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秘话其二
    这是一个清爽的午后,但是我的心情却没有那么清爽,

    自从看到那个孩子之后,我心中就一直都很慌乱。

    《求闻史纪》诞生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年的时光。

    三年,对于人类来说也不是很长的时光。

    但是对于裨田的御阿礼之子来说则是已经是十分之一的人生。

    “妖精莫跑!”

    那个孩子让我慌乱的原因与有很多,这就是其中之一。

    “是时候放弃了吧!裨田小姐!!!”

    我坐在大树上翘着二郎腿。

    “你、你就这么不愿意帮忙吗?!”

    阿求跪倒在树下,脸上的色彩很奇怪,有点儿青涩又有点儿泛红。青涩是因为这个笨蛋为了追我一直从星见之丘跑到了魔法之森,看起来平常不爱运动的阿求的身体自然变得缺氧。

    泛红的理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到我的缘故呢?

    看着阿求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无奈地耸了耸肩。

    “那可不行呢,我主司的是物语,是不正统的东西,你记录的可是历史,正统的东西。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啊。”

    阿求咬牙切齿地盯着我,似乎才感觉到肺部很难受地抚着胸襟,我想想,作为一个人类,追着我的时候还大喊大叫,肺部扩开得那么厉害……自然很难受吧。

    “要不要喝一杯水呢?裨田小姐!”

    阿求无力地靠着就近的树干坐下休息。但是依旧不甘地盯着我,口里喘着的粗气一口大过一口,脸色苍白了许多。

    “裨田?”

    阿求挥着手好像表示自己没事的样子,但是看着她的状况……我心里一慌。

    “裨田!!!”

    我立马飞了下来,当时只是一时间着急就飞到阿求的身边,我抚着她的后背,看着她的表情,一想到是我胡来才导致这种局面,我那个心疼啊……内心好像慌乱让我失去了理智。我没有怀疑是圈套。

    “不要说话,慢慢……呜哇!”

    还没说完。我就被狠狠地抱住,

    “抓、抓到你了……!笨、笨蛋妖精!”

    “阿求你……!”

    阿求喘着粗气把脸压在我的背上,我感觉到背脊上那阵阵热气。

    “三年了。”

    我愣了一下。

    “终于……终于被我抓到你了,妖精!”

    我别过头。不知道为什么,鼻子感觉有点酸酸的。

    “这次……这次绝对、绝对不会……让你再从我的手心里逃走了。”

    我摇摇头。

    “真是的……没想到居然也有被你愚弄的时候啊。”

    “这可不是我认识的裨田呢。”

    我抓住了裨田的肩膀,阿求如同我所料的一般,看向了我那拍了她肩膀的手。

    “裨田,但是想要抓住我……你啊……还早一千年呢!”

    我的手发出柔和的绿光。

    “什、什么?!”

    在惊讶之中裨田的身体很快就瘫软了下去。她的头重重地砸在我的背面,

    “噶!”全身的神经都好像被这个头槌激活了一样,激灵瞬间跑遍了全身。

    “好疼!这额头硬得和慧音有得一比了!难道读书人的额头都特别硬么!”

    我扶着自己的腰从阿求的怀里挣扎开来,阿求现在靠着树干,好像力尽的小孩子那般就这么坐着睡着了,表情很是安详,我忍不住爱抚了一下她的脸蛋,软软的真的和小孩子一般,

    “好可爱。”

