持,而且还有很多不可思议的收获,比如妖怪山上某两个神灵的部分神力,迷途竹林某玉兔的幻觉发生器,博丽神社某巫女的封魔阵等等……

    获得各种帮助的玛丽还是不由地感叹魔理沙的“绝妙”人缘,能够一下子得罪那么多人,真是只能用天才来形容魔理沙。

    在经过两个星期不眠不休的设计还有实验,最后玛丽成功研发出“史上最恐怖的符卡”。

    按照玛丽的日记所写,就连符卡名字都能把魔理沙吓得半死。

    玛丽接下来就找到一个很好的决斗场所,然后布置符卡。布置这个符卡阵需要几天时间,而这几天里,玛丽除了布阵之外,还发了正式的挑战书。

    挑战书正文只有七个字;你已经死了,哈哈!

    ————————————————

    这场决斗在幻想乡搞得沸沸扬扬,很多人类,妖怪都表示对这场惊天的决斗表示关注,各界的赌局蜂拥而出。就连《文文。新闻》,《花果子日报》,《大马士革日报》等新闻媒体也决定实况报道。

    当然,这都被玛丽拒绝了。她觉得决斗就是两个人的事情,那些看热闹的家伙会影响决斗效果,所以并没有任何观客到现场,

    在决战的当时,黄昏破碎,夕阳如血,

    魔理沙终于来到了决斗的场所。

    玛丽也在那里恭候多时了。

    其实不是特意要安排在这种如此有诗意的时间,而是魔理沙迟了大到。导致决斗到黄昏时刻才开始。

    “听过佐佐木小次郎和宫本武藏的对决吗?我就是采取了这种战术,你现在饿肚子了吧?”魔理沙很自信地说道。

    玛丽微微一笑,掏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非常豪华的饭菜。

    “这是一个妖怪山某现人神帮我做的,可好吃了。”

    魔理沙皱了下眉头,

    “是早苗那个家伙么,想不到连她也想我被打败啊。”

    玛丽指着魔理沙,呼喊道:

    “墙倒众人推。魔理沙,你这墙,就让我用大家的力量,推倒吧!!!”

    魔理沙摆出战斗的架势。

    “哈哈!放马过来!我倒要看看你所谓的‘大家的力量’!!”

    “!!!”

    魔理沙果断地射出魔炮,似乎想一发搞掂,不过,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一条御柱从天而降,把魔炮挡了下来。

    “纳尼??!!!!”魔理沙惊讶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受死吧,魔理沙,符卡!魔符!”玛丽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魔符

    说完,玛丽好像有点不够气了。

    魔理沙整个人都好像石化那样,僵硬地好像用机器人的语气说

    “玛丽酱……这……这、这是?”

    “大、大家的思念!!!”玛丽呼喊道

    接着,魔理沙看着满天飞舞的熟悉的弹幕,还有各种熟悉的东西,比如阴阳玉,御柱,上海人偶,幻觉子弹,彼岸的硬币,战斧巡航导弹……

    魔理沙无力地做出投降的姿势。

    但是,这些弹幕毫不留情地打在魔理沙身上。

    !!!!!!!!!!!!!!!!!!

    残机零!!!

    魔理沙满身疮痍!!!

    ……

    ——————————————————

    倒在地上的魔理沙看着被夕阳染红的天空,思索着什么,

    玛丽往倒在地上的魔理沙走了几步,然后体力不支地倒下了。

    “恭喜你,赢了呢,第……第多少次的挑战了?”

    “第三十九啊混蛋,给我记住了,在第三十九次终于挑战成功了。”

    “很厉害呢,表扬一下。”

    玛丽听到魔理沙这么说,立即脸红了,

    “谁要你表扬!!!!”

    “呵呵。总之就是你成功了,恭喜。”

    “不过下一次估计不会成功了呢,很多人给的都是一次性的力量,不过,之后,还有第四十一次,第四十二次挑战,你等着吧。”

    “我等着啊。”魔理沙哭笑着说道。

    魔理沙忽然就看着着美丽的橙色天空,她并不像以前那样嘻嘻哈哈的,表情甚至有点……怀念。

    “你知道我挑战那个博丽灵梦多少次才成功吗?”

    “那个博丽神社的巫女?”

    “嗯,就是她,大概有……八十次左右吧,”

    “八、八十次?!”玛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何等的毅力!

    “玛丽酱也有那个吧?战斗记录本和战术研究本。那个时候我也有很多呢。”魔理沙苦笑道。

    “那个时候我也一直在追赶哦,对于我来说,灵梦就像一个太阳,而我是一个逐日者,虽然愚蠢,但是我还是坚持不断地追逐下去,因为我坚信,我总有一天可以追上。”

    魔理沙有点自我嘲笑地说,

    “赢了是赢了,不过现在还不能说追上呢,自从那次赢了之后,我也没有松懈对于战术和弹幕的研究,现在虽然时而能赢,不过还是输的比较多啦。”

    玛丽听着魔理沙的故事不发一语,

    “总之,在我眼里,灵梦还是那个太阳,而我只是众多追逐着她的身影的一个人而已。”

    突然魔理沙她一下坐了起来,

    “真是不可思议呢,我这个逐日者不知道在何时被当做了太阳,不过,这只是我的想法而已,因为好像灵梦也有她自己的太阳呀。”

    玛丽看着魔理沙的侧脸,鼓起勇气说起了自己的想法。

    “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互相之间的追逐本来就没有错,人就是靠有点追逐感,有点追求才活的下去的动物。”

    魔理沙调过头来看了看玛丽。魔理沙觉得很不可思议,魔理沙想到了自己这样看着玛丽,就好像当年,灵梦看着自己。

    “说的没错呢,总之,这样才能称作‘活着’。”

    魔理沙站了起来,拍拍屁股,骑上扫把。

    “期待哦,第四十次,还有第四十一次,四十二次的挑战。”

    魔理沙好像想到什么奇怪的东西,突然露出一脸诡异的面孔。

    “我说,你是不是有点傲娇属性啊?”

    “啊?”

    “怎么感觉你看到我的时候特别凶悍,而遇到别人的时候却感觉很温柔啊?”

    玛丽听罢脸马上红了一大块。

    “人家才没有傲娇呢!笨蛋!!!!”

    全身红得好像烧起来玛丽朝着魔理沙射出几个无力的弹幕,魔理沙哈哈大笑,飞也似地逃走了

    ————————————————

    如同平时一样,魔理沙又被玛丽半路拦了下来。

    玛丽诡异地一笑,“总之,受死吧。”

    “魔符!”玛丽呼喊出符卡的名字。

    “喂!!!!我叫你多少次别把有人身攻击的字眼放在符卡名里面了啊!!!!”

    “无路赛!无路赛!无路赛!你受死就可以了!”玛丽跺着脚,使劲使用混杂弹幕和战斧巡航导弹的符卡。

    “雕虫小技。”魔理沙笑着说道,“恋符!!”一发魔炮打出,直接就听到一阵响亮的miss声

    “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啊~”魔理沙说罢就飞走了,

    “笨蛋!想赢了就跑么?!”玛丽怒吼道,不过魔理沙早就飞到她听不到的地方了。

    玛丽叹了一口气。

    “算了吧,反正还有下一次呢……我的炼金术魔法已经越来越好了,总有一天……”

    玛丽掏出帕秋莉送给她的魔法石。她看着魔法石,低语道:

    “只要愿意,总有一天会追赶上太阳的。”

    玛丽笑了笑

    “by 魔理沙&玛丽。”

    (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