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此刻世上石田矢人篇其一
    读作亚伽特,写作矢人。那就是我。

    ————————————————

    当幻想乡已经变得樱花灿烂的时候,天空飘满散落的樱花。

    亚伽特……不,此时的他已经是矢人了。

    矢人他坐在轮椅上,就在医院的一角静静地呆着,在他的身后就是千惠子的病房,千惠子自从在十几天之前醒来之后就再也没有再醒过来。

    “是亚、亚伽特吗?”

    眼前,二色的眼镜巫女抱着一簇鲜花,站在了矢人的面前。

    “你知道‘亚伽特’的汉字怎么写吗?那是‘箭矢’的‘矢’,‘人类’的‘人’,如同箭一般锋利勇往直前的人,无论前方有多少黑暗都能冲破的人,那就是矢人。”

    矢人举起自己身边的小说《老人与海》。

    “‘人可以被毁灭,但不能被打败’。”

    矢人微笑着,对着那个巫女说道。

    “……是吗?本来还想和你好好地道歉的,不过看起来不需要了呢。”

    带着眼镜的博丽巫女皱着眉头笑着,看起来很是可怜的样子。

    “就算是我也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我还是很想知道一下……千惠子小姐还好吗?”

    “一如既往地是个睡美人呢。”

    矢人无奈地耸了耸肩。

    “我就在和她一起看着樱花。”

    虽然矢人没有说,但是千惠子在那次醒来之后病情恶化了,太一也是为了这件事焦头烂额了一段时间。

    目前太一也就只能用着自己的法术来勉强维持着千惠子的性命,而且这样子下去很可能会发展成一睡不醒的状态。

    “……据说你开始帮千惠子打理财产了呢。千惠子小姐就很难醒过来了吗?”

    “因为千惠子都没有什么亲戚,我也信不过那些自己跑过来说帮忙打理的人,我就自作主张地帮忙打理了,她留下来的钱有很多呢,只是我除了留下继续医疗的费用,其余的都捐给了之前她丈夫设立的各种设施去了。”

    梦子笑着摇摇头:

    “那样千惠子醒来怎么办啊?”

    “我养她就好了。”

    “你?你这副样子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

    “总会有方法的,”

    矢人带着自信的笑容。梦子看着矢人,感到一种无力感。

    “你爱上了千惠子小姐了吗?”

    矢人没有说话,只是保持着那个笑容。

    “是啊,爱上了,那又怎么样。”

    “我觉得千惠子小姐不会带着那种情感哦。大家都知道她是个坚贞的女人。”

    “是啊,她也只是把我当做了弟弟罢了。”

    矢人似乎并不介怀这些。梦子搔着头,似乎闹不懂。

    “算了,搞不清楚你什么奇怪想法。对了,你在外面没问题吗?现在花粉很厉害哦,你不是有着和太一先生差不多的病吗?在这种花粉这么多的地方呆着小心气喘发作哦。”

    “那是哮喘吧,没事没事,一会儿的话不算什么。而且我也拿了这个玩意,要是发作的话吸几口就会慢慢舒服的了。”

    矢人掏出一小小的瓶子笑道。

    “我看也差不多的了,博丽的巫女小姐,能帮我一下……把我推回医院里面吗?”

    “……我很乐意。”

    接着梦子就走过来,把那簇花放到矢人的大腿上。

    “送给你的。”

    “啊……谢谢。”

    就这样,两人就慢慢地推行在医院的外沿。

    “呐,其实矢人君……你就不恨我吗?明明我就是博丽的巫女,却调节不好幻想乡的事情。如果当时我早点意识到那个家伙会做出这种事情……”

    “是呢……但是你已经做出很多补救的东西了。”

    “但是那玩意不是毫无意义吗?事已至此,我做的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

    看来梦子陷入了一种自责之中,她咬着自己的下唇,眼镜后的眉头皱得很让人难受。

    “嗯……确实毫无意义,因为到头来,大家什么也不会得到,所以那无论你做什么都没有意义就是了,”

    “是呢……一切本来就起于虚无,终于虚无。”

    “嗯,就是这样。”

    矢人点点头。

    “那么何必计较那么多呢?做自己觉得有意义的事情想做的事情就好了,无论结果如何,好好做一次,自己心里也舒坦,或许所谓的救赎之道也就在你做的时候出现在你的面前呢。”

    梦子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矢人居然会把话题转到这方面来。

    “这样啊……看来我还得加紧修炼才行呢,起码早日做到先代灵梦大人那样独当一面才行呢!”

