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妖怪山战役之脱出篇其一
    我阻止着白泽对幻想乡的情报操控,虽然白泽没有办法在我的面前改变历史进程,但是它可以用言语来嘲笑我。

    “这群束缚在**的灵魂有什么好保护的?事到如今你还在拘泥**上的期待吗?”

    我没有否认。

    “生物是有局限的,你一次的保护是没有办法改变历史。”

    “所有生物基础便是吞噬和生存,进化到一定智商的个体生物一定为了这些**而斗争,就算这些个体生物通过相互妥协诞生种群乃至社群社会都好,最终都会因为最基础的**而开始斗争,乃至更加高级的战争。”

    “无论进化到什么程度,人类都是没有办法摆脱这些最基础的**,到了最后最为原始的**都会使这些生物摆脱所有妥协,回归到原始的冲动状态。”

    “所以斗争即为生物的本性,为了生存就必须斗争,这些愚行是绝对没有办法消除。”

    毫无感情地复述着这些东西。说着理所当然的结论。

    但是,我不认为这样活着的姿态便是丑陋。

    “但是就算丑陋也好,也会在丑陋中诞生美德!”

    我的回答让白泽忍不住大笑:

    “包括她吗?冠冕堂皇有意思?”

    白泽看向另外一端,在画面上,我看到的是那个对我又爱又恨的狐妖——稻荷麻由。

    “或许她的计谋或许是举世无双,但是她最原本的想法实在是太过愚蠢,我是没有理由顺从她的。除非她强行驯服我。”

    别说白泽,就是我也难以接受稻荷麻由……但是这么一来,还有谁会接受她呢?

    可憎的可怜人。

    ——————————————————

    妖怪山战役第一日,晚上11:20

    人间之里·社会公民党党部·主席室

    “咿呀啊啊啊啊!!!!”

    稻荷麻由如同疯子一样嘶叫着,歇斯底里的把自己身边能拿到的东西都抓起砸到地上。

    秘书前田惠美也只是默默地看着稻荷麻由,她想要去阻止却被身边一个高壮的中年男子出手阻止。

    这个男子是前田升,是惠美的亲哥哥,他摇摇头示意不要过去。

    惠美垂下脑袋,抿着嘴点点头。

    “让主席一个人静静吧。”

    惠美转过头看着喘着粗气的稻荷麻由,实在现不到她现在怎么静下来,但是她还是听从了自己哥哥的话一言不发地离开了麻由的房间,并轻轻关上门。

    “你就把战报整理一下吧,就算是一点也好我们都尽量给她承担。”

    惠美点了一下头,就和升一起并肩走在通往战略室的长长走廊上。

    沉默让惠美感觉到难受,她首先开口尝试向升问一些她很在意的事情。

    “健太真的牺牲了吗?”

    这个问题其实十分糟糕,升甚至有一点不太想回答,但是他最后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八意永琳是拥有强大力量的月球使者,健太没有回来的话,那么我想他是牺牲了。”

    升有点难以启齿,但是他看了看惠美,或许因为亲人的缘故他还是选择和盘托出。

    “可能仅仅是一念之差让我们失去了健太,因为我带上了我的部队在预定的时间内到达了指定地点进行支援,但是因为遭遇了八云紫一行人,所以我们临时改变了目标。”

    “你遇到了八云紫?!”

    “是的,因为我们发现上白泽慧音和紫带领着部队破坏我们的炮台,所以我及时对对方进行了阻击,因为比起救援健太,上白泽慧音和八云紫明显优先级要高得多。我攻击了八云紫,虽然她没有什么力量,但是她没有使用法术仅仅是用剑术就已经能抵御我全力的进攻。”

    听到这里惠美不由露出担心的神色。

    “我没有强行取下八云紫,刚好这边传来撤退的信号我就撤退了。”

    虽然面无表情,但是升会说出这样的话大概也就是不希望自己的妹妹担心他吧。

    “我明白了,不过你们不但没有完成杀死上白泽慧音的任务,还没有把永远亭势力盖掉,也怪不得主席会那么少见地发疯。”

