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九夜幻想乡的布丁下
    在午夜,月亮挂在迷途竹林最高的那个竹子上的时候。

    那也是幻想乡或者说整个日本最为安静的时候。

    而这么一个“时候”,坐落在迷途竹林边沿的一间小店子却热闹了起来。

    如果你有读过《深夜食堂》,你自然就知道《深夜食堂》到底有着怎么样一个含义。

    因为它有着人间冷暖,世间百态,所以深夜的食堂才会在漫画家的笔下变成了《深夜食堂》。

    然而那个漫画家却不知道,他的《深夜食堂》在幻想乡是真的存在的。

    虽然有点不同,但是它却是实打实的《深夜食堂》。

    而我叫它:

    深夜雀食堂。

    快看,月亮已经挂在了最高的那个竹子上了。

    深夜雀食堂。

    开张了。

    (3)红酒布丁

    “打扰了!”

    魔理沙推开了门。

    “天妇罗,加小胡椒。”

    老板娘笑着点点头。

    “承知的说~”

    接着她转身走进厨房准备做天妇罗。魔理沙习惯性地坐到了我身边,我顺势就转过头,不太想和魔理沙说话。

    “哟,贤者大……人?”

    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给魔理沙看到了我的脸。

    “怎么了?贤者大人你左脸很肿哦!”

    “啰嗦!”

    不耐烦地捂住脸别过头。

    “那个,贤者大人发生什么事情了?”

    习惯坐在我们对面的莉格露耸了耸肩,表示不知道。

    “无所不知的贤者也有不知女人心的时候。”

    那个萝莉吸血鬼蕾米莉亚·斯卡雷特,优雅地喝了一口“wine”之后,拿出手帕轻轻地把嘴边的饭粒抹掉。

    “那是无所不知的贤者被自己所爱的境界贤者留下的印记。”

    蕾米莉亚这家伙……大概是嗅出我脸上残留的气息了……

    魔理沙噗地笑了出来,一副惹人讨厌的嘴脸迫近我:

    “也就是说贤者大人和紫打架了?干了什么亏心事了吗?”

    “……哪里有做什么亏心事。”

    我嘟着嘴。

    “就是看到紫弄着什么布丁的时候,我忍不住插口说了一‘做这些无谓的东西有什么意义’。”

    魔理沙拍了拍我脑袋。

    “那就是该死呢。”

    莉格露也叉着手有模学样地点点头。

    “确实该死。”

    就连老板娘也在厨房里说了一句:

    “贤者大人就是性格恶劣。”

    彻底孤立无援了!

    “我、我也知道紫是想做给我吃的啦!但是就是忍不住出口便是那样……”

    魔理沙再次拍了拍我的脑袋。

    “那就更该死。”

    莉格露再次叉着手点点头:

    “确实更该死。”

    老板娘就鼻子发出了轻蔑的笑声。

    可、可恶……!

    我看向蕾米莉亚,希望她能够为我说一句话。可是……

    “幻想乡的未来似乎一片黑暗……”

    别说这种中二话了!!!而且我性格恶劣怎么了?!这和幻想乡的未来有半毛钱关系吗?!

    “喝完这杯酒,就回去好好道歉吧。”

    魔理沙忍着笑装作认真地拍着我的肩膀。

    “你是哪里来的知心姐姐啊?!”

    本来我火气就很大了,现在弄得我已经无法忍受了!!!

    “算了算了!不和那性质恶劣的家伙搞在一块了!真是的!尽让我倒霉!”

    我甩着手说着气话。

    “不过贤者大人你的钱都是紫大人给的吧?”

    莉格露看着我,这个……确实如此呢。

    “出现了呢,不工作的丈夫拿着妻子辛辛苦苦工作的钱到处乱花,喝酒。”

    魔理沙说罢还用筷子敲了敲我身边的酒瓶子。

    “这几天……我该留意一下电视,尤其是那个半夜放送的《道德观察》。”

    蕾米莉亚居然也加入了欺负我的大军里面!