    灵梦是上一代的巫女,可惜她很早就离开了人世,她的存在可以说是巫女的典范,虽然早期诟病很多,倒是后面越做越出色,梦子可谓是仰慕着她而又活在她的阴影之中。

    “我也是呢,出了院之后求求福田米店的家伙吧,只要我有意愿好好工作,我想他们也愿意给我什么职位的。而接下来的事情,就朝着更好的方面去想吧。”

    “汪汪!!!”

    不远处就传来了狗吠声。

    “哦,这声音,是柴太郎来了呢。”

    矢人笑着说道,话音刚落,一直柴色的小狗就飞奔了过来,速度飞快,让人惊叹。

    “哎哟!柴、柴太郎别跑那么快……!这里可是医院!”

    黑田婆婆的声音也随即传来,矢人忍不住地噗呲一笑。

    “哎,好几次都这样的了,柴太郎汪汪之后,就是婆婆的吆喝声。”

    梦子也忍不住地笑了出来,刚才那副忧愁的样子被抛到了九霄云外了。

    “一直都这样吗?”

    “是的,好几次都这样。”

    矢人弯下腰一下子接住了那个飞奔而来的黄色闪电。

    “哇!柴太郎几天不见怎么好像大了一点了啊?”

    看到矢人和柴太郎的样子,梦子掩着嘴咯咯地笑了起来。

    “你们两个看起来真是幸福呢。”

    矢人抓着柴太郎的两只小前腿摆弄了起来,他的笑意变得更浓了,可以说是喜欢这种说法,

    “是吗?看着柴太郎一点点长大确实很有一种味道呢。”

    矢人没有转过头,就这么一边玩着柴太郎的小前腿一边回应着梦子。

    梦子苦笑了一下,叹了一口气。

    “那我也试着往好的方向去想想吧。”

    听不清楚梦子的话,矢人转过头来,“哈?你说了什么?”

    “什么也没有哦,笨蛋。”

    梦子耍帅一般挥挥手,然后就背离了矢人;矢人和柴太郎歪了歪脖子,看着博丽巫女离去的身影。

    ————————————

    一个不留神,时间就过去了两个月了。

    当矢人和柴太郎回到千惠子的房子的时候,离那个事件已经过去了差不多三个月,现在的幻想乡在中午的时候会变得很热,穿着的长袖衣服一到中午就忍不住地卷起来,而稍不注意,可能后背就会被汗水所打湿。

    就是这么一个即将踏入初夏的时分,矢人和柴太郎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房子。

    矢人之前已经把千惠子留下的财产几乎都捐了出去了,而在固定资产之中,就只留下这个房产。

    他并没有想过自己住进去,只不过矢人也留了个心眼,要不等千惠子真的醒过来的时候没有地方住可就麻烦了。

    现在的千惠子依旧处于沉睡的状态之中,太一不得不对她使用了一些仪器以此来维系她的性命,现在看着千惠子就感觉他的醒来将会变得遥遥无期。

    而矢人很快就可以出院了,他现在可以在允许之下,自己一人推着轮椅走在人间之里。

    而柴太郎则在默许之下,被带到了医院,现在和她的主人生活在一起,虽然说一开始太一是很反对的,后面他见识到柴太郎的聪慧之后就选择了沉默。

    柴太郎非常聪明,聪明到几乎不能称之为“畜生”那样的等级了,很多情况下,矢人并不需要他人去护理,而柴太郎可以帮助矢人做很多很多的事情,比如说要拿什么,尤其是小件物品,柴太郎就直接给矢人叼过来的。

    “柴太郎,那个花盘下有备用的钥匙,你帮我找来。”

    “……”

    柴太郎随即跑到矢人所指的花盘边,不一会,柴太郎就找到了钥匙。然后叼过来放到矢人的手里。

    “嗯,乖孩子。”

    矢人摸了摸柴太郎的头,然后用钥匙把房子打开了。

    “门打开了,你们可以进去了。”

    在一旁的阿姨笑着点点头,然后带上口罩就进去了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人住而且开始蒙灰的房子。

    “麻烦你和柴太郎了呢!”

    “不不,你们能愿意过来打扫卫生我真的很感激你们了,再说我也没有钱……好不意思呢。”

    “怎么不好意思?能帮到千惠子小姐是我们的荣幸才对啊。再说没有钱也是因为你帮忙把千惠子的财产都捐了出去吧?”

    “或许很多人认为我自作主张,但是我想千惠子不会介意的,我想她也是没把丈夫留下来的财产当做自己的吧。千惠子平常过得很节俭,她只是平常帮忙打理留下的财产罢了,这些财产大部分都是用来维持福利设施的运作。而我就不会怎么打理那些财产,也就只能这样做了。”

    矢人坐在轮椅上,弯着自己的腰,用手托着下巴。

    “不过千惠子如果醒来的话肯定要骂我一回的,不过我想她也不会真的生气就是了。”

    “呵呵呵,那个还真是难受呢,那么矢人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看着我们搞卫生?”

