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师道成圣 第460章观音坑师
    看着足足有数百位神官,静静的站在勾陈宫面前,此时勾陈大帝的内心,只怕肠子都悔青了,可惜这个世界上,能有长寿的仙丹,却没有令人后悔之药,这勾陈大帝错失如此良机,心中怎么不暗自懊悔。

    可惜纵步前方,拜见了母后都木星君之后,早已自三宵传音之中得知,这勾陈大帝所作所为。斗姆元君虽然替他感到惋惜,却不好薄了小师弟了面皮。当即冷眼相待,其意思很明显,便是告诉对方此事,已是覆水难收,不可为之举了。

    而魏央转身走上前方,直接冲着斗姆元君与赵公明行礼,口中以师兄、师姐为称,顿时令在场所有的截教弟子,眼中皆是一亮。

    在截教之中,只有少数之人,可以如此称呼嫡系弟子。便是截教的外门弟子,也只能以掌教尊人弟子所称。如此称呼,再加上斗姆元君与赵公明等嫡系弟子,又是如此的亲近,可见这位仙人,地球而是通天教主的关门弟子,当然也不排除这位主,原本就是嫡传弟子转生。

    可不管是哪一点,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通天教主已经出关,并不在天外天静修,不理会截教的一切,眼下截教当兴,只怕是出身于截教所有的弟子,内心生出的共同之音。

    “师弟,师父着我,传话于你,此行此举,但求问心无愧,截教虽然势败,但解教弟子不绝,截教的威名便还在。自今日之后,截教虽然交给你掌,却也由不得他人,随意的欺凌。”

    ‘轰’

    瞬间,斗姆元君这句话,算是引爆了场中众神的激情,所有截教弟子惊喜的看着魏央,眼含热泪滚滚而下。等了这么久,终于等到掌教至尊这一句话,等了这么久,也终于迎来掌教之主。

    这是他们梦寐以求,每日魂牵梦萦之事,今日终于得以实现,众截教弟子纷纷跪地,高呼苍天有眼,道祖赐恩,师尊无疆。

    “吾等截教弟子见过掌教,恳求掌教收容我等,令我等重回山门。”

    看着这一众截教弟子,魏央心中的激动亦是难以抑制,眼中含着泪花,却只能微微摇首。

    “非我之愿,乃你们身上的责任未曾完成,若是你们此时离去,整个天庭将是不稳,若是导致苍生受苦,皆是你我的罪孽。不过本教在这里许诺与你们,若是你们能择选良才,代替你们的天庭官位,便可回归山门,重组截教道场。”

    众弟子听到前半句,心中亦是有些黯然,可是听完魏央之言,人人届时纷纷点头,便是那九曜星官亦是暗暗点头,心中对于这魏央,更是高看了一眼。

    魏央此举甚是稳妥,先不说是不是卖了玉帝的面子,照顾了玉帝的脸面,单是把这等全权利,交给玉帝的手中,便会令玉帝甚是心悦。

    届时玉帝龙颜大悦,不难暗中照顾截教,一旦天庭与截教交好,不少弟子仍可在天庭之中,从任一些重要的官职,有这些人的照拂,那时候截教的弟子,定会获取更多的修炼资源,已经大量的香火,如此一来,截教怎能不兴?

    “不知山门何在?道场建于何处?”

    截教弟子纷纷开口,恨不得眼下变回归天庭,辞去身上的官职,也好去往道场所在之处。当然有些聪慧的弟子,已经从魏央的口中,嗅出了其中的暗意,各自忍耐心中的苦楚,打算利用眼下的职位,能够给宗门带来怎样的助力?

    “始黄孝芒天。”

    魏央微微一笑,冲着斗姆元君与赵公明微微一笑,直接开口道:“诸位可以离去,北方七宿与斗部诸神,随我去往灵山境。”

    “喏。”

    一时间,除了北方七宿与斗部诸神,其他之众纷纷离去,片刻之间,只留下了两部神官,带着敬佩的眼神,静静的等待着小掌教下令。

    对于他们来说,只要能重归截教,莫说是灵山境,便是天庭他们也敢翻一翻,可见这些人是如何的无畏,对于通天教主又是如何的忠诚。光凭师德来言,魏央对于通天教主,还是真心的佩服。

    两部神官各率麾下,足足三千余人,直奔灵山境而去,就在此时的玉清圣境之中,观音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把整个事情说予元始天尊所知。

    “师尊,若是早知道如此憋屈,还连累师尊失了脸面,我必定不去去西方谋果?当日便不应该听师父之言,讨了如此受累,不讨好的差事。”

