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妖怪山战役之永远亭篇其四
    从间隙里面跳跃而出,八云紫迎头就朝着眼前的那个黑衣人发动了进攻。这是控制这片没有灵魂的“邪魔”的控制者,只要击破他的话哪些“邪魔”就会变得没有组织性而大大降低永远亭的防御压力。

    只不过可能是对方察觉到自己的杀气,所以黑衣人后跃一步躲过了突如其来的攻击。

    “?!”

    从间隙里面,另外一个绿色的身影则用着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瞬间贴近了黑衣人。

    “顶你个肺!”

    绿色身影的半兽——上白泽慧音毫不仁慈地把头槌狠狠地砸向了黑衣人,随着嘭地一声,黑衣人就好像纸片那样被击飞到半空中然后跌落在五六米开外的草地上。

    “啊啊~恢复力量之后就是刹不住力气,这家伙估计胸骨全断了吧。”

    慧音扭了扭脖子然后转身对着紫。

    “慧音?!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紫慌张了起来。毕竟慧音的出现就好像在国际象棋里面早早让王棋前进那样愚蠢。

    “我听到了你刚才和铃仙说的话,所以我就来了。”

    慧音讪笑着捏了个拳头。

    “对方也没有想到我会这样跑出来吧?既然对方把所有想法都集中在正常思路上,那么剑走偏锋并出其不意才有致胜的可能。”

    虽然说得很有道理,但是紫却没有办法赞同,因为慧音身体里面的白泽实在太重要了,就算知道慧音身体恢复到很强的战斗力,但是这也是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情报。

    毕竟没有全面爆发战争之前打的情报战非常关键,绝对不可以轻易让别人知道自己的情报。

    但是战争之中瞬息万变,现在这个情况也是意料之外,既然已经发生的话就要依照这个情况去思考下一步。对,连自己都想不到的话,战斗中的敌人也是同等的情况,只能灵活应对。

    “我明白了,既然你来到这里了,那么就请听从我指示行动吧,我已经不能再接受更多的意想不到的事情了。”

    慧音很爽快地点头,“毕竟我出现在这里就是想要保护你,我可不能让将军一个人冲到外面遇到什么不测,群龙无首是最可怕的事情。”

    哪里来的群龙,反正又没有人真正听从我的号令,甚至连永远亭那些小兔子都调用不了。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后望向天空,太阳正处于苍穹之顶,算上刚才呼叫的妖怪山援兵,距离援兵到来最快也得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以这么慌忙构建的防线来说,撕开只是一瞬间的事情。而且对方的武器可是十分强大的,虽然永远亭拥有月人的科技,但是比起社民党那些人来说,也最多只会是稍微一点点阻碍。幻想乡科技能力虽然不高,但是法术以及妖怪这种存在让立体式打击在飞行器没能量产之前就能实施,而且还能实现从地底进攻。地下,地面,地上,三维打击下缺乏战场纵深并且长期没有战争储备的永远亭绝对不是对手。

    “咚!”

    巨大的声响从永远亭方向传来,那是如同滑膛炮的炮弹击中什么木质材料发出的声音。紫很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几天紫可没有坐以待毙,她通过间隙发现了对方好几个让人在意的武器,其中之一就是这个空气滑膛炮,外表就是外界的移动反坦克炮那样大小,但是由于其极强的推力需要再架设好的炮台上使用。其利用法术压缩空气制作炮弹,空气炮的炮弹在击中人之前是和炮弹同样等级的玩意,而且由于表面近乎无阻力,在推出去后外加炮筒附魔什么的最后炮弹攻击力极其可观,亲身吃过一发空气炮的紫认为那是接近外界高射炮那样威力的玩意。

    “对方已经开始使用炮击了。我们不仅仅要打倒那些施术者了,还要尽量摧毁那些炮台!”

    “紫,你不是会使用那些什么奇奇怪怪的间隙吗?快使用这个来索敌!找到就直接让我去摧毁就行了!”

    慧音捏住双拳,满溢的可视灵力绽放在拳头上。

    “这边!往间隙里面挥拳!”