    “啊!为何境界的贤者终日以泪洗面无心管理幻想乡事务,为何全身全灵付出却换来爱人的背叛,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尽请收看午夜《道德观察》……”

    魔理沙还没说完……

    “噗”。

    除了我之外的四个家伙都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了!!!

    被、被黑得快看不见底了!!!

    而且蕾米莉亚你不是装逼装得很开心的吗?!还说什么“我来这里已经做好了孤独的准备”结果不也是和这群性质恶劣的家伙一起黑我么!

    “嘛嘛~别在意啦!开个玩笑罢了!贤者大人不会连个玩笑都开不起吧?”

    魔理沙一边拍着我的脑袋一边说道。

    老实说这里我最想砍死的就是魔理沙。

    “总之我回去会好好道歉的了,而且都说过多少次了,我和紫不是那种关系。”

    “味道是不会骗人的,无所不知的贤者身上散发这境界贤者的气味。”

    蕾米莉亚带着恶作剧的眼神看着我,她笑这,小小的尖牙露出。

    “不,境界贤者身上也散发着你的气味,如果不是经常睡在一起,我想是不会散发出同样的味道。”

    无、无法否认。

    “诶……为什么贤者大人会和那个八云紫睡在一起呢?”

    莉格露天真地歪了歪头。

    “‘啪啪啪’呢。”

    魔理沙认真地点点头。

    老板娘笑着,似乎认同地复述着:

    “嗯,‘啪啪啪’。”

    这、这两个家伙……

    “啪啦——”

    太好了!终于有人来了!虽然对不起但是请给我用来转换话题吧!!!

    我转过头一看……

    “……贤者大人晚上好。”

    中左大将露出了苦笑。

    这、这……一直挂着迷人笑容的中左大将露出这样的表情……要、要我怎么借你来转换话题啊啊啊啊!!!

    “大家晚上好。”

    虽然说带着苦笑,但是礼仪还是做到恰到好处。

    唉,不说了,这之后中左大将肯定找老板娘说话就是了,他们之间有着一些平常人不知道的关系,当然事先申明的是,他们之间不是淫秽的关系。

    “贤者大人?贤者大人。”

    我的肩膀被拍了拍,我转过头去,中左大将在看着我。

    我有点不可思议地指了指自己,

    “你找我?”

    中左大将点点头。

    “嗯。”

    “这是村长大人给你的。”

    说罢,中左从袖子里拿出了一信封。

    “村长大人的六十五大寿,他是真心希望您能参加一次的。”

    我默默地收下中左大将的信,之后叹了一口气。

    “那么想我去么……我已经收到了四五封这样的东西了。”

    其实我还在考虑到底去不去好……

    “有什么好犹豫的,去啊,都找那么多人给你送信了。肯定很想你去的。在情在理你也应该去。”

    老板娘叉着手说道。

    虽然说我想转换话题,但是……我可没想过会转化成这种话题……

    “现任的村长大人不是你的学生吗……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尴尬的事情吧。”

    莉格露歪着头说道,魔理沙摆摆手,

    “莉格露,不是我吓唬你,其实不仅仅是现任的,就连前任的村长都是贤者大人的学生。”

    莉格露愣了一下然后看着我:

    “诶……原来贤者大人是那么厉害的人物啊……”

    我摇摇头。

    “我可不是什么厉害人物,我只是和有一讲过几个月的故事而已,永八的话……我也没教过他什么吧,唯一想到的就只教过他扎马步。”

    “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小小的恩惠或许会成就巨大的梦想。”

    蕾米莉亚保持着神秘的语气,但是我们都知道她中二病已经到了末期。

    中左大将抓了抓自己的下巴。

    “好像我们御酌屋的几个唱歌的,都几乎没有遇到过人教我们唱,都是自己学,自己看书,有谁会唱歌,然后教了我们一点技巧,我们就会一直感激她的。”

    说完中左大将看了一眼老板娘,而老板娘却刻意不去注意他的目光。

    “好吧,你们别说了,我会去的。”

    大家都满意地笑了,是呢,这是大家的期待,我不应该拒绝,而且……也好多年没去见过有一那个小子了呢。

    我曾经有想过自己做过的事情或许微不足道,但是也有可能会像一个种子,在某人心中发芽,最后在一片荒芜的沙漠里绽放成一个美丽的花园。

    那个美丽的花园……或许就是我所期待的人与妖怪和睦相处的世界,而有一,把这个我曾经放弃的梦想实现了。

    虽然说不能说完美,但是也可以说是实现了,确实有时候回想着人间之里,也会有一种其实是自己努力的成果的错觉。

    “为伟大的贤者大人干杯!”