    “不,我打算就难得地去外面‘走走’吧,都好几个月没带着柴太郎散步了,这个机会难得。”

    “就不怕我们偷东西?或者被我们发现什么你和千惠子小姐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

    “偷东西的话……你们不至于吧,而且我和千惠子也没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啊。”

    “哈哈哈,那样啊。那你慢走咯,毕竟几个月没打扫的屋子尘很大的,你不是有哮喘吗?也不该留在这里。”

    “嗯,也是呢。”

    说罢,矢人就挥了挥手和里面的阿姨道别,接着就吃力地推了推轮椅。

    “要不要我帮你推轮椅啊?”

    “不用!!!”

    矢人好像小孩子那样有点儿倔强地回应道,虽然吃力,但是并不是不行,只是要花点儿时间要从后门那边出去就是了,因为千惠子房屋的门前有着石阶,现在的矢人可是感觉那是难以跨越的鸿沟了。

    “唔呜——”

    柴太郎在矢人身边发出可怜的低鸣,似乎在为自己没有帮到主人而伤心。

    “没事的,那样的大事情我都跨越了,这点小问题还害怕?”

    千辛万苦地终于来来到了人间之里的街道上了。

    “走,柴太郎,我、我们逛街去……”

    矢人其实已经感觉到有点儿不舒服的了,他也没想到,靠着自己的力量来到街道边,已经让他的感觉到呼吸不通,

    “嗷——呜。嗷——呜”

    柴太郎把头放在矢人的膝盖上,好像制止着矢人。

    “没事的啦,柴太郎……哎!没事没事,我很好!”

    其实只要仔细一看谁都知道,矢人的脸色并不好,而且满头都是油腻的看起就就很不舒服的汗珠。

    不知不觉地,周围的人都因为柴太郎的哀鸣都不得不投以好奇的目光,最后渐渐围了过来。

    “那家伙脸色不好啊,没事吧?”

    “那个……不是亚伽特吗?怎么坐轮椅上了呢?”

    “活该,看他以前那耀武扬威的样子。”

    ……

    …

    周围的嘲笑声让矢人感觉到很不舒服,如果是以前的话肯定一声呵斥把这群家伙轰散。可惜现在也做不到了,别说呵斥,现在就连说话也感觉很困难。

    “哦!矢人!怎么你在这里?”

    突然在人群之中,一个大汉走了出来。

    ……与其说是大汉,不如说现在的亚伽特看哪个成年男子都感觉异常高大就是了。

    “师傅……?”

    师傅使了个眼神,然后恼怒地看向街坊们扯着嗓门嚷嚷:

    “都围着干嘛呢!该干嘛干嘛去!”

    众人也不想惹麻烦,于是就一哄而散。

    师傅叉着腰一脸得意地看着大家走开之后才转过身来和矢人打招呼。

    “几天不见了呢!看起来气色变糟糕了?”

    接着师傅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虽然师傅经常投机取巧,很多时候都靠不住,不过和他一起说话却没有什么厌恶感。

    “要去哪里吗?我陪你。”

    “那、那个……”

    “我不许你拒绝哈!”

    “汪!”

    “你看,柴太郎都说好了!你这下子没话说了吧!哈哈哈哈哈!”

    师傅二话没说,就走到矢人的身后,有模有样地推起了轮椅。

    “那个这位客人,你想去哪里啊?”

    师傅打趣地说道,矢人虽然还有点顾忌不过也只好接受了,

    “随便走走就好了……还有这什么语气啊,又不是出租天狗。”

    “哈哈哈哈,我可不要你什么钱!”

    “汪!”

    “你看,柴太郎都说‘就是就是!’了!”

    柴太郎好像和师傅挺亲近的呢,一直在两人旁边跑来跑去,很是欢快,小小的尾巴也不停地甩着。

    “怎么柴太郎说的都是有利于你的话啊,再说你也听不懂狗话吧?”

    “你怎么知道我听不懂狗话呢?”

    “……”

    师傅哈哈大笑,特开心的样子。

    “不过……师傅你不用工作吗?”

    “工作?工作自然就是工作……有时候也需要放松一下的啦。”

    “不对,这叫偷懒。”

    “汪!”

    “你看,柴太郎都说了,‘这才不是偷懒!’”