    抚摸着如同孩子般安详的脸孔,往事就如同激荡的泉眼一般涌出。

    我不禁地笑了出来,裨田这笨蛋,无论是过了多少年,那安详的睡脸还是一成不变呢。

    ——————————————————————

    是非曲直厅变得阴暗,今日其实是佛诞,是非曲直厅的人都要在去朝圣贺礼,但是由于阿七有惩罚在身,所以我们俩没去。

    当然,我是应该去的,但是如果我去的话,阿七该如何完成工作?而且,我也有愧于佛祖大人,不敢去。

    而在如此空旷,宽阔,冰冷的书记厅里面,也就只有我和阿七两个人。

    我挑着灯,大腿托着那个重的让人难受的枷锁。

    阿七则用着那个诡异的姿势写着东西。

    周围一遍寂静。我只听到阿七那一刷一刷的毛笔摩挲纸面的声音。

    如果说我之前,这周边的空工作台是个城墙,而现在,整个是非曲直厅都是我们两人的城墙,如同那围城,围住了我们与其他人的境界。

    ……

    视线开始模糊,我忍不住,就闭上了眼睛。稍稍地休息一会吧。

    等我起来的时候,阿七已经做完了他所有的工作,正用那种奇怪的姿势吊着睡着了,手里还捏着毛笔。

    我看了看手中提着的灯笼,还有那么一丝光亮,我苦笑了一下,

    自己也用那种奇怪姿势坐了这么久啊。

    好累呢……我斜着头看着那个留着口水在睡觉的灵魂。

    真是有趣,魂体是不需要睡眠的,不过刚刚变成魂体,又没习惯,留有这种习性也就没有办法的事情。

    当然,我是喜欢才睡的,根本上来说,我也没有睡觉的必要。

    看着那个流着口水一脸天真的脸,我突然之间有种心跳加速的感觉。

    真是有趣,这是我从来都没有的感觉。

    或许说,我只是一种羡慕,我是无法做到和阿七一样,能够拥有这么纯真可爱且安详的睡脸。

    不过居然羡慕什么的……真不符合我的性格呢,我应该是一个更随遇而安自由自我的存在才对的。不对,或许因为如此放纵自我,我才会和那些人类那样更容易产生这种情感吧!哎哟,我自己都搞不懂自己了。

    “苍姬大人。”

    有点看入迷了,没注意到有人在身后出现了。

    听着着有点稚嫩却假装深沉的声音,我已经知道是谁了。

    “佛诞回来了?还有,不要叫我大人。我已经什么都不是了。”

    “……是。”

    四季映姬简短的回答有点让我感觉到苍白。

    “那么,阎魔大人,来这里不会是想对我们说教吧?”

    “映姬不敢。”

    “我已经说了我什么都不是了。不要好像用对着上司一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

    “有什么事情赶快说。”

    我的语气很冰凉,这种冰凉的语气如同利箭一样,刺痛了映姬和我自己的内心。

    “请不要这么说话,苍姬。”

    “佛祖叫我转告你,只要你想通了,回来也无妨。”

    “……还惦记着我啊。”

    我自嘲地笑了笑。

    “我或许走了歪路吧。我无法用着现在的是非曲直去审判他人,也没有资格去审判他人。”

    “我转告到这里。”

    映姬把钥匙扔向我,钥匙打在我脸上,很疼,但是却感觉到心里莫名地舒服了。

    映姬生气了。

    难得地真正地生气了一次了。

    回去可能还会哭吧,一想到这里,我的内心有种滴血一般的痛感,映姬是什么人啊?她可是如同我妹妹一般的存在啊……

    我这么说……伤害到的,不仅仅是映姬,同时也是自己。

    我不禁辱骂自己,自己是何等的愚蠢,就算知道伤害是相对的。但是总是乐此不疲地伤害一切。

    包括佛祖大人,映姬……

    我拿起了钥匙,解开了那个重达八十吨的枷锁,

    枷锁解开之后,掉落在地面上,发出巨大的响声。阿七惊醒。

    “怎、怎么回事?!”

    “好了好了,惩罚结束,准备一下吧,那些家伙们要回来了。”

    “额?!”阿七不可思议地摸了摸自己的脸,然后看了看地面的枷锁,这才恍然大悟。

    “什么……!居然不用惩罚了?!”

    “是啊,映姬刚才送钥匙来了,既然是阎魔送的钥匙,当然就代表着惩罚提前结束啦。”

    “哦!太好了!我先休息一下……”

    阿七松了松脖子,一副准备睡觉的样子。

    不过在他趴台之前,周围的灯火全部点亮了。彼岸的光亮射入是非曲直厅。

    “那些家伙要回来了,我们也重新工作吧。”

    “……”

    阿七皱了皱眉头。

    “苍姬大人。你……”

    “发生了什么吗?”

    我愣了一下,阿七居然在这种奇怪的地方敏感起来了。

    “没什么……”我伸出手去,碰了一下他的鼻子。

    我感觉到自己有点无力,不过现在确实不是什么开玩笑的时候,主要是我没什么心情就是了。

    阿七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疑惑地看着我,

    我不想回答他任何的问题,我转头,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台前,一叠文件刚好丢到我面前。

