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第十七夜贤者的罗宋汤其二
    “蕾拉很少会走出去,最多也就是在附近走一小圈,我们普利兹姆利巴姐妹的世界也就只有那么一点地方,外面发生什么也是浑然不知,而外面世界发生的事情也就靠着每次在冬天到来的妖精大人吧。”

    秦心眨巴着眼睛看着露娜萨,她似乎听入迷了,真是的,嘴上还黏着罗宋汤的残渣,这个小姐意外的天然呆呢。

    看不下去的我用干净的毛巾给秦心擦了一下嘴唇边的残渣,她看了一眼我,眨了眨眼睛好像在说谢谢。

    或许露娜萨并没有发现问题,但是我好像注意到了有一些奇怪的地方:

    “露娜萨,我有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天狗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在做报纸了,我觉得就算不出门的话,只要有天狗在,那不可能是说外面发生的事情都只能通过贤者大人才能知道吧?”

    露娜萨抵着下巴想了想。

    “我印象之中并没有什么天狗的报纸,不如说现在我们还住在破旧的洋馆里面也没见到天狗这样的生物,大概是我们那个地方从一开始就是天狗都不愿意关顾的地方吧。毕竟在以前的话,我们家可是被称为闹鬼的洋房,或许是因为怕了这名讳所以不敢靠近吧?”

    我觉得不太可能,天狗们的报纸从来都是来者不拒……不对,是恶意倾销才对,只要是能看得懂字,天狗们肯定是有杀错没放过这样的,天狗们肯定不可能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顾客。没错,而且来自冥界的魂魄妖梦也证明了这一点,就连冥界都躲不过天狗报纸的恶意倾销。这么一说,我就只能觉得越来越奇怪,不过看露娜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说假话呢。

    “打扰了~”

    什么人推开了门,然后发出很轻快的声音。曾经组过乐队的我只是听声音就能知道来者。

    “……欢迎光临,梅璐兰。”

    一抹洁白的身影,穿着雪白洋装,今日的二姐梅璐兰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才过来的呢。

    “姐姐~!你挡住了路哦,快进去啦!”

    然后一个穿着红衣的女孩把梅璐兰推进了铺子,这个女孩叫莉莉卡,是淘气又可爱的三妹

    “梅璐兰姐姐真是的,总是这样神经大条呢!啊!米思琪!早上好!”

    然后冲着我吐了吐舌头并且做了个金属礼。

    “所以说,撕心裂肺地叫不适合我的啦……”

    “什么嘛,这里只有米思琪适合死亡金属啊!”

    无论从哪里看我都不适合吧?

    “所以说……你就好放弃了吧,我们如果真玩那种风格,估计普通的人类都不敢靠近我们的。”

    露娜萨正儿八经地说道。不过确实如同露娜萨所说的,确实骚灵之音过强会直接逼疯人类。

    不,不仅仅是人类吧,就算是我这种低等妖怪也会受到很大的影响,那到时候就真的是“死亡”金属了。

    莉莉卡并没有理会露娜萨,看她那爱理不理的表情我猜她应该在和露娜萨吵架,想到这里我在莉莉卡说话之前抢着把话题拉出去:

    “总之,你们晾在门口也不合适,先就坐再说吧。”

    “对呢!”

    梅璐兰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可爱的笑容坐在了露娜萨的旁边,莉莉卡看自己就一个人站着也不太合适,也就一起和梅璐兰坐了下来。

    我苦笑着看着她们。

    “那接下来就差贤者大人了。”

    梅璐兰听到贤者大人之后两眼发光:

    “米斯琪,你是说,妖精小姐吗?!”

    “除了她不会有其他人了吧?”

    梅璐兰叉着手好像没有听到我的回答那样自顾自地点头:

    “是呢!就是妖精小姐了!”

    “好久好久都没有见过妖精小姐了!到底什么时候来呢!”