    矢人叹了一口气。

    “柴太郎才不会这么说呢。”

    师傅大大咧咧地笑着。

    “嘛,说到工作的话,我还有点儿事情和你说呢。”

    师傅的笑容沉了下来。

    “前几天我和你说的事情,你还记得么?”

    矢人的笑容也消失了,他默默地点点头。几天前,师傅带着一些工友过来看自己,然后说起了不太好的消息。

    之前的部门会议上,做财务管理的那些人提交了一份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的建议书,而且在提交的过程之中,还明确地点着名说不要招聘好像矢人这种在社会上有恶名的人员。

    矢人咬了咬牙:

    “真是给那群人看贬了呢,很不爽。”

    “唉!别说你!其实大家都很生气的,但是当家的好像很看重那些人呢,大家也不敢吭声。”

    矢人很明白,虽然自己很愿意在病情好一点的时候复职,但是这样一来似乎那个愿望会变得很渺茫。

    “哦,你知道吗?昨天老爷子冲着财务管理的人发火了。”

    师傅口中的老爷子就是主管。

    “挥着手杖就指着那群家伙的头头吼着:‘你们管好自己的账!招什么人不由你们管!下次再越权我就用手杖敲碎你们的脑袋!’多爽啊!”

    师傅说的津津有味地,

    “这样就是说……”

    “很明显啦,主管才不会让那群毛头小子得逞,要是连那玩意都归他们管,这福田米店总一天会变成他们囊中之物的。”

    “所以啊,复职那些事儿我想能成,毕竟老爷子还是很喜欢你的。”

    矢人不自觉地笑了,

    “哎哟哎哟,说到这个就咧嘴奸笑了,你这混小子。”

    “本来就是值得开心的事情。为什么不能笑?”

    “汪!”

    柴太郎也变得更加兴奋了,一边走还一边转圈。

    矢人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哎,师傅你看,就连柴太郎都说了,‘可以笑哦!’”

    “一堆鬼话。”

    师傅撇着嘴装作不开心的样子。

    “总之呢,这事儿你不用担心了,老爷子说了那句话,我想大家都会挺你的,如果下次他们再拿你说事,我就会上去骂他们,往死里骂。”

    师傅拍了拍矢人的肩膀。

    “我可是站在你那边的啊。”

    “……”

    矢人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鼻子酸酸的,也说不出太多话来。

    他很是感激师傅,但是又不知道怎么说好。说得太直白自己也不好意思。

    “汪!”

    柴太郎适时地吠了一声。

    “师傅你看,柴太郎都和你说了……‘谢谢你。’”

    ——————————————

    如果说时间如同流水,那么对于矢人来说,这段时间就好像是飞梭那样。

    不知不觉,一个四季就轮了过去,

    复职了大半年的矢人现在依旧住在千惠子的家中。

    千惠子的家很大,很宽,但是矢人依旧住在以前那个房间。

    “柴太郎,要走咯。”

    矢人现在说话并不大声,反而扯着嗓子说话可能会搞得气管很难受。

    “咔嚓咔嚓。”

    听到轻快的脚步声还有一些不和谐的声音,柴太郎从厨房那边就跑了过来。

    “唔呜——”

    “哈哈哈!别、别闹,要迟到了啦!”

    带着低鸣,柴太郎使劲地缠着矢人而且还不停地舔舐着他的手。

    最后矢人只能单膝跪了下来,然后压着柴太郎的脑袋。

    “停,好孩子,停!”

    这么说着,柴太郎就坐了下来,

    “好的,刚才我好像听到奇怪的声音呢……”

    矢人握起柴太郎的手,

    “呜啊!好长!下次要找婆婆帮忙修整一下了呢。”

    矢人叹了口气,他摸了摸柴太郎的头。

    “对不起呢,辛苦你了。”

    柴太郎是很需要刨爪子的,但是害怕搞得千惠子的房屋到处都是狗抓痕,矢人好几次都制止了了柴太郎刨爪子的行为,所以到现在已经没有刨过了。

    “走路很辛苦吧,就忍一下吧,过一会就给你剪掉。”

    矢人笑着压了压柴太郎的头,然后站了起来。

    “那么,我们上班吧。”

    说罢,矢人就关上了屋门,然后两人就慢慢地在石阶上踱下去。

    其实千惠子的屋子离矢人工作的地方还是很远的,但是矢人还是坚持住在千惠子的屋子里面,虽然很多人就说是鸠占鹊巢,不过矢人很明白自己只是守屋人。

    因为离工作地点有一段不短的距离,所以他要很早就出门了,现在天才刚亮,春天的睡眠让人不愿意从被子里挪出,所以子大街上几乎没有什么人在走路。

    矢人裹着黑色的外套慢慢地走着,他不能走得太快,走得太快的话可能就会影响到气管,要是闹出哮喘那么这一天都会很难受的。工作自然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