    升盯了一眼惠美。

    “别这么说主席,我们都知道她不容易,尤其是一个如此得力的部下牺牲了之后。”

    升叹了一口气:“麻由姐为了我们扛下了多少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

    惠美点点头,对的,如果不是稻荷麻由,或许自己和哥哥不知道已经在哪里悲惨的死去,麻由是升以及惠美两人的恩人,这样形容恩人确实不妥。

    而且健太也是如此,健太当年也是给予了升以及惠美极多的帮助,当然不论感情的话,健太拥有神明的数一数二的隐蔽行动以及战斗素质能力,失去了健太可谓是情感以及实力的一个巨大打击,惠美自知自己不是什么聪明人,但是她这么一想也感觉到一阵深深的疲劳,更不用说把一切都精打细算到底的稻荷麻由。

    前田升叉着手看了一眼稻荷麻由房间的方向。

    “如此庞大的计划,其实就算永远亭这里没有得到白泽也不是很所谓吧,正面战场上我们势如破竹,妖怪山被占领只是时间的问题,这种情况下白泽应该没有办法扭转局面的。”

    升的对话有一种说不出的冷漠,一个曾经热血沸腾的男人现在变得好像冰一样冷酷。

    共同的理想从梦想化作计划的那一刻开始,似乎就失去了这些憧憬的冲动。一切都是按着计划实行,本以为理想会出现,然而却逐渐感觉到身边一切都似乎都变质了。

    这样的自己会不会有点太机器人了呢?惠美无法回答,自从目睹着稻荷麻由刺死妖精的贤者这一刻开始,这种感觉就更强了。

    原本以为自己可以接受妖精的贤者被刺,毕竟她是妖精,可以无数次复活,死亡对她来说应该是无足轻重的事情,但是——

    并不是这样。

    妖精的贤者并不是什么奸恶之物,不如说她才是真正幻想乡英雄,也是大家一直憧憬的对象,杀死手无寸铁的她实在有点过不去。

    本来应该是维护弱小的团体,在得到力量后却挥刀向弱者,这是什么道理?

    雷扎克大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惠美越想就越是不舒服,疑虑在心中逐渐扩大。

    “你怎么了?不舒服的话就去休息吧。”

    升莫名其妙地关心让惠美感觉到一阵久违的温柔,然而她无法接受,因为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地位,她不能再好像以前那样高高兴兴地投入自己最敬爱的哥哥的怀中。

    “或许是有一点累,但是这远远不上主席的劳苦,我很好,哥哥,谢谢关心。”

    听到惠美这么说,升也不再过问,然后两人很快就去到了一个硕大的空间里面,这个空间是拥有空间折叠能力的人员维持的一个开阔空间,原本只有一百多立方米的地下房间被折叠的空间扩充到接近一千立方米,里面放置着各种运算机器和魔偶,维持术式以及大数据分析都是在这里完成的。

    “喔,惠美酱~!你终于来了~”

    一个人形女性样貌的妖怪热情洋溢地迎了过来,虽然说是热情洋溢,但是另一方面就是轻浮得让人莫名讨厌。

    “辛苦你了参谋长小姐,还有,别叫我惠美酱。”

    女妖怪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笑嘻嘻地弯着腰点头,看着好像奉承着惠美的话那样。

    这个女妖怪自称参谋长,本名不详,妖怪种族不详,但是她的军事才能被相中所以才邀请她到这里来排兵布阵,当然,她称为参谋长也确实是做参谋长的工作。

    在这里任谁都知道她是妖精贤者的拙劣模仿者,但是就是如此她也完全没有模仿到妖精贤者的内核——善良。

    她是这里十分明显的恶人,一个看起来近乎疯狂的战争狂。

    虽然实际上或许不完全如此,但是惠美对此深信不疑。

    “惠美酱,不对,惠美小姐,主席呢?”

    “主席身体欠佳。”

    “啊~是这样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呐,要注意身体喔,不注意可不行,阵前演讲打了个喷嚏那可是很尴尬的事情呀!”