    紫在慧音的眼前打开了间隙,然后慧音用着极快的拳速打入间隙内部,随后在竹林的一端忽然就掀起了五米多高的泥幕。

    紫擦了一下汗水,长时间使用间隙让她感觉到有疲劳感进一步加强,长距离的间隙移动使用的并非她自身灵力,而是更为接近在另一个位面的一些东西,紫为了保证之后安全的撤退,她还是决定不再胡乱使用自己的力量。

    “慧音,我们最好往……”

    还没说完,慧音一个箭步过来就把紫抱了起来。

    “什么?!”

    紫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就感觉到有什么呼啸而过。

    “空气炮弹!他们可以连发的!”

    慧音把脸扭向空气炮弹射来的方向,然后转身往那边冲了过去。

    “又来了,真是不识好歹的家伙,虽然战争什么我的不懂,但是战斗我可是不会差过什么人的!打阴枪第一发不成功你还想来第二发?”

    慧音自顾自地嘲弄着对方,一边朝着炮弹射来的方向冲锋,野性的知觉让慧音飞快地躲过那些障碍物,飞驰的野兽在竹林里面如同奔驰在平原那样,忽然好像由远到近那样传来噶达嘎哒的十分短促的声音,在这么听到声音的一瞬间慧音一个甩身就躲过了迅猛的空气炮,而随后在面前发出的声音还是逐渐到达耳边。

    “喂喂,那群家伙研究出的这玩意都超音速了喂。哈!看到了!就躲在这个小坡地上面打枪吗?那么大的体积还怕别人看不到吗?”

    说罢,慧音朝着射来的方向射出一发粗粗的激光弹幕,随着轰隆一声,在视野的尽头似乎出现了火光。

    “哪里还有空气炮?”

    “诶……这里太乱了我需要时间去准确把握位置。”

    紫有点不好意思地回答道。

    “没关系,要不我就跳到竹林上面稍微观察一下。”

    “别!高空中只会被那些空气炮当作是靶子。”

    “哈,我只是跑到竹子顶端,没事,我的颜色是一种保护色没有那么容易看得出的!”

    “别、别!”

    无视紫的警告,慧音一下子就窜到了一棵竹子的顶端,然而还没有开始去观察周围的情况她就一跃而下,紧接着头上的竹子瞬间开了花。

    “怎么定位到我的?!”

    “对方又不是靠肉眼检索敌人的。热成像之类的技术就算有也不是很奇怪吧?!而且看对方这种反应速度,肯定就是已经把我们锁定了,没法一下子集中攻击我们肯定是因为地形问题!”

    慧音不说话,只是板着脸然后放下了紫。

    “对不起,自顾自决定了。”

    紫虽然很想吐槽刚才才约好听从指示没几下就违抗命令,但是最后她决定还是不要说出来比较好。

    “……对方已经有行动了。”

    慧音忽然警觉了起来。

    “什么意思?”

    “有好多人往这边赶来。”

    “怎么对方的反应这么快?简直是快得无法理解了!”

    紫咬了咬牙,她捏紧了扇子,永远亭那边再次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巨大响声让紫一下子十分紧张。

    “要冲出去吗?”

    紫点点头,然后打开间隙并稍微贴着地面浮空起来。她的脑袋快速飞转,按照永远亭的地图,这个方向会有个高地,是绝好的架设炮位地点,她马上把间隙转移到那边,果然在一个锲型高石后面发现了敌人的架设的炮台。

    “往这边。”

    紫径直往那个方向飞去,而慧音这次没有盲目冲锋而是紧随其后。

    “那些人准备靠近了!”

    “可不能让他们搞阻击战!分散迎击。”

    “了解!”

    慧音一下子就窜到了紫的左侧,在紫可视线的范围内,她踢出一脚飞踢把一个人影踢飞到天空上。

    紫没有多顾慧音,她知道自己的处境比起慧音要危险得多,因为眼前可以捕捉到约三名人影向自己飞驰而来。

    紫没有停下,而是直接往眼前最近的人影射出弹幕。

    对方果然没有直接应战,而是朝着紫射出几发弹幕来做扰乱。

    紫想着自己没有慧音那种速度是根本没有办法对这些家伙有什么办法,而这个时候从天空之中开始落下了弹幕,紫扭身一看原来天空上面已经有好几个天狗朝自己射击。

    “看来就算种族是天狗也不能随便相信呢。”

    紫心里默默都苦笑,然后就那么用着自己的速度尽量躲避着这些不成熟也不华丽的弹幕。

    就这么保持这不停扰乱的方式,紫终于见到了前方架设的炮台。

    紫没有多想就直接朝着炮台射出弹幕,弹幕应声射出,锐利的弹幕打在炮台上迸发出灿烂的火光,

    “嗯?!”