    “喂喂,柴太郎别走那么快啦。”

    柴太郎就和矢人不同它就是精力特别旺盛,也特别聪明,现在已经是矢人的得力助手了,矢人还不清楚,其实柴太郎走得快也是在警戒,如果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柴太郎就会跑过去确认,比如说在路边的那个圆的非常不自然的玩意。

    柴太郎认为非常危险的东西,石头蟹。

    柴太郎冲着那个还伪装成石头的石头蟹吠了几声,然后石头蟹就伸出自己的爪子,彰显出自己的武力。

    柴太郎一下子拍了拍石头蟹两眼之间的空隙!石头蟹马上就噼里啪啦地落荒而逃了!

    接着柴太郎就会跑到自己的脚边纠缠着矢人,向矢人邀功请赏。

    “……”

    “汪!”

    矢人和柴太郎相视,但是矢人也没有什么奖赏柴太郎啊,自己的薪水也就勉强自己养活自己。

    “那个……谢谢呢,”

    “唔呜——”

    发出可怜的低鸣。

    矢人没法子,只好又跪了下来,轻轻地挠着柴太郎的下巴。

    “呜——”

    发出舒服的声音呢。

    矢人笑着叹出一口气。

    “傻孩子。就喜欢撒娇,要走咯,再不走就迟到了。”

    接着矢人就带着微笑继续走着。而柴太郎好像心满意足地跟在了矢人的身后。

    走到前面路口的地方,矢人就要到那个卖早点的地方休息,顺便吃早饭。

    “嗷呜——”

    在还离卖早点的地方不远处,柴太郎就开始鸣叫,做早点的老板一听到这熟悉的叫声就准备矢人的早餐。

    等矢人慢慢地走到店门的时候,老板已经把早餐放在了一边,

    进了店门的矢人看了看放好的早餐,踱到放着早晨的那个位置上重重地坐下然后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哎——”

    “哦呀?今天的叹气声比往日的都要长哦,”

    在小小的厨房里老板探出头来。

    “是、是吗?”

    “没错的。我很注意食客们的行为。有什么事情让客人你烦恼的吗?”

    “也没什么,只是特别累罢了,今天起来,这脚感觉比起往日要更为酥麻无力。”

    老板打量了一下亚伽特的样子,看着他那副弱不禁风的身子,想想就感觉以后难熬。但是自己又帮不了什么。

    “那真是辛苦呢。”

    最后只能一句话来表意同情。

    “不苦不苦,就算真的瘫痪了,有这个孩子在也不怕。”

    老板笑了笑,“也是呢,柴太郎太聪明了,哎对了,你怎么养能把狗养得这么聪明啊?”

    “我可没有做什么,是柴太郎自己太聪明了。”

    “看来狗里面也有天才和蠢材呢。”

    老板笑着就把头缩了回去,矢人也不好说什么,不过或许老板说的是对的,狗里面也有天才和蠢材之分。不过……柴太郎聪明得也太过分了,矢人怀疑柴太郎已经是聪慧到是狗里面的圣德太子那种圣狗程度了。

    矢人很快就把早餐给吃完了,而且身体也休息得差不多,也是时候起身走了。

    不过……刚起身,屁股就好像被吸住那样一下子又跌会椅子上了。

    “一坐下来总是不想起来呢……”

    “汪!”

    “不过不走不行呢,再说我也不能给千惠子丢脸。”

    矢人结果还是很勉强地站了起来,然后挣扎似地走了两步。这一来就好像有动力走到工作的地点。

    “客官!”

    “嗯?”

    “接着。”

    老板从厨房里面丢出一棍状物体,矢人一手就接住了,然后一看……是一个手杖!

    “看你走路不太方便的样子,这个就借给你了。”老板的头没有伸出来。

    “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

    “我家老爷子有不少这样的玩意,借你一个也无所谓,嘛,算是经常关顾这里的免费服务吧。”

    厨房里面开始传出了切菜的声音。

    “对了,客官。”

    咚咚咚,听着刀和砧板发出的声音而老板又沉默了下来,这让矢人感觉到有种莫名的压力。一会,就传出老板那粗犷的声音。

    “老爷子说过,手杖是一种语言,拿着一定有用。”

    老板的话让人捉摸不透,虽然不明白但是矢人不打算去深究下去,只需知道这是老板的一种鼓励。

    “谢谢……”