    梅璐兰就是这个个性,总喜欢自顾自地说话,然而不能贸然打断她,否则她就会生气的。

    我一边苦笑着听着梅璐兰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一边就把罗宋汤盛出来。

    露娜萨看着我的举动想说些什么,然而最后还是选择了不说话,把头转过一边。

    我其实就是想给三姐妹和秦心放上自己的料理。

    因为我实在有点不习惯坐在我小店的客人面前没有一点食物。

    就算是不吃也好,放着我也心里踏实一点。

    “妖精小姐她很厉害哦!她总是会有着各种各样让人着迷的故事!别看她小孩模样,但是说起故事来,却有神有色,甚至我觉得比那些说书的人要吸引人呢!”

    梅璐兰向着秦心这个唯一愿意听她说话的观众说道。

    “虽然我们一直都没有出去过,但是从妖精小姐的故事里面,我就好像和妖精小姐一起在这个幻想乡里面旅行呢!”

    露娜萨看了看我,然后再看了看梅璐兰,接着她摇了摇头:

    “妖精小姐的幻想乡太美丽了,不如说有点虚幻的感觉。”

    虚幻?不,贤者大人的故事一点也不虚幻,不如说有一种感同深切的感觉吧。而且貌似我没有感觉到多少幻想乡的美丽吧……为什么露娜萨这么说呢?

    “反正就是故事啦,妖精小姐不是说了吗?故事并不是历史,不需要太认真的,就算是加上什么美好的事物去打扮,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莉莉卡露出和贤者大人很相似的恶作剧一般的笑容。

    “对对!露娜萨姐姐!是你想得太阴暗了!”

    面对梅璐兰和莉莉卡一同的指责,露娜萨摆过头不说话,虽然刚才露娜萨说自己不讨厌贤者大人,但是现在露娜萨对贤者大人并不抱有太多的好意。

    “露娜萨姐姐就是这样,所以有时候我才不喜欢你啊。”

    莉莉卡撇着嘴说起话来有点辛辣。

    “……我并不想和你吵,姐妹之间要和和气气。”

    莉莉卡的脸一下子就阴暗起来,

    “和和气气?什么和和气气?”

    “……”

    “这样子要我怎么和和气气?!”

    话题只是在一两句话之间就峰回路转,本来很和平的氛围随着莉莉卡刷地站起并一巴掌拍在柜台上一刻就充斥着火药味。

    莉莉卡握着拳头:

    “要不是我,你甚至连妖精小姐都不想请过来吧?!”

    梅璐兰马上压住莉莉卡的肩膀让她坐下。

    “莉莉卡!别这样!就算露娜萨姐姐怎么样她也是你姐姐……”

    “这是什么理由?!”

    莉莉卡猛地瞪了一眼梅璐兰。场面有点失控,如果任由下去可能会发生不得了的事情。

    “那个,莉莉卡,虽然我和你的想法是一致的,但是毕竟是在外人的面前姐妹吵架不是很好吧。”

    莉莉卡看了一眼我,然后低着头愤然坐下。

    看着露娜萨和莉莉卡,我心里并不是滋味,虽然时间很短,但是我们也曾经组过乐队,那时候的露娜萨和莉莉卡的关系并不是这样的,或者说……至少没见过这样。

    最多也就是小打小闹,莉莉卡也只会弄生气露娜萨之后就好像恶作剧的小孩子一般逃开,对……就好像……那些妖精那样,喜欢看别人犯愁的样子。

    性格确实挺恶劣的,但是也好像妖精或者小孩子那样,让人恨不起来,绝对没有好像现在这样那么不满,那么烦躁。

    “对对,姐妹之间要和和气气才行的,而且莉莉卡,露娜萨姐姐不也是按着你的意思把妖精小姐都请来了么?就冲着这点你就别那么生气了好吗?”

