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幻想乡住人物语 妖怪山战役之脱出篇其四
    知道一切后看着事情的发展,任由它们发展,而自己不存在这个世界上,这种情况有什么有趣的?只有无聊罢了,对,越是全知就越是空虚,眼睛穿越过数多维度观察了诸多位面的自己捕获了诸多信息的现在已经让我变得感情非常淡薄。

    “无聊”

    这个想法如同病毒那样在脑中扩散开来,而失去肉欲的情况下,留下的是想法只有前进,换一个说法就是“求知”。

    虽然我还在与之对抗,不让它继续干涉信息,我们确实在斗争但是内心的一隅不得不承认我和白泽变得很接近了。

    近乎无情的存在。

    除非在超越我认知框架外的知识散落之前,我都会保持现在这个状态。

    这也是我不愿意回到我本应该存在的位面的原因,因为我一旦回到紫的身边,我的状态会被其他人捕捉和记录,那么一来我就只能保持这个和白泽十分接近的没有什么感情的状态。

    这样的我……是没有办法再和大家在一起的。

    “你相信奇迹吗?”

    白泽突然问道,

    “奇迹”?

    对白泽和我来说,这句话是带着甜味的毒物。

    因为奇迹一般来说是预料外的事情,但是也是想要探求原因的事情。

    一般来说面对将要发生的“奇迹”,大量的“奇迹”对已经得到大量的信息的我们来说这也不过是必然事件的堆积积累起来的必然事件,只是稍微超越了正常人的预计而已。

    一旦弄清楚“奇迹”是怎么发生的,无聊这个情感就会敢上,让我们陷入更可怕的空虚上。

    “除非有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奇迹,不然我不相信。”

    我的回答对上了白泽的想法,它满意地点头:

    “幻想乡太狭小了,对我们来说,这个地方没有奇迹可言,所以不需要管幻想乡所发生的一切了,如果你想要的话,我与你一起离开这个三维化的具现空间,走向更为深远的宇宙边沿。”

    如果离开这个空间,那么就能接受更为广阔的空间所带来的信息,这样的东西确实对于白泽来说是最为美味的,比起已经洞悉了这一切的这个幻想乡来说,都是魅力无穷。

    思考,求知欲几乎变成了它的唯一生存的动力。

    而之前我那个所谓完美的个体,那样的存在则是它最为憧憬的对象,无尽庞大知识的意志……痴愚又大智,简直就是一艘捕获知识的没有意识的大船那样。

    “当然,相互利用并没有什么问题,就算是我想让你成为那个驶向宇宙尽头的船也好,你也是救世的神,而我只不过是船上的一个船员一个过客,顺便记录着你的丰功伟绩而已。”

    哼,这就是意料之外的奇迹。

    “什么?”

    白泽居然也耍小聪明。

    “……”

    我摇摇头:“奇迹会有的,超越你的思维的奇迹会在幻想乡这个弹丸之地发生。”

    我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倔强,因为我的回答就好像嘴硬那样,没有任何根据,但是,谁在乎呢?本身“奇迹”在常人眼中就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东西。

    现在的我也只能默默地紧紧地盯着“奇迹”的诞生。

    ————————————————

    妖怪山战役第二日 20:50

    守矢神社广场外围

    紫与神奈子以及早苗、慧音等人在神社外围正准备随从守矢神社的卫队一同朝妖怪山东北方向开始转进的时候,妖怪山的西北方突然亮如白昼。

    “这、这是什么?!”

    敏锐的慧音马上警觉起来。

    “那是照明弹。”

    一直在一旁充当守卫的铃仙咬着牙解释道。

    “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光亮的照明弹。就算是我们月球上也做不到。”

    看着被那轮没有温度的高挂在天空之中使得天空一片白茫茫的“太阳”,神奈子猛地跺了一下脚。

    “神、神奈子大人?”

    早苗似乎还没有意识到照明弹的出现代表着什么。

    “看来我太低估对方了,敌人已经料到我们不会转入天狗之里。”

    听到紫的话,早苗愣住了,虽然早苗有那么一瞬间以为紫在开玩笑,但是看到神奈子以及紫的那严峻的表情,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那、那我们是不是要——”

    “不行!绝对不行!军令已经下达,现在再改会影响军心!”神奈子严厉地打断了早苗的话,然后她直截了当地重复了命令。

    “现在已经不能改了,就算面前是地狱也要给我冲出去。再说了,对方不一定猜到我们是朝东北方向进军,他们可能是得到情报我们在集结,所以以为我们要朝西北突围。”

    然而这套说法却没有得到紫的认同。

    “不,就算退一步说对方得到情报,那一定是天狗之里被攻陷了,所以才得出了我们的情报。”

    “攻陷?怎么可能?!天狗的狂风结界可不是随随便便几个小时攻克的!”

