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十四夜为“谁”的狗狗饭套餐其四
    由于昨晚很迟才回到红魔馆,所以抚子很少有地睡过头了。

    匆匆忙忙地穿上衣服,抚子跑到了厨房。

    “抚子酱,不用急着给大小姐做早餐了,昨晚送过去的晚餐大小姐连动都不动。”

    在厨房做工的妖精女仆说道。

    “可是……大小姐昨天一天都没吃东西了。”

    抚子十分担心地回答道,

    “我还是做点其他什么吧。”

    “抚子酱你真的好忠心呢……不过最近大小姐这么反常,还真的伺奉得下去吗?”

    抚子低下头捏着自己的小围裙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以前有女仆长在,大小姐再怎么任性也好大家也是笑笑过的,自从女仆长大人不在之后,大小姐就开始反常,大家也慢慢受不了大小姐那种性格,都差不多走光了。”

    “抚子酱,真的受不了的话你也不必要挂死在这里哦,我听说妖怪山上面的神社在招巫女,你可以去那边试试啊,据说好像抚子酱你这种类型的机会很大。”

    抚子摇摇头,看到抚子这样子这个妖精女仆也找不到什么话说了。

    “前辈也打算离开吗?”

    抚子低着头小声地问道。

    “我?先看看情况吧,如果大小姐再这样下去就算我也受不了吧。”

    “嗯……”

    “那么我去搞馆内清洁了,现在人手不足也要我这种管厨房的也去做这种事情了呢。”

    “对不起……”

    “哈?抚子酱又不是女仆长,只是和我们一样是女仆而已啊。有什么好道歉的?”

    “……对不起。”

    “抚子酱真怪呢!”

    抛下这句话,这名妖精女仆就走了出去,抚子在厨房低着头,好像犯错的孩子一样有点不知所措地站着。

    “大小姐……”

    昨晚听着贤者说了好多关于大小姐和咲夜的故事,知道她们的关系真的是又特殊又亲密,总觉得她们就好像阴阳一端那样,一旦失去了一方,就会失去平衡。

    抚子虽然不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但是就算是她也能够意识到大小姐和咲夜那种相互依存的关系。

    抚子天真地认为,大小姐变成这样是因为她少了一个咲夜,如果要让大小姐变回以前那样,没有咲夜是不行的。

    所以,自己或许最需要做的或许是要变成大小姐的咲夜。

    也就这样才能解决红魔馆现在奔溃的危机。

    但是要变成“咲夜”谈何容易?咲夜大人如此完美,潇洒,不是说想变就能变的,不过……按照贤者大人的说法,咲夜大人在也不是一直潇洒的。

    抚子拍拍自己的脸蛋。

    “真是的!”

    抚子停止了自己的胡思乱想,最起码自己要先解决眼前的事情。

    “大小姐要吃饭才行!”

    其实吸血鬼并不需要好像人类那样吃饭,抚子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啊!就做昨晚的那个狗狗饭吧!”

    抚子就好像找到新大陆那样开心。

    “大小姐经常点那个套餐的话,就一定很喜欢吃才对的!嗯!就做那个吧!”

    带着简单的理由,抚子开始生火做饭。

    “这次大小姐一定会吃呢!”

    怀着美好的愿望,抚子拿出了味增,然后点着炉子烧热锅子然后准备煮味增汤。

    然后她又检查了一下电饭煲,里面有着今天煮好的饭。

    “好!腌萝卜我记得在……啊,在这里!”

    抚子从柜子里搬出了一个坛子,掀开里面一阵酸味扑鼻而来,“真酸……”

    抚子一边抱怨着一边重新盖好坛子。

    毕竟这腌萝卜拿出来洗洗再切就行了不必要急着做。

    然后抚子注意到刚才那个妖精有切了一些猪肉片放在一边,这个可以拿来做为味增汤呢,而炸猪排的面包糠……啊,就在桌子上放着呢,抚子心想真的太好了,没有面包糠炸出来的猪排就不够脆了呢。

    首先就要做弄味增汤呢,但是锅子还没烧热,所以还不能做,所以她又从一边拿出猪排的面粉,洗干净猪排后,又一边倒出一些面粉做面衣,一边用沾着七香粉的手使劲搓着猪排让猪排松软,这样炸出来会入口柔软而且十分有味,搓得差不多了就放到面粉上沾上面衣。