    魔理沙举起自己手中的小酒瓶,然后大家也有模学样地举起自己的酒……

    我怎么觉得……其实现在才是她们黑我黑得最卖力的时候?

    算了,我也习惯了。

    ——————————

    “好啦,你别动,我会打扮你漂漂亮亮的。”

    我撇了撇嘴。

    “我化妆的技术不比紫差才对的。”

    “现在不流行你以前那种妆扮了好吧,而且这些化妆道具你有多少会用?”

    紫没声好气地拍了拍化妆桌上的化妆道具和化妆品。

    好吧,我确实没几个认识的。

    “因为妖精酱你本来皮肤就很好了,其实也不用怎么打扮呢……”

    嘛,因为我是妖精所以没办法嘛。而且我也不喜欢浓妆,弄弄淡妆其实就已经很够的了。

    “然后衣服呢?你不会打算就穿着这蠢萌的连衣裙去吧?”

    “我就一副小孩子的样子,穿什么都不会显得庄重吧?”

    “但是你是有一的老师啊,穿着小孩子的衣服过去你不觉得很尴尬吗?”

    没法否定。

    “好吧,我会自己给自己弄一套晚礼服的,这样行了吧。”

    “穿我的不行么?”

    嗯……为了减少灵力的消耗,紫也保持了和我差不多的幼女身型一段时间了呢……按道理来说我应该也能穿她那种洋服。不过……

    “其实我想……穿个中振袖(*女性和服的一种)就好了。以前教有一的时候就是穿那类振袖呢。”

    紫默默地点点头。

    “也是呢,穿那种也不失礼仪,而且有一也会很容易接受吧。就穿那种吧。”

    说罢紫就走了出去帮我选衣服了。

    我坐在镜子前面,看着自己的脸。不由地有点心酸。

    岁月没有在我面容上留下刻印,而今天却是有一六十五岁生日,我这没有变化的带着稚气的面庞和那个从充满稚气变成满脸皱纹的脸庞……

    有一,不知道你看到我的时候会怎么想,但是我在没看到你之前我就已经觉得有种难受的感觉,或许我就是因为这种感觉……才会不太愿意和你见面也说不定。

    我不是一个好的老师,但是因为你,我变成了好老师,变成了别人顺带尊重的“伟人”。

    怎么想都觉得很奇怪呢。而且……我出席的是生日晚宴,这种上流社会的晚宴总觉得太不适合我了呢,或许我还是适合在老板娘那种小店里面呢。

    我摸了摸镜中的自己。

    “或许我唯一觉得有一你的美好世界,不完美的地方就是……我不太适合你那个世界吧。”

    天空慢慢地变暗。

    我看着变暗天空上露出的那最耀眼的星星。

    总觉得……喧哗的冷漠在四周游走着,一直喜欢的那种静谧的温柔已经荡然无存了。

    ————————————————

    完全入夜,我和紫都出现在人间之里的大堂里,本来作为议事堂的大堂因为特殊的日子,被装饰得十分奢华。

    只是一进门就受到热烈的欢迎了呢,刚拿出请帖的时候,在门口的侍者马上就紧张得跑去和有一报告,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有一就赶到门口来“迎接”我。

    这样真的让我很不好意思……明明今天的主角是寿星公的有一才对的。

    我可以理解有一,因为我们也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我的到来估计真的是很开心很兴奋吧,因为如果我是有一,我都是这样的想法。

    只不过啊……有一没有注意到我的意愿就是了,擅自在大家面前介绍我,还说了一大堆赞扬我的话……

    然后就是一大群人过来围着我的人就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几乎人间之里有点地位的人都来找我,问又是问一大堆奇奇怪怪的东西……

    如果不是在有一的生日聚会上,我早就发火把这群人踢走了!