    参谋长虽然这么说但是脸上完全没有表露出头疼的样子。

    “参谋长小姐,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啊?情况?嗯,怎么说呢,总觉得有点担心呐!哈哈哈!”

    一点都不在乎地直接当着所有人的面说了自己的想法。

    “妖怪山的攻略作战有问题吗?”

    “不不不!才不是呢!妖怪山的人就和当初稻荷麻由主席所设想的那样,除了发动进攻的时间点有点尴尬之外,其余的行动都没有任何纰漏地在按着剧本跑。”

    惠美皱了皱眉头。

    “也就是说,参谋长小姐也是在担心在永远亭的行动失败这件事?”

    参谋长点了点头。

    “当然,比起正餐的妖怪山,永远亭的杀牛行动确实算不上什么,毕竟从地理上来讲甚至妖怪山战役的外围战斗都算不上的地方,可以说胜负都无所谓啦,然而嘛!”

    参谋长的笑容变得有深意了起来。

    “在几乎完全猜对对方心理和对方战术的情况下,做出的这些部署居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这确实让我大吃一惊,而且这一次战斗也让之前布置给的心理作战几乎化作流水了。”

    惠美抬了抬眼镜。

    “之前给的那些下马威都没用了是吗?”

    “八云紫她们估计在高呼打破了人里军队不可战胜的神话之类的话来恢复士气吧。”

    参谋长哈哈地苦笑道。

    “如果心理作战顺利的话,低迷的士气会让对方不攻自破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不是很厉害的一件事情么!”

    看着参谋长这幅带着苦涩味道的笑哈哈模样,惠美真的一秒都不想待下去,甚至很想给她脸上来上一拳,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对她这副样子反感到骨子里。

    “我明白了,那么永远亭方面会因此反扑吗?”

    “那个嘛,不好说,就从他们让牛变成狂牛上了战场这个时点开始,她们玩得就是险棋,不好意思的是,对方要是玩这种诡棋的话那就算是我可不能百分百确定对方的行动了,而且现在的话对方估计会或多或少地猜到我们在永远亭的情报来源,所以她们是会想另外一个办法把慧音藏起来,现在要杀牛估计会难很多了吧。但是就算这样还是能确定一些事情的,比如!永远亭是不可能进行反扑的。”

    “什么情况?”

    “这边监察到永远亭势力在这样的夜里也开着灯在修缮,如果他们要修屋子的话,就代表他们没有放弃永远亭那边看病的病人,而这些病人不可能一时半刻就能安抚安顿好的,那么一来,她们短时间内是绝对不可能抽得出成气候的兵力去攻打我们,再说了,我看了他们的战斗方式,估计他们属于防御性部队,论进攻性的话,甚至都不可能打入人间之里的围墙。”

    参谋长滔滔不绝地说着,虽然说这个女妖怪看起来真的让人觉得厌恶,但是她一套话下来也确确实实能让人把心踏实了下来。前田升看了一眼在一边显示屏里面的数据,他摸着下巴想了想:

    “那么就是说现在我们只要把目光放在妖怪山就行了对吧?”

    “ngo!”

    参谋长的声音有点调皮,还是保持着刻意的调皮语气。

    “准确来说,应该是把目光放在天狗之里这边喔。天狗之里位于九天瀑布的断崖边上,这里先别说易守难攻的问题。这里也是距离妖怪山补给线里面的重要枢纽,如果把这个地方攻下来的话,那么等于就是把整个妖怪山防御军团的脖子掐断了。而且那个地方地势非常高,现在我们进攻的路线在妖怪山行动的话会花费很多多余的补给,如果说在那个地方建立传送站的话,预计能够优化20%的补给使用。再说了那个地方去进攻守矢神社的话,几乎只需要在那边俯冲下去就行了。这个战斗进程就大大简化咯。”

    “为什么不直逼守矢神社?”