    抚子觉得差不多了,就把炸猪排放在一边,拿出另外一个平底锅,倒上能淹没刚才那个猪排的油量后,就放到另外一个炉子上加热,在加热之间,之前要住味增汤的锅子也差不多烧热了。

    抚子急忙把一边那个妖精女仆之前切好的猪肉片洗洗,然后往差不多烧好的锅子里倒上油,冷油在热锅里面很快就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抚子马上把猪肉片平放进去,让猪肉片在锅底先煎一煎,接着她急急忙忙盛好一大碗水,在猪肉片开始煎熟的时候吧整碗水倒进去,然后用着勺子搅拌一下后调低一点炉子的火力,她马上转身拿过放在一边的蘑菇洗洗后就拿刀在砧板上咚咚咚地切好,跟着又把切好的蘑菇倒进那锅子里。盖上盖子之后她用干抹布抹干净勺子后用勺子在勺了一勺子味增出来,然后重新打开盖子,把勺子放在锅子里那已经变暖的水面上用筷子开始搅拌器勺子里的味增。

    这样做会使得之前黏成一坨的味增会更容易散开,味增汤也会更快地做好。

    味增汤要煮得好喝的话,之后的就是用慢火小炖就好了,抚子把火再关小一点后就把视线转到平底锅上的油。

    “啊……不行!不快点做炸猪排可不行!”

    抚子这时候才手忙脚乱地转身把拿出三个鸡蛋啪啪啪地把它们打入一个干净的碗碟上,抚子把沾上面衣的猪排来回扫过盛着打进了三个鸡蛋的碗碟,让猪排沾上足够的鸡蛋清之后慌张地把放在身后桌子上的面包糠一点点的撒在猪排上,让面包糠黏在沾着鸡蛋清的炸猪排上,

    “好啦!该下锅了!”

    抚子换慌慌张张地用筷子把把猪排,然后顺着平底锅的边沿刷地放下猪排。

    看着被炸得噼里啪啦的猪排,旁边也没有什么油飞起……抚子有点安心地扶了扶自己的胸口。

    “啊……赶上太好了,油温似乎没有过热或者过冷呢。”

    说么说道的同时她露出了笑容,因为只要注意一下,炸猪排就不会做坏,她有信心做出不差与老板娘做的炸猪排。

    就这么守着炸猪排,差不多两分钟的时候抚子就夹起了那块炸猪排,看了一眼炸得金黄的猪排,抚子满意地点点头:

    “嗯!!!”

    不由地自满起来了。

    “大小姐看到这么好的炸猪排也会满意的!”

    还没送上去呢,这孩子就开始幻想了。

    “切点腌萝卜吧。”

    从腌坛子里拿出腌萝卜然后“咚咚咚”切了一点。

    “盛点饭吧,啊……这么久没吃饭肯定很饿呢,拿个大一点的碗才行。”

    这么想着的同时抚子就拿出了个还真的挺大的碗来装饭,她似乎把蕾米莉亚胃口小的情况抛之脑后了。

    “味增汤应该好了吧?”

    抚子捧着碗小跑回锅边,打开锅后,味增汤升腾的热气冲的抚子有点睁不开眼睛。

    “啊……!试味!”

    这个冒失的小女仆才记起做饭是要试味的。

    她笨手笨脚地捧着大腕拿起放在一边的勺子,完全没有想过想把盛着饭的碗丢到一边先,也没仔细想清楚煮沸了的味增汤,就那么直接勺起一点味增汤送入口中。

    “噗!”

    滚烫的味增汤果然被喷出来了。

    “好、好烫!!!”

    手忙脚乱了起来。

    但是想着潇洒的女仆长的身影,抚子还是强忍了舌头的发毛的痛楚,吹了吹味增汤之后再灌了一口……

    味道有点偏浓,虽然说喝是不太好,但是泡饭是一流的,这么判断着的抚子一边吐着小舌头一边带着眼角的小泪珠勺了好几勺味增汤进了大碗饭里面。

    关上火,抚子把狗狗饭,腌萝卜还有炸猪排放到托盘上。

    虽然不是说很顺利,但是“蕾米莉亚狗狗饭套餐”还是做出来了。

    “大小姐会高兴的!”