    真是得救了,

    我埋头开始工作。

    现在的我,也就只有把痛苦发泄在工作上了。

    ……

    …

    好像平常一样,我提早了很多完成了工作。早早就逃到了那小山丘的樱花树之下。

    我一如既往地捧着一杯茶,但是我一口未泯。

    三途河的风儿是最懂得我的思绪的了,因为我什么事情,都只讲给那些风儿听。

    不过风儿今天吹得有点喧嚣,估计它也一如既往地搞不懂我再说什么。

    不过我坚信它会懂。因为我只说给它听。

    很愚蠢。真的很愚蠢,

    有时候真想变得愚蠢,因为愚蠢的话,就不会再有忧伤了。

    “苍姬大人。”樱花树的背后,走出了一个男青年。

    我歪头一看,是阿七。

    “……”阿七歪过头去,

    “对不起。”

    “为何要道歉啊?”我不解地问道。

    “因为我看到了苍姬大人的哭脸。”

    “……”我在哭啊,是吗?我在哭泣吗?

    “苍姬大人……你到底……过去发……”

    阿七止住了自己的话,他其实十分想了解我的过去,但是……看到我这副样子也不太想去问了吧。而且这也不像是问人过去的时候。

    阿七坐了下来,他拿起一团奇怪的东西。

    “书记长给我的灵界馒头,据说吃了对灵体很好。”

    阿七没头没脑地说道。他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气氛吗?

    “吃了吧。”阿七把那个奇怪的灵界馒头递给我。

    “吃饱了就会舒服很多的。”

    阿七忽然就笑了起来。

    “以前我最喜欢哭了,那个时候,婆婆就会给我一堆吃的,吃饱了之后,我就想睡觉了,一睡觉,就不会哭了。”

    “……”我接过馒头,一口咬住,不顾形象地咬了起来。

    眼泪都沾到馒头上了,但是我还是一点也不在乎,就是在咬。

    阿七看着我的样子舒心地叹了一口气。

    小小的灵界馒头,终于给我全部塞在嘴里了。

    但是我没有吞去,我使劲地嚼着,用着我全是的力气嚼着。

    我不断嚼着,不断地咳嗽,馒头吐出来之后,我用手接住继续塞回去嚼着。嚼了不知道多久。

    我趴倒在阿七的怀中。我不断咳嗽,馒头全部都给我吐出来了。

    我的眼泪滴滴答答地掉落下来。

    滴在阿七的衣服上。

    “这、这些眼泪只是我吃馒头给啃着了才流出来的!”

    “嗯。”

    “不要误会了,不要误会了!!!”

    “嗯。”

    “不要误会了……”

    “嗯。”

    彼岸那沉闷的光线,在我眼中变得柔和起来,

    在这么温暖的怀中,我似乎觉得就算被囚禁起来,

    被囚禁在这彼岸,也不错。

    ……

    …

    等我的情绪变得冷静下来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了。

    三途河吹来的风告诉我,休息时间早早就过去了很久。

    我躺在阿七的怀中,已经撒娇了很久。

    我很不愿意离开这温暖的怀抱,但是我不能这么下去,虽然我可以在一定程度上为所欲为。

    但是这不代表着阿七可以这么做。

    “行了,我们回去吧。”

    我督促道。阿七微微地点了点头,看来,他已经准备好受罚了。

    我知道这是我的错,我不会让他受委屈的。

    ——————————————————————

    “……四季苍姬大人,这样你让我很难做。”

    “对不起,书记长大人。”

    “不过由于您尊贵的身份,我是不能惩罚您的。”

    “请不要介意。”

    “……”

    书记长放下那条九丈鞭。

    她的样子非常苦恼。

    “书记长大人。我现在是你的属下。请你不要介意。”

    我诚恳地说道。

    阿七在一边,被那些我用法术死死压住。

    他挣扎得很厉害,但是以他的灵力,根本不可能挣脱我的法术。

    造成现在这种状况,是由于我和阿七的无故旷工引起的。

    按照规矩,我们是需要各自承受五次九丈鞭的鞭打。

    九丈鞭并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它可是拥有着巨大的灵体破坏力。

    对于阿七来说别说一下,就是割到一下,他就足够魂飞魄散了。

    所以,我执意要承受十下九丈鞭。

    “书记长大人!请惩罚我!不要让苍姬大人替我受罚了!”

    “我自己做事自己承担!”