    见到观音如此悲戚,元始天尊心中也难免心痛,当日因为封神之事,道德天尊与元始天尊,皆是中了西方二圣的算计,故此两人心中不平。这才有了老子化胡,点播那释迦摩尼成佛。

    如此之举,使得西方教化为三派,因释迦摩尼受到老子的点化,故此现世佛一脉,道德天尊也是享受一道气运,使得人教长久不衰,一直如此的兴盛。

    见此,元始天尊亦是灵机一动,便令观音相助如来,欲要为他谋取过去佛一脉,可是此举,当即触碰了西方二圣的底线,才使得弥勒菩萨化佛,成为了过去佛,使之观音的地位如此尴尬。

    说到底,都是因为元始天尊的贪心,原本过去佛一脉,因惧留孙古佛燃灯古佛,皆是元始天尊的弟子,元始天尊也享受古佛一脉的气运,故此阐教才能经久不衰。

    而道德天尊地位在那摆着呢,还要与西方二圣商议之后,才谋得现世佛的一道气运。你元始天尊早已谋了,西方的一道气运,还要暗中谋算过去佛的气运,而且还没有与西方二圣打个招呼,这西方二圣哪里肯答应?

    而道德天尊也是不满元始天尊如此贪婪,故此并未出手相助,使得元始天尊当日谋算不成,令观音遭到西方二圣全力的压制。

    这才有了观音虽居于五老,与如来地位相等,却只能居于如来之下,如此不尴不尬的地位。成为了漫天神佛口中的笑谈,自然这元始天尊是了面皮,心中对于观音大为愧疚。

    “哎,事已至此,你想如何?”

    不得不说,元始天尊不是个好师兄,却是个好师父,对于弟子的护短,那可是淋漓尽致,尚要在他个人的利益至上,绝得比其他两位师兄弟强过一筹。

    眼下见到这观音哭诉,元始天尊心中自然是不好受,索性也不考虑如何处理此事?直接问向了观音。必要的时候,便是因此踏入道劫,也要为这弟子谋个出路。

    “师尊,若是我说,当要把诸位圣人,皆是拉入其中。”

    “哪是那般好与之事,先不说那女娲娘娘,亦是各清静无为,毫无所争。便是你那大师伯,只怕心如明镜,绝对不会轻易踏足劫数之列。光凭你们嫡传弟子,在外界喊打喊杀,他在身后暗中指点便是,即便你们落入劫数,也无法牵连于他,着实的狡诈。”

    “师尊,那弟子有个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若是师尊不愿与诸圣相争,弟子也不必浪费口舌,唯恐遭到师尊的厌恶。”

    “说,与为师还有何不能说的,实话与你言语,眼下你大师伯虽然与西方二圣,算是与为师同盟之中,可惜各有算计,为师亦是毫无对策,正好你说说,看看咱们如何谋算?”

    闻听观音之言,元始天尊倒是眼睛一亮,急忙冲着观音挥手,令他莫要遮掩,尽数说出便是。

    “师尊,此时,若是魔道便入此劫,是不是大乱了所有人的布置?怕是道祖也想不到吧?”

    ‘嘶’

    这可是个忌讳,元始天尊本想开口斥责,可是想到西方二圣如此算计,着实的失去脸面。不过此举也让元始天尊看出来了,师兄定是与西方二圣有了暗谋,而这阴谋定是抛开了他,想要以他为劫数。

    说白了就是舍弃了他,眼下再不暗中谋算,只怕这圣人登榜之众,便要以他代替众圣了。想通了此点,元始天尊并非启口,反而大有兴趣的看向观音,示意她再次开口。

    “师尊,这魔道入劫,本就是大道之劫涵盖其中,绝对在道祖的算计之中,终究是要走到那一步,若不然这大道之劫也定不是圆满,便是我都已经看出这般天机,难道说师尊与几位圣人,便没有看出这一点么?”

    “对,为师早已看出,这魔道必定要入大道之劫,若不然大道怎会圆满?你说的可对,可是如何算计?毕竟道魔相争,为师也可不好入了魔道,那对你们绝对是一场劫难。”

    元始天尊早已想到此点,一旦到了最后孤身一人,他便纵身入了魔道,率领众徒投靠了,那魔祖魔罗麾下便是。

    到时候,以他的实力,依旧可居魔神之位,若是能够帮助魔祖魔罗,斩杀了道祖鸿钧、呵呵,到时候什么魔与道?根本就是道法不同而已,他依然可以圣人居位,有机会踏足大道之中,与那魔罗争抢祖位。

