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一夜故人的煎面饼
    在午夜,月亮挂在迷途竹林最高的那个竹子上的时候。

    那也是幻想乡或者说整个日本最为安静的时候。

    而这么一个“时候”,坐落在迷途竹林边沿的一间小店子却热闹了起来。

    如果你有读过《深夜食堂》,你自然就知道《深夜食堂》到底有着怎么样一个含义。

    因为它有着人间冷暖,世间百态,所以深夜的食堂才会在漫画家的笔下变成了《深夜食堂》。

    然而那个漫画家却不知道,他的《深夜食堂》在幻想乡是真的存在的。

    虽然有点不同,但是它却是实打实的《深夜食堂》。

    而我叫它:

    深夜雀食堂。

    快看,月亮已经挂在了最高的那个竹子上了。

    深夜雀食堂。

    开张了。

    ————————————————————

    当迷途竹林里,那棵最高的竹子上挂着月亮的时候,某个夜雀开的小小的店子便开了。

    我如同追光的飞蛾一般,往着那个洋溢着温暖之光的店子走去。

    掂量着自己的零花钱,然后推开了拖门。

    “老板娘,我又来了。”

    说罢,在我眼前看到的是一个看似正常的居酒屋。

    最近新认识的朋友:米斯蒂亚·萝蕾拉正在柜台那边擦拭着碗筷。

    “嗯?还没开张吗?”

    我歪了歪头,

    “不,已经开张了哦!”

    老板娘带着纯真的笑容说道。

    “要不要来份烤八目鳗?”

    八目鳗是这里的招牌菜,不过我已经吃腻了。

    “除了八目鳗呢?”

    “人肉定食可是很抢手哦!”

    老板娘装着用着欢快的语气说道,我苦笑地摇摇头表示不需要。

    对了,这大概不是开玩笑,因为人肉在这里确实是招牌菜,至于为什么呢……这个深夜雀食堂就是真真正正的妖怪食堂。人肉在这里似乎真的很受欢迎呢,虽然我一次都没点过。

    在这个人妖大融合的年代依旧坚持着人肉料理,所以这里其实也受到了一些激进份子的排挤。

    “啊,我都忘记贤者大人是花露的妖精……”

    “……还是八目鳗吧。顺便还有啤酒。”

    “不吃人肉吃八目鳗啦,贤者大人也伪善呢。”

    “哈哈哈,只是和人类比较靠近,吃起来总觉得在吃我朋友,所以……”

    “也是呢。”

    老板娘笑着,认同着什么似地点着头,老板娘有时候说话比较刻薄,但是也是一个明事理的妖怪呢。

    “最近入了新货哦,有瓦伦丁还有凯撒,都是难得入手的好东西呢。”

    “那是……日本以外的啤酒吧?”

    “是的。”

    “那我要青岛啤酒好了……”

    “啊,居然喜欢中国人的青岛啤酒啊?贤者大人的口味真怪呢!”

    “不,你的瓦伦丁和凯撒是浑浊啤酒吧?我喝不惯那个,要的话还不如喝干净一点的青岛……”

    “贤者大人真厉害呢,不用我说都知道一切了。”

    看着老板娘的笑脸我不由地叹了一口气。

    “别讽刺我了,啤酒还是用回河童酿造的吧,也便宜……”

    “贤者大人也缺钱啊?”

    “……我零花钱很少。”

    “妻管严呢!”

    “喂喂,我也是女的啊,别玩弄我了。就双份烤八目鳗还有河童啤酒!快去做!”

    “承知的说~”

    带着奇怪的口癖老板娘就转身走近厨房。不久我看到了白色的烟从厨房里面飘出来,而鼻子嗅到的是烤八目鳗的香气。

    我也不得不期待起来了呢!

    “晚上好~”

    一个带着眼镜女性推开了拖门。

    “哦,这不是魔理沙吗?好久不见了呢。”

    “喔!贤者大人!真的是好久不见了呢!”

    魔理沙笑得很开,脸上的皱纹都露了出来。

    “哈,原来贤者大人也有来这里啊!”

    “最近一直有来。”

    我也是最近才喜欢到这里来。

    “老板娘,煎面饼。”

    魔理沙把自己的帽子挂在门一边的架子上然后点餐。

    “煎面饼……?”