    抚子十分单纯地捧起托盘。

    甚至产生了只要这么捧过去,大小姐就会变回原来那样的错觉。

    就这样,抚子用着轻快的步伐走上了红魔馆内部的过道上,往自己最爱的主人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房间走去。

    ————————————

    橙色的光透过窗帘的缝隙透漏入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房间。

    在自己房间里面坐在床上抱着膝盖蕾米莉亚已经失去了时间的概念。

    在不久前的日出,自己还以为是日落,偷漏入房间的阳光变得越来越多才知道刚才那是日出。

    她很讨厌偷偷漏入的自己房间的阳光,如果是以前的话,咲夜一定会很仔细为她拉好窗帘,不会有任何阳光进入自己的房间,但是……

    没有什么但是,反正咲夜已经离开了自己,而自己……也没有什么力气再去管这些偷漏进来的阳光。甚至说连起身走路的力气都都没有了,更不要说什么一馆之主的责任什么的,那是连想都不想去想。

    已经累了,无所谓了。

    什么为了咲夜,什么为了我自己,都无所谓了。反正自己就是再也走不动了。

    “……?”

    蕾米莉亚把一直埋在大腿上的脸抬起来。

    因为她听到了自己门外有着什么动静。

    算了,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大小姐,我把你喜欢的狗狗饭带来了。”

    门外传来抚子的那依旧显得稚嫩的声音。

    “……狗狗饭?”

    本来以为自己什么都不在意的,但是抚子说的话却让自己一下子变得有点在意起狗狗饭了起来。

    “大小姐……能开一下门吗?”

    “……”

    蕾米莉亚没有理由开门。

    “好吧……我也只能把料理放在门口……呜啊!”

    听到了有什么打翻的声音。

    蕾米莉亚叹了一口气,她知道是抚子没注意到放在昨日妖精女仆送到门口前的料理,一脚就踩到那个盛着料理的托盘上。

    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笨手笨脚的孩子,就连本来觉得什么都无所谓的蕾米莉亚也忍不住走下床,准备走到门前,然后开门看着抚子好好地教育一翻。

    但是在蕾米莉亚的手搭在门前的门把手的时候,她却没有压下门把手推开门。

    因为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如果自己推开了门的话,自己就输了。

    蕾米莉亚自己也不知道什么输了,但是就是有这么一种很强烈的感觉。

    所以她松开刚抓着门把手的手,呆呆地矗立在门前。

    “对、对不起!我、我马上去扫干净……”

    “唔、呜哇!”

    又发出很大的响声,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真的是派不上用场呢。

    “唔、唔唔——”

    好像在啜泣的样子。蕾米莉亚终于忍不住了,隔着门和抚子说道:

    “别哭。”

    “……嗯。”

    门的对面传来抚子的回应。

    “对不起……”

    抚子又说了一句对不起,

    “我把大小姐的狗狗饭也打翻了……”

    蕾米莉亚有点无力地靠着门坐了下来,她扶着额头,这个抚子……就算是派不上用场也不至于这么笨手笨脚的才对的啊。

    “本来……我以为狗狗饭会让大小姐开心的……要、要不我再去做一份……!”

    “为什么就是要做狗狗饭?而且谁说我看到狗狗饭会开心的?”

    蕾米莉亚老早就想问为什么了。

    “因为大小姐去到老板娘的店里就会点狗狗饭的说……我就这么认为大小姐喜欢狗狗饭。”

    “……你去了老板娘的店了?”

    “是的,和贤者大人还有帕秋莉大人一起去的。”

    说到这里蕾米莉亚听出了抚子说话还带着一点小高兴,其实蕾米莉亚此时都不知道她听着听着也露出了笑容。

    “抚子也吃了大小姐喜欢吃的狗狗饭。”

    “哦?狗狗饭其实并不好吃的哦。”

    “不……其实还好……就这么吃狗狗饭好像很一般,但是搭配起来却真的很不错。”

    蕾米莉亚苦笑着摇摇头。

    “呐,抚子,虽然我喜欢点狗狗饭吃,但是我其实并不喜欢吃狗狗饭。”

    “诶?”