    “所以我才说他们根本就不怕我们转进天狗之里,不如说一旦进入天狗之里我们就被一网打尽。”

    紫的话让神奈子想起早上的紫所说的事情,如果不是紫的判断现在自己可能已经是败军之将了。

    “八云紫虽然没打过胜仗,但是她的判断从来都是那么准确。”

    一道忽如其来的难以言喻的嗓音的声音乱入,众人回过头来看向天空,一个有着巨大黑色翅膀的天狗缓缓落下,它穿着厚重的衣服以及夸张的天狗面具,声音也是充满神秘的感觉,没有人能确定它的真身,但是它背后硕大有力得夸张程度的翅膀却诏告了它的身份——天魔,天狗的首领,天魔。

    “天魔……”

    天魔落到了紫的面前,它似乎不想多言。摆摆手之后说道:

    “从留守在天狗之里的狂风队传来的信息,对方会使用毒气。”

    听到这里,紫脸色一下子就发青了。

    “毒气……原来如此,所以才愿意我们进入天狗之里吗。”

    神奈子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在她看来,似乎就已经把社民党放在了没有良心的地位上。

    “那么我们就更加没有选择,按照原计划进行急行军!”

    神奈子振臂一挥,大军之将的霸气一下子显现出来。

    “现实可没有靠意气就能行事,按照从天狗之里撤退回来的狂风队队员的情报,对方一旦开战就会在空中释放某种毒素,这种毒素在空中残留,一旦吸入的话,随着作战会出现幻觉,有不少同胞就是撤退途中毒发坠地。也因为这样,数量两百的狂风队队员只有不到三只鸦天狗以及二十名白狼天狗成功撤退。”

    天魔依旧用着低沉的声音好像若无其事地说出了很重要的事情。

    紫抿着嘴,作出沉思状。

    她察觉了什么不对劲,尤其是天魔,这个天魔的性格似乎发生某种程度的剧烈变化,但是紫并没有多想,只是把天魔的不对劲归咎在现在它所处于的处境上。

    “二十名白狼天狗就是狂风队所有的白狼天狗,他们一般都是在地上充当卫士以及暗处放哨,死的基本就是在天上进行作战任务的。所以请多用地面行军。”

    天魔的情报十分重要,紫不由地点了点头。

    “我明白了,这是很贵重的情报,感谢你,只不过这么一来……我们可能就要改变一下策略了。”

    紫说话也显得有气无力,或许是因为她脑中想的事情实在太多了,没有办法正常地表达自己的感情。但是知道这个对方有使用毒气来封住对方空中军力的时候,也代表着就不会吃毒气的苦头,保存了不必要的牺牲永远是好的。

    “原来如此,这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分开一路来攻打河童协会,他们想尽快击溃河童势力以断绝我们一些科技侧的支援,失去通讯密钥的我们的机动性就大大下降,而如果我们没有防毒面罩的话,就没有被别人夺取了制空权,通过陆地以及空中的优势打击我们吗……对方的统帅想得真贪。”

    紫瞧了一眼说出此番言论的神奈子。

    “现在来看我们要改变一下策略了,但是总体行军方向还和之前一样。神奈子……你怎么办?”

    神奈子神色变得严峻了起来,她经过一段思想斗争,然后还是点头。

    “这是一次艰难的转进,不,只能说是灰溜溜地逃跑,但就是如此,我们撤退的成功就是他们的失败。”

    神奈子叉着手,“那现在只能靠紫那神秘的里一手来扭转局势了。”

    天魔点点头后展开了自己的翅膀:

    “北边的方向就由我带领天狗众打先锋。”

    天魔抛下这句话就展翅飞走,最后一句话说得有一种咬牙切齿的味道。

    铃仙抱住了自己的手臂,她也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看到数以千计将士的命运就那么好像无足轻重那样被判定下来。

    曾经作为一员参加过残酷战争的士兵的铃仙本以为自己会感觉到一丝愤怒,但是事实上这已经是目前能够确定的最好的办法,对,生命很美好,但是也不得不被表以数字摆在天平上算计。虽然轻率,但是这个决断已经是最好的一条道路。然而就算如此铃仙还是感觉到莫名的愤怒,觉察到铃仙异样的慧音拍了拍她的肩部,并且脸带微笑地摇了摇头,然后慧音看向。

    “通知各部,行军!”

    还没多想,威严的神奈子转身一声令下打断了铃仙的思考。

    左右战场的骰子已经从投下,箭以离弦,一发不可收拾。

    铃仙带着和众将士一样的心态,只祈求更多的人活下去,因为更多的人活下去的同时,自己活下去的机会会更大。

    ————————————————————

    妖怪山战役第二日 21:30

    人间之里·社会公民党党部·作战参谋室

    盖着毛毯趴着却因为紧张而怎么也睡不着的参谋长一听到电铃声就马上好像僵尸那样整个人弹起来,显得僵直她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后一下子就拿起了话筒。

    “报告!我军侦查队发现敌人朝着第二第三制高点进军。”

    第二制高点和第三制高点位于守矢神社西北侧三公里左右的山麓上的突峰。而两突峰本为一体由于曾经驱魔人战争的伤害以及随后蜿蜒落下的河流侵蚀变成了驼峰,而双峰总体比起起于位置高出了一百二十米,双峰西北方为的一小段山峦,东南方向则是前一次驱魔人战争铲平的接近五百米的高原。

    双峰之所以作为重要的据点很大的原因就是,占据了这个位置,社会公民党占据了面对山上的敌人有接近五百米的平坦地区可以防守,当然这是建立在对方没有意识到毒气的情况下。

    但是敌人意识到毒气和没有意识到毒气的状况是完全不同的防守状况。

    “我明白了。那么有没有发现对方是怎么进军的?”