    “嗯,今天是煎面饼。”

    “……”

    老板娘忽然露出了十分认真的神态。

    “承知的说。”

    我还在奇怪发生了什么,魔理沙就哈哈地笑着拖着椅子到我的身边坐下。

    “贤者大人你点了什么。”

    “烤八目鳗咯。”

    “哈,你不知道这里可以随便点的吗?”

    我知道。

    “不是随便点吧?是我有材料,而且会做的情况下才会做。我只是一小妖而已,你点什么龙肉大餐可是做不了的哦!”

    从厨房里传出老板娘的声音,老板娘的厨房不大,但是她刻意开了个窗子,我们坐在台上的人可以很随意地看到她在厨房的工作的样子;老板娘开个窗子也好吐槽,不是么?

    “好的,烤八目鳗!”

    不知道是不是使用了什么妖术,老板娘很快就烤好了两份烤八目鳗给我。

    “哦!好像很好吃的样子!”

    “别想吃我的。”

    我把手护着自己的两份烤八目鳗。

    “走开走开!”

    “诶~我才没想过偷你的吃啦!”

    “魔理沙小姐,你难道忘记我的能力了吗?”

    “啊……”

    我用手刀砍了一下魔理沙的脑袋。

    “在我面前,一切隐瞒都没有意义。今天工作比较多,我想吃多一点,就别偷了。”

    “哈哈哈哈……”

    魔理沙干笑了起来。

    “你年纪也不小了吧,晚上吃那么多真的没问题吗?”

    “才五十五岁而已啦!我比老板娘还小啊!”

    “我才四十八哦。”

    老板娘举起小勺子晃了晃。

    “不是吧!你骗人!”

    “那当年永夜异变的时候你才九岁?!不可能!!!”

    魔理沙似乎不能接受老板娘比她小的事实。虽然我知道这并不是事实,这只是老板娘的玩笑。

    “是啊,魔理沙姐姐。”

    “别叫我姐姐啊啊啊啊……!”

    错乱了呢。

    “没事,这里最大的可是贤者大人呢。”

    老板娘笑着说道,把矛头指向我后便然后开始点起了火开始温起了平底锅。

    “贤者大人……你多少岁?”

    “我没仔细算过,大概千来岁吧。”

    我如实地回答了。

    “不会吧?!”

    “喂,你在想的东西太失礼了吧……”

    这家伙脑中第一时间出来的想法竟然是:这么大岁数做事还这么幼稚?!

    “别读心啊!”

    “我这不是读心……”

    魔理沙自讨没趣,结果她搔了搔自己的脑袋然后撇着嘴把头转向一边,好像在生气的样子。

    “和贤者大人在一起感觉真不舒服呢。”

    哎呀,被讨厌了。

    “不过啊……”

    魔理沙看着我,越看,她的表情就越显得阴沉,看着她默默地转过头,就连表情变得忧愁了起来。

    “你们真的一点变化都没有呢。”

    “……”

    “……”

    人类和妖怪是不同的,我们的寿命比人类长得多。

    “在我印象之中,你们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差不多呢。看起来还是这么年轻靓丽。”

    “……”

    “……”

    老板娘和我都有什么话要说,但是看到魔理沙的样子最后还是把话吞了下去。

    大家都沉默了,只听到热起的锅里的油发出的噼啪的声响。

    老板娘看了一眼魔理沙,然后她把打好的面粉缓缓地倒入了平底锅里。

    随即……

    “好香!”

    这气味实在让人受不了呢!就算是我这种不需要进食的妖精也突然想吃了起来!

    “老板娘,来多一份给我。”

    “承知的说~”

    老板娘笑道。然后用铲子轻轻地翻了下在平底锅的煎面饼。

    “油煎面饼的味道不会差太远的说。”

    魔理沙露出苦笑和我说道,好像她也对刚才引起的话题感到歉意。

    “但是就算如此,味道却会有很大的差别。”

    老板娘笑道。

    “因为做的面粉的粘稠度,还有倒下面粉的厚度,放的料,都有不同,做出来的方式也可以是不同的说有直接煎炸,也有油煎加水盖上后蒸熟。结果就是一道煎面饼可以做出千百种风味。”

    魔理沙点点头。

    她接着不再说话,反而闭上眼睛,似乎享受起什么声音。

    我仔细地听着,那是噼啪噼啪的油炸声。

    梦也似地魔理沙吟了一句:

    “灵梦她……”

    魔理沙自嘲一般地笑了笑,然后住口了。

    “没什么。”

    “……”

    “不,真的没什么,不要这么看我啦——!”

