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剑起苍溟〕〔诺克提斯的王之军〕〔魔石之封存的国都〕〔重生哈利波特〕〔从觉醒的异能是无〕〔重生修正系统〕〔宠妃难为:皇上,〕〔全球自走棋〕〔诸天最强大佬〕〔信息全知者〕〔拥有超能力是什么〕〔影城〕〔最强终极兵王〕〔我在异界当剑侠〕〔九重天外有来客〕〔鲲鹏吞噬系统〕〔万古神记〕〔夜少的二婚新妻〕〔黄昏战旗〕〔逆天召唤神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之时代巨头 第三十八章往事如烟(下)
    这阵哭完,语嫣小睡了一会儿。

    陈浮倒是希望她能多睡几个小时。

    不知煎熬了多少日夜,她需要睡眠。

    陈浮的胳膊早已发麻,他忍着一动不动。

    外面的雨似乎比刚才还大。

    “妈!”

    她挣扎着一下坐了起来。

    被子滑落。

    陈浮禁不住还是看了一眼。

    然后,又觉得不道德。别人都是这种处境了,他还看别人的身体。

    “做梦了?”

    陈浮把被子包在他的肩头。

    “我看到妈妈在厨房做饭,又突然不见了。”

    她坐在那里,眼睛里满是迷茫。

    陈浮紧紧抓住裹在她身上的被子,恐怕它再度滑落。

    “人说没就没了。”

    她眼角又有眼泪留出,沿着脸颊滚落。

    “语嫣,亲人去世,我们都会很伤心。但是,都得坚强。一代人接一代人就是这样活过来的。我们的祖父母辈也为他们的父母去世伤心过,但还是都得努力活着。”

    “我知道,我就是接受不了。”

    她又靠在陈浮身上哭起来。

    哭着哭着,一只手就捂住了肚子,显得比刚才还痛苦。

    “语嫣,语嫣。怎么了?”

    “有点痛。”

    “可能是雨淋的。我去给你拿点药吧。”

    她摇了摇头。

    她又躺下,肚子贴着陈浮的腰部侧面,还是有点凉。

    “要不要喝点水?”

    她摇了摇头,却是拉过陈浮的手盖在她肚子上。

    陈浮感觉汗腺全开,却不敢看手上是不是有汗水。

    他能感觉到另外一只手上的温度也迅速向这只传递。

    也许就是受凉,陈浮这充满高温的手,让她疼痛缓解了不少。

    “陈浮,你要我吧。”

    “啊?”

    陈浮差点喊了出来。这太出乎意料了。

    “要我。”

    她闭着眼睛。

    “这,语嫣。这不可以。”

    现在是她最痛苦的时候,陈浮觉得不合适。

    “要我。”

    “这......?”、

    “我想活下去。”

    “那也不能这样啊。”

    “听我一次,要我。我不想麻木了。我得赶快走出这个痛苦,你明白吗,陈浮?我妈不在了,你就算可怜可怜我,疼我一次吧。”

    她哭着喊了起来。

    “不,语嫣。不是这样。我觉得那是不尊重你。”

    “让我有理由活下去。好吗?”

    陈浮松开了被子。

    也许这是迅速止痛的方法。

    这是第一次,他很笨拙。

    他都不知道需要前奏。

    像是睁眼瞎,找不到路线。

    语嫣就是引路人,给他一个手杖,拉着他攀上台阶,到达天堂的另一边。

    伊甸园里多么美好。

    花径通幽。

    幽处鸣泉。

    鸣泉一尾锦鳞,所过之处,落满红果子的清香。

    陈浮很想长久停留,乐不思蜀。

    但是,他发现到达了一个点。

    这个点让他控制不住了自己,催促他加快节奏。

    残存的理智却不停提醒他,不能把洒在花丛。

    他很想撤退。

    王语嫣却把后撤的路堵住。

    他不得不把那股能量和热量喷洒在那花蕊之上。

    这结束了。

    大四,在岛城这个地方,他终于迎来了人生又一个第一次。

    这个女孩子,他还不太熟悉。

    “谢谢你救了我,陈浮。”

    王语嫣还笑了笑。

    “你真美。”

    “真的么?”

    “我见过最美的。”

    “你还是第一次。可惜我不是了。”

    “没关系。有些美总不是在第一次。我没有那个virgin plex。”

    陈浮还要说些什么,王语嫣抽出手来。

    他一看,禁不住叫了声:“怎么回事?”

    她手上沾满血色。

    “没事。别大惊小怪。还没结束。”

    “第几天了啊?”