    矢人拄着手杖,惊奇地发现高度正合适。

    这真的是巧合吗?不,这是缘分,缘分和巧合不一样,缘分会一点点地就积累了下来,然后绽放出美丽的温暖的花朵。

    在不久之前矢人一直都感觉幻想乡已经变得冷漠,但是并不是这样,纵使“冷漠”在外面主导着这个人间之里,但是温暖却依旧留在角落之中,只是自己没有去发现。

    走在人间之里,柴太郎一直在自己的身边游走着,周围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矢人加快了前进的脚步,他可不想被什么奇怪的人拦住,对自己说三说四。

    好像说之前就给几个孩子扔粪了,他也很明白自己的改变依然不能让所有人对自己改观,他很清楚,那些孩子对自己扔粪的时候喊的是什么,那是很恶毒很难听的外号:“交尾魔人亚伽特”。

    偏见并不会那么简单就消除的,之前在书上看到的“士别三日,刮目相看”,那是很理想的一种说法,周遭的人根本就不会这么做,你以前是这样,那么以后也必须这样,就算事实不是这样,他们也依旧要用那种眼光去看待你。矢人很明白,“无耻之徒”这个标签是怎么撕也撕不掉的了。

    走了很久,终于来到了自己的工作地点,那是位于人间之里外围的福田米店仓库。

    “哦哦,柴太郎!”

    还没有去到门口柴太郎就跑了过去,师傅一把就把柴太郎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柴太郎对师傅就很友好,

    “乖!乖!!哎哟,这小笨蛋太亲热了。”

    师傅胡乱地摸了柴太郎一会,然后指着柴太郎的鼻子说了句“坐下”,然后柴太郎就乖乖地坐下了。

    “师傅早啊。”

    “我说矢人啊矢人,我们之前说笑话,就说你是未闻其声,先见其狗。”

    矢人苦笑着,他没法反驳,他自己不能好像柴太郎那样健康地跑来跑去,现在还要靠着老板借给自己的手杖才勉强到了这里。

    师傅瞥了一眼,也终于留意到了矢人拄着的手杖。

    “嗯?你脚不舒服么?”

    师傅很快就发现矢人拄着手杖。

    “是啊,今天感觉特别无力。”

    师傅蹲了下来,撩起矢人的裤子。神经兮兮地“端详”了起来。

    “诶……那个……师傅?”

    “别说话,我在检查你的脚呢!”

    矢人吞了吞口水。师傅半眯着眼睛,神色凝重,他的样子就好像行医多年的老医师那样,说不定还真的能看出有什么问题来。

    “矢人!”

    “是、是!”

    “你的大腿……看起来好像没什么事的样子?”

    “……师傅你是无聊吗?”

    “我感觉可能会看出什么问题来。”

    师傅尴尬地咧着嘴笑着,摸着自己那短短的板寸头看样子真的很有一种“淳朴的农民伯伯”范儿。

    “总之就谢谢了,我想这个和我伤到脊椎有关系吧,之前千地先生就说过伤到脊椎的话说不好会慢慢地瘫痪的,”

    “顺其自然吧,反正我现在做的工作也不需要太健全的身体。”

    “汪!”

    师傅站了起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然后一拳头敲了一下矢人的脑袋。

    “柴太郎说了,不要杞人忧天。”

    “冒昧问一句……师傅怎么会知道‘杞人忧天’这种高级的词……”

    师傅忽然就笑嘻嘻了起来,

    “我虽然做不出什么大事但是我也是读过书的!”

    “读过书……”

    “对,寺子屋哦,可不是现在的寺子学院啊!那种教育出来的狂妄小子才不是当年寺子屋的传统呢!”

    所谓狂妄的小子……也就是在寺子学院里面进行过现代教育的年轻人,而这些年轻人也是在福田米店里面做财务管理的主力军。

    师傅说着说着好像有点飘飘然了,看起来是在为自己过去读过的书塾而自傲呢,自以为是地说了一大堆。

    “以前天子老师和慧音老师就是教我们要平等看待妖怪……”

    矢人本来就是看着师傅要拿自己说事才想转移话题,结果却掉到了师傅另外的无底大坑去了。

    “诶?慧音老师的话好像和我这种老骨头差不多年纪吧……那个时候的慧音老师是……想不起来,脑子好乱哦。”

    “想、想不起来就别想了,师傅……”

    矢人还没说完,一个手杖突然往师傅的屁股上敲了过来。

    “想什么呢!你这笨蛋又没交昨天的出货清单吧!”

    忽如其来的呵斥,矮小的主管噼噼啪啪地挥起自己的手杖打着师傅。

    “那个玩意是你这蠢蛋做的吧!快去!再迟一步我就打死你!”

    “是、是!”

