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十五夜狸猫的饺子其二
    (接上文)

    “不过老杨……我在意他不仅仅善良淳朴这一点上,老实说吧,老板娘知不知道第二次世界大战?”

    老板娘摇摇头。

    听完猯藏的话后我叉着手若有所思:

    “也是呢,不过这样的想法或许就在他选择来到日本的时候就应该没有了,毕竟都抛开成见来到日本了。也大概把日本人当作了普通的别国人吧。”

    我喝了一口烧酒。

    “……抛开了什么性别,人种,地位这些东西,我觉得大家都一样,没有高贵也没有低贱之分,更加没有什么值得仇恨的,毕竟所有人就和白纸那样。”

    猯藏瞥了一眼我,然后笑了笑。

    “或许吧,毕竟能这么想,并且这么做的人真的不多,因为重视结果的文化决定了我们必须要重视结果,论结果来说,他们总体上还是会彼此仇视。”

    “……毕竟日本也好,也是实用主义文化比较占主导。”

    猯藏无奈地笑着,但是她也很开心的样子,其实我能理解她的心情,毕竟幻想乡这个地方都是相对显得悠闲,人们也不会对这些事情感兴趣,能遇到一个谈得到这些东西的人确实有一种“酒逢知己千杯少”的感觉。

    “老杨呢?你们扯得都见不到老杨了。”

    老板娘有点在意地鼓着脸。

    “为什么猯藏小姐就和贤者大人那样总是说着说着就歪了主题?”

    我和猯藏相视一笑,我想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我们的性格比较是比较相似。

    然后我叉着手看了看老板娘,总觉得老板娘可能和老杨有点像呢……怪不得老板娘对老杨这么感兴趣。

    “对呢,要说回老杨呢。”

    猯藏清了清嗓子,然后她包饺子的时候左手右手也开始在饺子皮上来回捏做出漂亮的花边。她包的速度开始变慢,大概现在她真的认真包了起来。

    “老杨的移动饺子铺只会从晚上九点或者十一点开始营业到凌晨三点,虽然只有最多六个小时但是还真的是担惊受怕的,生意嘛,自从我来了之后就多了很多人,一天的营业额也很不错呢,不过再好也没有用,因为老杨其实也是非法经营,在佐渡这边人类居住地,并不是不允许你做这种移动商贩,但是需要去申领证件,要不然你就是非法经营,要被抓的。而老杨是非法居留者,又怎么可能有那种证件?”

    “有一天,老杨语重心长地和我说,如果我恢复了记忆,就赶紧找别的事情做吧,别跟着他受苦受累。我那时候就好像现在这样开始捏起饺子,虽然那时候还捏不好,但是我不想再捏那种两虎口一压就搞定的简单包法,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只是知道莫名有一种痛心的感觉,所以,我就和老杨说,我不想离开,大家都是好人。老杨不说话,很久才憋出一句:‘做你喜欢做的事情就好了’。”

    “那是很难受的感觉,我那时候并不能理解为什么会难受,不过……我并不需要顾忌太多,我是狸猫,不是人,老杨也不过是被我恶作剧的对象而已,而且我要做的恶作剧还是要来的。”

    猯藏说完便捏出了个很好看的饺子放到了老板娘的面前。

    “我用举报的方式向那个什么卫生局举报老杨的无证经营。但是我也没想到会抓得那么快,那时候老杨就一把手教我怎么弄饺子的花边好看,而一辆警车就突然地开了过来,虽然我之前有说过老杨很天真,但是他敏锐地注意到警车,接着当机立断地抓住我的手带上能带上的锅子和铲子以及其他值点钱的东西往巷子里边跑。那时候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我还有点傻乎乎地在意着那个推车。老杨就和我说一句,跑了再说。”

    “然后我们就跑到街道的另一面,我们爬上了有十层高的公寓,然后走上了天台,在那里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街口到街道这一带。我在天台上往我们刚才营业的地方看去,发现有群穿着警服的警察围着老杨的推车,一直沉默寡言的老杨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他和我说,这个月白干了,警察会收走老杨的推车。”