    炮台没有预料之中地被摧毁,而是突然扭转了紫,紫一愣,炮台就朝她射出凶猛的空气炮。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时间,紫面前就划开了一道间隙,空气炮射入间隙的同时,因为空间的扭曲,最后空气炮竟然重新在间隙里面射了出来!反射出来的空气炮毫不留情地化作紫制敌的利器,随着“嘭”的一声巨响炮台就在紫面前轰隆地化作璀璨的火花。

    “……!?”

    还来不及庆祝,紫感觉到身边的空间开始变得诡异了起来。

    “又是之前扭曲境界的结界吗?!”

    在意识到的时候已经太迟,还没来得及划开间隙逃跑方圆约二十米的结界就罩到了自己的头上。

    “可恶!!!”

    因为一下子境界的改变,无法及时适应身体变化的紫跌落到地面上,等她惊慌地抬起来的时候,她就看到结界上方那两只鸦天狗飞了下来在结界边沿了用手结印维持住脆弱的境界。

    紫这才意识到这个大型结界的用法,这种结界只是脆弱的玩意,简单来说,就是说只要妨碍到那两个维持结界的人就能打破结界,但是对方的意图也很简单:封住紫操纵境界的力量。

    她不顾形象地爬着跑起来并且朝着维持结界的黑衣人射出威力不大但是速度很快的梭型弹幕,弹幕发出尖锐的声音向着黑衣人飞驰而眼看要刺入黑衣人身体的时候从另外一边的黑衣人跳了出来用身体挡住了弹幕。

    “……”

    勇气可嘉,虽然很想称赞对方但是没有称赞的余力,紫按了一下铁扇柄上的按钮,铁扇应声弹出了锐利的鹰勾,并且用鹰勾把挡在膝盖前面的裙子划开一道口子并一举撕开。以此同时七名黑衣人一并跳入了结界,他们就好像那些晚间出演时代剧里面的坏武士集团那样,一并拔出腰间的太刀。

    “……”

    对方并不敢轻易攻击紫,只是开始逐渐围成了一个圈接着一点点地缩短包围。

    紫沉住气,她知道自己命悬一线,不敢轻举妄动。

    “哈!”

    包围圈收束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突然紫身后的一个家伙吼了出来,紫感知到周边没有什么变化,所以她依旧一动不动,紧接着他面前的人也“哈!”地吼了一声,这一次紫还是没有动。

    只不过这个家伙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在喊完后不经意地瞥了一眼左边,这个被紫瞬间捕捉到,在对方开始移动的时候紫一个箭步往刚才那个家伙瞥的家伙接近,在他真正地射出弹幕之前紫就靠近了他,并且由下而上地划了一下,虽然说没有攻击到敌人,但是他们的阵型因此而打乱了。紫一把踏着小碎步朝着这个家伙的身体内探入,并且拿出铁扇向前探去,但是对面也不是等闲之辈,随着三两步极快的后退,一个仰身就倒在地面,紫的铁扇实在太短根本还没有跟上去,对面就侧滚了几下爬了起来,而他的伙伴们马上又包了过来,一切又瞬间回到原点。

    虽然紫对于自己的体术还是很有自信,但是遇到这些训练有素的高手也不由地感觉到深沉的压力。既然如此那么也只有抱着必死的决心去寻找任何一点露出的破绽。如此想到的紫捏紧了铁扇的把柄。

    “哈!”