    虽然梅璐兰好声好气地和莉莉卡说,然而莉莉卡却不以为然,立场上并没有一丝退缩的意思:

    “那本来是应该请妖精小姐来的。”

    “我知道。所以我请过来了。”

    “但是妖精小姐不会来的。”

    莉莉卡瞪了一下露娜萨。

    “因为你的原因!!!妖精小姐不会来的!!!”

    就如同挑到什么刺那般,露娜萨的脸孔扭曲了。

    “……!”

    露娜萨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但是她转移了话题。

    “说到底,是莉莉卡你太依赖妖精了。”

    “我依赖她又怎么样了,我承认,我是崇拜她,甚至想成为她那样的人,也刻意模仿她——”

    “但是!妖精是妖精,她不会是蕾拉,而莉莉卡你,永远就是骚灵乐团的幺妹,你也不会是妖精!”

    很少见地,露娜萨会动怒,她甩回头来直面着莉莉卡那尖锐的视线。

    “……”

    “……”

    气氛异常尴尬,没有插话的余地。

    一直笑脸迎人的梅璐兰也默默地低下头,梅璐兰一定是左右为难吧。

    秦心她也是默默地看着这两个“当仁不让”的骚灵,虽然她毫无表情,不过内心也是有非常多想法吧。

    没有办法,一个左右为难的梅璐兰和一个作为路人的秦心,她们都没有办法改变这里的气氛,那么,能改变现在这个局面的,也只有我一个人。

    “你们一个人各退一步可以吗?”

    我叹了一口气。

    “或许由我来说不是很适合,但是,你们没有必要为了贤者大人……也就是妖精小姐争得面红耳赤。妖精小姐是个怎么样的一个人你们比我还懂,她肯定是不愿意看到这番场面的。或许就是因为无所不知的妖精小姐知道你们会发展成这样,所以她才不愿意来吧。”

    莉莉卡不甘心地咬着嘴唇坐下,而露娜萨看了一眼我,她微微地点了点头,好像在感谢我的样子,然后她也坐了下来,露娜萨偷瞄了一眼莉莉卡,眼神之中尽是流露着某种忧虑。

    “妖精小姐会来了。”

    梅璐兰看着我,就好像鼓起勇气去反驳老师的学生那样。

    “妖精小姐是个十分看重情义的妖精!她很聪明!但是从来没有自恃其才!她对待我们就好像对待自己家里人那样!从来不会因为我们傻而抱怨什么!相反还帮了我们很多东西!还教了我们很多东西!还有……还有……”

    梅璐兰激动得有点想哭的样子,她最后才挤出一句:

    “这么看重我们的妖精小姐,可是不会忍心抛弃我们的!如果她收到信封的话!一定!一定会来的!”

    秦心默默地拉起梅璐兰的手。

    “是呢,虽然我和妖精小姐只有数面之缘,但是从你们口中得知,她一定是个不愿意辜负他人对她的期望的。”

    秦心这番话大概只是安慰梅璐兰的用的,但是却没想到踩到了露娜萨心中的地雷。

    露娜萨紧捏着拳头,脸上不可遏制地露出愤怒的表情。

    然而她还是把窜起的怒火压抑回去,苦恼地闭上眼睛,我想露娜萨并不想任何人察觉到她的想法,虽然很不幸地被我察觉了,但是我也对此只字不提。

    我知道了,贤者大人一定辜负了露娜萨的期望。

    “妖精小姐并不会回应你所有的愿望,但是这并不是她的错。”

    莉莉卡摸着脸前那盛着罗宋汤的盘子的边沿。

    “她没有那个义务。”

    露娜萨听完莉莉卡的说辞,下意识地别过头,我意识到这就是她最不想谈及的东西。

    “我们普利兹姆利巴乐团已经成立了一百六十周年。创始的成员就只有蕾拉,我,梅璐兰和露娜萨姐姐,以及……妖精小姐。”

    莉莉卡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

    “或许作为彼得·潘的我们和人类不同,我们在这个如同永无岛的幻想乡里面就永远是不老的小孩子,思想永远不会长大,一把年纪却非常幼稚,常常还是闹出让蕾拉这个成熟的大人十分头疼的事情,骚灵自然吵吵闹闹,那么要怎么解决吵闹的骚灵呢?妖精小姐给出了很不错的点子,如果喜欢吵闹,那就让我们吵个够吧,如果说吵闹得又动听的话,那不就皆大欢喜吗?于是,蕾拉和妖精就让我们学习音乐。”

    “那就是说贤者大人也和你们那样会乐器啊?”

