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师道成圣 第七十八章寒好之死
    乌龙离去,月公子逃遁,而魏央一行人,却被徐峰从后追击而来。本打算不理会众人的徐峰,突然想到之前,魏央驾驭的那件御水灵器,要是能够拥有的化,更能帮他离开此地。

    而就在众人护住魏央,小心警惕他之时,徐峰已经瞬间出手,手中的弯刀已经劈向一名刀奴。

    六名刀奴刚刚步入灵师之境,而这徐峰已经踏入灵体之境,哪能把众人放入眼中。刀挥如虹,眨眼之间,已经砍杀了三名刀奴,好在另两名刀奴不惧生死,也令大意的他,被两人伤了身体。

    “好,真好,我徐峰已经好多年,没被实力不足我之人所伤。今日你们倒是给我提个醒,以后只要是敌人,便不能马虎小视。”说话之间,徐峰已经再次出手,刀锋光芒乍现,两名刀奴人头已经落地。

    “阿德。”

    背着魏央那名刀奴,眼中尽是悲愤之情,显然这最后被斩杀之人,与他的关系亲密。而就在他脚步一乱,身子瞬间向前跌倒,魏央与他一起跌倒在地上。

    “小主人,请带主人离去,就说阿尔不能追随主人,便是死后也会缠住敌人,望主人逃出升天。”

    吐谷浑的奴隶,素来对主人忠诚,眼下玄青等人,不比他的实力,故此这位叫阿尔的刀奴,只能舍弃自己的性命,尝试阻挡眼前的敌人。

    “嗯?小蓝杀了他。”

    就在这阿尔上前,徐峰眼中尽是嘲讽之色,举起手中的弯刀,欲要斩杀这不智的刀奴之时,一道蓝色的光芒,瞬间扫过了他的脖颈,紧接着他左手一痛,便失去了那枚金丹。

    “你……”

    ‘扑通’一声,徐峰的人头落地,如同他斩杀那些刀奴一般,轻而易举便被小蓝斩杀此地。

    本想叼着这枚金丹的小蓝,被这金丹蕴含的力量馋涎,轻轻的伸出舌头一扫,金丹瞬间落入了腹中,那庞大的灵力,自它的腹中迅速蔓延,转了九转之后,已经化为了它的法力。

    对此魏央并没有看见小蓝的举动,耳畔却听见远处一声嘶鸣,紧接着整条灵河翻腾。耳畔之中,已经听到玄青的惊恐声:“师父,快救救琴儿师姑,她正在为我们阻敌。”

    ‘嗡’的一声,魏央只觉得脑袋都炸了,不顾问询这徐峰之时,脚步已经匆匆疾行,直奔前方而去。

    等到魏央来到不远处,已经见到拓跋越琴奔行而来,身后的乌拖等人死死追赶,而在灵河之中,那条蛇妖已经疯狂的御水,向众人发起攻击。

    看着那条蛇妖双眼泛红,也不知道因何失去了灵智,导致这条蛇妖如此的疯狂,不过魏央已经来到了,拓跋越琴的前方,伸手把她拉在身旁。

    此时,乌拖与乌肥带着不足数十人,已经顾不得与拓跋越琴交战,那条蛇妖突然的发疯,已经令他们损失太大了。

    “魏央,你没事?”拓跋越琴见到魏央,眼中尽是惊喜之情,急忙上前查看他的身体,深怕他这是勉强支撑。

    “没事,那人似乎没有对我下杀手,只是暂时封闭了我的丹田,莫要担心于我,这敖白是怎么回事?”

    “应该是夺走金丹的那人,吸收了敖白的金丹,才使得敖白失却灵智,导致此时的疯狂之举。”

    “嗯?你说的是那人”

    这话说的有些混乱,不过魏央也是听明白了,敖白的金丹被人夺走了。闻听拓跋越琴之言,魏央伸手一指地上的死人,冲着拓跋越琴疑惑的问到。

    “嗯,正是他,快找找,有没有敖白的金丹,此时归还的话,还能恢复他的灵智。若不然他将永远失去修行,沦为一条妖兽而已。”

    “好。”

    两人上前急忙搜索,可惜那金丹早被小蓝吞食,哪里还能找寻的到,而就在此时,玄青猛然开口怒喝:“你敢。”

    “寒好。”六女也猛然惊呼道。

    听闻玄青之音,魏央回首之间,只见寒好胸前,已经被一柄长剑刺穿,而身边的寒筝,正趴在地上,显然是被寒好撞了出去。

    如此一幕,令魏央瞋目切齿,口中低吼的道:“小蓝,给我杀光了他们。”

    拓跋越琴也是起身,满眼皆是怒火,冷冷的盯着乌拖,恶狠狠的道了一句:“卑鄙,你们该死。”

    拓跋越琴与魏央先后冲去,直奔对方狠狠杀了过去。小蓝更是现出原形,快速的向那护卫袭去。眨眼之间,便把那刺杀寒好的护卫击杀。

    看着这只巨大的灵猫,冲杀在自己的队伍之中,乌拖与乌肥连连阻击,而那妖蛇也不顾一切,向众人冲击而来,乌拖的心中更为一紧。

    “哼,拓跋越琴,眼下蛇妖丧失灵智,你我还是合力狙杀与它,一个婢女值得我们丧命于此么?”

    乌拖眼中漏出狠芒,死死的盯住蛇妖,眼中余光所视,见到那只法兽实力不低,欲要向众人议和道。

    拓跋越琴法力有些匮乏,见到对方还有数十人,而且乌拖一直没有出手,虽然这家伙没有入得法师之境,但是那符箓师的身份,还是让拓跋越琴有些担忧。

    “大哈,二哈,白猿、雪豹、白熊,给我杀。”

    就在拓跋越琴看向魏央之时,魏央已经用实际行动,告知了拓跋越琴结果,也令乌拖顿时眼中一紧,知道这一次踢到铁板了。

    六兽的出手,顿时乌拖身边众人,再一次连连折损,而在队伍之中的都萨,不仅也是眼睛一转,直接纵步快速离去。这等时候再跟随乌拖,那便是他彻底犯傻了。至于宗门的弟子,死不死活不活,都是他们的命运。

    看着都萨离去,本方的实力大减,乌拖此时也没有了藏拙之心,伸手一扯腰间的玉带,口中连连嘟囔着,听不清楚的咒语,瞬间施展灵力一抛。

    “小心,魏央,他是符箓师。”

    符箓师?那又能如何?若能斩杀于他,可以为寒好报仇。若是不能斩杀,也要狠狠重伤对方,以泄心头之恨。

    符箓相通相分,有符文、箓牒之区。符文多以草纸、兽皮、玉石为载体,上面临摹前人,亲手传下来的符文,借天地道法施以威能,用于杀敌或是防御。

    而箓牒不同,箓牒的衍生,是符箓师以性命,契合于天道法自然而成,一旦结成箓牒,一颗证明此人的天赋,二来便是拥有了,极为特殊的天地道法之力。

    两种虽然不能混为一谈,但是又有相通之处,那便是拥有箓牒的符箓师,绝对要远远超过没有箓牒的符箓师,所施展灵符的威力,远远超出了本身的修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全职游戏分身〕〔永生天碑〕〔圣源武祖〕〔寒门长姐是纨绔〕〔轮回学府〕〔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