    “您的意思是?”

    “他们是不是用飞行的方式急行突击。”

    “目前看不出来,只是正常的地空协调进军,没有看到展开激进进攻的军势。”

    参谋长十分在意对方的动向,她已经已经没办法表现出前几天那种游刃有余的样子。她的身体微微前屈有点像在逼迫电话对面那位司令员。就算很细微的情况也好,她都要知道,因为对方选取的进攻方式不同,就需要使用不一样的防守配置,如果对方不理会滞留在半空的毒气使用空战袭击的战法,那么双峰的镇压将会变成互相争夺的局面,加大这里的兵力部署是重点,但是对方若是使用在陆地上的战法,那么部署的兵力可以减少一些,然后新布置下去的第一纵队东北部截击部队就可以加多那么一点点兵力以保证能堵死对方。

    “之前调配的援兵已经就绪了吗?”

    “是的,已经在第一纵队的东北部部署完毕。”

    “很好。那么你传令下去,新部署的魔偶兵团不到命令的时候绝对不能使用,而巨型照明弹也不要断,明白了吗?”

    “是的!参谋长大人!”

    听到对面的回答后,参谋长就把话筒放下,而就在此时,她听到了参谋室的门口有点骚动,转头一看,刚回去休息的社会公民党的主席稻荷麻由再次来到作战参谋部,今天已经来来回回三次往这里跑了,看来她对这次妖怪山战役非常重视。

    稻荷麻由径直走到参谋长的面前,参谋长刚举起手却被打断:

    “行了,不要敬礼,对方有什么行动。”

    “是的,主席大人,刚刚收到前方的报道,对方开始朝着第一纵队方向进军。”

    听到参谋长的话,稻荷麻由好像想了一会,她指着参谋长身边的妖怪山地图:

    “不要大意,对方是打算虚晃一招。”

    稻荷麻由又用自己的食指戳着地图上那块妖怪山东北部区域。

    “是的。但是现在她们已经朝着我们第一纵队方向进军,如果中途兵分两路的话,也未免太过愚蠢了。分兵不仅仅会消耗自己有生力量,就算他们成功进入了这块地方。她们也肯定是必死无疑,就算是有底牌可以让残余军队瞬间转移到我们人间之里南部这个弱点地区,但是他们已经是强弩之末,只要让部署在妖怪山西南地区的三纵和一纵队的钳形回防就能轻松包饺子让他们全军覆没。”

    参谋长很认真地劝说着稻荷麻由,但是后者的表情根本感觉不到丝毫的变化。

    “我说了,她们会在这里集结。”

    看着稻荷麻由那坚定之中那份燃烧着的狂热,她已经知道了就算自己再怎么有理也无法改变主席稻荷麻由的意志。参谋长的存在根本没有什么兵权,主席就是集合政权兵权于一身的强者,而自己只能为主席的意志出谋划策而已,根本没有什么说话的权利。

    “我明白了,那么,按照原定计划调动出去的二纵队兵力除了空气炮营外都增加到第一纵队的东北侧。”

    “参谋长,部署到位了吗?”

    “当然,主席大人,这些早已经部署完毕,现在都在战斗准备之中,如果对方稍有前进,那么我们立即包抄阻断对方前进线路,第一纵队的独立营和加固在第一纵队东北部的原第二纵队强化突击连就急行至地方军对东北方完全阻碍其行进。然而在第二第三制高点上,我们的兵力就会削减。”

    “也是无奈之举吗……”

    “是的,我不是很推荐削弱第二第三制高点的防线,”

    “参谋长,会有突围的危险吗?”

    “主席,会有这样的危险,但是由于毒气的存在,如果是通过陆地进行突进,制高点位置将会是死亡鸿沟,可以不必加多太多兵力加固防守。只需要保证到一旦被攻占情况下能够立即抢回的兵力即可。至于对方能够改变地形的力量,我想不容易影响到这两个制高点,已经用法术加固,他们就算多少改变一些地形这里依旧是死亡鸿沟。如果对方没有意识到毒气的话,抢占制高点会成为拉锯战,这时候我们布置的空气炮队和法术队会处理山头拉锯战。”

    “参谋长阁下,那么对方如果成功突围呢?”