    这次不是佯攻,一道剑气刷地飞向紫,紫向地面打出一个压缩的弹幕,强大的作用力让她一瞬间以极快的速度弹射而起往剑气飞向的方向飞去,黑衣人见此不妙于是马上追击过去。紫忍着这个结界里面那种别扭感,再次向空中打出一个爆开的弹幕作为推力让自己在空中再次弹射,这一次她就真的是逃出了这个扭曲境界的结界了,然而没有确认到自己逃跑的方向结果她身子直接砸在了一边突出的裸岩上,突然的撞击让紫跌落面滚了两下下才停下来。

    对方没有放过紫的意思,就算用着这么突然的方法逃出了结界,他们还是用着极快追了上来,受到强大冲击让紫一瞬间失去了支配自己身体的权利,虽然只有那么一瞬间,但是就是这刹那的不动就让,对方就瞬间接近到距离紫不到十米的位置。

    “可恶!”

    在几乎万念俱灰的时候,就如同陨石那般的东西忽然撞了下来,强大的力量撞击地面让整个地面都好像跳了跳,震飞的沙土如同雨一般落下,紫抬起头看到了烟尘之中矗立的人影:

    “慧音!”

    慧音没有回应紫,而是一边扳着自己的拳头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一边带着讪笑指着那些黑衣人。

    “你们不要太欺负我们的大将哦!”

    黑衣人们也意识到慧音那满溢的强大纷纷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然而一瞬间松懈的代价就是让慧音一个激烈的突进后瞬间的一拳便把黑衣人击飞在天,并且在他们还没有反应下来的时候慧音一个转身突进,把与之最为相近的家伙一同掀飞。剩下四个黑衣人以及现在再赶来的天狗都被这恐怖的力量深深地震撼到,似乎为了保存战力他们选择了撤退。

    “别追。”

    紫这时候才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

    “我明白了,追上去反而危险。”

    慧音想要扶起紫,却被紫拒绝了,她就那么靠着自己残破的身体扶着一边的裸岩爬着站起来。

    “那些空气炮还有大概三门左右。”

    “这么快都发现了?”

    “不,击破了三个空气炮的炮台后,我再算一下那边轰炸的频率,得出来的结论就是如此。”

    紫通过频率的减少换算出了对方炮台的数量,就算最危险的时候也不忘为整个战局收集情报。

    “我们走吧。没有多少时间。我们任务很重,不仅仅要击破炮台还要击退那些召唤邪魔的施术者。”

    “那个施术者的话,我刚追击那些黑衣人的时候发现了鬼鬼祟祟在竹子一边念咒的家伙,所以顺手搞掉了一个。”

    慧音好像若无其事地道。

    “比起那些玩刀的家伙,那些术者真的是弱不禁风,随便一拳就吐血身亡。”

    紫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因为她明白慧音是一个高尚的人,就算一拳下去能够毙命都好,她应该在无意识上留有一定程度的手下留情,既然是这样的话,出现这种情况便是对方有什么方式可以让自己死亡,真是滴水不漏,到底要做了多少思想改造才会制造出这么一个可怕的队伍……

    “我明白了。那么就接下来……”

    随着话语刚落下,在另外一方传来了爆炸的声音。这种声音和空气炮炮台爆炸的声音十分相似。

    紫马上向着那个地方打开监视的间隙,然后她马上看到了铃仙带着数十名兔妖在在爆炸的空气炮炮台附近与敌人进行火拼。

    “铃仙她们冲出来了!”

    意想不到的援兵居然在这里突然登场。

    ——————————————————

    此起彼伏的冲击声让本来已经吵醒了八意永琳。

    她大字型地嵌在一堆倒下的竹子里,体各处都传来了诡异的痛感,永琳转着眼睛察看了一下天空,自己被什么奇怪的东西击中到醒来可能只是过了半个多小时,这些竹子保护了她不让她在跌落的时候受到二次伤害,或许是因为这些竹子的保护,再加上蓬莱人的不死特性让她很快就恢复了过来,这就是常年以来善待这里的竹子所得到的回报吧。她缓缓地爬起来,踉跄地走了几步,拾起了落在一边弓,和箭袋。接着转过身就发现了已经昏迷却一直抱着药壶的因潘帝。

    永琳慌忙地跑到她的身边跪下:

    “帝?!帝!!”

