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十四夜为“谁”的狗狗饭套餐其三
    等到日上杆头,我才出现在巴鲁瓦特图书馆。

    “欢迎,贤者大人。”

    只是昨天才认识的帕秋莉·诺蕾姬,居然向我打起了招呼来,还用了“贤者大人”这种称呼。

    “怎么连你也叫我贤者了啊。”

    “因为魔理沙和爱丽丝都这么叫你,我不这么叫有点离群。”

    魔女本身不就是远离俗世的“怪胎”么……还怕什么离群。

    “昨天晚上我收集了不少好数据,我想今晚就可以实现空间转移的魔法了。”

    帕秋莉似乎很开心的样子,不过现实是残酷的。

    “想要实现是很容易,但是要实际使用大概是不行。”

    帕秋莉看了一眼我。

    “贤者大人是指……”

    “空间折叠的进出口还无法做到稳定,虽然可以实现但是你会实际使用一个随时关闭让你身首异处的空间门吗?”

    “……好麻烦。”

    帕秋莉嘟哝一句,然后她站起来往书架方向走去,我想她是在找和固定空间之类的书籍了。

    “吱呀……”

    十分不干脆的推门声音,我还以为是爱丽丝。

    “爱丽丝吗?来得正好,帕秋莉收集了一些数据你可以来看看……”

    我一边说一边转过头,但是映入我眼帘的并不是那个有着一头美丽金发的美人。

    “抚子……?”

    “对不起……我、我打扰到贤者大人了吗?”

    “不不不,人都没有来齐,没关系的。”

    我连忙摆着手表示没关系。

    “抚子?这次又怎么了?”

    帕秋莉在一旁的书柜前一边捧着书一边用着好像事不关己的语气和抚子说着,不过我看到她其实是露着一副慈爱的笑容和抚子说的。

    抚子红着脸向和她说话的帕秋莉点了点头。

    “那个……我听说帕秋莉大人的空间魔法差不多完成了……”

    “按照贤者大人的说法还有一段路要走,不过实现还是能实现的。然后,这次过来又是想学空间魔法的事情吗?”

    听到帕秋莉的提问,抚子拼命点头肯定。

    “这样啊,那么之前给你的基本书看了吗?”

    “看了!还、还做了好多笔记!”

    我此时才注意到抚子放在背后的手其实是抓住两本不是很厚的书,而且书的边沿似乎有露出很多五颜六色的书签……看来是真的有认真地读过这些书的。

    “什么?抚子你想学空间魔法?”

    “是……咲夜大人经常神出鬼没那样,我想她应该会很多空间魔法,能在各个地方自由穿梭……”

    我看了一眼帕秋莉,帕秋莉也只有无奈地笑着摆摆手。

    原来抚子不知道咲夜的能力啊。

    十六夜咲夜最厉害的地方在于能够使用时间停止,实际上确实也确实是空间类的能力,但是……她不是靠学习而得到的空间能力。

    而是一种天赋的异能,这种能力让咲夜一直使用着虽然不能让时间倒流但是能进入时间停止的世界自由行动直到自己停止能力。

    而抚子看到的咲夜能够瞬间移动其实就是利用了能力的原理罢了……

    不过……我还注意到一点的是,她想学空间魔法其实就是想自己慢慢接近咲夜。

    也就是说……

    “你想和变得和前任女仆长一样吗?”

    抚子低下头,她似乎不太想说的样子,不过就是从这个反应我大概猜出她确实是想自己越来越贴近咲夜,或者成为类似咲夜那样的人。

    “好吧,当我没问过,不过多看点书也好,就好像前任的女仆长那样,她一定也是个知识渊博的人呢。”

    “嗯!”

    抚子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

    其实咲夜并不喜欢看书……只不过我这么说就符合了抚子心中女仆长的形象,也符合了她所期望的自己的“成长”。

    “在桌子上那几本都可以拿走,有什么不懂可以多点过来问我。”

    “嗯!帕秋莉大人谢谢你!”

    帕秋莉苦笑了一下,接着就看着抚子把桌子那放着的几本书都抱走了。

    “啊!我、我忘记了……如果空间魔法有需要我的地方请务必……务必让我帮忙!”

    其实就是想学空间魔法吧……

    “我明白了,虽然不需要帮忙不过可以让你来参观。”

    帕秋莉扶了扶自己的小眼镜说道。

    这家伙……虽然看起来不是友好,不过事实上对这个孩子宠得要死。

    “嗯!”

