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暮七月〕〔男神宠妻日常2〕〔奥术起源〕〔绿茵天骄〕〔史上最难开启系统〕〔这个修士真的不一〕〔向往的生活之娱乐〕〔流浪之城〕〔最强吞噬升级〕〔超品大亨〕〔我能吸邪气〕〔王爷站住,重生嫡〕〔我守到DNF关服竟然〕〔天策大明〕〔偏心眼〕〔诸天普渡〕〔我家宗主有点妖〕〔燕风啸金陵〕〔醉梦仙姝〕〔花繁蝶乱英雄路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师道成圣 第1128章刺杀风凌天【五】
    唐城城门虽然可容千人同时进入,可是各方城池的势力总和,已经超过了百万之多,如此交汇与城门之处,你冲我撞,事态也进一步升级。

    眼下除去那些少主四周,还有一方区域稳定如故,其他的地方早就乱象四起,再加上眼下暗中有人出手,战事一触即发,纷纷向身边之人动手。

    此时冲入前方的魏央,也被这突然的战斗牵连,接连出手,也不管前方之人是谁,总之触之皆死,当然魏央做的也是很隐蔽,并不被他人得以发现,自然也避免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而身后的三人,更是在他的暗中相助之下,快速跟随其后,向前不断的前行,距离风云城的众人,也是越来越近。

    “呵呵,这家伙不错,斐老,该你出手了。”

    扫了一眼身后,血衣并未看到魏央的踪迹,沉思片刻之后,嘴角轻轻的一翘,虽然不知魏央怎么掩饰了踪迹,但是做为血灵城的少主,自然也知晓能够改变气息的宝物,心中细细思索一下,便知道魏央必定有这样的宝物在手。

    察觉不到魏央的气息,可是血衣依旧能够感知,寒星剑的气息所在,此时手中那窥灵境,显示出一个红点,缓缓的向风凌天的方向前进,心中倒是颇为喜悦,看来魏央斩杀风凌天的希望更大了,直接冲着虚空小声的道了一句。

    “是,少主。”

    暗中隐隐有一丝波动,紧接着一道黑光,直奔云动天的方向而去,

    此时站在风凌天的一位老者,眉头顿时一皱,眼中寒芒顿显,一拳狠狠的打在半空之中,一位身着黑衣,看不清是男是女之人,也在他的一击之下,顿时无所遁形。

    “保护少主,楼兰余孽?哼,你们竟然敢向我主动手,那便死吧。”

    ‘轰’

    云动天嘴角泛起冷笑,再一次挥出的一拳,与那黑衣人碰撞在一起,顿时令四周风云城的护卫,纷纷受到波及,一时间,防御顿时出现缺口。

    “云老,不可全力出手,若不然伤及到我们的人了。云老,还是另寻他地,斩杀这些楼兰余孽吧。”

    见到本方护卫受到重创,风凌天嘴角也是一咧,急忙冲着悬于半空之中,那位云老开口吩咐而道。

    “喏,少主小心,老朽去去就来,哼,一群躲在暗处的老鼠,蹦跶不了几天。”

    楼兰余孽?闻听云动天暴喝之语,一时间,诸城势力之主,纷纷看向半空之上,已经与云动天越战越远的黑衣人,心中不仅微微摇首,暗道一句:真是多事之秋啊,没想到隐藏暗中的楼兰,也欲要争夺如此机缘。

    “主子,楼兰余孽,乃是楼兰城的城民,当年稷苏斩杀楼兰城主之后,楼兰城一部分的护卫,便暗中组建了楼兰,以光复楼兰城为名,以斩杀唐风、稷苏为使命,这些年来,虽唐风多次下令剿灭,可惜在某些人的暗中相助之下,楼兰的实力不减反增,”

    跟随在魏央身边的灵老,恰当时机的开口小声而道,更是眼中泛着一丝怒火,冷冷的看向血衣的方向,嘲讽的道了一句:“嘿嘿,看来血灵城也是不怀好意,并非就是愚忠唐风啊?”

    “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忠诚可言?何况还是屈人之下?你当血红真的效忠唐风?十八座城池之主,谁人不想成就大武圣尊之位?不奇怪。”

    魏央亦是小声回了一句,眼下如此乱糟糟一片,周围之人已经杀红了眼,谁关心他们的话语,即便魏央亦是说话之间,伸手再一次斩杀数人,率领四人再次前行百米。

    “主子,你好像偏离方向了?”

    “没事,都着急进入内城,谁知道内城有什么危险?我们现在外围走上一走,再行进入进城便是。”

    “可是风凌天之事?”

    “呵呵,灵老,不急,你看诸方势力的底蕴还在,哪有一丝乱象?你难道真的认为风凌天没有后手,便敢让云动天离开他的左右?那不是愚蠢至极?能成为风云城的少主,真的就那么的简单么?”

    魏央嘴角一翘,就在之前不久,云动天刚刚离去之际,便有人暗中向风凌天动手,不过那人已经躺在地面,被众人践踏的不成人形。

    那人究竟怎么倒在地上?怎么在瞬间失去了性命?就连魏央都未曾察觉。不过他却看见风凌天嘴角一翘,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魏央不用想都知道,风凌天身边还有强者,暗中保护于他,可是说云动天是明卫,那必然有一人是他的暗卫。

    斩杀风凌天,对于魏央可有可无,若是斩杀风凌天对他有利,魏央自然会冒险出手,不过前提是建立在,他的性命可以得到保障之前,若不然?哼哼,再大的利益,能大过他的性命么?

    眼下云动天一走,血衣亦是皱眉扫向魏央的方向,可是就在此时此刻,不远处那名武者贼眉鼠眼,似乎深恐旁人发现他一般,焦急的往袖口塞着什么东西?却让血衣大为恼怒。

    “玛德,被骗了。唐央,你必死。”

    虽然那人藏得急,动作也十分得快,可是拿东西的一角,依旧落在血衣的眼中,正是寒星剑的剑柄。显然魏央抛弃了这柄重器,被此人所获。

    事到如今,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血衣也不得寻找魏央的踪迹,计划突然的改变,令他也是头痛不已,好在没有魏央之前,他便设计好了,如何斩杀风凌天?多出的魏央,只不过他后来改变的计划,没有魏央的相助,也对他的计划,没有太大的影响。

    “灭、风。”

    几乎是呲着呀憋出这两个字的血衣,额头亦是暴露出一根根青筋,可见他也被魏央此举,着实的气的不轻。

    “少主,没有寒星剑的话?”

    “不必,楼兰之名,不屑赋予他人之身,今日,诸方势力皆是该死,一旦我们能够进入太元秘境,得到那件至宝,哼,楼兰之名可复,稷苏之血必定为我祭旗之物,而我楼兰之名,必定会再次响彻十八城的上空,令他们为之胆寒,去做吧。”

    “喏,少主。”

    虚空传荡这一阵波纹,似乎有人已经悄悄离去,可是这一切,并没有被身边任何人的一发现,这些楼兰余孽隐匿踪迹的武法,还这是十分的玄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跨界闲品店〕〔圣源武祖〕〔逆世腹黑灵魂师〕〔寒门长姐是纨绔〕〔我来自缪星〕〔文艺青年的美好时〕〔尊圣杀〕〔全职游戏分身〕〔掉入异世界也要努〕〔总裁的廉价小妻子〕〔原来我生而不凡〕〔轮回学府〕〔首长大人晚上见:〕〔网游之神级大魔王〕〔永生天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