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师道成圣 第1068章九堂决战【三】
    不等水玄武再次开口,魏央便缓缓而道:“我问你水玄武,若是圣殿城被破,黑暗阵营的扈从,会如何抉择?不用忙着回答我,设身处地的想一想。”

    “嗯?”

    原本魏央之言,令水玄武感到十分的不满,可是闻听魏央如此所言,水玄武倒是微微皱眉,心中沉思片刻,眼睛亦是闪烁一道光芒。

    “必定会随之而来。”

    水玄武嘴角流露出一丝苦涩之色,看向魏央不仅微微摇首而道。

    随着两位大道尊的意志,先后在这方世界宣布了,九堂之争的规则,水玄武知道光明阵营的扈从,已经是黑暗阵营扈从的眼中钉肉中刺了,甚至是他们自保性命的免死金符,若是圣殿城被破,显然黑暗阵营的扈从,将会趋之若鹫纷纷而来。

    “那我等以何为敌?”

    “这?”

    再一次听从魏央之言,水玄武并没有着急开口,而是不解的看着魏央,不明白魏央这是何意?难道就不能躲一躲么?躲避对方的强敌,让旁人去斩杀就是,到时候也可谋求最后的圣力。

    “眼下水堂域内,四位王子争势,大多数扈从背后的道主,都与安妮有些恩恩怨怨,我们去了哪里,只怕不比与黑暗阵营扈从为敌的好。”

    说到这里,魏央眉头微微紧皱,嘴角亦是有些无奈,再次缓缓开口而道:“我等去金堂,虽然有金一的帮助,可金堂偏安一偶,若是四面皆敌,我等毫无进攻之势,只能沦为被动防守,对我等甚是不利。”

    这一点莫说是水玄武,即使是水妮也微微点头,对魏央之言大为赞同。

    “我等去往风堂、土堂,两地可并非是圣堂之势,皆以两位殿下为主,届时只能投效他们麾下,成为他们驱使的炮灰而已,你们真的要这般的选择么?”

    一时间,水玄武也是脸色黯然,的确他们若是退于两地,只怕根本没有自主,凭借那些扈从联手的镇压,他们只能沦为对方的先锋军,成为对方手中的炮灰而已。

    “魔堂,眼下乃是黑暗阵营之地,我等倒是可以谋取占领,可是魔堂不比金堂,依旧是难以进攻,更是要穿过胡丹图联盟的领域,对方可能轻易让我们如愿?若是对方也败了,那我们是不是要被困于魔堂?”

    一时间,水玄武算清楚的知晓眼下的局势,心中倒是颇为认同魏央之言,他的确没有全局之能,眼下的局面,他们去哪里都是要争,而且面对的敌人的实力,不比与黑暗阵营扈从差上分毫。

    那眼下的最佳的选择,便是以烈光城为本,东可与圣殿城相互支援,西可有金一援助之力,甚至日出城也可做突袭之力,这才是对魏央最有利的局面,远比他们远走他乡的好。

    “另外,莫要认为雷伊是杀死水易寒之人?你这样只是在侮辱水易寒,侮辱一位曾经为了九堂领域,舍生取义的英雄,记住了,他与敌人已经同归于尽。此事,此情,皆可铭记九堂史册之中,若是你固执己念,只能徒增水易寒的恶名而已。莫忘了当年水雷之争。”

    此言,魏央说完静静的看向,雷宇与水玄武两人,如此言语令两人纷纷低头沉思,看向对方不仅升起一丝无奈,魏央之言的确不差,水雷之争,历史渊源长久,说不出来谁对谁错,当年水易寒之举,可是令雷堂实力大损,如此说来,雷宇更应该憎恨水堂之众。

    而水易寒的确不死死在雷宇之手,至于雷宇强娶水妮,只不过是两堂之争,设身处地的想一想,当日水玄武换做雷伊,只怕也会利用水妮,从而掌控水堂之众。

    “圣主,我明白了,不过以圣殿城的实力?为何?”

    仇恨,并非是可以忘却,不过水玄武也不屑,把内心的仇恨,强加给雷宇之身,雷堂征服整个水堂,那是雷伊的谋算,也是整个雷堂必然之举。

    没有雷堂,也许木堂圣主也会这么做,又何必自欺欺人,活在无知的仇恨之中?这对于水玄武、水妮,已经剩下的水堂弟子,都不是明智的选择。

    “我等不怕眼前的敌人,只怕对方还有援手,毕竟黑暗阵营有九位殿下,其实力远非我等可比。”

    雷宇微微摇首,语气之中颇为无奈,更是扫了一眼众人,其中的含义令众人微微摇首。亦是明白了对方心中的顾忌。对方只怕不光光是因为面对黑暗阵营,也有防备安妮联盟、胡丹图联盟之意。

    “告诉舞天姬,我不日便会到达,让她放心与敌人一战,而且告诉她,若是战便战个痛快,以九堂之争的首战,震慑所有的强敌。”

    魏央冲着雷宇点点头,无论是对于温尔联盟而言,还是对于本方的局面,打一场阻击战,那是最好的选择,震慑那些黑暗阵营的扈从,从而令他们不敢范险,对于魏央来说,也是最佳的决策。

    只要对方不敢窥视圣堂,将会选择攻击其他光明阵营的势力,对他们亦是一种自保,而若不能以一战震慑敌人,源源不断的麻烦,也会令他们深陷泥潭之中,莫说谋取最后的胜利,只怕想要榜单有名,也无疑是痴人说梦。

    “呃,是,我会把圣主之言,告知监军。”

    “监军?”

    魏央微微皱眉,并不知道舞天姬并非是领军,可是似乎舞天姬的地位不低啊?

    “圣主,舞天姬把她与圣主的关系,已经告知了殿下,故此与殿下明言,与圣主争势之时,她不会为殿下谋利,不会与圣主为敌,届时我便是领军之主,平日她才是领军之主。”

    雷宇怎能不知谁主谁从?而且他对舞天姬素来佩服,也没有什么不满之处,再加上刚刚魏央之言,算是让他明白与魏央的差距,只希望莫要与此人为敌,到时候两方自损八百,让旁人从而得利。

    莫不如先行争取榜上有名,然后在各为其主争利,只要登上道界成为道神,这才是他的目的,至于谁是第一,谁是第二,与他们这些扈从有什么关系?

    “嗯,我知晓了。”

    魏央没想到舞天姬如此顾念旧情,想到潮水城有人暗中相助,只怕也是舞天姬暗中所为,魏央倒是心中甚是感动。他对舞天姬帮助不大,只是因金蚕与他关系颇为紧密,令对方甚是感恩,竟然一直暗暗为他谋利,这等情谊的确令人为之感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逆世腹黑灵魂师〕〔永生天碑〕〔全职游戏分身〕〔寒门长姐是纨绔〕〔圣源武祖〕〔网游之神级大魔王〕〔轮回学府〕〔总裁的廉价小妻子〕〔文艺青年的美好时〕〔我来自缪星〕〔尊圣杀〕〔原来我生而不凡〕〔掉入异世界也要努〕〔首长大人晚上见: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