    这般的野心,只怕道祖鸿钧也不曾察觉,而眼下的元始天尊眼中,流露出道道狠芒,倒是令观音眼中一亮。

    他以慈航道人之身,化为了眼下的观音菩萨,只因听从元始天尊之言,许下了那等的大愿,最终元始天尊失算,倒是他根本无法圆满,故此也证不了果位。既然前途无望,何不另寻他路,也好过看漫天神佛的脸色,而这魔道便是他的一份契机,可以成道化圣的契机

    如今,若是能得到元始天尊的支持,那阐教弟子便可为棋,也令他定会有所谋算。

    一时间,观音脑海急忙细细思索,不敢有半点的懈怠,深恐打消了师尊心中,刚刚萌生的念头。岂不知元始天尊早有此念,并非是他的诱惑劝导。

    “师尊,我们何不先行与魔尊结盟,暗中互相支持,也好跳出那几位圣人的算计,只要最后我们翻手掌控全局,斩杀那些魔神,师尊不难取代道祖。”

    这道祖两个字,令元始天尊眼睛都亮了,可是依然开口斥责一句观音。不过那般的表情,表现的太过明显,就是在催促观音继续开口,道出他心中的谋算。

    “师尊,徒儿错了。”

    观音急忙笑了笑回答,伸手轻轻捂住嘴唇,咯咯的笑出声来,见到如此一幕,元始天尊喉咙一动,暗道一句:这慈航怎么变成女身之后,如此的娇娆妩媚,真是个妖精祸害。

    元始天尊收起心中异念,开口道了一句:“噪舌,赶紧与师尊说说,还如何具体暗中所谋?”

    “师尊,黄龙可是依然那般的修为?”

    呃?提到了黄龙,即便是元始天尊也是一脸的尴尬,这黄龙真人被他收做嫡传弟子,其地位要在观音之上,不过这家伙的修为,当初在封神之时,即便连杨戬都有所不敌,着实的丢了他的脸面。

    不过对于这黄龙真人,元始天尊也是不看好,却绝对不会令他陨落,因为他曾欠下这黄龙真人大因果,此生只怕也不好轻易而还。好在这弟子颇为孝顺,也算他半个儿子,只要不为他招惹麻烦,养个闲人,他元始天尊还是养得起。

    “嗯,不过这黄龙修为很差,怎么说也是你的师兄。日后,可莫要如此失礼,唯恐遭到旁人的笑话。”

    “是,师尊,是我口误了,这些年居于下方,没有见到师兄,倒有些想念。不过眼下我倒是有个想法,若是一旦可以谋成,只怕师兄定能证道成就果位,只不过不知道师父可敢冒险?”

    “你说。”

    听闻此处,元始天尊倒是万分欣喜,若是那黄龙真人能够成神,也圆了他当年的诺言,自此以后,便可以与黄龙因果还清,也不必如此宠护于他,少了很多的麻烦。

    “不难,让黄龙师兄,去往魔道成神。”

    “什么?不可。”

    “师父,眼下只有黄龙师兄,不在外界走动,只怕漫天的圣人,即便是道祖都快忘记师兄的模样,只要师父遮掩天机,送黄龙师兄进入魔道,旁人亦是难有察觉,只要黄龙师兄在魔道成神,那魔族魔罗定会对师父信任,咱们才好继续谋划啊。”

    见到元始天尊低头沉思,并未开口直接反对,观音再次开口道:“师父,一旦此事而成,那可关乎师尊成就大道之位,那时候师父封我等为圣便可,只要师父不逝,我等便可永居圣位。届时补偿黄龙师兄就是,若是能够成就魔祖,想必黄龙师兄心中,亦是没有半点怨言,定会心甘情愿而往之。”

    这一番话,真真是打在元始天尊心头,眼中转了一圈,元始天尊不仅微微点头,冲其道了一句:“眼下教中,何人可做谋算之力?”

    “佛道不可,只能出自居于山中,跟随师父身边之众。”

    这番话说的元始天尊亦是点头,毕竟那几位高徒已经出师,眼下成为神佛、菩萨,已经与他脱离了干系,自然不会冒险而为,故此元始天尊也不打算告知他们,唯恐这般计划落入道祖之耳,那时不打杀了他才怪。

    “你先与传唤,各位山中的嫡传弟子,为师再仔细想想。”

    观音本想再次开口,却见元始天尊消失在原地,只希望师尊能够想清楚,赞成他的所谋,摇摇头只好转身,走出了大殿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全职游戏分身〕〔逆世腹黑灵魂师〕〔圣源武祖〕〔永生天碑〕〔轮回学府〕〔寒门长姐是纨绔〕〔总裁的廉价小妻子〕〔网游之神级大魔王〕〔尊圣杀〕〔首长大人晚上见:〕〔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掉入异世界也要努〕〔原来我生而不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