    参谋长哈哈哈地傻笑着。

    “惠美酱忘记了?之前我已经建议是直接不计成本地攻下守矢神社,南边的第三纵队派突击队截断守矢神社到天狗之里的道路,但是主席她并没有批准这样的作战方式,她估计是又想到什么办法去处理这些家伙吧。”

    惠美无语地看了看参谋长,刚才改口的称呼又变成了原来那样,她决定不屈抠这些细枝末节了,还是专心去考虑报告的事情。

    不过原因什么的她大概也能猜到了,稻荷麻由也应该想到什么办法了,或者说是一边给对方施加军队强大的压力一边在让士兵修生养息好以后一口气拿下整个妖怪山吧。

    “好吧,天狗的村子可不好攻吧?”

    惠美反问道。

    “是啊,但是我喜欢这种看起来难啃的玩意。”

    参谋长嘻嘻地笑着。

    “我也想呀!对着电话喊:‘我不要你的伤亡数字!我只要天狗之里!’”

    惠美为自己之前居然有一瞬间对这个古怪妖怪产生可以信任的错觉而感觉到羞愧。

    “这个事情我会代替你和主席说的,那么参谋长小姐,这边先告辞了。”

    惠美可是一分钟都不想和这个女人待在同一个空间里。

    “啊,如果要代我说的话,记得给主席说清楚了,就是趁着我们还有心理影响力的优势下赶紧打一些啃得过的神仙仗,过了这个心理优势期的话,那么怕且是再也攻不下这些地方了。”

    惠美点点头,她没有多说一句话,而她也不会怠慢自己的工作,也会如实给稻荷麻由传达参谋长的意见,只不过有一点让惠美感觉到有点无力:她的谋略并没有真正用对地方。

    对,稻荷麻由针对天狗之里肯定还有更加减少伤亡的做法。而这个参谋长根本没有出谋划策到主席的心坎里。

    而这个很可能会让主席对参谋长失去信任。

    参谋长肯定不可能没有想到这一点,但是她还执意这么做……惠美忽然想到了什么,但是她说不准,总有点怪异的感觉。

    但是惠美还是没有继续想下去。她知道自己不应该思考那么多。

    ——————————————————

    妖怪山战役第二日,早上0:20

    或许是闹得太厉害了,稻荷麻由就那么在满是杂物的地板上睡了下去。

    她在梦中见到了那个小小的身影。她抱起了瑟瑟发抖的自己,用着自己的体温去抚慰着自己。

    明明对方温柔地抱着自己抚摸着自己的毛绒绒的身体,但是下一秒自己却不知道为何用刀把这么一个温柔善良的人捅死,温暖的鲜血侵染自己的兽毛,柔软温暖的细毛变成一坨坨发臭的粪团。

    呼喊着救我!救我!却没有一个人搭救自己,只有黑色的泥潭一直在下陷,自己就那么回到冰冷的黑暗之中,只有一只小小的狐狸,只有自己。

    “好冷……”

    抱着迷糊的想法,一点点地意识到身边发冷,缓缓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杂乱无章的地面,颤抖着爬起来,冰冷的感觉从内心深处一直涌上,地下公社的空调并不冷,甚至还有点闷,但是就算如此自己还是不停地在发冷,手心捏着不知道是热还是冷的汗。

    “唔——”

    自从杀害了妖精的贤者之后,稻荷麻由一直发着这样的噩梦。

    一直以来都能准确看到他人内心的她,唯独看不透自己。

    到底……为什么要走到这一步呢?麻由不知道,只是理所当然地就这么做了。

    虽然知道妖精并不会死去,明明对她来说这并不算什么……然而为什么会有这么强烈的负罪感呢?只是绝对对不起对方所以才会这样吗?

    一步步走上这个位置的稻荷麻由此时此刻才意识到,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那样如此聪明,更加没有自己认为的那么正义,所做的事情除了恶斗就是血腥。毕竟自己并不是什么神,想要那么完美地经营着天堂的,那才是绝对的真正的神,而自己想要达到那种境界,首先就要夺取白泽。

    只不过白泽并没有自己想象之中那么好处理,两次都是将要到手对的肉就那么飞走了,而且两次都是那个早就已经摸透的八云紫搞的鬼。

    一切排兵布阵都是完美的,而且派遣了自己最为得力的隐秘作战队员去实行,而且进行特攻的魔偶也是最顶级的,声东击西地杀牛是肯定不会有问题的。然而为什么?!