    “我看着他,还想看到他有什么反应,老杨注意到我的视线,他以为我担心他,就苦笑着和我说:‘推车而已,人没事就好了,只要有人在,就不用害怕。’我指了指自己,老杨点头,继续说:‘现在回头一想你可能给警察抓去也不错,至少警察会帮你找到你的户籍,从而帮你找到你的过去,那对你恢复记忆有利,不过那样的话可能会给你留下非法经营的污点。这会影响你的前途的。’我没想到老杨会给我想得那么深,我问他,那明天怎么办?老杨说‘就当做休息,重新弄点材料回来做推车,生意还是能做的,而且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只要人没事什么都好说。’我默默地点头,我虽然表现得有点难受,但是我也觉得自己有了一些收获:我发现了一点就是,如果我们狸猫受到这样的挫折,大概只会摇摇头选择放弃,但是老杨不是,他会很积极地接受着事实以及想着对策,这一点狸猫们完全可以向老杨学习。”

    “但是这样的事情并不能让我满足,我之后一样要搞很多恶作剧去试验这个厉害的人类,我说过了,我是说做就会做,一做到底的家伙,是不会那么简单放弃的。”

    “其实也是挺厉害的,或许就是艰苦的时候人的团结力才能凝聚起来呢。老杨的饺子推车很快就重新做好了,住在一起的中国人一起帮忙去做,会木工的家伙帮他找来了一些木材给他重新打造推车,做偏……也就是做犯罪勾当的家伙给老杨捎来了便携式锅炉以及便携式的大号充电电池,然后会电工的家伙给他重新配好电线……没到两天的功夫就真的给老杨做出了个新的推车。就好像老杨说的,有困难就相互帮助,这群中国人也好像贯彻了这种理念一样,给老杨无偿的帮助,而老杨也没有一点拒绝,反而欣然接受。”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因为在我之前变化人形的时候,人类社会给我的感觉就是冷漠的,一切都以金钱和权力挂钩,但是事实不是这样,人也是会相互帮助的,也会用热情的心的对待他人,不是什么都带有功利性的,这反而和山林里差不多。”

    猯藏叹了一口气。

    “总之,差不多一个星期后,老杨的饺子店又开张了,这次开张,来的客人都是带着惊喜的表情,甚至有一些会嘘长问短地,老杨的日语不算特别好,我居然挺身而出帮他回答了好多东西。大概那时候我也是受到了这些中国人的影响吧,也开始帮助了他们起来。然后接近闭店的时候,那个经常来光顾的警察出现了。”

    “他和往常一样没有穿着警服,看来是下班了。他诧异地走了过来,然后看着老杨问‘老板,你还开张吗?’老杨笑着点头‘对,还开张,毕竟是主业,不做不行。’那个警察欣慰地点点头。就和往常那样要了大份的饺子,而老杨也和往常那样给他加了点料。”

    “那警察看着加料的大碗饺子显得有点尴尬,他直接就和老杨坦白说,那天他和他的同事一起把老杨的推车没收了,他心里其实挺不是滋味的,因为他很喜欢这里的饺子,但是职责所在,不得不这么做。老杨并不是很介意那样给他的烧酒里加上饺子汤,然后还按着他的习惯在汤酒里加上七香粉,‘那你做的就没错,本身我就是非法经营,你是执法者,应该执法,不需要怜悯。’那个警察听到老杨的话后无奈地笑笑他和老杨说‘想想以前吧,推着车出来卖关东煮的,有哪个是有什么执照,大家都是这么去吃,也不会有事。其实这么一想,老板也没有什么错。’那警察最后笑道,‘而且法内无情但是可以法外有情啊。’”

    “老杨并没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样子,反而笑着又给警察加多了几块饺子叫他多吃点,说什么年轻人吃多了好有精神去工作。那警察一直不好意思地把碗推来推去,说什么已经吃饱了,如果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我还以为他们是什么亲戚呢。”

    我和老板娘都高兴地笑了出来,猯藏的故事意外地温馨呢。

    “差不多也到闭店的时候,那警察好好地道别之后,便离开了,他有给了钱,但是他却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地留下了自己的钱包,那个钱包很寒酸,除了一万多日元之外什么都没有虽然老杨说下次见到他的时候要还给他,但是之后再也见不到那个警察。老杨始终没有碰过里面的钱,只是把钱包丢到一个小塑料篓子里,他说那是失物,要还回它的主人。老杨依旧相信那个警察会再次来到自己的饺子店。”

    老板娘若有所思地低着头,而我则有点茫然地看着猯藏不知该说什么好。

    “老板娘,我包好了,这些饺子就拿去煮吧。”

    猯藏把包好的饺子递给了老板娘,老板娘一声不吭地点头,然后默默地走回了厨房。

    然后整个小店也就只能听到钟表滴答滴答的响声。

    “贤者大人怎么看这些事情。”

    猯藏突然这么问我,这让我有点难做。

    “虽然很想说都是你在背后搞的鬼,但是……仔细想想谁都没有错。”

    猯藏自嘲一般笑笑。

    “老杨是个好人呢,善良到我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追求,好几次问他,他也只有说好好活着攒钱然后寄给自己的女儿还有妻子。他并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不如说连接下来该怎么走也不知道,是那种见一步走一步的家伙。”

    我点点头。

    “和你一样的家伙。”

    “和……我一样?为什么这么说?”