    秦心歪了歪头。

    梅璐兰听到这里破涕为笑:

    “才不是咧!妖精小姐自以为自己捣弄得很好,其实玩起乐器来杂乱无章,唱歌五音不全,所以最后她只能给我们翻谱子。”

    ……噗。

    虽然很对不起露娜萨和贤者大人,但是我忍不住就笑了。

    “不过妖精小姐也很有自知之明,翻乐谱还是很安静的,也十分尽责,然后久而久之就学会了怎么用手势去指挥我们了,尤其是高低音那边,看着她的手势真的演奏得很舒服。”

    莉莉卡眼神之中也恢复了一点生气:

    “就算什么也不会,只要愿意去发现总能找到前行的方向。”

    这么罗嗦的表述,一听就知道是贤者大人说的,好好地说个是个金子也会发光那样不是挺好的吗,也不太想吐槽太多,毕竟自己也是罗嗦的妖怪。

    不过从这点看来莉莉卡确实有点崇拜贤者大人呢。

    “那么蕾拉呢?蕾拉用什么乐器?”

    “要么唱歌要么就吹笛子。蕾拉吹起笛子比较沉稳,和喧闹的我并不是很搭呢。”

    说罢莉莉卡召唤出自己的幽灵琴,用着让人叹为观止的指法弹奏了一小段激昂的音乐。

    “其实不仅仅是吹笛子,就算是唱歌也是比较沉稳,也是因为有蕾拉这样沉稳的存在,我们演奏才不至于乱糟糟。”

    梅露兰笑道,

    “而妖精小姐翻乐谱也是那样,因为我和莉莉卡相对急躁,所以她总是翻慢一步,让我们不至于我行我素那样演奏下去。”

    “不过……梅露兰,其实……露娜萨不是也很沉稳么……”

    “……其实露娜萨姐姐以前也是经常自以为是地演奏啦。”

    被梅露兰那么一说,一直不说话的露娜萨也忍不住嘟哝了一句“啰嗦。”

    而且那个神态真的活像贤者大人,真的!非常像!

    “米思琪,你想想哦,以前不是也有挺多露娜萨的solo环节么,那也是把坏习惯留了下来。”

    如同莉莉卡所说的,确实如此。

    “原来普利兹姆利巴乐团这么有趣啊,不过为什么现在会变成只有你们三个了呢。”

    秦心说完,大家都愣住了。

    因为……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比较好。

    我明白这不是恶趣味,在场的大家都知道,秦心只不过是因为好奇才问的,而这样才让人尴尬。

    “因为蕾拉死了。”

    露娜萨冷不然地回答了这个问题。又是露娜萨。一直以来,麻烦事都是她扛着,虽然话不多,但是她也是默默肩负整个乐队,或者说整个家庭的责任。

    就算再敏感的话题,她都会忍受着肩负,就是因为有这么一个值得敬佩的乐团团长,我当年才愿意在骚灵乐团里面献唱。

    “死了……”

    “蕾拉是人类,我们是骚灵,人类会老死,我们不会。”

    梅露兰和莉莉卡一语不发,她们就如同做错事的小孩子那样,盯着面前的罗宋汤,想着各种各样的事情。

    真的是很不容易。

    “所以普利兹姆利巴乐队才会解散,在解散之前,除了我们三姐妹之外,还有蕾拉和妖精小姐。”

    “但是,蕾拉就算离去也好,妖精小姐不是还在吗?为什么妖精小姐还要离去呢?”