    “第五天。”

    “那你也敢。这可能会伤害身体的。”

    “我更想活下去。”

    “我去拿点纸。”

    “只怕你这床单不能留了。”

    “我很想留。都是你的气息。”

    “喜欢我吗?”

    “看第一眼就喜欢了。是我的菜。”

    “那你抱抱我。”

    她自己垫好,又和陈浮抱在一起。

    “语嫣,你有何打算?”

    “不想考虑。先活下来再说。”

    “回省城吧。”

    “不回。”

    “还在岛城?”

    “不知道。”

    “那答应我,无论在那里都要和我保持联系。”

    她点了点头。

    脸上又是显得痛苦。

    “肚子又疼了?”

    “有点。借你的手掌用用。”

    “它是你的了。”

    “谢谢。”

    她嘴上挂着笑,眼角又沁出眼泪。

    陈浮的手掌捂了一会儿,往下滑。

    他觉得手上黏黏的。

    拿上来一看,也是一把血色。

    “语嫣,这样不行。我们得去医院。”

    “没事。流不干。给我点水喝。”

    陈浮给她端了杯水。

    她小口喝了一阵,又躺下。

    “陈浮,我好累,想睡会儿。”

    “睡吧,我看着你。”

    “嗯,我抱着你。不让你走。”

    这一觉,她睡得长些,大约两个多小时。

    醒来之后,就说口渴。嘴唇发青,脸色还不如睡前好。

    “是不是还在流啊?”

    陈浮不等她回答,手伸到下面一摸,果然那粘热的红色还在。

    “不行,语嫣。赶快起来,咱们马上医院。”

    “不去。医院连我妈妈都没救活。”

    “你刚才说了,想活下去。这样会把自己流干的。”

    陈浮着急了。

    陈浮站起来,穿上衣服。

    “别走,陈浮。我害怕。我想我妈。”

    她又哭起来。

    陈浮坐下来搂住她,亲吻了一下。

    “我陪着你。咱们去医院看看吧。”

    “我害怕去医院。看见医院,又想到妈妈样子。”

    “那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校医院问问医生。”

    王语嫣点了点头。

    陈浮穿好衣服,就往外跑,伞都没来得及拿。

    校医院离这里大概七百多米。陈浮一路狂奔,即使是这样,到医院诊室的时候,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地儿。

    校医是个三十七八岁的少妇,正在那里无聊地边嗑瓜子边看雨景。

    看着比落汤鸡还落汤鸡的陈浮,她皱了皱眉。

    等陈浮磕磕巴巴地说明王语嫣的症状,她说了句“年轻人,真有你们的,愚蠢不愚蠢”。

    然后,就告诉陈浮例假期间房事的危害,严重的还可能造成不孕不育。

    不过,她说像王语嫣这种情况倒不至于致命,注意保暖和饮食就行,还给他一包姜糖,让他回去给王语嫣溶在水里喝。

    陈浮总算松了口气。

    可惜,生理知识太缺乏了。

    热心肠的医生还给他一把伞,让陈浮感动不已。

    陈浮拿着红糖跑,经过路边的超市还买了一包卫生巾。

    回到单身宿舍的时候,王语嫣却不在。她那放在桌子上的衣服也不见了。

    陈浮的被子也折叠了放在床头,只是没有了他铺的那件蓝白相间的床单。

    他又去王语嫣的单身宿舍,没找到。

    到办公室,没找到。

    到教室,没找到。

    王语嫣突然好像消失了。

    下午天放晴的时候,他又找了一圈,还是没找到。

    他又回到宿舍,除了在床头找到几根长发,其它什么也没有。

    回到海滨师范学院那最后一个月,他隔几天就给佟老师打电话,问他王语嫣是否来过,得到的都是否定回答。

    九月份,到省城师范大学报到后,他去外院办公室问。办公室的老师都说毕业证还是她爸爸代领的。

    他又跑去找王处长。

    憔悴不堪的王处长告诉他,这几个月王语嫣从来没和他联系过,也没和亲戚联系过。

    一直到研究生毕业,陈浮再也没有她的消息。

    她好像就这样消失了。

    如果知道第一次的爱情这么短暂,陈浮那天就会多说几句“真的好喜欢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洪荒虚拟化〕〔给我一张复活卡〕〔俏总裁的未婚夫〕〔妙手妆娘〕〔笑傲之问道巅峰〕〔重生之明星奶爸〕〔明朝败家子〕〔浮游岛主的成长史〕〔影后归来:霍少,〕〔都市最强弃少〕〔诸天万界最强至尊〕〔穿越位面的魔方〕〔神医妙相〕〔神豪赘婿〕〔我的巨星老婆
  sitemap