    不过我现在是人间之里村长有一的恩师的身份出现在这个晚宴上,我的一举一动不仅仅影响着我的声誉,也影响着有一的声誉,我这么一想就更加不能有什么抓狂的举动。我也就只能够假惺惺地应付起这些上流人士起来。

    等到大家开始对我没有那么大兴趣,开始散开的时候,我感觉自己筋疲力尽,甚至可以说一躺下马上就可以睡着的那种疲劳当中呢。

    “来,妖精。坐坐吧。”

    有时候紫真的是我的贴心小棉袄啊!居然为了我把椅子搬了过来,我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一边手抵着一边的桌子,一边手还轻轻地用自己的小手捶了捶自己的小肩膀,露出了一副无可救药的松懈表情:

    “啊~得救了啊~”

    “好像老奶奶一样。”

    紫的嘲笑没有一点恶意,她的声音听着就好像空山新雨后的潺潺溪流一样清澈沁人。

    “怎么说呢,我也千来岁了,按照人类的那种寿命来说,我就已经是老得不能再老的阿婆了。”

    “哎呀,我才是少女而已哦。”

    我无力地笑了笑,真的不想吐槽紫的年龄了。

    我就这么做看向天花板。

    巨大的水晶吊灯挂在原型的天花顶上,一百三十盏明灯透过了水晶的折射,把泛白剔透的光洒向会场,营造了一种梦幻一般的氛围。

    会场上摆着一张又一张长得夸张的桌子,洁白的桌布上摆着的是让人垂涎三尺的佳肴,而且这些佳肴……就如同人间之里外围那些贫民区的房子一样,看似杂乱无章地塞在一起,不对,这里该是用“鳞次栉比”才对么?

    目测大概都有两百多个的家伙,而且是有人类也有妖怪。

    按照人类的胃袋大概是无法解决如此之多的食物,希望那些妖怪能够解决这些多余的“佳肴”。

    这里是我完全不熟悉的世界。

    不如说是我完全不喜欢的世界呢,我和这样的世界是无缘的,也不会憧憬这样的世界,我也有点搞不懂为何会有人憧憬着这样的宴会……

    “贤者大人。”

    我歪了歪头,然后看清楚向我打招呼的人是谁。

    “中左大将么……你也来到这里啊。”

    “姑且我也算上流人士吧?”

    中左大将抬了抬举着红酒的杯子露出了苦涩的笑容。

    我点了点头,紫看了下我,又看了下中左,她没有想象那样胡闹,只是微微一笑就在在我耳边说一句:

    “我那边还有在意的家伙,你就先让他陪陪你吧。”

    “嗯,我知道了,谢谢,刚才要不是你在我身边,我肯定会感到手足无措。”

    “说什么呢,我走了。”

    抛下这么一句,紫就消失在人潮里面了。

    她和我不同的就是,她能够在这个世界里面遨游,能够在各种同样有地位的人面前来去自如地穿梭……而我就只能在小众的范围里面才能过得舒坦呢,我和她比起来,真是软弱多了。

    “贤者大人,结果你还是来了呢,不过贤者大人的人气真的很高呢。真是吓一大跳了。”

    “活得久了,人际关系是比较广,不过这不代表什么。”

    “从他们的说辞里面,总觉得没有贤者大人就没有人间之里现在这幅光景呢。”

    “其实我们可没有你说的那么伟大,做出一番事业的,都是你们的努力所致。就好像说你们御酌屋的剧场能红红火火,其实除了村长的支持,更多是你们的努力,就是你们的决心和坚持才有了现在的成就。有一也是如此,我只是一个小推手,而现在人间之里有这样的繁华其实和我没有特别大的关系。”