    露娜萨虽然不愿意提及,但是她闭上眼睛,思考了差不多一分钟之后,她开始开口:

    “对呢,我也想知道为什么。”

    露娜萨十分失望地看着自己眼前的罗宋汤。

    “而且,蕾拉也和妖精小姐说过,如果自己死去的话,希望妖精小姐能够帮助我们,让普利兹姆利巴乐团能继续下去。”

    露娜萨咬了咬牙。

    “为此,蕾拉还说了,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妖精小姐能继承蕾拉的名字,我们三个就拜托她了”

    梅露兰扶着露娜萨颤抖的肩膀。

    “不要再说了。”

    “……”

    露娜萨看着梅露兰点了点头就不说话了。

    不过说到这里,我也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露娜萨听到秦心说贤者大人不会辜负别人的期待的时候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只不过就算如此,都不应该那么对他人有着如此大的期望,因为我想就算这个世界有这全知全能的神,也不可能把我们的**全部回应吧?

    而且期望越大自然失望越大,这就好像露娜萨现在这个样子,想必她不愿面对贤者大人就是因为曾经给过太多的期望在她身上了吧。

    “为什么蕾拉希望妖精小姐继承自己的名字?”

    秦心歪着头继续又抛出了一个让人尴尬的话题,虽然说我肯定问不出口,但是都已经知晓到这种程度,我也一样很感兴趣。

    “那是因为妖精小姐没有名字。”

    莉莉卡非常干脆地回答了秦心这个问题。

    “妖精小姐是蕾拉第一个在幻想乡的朋友,蕾拉对妖精小姐真的是异常看重,我想以蕾拉的性格,她肯定要留给自己所珍视的人一些饯别礼,留下的东西对于我们三姐妹来说已经足够多了,但是对于妖精来说……那几乎是什么都没有,所以,至少是名字也好,留给妖精小姐,作为自己给妖精小姐的一个饯别礼吧。而且蕾拉以前也经常说了,没有名字很难做事吧,妖精小姐又要整个幻想乡到处跑,没有名字十分不方便,把自己的名字当作礼物送给妖精小姐,我想大概也就是如此吧。”

    或许莉莉卡说的有部分是对的,但是我想总体是错的,从她们的口吻里面我可以得知,蕾拉是一个充满智慧的人,而这么一个人不可能看不出贤者大人不愿意透露自己名字是有原因的,那么知道贤者大人有苦衷的话,蕾拉是不可能因为没有名字行动不方便为由而把自己名字送出去。

    “才不是这样,莉莉卡。”

    露娜萨默默地否认了莉莉卡的说法。

    “当然,蕾拉确实会留下饯别礼给自己珍视的人,但是把自己的名字送给妖精小姐,只不过是一个契机而已。我想蕾拉把自己的名字送给妖精小姐,大概是想把她束缚在这个普利兹姆利巴乐团里面。”

    露娜萨露出了悲哀的表情。

    “蕾拉早就看出来了,如果自己离开人世的话,这个普利兹姆利巴乐团就一定会解散,而我们只不过会变成一无是处的骚灵,莉莉卡,你想想,如果没有一个领导人牵制着如同野马的我们,任由我们随意演奏会发生什么事情?”

    “……恶灵退散。”

    莉莉卡虽然不愿意回答露娜萨的问题,但是还是嘟哝出自己的想法。

    不过莉莉卡说的确实是没错,如果骚灵乐团没有人制约的话,放出的音波会对周边造成巨大影响,那么一来被人当作是恶灵去驱散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对,而实际上,在那个时候,也只有妖精小姐能够胜任普利兹姆利巴乐团的团长,如果妖精小姐接受了蕾拉的名字,她肯定会说,‘没有办法,因为我是你们的团长’那样,在我们的乐团里呆上一辈子。”