    “为什么我喜欢狗狗饭配腌萝卜,那是因为没有腌萝卜我可吃不下狗狗饭。”

    “……”

    抚子好像缄默了。但是蕾米莉亚却忍不住地开始说自己的事情,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或许自己理也不会理,但是就是能够和这个抚子说,和这个自己一直觉得派不上用场,笨手笨脚的小女仆说。

    “会点狗狗饭也是因为咲夜,不是咲夜的话,我可永远都不知道狗狗饭这种庶民食品。”

    “我想成为‘强者’。因为我曾经和咲夜约定过要成为‘强者’,为了成为那个‘强者’我需要不断地吃这个狗狗饭,虽然不好吃,但是每一次吃,都会警醒我要成为‘强者’,不可以忘记和咲夜重要的约定。”

    “大小姐,我可以问一下什么是……‘强者’吗?”

    “‘强者’就是不可以软弱,要坚强,充满威严,神秘,大家都敬仰的存在。”

    “……”

    抚子没有回答,或者说在思考着该怎么回答。

    “好吧,其实我自己对‘强者’也没有什么定义,但是就算如此我还是追求着成为那样的东西而已。”

    “为了咲夜,强迫着自己成为那样的东西而已。”

    “……对不起。”

    抚子忽然就道歉了起来。

    “你又没做错什么,为什么要道歉啊?”

    “我、我不知道咲夜大人居然重要到这种地步。”

    蕾米莉亚苦笑了一下。

    “虽然我这么说,但是现在做了这么多事情可能都是我自以为是的胡闹罢了。我仔细地想过了,或许我弄了这么多,搞得大家都不开心,说是为了咲夜,实际上不过是为了自我满足。”

    蕾米莉亚顿了顿。

    “对,或许我一开始就没有真的为了咲夜干过什么,到头来只是为了自己而已。”

    “……”

    门外的抚子没有回话,蕾米莉亚觉得说这么多也是够了,抚子不过也就是十岁出头的小女孩,这些话题对她来说实在太难懂了。

    “……大小姐。”

    突然之间,抚子叫了一声蕾米莉亚。

    “虽然我不是很懂什么为了谁谁谁的,但是……大小姐会这么难受不就是因为失去了咲夜大人吗?”

    “……”

    蕾米莉亚自嘲般笑了笑,反而是这个自己认为派不上用场的小女孩看得比自己清楚。

    “对。因为失去了咲夜,咲夜不在我身边了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就必须有谁变成咲夜才行。”

    蕾米莉亚瞪大了自己的双眼。

    这、这个小女仆在说什么啊……?

    “哈?”

    “如果要大小姐变回原来那样的话,就必须要有什么人变成咲夜大人才行。”

    蕾米莉亚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耳朵。

    “为、为什么这么说?”

    就连蕾米莉亚自己说话舌头都开始打结了。

    “因为咲夜大人在身边的话,大小姐就不必强迫着自己变成什么‘强者’。”

    抚子好像笑出声来。

    “我觉得以前的大小姐就是强者,能很开心地笑,能为了红魔馆的大家拼命……”

    “我,打心眼敬佩这样的大小姐。”

    抚子说得很慢,她表达也似乎不是很好,但是蕾米莉亚还是清楚她想说什么。

    “所以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成为大小姐的咲夜,然后大小姐一定会……”

    “……”

    蕾米莉亚傻了眼。

    “你……抚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抚子是小孩子,抚子有很多东西不懂,但是,抚子懂得知遇之恩,因为抚子也是大小姐捡回来的,和咲夜大人一样……”

    “你和咲夜不同!”

    蕾米莉亚高声否认着。

    “你是抚子!虽然说咲夜确实很看重你,她有意培养你成为红魔馆新的女仆长,但是!你是你,咲夜是咲夜,你们是不同的,你不要为了我这个混蛋而变成咲夜!”

    蕾米莉亚咬着牙。

    “我可不允许你这样。”

    蕾米莉亚再也忍不住了,她转身一手抓住了门把手然后门地拉开门。

    外面的阳光一下子就冲击了蕾米莉亚的视线。

    “大、大小姐?”

    蕾米莉亚此时才看到抚子这个笨手笨脚的女仆此时正靠着门坐着,身上沾着很多着湿润的饭粒,而她手中捧着盛着炸猪排的白色碟子,看来刚才弄翻了狗狗饭的时候大部分的狗狗饭都掉在她身上,但是因为想要和自己的大小姐说话,所以她没有回去换衣。

    抚子神色惊慌地抬起头看着蕾米莉亚,然后她慌慌张张地站了起来。

    “对、对不起……”

    “……”

    蕾米莉亚看了抚子这身邋遢的样子,刚涌上来的怒气一下子就缩了下去。

    “抚子,不要为了其他人而干什么。这样一来,你一定会好像我这样……越来越难受,而且越来越迷茫的。”

    蕾米莉亚歪着头说的话都开始有点梗咽。

    “求求你,不要像我这样。”

    居然说出了这种好像在哀求的话。

    “……大小姐,你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想着为我好而说出的吗?”