    中左低着头默默地听着我的话,直到他确定我说完了,才抬起头,就如同儒家的学生对待老师一般尊敬呢。

    “总觉得贤者大人和平常差别真大,无论说话的语气还是身上散发的气场呢,让人不得不肃然起敬那样。”

    “是吗?可能依靠衣装,穿上这身衣服不得不严肃一点呢,不过啊,中左大将,你知道吗?我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回到老板娘的小店里面,来一瓶小小的温酒,然后听着大家的说话的声音睡下,直到大家要走的时候推醒我。”

    我哈哈地笑着说道,其实就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和中左大将的距离变得好近,和一开始那种拒绝的感觉不同,这是一种认同感。

    “你说起小店……我忽然有一种怪异的想法呢。”

    中左大将一边晃动着手中盛着红酒的玻璃杯,一边从晃动的红酒里面看着倒映着的自己的脸。然后他默默地看向了我身边那张桌子,我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看到了两碟小小的布丁。

    “突然……很想吃布丁。”

    “……”

    我看着中左大将那幅若有所思的面容,忍不住拍了拍他的腰。

    “笨蛋。”

    “诶?”

    中左大将想不到我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想吃的时候就吃吧。”

    我伸出手,然后指了指不远处的一张桌子,接着,堆积在一角的布丁就“嗖”地好像有意识似地飞了过来,中左大将还在愣这,盛着布丁的碟子就飞到了他的的腹前,他习惯地伸出手接住了那碟布丁,然后诧异地看着我。

    “贤、贤者大人?”

    “嗯?”

    在他还没完全搞清楚什么情况的时候我也给自己弄来的一份。然后中左还没开口,我就这么咬了布丁一小口。

    “念、念力?”

    “差不多吧。”

    看着中左大将有点惊慌失措的表情,我露出了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吃一口?”

    “……嗯。”

    因为中左一只手捧着红酒,一只手捧着布丁,结果没有手去吃,我就这么伸出手拿起放在旁边的勺子,然后在他手上的布丁上刮了一小块,

    “呵呵,乖孩子,张口吧。”

    中左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一脸惊慌地往后了一步,手中的红酒杯一下子就掉落到地面上,漂亮精致的玻璃杯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而碎裂,玻璃碎片在地上和红酒一起绽放出异样的花朵。

    察觉到异样的众人都向我和中左大将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我这才意识现在自己可能闯祸了。

    “没、没事吧?是我太过分了吗?”

    “……没事。这是我的问题而已。”

    虽然口里说着没事,但是我知道我刚才那种带着恶作剧气息的抓弄行为很明显就触动了他心中某一条弦。

    “我很好。”

    中左大将又说了一句和之前差不多意思的话。

    “我似乎有点不舒服,让我休息一下吧。”

    说罢转身就要走的样子。

    “喂,慢着。”

    我尝试性地叫住了中左,我也没想到……中左居然还真的站住了。

    “嗯……怎么说呢,总觉得这个地方不太适合我们了呢。”

    中左不可置信地看着我,然后看着自己,然后再把目光停留在手上捧着的布丁。

    我托着下巴看着中左大将。

    “怎么样?要去下场吗?”

    总觉得自己的话语就和撒旦的话语一样有某种邪邪的吸引力。

    然后,中左大将默默地点头,就好像我知道他会答应那样,点了点头。

    然后,世俗就即将离我们而去。

    果然,现在我们身处的并不是我们想要呆着的世界。

    ————————————

    这几天的月光都十分明亮,明亮得我们都不需要打灯都能很好地看清路面。

    圆月之下,我距离地面一米左右的地方缓缓地飞着,这身衣服不好走路,我就直接飞了,而在我身后的是穿着跨裤的中左大将,不会飞行的他,穿着这种衣服走着夜路并不是十分方便。

    “贤者大人,对不起。”

    “怎么突然和我道歉?”

    “因为刚才我的举动肯定吓着贤者大人了。”

    我觉得你吓到了所有人。

    “我才不会这么大惊小怪呢,不如说人之常情——那样?”

