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时代巨头 第十七章唱一首十年后的歌
    陈浮本来还想再聊聊,柳强东的手机响了。

    他接了电话,说有老客户等着拿货,得赶回去。

    陈浮说这都九点多了,回到那里都快十点了,是不是太晚了,可以让他明天拿呀,反正还是老客户。

    柳强东不同意,还说在创业阶段,就得尽最大努力满足客户的合理要求。这个阶段享受安逸,还为时过早。

    他就又背起不再鼓囊的包。

    陈浮送他到门口,顺便让他留意中关村电脑城的二手电脑,看看能不能搞到至少六七成新的。

    这个时期电脑属于奢侈品,一般人不用到破旧不堪,是不会淘汰的。

    但是,这里是京城,名商巨贾,达官贵人聚集的地方,一切都有可能。

    陈浮告诉柳强东,如果能搞到这样的电脑,他至少每年可以从柳强东这里拿上万张光碟。

    陈浮知道在海滨市网吧的黄金期很快就会到来,并且能持续大约四五年的时间。

    就学生群体而言,足够支持这个时间区间保持生意辉煌。

    柳强东欣然答应。

    黄枝丫和苏思源已经与曹老大等人混熟。

    大家都是英语专业,又是同龄人,沟通起来相对容易。

    只有徐青萍看似有点孤单,但是,还是面带微笑听他们聊天。

    陈浮本来想说天色已晚,大家都回去休息吧。

    黄枝丫却不同意。

    她说陈浮给她带来第一单大额生意,还吸纳她为合伙人,她现在在京城算是东道主,怎么也得表示一下。

    陈浮说:“来日方长,可以以后补着。多补几次都行。”

    “那可不行。择日不如撞日,欠人家的我晚上睡不安心,就今晚。”

    “大小姐,这都几点了。”

    “这也没几点啊,京城的夜生活还没开始呢。”

    “这个时候,还有夜生活啊?”

    黄枝丫的话让陈浮他们挺吃惊,苏思源除外。

    在齐鲁之地,这个点饭店都快关门了,街头行人也很稀少。尤其,现在都快是深秋了。

    “我们去唱歌吧。好久没唱了,难得新认识了这么多朋友。”

    黄枝丫说。

    “唱歌?”

    这句话让人更吃惊。他们觉得找个小摊吃点东西还是有可能,竟然还去唱歌。

    “对啊,唱卡拉ok。要不去迪厅也行。”

    卡拉ok和迪厅他们也只是在港台剧里见过,在海滨市还没见过。

    其实,论起娱乐行业在京城的发展,卡拉ok还是挺早,在20世九十年代早期,还辉煌过一阵。只是,由于消费较高,屡见报端,批评声音甚多,从1998年开始,京城的卡拉ok七八成已经关张;剩下的大多数又是半死不活。