    只是一想到现实,稻荷麻由就无法抑制住自己那股恨意。

    为什么健太会牺牲?甚至在发现上白泽慧音变强后也已经从妖怪山会战里面临时把前田升调到永远亭这边协助作战,但是为什么就是这样还是没有办法杀死上白泽慧音,甚至傻乎乎跑到敌阵面前的八云紫也没有杀死!为什么!无法理解!为什么!自己到底差了什么东西?!

    忍住软弱的泪意。最后稻荷麻由还是强行冷静了下来。

    她在地毯上爬着,摸索着沙发的边沿爬上去勉强地坐下,仰起头捏着自己的鼻梁。

    “咚咚”,敲门声传来,还没等麻由回应,对方就直接推门进来了。麻由无奈地苦笑,会这么做的也就只有那个说称职却又不称职的秘书前田惠美了。

    “……既然主席恢复常态了,那么我就开始报告情况吧。”

    惠美推了推眼镜,随后她走到稻荷麻由的身边把参谋长的报告复述一次给了稻荷麻由听,麻由很仔细地听了惠美的话后要求惠美把妖怪山的地图拿过来给她看。

    冷静下来的麻由一边用着自己的手搓着留着鼻涕的鼻子一边拿出了铅笔在妖怪山的天狗之里周围画上了很多圈圈点点。

    “按照你的说法,开始战斗的六个小时内已经按照剧本所写的那样,把第二三制高点都拿了下来,在搭建传送点的这段时间内,第一突击纵队已经在妖怪山的北部展开了防御阵线,第三纵队和三个法术独立队已经部署在河童工会的外沿。”

    惠美点点头。然而麻由却坐了下来,死死地盯着妖怪山西北部的河童工会,看了几乎几分钟后才把自己的视线地图上的沿着九天河一直延伸到接近北部山顶的天狗之里,而最后她瞥了一眼位于妖怪山北部山麓的守矢神社。

    “这个参谋长……还是有点天真呢,到现在为止她的军事建议都没有把我们足以改变整个幻想乡战争方式的新武器考虑进去。”

    “主席的意思是?”

    “没事,就让她搞吧,不考虑新武器的情况下,她的想法是正确的,既然错过了杀牛的良机,那么在这个时候就很难夺取白泽了。这边需要更多的时间去收集新的情报,在没有关键性的情报发现之前,我们都唯有把目光放在妖怪山。”麻由一边说着思绪混乱的话一边把自己手中的笔放在了地图上天狗之里的位置。

    “而且参谋长小姐真的是太小看我了,对于她这么聪明的人来说,肯定意识到对面只有转进天狗之里才有转机,和我说什么提高进攻效率,她根本就是想要请君入瓮。从之前第三纵队的排兵位置就已经看出她就是想一次性包围住妖怪山剩余的部队,把这些最后的有生力量一网打尽。”

    麻由的话让惠美不由地吞了吞口水,这其实是参谋长早就已经预见到对方下一步行动才做出的建议。

    “我们在永远亭的行动早就已经失败了,而趁着这个消息没有传出去之前就要利用这个心理的空档期来进行优势进攻。参谋长小姐说得没错,就是靠着这种时期就是要多点打神仙仗,而且不仅仅是消灭天狗之里里面的军队那么简单,而且还要面对守矢神社那些战斗部队,我明白了,传令下去,把第二纵队和剩余的空气炮队、五个强化突击连、以及两个预备队都给参谋长。”

    “第二纵队和剩余的空气炮队以及两个预备队是吗?但是把在北边驻守提防永远亭以及魔法森林的纵队以及人间之里预备队都给了她,整个人间之里的防御也就只有最后一个总预备队了,而且把剩余的独立空气炮团和突击连堆上去的话,我们总预备队里面就剩下一个火力强化的卫戍团和三个法术队,加起来不过四百兵力,就算加上剩余的魔偶兵团,我们防御兵力也无法破千您就不怕有谁突袭人间之里吗?”