    抚子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用着欢快的脚步跑出了巴鲁瓦特图书馆。

    “真好的孩子呢。”

    “虽然咲夜那孩子也不错,但是这个孩子更让人爱怜呢。”

    帕秋莉苦笑了一下然后把刚拿下的魔导书放回书架。

    “大小姐完全是看中咲夜的能力才让她加入我们的,但是抚子则不同,蕾咪纯粹觉得她可怜才让她加入女仆一行的。”

    帕秋莉看了一眼我。她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该说这些事情。不过很快她就得出了结论,然后平静地开口:

    “她不知道为何就幻想入了,被蕾咪救了下来之后就一直住在红魔馆,这个孩子有点奇怪,无依无靠又不愿意出去,蕾咪倒是十分不开心,只不过咲夜就说如果要住下来的话就只能做红魔馆的女仆,她也答应了。”

    “那倒可以理解,蕾米莉亚是觉得白吃饭的家伙很可恶吧。”

    帕秋莉摇摇头。

    “……抚子本名是‘格洛丽亚(gloria)’。抚子其实是咲夜给她起的名字。”

    “……!”

    gloria,我仅仅是听到这个词汇我就懂帕秋莉话中话是什么意思。

    gloria在拉丁文中意指神的最高无上之光,有荣誉,光明等等复数的意思。但是无论是哪个,都不讨好蕾米莉亚这个暗夜之中的吸血鬼。

    那么一想,蕾米莉亚就不仅仅是有意锻炼抚子成为新一任的女仆长这么简单。

    她对抚子可能有一种天性的讨厌。但是知道咲夜有意锻炼抚子所以她才有意锻炼这个孩子。

    “叫抚子就好了,多好的名字啊。大和的抚子,温柔庄重坚强并存的强大女性。”

    我自以为是地说道,哪知道帕秋莉也点头赞同我。

    “对呢,虽然现在和大和抚子有着很大的差距,但是她会成为那样的人,贤者大人知道吗?抚子不仅仅想要学空间魔法,她还想学我的炼金术。”

    帕秋莉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家伙以为咲夜一瞬间变出很多刀子出来是因为咲夜擅长炼金术呢。”

    “又不是《钢之炼金术师》里面的爱德华,随便挥挥手就能练成这么多硬质武器吗?”

    说老实话我很诧异帕秋莉会知道这么久远的动画。

    “有好好准备到炼金石,应该能做出同样的效果吧。而且你也不一样可以瞬间炼成一堆硬质武器吗……”

    “……也是。”

    如果懂得熟练运用空间魔法又能掌握瞬间炼成,那样还真的和咲夜就很像了啊。

    “说起来抚子和爱德华也有点像呢,同样都是金发,一样那么争强好胜,而且……都是小个子。”

    “贤者大人也看过《钢之炼金术师》?”

    “嘛、嘛……那类东西陪着紫看了不少。”

    “真是博学。”

    我可不想连这种地方都博学的,而且为什么帕秋莉你也看过那玩意啊……

    “哟!我来了!”

    转过头,就看到魔理沙和爱丽丝一起站在门口,帕秋莉瞥了一眼她们之后有点没声好气地说了一句:

    “人齐了就过来准备实验。”

    哎,接下来就要烧脑了呢。

    ————————————————————

    在确定好下一步的实验之后,趁着魔理沙她们准备实验材料之际我才有一点空闲的时间在红魔馆游荡。

    怎么说呢转了一圈,给我的感觉就是空荡荡的,昨天这个时候可以看到蕾米莉亚在庭院的亭子下喝下午茶,但是现在却看不到蕾米莉亚的影子。难道是昨晚打击太大所以现在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

    我有点失望地继续游荡,从大堂一直走到别馆,最后又回到本馆……

    然后因为太无聊了我打算折回巴鲁瓦特图书馆的时候,就好像刚才那样走过佣人生活区的过道上,走到一半看到了一个房间的门是开到,毕竟刚才经过的时候明明是关着的……我有点好奇地往里面瞧了一眼,发现里面有三个人……不对,准确来说是两个妖精女仆和抚子。

    抚子正趴在台面上那摊开的书上睡得正酣,而两个妖精女仆正拿着水笔准备在抚子脸上乱画……

    “喂,这样做不太好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手制止。两个妖精女仆吓了一跳,她们以为我也是红魔馆里面妖精女仆所以死命地用自己的食指抵着自己的嘴唇发出“嘘嘘嘘!”的声音,嗯,我想她们是叫我千万别出声弄醒抚子,结果她们自己发出的声音太大了反而弄醒了抚子。

    “唔唔……”

    两个妖精女仆一声“暴露了啦~”就马上就带着银铃一般清脆的笑声穿过我身边逃了出去。

    “……”

    我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刚才这两个妖精女仆跑出去的时候貌似还用水笔划了我脸上一笔……

    “唔咕……贤者……大人?”