    “突围也难成大气,不会有多少敌人能活着突过这个地方。而且就算对方能够突破,他们军队也只能够呆在幻想乡中心腹地,这里无险可守,第一第三纵队一旦合流就可以与人间之里的守军形成钳形态势。但是还是要比他们进去幻想乡边界的危害要大,我觉得任由他们进入幻想乡边界也未尝不可,但是去到幻想乡中心腹地……”

    “听起来非常不错,参谋长阁下。”

    很显然稻荷麻由并不想听下去,她直接打断了参谋长的话。

    “参谋长阁下,我补充一点,我们需要进一步加强妖怪山边界的封锁。”

    参谋长想要反驳,但是她此时注意到稻荷麻由眯着眼睛笑了出来,看起来她整个人都好像非常和蔼可亲,然只不过她也没有打算再和稻荷麻由说更多的分析,她甚至意识到,这一次战斗之所以会合乎她的胃口,也很可能是提供了她那些非常恐怖的军事科技实验的机会。

    虽然自己也是战争的狂人,会开点残酷的玩笑但是也不会像稻荷麻由如此真正地草菅人命,本以为终于找到同道中人,结果对方只是把自己当作一个重要的道具。

    稻荷麻由曾经说过找到了参谋长作为军事顾问是她的运气,而现在看来对她来说只是找到一个好用的道具的运气罢了。

    “把原本布置到第二第三制高点的独立营也布置出去作为别动队,兼顾到第一纵队东北部。”

    稻荷麻由想到哪就命令到哪的作风开始让参谋长反感。参谋长深知本来是不应该如此布置的,因为按照参谋长的经验来看,现在已经是兵力论防守已经十分勉强,再把人抽调出去别动队,恐怕第二第三制高点很快就会被突破,与此同时的问题就是有可能第二第三制高点被突破也补不了漏。

    “主席大人,我还是不推荐这么做,独立营作为重要的兵力补充,对方在可能的空中作战情况下就需要相互夺取山头。”

    “我说了,对方知道有毒气,不会使用空战,”

    但是就算如此参谋长还是一言不发,不仅仅是说她认为这样可能无所谓,更是对稻荷麻由这一点失望透顶。因为她始终认为这么冒进的办法不会是那个妖怪的贤者最终选择的方式,就算是选择的话,那么这才是真正的虚晃一枪,她真正的目的肯定在这之外,由此她认为最好的办法还是加固第二第三制高点的防守,至于妖怪山东北区域也就是幻想乡边界这块地方就算让他们进去了也真的没有什么很好的逆转局势的方式。

    参谋长到现在还是看不懂对方到底想干什么,越想就越是感觉到幻想乡边界这块地方就是一块思维混沌黑洞,怎么想都会被它吸住而无法考虑到再外围的东西。

    “对了,现在也要通知下面同志到第一纵队独立部队的人开始在战场上方释放毒气,制高点的同志要做好防毒工作。”

    参谋长听到后马上顺着稻荷麻由的话提出自己的见解:

    “但是对方如果不知道毒气,也采取空中机动作战,我们的防毒面具并没有普及运用,我们的制空权也会弱化很多的,而且对方有着强大的天狗部队,一旦强行发生空中作战我们必定会处于劣势,那样的话……”

    话没有说完,参谋长就被稻荷麻由狠狠地瞪了一眼并且缓缓地说了一句“不要让我再说一次。她们已经知道了毒气而且也不会使用空战。要把视线放在幻想乡边界!”

    参谋长紧闭着嘴不再发话,而她的主张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甚至她开始想出了一些平常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她看了看稻荷麻由,开始觉得到自己的命运不在这里。

    ————————————————

    妖怪山战役第二日 22:00

    人间之里·社会公民党党部·作战参谋室

    在作战参谋室里的所有人都盯着前线眼线所带回来的映像。

    社会公民党的主席稻荷麻由就坐在作战参谋室中央的大桌子前,她的身边围绕着从第一纵队到第四纵队、总预备队以及独立团总指挥部共六个话筒。

    参谋长以及秘书长前田惠美则站在了稻荷麻由的身后,从作战参谋室的往她们三个女人望去,她们的身影却丝毫没有女性应该有的姿态,就好像话语之中强虏灰飞烟灭的定乾坤者。

    不,不如说就是这样的人物吧。

    “第三纵队缩小防线,逼迫他们进攻,绝对不能让敌人有后退之路。”

    话毕,前田惠美马上就举起拿起第三纵队的电铃把稻荷麻由的命令传达下去。

    不到一分钟时间,作战参谋室前方屏幕上显示着第三纵队先行部队的那块窗口里就看到他们就开始行军,他们的计划按照之前参谋长的布置的侵攻路线绕过天狗之里,侧越到守矢神社西南方三公里的位置,切断守矢神社势力到天狗之里的道路。

    “主席,第一纵队可不要先攻击。守矢神社的神奈子和诹访子两柱神可是拥有改变地形地貌的力量,贸然前进必然会有问题。现在以守为攻会比较好。”

    “不,谁也不能保证神奈子她们会怎么样使用她们的能力,没准就是等我们防守,然后攻击的时候让我们变得非常被动。”

    稻荷麻由叉着手,她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主席大人,我们拥有制高点,第二以及第三制高点上面的空气炮可以组成交叉火力网,逼迫他们尽早过多使用能力。”