    猯藏有点不可思议地反问我。

    “不知道未来要干什么,也没仔细想过,不过有东西做的话,就会努力去做,拼了命似地去做,也就只有这样子才会不会觉得迷茫。”

    “事实上我和猯藏你们也差不多的情况,活得久了,反而不知道该做什么,不逼着自己去前进的话,就只会等待。”

    听到我的话后,猯藏淡然一笑,她把伸出手到柜台后的铝制洗刷盆里洗着自己沾满面粉的手。

    “对呢,这样的说法也是没有错的。”

    猯藏顿了顿,她打算换掉话题。

    “我一直认为,人类有着底线,如果超越了这个底线的话,那么人类就会变回野兽,也就是说‘人性’和‘兽性’之间的东西,或许就是我们兽们和人类最大的差别,而人类就是强大在这里,如果我们狸猫能够学会这些东西,那么狸猫一族一定能够重新繁荣起来。”

    “真是肤浅的想法。”

    我直接就把我的真实想法说了出来。

    “对,确实很肤浅,一个活了差不多千年的妖怪居然会这么想。”

    “没事,我也活了千年,但是很多地方都显得幼稚,其实仔细想起来,不过是术业有专攻,不熟悉的东西,自然就是幼稚,世间这么大,仅靠我们是无法做到全知全能的。”

    猯藏点了点头。

    “谢谢。不过一头做到底的我也是把幼稚贯彻到了底呢。”

    猯藏坐下后我把另外一只还没有喝过的烧酒递过去,猯藏举了举自己的酒瓢子,不过想想后还是接过了我递过去的烧酒。

    “我那时候做了一些分析,分析为什么老杨能这么活着,因为如果是普通人早就反抗了,但是他却什么都逆来顺受,一次又一次地站起来。是为了金钱和权力吗?不,肯定不是,至少在日本,他是非法滞留的,几乎没有什么权利,金钱和权力什么的根本就是无法奢望的东西,那么,就是另外的东西,我那时候觉得能让他承受下那么多打击的‘资本’大概就是他所在的团体——那个作为藏身点的洋房。”

    猯藏喝了一口烧酒,在叹出一口气后继续说道。

    “之前被收掉推车的时候,就是藏身点的人帮他快速重制了推车,如果可以的话,他完全可以在被查处的第三天重新营业,而且他付出的代价很小,仔细算一下都不用三万日元就能够恢复经营。”

    据说现在三万也就勉强够吃几顿牛肉盖饭。

    “我想老杨就是知道这一点才不是很在意自己的推车给收走,如果没有这个后盾的话……我想如果再次被收走推车的话就会逼得他几乎走投无路。”

    “所以我就动用了之前做警察得到的关系给那群警察弄了搜查权,然后冒充了里面的人上交了行动计划,最后就是我用电话亭进行举报。这样做的理由便是尽量把这次抓捕的行动时间限制在晚上十点钟之后,结果就是按照我的计划进行呢,在抓捕行动开始的时候,我们就已经在外面卖饺子了。”

    我撇了一眼猯藏。

    “在藏身的洋房里……那些人也对你不差吧?你这样做真的好吗?”

    猯藏无法回答,只是喝了一小口酒后才憋出“大家都是不错的人”这样的话。

    大概就算是她,回想起来也觉得过意不去吧,我也懂,大概那个时候的猯藏也没有想得那么多,她也只是一心想要看所谓人类“强大的地方”,她关注的大概也就只有老杨一个人。

    “老杨其实还真的挺敏锐的,仅仅是听到有警笛声往我们洋房那边开去就知道藏身点已经被查处了。他当时直接就和我说,不要回去,今天晚上就住一下酒店,明天早上再回去看看情况。”

    “第二天我和老杨就回去了一趟,洋房四周还有几个年轻的警察站着。我还想回去拿藏起来的钱,但是老杨却拉住我,‘藏在那里的现金大概是没有了。警察搜查的时候肯定也一并没收,不过我还有这边买来的银行账户,在银行的钱用光之前赶紧找到新的住址才行’。”