    抚子好像还没有睡醒那样,说话好像在梦呓呢。

    “刚才那些妖精女仆想对你恶作剧呢,不过我即使叫停了。”

    “……是吗,没有了咲夜大人在她们确实是有点无法无天了呢。”

    抚子用着虚弱的笑容笑道。

    接着她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站起来。

    “贤者大人要喝茶吗?”

    我看着她的脸真的是哭笑不得。

    “那个,抚子你的脸。”

    我指了指我的左脸。

    “啊,贤者大人你的脸上有黑色的划痕哦。”

    “……不,我说你,你的左脸全是字。”

    抚子用食指摸了摸自己的左脸然后再看了看,手指是黑乎乎的。

    “呜啊!”

    抚子有点手忙脚乱了起来,

    “洗洗就好了啊,我又不会说出去。”

    “不、不是的!”

    抚子一脸惊恐地举起刚趴在上面的书,

    “字、字都模糊了!”

    “……我看看。”

    我走过拿起她拿着的那本书。

    “没事没事。”

    我使用法术把这一页的墨水吸出来,然后召唤出灵力笔开始在上面写起东西。

    “诶……?”

    “我拥有能够看到过去的能力,要补这里被弄糊这段也就是写回来就行了。嗯,写好了,给你,这本书是帕秋莉新写的,墨水还没全干,下次就别垫着睡觉了。”

    抚子红着脸点点头,用了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嘟哝了一句“谢谢。”

    啊啊,真可爱呢。

    “贤者大人……你、你……是能看到过去的事情吗?”

    “嗯,是啊,能看到过去发生的事情。”

    “那么……能告诉抚子咲夜大人的事情吗?”

    我叉着手,瞧了一眼有点羞涩的抚子。

    “可以是可以,不过我会按照情况来判定该不该说。”

    “……也、也行。”

    “那么,咲夜小姐在抚子这种岁数的时候也是那么完美潇洒吗?”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咲夜的过去啊……我本以为抚子对咲夜是有单纯的憧憬,但是现在这么一问,我想她已经开始对咲夜有某种竞争意识了。

    “怎么说呢,在你这个岁数的时候她才刚开始做吸血鬼猎人,在这之前就在伦敦的街头和野狗抢吃的。”

    “……诶?!”

    “怎么说呢。差不多到千禧年那段时候的吸血鬼猎人协会是差不多都是散会的程度了,而且吸血鬼老早就乖乖地融入社会,也不会乱来。也就是说没什么工作呢,虽然咲夜能力很强大,但是还是没有什么钱,甚至沦落到要把自己的银刀卖掉才有钱在伦敦的日本餐馆点最便宜的狗狗饭吃呢。”

    我掩着嘴笑道。

    “狗、狗狗饭……”

    “对,味增汤加白米饭的东西,咲夜以前比较偏爱点这玩意。”

    “后面真的逼得没办法了就只有不自量力地到罗马尼亚找强大的吸血鬼刺杀。怎么说呢,好找不找,找到了准备离开这个地方的蕾米莉亚。”

    “这个笨蛋最开始逗趣的地方就是在蕾米莉亚的古堡里把蜡烛全部打翻了。”

    “……为什么?又不是在玩《恶魔城》。”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抚子会知道《恶魔城》,不过实际上嘛……

    我扶着额头:

    “不,后面蕾米莉亚问她为什么走过路过都要弄翻蜡烛,她的回答就是总觉得蜡烛里面有被囚禁的灵魂……”

    抚子张着大嘴。

    “咲夜小姐真的是日本人吗……怎么好像贝尔蒙特家族的人……”

    “哈哈哈,这个就不好说了呢,不过咲夜并不是她的本名,而是蕾米莉亚给她改的。就和你一样,用的名字并不是自己的本名。”

    抚子面露难色地点点头。

    “所以,咲夜也不是一开始就完美潇洒的,而是通过后天的努力才变成这样十全十美的值得依赖的人。”

    我摸了摸抚子的脑袋。

    “虽然还想说多一点,不过休息时间也差不多到头了。对不起呢,要回去和那群魔女们呆在一起了。”

    看到我站起来,抚子也跟着站了起来,她表现得有点慌张:

    “那、那个……晚上你们实验之后,贤者大人还有空吗?”