    怎么拍都拍不醒,用手摸了摸帝的身体,多处骨折和内出血,永琳一下子就意识到她也和自己那样遭受了那种可怕的冲击,只是她可没有自己那么好运,被那种诡异的玩意击中之后直接跌落到地面上。

    永琳赶紧给她施放了治疗的法术,然而很快她就发现这种程度的治疗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说在永远亭的话或许还有什么办法,但是在这里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治疗她的手段。虽然很残酷,但是永琳还是选择放弃了对帝的治疗。

    “对不起,帝。只能让你暂时呆在这里了,请原谅我。”

    永琳说完,就把帝死死抱着的药壶拔出来。

    “我会尽全力去解决这次的战斗的。”

    永琳淡淡地向因潘帝说道,并且默默地为抚摸了下她的额头。

    “所以等着我。”

    说罢永琳忍着身体尚未恢复的伤势猛地站了起来。捏住弓的手甚至捏得发颤。

    很久很久,永琳都没有体会到什么生气,悠久的岁月然她失去了热血,月人的经历让她情感非常淡薄,但是成为蓬莱人到达地面后却开始拥有了这种诡异的烦躁。

    她很羡慕蓬莱山辉夜那样变换不停的七情六欲,但是,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拥有这些的。

    因为自己是月人,是洁净的灵魂。

    自己不是人类,和辉夜曾经在人类社会投胎出生并且接纳了人类社会的思想文化来说,自己是不一样的。

    自己是月人,是洁净的灵魂。

    但是这心中的强烈的情绪波动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就是这样,居然对自己可爱的家人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烦躁感变得越来越鲜明,甚至可以清晰之感受到这种烦躁感的称谓——愤怒。

    这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的灵魂被玷污了?

    强烈的情感就是一种污秽的表现,但是现在已经没有时间去烦恼这些侵染灵魂的污秽,现在有更为重要的事情。

    别好箭袋和药壶在腰间,强化视力后从腰间拔出箭并且架上。

    似乎并没有怎么瞄准的瞬间突然放箭,随后一阵怪叫,天边落下了一只拿着一个奇怪器材的天狗。

    永琳转过头,再次搭箭朝天射击,这一次,又是一只天狗落下。

    永琳快步地跑了起来,穿梭在竹林之间,按照她的判断,既然能够如此准确地用那种诡异的攻击方式来击自己,那么对方一定有定位敌我位置的一套系统,而且能如此精准定位,那么肯定这个系统是架设在比起自己水平位置要高的位置,而迷途竹林附近并没有什么很高的山,那么毋容置疑便是在天空上的。

    永琳把弓拉满后,准备朝着天空射击,然而忽然听到了周围有点微小的骚动,永琳用脚一蹬,放松了弓箭,然后扭转弓把一下子挡住了从虚空中划来的寒光。

    “居然能注意到我,简直是不容易呢。”

    从身后传来了诡异的男声,永琳感觉到腰间一阵刺疼。甩开一手身后的黑影这才远离了自己。接下来落地的瞬间,永琳才发现全身似乎失去了气力一样,一下子就跌倒在地。

    “月球人有肾脏真的让人稀奇呢,这么看来月人和哺乳动物是近亲。”

    听到这个让人恶心的声音,永琳摸了摸自己的腰间,确实自己的肾脏被刀刺了一下。永琳发动了治疗法术,一下子就止住了出血。

    “真厉害呢,永琳大人,要不是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秘术估计你比那个妖精还容易搞定呢。”

    对方似乎使用了法术让自己的声音变成了环绕音而且身影的气息被隐藏了起来,永琳没有办法确定对方的位置,只能被动地留意着周边的风吹草动。

    “虽然永琳大人很厉害,但是意外地精神没有本身力量那么强悍,不如说永远活着的不死人都有这样类似的精神脆弱。”

    永琳咬了咬牙。

    “你是谁?”

    “你肯定记不清我是谁,不如说你们这些不死人根本就没有赐予我名字,甚至连永恒与须臾的结界都没有让我进入。”

    对方的回答让永琳感觉到一阵无力感。为了逃避月球刺客建立的永恒与须臾的结界是一方虚构净土,当时打开结界后并没有注意到兔子的生育问题,后面因为害怕兔子不停繁衍给虚构的净土带来污秽,所以之后驱逐了所有雄性的兔子。

    那么看来,这个兔子是当时驱逐出去的雄性兔子之一,也怪不得他们对自己有仇视。

    “那么,你想要得到什么呢?”