    “在这个时候的老杨依旧冷静得很,好像就不是什么大事情那样,很快我和老杨就去外面便宜的民居那边投宿,不过我可不会让老杨这么轻松,所以在那天夜里我毁掉了老杨的推车,然后把他珍重的锅子和勺子都收了起来。老杨第二天看到自己放在外面的推车被砸得稀巴烂的时候马上就跪了下来,就好像我所想的那样,真的受到了打击,他慌张地跑到推车的残骸前,想要找到能够用得上的东西,但是很遗憾的是什么也没找到,他有点万念俱灰那样坐在推车的残骸旁边,直到很久,他才默默地站起来,和我说‘要走咯’。”

    “真是让人郁闷。”

    老板娘不知道何时起就从厨房出来站在柜台后叉着手听着猯藏的故事,然后叹了一口气口说出了感想。

    “这是毁灭性的打击吧,虽然就这么看厨具好像不是特别值钱,但是用惯之后可是厨师灵魂的工具。如果丢失了那就真是很难受。”

    老板娘以自己的身份说的这些话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我想是那样吧,但是老杨却还是从打击之中恢复过来,他拿出自己的小电话簿,在小巷边沿坐着慢慢看,他开始考虑新的工作。我可不会那么简单地让他得逞,所以这之后我说好奇借了他的电话簿,然后就‘弄丢’了。”

    不得不说真是恶毒。

    “老杨没有责骂我,不过他也失去了很多联系人,迫于无奈他只能通过走路来寻找自己想要找的人,不过这么一走我才知道,老杨……他其实不是考虑新的工作。”

    “他首先去到了一家旅馆,然后他找到了里面的女主人,接着他说了几句话之后指着我。而女老板打量了一下我之后,思考片刻,接着摇了摇头。虽然我站得比较远没有听清楚他们的对话,不过我终于知道老杨是想要给我一个落脚点。”

    “我装作很生气那样问老杨,是不是要抛弃我。老杨慌忙地否定,他说我是个日本人,虽然失去了记忆,但是日本人的身份无可否认,既然如此,就应该能好好生活和工作下去才对的。不应好像他们非法滞留的居民那样,好像老鼠那样生活下去。”

    “老杨还说,这只是找工作罢了,等他稳定下来,会经常过来看我的。”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敷衍我的话,但是就是从字面上来看,这是十分现实的,我们也不太可能一起工作。不过……要看到所谓人性的底线,也就在这里了,老杨做出了这一步抉择的时候,就是我接近当时的我认为的人类强大的真相的时候。”

    “所以我找出一些办法赖在了老杨的身边,虽说实际上那些找工作的地方没有一个是愿意请我的,我觉得这不仅仅是因为失忆的缘故,更加是某种歧视和不信任,我是一个拿不出任何证件的家伙,再加上是一个非法滞留的中国人介绍……在外界或许很在意这些吧。”

    “就这么耗着,老杨还真的用光了自己的积蓄,你知道吗?用光了自己的积蓄为一个认识都不是特别久的失忆女人找工作。”

    “老杨真的是处于走投无路的状态上了。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他甚至到了黑诊所卖血……就算我当时再执拗都好,也真的看不下去了,或许一开始选择从他的身上找到人类厉害的地方就是错的。”

    到了这里猯藏总算有点自知之明了。

    “接下来呢?”

    老板娘可以说完全着迷了。

    “……”

    猯藏面无表情地低着头,看着她的面容,我忽然一个激灵。

    我似乎……知道了下面故事的趋向,即使我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都好,我也感觉到了故事的趋向,那一定不是一个美满的故事。

    我能明白的是,猯藏之所以面无表情是因为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那时候发生的事情。

    “你们知道吗?在外面啊……每年都有百万人以上死于车祸。”

    老板娘疑惑地皱了皱眉头。

    “老板娘,外面的电视节目里不是也有提及过车祸吗?基本就是指机动车,也就是汽车,摩托车之类的东西在行车的时候搞出的意外伤亡事故啊。”

    听到我的解释,老板娘茅塞顿开地点了点头。

    “机动车什么的可是很危险的东西啊,千万要离机动车道远一点。”

    猯藏说的时候甚至给我一种虚弱的感觉。我想……老杨大概……

    “那时候我就是和老杨在靠近机动车道边的人行道那边争吵,那时候的我们已经没有钱吃饭了,肚子也是饿得不行,我特意喊着要吃东西,实际上就是闹别扭,老杨他话不多,但是意思也就是让我忍一忍,他晚上回去找工地活或者通渠之类的工作,那样就马上有钱买吃的了,我自然明白那是可行的,但是想要逼到老杨放下那幅好人的面孔,就必须过分一点,不过我再怎么过分都好老杨也没有抱怨过什么,只是一再重申他想得到的解决办法。”