    “……”

    我一指,阿七的口就给法术封住了。

    我知道书记长不可能真的用九丈鞭去鞭打阿七,因为她并不会做那种过分伤害灵体的事情。

    但是我也不会让阿七受委屈,就当是那个馒头的报恩吧。

    “不,”

    “都是我的罪责,”

    “不是我的话,裨田阿七就不会犯下错误。”

    书记长很生气,因为我这么做实际也是为难她,

    她并不敢打我,因为阶级的观念已经深入她的心中,但是如果不惩罚的话,就不能够以儆效尤。

    她全身都在发抖,她举起手,那九丈鞭划过我的脸,留下了伤痕。

    终于……那鞭子还是没有挥下来,

    书记长把鞭子一扔。

    “太狡猾了,四季苍姬大人,你知道我不敢打你的。”

    我有点心凉,我想要的其实并不是这种结果。我更希望的是,她们不要把我当做特别的存在。

    能一起笑的时候就一起笑,能一起哭的时候就一起哭。

    并没有什么阶级之分。

    我只是想要这样的生活而已。

    无拘无束的,自由平等的生活而已。

    “……”

    我低下了头,有点感觉到心灰意冷。

    或许,我要被什么惩罚一下才行,要好像那种“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地被惩罚才行。

    “慢着。”

    突然在众人的背后,传来那稚嫩却又不乏威严的声音。

    “四季映姬大人……!”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书记长这是你失职了。”

    众人让开了一条道路,四季映姬那小小的身躯走了过来。

    她拿着悔罪棒,神色很严厉。

    “你应该要好好惩罚违反规程的属下才对的。”

    “是、是。”

    书记长低着头,一脸都是汗。

    “拿起你的九丈鞭!”

    书记长颤抖地拿起九丈鞭。

    “我来数数。十下。”

    “一!”

    映姬的声音非常响亮,书记长闭上眼睛,用着非常小的力度甩出鞭子,鞭子打在我的肚子上,虽然很疼,但是没有什么实际的伤害。

    “力度太弱了!给我用上力气!”

    “一!”

    这下,书记长才用着浑身的力度甩过鞭子。鞭子一下打在我的脖子上。

    我顿时感觉到天旋地转,一下就倒了下来。

    “二!”

    鞭子这次抽到了我的背后,剧烈的疼痛让我差点昏厥了过去。

    “三!”

    背后又是一下,又是剧烈的疼痛,但是由于之前的冲击,我已经做好了疼痛的准备,所以意外地没有第二下那么疼。

    我挣扎着起来。

    “四!”

    一鞭子,抽到我的手上,我立马又倒了下去。我的左手发麻,但是没关系,我还是硬着起来了。

    “哈哈哈哈!!!”不知道为什么,我要在这个时候大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很想笑,我忍不住了。

    书记官看着我这接近癫狂的状态,有点想停手的样子。

    她缩了缩。但是映姬却毫不留情地继续喊道

    “五!”

    书记官带着惧怕的眼泪,胡乱地抽了一鞭。

    这一鞭之刮过我的胸部,胸前被划开一大口子,硕大的胸脯掉了出来。我连忙扶住胸部,但是灵血还是扶不住地,慢慢地流了出来。

    书记官的手抖得很厉害,但是这个无法影响她。

    “六!”

    “不行!我、我打不下去!!!”

    “那我来!”

    四季走过去,一把抢过九丈鞭。

    她板着脸,矮小的身影看起来却无比伟岸。

    “六!”

    映姬铁面无私的样子有点我当年的影子。在我怀念之时,鞭子往我的脸上抽过。

    我被巨大的力度推开,在空中旋转了几圈,接着重重地落地。

    四季的力度比起书记官大得多了。说不准,在映姬这几下之后,我真的有点受不住。

    但是我还是起来了,

    因为我不想躺在地上。

    “七!”

    鞭抽在了我的左肩,我蹲了一下,但是又站了起来。

    为什么我要站起来呢?我转头,看到了被我的法术禁锢在一边的裨田阿七。

    对啊,原来是这样啊。

    我不愿意再让他看到我软弱的一面,

    我也不愿意让他因为我的软弱而内心自责,

    “阿七,你还是好好在那边看着吧,不要担心我。”

    我四季苍姬,不会再让你为我而受罪。

    “八!”

    鞭子结实地抽在我的肚子上,我忍不住地半跪了下去。

    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口中大口大口地吐着灵血。

    阿七在挣扎得更加厉害,他现在这个样子,就如同翻了身的甲虫,很好笑。

    而且他在哭,很好笑,很好笑……

    别哭啊,我不想看到你哭泣啊。

    阿七,别给我哭啊。

    “九!!!”