    “哈?”

    “你想要复仇或者证明自己?可笑!如果试着那么就痛痛快快地来把我干掉!不要做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

    永琳话音刚落,对方就哈哈大笑。

    “怎么可能!我只是为了我们的理想,而你不过是——”

    对方还没说完永琳一瞬间拉满了弓箭然后射了出去,然后准确地命中了对面,一个看起来瘦小的男人从面前跌了下来。在对方谈话的瞬间,放松了气息的屏蔽,也就是这么一瞬间被八意永琳准确地捕捉到其身影并一举射落。

    “——可、可恶!!!可恶!!可恶!!!!”

    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的他在嘶叫,永琳过去一脚踩在他的头上。从腰间拔出了弓箭说了一句哺育类生物无法说出和理解的语言。箭头发出了淡蓝色的光。

    “想要抓住我心灵的间隙使我灵魂自我毁灭是打败我的唯一方法,但是,你,绝对不可能做到。”

    说罢永琳就抓着箭身直直地把箭头刺入这个男性兔妖的心脏。

    “至于为什么,那是因为你的心灵也并非无懈可击。”

    永琳说罢,缓缓地拔出了箭头,很奇怪的是,这个瘦小的男性兔妖的胸口并没有喷出血来。

    “为、为什么……”

    永琳没有回答他,或许是抱有歉意又或许是其他什么事情让她唤醒了逐渐淡薄的感情,她没有给这个兔妖痛下杀手,只是花了自己的一些灵力在他的内心放置了限制灵力的封印。

    永琳看着眼前的兔妖,她一下子眼前就闪过了帝凄惨的样子,差点出口的咒骂一下子就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反而是温柔的言语。

    “这次战争之后,如果永远亭还在的话,你可以来永远亭让我帮你解除。现在永远亭已经不排斥你们男性兔妖了。”

    永琳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强制地压制着内心的情感假装淡然地说完后,摸了一下这个兔妖的心脏,随着一道蓝色的微光,这个“男人”变回了他本应该的样貌——带了点灰色毛发的日本兔子。

    没有多说一句话,永琳拿着弓快步离开了这个地方,她抛开了自己内心诞生的奇怪烦躁感,一头扎入解决现在情况的思考之中,虽然她的思考其实思考的是很多无用的东西。

    永琳已经躁狂到处于一种不太冷静的状态上,她不停地在竹林里面奔跑着,也不断地向自己能够感知到来自天空的敌人射出似乎很善良的带有束缚法术的弓箭。

    之间也受到一些黑衣人的阻碍,但是他们的实力实在是看不过眼,稍微应对一下他们就不再找自己的麻烦。

    随着忽如其来的三次爆炸的声音传来,从永远亭那边传来的冲击声频率开始减少。

    一段时间后的终于变得冷静多了的永琳推断是紫已经指派人去阻止对方的炮击。

    恢复常态的永琳开始整理信息,她推断出炮击是必须要对应的侦查,而那些飞在空中的天狗并不是妖怪山的天狗,它们做的就是充当眼线作用,但是从刚才准确攻击的情况得出对方不仅仅是眼线,肯定还有对应系统存在所以才可以准确打击敌人。

    永琳的眼光似乎在空中甩出了的凶光,快速地朝着自己计算的方向射出数支弓箭,这些弓箭全部不负期望地射中了空中的敌人,永琳一跃而起飞上高空,顺带射出最后一支箭,彻底击破对方再天空上最后的天狗。

    定位系统已经彻底失效,在天空上的永琳终于可以对着整个战场进行观察,战况在月之头脑面前一目了然。

    围绕着永远亭的五个高地都升起了白色的烟,看来是在打击对方的定位系统的时候,紫已经把这五个地方都清理掉了。

    永远亭方面,永远亭的结界已经被击破,院内和充当医院的建筑都已经千疮百孔,永远亭的周围则是硝烟弥漫,似乎在永远亭防线外进行了很惨烈的战斗。

    而在永远亭的东部位置,那里闪耀着很显眼的火光。

    危险的飞光虫之光一闪而过尔后猛地爆炸声,其余陆陆续续的步枪声可以听得出是防御性射击,而且还是朝着四方八面那样的射击。那么看来对方在那里布置了不少兵力包围那个地方,而且出现飞光虫之光的话,那就代表紫也在那边。