    “……是的。”

    “如果我好了,大小姐是不是心里会开心?”

    “对。”

    “……”

    抚子低着头,有点苦恼地看了看自己手上捧着的炸猪排。

    “抚子搞不懂。”

    蕾米莉亚也顺着她的眼神留意到这个炸猪排,她此时又注意到抚子身上的狗狗饭。

    她一下子好像想起什么那样后退了一步。

    狗狗饭配炸猪排,这是射命丸文钟爱的吃法,她就是为了自己而前行的妖怪。

    “大小姐。”

    抚子皱着眉头。

    “果然抚子搞不懂大小姐有什么疑惑。不过……”

    “不过……要是说为了大小姐而让抚子成为咲夜大人的话,大概抚子是不会觉得难受的。因为成为咲夜大人是抚子的愿望,抚子想成为好像咲夜大人那样,那样的潇洒,完美的女仆长。”

    抚子捧着炸猪排,这么说着自己的时候抛开了忧愁,直接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抚子和咲夜大人一样,都是想要报答大小姐的知遇之恩,如果大小姐能够好像以前那样欢笑的话,抚子觉得这并不会是什么难受的事情,反而是值得开心的事情。”

    “所以,抚子不怕成为咲夜大人。反而会有这种想要成为咲夜大人的想法,所以抚子我才会想要接近咲夜大人,能够把红魔馆打扫的干干净净,能够做出不亚于咲夜大人的料理,能够完美地应付客人……”

    蕾米莉亚举起手,示意抚子不要再说下去。

    然后蕾米莉亚低下头,注视着抚子手中的炸猪排。

    “狗狗饭,有加炸猪排的必要吗?”

    抚子笑着点点头。

    “有哦,而且贤者大人也是把有着炸猪排和腌萝卜当作配菜的狗狗饭说成大小姐喜欢的‘蕾米莉亚套餐’。”

    “而且……”

    抚子笑得更佳灿烂了。

    “我吃过了,配上炸猪排还有腌萝卜的狗狗饭真的超好吃的!”

    蕾米莉亚用鼻子叹出一口气。

    “居然连那个无所不知的贤者都这么说的话……那我大概明白她是什么意思了。”

    蕾米莉亚再次露出自嘲的笑容。

    “我真是笨啊,为什么察觉不到呢,为了咲夜的同时也是为了自己才对的,否定了自己而说为了咲夜,实际上和什么都没有追求没有什么区别。”

    抚子听不懂蕾米莉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是她什么也没说。

    “谢谢你,抚子。”

    然后她蹲下来把散落在一边的筷子拾起来。

    “大小姐……?”

    在抚子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蕾米莉亚夹起了炸猪排,然后咬上了一口。

    接着她就走近了抚子。

    “很好吃。一点也不逊色……不,就是咲夜做出来的吧。”

    抚子愣了愣。

    “抚子……我决定了,今后,我会为了自己而前行,为了他人,同时为了自己而前行。”

    说罢,蕾米莉亚又夹了散落在抚子头上的腌萝卜送入自己的口里。

    “这,确实是我的‘蕾米莉亚套餐’。是我,所真正期望的狗狗饭。”

    蕾米莉亚伸出手,就拿掉黏在抚子嘴边的饭粒,然后也送入口中。

    “真厉害,做出完美的狗狗饭了呢。”

    蕾米莉亚最后说出的这么一句让抚子一下子就感动得流泪。

    这是蕾米莉亚至此为止对抚子最大也是最好的认同。

    在阳光下的红魔馆。

    我和老板娘留下的温情的种子发芽了。

    ————————————————

    橙色的阳光再次透过窗帘的缝隙偷偷漏入了蕾米莉亚·斯卡雷特的卧室里面。

    是日出的光呢?还是日落的光呢?

    蕾米莉亚……知道这是日落的光。

    蕾米莉亚还没有什么表现,这些光就被谁拉好窗帘而遮蔽掉了。

    “……对不起,是动作太大弄醒了大小姐了吗?”