    “嗯,就这么办吧。我们着重抢占第二第三制高点本身就是看重了在制高点迎敌方向那接近五百米的平坦区域。传令第一纵队,第一纵队的法术队、空气炮队以及制高点处守军马上覆盖空气炮以及弹幕的包围网。”

    听到稻荷麻由的命令,惠美马上拿起第一纵队的话筒并且完美复述了一次稻荷麻由的命令,

    “还有,科学班的家伙也可以在这个火力网里使用自己的新武器,通知下去。”

    惠美迟疑了一下,但是她没有作任何的反问就继续给第一纵队的指挥官传达了稻荷麻由的意见。

    参谋长瞧了一眼惠美,一如既往冷峻的脸孔上面流露着十分细微的不满情绪,她捏着话筒的手甚至开始渗出了汗水。

    参谋长默默地拍了拍她的肩部,惠美带着有着情绪的“冷漠”表情瞥了一眼参谋长后,缓缓地叹了一口气,似乎在和参谋长说“轮不到你来关心我。”那样。

    忽然电铃传来的刺耳的声音,惠美说时迟那时快一把抓起话筒。

    “第一纵队报告,前方地形发生了变化!从地面升起了多只石柱!”

    惠美如实地禀告了第一纵队说出的情报,参谋长没有觉得惊讶,只是冷静地命令部下把一些监视眼线布置到第二第三制高点位置去监视战场,并且在大屏幕上,他把实时监控战况的窗口拉大,让稻荷麻由看得清楚。

    “居然还没有到达战场就使用用坤神之术来制造掩体……不能让他们抢占第二第三高地!空中队伍派出侦查并且进行空中打击!还有!毒气还有多久才能布置完成?!”

    就算是这个看起来一切都游刃有余的稻荷麻由都多少显露出一些紧张的气息。

    “分析员!赶紧开始按照战场宽度来计算!”

    参谋长立即指示手下的分析员开始工作,分析员开始使用法术算式紧锣密鼓地进行分析推算结果,而惠美则马上把稻荷麻由的命令分派到各部。

    之后不到两分钟,分析员把结果大声汇报了出来:“以现在战场的宽度以及之前得到的毒气数据,已经到达了第一梯度毒气效果,还有三十分钟内会达到毒气第二梯度下的效果!”

    而此时,屏幕上的一根又一根石柱承受不住强大的火力而轰然倒塌,倒塌下来的石柱滚落地面上变成了临时的掩体,可以看到敌人依靠着这些掩体一点点地前进蚕食着战场的控制区。

    “主席大人,现在看来对方的能力也不过如此,既然这样不如下令加大火力网范围,防止他们绕后。同时朝第一纵队的东南以及西南方向射出照明弹。让空军队伍准备行动。”

    参谋长适时地提出建议,稻荷麻由满意地点点头后让惠美马上就把参谋长的建议布置下去。

    布置下去不到十秒钟,屏幕里面显示作战的窗口一下子就变得非常亮,就好像一切都普照在艳阳下一样。

    然而对方没有因此而停下了前进,反而好像作为回应那样,在之前石柱的面前,又轰然突起更多的石柱。

    “地面唯独气势就是不能输呢,果然和我想的一样。”

    稻荷麻由的眼神变得尖锐起来。

    “科学班的人呢?怎么我都没看到有新奇玩意出现?就算不能扭转战局也要让我看看研发的新武器有怎么样的效果”

    惠美想要回答,却顿了顿才和稻荷麻由说:“他们先按照您之前的吩咐在一边释放毒气。如果没有他们的指导恐怕会出岔子,您之前特意还吩咐过不能大意使用毒气来着。”

    稻荷麻由马上叉着手叹了一口气。

    “也罢,剥夺对方制空权是当务之急。多少石柱掩体都不过是杯水车薪,而就算他们在知道了毒气的情况下强行利用空中军力,那么将会大大消耗他们空中军力,并且严重打击整个妖怪山联合的士气。无论是现在还是之后,他们的有生力量都是纸老虎,我们无所畏惧。”

    稻荷麻由说得并没有问题,确实以现在的时点来说,正常来说对方用什么办法都是无法轻易攻克第一纵队的在第二第三制高点的防线,更不用说就算对方突破之后会变得更被动的事情。

    但是参谋长并没有这么认为,她觉得就算有毒气也好,以及被攻克都好等等情况都并不是一切明朗。绝对不能说现在便可以安枕无忧,甚至即使没有多少预兆,她也越发觉得自己的判断没有错——第二第三制高点会被突破。

    从最初制定战略的时候,参谋长以及其他一些军事顾问并没有把防毒面具提上战略层次,没有充足的防毒面具又贸然利用毒气的情况下,就是无形上对自己军力的一种削弱,在空军力量因为缺少防毒面具而减员的情况下再利用空中轰炸对对方进行毁灭性打击是不太可能。

