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师道成圣 第947章三娘的情报【二】
    “秦越,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是,圣主明言便可,只要我能够出力的地方,绝对不会有任何的推诿,眼下盛云无主,每天都是盼星星盼月亮,希望我们能够联系上圣主,却不知圣主亲临此地,恕秦越有眼无珠,冒犯了圣主。”

    “不知者不罪,你起来吧。”

    魏央直接伸手搀起秦越,冲着身边的翠竹微微点头,翠竹也明白魏央何意,直接开口道:“巨头,你可记得不久之前,光辉队前来你处,又去了何处?”

    “光辉队?哦,你说的是那群女子吧?对,领头是否叫做三娘?”

    “对,就是她。”

    不等翠竹开口,一旁的梦瑶琴已经开口。见到梦瑶琴一脸焦急之色,秦越也知道他们是奔着三娘而来。

    想到这三娘的女子,秦越倒是脸上升起一丝悲哀之色,令在场的众人心弦一紧,更让梦瑶琴死死握住魏央的手,深恐对方说出什么不利于三娘的消息,也是她最不愿意听到之言。

    “可是遭遇什么不测了?”

    魏央心中也是不忍,还是吐出这般话语,令有些为难的秦越点了点头,见到对方露出此举,梦瑶琴感到脑袋一沉,差一点没晕过去。

    “当日,三娘率队保护一位女子,欲要经过水堂进入雷堂之中,执行什么任务?而在路途之中,遭遇黑风寨袭杀,等我们前去救援之时,早已失去了对方的影踪。不过据我所知,三娘估计应该未曾遇难,因为我并没有在尸体中,发现她的尸体。”

    “那你可知她在哪里?”

    不等秦越说完,梦瑶琴再次开口,打断秦越欲要继续的话语。

    “这,实乃不知,不过我倒是有个信息,并未传报给圣堂,似乎这消息与三娘有关,属下也不敢确定,若是与三娘无关,还请圣主莫要怪罪。”

    “请说便是。”

    “圣主莫要如此,我这便去取那份情报。”

    秦越见到魏央十分重视三娘,心中也猜测而出,三娘与这位圣主必定有莫大的关联,纵身急忙走入后宅,去取那份情报去了。

    时间不长,秦越已经匆匆返回,手中只有一枚玉符,不过玉符之上,却凝结能量所化云朵,如真似幻,令魏央看到甚是玄妙。

    “圣主,这叫做玉云,证明这玉符无人开启过。”

    一旁的翠竹恰当好处的解释了一下,令众人微微点头,算是解了心中之惑。

    魏央直接施以道规之力,注入这一枚玉符之中,只见里面蝇头小字数百,记录的乃是潮水城之事,已经天水城,乃至天水关之事。而这其中便有三娘的名字,而且这玉符的信息,也正是出自三娘之手。

    “哎,真是,真是可惜,可叹啊。”

    魏央伸手把玉符递给梦瑶琴,心中不禁暗感无奈,似乎老天跟他开了一次玩笑,令他们正好错开相见的时间。

    当魏央自天水关进入天水城之时,三娘也更随着水妮等人,向天水城而来,而当他来到潮水城,三娘也正好到了天水关,一切真是令他感到太过无奈,心中那种憋屈之感,令魏央也是暗自摇首叹息。

    “三娘,平安就好,不管她是不是咱们的女儿,能知道她平安,不就是我们心中所愿么?”