    我已经感觉不到鞭子打在我什么地方了。只是觉得下身的地方发出刺疼。

    不行了,看来佛祖给我的身体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虽然我早就预料到了。我这个身体已经渐渐失去了佛祖的祝福,越来越不能好好控制了,总有一天,我会失去对这个身体的控制。

    这是总有一天的事情。我早有准备,但是我却不想在这里倒下去。

    我倒了下去。

    不要啊,我不想倒下,只是脚已经不听使唤了。

    我还是看着阿七。

    我看着他站了起来。真是不能小看的人类呢。

    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我的法力束缚之下站了起来。相比之下,我就……

    自嘲地笑了笑,接着转头看向了怒目圆瞪的映姬。

    她已经不是那种铁脸了,我很明显感觉到她的愤怒。

    但是我知道,这愤怒并不是因为我的无视规章。

    而是更其他的东西。

    映姬酱,这样可不行的哦,带着别样的情感来工作。

    这是不行的哦。

    呵呵,至少,我知道下一鞭肯定是充满力度的一鞭。

    ……

    …

    对不起了,我想我就到这里了。

    或许消失也很不错。

    起消失了,“我”也就不存在了,我就不会感觉到忧伤了。

    “十!!!”

    我可以听到了从映姬手中挥出去的鞭子发出的嗡嗡声音。

    视野也变得无比模糊。

    “给我停下啊!!!”

    啊,我幻听了吗?我听到了阿七的声音。

    他怎么可能解开了我的法术?

    不可能,一定是我幻听了,

    我眼前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掩住了我。

    一声巨大的声响。

    我连同那个人影飞了出去。

    我的后背重重撞在墙边,虽然也很疼,但是相比之下就远远不如九丈鞭的威力。

    接着,什么碎开的声音。

    那是……我的法力束缚?

    接着,我就被什么死死抱住。

    我看不清是什么东西,但是有一滴滴地掉在我的脸上。

    慢慢地,我的视线恢复。

    我看到了,看到了

    阿七那个没点出息的哭脸。

    哈哈,居然是给你这个家伙救了,居然是你……真是好笑。

    好笑死了。

    别这么哭了啊,鼻涕都要掉到我的脸上了。

    啊,还真掉到脸上了。

    算了,看你救我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之前还怪不好意思的。忍不住就在你面前哭了。

    不过看到你的这张没更没出息的哭脸,我们就打平了,谁也没欠谁。

    “别说话了,”

    我在说话吗?对,我想说话啊,我想说点什么啊。

    但是什么也说不出口。

    “……”

    我看到映姬持着九丈鞭走了过来,

    果然最后一下不算呢,

    第十下还是需要挨的。

    “够了!!!!”

    阿七抱着我的头,对着我,却冲着映姬喊道。

    “还不够吗?!”

    “!”映姬这下才清醒过来,这个过度执法的审判者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都已经打成这样子了!还不够吗?!”

    我伸出手,想制止阿七,但是无补于事,我已经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映姬一瞬间有了动摇,她的手不自觉地松开,鞭子跌到地面上,发出九丈鞭特有的沉闷声响。

    她的嘴唇动了动,大家都不知道她说了什么,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发声,但是我却看到了,我看到了她说了什么。

    她说了让我无比怀念的称呼:

    “苍姬姐姐……”

    四季低下头,我们看不到她的脸,她捏着拳头,似乎在鼓励自己。

    许久,她才憋出一句

    “……本来就是你们两人的十鞭,最后一下就算阿七的。”

    四季在众人的瞩目之下,离开了书记厅。

    我默默地放下了头。想要舒服一点。

    “苍姬!!!!”

    阿七着无脑的笨蛋不知道是以为我死了还是什么突然哀嚎起来,

    这下我可忍不住了,用着带血的手抓住了他的胸脯。

    “混、混蛋,我没死……”

    我用着那带着灵血的手,捏了捏他的鼻子。

    这已经是我最大程度的动作了。这个混蛋……要不是我之前有用法术束缚他,那么他早就被映姬的那一鞭子给灭掉了,本来是想保护他才给他施放了保护的法术……结果嘛……这个保护的法术却保护了我们两个人……

    我自嘲般地笑了笑,把头埋进阿七的怀抱之中。

    我或许已经坏掉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做什么。

    连自己也无法理解的自己。

    真是讨厌。

    ——————————————————————————

    在过去的梦中恍恍惚惚地醒来。

    现在的我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陌生的天花板。

    ……除了天花板之外还有更让人在意的东西。

    ……那便是**。

    “阿啦,终于醒来了吗?”