    蕾米莉亚摇摇头,然后她从床上坐了起来,她看了看在窗帘边一丝不挂的那个金发女孩,突然有了一种她是咲夜的错觉。

    “……对、对不起。”

    女孩有点扭扭捏捏的。

    “好好穿上衣服再拉窗帘吧。”

    蕾米莉亚用曲起的双脚扶着自己的脸颊地笑道,其实此时的蕾米莉亚也是浑身**,幼小水嫩的身躯用着这种姿势坐在床上确实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是……”

    就是因为这种魅力,使得女孩更加拘谨了。

    “被第一次吸血的感觉是比较难受的吧,所以你还是睡下吧。”

    女孩低着头慢慢走回蕾米莉亚的拍着的床上。她无意识地摸着自己的脖子,脖子上面有两个清晰的牙洞——这是被吸血鬼吸过血的证明。

    女孩躺回了床上,蕾米莉亚一边摸着她的额头,一边开玩笑

    “好好躺着吧,还是说你想被我初拥?”

    “初拥是?”

    “就是我吸光你的血,然后再让你吸我的血,这么一来,你就是吸血鬼的一员了。”

    “……”

    “如果真这么做的话你一辈子都是这幅小鬼头的样子了,就和我一样呢。”

    女孩这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大小姐其实已经超过了500岁。

    “咲夜是人类。”

    女孩很认真地说道。

    “我知道,所以不会做那种事情。”

    女孩听到蕾米莉亚的话笑了出来。

    “是我吸的有点多了吗?”

    “不……只是有点不习惯。”

    “有点不习惯什么?”

    “……”

    “是被吸血呢,还是指侍寝的事情?”

    “……”

    “无论是哪样,都是红魔馆女仆长的职责哦。”

    蕾米莉亚说。

    “咲夜可是从来没有抱怨过呢。”

    “是的。”

    女孩点了点头,

    “抱紧我。”

    “是。”

    女孩抱住了蕾米莉亚。

    “和以前一样呢。”

    “是。”

    “但是还是有着太大的差距,因为咲夜可是不会做出这样半吊子的拥抱。”

    “……对不起。”

    “慢慢来吧。”

    蕾米莉亚伸出双手扶着女孩的脸。

    “呐,咲夜。”

    蕾米莉亚把这个女孩叫作“咲夜”。

    “大小姐,还有什么事吗?”

    “……”

    蕾米莉亚并没有马上说话,但是她笑着,露出了她那尖锐的小虎牙。

    “大小姐?”

    “你知道吗?你之前其实有两个咲夜。”

    “……?”

    蕾米莉亚把自己的小虎牙再次咬了咬女孩的脖子,这让女孩好像憋着什么那样忍不住夹了夹自己的腿。

    “十六夜咲夜本来是一个日本人送给我的猫的名字,然后有一日,我把这个名字送给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吸血鬼猎人。”

    “……”

    “也就是说,你就算改变了名字也没有什么意义,因为我其实不是那么在意这个名字的,尤其是本来是一个属于一只猫的名字。”

    “……是。”

    蕾米莉亚用着她指甲细细地刷着女孩的下颌。这是逗猫一样的动作,但是也已经让女孩十分舒服。

    “我在意的永远是人。”

    “咲夜明白。”

    蕾米莉亚慢慢地坐在了少女的身上。她抚摸着女孩的脸:

    “我还没能认同你,因为你和原来的那个咲夜依旧有着巨大的差距。给你用着咲夜的名字就是让你不断地向原来那个咲夜接近,成为红魔馆一等一的值得自豪的女仆长。”

    女孩红着脸有点自责地咬着自己的嘴唇。

    “对不起。”

    “嘛,不用这么急,毕竟你之前的咲夜也不是一开始就什么都做得好的。“

    “我会加油的。”

    “不错,就是要你这样。”

    蕾米莉亚的手特意划过了女孩脖子里的两个牙孔。这种痛感刺激着女孩,却不会给她带来难受。

    “我会一直记住你曾经的名字的,抚子。”

    虽然之前一直叫着这个女孩作“咲夜”,但是在现在,此时蕾米莉亚却特意叫回她曾经一度想要变更的名字。

    蕾米莉亚把自己的脸贴近女孩的脸,并且用自己的手抓住女孩的脸,让女孩只能看着自己,因为她可不愿意这个女孩会听漏接下来任何一句话。

    “‘抚子’那是‘咲夜’为你改的名字,不要忘记了。”