    现在一旦对方有什么办法瞬间提高空中作战能力呢?比如敢死的空中部队,甚至使用毒气无法作用的妖怪作为空中的拦截力量等等。

    那么第二第三制高点这里的防线就会非常危险,本来就因为加强了第一纵队东北侧的防守,这里一旦突破制高点这个死亡火力网的覆盖范围,甚至攻破了制高点后,一纵队后续的火力网应该是没有办法阻止得了妖怪山的军队,他们这是要直接冲进人间之里以东的幻想乡中心腹地,虽然这不会造成很大的损失,但是进入了这个地方对方就已经拥有了更多可以反攻的机会。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些还不现实,但是对方出现更多的可能性始终是参谋长最不想看到的事情。

    看着显示屏里面长长的接近一公里的战线上,一条条粗壮的石柱从地面隆出成,无论是矗立着的还是倒下了的石柱都成为了阻碍火力网的掩体,如此长的战线上选择持续递进地召唤石柱……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看来神奈子是铁了心就算耗费完自己所有的力量也要攻克第二第三制高点的封锁。”

    稻荷麻由看了一眼参谋长,参谋长点点头后指示下面的一个分析员用之前得到的数据分析这些石柱的召唤还能持续多久。

    很快,分析员的得了结论,如果按照现在这种前进的速度,神奈子要是耗费完自己全部的力量,大概也只能推进到接近制高点前方一百五十米的位置。

    稻荷麻由倒是变得有点沉默了起来,似乎她意识到对方有什么特殊想法。

    “传令下去,做好走出火力网推进的准备。并且开始空中打击!”

    惠美点了点头后拨通了第一纵队的司令部,并通过话筒传达了稻荷麻由的命令。

    参谋长虽然想要阻止,但是她现在也没有多少东西可以说服稻荷麻由,而且她也不觉得自己说服会有用。

    不久,带着监视器的空军就已经把前方的影像传达到这个作战参谋室。

    从显示器里面看到的情况是,敌人的军队并不多,可能只有数百兵力,对于投放下来的炸弹以及弹幕的扫射对方只是用着灵力构成的防御结界来被动防守。

    “看吧,参谋长阁下,我都说了这里只是虚晃一枪。”

    参谋长什么话也没说,她微微地点头后继续看着屏幕。她总觉得不会那么简单,但是这种类似直觉一样的判断她更加不会说出来。

    大概三分钟后,在妖怪山联合部队在第二第三制高点前的推进进行到距离三百米左右的时候,第一纵队的电话再次响起。惠美接过电话后冷静地想稻荷麻由报告:

    “有一部分妖怪山联合的队伍朝着妖怪山东北侧前进。目测还是超过千人的主要部队!”

    稻荷麻由一下子就兴奋得挺直了腰板看向了屏幕,参谋长把显示妖怪山东北区域的窗口放大,可以看到对方确实集结着大部分的兵力准备朝幻想乡的边界走去。

    “参谋长小姐的想法果然没错,她们就是会以这里为目标进军的。”

    参谋长苦笑了一下,她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很大的作用。

    “现在把画面切回妖怪山东北部战场上面去。”

    稻荷麻由说罢,显示器上面另外一个放送着另一面战场的窗口就被拉大了,上面可以看到不少天狗还在贴着地面飞行的姿态。

    参谋长看了一眼之后说道:“对方准备冲锋了。”

    稻荷麻由扬了扬眉毛。

    “打算就是这么贴着地面冲锋是吧。”

    “……不,主席,按照之前从天狗里面的同志得到的情报,贴着地面低空飞行是一个不容易掌握的技术,绝大部分天狗都无法做到超低空贴地飞行,因为天狗本身在空中的推进力很大,速度过快以至于他们的反应能力跟不上,而现在目视到的至少数百名鸦天狗,他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让那么多人都掌握低空飞行的技术,也就是说,对方打算用空战来冲击我们的防线。”

    稻荷麻由皱了皱眉头:“他们不怕空中的毒气?”

    参谋长虽然不是很想说出来,但是想到对作战的战士负责她还是把自己意识到的东西向稻荷麻由指出来:

    “对方肯定不会是完全牺牲式的万岁冲锋。也就是说对方在主要战场上要使用风神的能力。”

    稻荷麻由楞了一下。

    空气中毒气的浓度达到第一梯度的时候,大气是看不到什么变化的,而毒气一般主要存在在距离地面五十米至一百五十米之间的空域,飞过之后也不会致命,但是会受到神经毒素的影响。而因为浓度并不大,只要较强的气流就能把毒气驱散。

    风神之术的存在很可能就使得现在的毒气作战无力化。

    “主席,那么东风谷早苗和天魔都是行使风神能力的主要人物,从早年得到的资料来看,早苗她确实能借助神奈子的力量去呼风唤雨,而天魔本身是能力异常出众的天狗,使唤狂风对其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一旦任意一人召唤出大风,我们失去了第一梯度的毒气同时,也失去了制空权,我们的防线恐怕无法拦截妖怪山联军进入幻想乡的边界地区。不妨直接让道她们进入边界减少伤亡……”

    稻荷麻由甩了甩手。

    “我已经说过了!他们的主要目标就是进入幻想乡边界!我们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阻止他们!”