    这个声音是……八云紫那个老妖婆啊!

    我摸了摸后脑勺,结果摸到的是紫的大腿。

    “少女的膝枕,不错吧。”

    “去死吧老太婆,我都快吐了。”

    我没声好气地坐起来,环视了一下周围,这里的气质非常稳定——也就是说这里不是什么太特别的地方,起码我可以确定不是在八云紫的家。

    “这里是裨田家。”

    紫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把扇子,好像掩盖住自己的情感一般遮住了自己的嘴唇。

    “你最爱的裨田也在这里哦。”

    “开什么玩笑,转生之后就不同人了。”

    我叹了口气,想不到境界的贤者居然这么多管闲事。

    “论灵魂而言,还不是那个人吗?”

    “……”

    也是因为这样才让我这么纠结呢,虽然说是不同的人,性格,性别,面容,记忆……全是不同的,但是内在的灵魂却依旧是那个灵魂。

    “我是受阿求所托才把你间隙过来的。”

    “……”

    就在我考虑着怎么责备紫的时候,里屋的门忽然就被粗暴地推开了。

    “我全听到了!果然你这个家伙和我有关系吧!!!”

    一打开,那个剪着齐眉娃娃头的少女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平常总是温文尔雅的裨田小姐一遇上我就炸毛一般地发神经啊?”

    “你说谁炸毛了?!”

    呜啊……好怨念的视线,为什么这一代的裨田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虽然也是很可爱……但是那明显和我所认识的阿七还有阿弥有着极强的对比,所以说转生之后的裨田和前世虽有瓜葛却依旧是不同的人了。

    “哎呀呀,如果是我平常看的小本子,你们很快就会堕入爱河无法自拔呢。”

    “……噶!”

    阿求忽然就手忙脚乱了起来,唯独害羞的样子和先代们如出一辙呢。

    “那么,连紫都找来帮忙了,到底有什么事情?”

    我有点为难地叉着手,毕竟紫不是想要请就请得出手的妖怪,想必是“送”了什么“贡品”吧。

    阿求在我面前跪坐了下来,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恭恭敬敬的,总算是有裨田家大小姐的样子了。

    我随意地坐下,看着阿求的双眸,虽然是个炸毛女,但是我可以从眼神之中看到她真挚的内心,有一些人,看起来纯洁,但是只要有点经历的人直视他们的眼睛,便会发现他们的心灵带着某种说不出的污浊。但是阿求没有,她是纯洁得一塌糊涂的孩子。

    “你是不是有着什么能力能够知道过去的事情?”

    我缄口不语。

    “这里布下了结界,不回答的话,你是无法走出去的。”

    区区人类的结界能够阻碍我吗?不,做到这一步实在值得敬佩,因此我就开口吧。

    “那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阿求从身后掏出了一本书。我看了一眼封面,那里写着《弥之记妖》

    “先代阿弥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我还是知道的,不是因为妖怪不断地否定消失,我想阿弥也不会写出这样的东西来。”

    我的视线不由地转向另外的方向。

    “虽然《弥之记妖》里面没有写到什么协力者,但是从翻出阿弥的日记本里面可以看出她的《弥之记妖》不是她独立找寻资料然后记载下来的东西。”

    阿求的表情十分认真。

    “里面写着一个叫做苍姬的女性……阿弥似乎很仰赖她,而她有着很多神奇的法术,并且能够看到过往发生的事情。”

    我感受到尖锐的视线,所以我闭上了眼睛。

    “你……就是苍姬吧?”

    很聪明呢,裨田阿求。

    “别记载什么《幻想乡缘起》了,不如做个幻想侦探怎么样?”

    “……希望你不要岔开话题。”

    给看穿了呢,果然是读书人。

    “就算我是那个苍姬,你想我怎么样?”