    永琳在摸了摸已经没有弓箭的箭袋,然后转头看向南边那社民党建立的前哨基地,因为之前几支土龙箭那边已经破烂不堪,但是还是有两个帐篷里面不停地跑出增援的人员。看来对面靠着某种办法不断通过帐篷里面的设施源源不断地给战场提供增援。

    永琳往永远亭飞去,她的目标很明确:补充可以施加法术的弓箭,然后毁坏对方那两个不停走出人增援战场的设施。

    很快,永琳就降落到永远亭,她快步地走向内屋,很诧异的是,永远亭的内屋并没有遭到什么破坏,就好像敌人特意不去攻击那样的没有被轰击的痕迹,难道他们忌惮着辉夜公主的存在而不敢攻击这个地方?那是不可能的,就连医院都敢攻击,事到如今还说什么忌惮权威。永琳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她也没有多想,而是快步地走向自己的卧室拿去特制的弓箭。她不顾形象猛地推开自己的房间,然后进入,推开自己的柜子随手抓了一大把弓箭往自己箭袋里面塞。确定这些弓箭的量已经足够之后她急忙转过身快步地推开房间朝向院子的外门,然而她并没有马上飞出去——她愣住了,她看到了无法想象的景象:在走廊的一端,躺着一个黑色长发及腰的女性,永琳一眼认出了这个是她的公主大人蓬莱山辉夜。

    她马上把箭搭在弓上,没有过去确定辉夜的伤势,而是直接警惕了起来。空气之中诡异的氛围就如同过甜的蜜糖一般凝重。

    永琳死死地盯着辉夜倒下的位置一旁的木柱,她认为这里有着十分不和谐的气息。她拉满了弓,然后朝着柱子射出强烈的一箭,弓箭咻地刺穿了柱子,然后猛地爆出诡异的人类尖叫声。

    这种声音不可能是一个正常人能够发出的声音。

    “谁?!不想死的话给我出来!”

    永琳厉声呵斥,然而对方没有回答,永琳毫不留情地再次朝着柱子射出一箭,这一次,对方没有坐以待毙,直接用着诡异的姿势跳了出来,永琳定睛一看吓了一跳,甚至刚搭好的箭都歪了下来,因为她看到的是如同动物一般四肢着地然后翻着白眼漏着口水的熟人。

    “坂田有一?!”

    她咬了咬牙,然后扶好箭再次瞄准坂田有一。

    事实上她有点动摇,这不仅仅是因为坂田有一在这次战争之中的作用,更是无法接受一个半只脚都踏入棺材的老人居然变成这种没有人性的样貌。

    “guwauuuuuuuu”

    没有人性,也说不出是什么动物,有一就这么翻着白眼龇牙咧嘴地向永琳示威,他的嘴里甚至还不停地挤出血沫,让人看着十分难堪。

    永琳的手不由地颤抖,在她犹豫的瞬间,她看了一眼自己的公主大人。倒在地面上的蓬莱山辉夜。

    “对不起!!!公主大人——!!!!”

    只是一瞬间,暴怒涌现,永琳放箭,弓箭直勾勾地刺入坂田有一的脑袋上,然而就算是这样,坂田有一却没有倒下,他已经不再是人类了,就好像那些片子里的僵尸那样,根本没有自己的思想,永琳忍着心中对自我拷问,接追上了好几箭把坂田有一的身体用弓箭钉在墙壁上。

    “——可恶!!!!”

    永琳没有停手,她又射了好几只箭刺入坂田有一的身体上。直到手上的弓不自觉地滑下跌落地面。

    似乎失去了什么那样,永琳一下子失去力气坐倒在走道上。

    对于她来说,这时候还侥幸地认为可以独善其身的想法都已经被残酷的现实消灭殆尽。

    而前方那个野兽依旧发出诡异的嚎叫,只是逐渐地微弱,但是……他的声音却刻印在永琳的灵魂内,而且在她的心中越叫越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