    确实以贤者大人的性格来说那很有可能啊。

    “以妖精小姐的能力,大概会让我们的乐团攀升到我们都无法想像的地位里吧。妖精小姐自己应该也是看到了蕾拉的用意,所以才刻意没有这样做,在答应了蕾拉,所谓接受了蕾拉的名字之后,就不再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姐姐,请不要再说了。”

    梅露兰很少有地打断了自己姐姐的话,乖巧而又十分朝气的梅露兰……也露出了难受的表情。

    “请你不要诋毁蕾拉和妖精小姐。”

    诋毁……我从来没有从梅露兰口中听到这么具有不可侵犯性质的词语。

    大概就算是看起来什么都能一笑了之的梅露兰心中也有不愿意被外界改变的一隅。

    “蕾拉可不是这种玩心机的人,她那么纯洁善良,如水一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想着用那种手段去留住妖精小姐!”

    露娜萨愣了愣。

    “姐姐,你也不是不知道,蕾拉酱明明是喜欢妖精小姐的。”

    喜欢……

    这个词抛出的时点,我也愣了愣,说喜欢……该不是那种喜欢吧?

    “怎么可能,蕾拉是女性吧?妖精小姐她……”

    秦心才感说出口,我们都尴尬地笑了笑。

    “然而确实如此。”

    “难道不想承认吗?”

    露娜萨并没有反驳,只是默默地低着头,看着眼前的罗宋汤。

    “喜欢……并不是指爱恋之情吧?”

    “我并不知道是不是爱恋之情,但是大家都知道那已经是超越了朋友之间那种单纯的喜爱了。”

    秦心掩住了自己的嘴,虽然她面无表情,但是她头上的面具已经变成了姥面具。

    “那只是一时迷惑了心智,并不是什么爱情。”露娜萨很少有地用了十分强硬的语气否认莉莉卡。

    “不!不是——”

    “行了!!!是也好,不是也罢,这已经不重要了,毕竟也是过去的事情了,蕾拉……蕾拉她也不在了。”

    说罢,露娜萨就这么站了起来,她不仅仅打断的是莉莉卡的话题,打断的还是这里所有人的话题,“也是时候了,我先过去,梅露兰,接下来就拜托了。”露娜萨用着略抱歉意的语气和自己的妹妹说道,然后她也带着歉意地看了我一眼,我心领神会地点点头,然后她只留下一句“失礼了。”就离开了这个小店。

    “露娜萨她怎么了?”秦心似乎还是搞不清楚什么状况。

    “不要管她。姐姐只是一个胆小鬼。”莉莉卡没声好气地说道,虽然对于莉莉卡的说辞我为露娜萨有点抱不平,但是我也不过是一个开店的妖怪,也不该说太多。

    “露娜萨她单纯是妒忌妖精小姐而已,在我们三姐妹之中说话最少,最稳重的大姐也是最爱撒娇的一个,与其说她疼爱蕾拉,不如说她是希望被蕾拉疼爱吧?对她来说,妖精小姐只不过是横刀夺爱。”

    我其实并不是很能理解这是什么情况,这种复杂的情感并不是我这种低级妖怪能接触到的,

    在意也没办法深究下去。

    “啊啊啊啊啊啊!!!越想越烦了!”莉莉卡突然猛搔自己的脑袋,她也和露娜萨那样突然站起来。

    “心情乱得要死!我也出去了!”