    “记住这个名字,记住自己曾经叫做‘抚子’。”

    “而在我认同你的时候,完全认同你的时候,你会再听到我呼唤你真正值得拥有的名字。”

    …………

    ………

    ……

    …

    “咲夜明白了。”

    “咲夜就等着那一天的到来吧。”

    ————————————————————

    今日的夜晚变得有点凉了呢。

    终于也有秋天的感觉了。而我在月亮刚挂在迷途竹林里最高的那棵竹子上的时候,就出现在老板娘的小店。

    差不多十天我都和三魔女呆在一起,而现在终于能和三魔女说拜拜了。终于可以无事一身轻地推开了老板娘小店的木门了。

    “欢迎光……什么啊,是贤者大人吗,今天来得真早呢。”

    “我还是喜欢人类的时间来老板娘的小店呢。”

    “妖怪的时间也不差啊。虽然我觉得两个时间本质上是没有太多差别。”

    其实老板娘果然也是如此想吗……真是的,老板娘心机还真是重,之前搞得神神秘秘那样让我疑神疑鬼……

    “反正和三魔女一起搞的实验成功了,接下来我也不会总是搞到那个时间。”

    “哦?空间魔法的实验成功了?”

    一早就坐在一边的射命丸笑问。

    “嗯,好了哦,你可别打什么歪主意,虽然说是成功了,但是也没办法好像紫那样来去自如。”

    射命丸不好意思地骚了骚自己的后脑勺。

    “哎呀~给贤者大人看破了我的企图呢。”

    当然,你不想想我是谁。

    “而且现在早就过了十二点了哦,文小姐还在这里偷懒真的没关系吗?”

    老板娘一边擦着碗筷一边装作不经意地问着射命丸。

    “其实呢,今天的新闻不太够啊,明天也只好休刊了。”

    射命丸尴尬地笑着,我和老板娘也就是笑了笑不说话,其实就算新闻不够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射命丸完全可以“借鉴”别的报纸先滥竽充数一般刊登一些过时的新闻。

    而连这种偷懒的事情都没做,大概就真的是因为真的是没什么心情做得动吧,而为何如此我想……和蕾米莉亚脱不开关系。

    虽然好像不太在意那样,实际上却在意得要死,射命丸也把蕾米莉亚当作了重要的朋友了吧。

    “对了,你们知道了吗?”

    我特意拍了拍手让她们把注意力引到我的身上。

    “抚子呢,现在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咲夜了哦。就连名字也改成了‘十六夜咲夜’。”

    老板娘皱了皱眉头。而射命丸则瞪了瞪眼睛。

    “受到魔力的影响本来那头漂亮的金色头发变得全白了。仪态上也和以前那个十六夜咲夜很像。”

    “现在说话做事完全就向着以前那个女仆长的方式来呢,不得不说只是几日来,居然还有点以前那个女仆长的风采了。”

    “慢着!”

    射命丸好像忍不下去地拉了拉我的衣袖。

    “这样不太好吧,那个孩子以前最多也就是憧憬着以前的女仆长吧?但是这和变成那个十六夜咲夜完全是两码事吧?!”

    老板娘赞同似地点点头。

    “而且抚子本身就是抚子吧,没有理由让她变成另外一个人。”

    我摇了摇头。

    “不是变成另外一个人呢,其实就是单纯把名字改了。这大概也是抚子自身的愿望吧。”

    我叹了一口气。

    “她说那是为了报答大小姐而自愿的,但是看到她那毫无阴云的笑容,我想那也是为了自己吧,所以才会笔直地前进,变得完美和潇洒。”

    射命丸别过头。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是还是忍住了,但是,我知道射命丸想说什么,我还是替她说了吧。

    “我可以保证的是,她和之前的蕾米莉亚不同,她没有闹什么别扭,而是笔直地向着自己憧憬之物前进,对我来说,虽然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不过这不是什么坏事。”

    “而且她也说了,她清楚自己现在只是咲夜的替代品,但是……总有一天会再次听到自己最为重视的那个名字,而那时候的她也再也不是替代品了,而是真正的红魔馆第二代女仆长·抚子。”