    稻荷麻由这下子看也不看参谋长,她直接朝着在一边对着术式紧锣密鼓地运算着战场数据的家伙:“分析员同志!距离毒气达到第二梯度还需要多长时间?!”

    “报、报告主席!大概还需要二十分钟。”

    稻荷麻由咬了咬牙。如果到达了第二梯度那种不到完全改变这个区域的空气都没有办法赶走毒气,那么风神之术已经无力回天,然而到达那种状况还要二十分钟,很显眼,已经赶不上了。

    “应该早点布置毒气的!啧!传令下去,现在各部无论如何都给我扛住!”

    这是毫无意义的指挥,但是稻荷麻由一旦进入了急躁状态就会乱来,这是参谋长以及惠美都十分清楚的事情。参谋长对此很有意见,毕竟这时候就体现出毒气的存在其实也有可能是作茧自缚,多次提醒和反对却一意孤行的稻荷麻由让参谋长感觉到失望。

    虽然有意见但是参谋长却不会对此做出任何评判,与其数落稻荷麻由,不如使用一些实际一点的命令传达到下面各部。

    “惠美,传令下去,第一纵队东北部的魔偶队马上投射到敌方战场后方,尽可能早一点通过魔偶部队的监视设备尽快地把能够释放风神之术的东风谷早苗以及天魔的具体位置找出来。”

    “在空中的各部马上回撤,命令军部把一半的巨型照明弹全部发射出去!”

    “空气炮营以及法术独立营开始朝空中以及陆地布置立体的火力网,突击队在后方待命!”

    参谋长迅速接连布下了命令,一种说不出的英气喷薄而出,甚至惠美一下子把她看成了帅气的将军;这并不是参谋长军事才能的临时表现,而是她本身就把对面会使用风神之术把自己的部队制空权大量削弱的情况考虑了进去,所以她在编排第一纵队东北部的时候就已经有所防备,只不过没想到的就是现在看来就是被自己的毒气造成这种假想的局面而已。

    惠美十分紧张地把参谋长的细化了的命令布置了下去,虽然她也觉得参谋长这样的做法有点越权,但是总比稻荷麻由那些空洞的命令要靠谱,而且只要稻荷麻由没有反对,她就并不打算挑明这些事儿。

    经过一连串的通知之后,屏幕上面的友军就开始有了相应的反应,剧烈的强光把整个天空变成了可怕的空间,如果贸然飞上高空那肯定会被强光冲击得头昏目眩,当然天狗眼球的感光性和人类不同,但是天空光成完全的白炽,强光甚至把地面上的人都眯起了眼睛,连正视眼前的战场都很困难。

    “用强光把战场暂时封印住吗?参谋长,真是了不起的办法。”

    稻荷麻由不得不感叹参谋长的军事才能,现在就算对方使用风神之术也很难获取这片空域的主导权,而接下来就只要一直释放毒气,让毒气到达第二梯度就能彻底封住对方制空权,失去了制空权的天狗根本不值得害怕,只有千来人的队伍要通过地面重重障碍以及密集的火力网基本是不太可能。

    “谢谢主席,不过现在还没有摆脱问题,我们也只能见招拆招。”

    虽然参谋长没有直说,但是稻荷麻由也已经意识到自己强大的部队也变得十分被动,而且这场战斗之后,建立的心理优越期也几乎荡然无存。

    参谋长再次望向了自己那群战地分析员,自己这么辛苦来组建这个作战参谋部就是这种危难关头派上用场。

    “分析员,开始收集战场数据!风力湿度温度等等都从现在开始都需要准点报告!”

    “是!现在温度为24c,风力速度为9m/s,相对湿度60%。”

    现在听起来就是初夏里面美妙凉爽之夜,然而就是这么一个美妙的夜晚却处处暗藏杀机。

    “慢着!参谋长阁下!现在风力速度不断增加!相对湿度也逐渐攀升!”

    “什么?!”

    “风力速度,12……不,13……16m/s!!!”

    “相对湿度已经达到了65%!”

    “报告参谋长!温度跌至23c!”

    分析员们此起彼伏的报告让稻荷麻由感觉到头疼;参谋长则严阵以待,只是死死地盯着东北部战场的情况,她从分析员的报告之中得出了一个结论。

    “主席大人,对面打算改变天气。”

    “会什么影响吗?”

    “会的,主席大人,我们的照明弹是热源,下雨会减低这类武器的效果。”

    稻荷麻由站了起来,她抿着嘴瞪着眼睛,似乎一下子意料到什么那样。

    “妖怪山本来就不容易解决。就算我们不宣而战能够获取主动权,但是想要啃掉真正的主力的时候依旧困难重重。”

    参谋长话音刚落,来自第一纵队的电铃就响了起来,惠美接过电话之后脸色开始发青起来。

    “主席大人!刚才得到情报确认,第一纵队东北部的后方出现敌影!他们与后方别动队交战了起来!”