    稻荷麻由忽然哈哈地笑了出来,惠美不清楚自己的这些问题那里好笑的。

    “战争这些东西可不是单纯要看数字的,如果要算的话,甚至魔偶兵团还并不能算作防守的力量。”

    麻由摸着地图上的人间之里,眼神变得迷离起来。

    “到了这一步,就是拼的是大胆,对方考虑比你慎重多了,忽然防守的预备队不见了,你站在对面的角度来想会怎么样?”

    “……”

    惠美似乎明白了麻由的意思,确实就如同她所说的,如果只是留着一个纵队,对方肯定就认为防守变薄弱了,有想要攻击人间之里的家伙出现的话,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但是突然之间不设防,反而觉得奇怪,滴水不漏的社会公民党又怎么会那么容易给出这么大的一个破绽呢?对方十有**都是觉得这之间有诈。

    “我明白了,我会告知参谋长小姐的了。”

    惠美并没有在过多地说其他东西,虽然觉得这事情还是不是很稳妥,但是主席说的话基本都是说一不二所以她也没有反驳的意思,只要照做就好。

    惠美转身离去,然而还没离开房间就给麻由叫住。

    “对了,在刚才的布置上还要加上剩余的魔偶兵团。”

    麻由扶着自己的脸,笑得富含深意“当然,我也有更好的办法解决她们,再这之前,就让参谋长小姐好好玩弄对方让地方去到我们准备好的坟墓吧。”

    麻由说完看了一眼天狗之里。

    眼边闪出狡诈的光。

    ——————————————————

    妖怪山战役第二日,中午12:10

    就算是在战争之中,时间一样都是没有迟疑地流逝着。

    或许惠美真的是累了,在作战参谋室那边和参谋长说完稻荷麻由的决定后,一直自己检阅着各种情报直到真的受不了的时候趴在一边的桌子上睡了下去,然而醒来后居然已经过了八个小时。惠美猛地从椅子上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毛毯就那么掉下来。惠美有点不好意思地拾起毛毯然后叠好,虽然不知道是谁给自己盖上的,就在心里默默地道谢就好了。

    “喔,惠美酱!终于醒了吗?”

    虽然不太想听到这个声音,但是听到了也不好不理睬。

    “是的,参谋长小姐。早上好,还有,不要再叫我惠美酱,我也不是小女孩了。”

    惠美推了推眼镜。

    “诶,好吧……而且现在已经不是早上了喔?现在中午了啊!”

    “是的,都快中午了。”

    惠美没声好气地回答。

    “那么参谋长小姐昨晚睡得好吗?”

    “怎么可能,我都没有睡,既然稻荷主席那么看得起我,甚至连总预备队里面的精锐都给到我手上了,我又怎么可能松懈呢?”

    只是她的语气根本就没有这种责任重大的觉悟。

    惠美默默地叹了一口气。

    “我明白了,所以说你就是通宵达旦地写军事计划书?”

    “是的呀!也是因为如此我才看到有趣的睡脸呢!呀~想不到一直冷酷的惠美阁下原来也能那么可爱呢!尤其是流着口水一边说着‘汉堡包’的模样真是可爱极了!”

    惠美马上就脸红了,好像犯羞那样恶狠狠反驳了一句“我都三十几岁人了,和可爱沾不上边!”来掩饰自己的羞涩。

    “然后这个就交给你啦,就算我是妖怪也不是铁打的,也得休息休息呢!”

    参谋长把一份写满情况以及建议并且带有详尽布阵地图的报告书递给惠美后把惠美叠好的毛毯拿起来。

    “这是你的毛毯?”

    “是呀!”说罢打了个大大的哈欠。

    “啊啊~受不了,我也得睡了,有什么紧要的事情记得马上通知我喔,午安~午安~午安~”

    那么一边走向那边长长的桌子一边连续打着哈欠说道,最后惠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参谋长就不顾形象地打起了呼噜。

    惠美有点头疼地扶着自己的额头,她意识到参谋长可能就是怕打扰到她的睡眠所以才熬到现在才睡。

    “至少让我说一句感谢的话啊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