    “如果你不急着睡觉的话你可以陪我去小店吃点宵夜。那时候慢慢说也不错。”

    “嗯、嗯!”

    抚子很高兴地点了点头,一下子脸上绽放出纯洁无瑕的大笑脸。

    看到这种笑脸,我的疲倦感一扫而空。

    “谢谢贤者大人!”

    我无奈地笑笑,然后摆摆手,接着就转身走出这个房间。

    总觉得外面的照入红魔馆的阳光变得明亮了一点。

    ————————————————————

    做完实验之后,已经到了凌晨的两点多。

    跟着过来的抚子似乎是个好孩子呢,十点多的时候就撑不住一个人趴在一边的桌子上睡着了。

    而且后面实验失败爆炸也吵不醒她……

    到真的要走的时候倒是花了很多劲才弄醒她呢。

    虽然迷迷糊糊的,但是还是记得和我的约定,抚子在这里就显得很倔强呢,本来想带她回去的帕秋莉也没有办法,但是又担心我们两个也只能跟着我们到深夜雀食堂。

    不知道今天是不是比较特别,居然这个时候也没什么人在,推开门进去的时候也只有老板娘一人在静静地抹着碗筷,而柜台的一边很少有地放着烟灰缸,而烟灰缸上平放着还没烧完的手卷香烟。

    老板娘看到了我身后有带着人类的小孩,她马上就熄灭了烧着的香烟,然后收好了烟灰缸。

    “欢迎光临,贤者大人。”

    老板娘没有好像平常那样露着一脸想要吐槽我的神态,反而是一副很平易近人的表情。

    不过营业用表情吗……有一段时间没有见到了呢。

    “哦呀?贤者大人今天带了朋友来吗?”

    “是、是!我叫抚子!还、还请多多照顾!”

    抚子马上就拘谨地鞠了个躬。

    “不必那么在意的说,来到我的小店就随意一点吧。”

    老板娘捂着嘴笑道。

    “……”

    注意到帕秋莉那种不太友好的视线,老板娘似乎也没有过多的在意,她也只有用笑容来应付。

    “总之,先坐下来再说吧。”

    我赶紧招呼她们坐下,帕秋莉坐在我的左边,然后抚子就坐在我的右边,我又被夹在中间了呢,总觉得最近总是坐在什么人的之间呢……

    “这个小店没有固定的菜单的,你们想吃什么就和老板娘说吧,只要老板娘有材料又会做便会捧上来的。”

    “……《深夜食堂》?”

    帕秋莉皱了皱眉头。

    “是那种经营模式没错。”

    “……而且,贤者,这个不是米斯蒂亚·萝蕾拉么,带抚子来这个地方真的没问题吗?”

    “是这样呢,不过我可不会做出奇怪的事情呢,帕秋莉·诺蕾姬小姐。”

    老板娘把自己的头巾解下来。

    “而且帕秋莉小姐你也不用担心,虽然在《求闻》里面我是个危险的妖怪,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也发生了不少变化,大概我是再也不会吃人肉了吧。”

    帕秋莉不说话,确实刚才会露出警戒的表情就是因为她印象之中老板娘就是对人类态度十分恶劣的妖怪。

    老板娘看了一眼抚子。

    “不用担心我会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现在能做的也有全心全意用料理来回应你们的愿望。”

    帕秋莉愣了愣。

    “用料理……来回应人的愿望吗?”

    帕秋莉诧异地复述了一次老板娘的话。

    “不过,《深夜食堂》外加经营饮食的夜雀米斯蒂亚·萝蕾拉,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好。”

    “哈哈哈,那就别想比较好,毕竟难得来到及好好享受宵夜吧。”

    老板娘不说话,她看来并不想自卖自夸。

    “说多了也没意思,就是你想吃什么就做什么给你。仅此而已。好了,这位人类的小妹妹,你想吃什么呢?”

    老板娘显得很亲切,不过这并不是装出来的,而是老板娘一直都是这么亲切,虽然因人而异这点对我来说有时候这些亲切让我措手不及。

    “……想不到有什么想吃的。”

    抚子有点羞涩地低着头说的话是越来越小声,。

    “那抚子你就点狗狗饭吧。”

    我帮她点了。

    “……狗狗饭?”