    参谋长楞了一下,接着她一把抢过惠美手中的话筒,她十分慌张朝着话筒嚷嚷:

    “到底怎么一回事?!马上报告!”

    “参谋长阁下?是、是!刚才有一批天狗别动队从我们部的东北地区出现,他们攻击了我们的别动队,现在二、四、八、十二独立营以及布置过来的强化突击营与其火拼之中,敌方因为强行渡过幻想乡边界地区,所以战斗力很弱,预计很快就能把对方击退。”

    参谋长深沉地用鼻息叹了一口气,她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把话筒交回给惠美。

    “怎么了参谋长,这很值得顾虑吗?”

    “不,但是我在想为什么对面要派这样的别动队,这样根本不是执行特殊任务,而是送死,我看不懂对方到底想要干什么。”

    参谋长再次把目光转向大屏幕,屏幕上方打开了一个可以窥视与天狗部队作战情况的窗口。

    “相对湿度达到70%。”

    “风力达到20m/s,接近达到九级风!”

    “报告!风力过大毒气已经接近驱散!”

    “相对湿度下降到64%”

    “风力突破20m/s!”

    “第二第三制高点的石柱召唤速度下降,预按照现在速度计2240将会到达第二第三制高点。”

    “风力突破25m/s!到达11级风!”

    “报告!发现了疑似东风谷早苗的所在地,所在位置现在分析并标出!”

    在此起彼伏的分析员报告之中,这么一个声音让所有人都振奋了起来。

    “现在在大屏幕上标出。”

    大屏幕上,展开了绘有妖怪山东北部的地图,然后在位于距离守矢神社以东一公里的第一制高点上标出了一个标志。

    “第、第一制高点……”

    惠美愣了一下。

    “第一制高点,最靠近守矢神社的制高点,也是守矢神社的圣地,象征着风神的山峰……在这里施法也是合情合理。因为不觉得第一制高点有占领的必要,结果来说就疏漏了么……果然幻想乡太多脱离常识的事情,稍有不慎就会被各种奇怪的东西扭转战局吗?”

    稻荷麻由喃喃道,“……很遗憾,有些规律是超越了所谓的常识。”

    稻荷麻由站了起来。

    “惠美,联系科学班,叫他们准备使用强光弹。”

    惠美点点头,然后开始联系科学班。

    虽然她并不清楚所谓的强光弹能有什么作用,但是听着那玩意像是没有什么杀伤力的玩意。不久惠美就得到了科学班的消息并报告稻荷麻由:

    “主席,科学班那边的负责人说已经安装在am-01a的身上了无法拆下单独使用。”

    稻荷麻由略显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参谋长见此马上进言:

    “主席,不如把剩余的魔偶军团投放到第一制高点附近吧,然后之前命令越过山峰到达守矢神社的第三纵队部向北推进。”

    稻荷麻由点点头。

    “可以,而且之前从第二第三制高点布置出去的士兵现在命令他们移动到第一纵队东北部进行支援,对方肯定很快就进行总攻击的了。”

    参谋长没有反驳,虽然她还是不想削弱第二第三制高点的防线,但是看到现在这个情况也劝不动稻荷麻由。

    “然后第二第三制高点见好就收,随时准备火力支援第一纵队东北部的战斗。”

    没有问题的调兵,然后稻荷麻由抛下一句“现在开始参谋长全程指挥军队战斗。”后就一个人冲冲地走了出去。并且特别叮嘱惠美留下辅助参谋长。

    惠美露出了略微失望的表情,但是她很也已经习惯了,因为稻荷麻由已经不止一次这样突然抛下她自己走出去。

    参谋长看了一眼惠美,“惠美,主席除了毒气外还有那个强光弹是怎么一回事?”

    惠美摇摇头,“那种强光弹是什么我也不知道,是直属主席的科学班成员研制的武器,我没有权力知道那是一个怎么样的情况。”

    参谋长感觉到一阵不安。

    “没关系,虽然如此,但是他们申请的材料却经过我的手,可以判定不会是什么大杀伤力武器,因为无论是加固的术式还是材料也好,都没有构成热能以及动能要素。”

    就算空气炮这种神奇的咒术兵器也需要动能驱动,一个神秘的没有热能以及动能要素的兵器到底有什么作用呢?

    参谋长也不清楚,只是知道稻荷麻由做事如此神秘很打击他人对其的信任。

    “好吧,至少现在我军权在握,我可以相对自由地调配兵力,至少无论我怎么样也好,我重视这群士兵的性命,不会让他们枉死在不明不白的攻击之中。”

    惠美笑了出来,至少是现在,她确实对这个战争狂人刮目相看,参谋长并不是她误会的那个没心没肺的狂人,如同麻由所说,这个妖怪其实十分天真。

    “传令下去!第二第三制高点的咒术队收束火力网的范围!在少了后方支援的时候就必须加强火力网,咒术队减少投射,给予火力网火力支援!空中部队全体出动,就算危险也要给我最大限对守住后方队伍的空域!”

    “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