    “帮我弄《求闻史纪》,就如你帮助阿弥弄《弥之记妖》那样。”

    希望利用我和先代的关系帮助自己写书吗?这一点倒是和阿弥一样呢。

    “请容我拒绝。”

    阿求咯噔地抖了一下,看着她的表情就好像我的言语化作了巨锤冲击了她的胸口一般。

    “和你在一起……我会想到很多东西,为此……对不起,我很痛苦,至少等我成长都能够面对这份痛苦的时候才答应你的要求吧。”

    分分合合让我十分难受,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承受多少这样的痛苦。

    我默默地叩头,然后站了起来。

    我是懦弱的家伙,只有变成现在这幅样子我才如此明显地感受到自己的懦弱。

    不……懦弱是我的天性才对,要不然我也不会爱上裨田。

    也不会为了他做出那些事情来……

    ——————————————————————————

    自从那个事情过去,已经过去了十几天了。

    从禁闭室出来,我没有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

    反而来到了那个小山岗的那棵快要枯死的樱花树下。

    已经十几天没有享受到这份来自三途河的的风了。

    至少没有好像现在那么自由。

    我坐在这里,并不只是想要享受这份一段时间没有享受的自由。

    更重要的是要等待另一个家伙。

    对,我坚信他一定会来。

    对三途河的风是这么告诉我的。

    我满意地点点头,然后,那个恍如隔世的声音

    “苍姬大人……”

    “来了就坐在我旁边吧。”

    “是。”

    青年恭恭敬敬地坐在了我旁边。

    “问吧。”

    “额?”青年有点措手不及。

    “我会回答的。”

    阿七,你问吧,我想现在的我会说的。

    “……”

    “还是不要了。”

    “……为什么?你不是一直想问的吗?”

    我有点诧异。

    “因为我总是给苍姬大人拉着鼻子走。”

    “……”

    是这样吗?看来之前玩得有点过分了。

    “等我真的想知道的时候,苍姬大人会告诉我吗?”青年的话有点多余。

    “当然。”我几乎想也不想。

    “这样就好了。”

    青年笑了出来。

    真的好漂亮的笑容,我托起下巴,风儿吹起我的发鬓。

    其实,我很难理解,为什么之前对我那么感兴趣的裨田阿七会放弃询问我的过去。

    明明之前就这么有兴趣的。但是那是为什么呢?

    搞不清楚,最近已经连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彼岸的天空还有那么地发着橙色,虽然一成不变,但是却十分怀念。

    我和阿七都没有说话了,静静地享受着三途河上,那些略冷的风。

    “前~~~~辈~~~~~”还没等我反应过来,我就被什么重重击倒。

    不对,是后面有两团硕大的东西压倒了我。

    不用说,我就知道是谁了。

    “小町!!!给我起来!!压死我了!!起来!!起来!!!”

    我的语气有点慌张。

    “前辈~前辈~前辈~”

    居然无视我的抗议,唱起不明所以的歌来了!

    小町你快起来啊!别唱歌啊!你这个糟糕女!!

    “快起来啊!压住我伤口了!好、好疼!”

    听到这句话时,小町才慌慌张张地起来。

    “没、没事吧前辈!!”

    “差点没弄死我。”

    小町东摸摸西摸摸。

    “没少什么肉吧?”

    “……没少。”

    “那就行。”

    小町说完,连连点头,

    “没少肉就好。”

    什么逻辑啊……

    “真是的,出差回来,就听到前辈给四季映姬大人用九丈鞭打得半死,真是让我担心死了。”

    小町装着有点生气的语气说道。

    “四季映姬大人真是有点过分呢!”

    “行了,我也没怪映姬。”我摊摊手。

    “只是觉得给映姬惹麻烦了。”

    “啊~这也是呢。算互相扯平了吧。”

    小町抓了抓头,似乎她也觉得这事情也没有说下去的价值了。

    当然,我是知道的,她不会这么简单就放下这种事情。

    忽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事情一样。

    “对了,”

    “什么?”

    还没我反映过来,她又推倒我,骑着我就开始扯衣服。

    “额额额额!”

    目标似乎是我的胸部。

    “慢着慢着!!!!”

    我红着脸打住她。

    “干什么呢!!!”

    小町一脸严肃的样子;“我听说前辈的胸部被打伤了,胸部留下疤痕可不好。”

    小町点点头:

    “没有**怎么活!”

    “慢着慢着!别乱来!”

    小町说完之后又将她的魔抓伸向我的胸部。

    “没事啦!前辈的胸部还是很大很漂亮的,不用害羞!”

    我看到阿七已经自觉地转过身去了。

    “笨蛋!你没发觉后面还有男人吗?!”

    “男人?”

    小町这时才转过头。看到了阿七。

    “哇,你在这里干嘛?!”

    阿七背对着我们。

    “我早就在了啊……”

    “所以说叫你停下来啦!”

    小町叹了一口气。

    “看来侵犯前辈的宏伟大业……!”

    喂喂,我听到侵犯两个字了喂!