    我耸了耸肩,“其实我遇到吓人的事情多着呢,你这个可不会吓到我。”

    “是吗……?贤者大人好温柔呢。”

    “就算夸我我也不会高兴的哦。”

    其实是有那么一点高兴了啦。

    “哈哈哈,贤者大人就是不为所动。终于有点理解为什么别人会叫你贤者了。”

    “……我哪里有贤者的样子了?”

    “因为你是值得尊敬的,而且……还那么温柔,其实就如同圣母那样温柔。在你面前,我总觉得自己始终是一个孩子。就算我已经年过四十我都觉得自己其实还是一个十岁未到的孩子。”

    “……有那么夸张么?”

    “我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不过我觉得在贤者大人的面前,能说一些自己的事情,自己的心里话是……是一种幸运。”

    “这样啊。”

    “其实我是不久前才想起自己很喜欢吃布丁的。”

    中左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总是喝着红酒,结果都忘记自己本来喜欢的东西。”

    中左摸了摸自己的大鼻子。

    “我鼻子比较大吧?因为我有四分之一白人的血统,我的祖母是英国人。”

    英国人?刚好布丁也是起源于英国呢……

    “祖母很喜欢做布丁呢,就是好像羊羹那样的布丁。我父亲以前还说过呢,在他吃到真正的羊羹之前他一直以为他以前吃的布丁就是羊羹。”

    中左笑得很开心,在月光下,他的笑容并不迷人,但是看着很有感染力,因为就连我也笑了出来。

    “其实我也是那样呢,我以为布丁就是羊羹,差点因为这事情就和弟弟打架了。”

    “我以前可是很淘气的,又经常受伤,嗯……这也很娇气才对呢,因为我受伤了就使劲大哭,让大家迁就我才行,我的祖母更是疼我呢,总是抱着我,然后和我说好多好多故事,最后呢……总是好像之前贤者大人那样,拿起小勺子刮那么一小块布丁,然后和我说:‘乖孩子,张口吧。’那样。”

    半眯着的眼睛看着的并不是前方,而是回忆里面某个地方。

    或许是回忆中的走道上,就那么赖在祖母的怀里,然后他的祖母就把香甜的布丁送到嘴里,接着就如同女孩子一般尽情在祖母怀里撒这娇……

    “其实……我有点厌倦现在的生活了。”

    我笑了笑并没有说话,继续听着中左自己说着自己的话。

    “整天要摆着大家喜欢的笑容,做着大家都期待的事情,结果……好像自己又有点厌倦了,不想回应他人的期待,只想好像米斯蒂亚的小店里的大家那样无所事事那样休闲度日其实才是我最想做的事情也说不定呢。”

    “但是中左大将你不是放不下吗?”

    中左大将瞪了瞪眼。

    “如果真的不值得你去做的话,那么你也不会和现在这样犹豫啊。”

    我飞到他面前,捏了捏他的大鼻子。

    “疼、疼疼!!!”

    “清醒点了吗?”

    “诶?”

    中左大将有点不知所措地搓着自己的鼻子。

    “如果不是有你想追随的梦,那么你也不会在那种宴会里拿起红酒吧?”

    我绕着中左大将转了一圈,然后歪着头直视他的眼睛。

    “和那些有钱的人搞好关系的话,做事很便利不是吗?可以得到资金的赞助,那么就有更多的钱去整修剧场,和那些有特殊能力的人搞好关系的话,或许会在演出的时候帮助你们,让演出的效果更效果,和那些有地位的人搞好关系的话,那么那些有地位的人可能会带动很多有钱的客人过来,帮你开发值得开发的潜在客人呢。”

    中左大将垂下自己的眼眸。

    “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参加各种宴会,用着迷人的笑容举起宴会上的红酒,然后一边说着讨喜的话把红酒一杯又一杯地喝下去,虚情假意地让自己沉迷在宴会的氛围上。”

    我摸着中左大将那有点疏的头发,他没有抗拒。

    “所以了不起的是你才对哦,就算有着纯真的内心,还是为了筑建自己的梦想而勉强自己,不过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就是这样吧,都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勉强着自己去改变。”