    老板娘和帕秋莉一下子刷地看着我,她们的眼神都有点犀利……

    “抚子对咲夜有点兴趣嘛,刚和她说过咲夜以前吃狗狗饭的事情,因此想点狗狗饭也不是什么不行的事情吧。”

    老板娘默默地点点头。

    “那……是点射命丸文同款狗狗饭套餐还是蕾米莉亚同款狗狗饭套餐?”

    抚子有点不知所措地看着我。估计是听到蕾米莉亚同款狗狗饭套餐被吓到了。她自己也想不到这里会有这种东西点。

    “两个都点吧,我也要狗狗饭。”

    其实我说着说着也想试试这里的狗狗饭来着。

    “承知的说,那么帕秋莉大人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暂时没有。”

    “我明白了,先上两份狗狗饭。”

    说罢,老板娘直接转身进入了厨房。

    “贤、贤者大人!大小姐同款狗狗饭套餐是怎么一个情况?!”

    我哈哈地笑了两声。

    “因为你们家的大小姐经常来这里啊,而且就喜欢点狗狗饭。”

    抚子咬了咬嘴唇,她很清楚狗狗饭对于蕾米莉亚有着怎么样的含义。

    “蕾咪在这里是……常客吗?”

    帕秋莉捅了捅我的左肩。

    “对的,来这里都差不多一年多了。”

    “……差不多就是咲夜离开那段时候吗。”

    帕秋莉不经意之间叹了一口气。

    “果然她还是放不下呢。”

    帕秋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就连抚子也露出惆怅的表情,帕秋莉一下注意到了抚子的变化所以她止住了自己的嘴。

    “蕾米莉亚虽然一直被人认为是十分自大任性的吸血鬼,这样的家伙应该是没心没肺才对,不过她却意外地比你们红魔馆任何人都要感性。”

    我替帕秋莉打了个圆场。

    “毕竟是一起生活了这么久的人,如果是你们其中一个会好像咲夜那样离开她的话,她也是这个样子吧。虽然说离开或者不离开都是你们自己的选择,但是如果你们真离开的话……她一定很难受。”

    我也不能太好地表达自己的想法,想不到我自己一旦设身处地想一下自己竟然也会难受到都无法好好地说出话来。

    抚子一直抓着自己的小围裙,她一直咬着自己薄薄的嘴唇,眼角渗出了眼泪。

    “抚、抚子我……不会离开大小姐的!”

    帕秋莉叉着手,虽然她有很多话想要说,结果她也没有说出来,她看了看抚子:

    “我也是呢,毕竟都习惯了在一起了,要我离开的话,我自己也难受。”

    抚子看向帕秋莉,她点了一下头:

    “抚子也是!”

    “嗯,我知道了,所以你就把眼泪擦擦吧,未来红魔馆的女仆长可不能这样丢人现眼。”

    帕秋莉拿出了一个手帕递给了抚子,抚子接过后擦了擦眼角,接着吸了吸有点发红的鼻子。

    “不会给红魔馆丢脸的!”

    真好呢,红魔馆里每个人的感情。

    我是不太懂为什么抚子会对大小姐这么忠心,也不太懂为什么帕秋莉会这么爱护这个孩子,或许这些感情并不是某个事件决定的,而是在生活之中琐碎的点点滴滴铸造了这种的情感。

    就如同那个著名的青蛙效应一样,如果本是一盆沸水,青蛙会猛地跳出沸水,但是如果青蛙本在正常温度的水上,但是慢慢加热,青蛙就不会猛地跳出,甚至到意识到危险的时候都已经没有办法跳出去。

    她们的感情已经让她们跳不出去,即使知道会受伤会悲伤会难受,她们都会选择站在一起,一般来说,普通人大概会觉得很可怜,很可悲,很无奈,但是……我完全没有这样的感觉,不如说觉得很美好。这是一种我所不能很好地用言语来表达的美丽。

    “久等了!”

    老板娘从厨房里面走出来,然后把狗狗饭放在我们面前。

    “贤者大人和抚子酱的狗狗饭。”

    抚子笑着说了句“谢谢”。

    “还有哦。”

    老板娘说罢把腌萝卜和炸猪排放到我们面前。

    “这是配菜。抚子酱是第一次来吧?吃之前来玩个游戏吧,到底你家大小姐是喜欢炸猪排送狗狗饭还是腌萝卜送狗狗饭?”