    师傅好像败犬一般夹着尾巴逃掉了。主管转过头,那严厉的小眼珠瞪了一下矢人。

    “对、对不起!我也去、去仓库帮忙了!!!”

    “唔。”

    主管板着脸点了下头。矢人艰难地拄着拐杖走了几步,他尽力走得快一点。柴太郎发出唔唔唔的低鸣,好像替主人感觉到可怜一样,低着头在矢人身边跟着。

    “慢着!”

    主管忽然就严厉地呵斥了一句。

    矢人紧张地抬起头,看着板着脸的主管。

    “你这脚怎么回事?”

    “没、没事!!!不会碍着工作的!”

    主管满意地点点头。

    “有这份心是不错,但是如果因为勉强工作而让我失去一个值得信赖的部下……那可不行!”

    “……是、是!”

    主管板着的脸松弛了一点。

    “知道就好,注意身体。”

    说罢,主管就慢慢地踱着和矢人同样不稳的脚步向着矢人不同方向的道路走去。

    虽然主管一直都是非常严厉,但是有时表露的温柔总会让人感觉到温暖,包括矢人,他也是非常喜欢这样一个严厉的主管,虽然诸多抱怨,但是要说换掉主管他也是第一时间反对的,因为对于矢人他们来说,这么好的主管是再也找不到的了。

    看着主管和自己一样一瘸一瘸地走着路的身影,让矢人不仅仅感受到温暖,更是有一种憧憬,矢人希望自己也要变成好像主管那样的家伙,可靠,温柔。就如同……

    矢人的脑海里面闪过了千惠子的倩影。

    矢人无奈地摇摇头。

    “唔呜唔——”

    柴太郎发出担心的低鸣,

    “没事的……柴太郎,我很好。”

    矢人迈出坚定的一步,这一脚有点儿不稳,不靠着手杖还真的踏不出来。

    “说不定我现在还能站在这里,也是因为我想追寻千惠子的身影……”

    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这连贯的动作起来,就是一瘸一瘸地。

    重心不稳,又瘸腿,这样的男人……就算不理解的家伙在此时看到他的背影也会感觉到一点崇敬吧,只是此时的矢人还不知道罢了,他的背影和主管的背影是多么地相似,无论是动作还是其散发出来的坚强和尊严的味道。

    ——————————————————

    “次郎,14区的货不要动,叫搬运的去13区拿,记得好好看他们啊!别让他们乱来!”

    “是!”

    新来的次郎马上利索地跑了出去。

    “师傅,清点一下今天送进来的谷。慢慢点没事的,今天没什么大事。”

    “明明我是上司为什么要我做好像部下做的事情啊……”

    听到师傅的话矢人马上伸出手拿那只手杖。然后他带着不好意思的表情对着师傅说道:

    “对不起……我现在就过去吧……”

    “别别别!!我来我来!你过去太辛苦了!”

    师傅马上就慌了起来,连忙把手做着下压的动作示意矢人坐下。

    “你乖乖坐定就对了。也不算什么!”

    说完就飞也似地跑了出去,矢人噗呲一笑,其实他是装的,他才不愿意去呢,借着现在有点儿腿脚不好就好好利用就是了。

    “坏了,记账表没拿过来,这下又没有人在了。”

    “汪!”

    柴太郎在一边发出骄傲的吠声。矢人叹了口气。

    “你也要帮忙吗?”

    “汪!”

    柴太郎的答案是肯定的。

    “那么把师傅桌面上那个大红本子拿过来吧。”

    矢人指了指师傅桌面上的登记本。柴太郎马上就跑过去趴在了师傅的桌面上,它想要咬住另外一本玩意。

    “不、不是那玩意!就另外一本!”

    矢人指了指,然后柴太郎就准确地用手把大红本子趴过来,然后一口咬住。

    “对,太棒了,”

    接着柴太郎就这么咬着本子跑了回来,矢人一把从柴太郎口里接过记账本,然后摸了摸柴太郎的头,柴太郎高兴得尾巴摆来摆去,然后看着矢人的眼神之中都是充满快乐的。

    接着矢人就开始伏案写东西了而柴太郎则蜷着身子守护在矢人的身边。

    过了大概十几分钟左右,柴太郎忽地动了起来,它首先扬起头然后脸上就出现了凶恶的色彩。

    “唔呜——!”

    突然警戒起来的柴太郎自然引起了矢人的注意,他也把深埋在案的头抬了起来,

    “汪!”

    柴太郎试探性地吠了一声,矢人往着柴太郎对着的方向看去,一个年轻人正脸色发青地看着自己。

    “啊……你是财务管理部的那个……”

    “汪!”