    雷厉风行的莉莉卡连道别也没有就那么摔门而去,随着轰的门响声之后,小店归为寂静。

    莉莉卡突然的离开让小店的的氛围变得冷落下来,斗争的气息就好像战争之后的硝烟那样,弥漫在小店的每个角落,留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被一种不安所侵染。

    “是不是我问了太多不好的东西了?”秦心似乎意识到自己是导火索了,我有点担心地看了一眼梅露兰,最易怒的她居然露出微笑,而且还是和贤者大人那种相似的哀伤的笑容。

    她看了一眼秦心,微微地叹了一口气。我可以看得出,梅露兰并没有怪罪秦心,只是无可奈何罢了。

    “没关系的哦,不知者不罪,何况还是我要请你过来的。”梅露兰伸出手来,用着哀伤却温柔的气息摸了摸秦心那小脑袋。

    “没必要发出这种委屈的声音,就算是我也不喜欢听到这种声音呢,对不起呢,让你为难了。”

    “我作为骚灵乐团的二把手,虽然比不上姐姐,但是我也会考虑很多事情;我懂的,无论是姐姐也好,莉莉卡也罢,她们在这个时候也不过是追逐的过去的幻影;大家都认为,普利兹姆利巴乐团不是五个人是不行的。”

    听到这里,我想起以前露娜萨说过普利兹姆利巴乐团是四人乐团,而贤者大人也如此说过,她们的说法大概就是并没有把贤者大人当作是乐团里面的成员,而变成这个样子……到底……为什么变成这样。

    “露娜萨虽然表面上最不想妖精到来,实际上她是最想妖精小姐出现吧。虽然我口里也说着妖精小姐会来的,然而我却知道妖精小姐是一定不会来的,所以我才想到过来这里,就算是妖精小姐不来也好,我也可以请米斯蒂亚你过去。”

    虽然有点不开心,但是我也什么都不说,不如说如果真的能够帮助到她的话,我觉得自己给利用也心甘情愿吧。

    “相信露娜萨姐姐也知道吧……但是就算如此,姐姐还是……抱着奢望。”

    梅露兰用自己洁白如玉的纤指划过面前那盛着罗宋汤的碟子边沿。

    “……”叉着手的我虽然看起来好像是不想接近这些事情,但事实上我已经被这份忧伤渗透了。

    “你从一开始就不觉得贤者大人会来是吧,梅露兰?”

    “……”

    “为什么你还要装作很随意的样子说出贤者大人一定会来的这些话。”

    “……”

    梅露兰苦笑地歪了歪头。她一点也不乐观,也不是很随意很大度,甚至那么多年以来我也不知道原来梅露兰还有这样的一面。一个忧愁又矛盾的一面。

    “或许乐团之中需要我这样的调和剂吧,要不然骚灵乐团很快就解散的了。”

    克己奉公的意思吗?这么说来那副乐观又粗神经的样子只不过是扮出来的?太累了,梅露兰这么活着实在是太累了。

    “但是你想得太复杂了,甚至说我认为你想歪了。”

    露娜萨一开始进来的时候说过的,自己不讨厌贤者大人。虽然无法原谅,但是还是发自内心地尊敬着她,尤其是她准备了那么精确的罗宋汤配方,我想就是为贤者大人所准备的。

    或许就是因为露娜萨太过于仰慕了贤者大人了,所以才因为贤者大人的离去而产生恨意。

    贤者大人,你知道吗?露娜萨的内心是在渴望着,渴求着你回到她的身边,

    不,不仅仅是露娜萨,就连莉莉卡也是,包括这个好像自认为贤者大人不会来到而故作坚强和无所谓的梅露兰也是,她们三姐妹是真心地希望贤者大人回到她们的身边。

    贤者大人真的不知道吗?真的不知道她们的心中的感受么?

    肯定知道吧。那个贤者大人一定知道的,所以——

    “那个家伙一定会来的。”

    “……谁?”