    这种用生气的语气掩盖害羞的做法,让我觉得魔理沙过了这么多年也是完全没有变化呢。

    “嘛,别生气了啦,来来,送你一份烤八目鳗。”

    “你这家伙看不起我吗?!我才不要!”

    “没有看不起你啊。而且我们不曾经也是出生入死的好伙伴吗?”

    “完·全·不·是!”

    魔理沙啪地站起来,她气冲冲地把钱砸在柜台前:

    “气都气饱了!不吃了!”

    说罢就甩着身走掉了,离开的身影只留下“砰!”的一声

    “……”

    老板眯着眼抱着手,向我投出了埋怨的眼神。

    “这也怪我?!”

    “……”

    “好啦好啦,我认罪。”

    “那就把魔理沙的那份也吃了吧。”

    老板娘露出得逞的笑容,然后把两份热乎乎的煎面饼端到我面前。

    “两份烤八目鳗外加两份煎面饼……”

    看着就觉得饱。

    “还有一杯河童啤酒。”

    说罢,老板娘给我斟上了啤酒。

    “真、真丰盛呢!”

    “贤者大人也是个大人物吧,浪费那种事情可不会做出来吧?”

    “唔……!”

    好吧,那也只能吃下去了,不过对于我来说略丰盛啊……!

    “老板娘要不要吃?”

    “我晚上不吃东西,减肥。”

    这理由逊透了!

    老板娘看着没人,也就开始开始抹着碗筷起来。

    “不过魔理沙小姐……这次又没有吃我的煎面饼呢。”

    老板娘露出忧愁的神态。

    “魔理沙小姐虽然不是每次都点这个,但是每次点了煎面饼都不会吃呢。”

    老板娘捻掉了一小块煎面饼,放到口里轻轻嚼了几口。

    “明明这么好吃的说。”

    看着面露寂寞色彩的老板娘,我难免也有点心疼了起来。

    “煎面饼么……”

    “……嗯。”

    我夹了一小块切好的面饼,送到口里,表皮十分地脆不过里面的面皮却不乏柔软,咬下去,满口都是油的香味。

    “好吃。”

    “是吧?”

    “这么好吃的葱油煎面饼,任谁吃了都会发出赞叹吧。”

    “是吗?但是那不会让魔理沙小姐满意呢。”

    老板娘脸上那寂寞的色彩变得更浓厚。

    “我希望自己的料理能够让他人幸福起来。”

    “但是……似乎……我的煎面饼不能让魔理沙小姐开心起来呢。”

    说罢,她露出了苦笑。

    “……”

    我放下了刚夹起的煎面饼。

    “没有人的煎面饼能够使得魔理沙小姐开心起来啦。”

    “除了过去记忆之中那个煎面饼呢。”

    我拍了拍老板娘的肩膀。

    “总会点一样菜的人,肯定是对这样菜有着特殊的情感,而这背后一定有着什么故事。”

    “老板娘,你知道吗?其实煎面饼本来是穷人的食物哦。”

    我笑着夹起一份面饼送进口里。

    “当年灵梦穷得没饭开锅的时候,魔理沙有时候会带面粉给她的。”

    我晃了晃自己的筷子。

    “灵梦,还记得灵梦吗?上一任的博丽巫女。”

    “……不可能忘记吧?”

    老板娘嘟起了嘴,灵梦这个名字给她带来的绝对是噩梦居多。

    “魔理沙自己是和食派,面粉对她来说基本没什么用呢,她自己也不会有那个时间做面条什么的。”

    “而灵梦也是穷得开不起锅,面粉给她的话……自然就会拿来做一些什么,而魔理沙又不喜欢吃面包,结果就做起了煎面饼。”

    “少油,然后也没有葱,就连大家习惯下的鸡蛋也没有放,只是加了糖进去,为了不长痘痘结果也没有煎透,最后只用水焖熟。”

    “……!”