    说到这里我本来是想要露出恶作剧一般的笑容,结果我只能挤出苦笑。

    “一边高举着红酒,一边拿着布丁的碟子,我觉得那样有什么关系,又不是说不能用红酒送布丁。或许就是红酒那种奢华的苦涩之后一点简单的香甜会变得更为有意义也说不定呢。”

    我自以为是地叉着手说道,悄悄地看了一眼中左大将的眼睛。

    虽然他什么也没说,但是眼神里面却透露着某种豁然开朗的神色。

    在远处的月下丛林里传来了虫儿的欢歌,微凉的风掠过中左大将的发梢。

    他若有所思却又坦然地露出了笑脸。

    我觉得,这是他最迷人的笑容。

    那天晚上,在小店里他并没有吃什么东西,就是一直保持着这种迷人的笑容直至大家散去。

    ——————————————————

    黑夜降临,今日的月亮依旧明亮地挂在天空,只是现在还到迷途竹林最高的那棵竹子上而已。

    因为还没有开店,我和老板娘以及莉格露就这么仰着头在小店里看着那个有点发旧的电视里的说新闻的栏目。

    刚好栏目说到了立夏的事情。

    “春天也快完了呢。”

    老板娘有点伤感地说道。

    “过几天第一道夏雷就会降下,然后幻想乡就会笼罩在雨幕之中。”

    我轻轻啜了一口啤酒,接着悠悠地说道。

    轻轻地抚摸着啤酒杯的杯沿,我喝的是叫做富佳的白啤酒,外来的货,老板娘因为十分喜欢那种带着覆盆子和陈皮的香味所以特意为了喜欢啤酒的我留了两瓶。

    当然,老板娘是把珍贵的啤酒当作礼物送给我,虽然口里说的是“还没开店,这个给你喝吧”。真是有点不坦率呢!

    当然啤酒质量真的很好,喝了一口之后彻底喜欢上了这种味道,然后我居然有点不舍得喝,这不仅仅是因为这瓶酒的珍贵,更是因为老板娘那种浓浓的心意。

    “嗯……不过夏天的话,虫儿也会开心呢,我也会变得活跃起来!”

    莉格露拍了拍自己的小臂膀。啊,莉格露是萤火虫妖怪,所以她确实在夏天更有活力呢。

    “啊……!”

    莉格露突然大喊了一声。

    “怎么了?”

    老板娘诧异地看着莉格露。

    “我突然想起为什么我要早一点过来蜜斯酱这里了!”

    莉格露一把拿起随意放在柜台上的遥控器,接着飞速换台。

    然后我和老板娘傻了眼。因为我们在电视里面看到中左大将在舞台上唱歌。

    “中左大将!今晚直播的晚会的压轴!耶耶耶!可以在电视里听到中左大将的歌声了!还是直播的哦!”

    莉格露一脸兴奋地说道。

    莉格露倒是在兴奋看到中左大将,但是我和老板娘倒是惊讶的是幻想乡居然已经能做到直播电视节目了。

    我们抬着头听着中左大将慢慢地拿起麦克风然后他向着镜头前的大家点点头。

    “我要唱的是……”

    嗯,电视咔嚓了一下,听不清楚呢。

    但是下一秒,电视里面就传出了中左大将那独有的有点雄厚磁性,甚至说有一些沧桑的歌声。

    “流云如潺流,闪星缀月夜。

    黑鸦纵逝过,阡陌脚下明。

    她举起明灯,遥指背后路。

    回头,

    吾实在炎阳下之故屋走道上,

    悠然自在。”

    最后一句颤音简直就是天籁之音,就好像父神的声音那样呢。

    “这家伙,还说什么让我回去御酌屋教他们唱歌,现在唱歌不是比我还要厉害得多了吗!”

    老板娘有点怨念地咬着自己的指甲,看来她内心的歌手之魂并不服输呢。

    “这个……是新歌啊,我从来没听过啊!太棒了!看直播还听到新歌!太好了!!!”