    “而就是这个时候,我就听到背后传来刺耳的声音。我当时就是靠在路灯杆下,我看到老杨的表情一下子变得惊慌,但是惊慌的下一秒他露出了十分可靠的坚定神色,然后就猛地抓住我然后狠狠地把我推了出去。”

    “随着一声巨响,我在发烫的水泥地上滚了几圈,等我爬起来的时候就只是见到……被面包车撞折的路灯杆,而老杨……则趴在了大概距离面包车六米左右的位置上。此时的我才明白,我面对的是所谓的……车祸现场。”

    猯藏似乎不太想说下去,低着头似乎想着什么。老板娘则叉着手别过头,她虽然不知道事实到底是怎么样,但是看到猯藏的样子也清楚自己不应该再问下去,而我则默默地喝了最后一口烧酒。

    “饺子熟了,我拿出来吧。”

    老板娘抛下这么一句就转身走入了厨房。

    “这不是你的错哦,猯藏,你自责都没有用。”

    “我确实有自责的地方,但是我自责的并不是害死老杨,因为那场车祸之后老杨并没有死。反而是这场车祸之后,我才知道真相。”

    真相……?

    猯藏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似乎也发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

    那就是老杨所谓的人性的极限……那个基底大概不是猯藏一开始认为的的非法滞留者团体,而是更小的东西——家族。

    老杨是为了妻子和女儿才来到日本打工的。如果是这么想的话,老杨大概一早就抛弃了猯藏,因为猯藏只是一个“失忆的日本女孩”,他没有理由为这么一个这么的女孩付出这么多,为她找工作花光了积蓄,还不离不弃地保护着猯藏……

    太奇怪了,我虽然和人类接触得很多,也遇到过各种各样的好人,但是这样异样的好人……我是一次都没有遇到过,就算是……那个好人到……不能……再好……的……那个神明……也……不会做成这样……

    不行,我不能再深思下去,只是想起那个被污蔑了的助人为乐的神明我的胸口就有深切的绞痛。

    “久等了。”

    老板娘捧出放着三大碗饺子的托盘,她带笑善解人意的笑容把第一碗饺子放到了猯藏的面前,然后温柔地和猯藏说道:

    “饺子,做得很好哦。”

    然后就是很自然地把第二碗饺子放到自己面前,最后一副嫌弃那样把第三碗饺子放到我的面前。我本来还没想说什么,但是看到老板娘端过来的时候整个拇指都插入了汤里……

    “喂……你这家伙,别太过分啊。“

    “贤者大人那份也就是顺便拿出来罢了,带着感恩的心情吃下去吧。”

    老板娘露出讪笑,这、这家伙……真的火大了!

    “……噗。”

    意想不到地,猯藏掩着嘴笑了出来。

    本身还很阴郁的猯藏带着微笑摇摇头,似乎从过去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那样。

    啊,原来如此,老板娘这家伙就是看准了猯藏也是那种喜欢恶作剧才会做这一出吗……

    “不过饺子嘛……你知道吗,中国人的饺子汤可能是煮过很久的汤哦,老杨的饺子汤就是猪骨汤,所以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的说,而且一般营业完了之后就会拿回去给一起住的大家当早餐的汤喝呢。”

    说到这里,猯藏夹起一块饺子送到口里。

    “好吃。”

    看到猯藏起筷了,我和老板娘也开始动手把饺子送到口里。

    “嗯,不得不说中国人在吃的那里还真有一套。”老板娘点着头,而我也是点头认同,毕竟有着四千年以上的文化可不是盖的。

    “……”

    猯藏的夹起第二块饺子的时候,并没有送到口里,反而就这么看着饺子,表情变得温柔。

    “其实呢,上天给我开了个玩笑。”

    猯藏把夹起的饺子又放回到汤里,然后叹了一口气。

    “老杨他……就算给车撞了,也不能去医院,因为他无法出示身份证和健康卡,当然他可以受到治疗,但是治疗之后就是要被遣送回国。所以那时候受了这么严重的伤,我也只能把他送到黑诊所里。”

    “黑诊所虽然说是不正规营业,但是治疗还是挺到位的,一般来说给得起钱就会给你最好的服务,但是……当时老杨受到的伤实在太重了,而且我傻乎乎地搬运过去,你们要知道人类这一点很脆弱的,受伤了不能随便动否则就会导致了二次损伤,而老杨就是这种情况,结果迫于无奈,黑诊所的医生也是让我们转到了正规医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