    “柴太郎!”

    柴太郎听到呵斥马上就低下头发出可怜的声音。都怪柴太郎现在矢人想不起这个来自财务管理部的年轻人叫什么名字了。

    “石、石田矢人!是谁批、批准你带狗来工作的!!!”

    年轻人似乎被吓得不轻,说话都结巴了。

    “有谁不批准吗?”

    “你!!!”

    “汪!”

    “哇!!!”

    年轻人本来还想怒斥矢人的,却没想到本来聋拉着耳朵的柴太郎突然又脸露凶相地冲着自己吠了一声,一个不留神就吓得跌坐在地面上。

    “好了好了,你再这么对我抱着敌意的话,柴太郎会咬你屁股的哦。”

    “屁、屁股!!”

    柴太郎还真的绕着倒在地上的年轻人走了几圈,还用鼻子顶了顶年轻人的屁股。

    矢人忍不住地笑出声来,他还真没想到柴太郎会那么配合呢。

    “汪!!!”

    柴太郎猛地吠了一声,年轻人就“哇!!!”地连滚带爬地逃了出去,手中的拿着的文件夹也丢在了地面,里面的文件散落了一地。

    “……不至于有那么可怕吧?”

    矢人看着落荒而逃的年轻人感觉到压力很大,希望不要给他带来什么奇怪的印象就好了,虽然本来自己就给财务管理部讨厌就是了。

    “唔唔呜——”

    这笨狗还不知道自己的无礼还凑过来想邀功请赏来着,不过矢人也就只是摸摸头罢了,和别的狗想要有什么吃的不同,只是摸着柴太郎柴太郎就会很高兴的了。

    “喂,刚才那个落荒而逃的混小子是怎么回事啊?”

    “师傅……!这么快回来了?”

    “今天的还没送进谷场,白跑一趟了。”

    师傅摸了摸头。

    “不对,刚才那个混小子怎么了,又来唧唧歪歪了什么东西么?”

    “没有,被柴太郎吓跑,不知道突然跑过来想做什么。”

    师傅歪了歪头,然后注意到了地面上的文件夹,他弯下腰拾起文件夹,放在矢人的桌子上摊开,

    “啊~原来是这个玩意啊。”

    “什么玩意?”

    “……上次的会议是我代师傅去的,就是说要搞预算规划来着。”

    “啊……!嘛,不过又是一个无聊的会就是了,”

    “无聊是无聊,但是财务管理的那些人又搞出了麻烦的玩意出来。”

    矢人拍了拍那个文件夹。

    “我想就是要过来评估一下我们的预算,看看我们工作要花费多少公费……”

    “别、别说了!那群家伙的玩意我一点都不想接触!”

    师傅好像有点儿害怕样子。

    “……好吧,”

    “无论他们怎么搞,总是做这个做那个,已经搞得我很烦了,这样下去迟早会让福田米店倒闭。”

    师傅抱着双手,嘴撇得很歪,这个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一个连孙子都已经有了的男人,倒就有点儿像是个顽童,不对,就是个老顽童。

    “汪!”

    “哈哈哈!柴太郎都说‘是这样子没错’了!”

    师傅单膝跪下来抱着柴太郎。柴太郎一边被抚摸着一边发出享受的声音。

    矢人苦笑着看着柴太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柴太郎就是这样,对于矢人没有敌意的人就显得很亲近,如果是对矢人有敌意的话就会变得很警惕,可以说是很恐怖的样子。

    这么想着,矢人就有点儿感激了起来,

    “柴太郎。”

    只是轻轻呼唤,柴太郎就猛地看向了矢人。

    “过来。”

    矢人招了招手,柴太郎马上就挣脱师傅的环抱跑回了矢人身边,矢人再次伸出手摸着这个可怜的小生灵的脑袋,暖暖的触感一直从手指暖到手掌,暖到心窝里面。

    “一直以来真是谢谢你了。”

    矢人此时真的是感受到,柴太郎是自己的家人,或许正因为千惠子一直是那种昏迷不醒的状态,所以矢人才更加着重柴太郎。

    “汪!”

    柴太郎的一吠带着的是如此温暖的气息,这么让人安心的声音。

    “柴太郎可是说了‘不用谢’哦。”

    师傅咧着牙笑着说道。

    “……”

    “是呢,我想它是这么说的。”

    “‘我想吃那间新开的肉铺里面做的猪肉干!快给我买来!’”

    “那是什么啊?哈哈哈哈!是你想吃才对吧!”

    矢人也不好意思地也跟着笑了起来。似乎一切,世界的一切都变得明朗了起来。

    (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