    “你们的妖精小姐。”

    我毫不后悔地脱口而出,虽然我明白这不适合我的身份,但是我还是这么说出来。

    “或许吧。”

    勉强挤出笑容的梅露兰就好像说“不可能”那样回答了我。

    我用鼻子叹了一口气,就算是被称为乐观的灵魂的梅露兰,也有不愿意相信自己心中真正的愿望的时候呢。

    “也差不多是时候过去了,米斯蒂亚,秦心,一起过去吧。”

    “不,我不想去。”秦心闭着眼摇了摇头。

    “至少现在我不想去。”

    “我明白了,让你为难了。”梅露兰无奈地笑了笑,接着就在我面前站了起来;现在的她是一个不熟悉的熟人,我无法形容我五味杂陈的内心,只是身上也沾染上这个我一直尊敬的大姐姐身上那些如烟如雾的沧桑。

    我抓住自己的手肘,咬了咬自己的嘴唇,好让自己的脑袋动起来,我不能就这么跟着自己的客人走,因为我的小店可不是让人悲伤的地方!

    “秦心只是被你们这群笨蛋弄得不知所措而已。真是的,不要把姐妹吵架拉到我的小店里啊。”

    我强作坚强地捏着自己的鼻梁,

    “老板娘可不比歌手好做啊,知道吗?”

    梅露兰看着我忍不住掩着嘴笑出声来。

    “是呢,不好意思,毕竟我们是不会长大的‘彼特·潘’。”

    “是是,就是臭小鬼。”

    我用鼻子叹了一口气:

    “总之我等一下再带秦心小姐过去了,这一点就不用担心了。”

    “……那,拜托了。”

    梅露兰看着我,然后默默地给我鞠了一个躬,她身上的沧桑气息已经减掉了大半,是因为自以为是地“看透了”还是说我某些话真的影响了她呢?不知道,这种时候就只能好像明白什么那样:“嗯!”就好了。顺便也学着《深夜食堂》的老板那样抱着胸猛地点头,好让自己看起来可靠一点,可是没料到此举又惹到梅露兰笑了出来。

    我忍着没脸红地挥手好像要赶客那样她才好好走到门前,她迟疑地推开了木门,然后没有踏出门外,而是转过头看了一眼我,我没有说话,只是装作平静地迎着她的眼神。

    她眨了眨眼睛,她的眼神就好像在向我说了了一句“谢谢。”那样。

    砰。

    真是让人闹心的客人呢。

    我再次叹了一口气,虽然心中没有一点埋怨,不过还是不好受啊。

    因为我小店的气氛并没有完全因为我的“聪明”的举动而改变,停滞下来的抑郁空气让我难受,但是作为老板娘的我在客人面前不能显露出厌恶的表情,所以我找点话题尝试改变这里的气氛。

    “那个,秦心?今天晚上的深夜动画会放什么呢?又是机器人动画吗?”

    秦心并没有理我,她只是无言地看着我,这么一来让我感觉到更加难受了……

    今天天气不错……那样的话题有用吗?大概一点用都没有吧,估计现在秦心一脑子都是骚灵三姐妹互相争吵的身影。

    “要喝多一碗罗宋汤吗?”

    “不要。”

    秦心摇摇头,也是呢,大概现在谁也没有心情喝这玩意了,再说,都冷掉了。

    而且看秦心的表现,果然罗宋汤已经在她的心中留下了特别的意义了,而也是因为这个意义,无论罗宋汤是冷是温,秦心都不会再好像一开始那样大快朵颐了。

    我也没忍住地苦笑了出来:要是人生一切只如初见那该多好,不要出现这样那样的闹心事情。

    没有办法的我也只有打开电视,任由着电视里面的杂音塞入这个变异的空间里面去。

    时间在这个异度的空间里流逝得毫无生气,如同一潭死水一般停滞不前,一分一秒都变得很漫长。

    这样的时间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我注意到门外有这什么人在,在我开始判断到底是谁在外面之前,一个绿色短发的十岁少女样妖精带着犹豫的表情推门而入,“我来早了?”她发出了稚嫩的声音莫名其妙地让我火大。

    会让我如此的家伙除了她之外再无他人。

    她,就是话题里面最为重要的家伙,她,就是骚灵三姐妹口中的妖精小姐,继承了蕾拉名字的妖精,是我们幻想乡的妖精贤者颇静梨,是我的又厌恶又尊敬的贤者大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