    老板娘愣着看了一下我面前那些油煎面饼。

    “原来如此……”

    我笑了笑。

    “这份菜……虽然起源指向了中国,但是在整个闽南语系影响的范围以内都出现类似的制作方式,当然日本也是,即使外界并没有什么人做这种东西,但是确确实实也是存在类似的做法。”

    “一个传播了那么远的菜式制作方法自然千千万万种,口味也不胜相同,甚至我们自身也改良了不少,好像老板娘这种做法也是比较传统呢,但是传统归传统,传统也有很多种呢,而我们记忆之中的煎面饼也是那样,或许我们第一口吃到的那种做法便是自认为的传统呢。”

    “或许……”

    我再次夹起了一个切开的煎面饼。

    “就算我能还原那个煎面饼,也已经不是她脑海中那个煎面饼了,她怀念的可不是煎面饼的味道,而是……”

    不知为何,说出来连我都觉得有点心酸:

    “怀念那段已经回不去的时光。”

    说完,我和老板娘都不再发出一句话。

    沉默蔓延在这个冷清的小店里面。

    “……”

    “……”

    “哐当”

    只有啤酒杯里冰块融化而碰撞的声音响起。

    “呐,贤者大人,拜托你一件事好吗?”

    “嗯?”

    “把我的面饼送给魔理沙小姐吃。”

    “……”

    我无奈地摇摇头,然后指了指在后面挂着的魔女帽。

    “最好快一点哦。她很快就发现自己漏了帽子没拿。”

    “是吗……我都没有注意到呢。”

    老板娘转身走进厨房。

    我托着腮帮子借着能看到厨房的小窗子看到了如此兴奋的老板娘也不自主地被她的干劲所感动,果然……我很喜欢这样的小店子啊。又温暖,又充满情谊。

    “做好了!”

    老板娘用铲子把焖熟的煎面饼弄到盘子了,然后她顺手就拿起小刀打算切开。

    “别切开,就这样好了。”

    老板娘看了一下我,然后点了点头,直接把煎面饼端到柜台上。

    然后不到两秒钟,门就被轻轻地拉开了。

    “那、那个不好意思的说……”

    魔理沙带着满脸的歉意弯着腰,好像赔罪一般走进来。

    就算是“厚颜无耻”的魔理沙也好,也对刚才自己的行为感到不好意思。

    “魔理沙小姐,帽子还挂在那里哦。”

    老板娘指了指门旁边的架子。

    “不好意思呢……”

    魔理沙伸手便要拿下帽子。

    “对了,我又做了一个煎面饼,不介意的话请试一试。”

    老板娘推了推刚端出来的煎面饼。

    “刚做好的呢,而且还是新做法,很不错的样子呢。”

    我插了一口,然后我轻轻地撕开一点,丢到口里。

    “嗯,虽然没有葱的香味,但是也不错呢。”

    “……”

    魔理沙看到我的吃法不由地低下头。我撕开了一大份,然后递给了魔理沙。

    “快吃啊,我的胃口不大,你吃多点才好。”

    “……”

    魔理沙接过了煎面饼,她推了推挂在鼻梁上的眼镜。

    “这……这什么玩意……”

    带着奇怪的表情她吃了一口。

    然后……她把咬了一口的煎面饼放回盘子了,默默地转过身拿起了自己遗留在店子里的帽子。

    “我只是过来拿帽子而已。”

    说罢急匆匆地跑了出去,连门都没有关好。

    “……”

    “……”

    我过去轻轻地把门关好,然后对向我投向埋怨眼神的老板娘耸了耸肩膀

    “……噗。”

    “哈哈哈哈……!”

    接着我们两个人都笑出声来。

    不,这样就好了。

    虽然诸多曲折,不过我和老板娘都很清楚。

    这碟煎面饼是给人带来幸福的料理。

    为什么能这么断言?因为魔理沙不擅长在人的面前落泪。

    接下来,我就和老板娘一起说起了魔理沙的往事。

    夜晚静静地依旧流淌着。

    月光冷冷地依旧明朗着。

    小小的店子带着暖心的气氛依旧在营业着。

    深夜,便是这么多故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