    梦瑶琴上前拉住魏央的手掌,嘴角含着一抹苦涩的笑容,着实令魏央感到心痛。

    他们知道眼下想要重返天水关,那已经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先不说天水关,单是天水城便是一道难以跨越的沟壑,雷堂若是发现魏央的踪迹,绝对不会轻易放过魏央。

    这也是雷堂在占领潮水城之后,所有人对雷堂的防备,连魏央也不例外,为了三娘一人,魏央可以选择冒险,可是为了身后这千余人,魏央绝对不敢轻易冒险,这将愧对这些人一路所护。

    “放心,有机会的,眼下新的圣殿城已经组建,只要我们杀退不死族,将可以轻易到达天水城,接回我们的女儿。”

    眼下魏央也只能如此安慰梦瑶琴,不过三娘的安全,应该是可以得到保障,这枚玉符之中所记录的消息,可并非单单只是三娘的经历,而是关乎不死族进犯日出城的秘密,如果这个秘密公示与众,只怕惊瞎了一地的眼球,令世人看清水易寒真正的面目。

    玉符递给圣老,当圣老看完之后,也是满脸的震惊,散发出浓浓的怒火,不想水易寒竟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做出这等令人愤恨之事。

    “该死,死得其所,天下众人,还以为是虚落做了手脚,却不想因为此贼,该死,真是该死,圣主我们是不是要?”

    “以各堂圣主的情报机构,又怎能不知晓只等消息?即便我们把这信息公布天下众知,可是依然有人不愿看到此果,只怕再起变故,不利眼下的局面。便让我圣堂承担这份罪名吧,以战血洗我们的耻辱,只有真正的实力,才能主宰一切,才能掌握话语权。”

    各堂圣主虽然知道这是水易寒的远古,但是各堂并没有公布于世,而是静看虚落承担了这般的恶名,其目的便是为了压制圣堂。

    圣堂虽然经过内乱,实力大不如从前,但是实力依旧在各堂之上,从通天自涧桥城出兵,轻易之间便筹备五十万大军,可想而知圣堂的实力,所以即便魏央眼下公布如此消息,各堂圣主也不会承认,甚至会说圣堂这是为了洗脱罪名,而侮辱一位逝去的英雄。

    最主要的是一旦这消息公布之后,只怕水妮定会清洗身边之人,一定会对三娘不利,甚至会威胁三娘的生命,故此魏央不愿这般所为,也不敢这般所为。

    “我明白了。”

    ‘啪’

    玉符直接被圣老捏碎,根本没有把里面的信息,交给其他人阅览,显然圣老也知道魏央的打算,对于圣老来言,虚落承担这罪名就承担了。

    虽然这是圣堂的耻辱,但是眼下有这么英明的圣主在,恢复圣堂往日的光辉指日可待,甚至会率领圣堂走向更高的境界,故此圣老也不愿看到徒增变数,改变眼下之果。

    耻辱需要鲜血洗刷,那便用一场场战斗,来让其他几堂的弟子看看,圣堂真正的实力,让他们知道圣堂,该拥有什么样的地位?什么样的话语权?话语权不是旁人给的,而是需要自己争取。圣堂的威严亦是如此,别人不会给你,是靠圣堂每一位弟子,自己争取的结果。

    见到圣老此举,魏央亦是眼中流露一丝感激,不过圣老也是微微一笑,一切都在不言中。

    “秦越,你有什么打算?”

    回首看到一脸希冀的秦越,魏央不知道对方有什么诉求,见到对方不敢开口,所行直接问了一句。

    “圣主,我愿驻扎此地,愿意为圣主效力。”

    秦越一愣,转眼之间,脸上顿时流露出惊喜之色,急忙开口向魏央恳求道。

    “圣老,盛云便交给你掌控,切莫强求往日的弟子,继续为我圣堂效力。若是他们愿意自由离去,便给他们一定的修炼资源,算是往日为圣堂付出的回报。另外所需人员,可以自涧桥山弟子抽调,我会与师尊说明此事。”

    “谢圣主信任。”

    掌控盛云之权,对于圣老来言根本不看重,他如此激动乃是因为圣主的信任,盛云可是圣堂的情报机构,掌控之人必定是圣主信任之人,显然圣主把他当做了亲信,这怎能不让他心中欣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总裁的廉价小妻子〕〔轮回学府〕〔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首长大人晚上见:〕〔掉入异世界也要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