    老板娘点点头。

    “真是厉害的孩子呢,或许连我都不会有这样的觉悟。看来也必须刮目相看了呢。”

    老板娘只见过一次抚子,但是从第一次见面带来的印象和我所说的差别甚大。所以才会说必须“刮目相看”。

    “蕾米莉亚……那个家伙一直都很任性。”

    射命丸突然插话说道。

    “不过这次……算是任性对地方了吧。”

    射命丸看了看我。

    “在她接纳了别的咲夜进入自己生活的时候,她就不是单纯为了‘咲夜’而前行了呢,而是有更多为了‘自己’而前行的意味在这里。”

    射命丸也是活了上千年的妖怪,理解事情的方式很独特。

    “基于这一点来看,我觉得蕾米莉亚她……大概也不是乱来的任性,虽然要其他人一时接受不容易,但是或许这也是对自己,对他人最好的做法吧。”

    射命丸文笑了笑。

    “有点别扭呢,不过我会祝福她们的。”

    说罢,她的表情柔和了很多。

    “文小姐……确实呢,比起贤者大人和文小姐,我总是最迟理解事情的呢。不过我也是由衷地祝福她们,毕竟每个人对幸福的定义是不同的,如果今后能够开心的话,比起什么都值了。”

    “诶,老板娘不是……”

    奇怪,怎么老板娘会这么说……

    “什么?”

    老板娘对我的话感到疑惑。

    “老板娘你不是看出了为了自己前行的射命丸套餐和为了他人前行的蕾米莉亚套餐才做出腌萝卜和炸猪排一起当配菜的狗狗饭吃法吗?”

    “我不是很懂贤者大人你什么意思,我只是……”

    老板娘摸了摸自己的心窝。

    “我只是想要给你们端出好吃的料理而已。”

    ……

    原来是我一直都是错以为老板娘很厉害啊……

    老板娘只是单纯地想要用料理回应他人的愿望,用料理给予人幸福。

    要使人幸福的料理一般也就是好吃的料理。

    只是这么简单罢了。

    “射命丸,要试试真正的蕾米莉亚套餐吗?”

    “诶?真正的蕾米莉亚套餐是什么情况?”

    老板娘听到我和射命丸对话忍不住插嘴进来:

    “真正的蕾米莉亚套餐就是指腌萝卜混搭炸猪排的狗狗饭套餐。”

    射命丸叹了一口气。

    “那么真正的射命丸套餐不也是一样吗……?”

    老板娘摇摇头。

    “不,不一样,因为真正的射命丸套餐应该是炸猪排混搭腌萝卜的狗狗饭套餐。”

    射命丸文张着歪嘴:

    “哈?不就是差不多吗?”

    “不一样的。”

    射命丸文放弃了。

    不过从这段对话之中我捂着脸笑了出来。

    其实老板娘并不知道其实自己创出这个所谓的真正·套餐出来是有着其他含义的。

    令人幸福的魔法大概就是出自这里吧。

    今夜。

    射命丸也吃了自己的狗狗饭,真正的射命丸套餐。

    而且还精神地吃得干干净净呢。

    大概明天开始她也会充满精神地去好好地努力地完成自己的报纸吧。

    就和那个吸血鬼馆主以及冠以“十六夜咲夜”之名的女孩一样。

    努力地前行下去。

    狗狗饭的情谊也会继续前行。

    今夜,温情依旧没有在深夜雀食堂里面中断。

    ——————————————————

    在所有人都离开了深夜雀食堂的之后,米斯蒂亚准备好闭店之后她也给自己做了狗狗饭。

    看着炸猪排以及腌萝卜的配菜,米斯蒂亚有点不由自主地喃喃道:

    “为了他人而前行并且为了自己而前行的狗狗饭吗……?”

    米斯蒂亚捧起了盛着狗狗饭的饭碗。

    “就算有了所谓真的狗狗饭……”

    然后用筷子把狗狗饭送入自己的口中。

    “难吃。”

    米斯蒂亚放下狗狗饭的饭碗。

    “这还不是属于我的料理。”

    米斯蒂亚缓缓地站起,她解开了自己的头巾。任由自己樱色的头发散落。

    “所以,属于我的料理……在哪里?”

    一阵风吹过,撩起米斯蒂亚长长的发梢。

    米斯蒂亚的疑问就这么吹散在风中。

    今日,米斯蒂亚还在寻求的道路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