    虽然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故意的,但是也不好说她了,毕竟小町出生入死的刺客死神,什么时候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死去都不知道。

    她喜欢的话,尽量满足吧。

    我推开小町。

    小町一脸不愿意的样子。

    “还想怎么样啊~?”

    小町撇着嘴,似乎有话说。

    “没什么~”

    “……”

    我和小町面对面坐着。我似乎读到了一些信息。

    原来是这样啊。

    “我身体已经好很多了。大概没事情。”

    “真的?”

    “那么说,那种事情也就没关系了?”

    “对啊。现在就来吧。”

    小町身后的阿七忽然抖了一下。似乎他误会了什么的。但是我可以说,绝对和她想的事情不同。

    我闭上眼睛。

    “啪!”

    响亮的声音响起。

    不愧是现役刺客死神,那力度不是盖的。

    我整张脸都火辣辣地发烫。

    阿七听到声音不对,惊讶地转身看着我们。

    “这是我帮映姬打的。”

    我张开眼睛,看到一脸愤怒的小町和身后那一副惊讶的阿七。

    “虽然我不知道你受了什么刺激,不过,你的行为深深伤害了映姬。这一点我不能原谅。”

    小町捏住我的下巴,把我拉进。

    我可以感觉到她的气息。

    “之前由于前辈要坚持自己的想法刻意和映姬疏远我还是能够理解的。”

    “但是这样子为难映姬,让那个孩子如此伤心哭泣,我看不下去了。”

    “一次又一次地伤害映姬,你难道就一点愧疚都没有的吗?你别太自以为是了!”

    小町的每一个字都撼动着我的心灵。她说得没错,我确实是太自以为是了。她的脸十分严肃,刚才那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荡然全无。这个家伙就是这样呢,一直总是喜欢用这种

    “在我眼里,你和我还有映姬都是差不多的,我们都是单纯的存在。”

    我毫不畏惧地看着她。我的脸在发疼,但是丝毫没有阻碍我的话语流露。

    “啊,我知道的,这次是我对不起映姬,我会找她的。”

    小町听罢,一瞬间脸部就变得开朗起来,她松开抓住我下巴的手,叉着腰哈哈大笑起来,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们的前辈啦!!哈哈哈哈!!!”

    我摸着脸,抱怨道

    “那些东西我都知道啦,小町你下手太重了。”

    “是吗?真是不好意思呢!总觉得不扇一下你,心里不舒服,哈哈哈哈。”

    小町摸着自己的后脑勺傻乎乎地大笑。

    我读了读风的信息之后,大概知道时间差不多了。

    我站起来,捏了捏搞不清状况而发愣的阿七的鼻子。

    “别别别……!苍姬大人!!!”

    “走咯。”

    我连道别也没有,直接拉着阿七走了。

    留下了在樱花树下独酌的小町。

    我低着头,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脚下的草随着凉风摆动。

    确实,对于那个出生入死的小町来说,我们之间的情感是非常重要的。

    因为小町并不知道自己会在哪次刺杀之中,自己会倒地身亡。

    而这种不知道明天的生活,所以更看重现在的一切。

    起码。她不愿意看到我和映姬之间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

    在风中,我听到了小町的叹息,

    “苍姬大人啊,不要再伤害那些喜欢你的人。”

    我笑了笑,

    当然了,小町,我可是前辈哦,这种事情不用你说。自然不能再让你们担心我来。

    我用力拉了阿七一下。

    “额额额额!苍姬大人……!怎、怎么……”

    啰嗦的男人。

    “总之快点走了,我想早点回去。”

    风拍打着我的背后,就连风都在驱赶着我前进。

    “要飞了哦!”

    我背起阿七。

    “哇啊!!!”

    我的身下暴起了烈风,强大的气流冲击,迫使阿七闭上了眼睛。

    等阿七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们已经到达了是非曲直厅的门口。

    “那是传送吗?!”

    我拍了一下他那个愣头。

    “笨蛋,是飞行啊。”

    “额?!”

    “你以为我是谁啊?”我自豪地笑着,用着大拇指指了指自己。

    阿七不可思议地看着我。这让我的语气变得更加有力和豪迈。

    “我可是伟大的阎魔!——”

    风抚摸过我那被彼岸橙光染上的头发。

    “——四季苍姬的说!”

    我把手放在阿七的头上,胡乱地摸着。

    阿七似乎被我弄得有点头昏了。

    他护着头,看样子好好笑。

    “我决定了,”

    “啥……?”

    “我要做点疯事情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