    抚子抵着下巴,看看在她面前的附带着腌萝卜的狗狗饭,再看看我面前那个附带着炸猪排的狗狗饭,然后脱口而出:

    “炸猪排配狗狗饭。”

    果然猜错了呢。

    我别过头笑了笑,帕秋莉看到我的表情和动作之后马上就知道了答案,她露出有点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用食指抵着嘴,示意她不要说出去,她一脸苦笑地点点头。

    “嗯,我能问问为什么吗?”

    “大小姐可是外国人啊,她怎么可能会喜欢吃酸酸咸咸的腌萝卜。”

    噗噗,我忍着。

    “大小姐不会喜欢强迫自己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啦。”

    ……

    抚子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忽然就笑不出来了。

    因为她的大小姐,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现在就是强迫自己做着自己或许并不喜欢的事情。

    “……”

    老板娘似乎也有类似我的这样的想法她表情在一瞬间发生了改变,但是很快她就用鼻子叹了一口气,她没有说出答案,反而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蕾米莉亚也一定很喜欢炸猪排送狗狗饭的。”

    “嗯?”

    抚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不对的地方。

    “对了,帕秋莉大人,还有你的。”

    在抚子差点就发现问题的之前老板娘就把大家的注意力集中到帕秋莉身上。

    “嗯?可是我什么也没点啊。”

    “也是呢。不过我自作主张地给你弄了一些,反正你都想不出来,不如随便一点接受就算了吧。”

    帕秋莉点点头,似乎她也这么觉得。

    “好的,帕秋莉大人你的狗狗饭。”

    帕秋莉皱了皱眉头。

    “为什么是狗狗饭啊,而且是蕾米莉亚套餐还是射命丸套餐啊?”

    老板娘摇摇头。

    “这是你的配菜。”

    老板娘把一个小碟子放在帕秋莉面前。

    小碟子里,有着比平常的炸猪排还要小一半的炸猪排,然后空余的地方叠着几块腌萝卜。

    “……”

    帕秋莉看了一眼自己的配菜,然后抬起头再瞧了瞧老板娘那温柔的笑容。

    “原来如此,怪不得蕾咪会喜欢来这里呢。”

    看来聪明的帕秋莉马上就领悟到这个小店的精髓。虽然说她并不能理解这样的狗狗饭到底有着怎么样的含义,但是即使如此她都明白这个狗狗饭里面蕴涵着无言的关爱。

    老板娘她在厨房准备的时候一直通过窗子听着我们的对话。老板娘虽然有时候会显得比较沉默,但是她想的东西却意外地多,而且老板娘其实也挺聪明的,她大概对射命丸的狗狗饭和蕾米莉亚的狗狗饭有着自己的见解吧。

    当然我也是这样,对我来说,射命丸的狗狗饭就是为了自己而前行的狗狗饭,而蕾米莉亚的狗狗饭则是为了他人而前行的狗狗饭。

    否定了自我而为了他人是不可能的,那是十分痛苦的事情,就如同一个人在漫无边际的草原上独自行进那样只会让自己越来越痛苦,就和蕾米莉亚现在那样。

    承认自己的自私并不是否定了他人,反而正是承认了为了自己而前行的前提下,为了他人而前行才会显得真实。因为自我是由什么构成的?如果没有他人,没有周边的一切,那么我们也不会认识到自我,反而我们接纳着一切,吸收着外界的东西不断充实自我,所以才会有现在的“我”。所以这样的“我”会为了其他什么而努力,而改变,而前行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不如说是相当正常。

    不能说绝对是正确,但是……在我或者说老板娘的想法里面,好的狗狗饭不是单纯为了自己而前行,也不是说单纯为了他人而前行,应该是承认自己的自私之后为了其他别的什么而前行。老板娘大概也是这么想的吧,所以她才会做出混搭了射命丸和蕾米莉亚的狗狗饭。

    我默默地用筷子把我面前的炸猪排分开两半,然后把大块的那一半夹到抚子的碟子里。

    “诶?”

    抚子有点诧异我的做法。

    “这才是真正的蕾米莉亚套餐。”

    我装作很随意地说着。

    老板娘不说话,但是她叉着手微微低着头笑着。

    抚子马上鼓起小脸:“什么嘛!这样谁猜得到这才是大小姐喜欢的吃法啊!贤者大人和老板娘不是在欺负人吗?!”