    莉格露兴奋得就差脱衣服乱舞了……

    但是我嘛……

    算了,和她们说也没什么用。只是由衷地欢迎一个新成员来到这个小店。

    以前讨厌他,是因为中左隐藏起自己,并且想要把自己俗世的技巧运用到这个小店里面,把自己变成这个小店的话题主导者。但是……我们喜欢这个小店并不是因为喜欢这里能够说话,而是喜欢这里的人情味,我们这些家伙就是不喜欢变味啊……

    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中左确实是就算连俗世的技巧也不是运用得特别好嘛……

    “诶?中左大将……好像哭出来了?”

    莉格露诧异地说道,然后我和老板娘抬起头看着电视里面的中左。

    他掩着自己的鼻子,眼中有着眼泪,但是……嘴唇却是笑的。

    镜头转换,原来……在舞台的角落,一个白发苍苍的婆婆提着篮子在角落里看着中左大将,老人看起来就是一个……外国人。

    我立马意识到,这个婆婆是中左的祖母。

    她没说什么,只是苍老的面容上流露着一种自然的骄傲,中左走了过去,轻轻地翻开了他祖母手中的篮子,然后从里面……拿出一碟布丁。

    他吻了一下自己的祖母,然后在她耳边说了些什么。

    因为太远了,中左大将也没拿着麦克风,根本不知道中左说了些什么,但是我看着他那带着红酒一般的深意苦味又有布丁那样简单甜美味道的笑容,我却很清楚他说了什么。

    “祖母,我们回去幕后一起吃布丁好吗?”

    (3)紫和我的布丁

    “妖精?在干嘛?”

    “……呀!”

    “妖精?你……嗯……你这家伙,怎么吃了在冰箱放了几天的布丁啊?”

    “那、那个……你听我解释!”

    “诶~妖精你不是说我做这些没用的东西有什么意义吗?”

    “唔、唔唔——!”

    “结果不还是偷吃!”

    “对、对不起……”

    “嗯?为什么对不起啊?”

    “其实……我好像是挺喜欢吃布丁的,紫做布丁的话我是很高兴的啦!也很想吃……但是出口就成那些话……”

    “……噗。”

    “别笑!”

    “妖精你真可爱呢。”

    “……呜。”

    “只不过妖精你也是不是太活在自己世界里面了呢?”

    “为、为什么这么说?”

    “嗯~不知道~想知道你就吃完再说吧?”

    “别、别靠过来……”

    “嗯~妖精你有意见?”

    “没、没有。”

    “吃啊。”

    “你看着我怎么吃……”

    “那我不看了?”

    “……算了,随便你。”

    “啊,那我就看了哦。”

    “……”

    “怎么了?为什么不吃。”

    “总觉得自己一个人吃有点怪呢,紫你要不要吃?”

    “不用啦,本来就做出来不是给我吃的。”

    “……”

    “吃吧。不会是难吃吧?我记得我做得挺好的,没什么蛋腥味……”

    “给。”

    “……既然是妖精喂的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吧。唔唔——味道意外地好呢。”

    “是呢。很好吃哦。”

    “我也想不到会这么好吃呢。以后还是我做算了,这种东西做出来比买的好吃多了。也很有趣呢。”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呢!啊!不知不觉吃光了。”

    “啊!我才吃了一小口啊!妖精你这个贪吃鬼。”

    “啊哈哈,太好吃了没注意到啊!对了,紫,你刚才说了,我吃完你就和我说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太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哼,不告诉你。”

    “——别这样嘛,说话算数。”

    “而且你没吃完啊,因为有我口中那一小口。”

    “……被钻空子了吗?!”

    “其实不用在意啦。”

    “嗯?”

    “这样并不是一件坏事。我也喜欢这样的你啊。”

    “……”

    “哎呀?脸都红透了啊。好少见呢!”

    “啰嗦!”

    夜继续流转在月空之中。

    今夜,我虽然不在深夜雀食堂。

    但是,那里的人情味依旧流淌在我的身边。

    绕过我的之间,传递在你与我以及大家的口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