    当然,生意好的也有,比如天上人间,这时如火如荼。

    唱歌大家还都凑合,蹦迪包括陈浮在内的师院帮都不行。

    于是,大家最终决定去唱歌。

    1999年,京城还没有量贩式。

    第一家量贩式麦乐迪进驻京城还得等到千禧年,随后就是钱柜,再然后,就是雨后春笋,蓬勃而起。

    黄枝丫找的这家还不错,就在五道口,离华清大学步行二十多分钟的样子。

    关键是这里可以营业到凌晨三点钟。

    这是需要特批的。

    而且,由于黄枝丫和这家老板很熟,还破天荒地搞到了个小包间,不必像此时的大众唱歌基本上在大厅。

    当然,这小包间是有最低消费。

    从十点多凌晨三点,这五个小时,每人不低于60元。

    这已经是最低价。

    而且,黄枝丫给老板明确过不需要服务生和陪侍。

    伊人兮问什么是陪侍。

    黄枝丫捂嘴直乐。

    芦青说就是比如给陈浮找个衣着不整的姑娘陪着唱歌喝酒。

    伊人兮脸一红,吐了吐舌头。

    这资本主义的消费方式还真是不同。

    “师院派”除陈浮之外,都还没进过歌厅,也知不道怎么操作。黄枝丫和苏思源打头阵。

    其实,当副总时的陈浮虽然常常陪客人或者朋友进出娱乐场所,这个年代的点歌机他也不大会用。

    幸好大家年轻,学东西速度快,黄枝丫演示两边,基本都掌握了操作要领。

    歌单上曲目却不多,大多是1999年以前的歌曲,也算是老歌。

    这样也好,最起码大家都很熟。

    只有陈浮头上有点冒汗,他现在熟记的歌曲名字和旋律都是2010年以后的,也就是十年以后才出现的歌曲。

    黄枝丫唱了首my heart will go on。

    这川妹子唱起歌来,又是另一番风味,虽不是天籁之音,也可以直追席琳﹒迪翁。

    苏思源唱了首邓丽君的《小城故事》,婉转悦耳,齐鲁姑娘刹那间成了江南甜妹。

    曹老大竟然唱了首country road take me home,为“师院”派开场。

    陈浮他们在学校见得更多是曹老大表演武术,哪曾想一开口惊了四座,还带着大家一起跟着哼唱。

    这一点估计又加了点分。能歌善舞的木易傲在曹老大唱完时,主动拿起面前的一朵花献给他。

    徐青萍另辟蹊径,没唱歌,也没跳舞,而是给大家说书,书名就是大家熟悉的《隋唐演义》。

    这可不是一般的说书。她模仿单田芳先生声音!

    陈浮很想说一句,你怎么这么有才呢!

    她声音上惟妙惟肖,插科打诨的有些动作还很到位,让人击节赞叹。

    芦青自然不会放过表现的机会,不仅带头喝彩,在徐青萍说完,早早端了一杯水,在那里候着。

    相处时间虽不长,徐青萍自然明白他的心意。

    接下来到了陈浮。

    他还以为自己是最后一个,当个压轴。

    他拿起麦克的时候,还没想好要唱什么。

    他会唱又能唱好的太少。

    以前陪客户到ktv唱歌时段,也就是他最局促的时候。

    “学长,不要紧张呀。哈哈”苏思源打趣。

    “就是呀,紧张啥,我们这些女生这么可爱,漂亮。”

    黄枝丫继续调侃。

    “莫急,莫急,我给我们家老陈降降火。”

    伊人兮拿起一块西瓜递给陈浮。

    “哈哈,什么时候成你家老陈了?跑到京城,古典美女这么奔放啊!”

    木易傲不怕事大。

    “一直都是啊。今天更是。”

    伊人兮一点也不示弱。

    这时,陈浮决定唱一首《春天里》。

    这首歌十年之后才会在大街小巷传唱,现在当然连伴奏也没有。

    陈浮就清唱起来:

    还记得许多年前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剪去长发

    没有信用卡没有她,没有24小时热水的家

    可当初的我是那么快乐,虽然只有一把破木吉他

    在街上,在桥下 在田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这春天里

    还记得那些寂寞的春天,那时的我还没冒起胡须

    没有情人节 没有礼物,没有我那可爱的小公主

    可我觉得一切没那么糟,虽然我只有对爱的幻想

    在清晨 在夜晚 在风中,唱着那无人问津的歌谣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凝视著此刻烂漫的春天,依然像那时温暖的模样

    我剪去长发留起了胡须,曾经的苦痛都随风而去

    可我感觉却是那么悲伤,岁月留给我更深的迷惘

    在这阳光明媚的春天里,我的眼泪忍不住的流淌

    也许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那时光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老无所依,请把我留在 在这春天里

    如果有一天 我悄然离去,请把我埋在 在这春天里 春天里

    唱着,陈浮眼前出现了很多画面,前生今世的都有。

    眼泪不受控制留下来。

    所有人都在抹眼角......

    “好感动啊,歌词真好!“

    他们这伙人在情绪还没调整好的时候,有声音传来。

    陈浮看时,禁不止喊了出来:“李健!”

    “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那人很是吃惊。

    “哦,觉得眼熟。要不过来坐下来。这里有你华清大学的校友。”

    “好啊,正想请教一下刚才你唱得歌。我还没听过。”

    “哈哈,不值一提。”

    陈浮没想到他唱汪峰的歌,竟然吸引了李健这个即将横空出世的大才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