    我和老板娘相视苦笑。

    “我似乎想到了一些什么,不过……算了,我想老板娘也是真心回应他人的愿望才捧出这样的‘蕾米莉亚套餐’。”

    帕秋莉说罢,她拿起筷子夹起一点狗狗饭送入口中。

    “……难吃。”

    帕秋莉吐了吐自己的小舌头。

    我也学着帕秋莉夹起一点狗狗饭送入口中。

    “……虽然我是第一次吃,不过也觉得……确实不怎么好吃。”

    抚子有点不相信那样拿起筷子,在夹起狗狗饭之前突然收住,然后她慌忙地说了句“我开动了。”才好好把一小口狗狗饭趴入自己口中。

    她咀嚼了几口,虽然抚子没有说什么,但是,她露出了不怎么好看的脸色。

    老板娘摇了摇头。

    “狗狗饭就好像这个人世间那样,本身就不是什么可口的东西。”

    “浓郁的味增汤加上白米饭,吃多了甚至会有一种苦涩的味道留在口中。”

    老板娘瞧了一眼配菜。

    “腌萝卜很抢味道,单口吃的话到后面喉咙会很干,而炸猪排的话,口中会有一种浓郁的味道,不久就会生腻,接下来就不会有第一口那种美味感。”

    然后老板娘笑着闭上了眼睛。

    “伴随着其他东西一起进口,会有不一样的感觉。而美味就诞生在这种在各自有缺点的食材相互搭配之中。”

    各自有缺点的食材吗……

    不知道为何我总觉得她在影射着什么,比如某个很大胆的女仆长,某个任性又脆弱的吸血鬼以及某个很自我的鸦天狗记者。

    “……”

    帕秋莉听到了老板娘的话后便咬了一口炸猪排,然后扒了两口狗狗饭,她露出了有点诧异的表情之后,又把一块腌萝卜送入口中,嚼了两口后,赞同似地点点头。

    看到了帕秋莉的吃法,抚子也学着吃,接着她则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不可思议!还真的……挺好吃的!”

    抚子捂着嘴有点高兴地和老板娘说道,老板娘不说话,单纯地笑着点头,帕秋莉则一声不发不停地吃着,好像根本停不下来那样。

    老板娘看着大家幸福的表情,自己的笑容也变得幸福了起来。

    “你们能打起精神来就好了。”

    老板娘说罢,就继续闭口,开始享受着只属于她的幸福时光。

    ——————————————————————

    欢乐的时间过得可是特别快的,在我和帕秋莉说着咲夜的趣事的时候不知不觉地时针就差不到接近四点钟,抚子似乎变得很困了,帕秋莉就扶着她回红魔馆去了。

    而我则继续留在老板娘的小店里面,老板娘默默地收拾着我们点的狗狗饭。

    “吃得还真干净呢。”

    “哈哈,因为好吃嘛,想不到居然这么好吃,我觉得我下次还会点这个‘蕾米莉亚套餐’。”

    “我可是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这是蕾米莉亚套餐啊,贤者大人是故意误导的吧。”

    我托着下巴看向别处。

    “只是觉得让她们这样认为就好了。”

    “有什么根据吗?贤者大人。”

    “没有。”

    “那贤者大人你又乱来了呢,我可不喜欢这样乱来的贤者。”

    老板娘还真的露出了厌恶的表情。

    “我可不是乱来的,我觉得会有什么因此而改变。”

    “……根据呢?”

    “没有。”

    老板娘更加无语了。她叹了一口气:

    “唉,只要事情不会变得更坏就好。”

    老板娘摊开手有点忧愁地看向了门外。

    “真想蕾米莉亚能够再次踏入这个小店再次点狗狗饭呢。”

    “会有的。”

    “还是这么一句话,根据呢?”

    “没有。”

    老板娘无力地垂下肩膀。

    “果然和你在一起说话很费劲啊。”

    抛下这么一句话老板娘居然露出了笑容。

    “但是我不讨厌。”

    我也忍不住笑了笑。

    “这真是我的荣幸呢。”

    夜晚还会继续,本来属于吸血鬼的夜晚很少有地给某个吸血鬼带来陌生的感觉。

    何去何从,这个吸血鬼不知道。心也渐渐荒凉了起来。

    但是……

    她并不知道,我们在她的身边埋下了温暖的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